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按晋书忠义传悝长沙人也弟望字子都并有士操

孝悌廉信为乡党所称而俱好臧否以人伦为己任

少仕州郡兄弟更为治中别驾元帝为丞相招延四

方之士多辟府掾时人谓之百六掾望亦被召耻而

不应谯王承临州知其名檄悝为长史未到遭母丧

会王敦作逆承往吊悝因留与语曰吾前被诏遣镇

此州正以王敦专擅防其为祸今敦果为逆谋吾受

任一方欲率所领驰赴朝廷而众少粮乏且始到贵

州恩信未着卿兄弟南夏之翘&#而智勇远闻古人

墨绖即戎况今鲸鲵塞路王室危急安得遂罔极之

情忘忠义之节乎如今起事将士器械可以济不悝

望对曰王敦居分陕之任一旦构逆图危社稷此天

地所不容人神所忿疾大王不以猥劣枉驾访及悝

兄弟并受国恩敢不自奋今天朝中兴人思晋德大

王以宗子之亲奉信顺而诛有罪孰不荷戈致命但

鄙州荒弊粮器空竭舟舰寡少难以进讨宜且收众

固守传檄四方其势必分然后图之事可捷也承以

为然乃命悝为长史望为司马督护诸军湘东太守

郑淡敦之姊夫也不顺承旨遣望讨之望率众一旅

直入郡斩以徇四境及魏乂来攻望每先登力战

而死城破悝复为乂所执将害之子弟对之号泣悝

谓曰人生有死阖门为忠义鬼亦何恨哉及王敦平

赠悝襄阳太守望荥阳太守遣谒者至墓祭以少牢

  桓雄

按晋书忠义传雄长沙人也少仕州郡谯王承为湘

州刺史命为主簿王敦之逆承为敦将魏乂所执佐

吏奔散雄与西曹韩阶从事武延并毁服为僮竖随

承向武昌乂见雄姿貌长者进退有礼知非凡人有

畏惮之色因害之

  易雄

按晋书忠义传雄字兴长长沙浏阳人也少为县吏

自念卑浅无由自达乃脱帻挂县门而去因习律令

及施行故事交结豪右州里稍称之仕郡为主簿张

昌之乱也执太守万嗣将斩之雄与贼争论曲直贼

怒叱使牵雄斩之雄趋出自若贼又呼问之雄对如

初如此者三贼乃舍之嗣由是获免雄遂知名举孝

廉为州主簿迁别驾自以门寒不宜久处上纲谢职

还家后为舂陵令刺史谯王承既距王敦将谋起兵

以赴朝廷雄承符驰檄远近列敦罪恶宣募县境数

日之中有众千人负粮荷戈而从之承既固守而湘

中残荒之后城池不完兵资又阙敦遣魏乂李恒攻

之雄勉厉所统扞御累旬士卒死伤者相枕力屈城

陷为乂所掳意气慷慨神无惧色送到武昌敦遣人

以檄示雄而数之雄曰此实有之惜雄位微力弱不

能救国之难王室如毁雄安用生为今日即戮得作

忠鬼乃所愿也敦惮其辞正释之众人皆贺雄笑曰

昨夜梦乘车挂肉其傍夫肉必有筋筋者斤也车傍

有斤吾其戮乎寻而敦遣杀之当时见者莫不伤惋

  周筵

按晋书周处传处子&#&#弟札札兄子筵卓荦有才

干拜征卤将军吴兴太守迁太子右卫率及王敦作

难加冠军将军都督会稽吴兴义兴晋陵东阳军事

率水军三千人讨沈充未发而王师败绩筵闻札开

城纳敦愤&#慷慨形于辞色寻遇害

 忠烈部名臣列传八

  晋三

  司马玫

按晋书明帝本纪太宁元年春正月李雄使其将李

骧任回寇登台将军司马玫死之

  王谅

按晋书忠义传谅字幼成丹阳人也少有干略为王

敦所擢参其府事迁武昌太守初新昌太守梁硕

专威交土迎立陶咸为刺史咸卒王敦以王机为刺

史硕发兵距机自领交趾太守乃迎前刺史修则子

湛行州事永兴三年敦以谅为交州刺史谅将之任

