智培中文


士得千余人以助佑击贼频以寡制众而粮尽援绝

佑惧不能保全会贼寇许昌佑因以救许昌为名兴

宁三年留劲以五百人守城佑率众而东会许昌已

没佑因奔崖坞劲志欲致命欣获死所寻为恪所攻

城陷被执神气自若恪奇而将宥之其中军将军慕

容虔曰劲虽奇士观其志度终不为人用今若赦之

必为后患遂遇害恪还从容言于慕容暐曰前平广

固不能济辟闾今定洛阳而杀沈劲实有愧于四海

朝廷闻而嘉之赠东阳太守子赤黔为大长秋赤黔

子叔任义熙中为益州刺史

  周虓

按晋书周访传访子抚抚子楚楚子琼琼子虓字孟

威少有节操州召为祭酒后历位至西夷校尉领梓

潼太守宁康初苻坚将杨安寇梓潼虓固守涪城遣

步骑数千送母妻从汉水将抵江陵为坚将朱肜邀

而获之虓遂降于安坚欲以为尚书郎虓曰蒙国厚

恩以至今日但老母见获失节于此母子获全秦之

惠也虽公侯之贵不以为荣况郎任乎坚乃止自是

每入见坚辄箕踞而坐呼之为氐贼坚不悦属元会

威仪甚整坚因谓虓曰晋家元会何如此虓攘袂厉

声曰戎狄集聚何敢比天子及吕光征西域坚出饯

之戎士二十万旌旗数百里又问虓曰朕众力何如

虓曰戎夷已来未之有也坚党以虓不逊屡请除之

坚待之弥厚虓乃密书与桓冲说贼奸计太元三年

虓潜至汉中坚追得之后又与坚兄子苞谋袭坚事

泄坚引虓问其状虓曰昔渐离豫让燕智之微臣犹

漆身吞炭不忘忠节况虓世荷晋恩岂敢忘也生为

晋臣死为晋鬼复何问乎坚曰今杀之适成其名矣

遂挞之徙于太原后坚复陷顺阳魏兴获二守皆执

节不挠坚叹曰周孟威不屈于前丁彦远洁己于后

吉祖冲不食而死皆忠臣也虓竟以病卒于太原其

子兴迎致其丧冠军将军谢元亲临哭之因上疏曰

臣闻旌善表功崇义明节所以振扬圣教垂美来叶

故西夷校尉梓潼太守周虓执心忠烈厉节寇庭遂

婴祸荒裔痛置泉壤臣每悲其志以为苏武之贤不

复过也前宣告并州访求虓丧并索其家负荷数千

始得来至即以资送还其旧陇伏愿圣朝追其志心

表其殊节使负霜之志不坠于地则荣慰存亡惠被

幽显矣孝武帝诏曰虓厉志贞亮无愧古烈未及拔

身奄陨厥命甄表义节国之典也赠龙骧将军益州

刺史赙钱二十万布百匹又赡赐其家

按异苑浔阳周虓字孟威晋宁康中镇于巴西为苻

坚所获守节不屈坚使使者道虓清道虓躬治逵陌

谓使者曰烦君与语氐贼苻坚何至仰烦国士如此

又潜图袭坚坚闻之曰貉子正欲觅死杀之适足成

其名耳乃苦加拷楚不食而卒敛已经旬坚怒犹未

歇剖棺临视虓尸&#回眸断齿鬓髭张列瞳睛明亮

回盼瞩坚坚视而喜乃厚加赠赙

  田泓

按晋书谢安传安兄奕奕子元时苻坚遣军围襄阳

襄阳既没坚将彭超攻龙骧将军戴于彭城元率

东莞太守高衡后军将军何谦次于泗口欲遣间使

报令知救至其道无由小将田泓请行乃没水潜

行将趣城为贼所获贼厚赂泓使云南军已败伪许

之既而告城中曰南军垂至我单行来报为贼所得

勉之遂遇害

  吉挹

按晋书忠义传挹字祖冲冯翊莲芍人也少有志节

孝武帝初苻坚陷梁益桓豁表挹为魏兴太守寻加

轻车将军领晋昌太守以距坚之功拜员外散骑侍

郎苻坚将韦锺攻魏兴挹遣众距之斩七百余级加

督五郡军事锺率众欲趣襄阳挹又邀击斩五千余

