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忠义-郑文鉴-000

郑文鉴。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忠义-郑文鉴-001

○郑文鉴登第补直学。 元宗十一年三别抄叛伪署文鉴为承宣使秉政文鉴曰: "与其富贵于贼无宁洁身于泉下。" 卽投水死其妻边氏见文鉴死亦投于水。 边氏西海按察使胤之女也。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00-000

孝友。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00-001

○孝友人之恒性也。 自世敎衰民失其性者多矣然则有竭力于是者可不表而奖之乎 高丽五百年*闲以孝友书于史册见于旌表者十余人作孝友传。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文忠-000

文忠。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文忠-001

○文忠未详世系。 事母至孝居五冠山灵通寺之洞去京都三十里。 为养禄仕朝出夕返告面定省不少衰叹其母老作木鸡歌名曰五冠山曲传于乐谱。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释珠-000

释珠。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释珠-001

○释珠文宗时人。 早孤无托剃发为僧刻木为父母形加绘饰晨昏定省奉养之礼悉如平日有司奏之王曰: "丁兰之孝无以加焉。" 命厚赏之。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崔娄伯-000

崔娄伯。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崔娄伯-001

○崔娄伯水原吏尙 之子尙 猎为虎所害娄伯时年十五欲捕虎母止之娄伯曰: "父 可不报乎 " 卽荷斧迹虎虎旣食饱卧娄伯直前叱曰: "汝食吾父吾当食汝。" 虎乃掉尾 伏遽斫而 其腹盛虎肉于瓮埋川中取父骸肉安于器遂葬弘法山西庐墓一日假寐尙 来咏诗云: "披榛到孝子庐情多感泪无穷负土日加* {冢}上知音明月淸风生则养死则守谁谓孝无始终。" 咏讫遂不见服 取虎肉尽食之。 登第毅宗朝累迁起居舍人国子司业翰林学士。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尉貂-000

尉貂。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尉貂-001

○尉貂本契丹人。 明宗朝为散员同正父永成患恶疾医云: "用子肉可治。" 貂卽割股肉杂置 钝中馈之病稍*闲王闻之诏曰: "貂之孝冠绝古今。 传云: '孝者百行之源。' 又曰: '求忠臣于孝子之门。' 则貂之孝在所必赏。" 命宰相议加褒赏韩文俊文克谦等奏曰: "唐安 县民李兴父被恶疾兴自 股肉假他物以馈父病甚不能啖经宿而死刺史上其事旌表其闾里。 今貂契丹遗种不解书乃能不爱其身残肌馈父及没又庐墓三年不懈可谓能尽其孝。 宜表里门书诸史策垂示无穷。" 制可。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徐棱-000

徐棱。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徐棱-001

○徐棱长城县人。 高宗时养母不仕母发项疽请医 之医曰: "若不得生蛙难愈。" 棱曰: "时方 寒生蛙可得乎 母之病必不愈。" 号泣不已医曰: "虽无生蛙姑合药试之。 乃炒药于树下。" 忽有物从树上堕鼎中乃生蛙也。 医曰: "子之孝诚感于天。 天乃赐之子之母必生矣。" 合药傅之果愈。 同县人大将军徐曦每说此事必泫然泣下。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金迁-000

金迁。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金迁-001

○金迁溟州吏小字海庄。 高宗末蒙古兵来侵母与弟德麟被虏时迁年十五昼夜号泣闻被虏者多道死服衰终制。 后十四年有百户习成自元来呼溟州人于市三日适旌善人金纯应之成曰: "有女金氏在东京云: '我本溟州人有子海庄。' 托我以寄书。 汝识海庄否 " 曰: "吾友也。" 受书持以与迁书云: "予生到某州某里某家为婢饥不食寒不衣昼锄夜 备经辛苦谁知我死生 " 迁见书痛哭每临食呜咽不下欲往赎母家贫无 贷人白金至京请往寻母朝议不可乃还。 至忠烈王入朝又求往朝议如初。 迁久留京衣 粮 郁 无聊道遇乡僧孝缘涕泣求哀孝缘曰: "吾兄千户孝至今往东京汝可随去。" 卽嘱之或谓迁曰: "汝得母书已六载安知母存没 且不幸中途遇贼徒丧身失宝耳。" 迁曰: "宁往不得见岂惜躯命 " 遂随孝至入东京与本国译语别将孔明归北州天老寨寻访之母在。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金迁-002