敦谓曰修湛梁硕皆国贼也卿至便收斩之谅既到

境湛退还九真广州刺史陶侃遣人诱湛来诣谅所

谅敕从人不得入合既前执之硕时在坐曰湛故州

将之子有罪可遣不足杀也谅曰是君义故无豫我

事即斩之硕怒而出谅阴谋诛硕使客刺之弗克遂

率众围谅于龙编陶侃遣军救之未至而谅败硕逼

谅夺其节谅固执不与遂断谅右臂谅正色曰死且

不畏臂断何有十余日愤恚而卒硕据交州凶暴酷

虐一境患之竟为侃军所灭传首京都

  檀赟

按晋书明帝本纪太宁三年四月石勒将石良寇兖

州刺史檀赟力战死之

  杨术

按晋书成帝本纪咸和二年春正月宁州秀才庞遗

起义兵攻李雄将任佪李谦等雄遣其将罗恒费黑

救之宁州刺史尹奉遣裨将姚岳朱提太守杨术援

遗战于台登岳等败绩术死之

  司马流

按晋书成帝本纪咸和二年十一月豫州刺史祖约

历阳太守苏峻反十二月左将军司马流帅师距峻

战于慈湖流败死之

  卞壸

子眕

 盱

按晋书本传壸字望之济阴冤句人也祖统琅邪内

史父粹以清辩鉴察称兄弟六人并登宰府世称卞

氏六龙元仁无双元仁粹字也弟裒尝忤其郡将郡

将怒讦其门内之私粹遂以不训见讥议陵迟积年

惠帝初为尚书郎杨骏执政人多附会而粹正直不

阿及骏诛超拜右丞封成阳子稍迁至右军将军张

华之诛粹以华婿免官齐王冏辅政为侍中中书令

进爵为公及长沙王乂专权粹立朝正色乂忌而害

之初粹如厕见物若两眼俄而难作壸弱冠有名誉

司兖二州齐王冏辟皆不就遇家祸还乡里永嘉中

除著作郎袭父爵征东将军周馥请为从事中郎不

就遭本州倾复东依妻兄徐州刺史裴盾盾以壸行

广陵相元帝镇建邺召为从事中郎委以选举甚见

亲仗出为明帝东中郎长史遭继母忧既葬起复旧

职累辞不就元帝遣中使敦逼壸笺自陈曰壸天性

狷狭不能和俗退以情事欲毕志家门亡父往为中

书令时壸蒙大例望门见辟信其所执得不祗就门

户遇祸迸窜易名得存视息私志有素加婴极难流

寄兰陵为苟晞所召恐见逼迫依下邳裴盾又见假

授思暂之郡规得托身寻蒙见召为从事中郎岂曰

贪荣直欲自致规暂恭命行当乞退属华轶之难不

敢自陈轶既枭悬壸亦婴病具自归闻未蒙恕遣世

子北征选宠显望复以无施充元佐荣则荣矣实

非素怀顾以命重人轻不敢辞惮闻西台召壸为尚

书郎实欲因此以避贤路未及陈诚奄丁穷罚壸年

九岁为先母弟表所见孤背十二蒙亡母张所见复

育壸以陋贱不能荣亲家产屡空养道多阙存无欢

娱终不备礼拊心永恨五内抽割于公无效如彼私

情艰苦如此实无情颜昧冒荣进若废壸一人江北

便有倾危之虑壸居事之日功绩以隆者诚不得私

其身今东中郎岐嶷自然神明日茂军司马诸参佐

并以明德宣力王事壸之去留曾无损益贺循谢端

顾景丁琛傅晞等皆荷恩命高枕家门壸委质二府

渐冉五载考效则不能已彰论心则频累恭顺奈何

哀孤之日不见愍恕哉帝以其辞苦不夺其志服阕

为世子师壸前后居师佐之任尽匡辅之节一府贵

而惮焉中兴建补太子中庶子转散骑常侍侍讲东

宫迁太子詹事以公事免寻复职转御史中丞忠于

事上权贵屏迹时淮南小中正王式继母前夫终更

适式父式父终丧服讫议还前夫家前夫家亦有继

子奉养至终遂合葬于前夫式自云父临终母求去

父许诺于是制出母齐衰&#壸奏曰就如式父临终

许诺必也正名依礼为无所据若夫有命须显七出