级锺怒回军围之挹又屡挫其锐其后贼众继至挹

力不能抗城将陷引刀欲自杀其友止之曰且苟存

以展他计为计不立死未晚也挹不从友人逼夺其

刀会贼执之挹闭口不言不食而死车骑将军桓冲

上言曰故轻车将军魏兴太守吉挹祖朗西台倾复

陨身守节挹世笃忠孝乃心本朝臣亡兄温昔伐咸

阳军次灞水挹携将二弟单马来奔录其此诚仍加

擢授自新野太守转在魏兴久处兵任委以边戍疆

场归怀着称所&#前年狡氐纵逸浮河而下挹孤城

独立众无一旅外摧凶锐内固津要掳贼舟船俘馘

千计而贼并力攻围经历时月会襄阳失守边情沮

丧加众寡势殊以至陷没挹辞气慷慨志在不辱杖

刃推戈期之以陨将吏持守用不即毙遂乃杜口无

言绝粒而死挹参军史&#近于贼中得赍挹临终手

疏并具说意状挹之忠志犹在可录若蒙天地垂曲

宥之恩则荣加枯朽惠隆泉壤矣帝嘉之追赠益州

刺史

  丁穆

按晋书忠义传穆字彦远谯国人也积功劳封真定

侯累迁为顺阳太守太元四年除振武将军梁州刺

史受诏未发会苻坚遣众寇顺阳穆战败被执至长

安称疾不仕伪朝坚又倾国南寇穆与关中人士唱

义谋袭长安事泄遇害临死作表以付其妻周其后

周得至京师诣阙上之孝武帝下诏曰故顺阳太守

真定侯丁穆力屈身陷而诚节弥固直亮壮劲义贯

古烈其丧柩始反言寻伤悼可赠龙骧将军雍州刺

史赙赐一依周虓故事为立屋宅并给其妻衣食以

终厥身

  韦简

按晋书孝武帝本纪太元十九年冬十月慕容垂遣

其子恶奴寇廪丘东平太守韦简及垂将尹国战于

平陆简死之

  垒澄 赵策

按晋书吕光载记沮渠蒙逊叛蒙逊从兄男成先为

将军守晋昌闻蒙逊起兵逃奔赀卤扇动诸夷众至

数千进攻福禄建安宁戎护军赵策击败之男成退

屯乐涫吕纂败蒙逊于忽谷酒泉太守垒澄率将军

赵策赵陵步骑万余讨男成于乐涫战败澄策死之

  罗企生

按晋书忠义传企生字宗伯豫章人也多才艺初拜

佐著作郎以家贫亲老求补临汝令刺史王凝之请

为别驾殷仲堪之镇江陵引为功曹累迁武陵太守

未之郡而桓元攻仲堪仲堪以企生为谘议参军仲

堪多疑少决企生深忧之谓弟遵生曰殷侯仁而无

断事必无成成败天也吾当死生以之仲堪果走文

武无送者唯企生从焉路经家门遵生曰作如此分

离何可不执手企生回马授手遵生有勇力便牵下

之谓曰家有老母将欲何之企生挥泪曰今日之事

我必死之汝等奉养不失子道一门之中有忠与孝

亦复何恨遵生抱之愈急仲堪于路待之企生遥呼

曰生死是同愿少见待仲堪见企生无脱理策马而

去元至荆州人士无不诣者企生独不往而营理仲

堪家或谓之曰元猜忍之性未能取卿诚节若遂不

诣祸必至矣企生正色曰我是殷侯吏见遇以国士

为弟以力见制遂不我从不能共殄丑逆致此奔败

亦何面目复就桓求生乎元闻之大怒然素待企生

厚先遣人谓曰若谢我当释汝企生曰为殷荆州吏

荆州奔亡存亡未判何颜复谢元即收企生遣人问

欲何言答曰文帝杀嵇康嵇绍为晋忠臣从公乞一

弟以养老母元许之又引企生于前谓曰吾相遇甚

厚何以见负今者死矣企生对曰使君既兴晋阳之

甲军次寻阳并奉王命各还所镇升坛盟誓口血未

干而生奸计自伤力劣不能剪灭凶逆恨死晚也元