至军卒要左家有一 出拜衣悬 蓬发垢面迁见之不知其为母也。 明曰: "汝是何如人 " 曰: "予本溟州户长金子陵女同产进士金龙闻已登第予嫁户长金宗衍生子二曰海庄德麟德麟随我到此已十九年。 今在西邻百户天老家为奴。 何图今日复见本国人。" 迁闻之下拜涕泣母握迁手泣曰: "汝眞吾子耶 吾谓汝为死矣。" 要左适不在迁不得赎乃还东京依别将守龙家居一月与守龙复往要左家请赎要左不听迁哀乞以白金五十五两赎之骑以其马徒步而从德麟送至东京泣曰: "好归好归。 今虽不得从如天之福必有相见之期。" 母子相掩泣不能语会中赞金方庆回自元至东京召见迁母子称叹不已言于摠管府给引厨传以送将至溟州宗衍闻之迎于珍富驿夫妇相见而喜迁举酒以进退而痛哭一座莫不 然。 子陵年七十九见女喜剧倒地。 后六年天老之子携德麟来迁以白金八十六两赎之未数岁尽偿前后所贷白金与弟德麟终身尽孝。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黄守-000

黄守。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黄守-001

○黄守世居平壤府。 忠肃时为本府杂材署丞父母年俱七十余有弟曰贤曰仲连曰季连又有 妹二人同 而食日三时具甘旨先奉父母退而共食二十余年子孙服习无小怠。 赞成姜融判密直金资亲访其第父母皆皓首出迎于庭止之使坐融垂涕叹曰: "今世士大夫*闲亦所罕闻。 岂意此城中有此孝子之门 " 令府人具状以闻里闾耸观。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郑愈-000

郑愈。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郑愈-001

○郑愈晋州人知善州事任德之子。 恭愍二十一年与弟 从父戍河东郡倭寇乘夜猝至众皆遁任德病不能骑马愈与 扶拥而走贼追及之愈骑马射杀数人贼不敢前有一贼奋剑突进刺任德颊 自以身蔽之且斩四人力战却之任德得免 竟殁于贼。 事闻授愈宗簿寺丞。 时又有民兄弟偕行弟得黄金二锭以其一与兄至阳川江同舟而济弟忽投金于水兄怪而问之* 曰: "吾平日爱兄甚笃今而分金忽萌忌兄之心。 此乃不祥之物也。 不若投诸江而忘之。" 兄曰: "汝之言诚是矣。 亦投金于水。" 时同舟者皆愚民故无有问其姓名邑里云。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曹希参-000

曹希参。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曹希参-001

○曹希参守城人也。 累官军器少尹尝避倭寇扶其母将往京山府城行至加利县东江无船不得渡贼追及之母谓希参曰: "吾老且病死无悔。 汝其走马以免。" 希参曰: "母在予何往 " 遂与母匿田*闲贼获之以 刺希参又将害其母希参尽以弓马 产与贼以身蔽母云: "愿杀我勿害我母。" 贼以剑击希参杀之舍其母而去。 辛禑时体复使赵浚驰书闻于朝遂立石纪事旌表之。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郑臣佑女-000