之责当存时弃之无缘以绝义之妻留家制服若式

父临困谬乱使去留自由者此必为相要以非礼则

存亡无所得从式宜正之以礼魏颗父命不从其乱

陈干昔欲以二婢子殉其子以非礼不从春秋礼记

善之并以妾媵犹正以礼况其母乎式母于夫生事

奉终非为既绝之妻夫亡制服不为无义之妇自云

守节非为更嫁离绝之断在夫没之后夫之既没是

其从子之日而式以为出母此母以子出也致使存

无所容居没无所托地寄命于他人之门埋尸于无

名之冢若式父亡后母寻没于式家必不以为出母

明矣许诺之命一耳以为母于同居之时至没前子

之门而不以为母此为制离绝于二居裁出否于意

断离绝之断非式而谁假使二门之子皆此母之生

母恋前子求去求绝非礼于后家还反又非礼于前

门去不可去还不可还则为无寄之人也式必内尽

匡谏外极防闲不绝明矣何至守不移于至亲略情

礼于假继乎继母如母圣人之教式为国士闺门之

内犯礼违义开辟未有于父则无追亡之善于母则

无孝敬之道存则去留自由亡则合葬路人可谓生

事不以礼死葬不以礼者也亏损世教不可以居人

伦诠正之任案侍中司徒临颍公组敷宣五教实在

任人而含容违礼曾不贬黜扬州大中正侍中平望

亭侯煜淮南大中正散骑侍郎弘显执邦论朝野取

信曾不能率礼正违崇孝敬之教并为不胜其任请

以见事免组煜弘官大鸿胪削爵土廷尉结罪疏奏

诏特原组等式付乡邑清议废弃终身壸迁吏部尚

书王含之难加中军将军含灭以功封建兴县公寻

迁领军将军明帝不豫领尚书令与王导等俱受顾

命辅幼主复拜右将军加给事中尚书令帝崩成帝

即位群臣进玺司徒王导以疾不至壶正色于朝曰

王公岂社稷之臣邪大行在殡嗣皇未立宁是人臣

辞疾之时导闻之乃舆疾而至皇太后临朝壸与庾

亮对直省中共参机要时召南阳乐谟为郡中正颍

川庾怡为廷尉评谟怡各称父命不就壸奏曰人无

非父而生职无非事而立有父必有命居职必有悔

有家各私其子此为王者无人职不轨物官不立政

如此则先圣之言废五教之训塞君臣之道散上下

之化替矣乐广以平夷称庾以忠笃显受宠圣世

身非己有况及后嗣而可专哉所居之职若顺夫群

心则战戍者之父母皆当以命子不以处也若顺谟

父之意人皆不为郡中正人伦废矣顺怡父之意人

皆不为狱官则刑辟息矣凡如是者其可听欤若不

可听何以许谟怡之得称父命乎此为谟以名父子

可以亏法怡是亲戚可以自专以此二涂服人示世

臣所未悟也宜一切班下不得以私废公绝其表疏

以为永制朝议以为然谟怡不得已各居所职是时

王导称疾不朝而私送车骑将军&#鉴壸奏以导亏

法从私无大臣之节御史中丞锺雅阿挠王典不加

准绳并请免官虽事寝不行举朝震肃壸断裁切直

不畏强御皆此类也壸干实当官以褒贬为己任勤

于吏事欲轨正督世不肯苟同时好然性不弘裕才

不副意故为诸名士所少而无卓尔优誉明帝深器

之于诸大臣而最任职阮孚每谓之曰卿恒无闲泰

常如含瓦石不亦劳乎壸曰诸君以道德恢弘风流

相尚执鄙吝者非壸而谁时贵游子弟多慕王澄谢

鲲为达壸厉色于朝曰悖礼伤教罪莫斯甚中朝倾

复实由于此欲奏推之王导庾亮不从乃止然而闻

者莫不折节时王导以勋德辅政成帝每幸其宅尝

拜导妇曹氏侍中孔恒密表不宜拜导闻之曰王茂

弘驽疴耳若卞望之之岩岩刁元亮之察察戴若思

之峰岠当敢尔邪壸廉絜俭素居甚贫约息当婚诏

特赐钱五十万固辞不受后患面创累乞解职拜光