遂害之时年三十七众咸悼焉先是元以羔裘遗企

生母胡氏及企生遇害即日焚裘

  辛恭靖

按晋书忠义传恭靖陇西狄道人也少有器干才量

过人隆安中为河南太守会姚兴来寇恭靖固守百

余日以无救而陷被执至长安兴谓之曰朕将任卿

以东南之事可乎恭靖厉色曰我宁为国家鬼不为

羌贼臣兴怒幽之别室经三年至元兴中诳守者乃

逾垣而遁归于江东安帝嘉之桓元请为谘议参军

置之朝首寻而病卒

  谢琰

子肇

 峻

 桓宝

按册府元龟琰为会稽内史时孙恩作乱琰不设备

恩奄至山阴北三十五里琰遣参军刘宣之拒破恩

既而上党太守张虔硕战败群贼锐进人情震骇咸

以宜持重严备且列水军于南湖分兵设伏以待之

琰不听既至尚未食琰曰要当先灭此寇而后食耳

跨马而出广武将军桓宝为前锋摧锋陷阵杀贼甚

多而塘路近狭琰军鱼贯而前贼于舰中傍射之前

后断绝琰至千秋亭败绩琰帐下都督张猛于后斫

琰马琰堕地与二子肇峻俱被害宝亦死之

  袁崧

按晋书安帝本纪隆安五年夏五月孙恩寇吴国内

史袁崧死之

  谢邈

按续文献通考邈晋人为吴兴太守孙恩之乱为贼

所执逼令北面邈厉声曰我不得罪天子何北面之

有遂被害

  冼劲

按广东通志劲南海人家本武帅世为部曲至劲读

书尚节操为广州中兵参军元兴三年冬十月海寇

卢循攻围广州劲帅扬威兵五百人出战城陷为循

执神气自若循欲释而用之劲叱曰贼奴乃欲陵国

士耶遂遇害刺史吴隐之上其事义熙中追赠始兴

太守曲江县侯谥忠义

  毛璩

弟瑾

 瑗

按晋书毛宝传宝子穆之穆之子璩字叔连弱冠右

将军桓豁以为参军寻遭父忧服阕为谢安卫将军

参军除尚书郎安复请为参军转安子琰征卤司马

淮淝之役苻坚迸走璩与田次之共蹑坚至中阳不

及而归迁宁朔将军淮南太守寻补镇北将军谯王

恬司马海陵县界地名青蒲四面湖泽皆是菇葑逃

亡所聚威令不能及璩建议率千人讨之时大旱璩

因放火菇葑尽然亡户窘迫悉出诣璩自首近有万

户皆以补兵朝廷嘉之转西中郎司马龙骧将军谯

梁二郡内史寻代郭铨为建威将军益州刺史安帝

初进征卤将军及桓元篡位遣使加璩散骑常侍左

将军璩执留元使不受命元以桓希为梁州刺史王

异据涪郭法戍宕渠师寂戍巴郡周道子戍白帝以

防之璩传檄远近列元罪状遣巴东太守柳约之建

平太守罗述征卤司马甄季之击破希等仍率众次

于白帝武陵王令曰益州刺史毛璩忠诚&#亮自桓

元萌祸常思蹑其后今若平殄凶逆肃清荆郢者便

当即授上流之任初璩弟宁州刺史璠丧官璩兄球

孙佑之及参军费恬以数百人送丧葬江陵会元败

谋奔梁州璩弟瑾子修之时为元屯骑校尉诱元使

入蜀既而修之与佑之费恬及汉嘉人冯迁共杀元

约之等闻元死进军到枝江而桓振复攻没江陵刘

毅等还寻阳约之亦退俄而季之述之皆病约之诣

振伪降因欲袭振事泄被害约之司马时延祖涪陵

太守文处茂等抚其余众保涪陵振遣桓放之为益

州屯西陵处茂距击破之振死安帝反正诏曰夫贞

松标于岁寒忠臣亮于国危益州刺史璩体识弘正

诚契义旗受命偏师次于近畿匡翼之勋实感朕心

可进征西将军加散骑常侍都督益梁秦凉宁五州