禄大夫加散骑常侍时庾亮将征苏峻言于朝曰峻

狼子野心终必为乱今日征之纵不顺命为祸犹浅

若复经年为恶滋蔓不可复制此是晁错劝汉景帝

早削七国事也当时议者无以易之壸固争谓亮曰

峻拥强兵多藏无赖且逼近京邑路不终朝一旦有

变易为蹉跌宜深思远虑恐未可仓卒亮不纳壸知

必败与平南将军温峤书曰元规召峻意定怀此于

邑温生足下奈此事何吾今所虑是国之大事且峻

已出狂意而召之更速必纵其群恶以向朝廷朝廷

威力诚桓桓交须接锋履刃尚不知便可即擒不王

公亦同此情吾与之争甚恳切不能如之何本出足

下为外藩任而今恨出足下在外若卿在内俱谏必

当相从今内外戒严四方有备峻凶狂必无所至耳

恐不能使无伤如何壸司马任台劝壸宜畜良马以

备不虞壸笑曰以逆顺论之理无不济若万一不然

岂须马哉峻果称兵壸复为尚书令右将军领右卫

将军余官如故峻至东陵口诏以壸都督大桁东诸

军事假节复加领军将军给事中壸率郭默赵引等

与峻大战于陵西为峻所破壸与锺雅皆退还死伤

者以千数壸雅并还节诣阙谢罪峻进攻青溪壸与

诸军距击不能禁贼放火烧宫寺六军败绩壸时发

背创犹未合力疾而战率厉散众及左右吏数百人

攻贼苦战遂死之时年四十八二子眕盱见父没相

随赴贼同时见害峻平朝议赠壸左光禄大夫加散

骑常侍尚书郎弘讷议以为死事之臣古今所重卞

令忠贞之节当书于竹帛今之追赠实未副众望谓

宜加鼎司之号以旌忠烈之勋司徒王导见议进赠

骠骑将军加侍中讷重议曰夫事亲莫大于孝事君

莫尚于忠唯孝也故能尽敬竭诚唯忠也故能见危

授命此在三之大节臣子之极行也案壸委质三朝

尽规翼亮遭世险难存亡以之受顾托之重居端右

之任拥卫至尊则有保傅之恩正色在朝则有匪躬

之节贼峻造逆戮力致讨身当矢再对贼锋父子

并命可谓破家为国守死勤事昔许男疾终犹蒙二

等之赠况壸伏节国难者乎夫赏疑从重况在不疑

可谓上准许穆下同嵇绍则允合典谟克厌众望于

是改赠壸侍中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谥曰忠贞

祠以太牢赠世子眕散骑侍郎眕弟盱奉车都尉眕

母裴氏抚二子尸哭曰父为忠臣汝为孝子夫何恨

乎征士翟汤闻之叹曰父死于君子死于父忠孝之

道萃于一门眕子诞嗣咸康六年成帝追思壸下诏

曰壸立朝忠恪丧身凶寇所封悬远租秩薄少妻息

不赡以为慨然可给实口廪其后盗发壸墓尸僵须

发苍白面如生两手悉拳爪甲穿达手背安帝诏给

钱十万以修茔兆壸第三子瞻位至广州刺史瞻弟

眈尚书郎

  羊曼

按晋书本传曼字祖延太傅祜兄孙也父暨阳平太

守曼少知名本州礼命太傅辟皆不就避难渡江元

帝以为镇东参军转丞相主簿委以机密历黄门侍

郎尚书吏部郎晋陵太守以公事免曼任达颓纵好

饮酒温峤庾亮阮放桓彝同志友善并为中兴名士

时州里称陈留阮放为宏伯高平&#鉴为方伯泰山

胡母辅之为达伯济阴卞壸为裁伯陈留蔡谟为朗

伯阮孚为诞伯高平刘绥为委伯而曼为伯凡八

人号兖州八伯盖拟古之八&#也王敦既与朝廷乖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3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