军事行宜都宁蜀太守文处茂宣赞蕃牧蒙险夷难

可辅国将军西夷校尉巴西梓潼二郡太守又诏西

夷校尉瑾为持节监梁秦二州军事征卤将军梁秦

二州刺史略阳武都太守瑾弟蜀郡太守瑗为辅国

将军宁州刺史初璩闻振陷江陵率众赴难使瑾瑗

顺外江而下使参军谯纵领巴西梓潼二郡军下涪

水当与璩军会于巴郡蜀人不乐东征纵因人情思

归于五城水口反还袭涪害瑾瑾留府长史郑纯之

自成都驰使告璩璩时在略城去成都四百里遣参

军王琼讨反者相距于广汉僰道令何林聚党助&#

而璩下人受纵诱说遂共害璩及瑗并子侄之在蜀

者一时殄没璩子弘之嗣义熙中时延祖为始康太

守上疏讼璩兄弟于是诏曰故益州刺史璩西夷校

尉瑾蜀郡太守瑗勤王忠烈事乖虑外葬送日近益

怀恻怆可皆赠先所授官给钱三十万布三百匹论

璩讨桓元功追封归乡公千五百户又以佑之斩元

功封夷道县侯

  檀凭之

按晋书本传凭之字庆子高平人也少有志力闺门

邕肃为世所称从兄子韶兄弟五人皆稚弱而孤凭

之抚养若己所生初为会稽王骠骑行参军转桓修

长流参军领东莞太守加宁远将军与刘裕有州闾

之旧又数同东讨情好甚密义旗之建凭之与刘毅

俱以私艰墨绖而赴虽名望居毅之后而官次及威

声过之故裕以为建武将军裕将义举也尝与何无

忌魏咏之同会凭之所会善相者晋陵韦叟见凭之

大惊曰卿有急兵之厄其候不过三四日耳且深藏

以避之不可轻出及桓元将皇甫敷之至罗落桥也

凭之与裕各领一队而战军败为敷军所害赠冀州

刺史义熙初诏曰夫旌善纪功有国之通典没而不

朽节义之笃行故冀州刺史檀凭之忠烈果毅亡身

为国既义敦其情故临危授命考诸心迹古人无以

远过近者之赠意犹恨焉可加赠散骑常侍本官如

故既陨身王事亦宜追论封赏可封曲阿县公邑三

千户

  何无忌

按晋书本传无忌东海郯人也少有大志忠亮任气

人有不称其心者辄形于言色州辟从事转太学博

士镇北将军刘牢之即其舅也时镇京口每有大事

常与参议之会稽世子元显子彦章封东海王以无

忌为国中尉加广武将军及桓元害彦章于市无忌

入市恸哭而出时人义焉随牢之南征桓元牢之将

降于元也无忌屡谏辞旨甚切牢之不从及元篡位

无忌与元吏部郎曹靖之有旧请&#小县靖之白元

元不许无忌乃还京口初刘裕尝为刘牢之参军与

无忌素相亲结至是因密共图元刘毅家在京口与

无忌素善言及兴复之事无忌曰桓氏强盛其可图

乎毅曰天下自有强弱虽强易弱正患事主得难耳

无忌曰天下草泽之中非无英雄也杀曰所见唯有

刘下邳无忌笑而不答还以告裕因共要毅与相推

结遂共举义兵袭京口无忌伪着传诏服称敕使城

中无敢动者初桓元闻裕等及无忌之起兵也甚惧

其党曰刘裕乌合之众势必无成愿不以为虑元曰

刘裕勇冠三军当今无敌刘毅家无儋石之储摴蒱

一掷百万何无忌刘牢之之甥酷似其舅共举大事

何谓无成其见惮如此及元败走武陵王遵承制以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3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