郑臣佑女。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郑臣佑女-001

○郑氏*于达赤臣佑女也。 父以罪谪海州疾笃寄书其家母得书痛哭郑时年十七在室谓母曰: "父死在朝夕我欲往见。" 母曰: "汝父得罪于国岂许汝往见耶 " 曰: "我且请诸朝。" 卽驰至京具状告都堂不受郑立门外候诸相出前执侍中马 曰: "妾父臣佑罪非反逆远窜异乡今又疾革请许妾往见。" 诸相感泣卽白辛禑放臣佑归田里。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孙宥-000

孙宥。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孙宥-001

○孙宥淸州吏也每因公干出入村落一毫不取时称淸白吏。 辛禑四年倭寇所居里儿女揽衣号泣宥不顾径走母家负而匿得免州人敬服。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权居义-000

权居义[庐俊恭]。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权居义-001

○权居义白州人官累副令。 辛禑时丧母哀毁庐墓三年。 又光州人卢俊恭亦庐墓三年。 时丧制废坏皆服百日而除二人独能出于流俗故国家嘉之 旌表门闾。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辛斯 女-000

辛斯 女。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辛斯 女-001

○辛氏灵山人郞将斯 女也。 辛禑八年倭贼五十余骑寇灵山斯  家避乱至 浦乘舟其子息及悦推挽之会夏 水 缆绝船着岸贼追及之杀舟中人殆尽斯 亦被害有一贼执辛氏下船辛不肯贼露刃拟之辛大骂曰: "贼奴杀则杀汝旣杀吾父吾之 也。 宁死不汝从。" 遂扼贼 蹴而倒之贼怒遂害之。 时年十六体复使赵浚上其事遂立石以旌。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尹龟生-000

尹龟生。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尹龟生-001

○尹龟生赞成事泽之子累官判典农寺事。 退居锦州立祠宇以朔望四仲俗节祭三代冬至祭始祖立春祭先祖一用朱文公家礼考 祖考 墓立石志其忌日又于考墓立碑墓南作斋室刻高曾以下忌日于石 后世不忘。 恭让三年全罗道都观察使卢嵩移牒锦州曰: "今国家下令立家庙无一人行之者。 龟生自未令前立庙修祀敬事祖考其孝实为众人之标准。 先王之政旌别淑慝树之风声。 今宜旌表门闾立孝子碑给复其家以劝诸人。" 子昌宗绍宗会宗绍宗别传。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潘 -000

潘 。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潘 -001

○潘 安阴县人以散员居乡里。 辛禑十四年倭贼猝至执其父归 以银锭银带赴贼中乞哀请买父贼义而许之。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君万-000

君万。

#高丽史121卷-列传34-孝友-君万-001

○君万优人也。 恭让元年其父夜被虎攫君万号天持弓矢入山虎食之尽负 视君万哮吼而前吐所食支节君万一箭 之遂拔剑剖其腹尽收遗骸焚而葬之。

#高丽史121卷-列传34-烈女-00-000

烈女。

#高丽史121卷-列传34-烈女-00-001

○古者女子生而有傅姆之敎长有 史之训故在家为贤女适人为贤妇遭变故而为烈妇后世妇训不及于闺房其卓然自立至临乱冒白刃不以死生易其操者呜呼可谓难矣。 作烈女传。

#高丽史121卷-列传34-烈女-胡寿妻兪氏-000

胡寿妻兪氏。

#高丽史121卷-列传34-烈女-胡寿妻兪氏-001

○胡寿妻兪氏未详其世系。 高宗四十四年寿出守孟州时孟避兵侨寓海中蒙古兵陷神威岛寿遇害兪恐为贼所污投水而死。

#高丽史121卷-列传34-烈女-玄文奕妻-000

玄文奕妻。

#高丽史121卷-列传34-烈女-玄文奕妻-001

○玄文奕妻史失其姓氏。 元宗十一年三别抄在江华叛文奕逃奔旧京贼船四五 翼而追之。 文奕独射之。 矢相接妻在侧抽矢授之。 贼不敢近文奕船胶于浅贼追及射之。 中臂 舟中妻曰: "吾义不为鼠辈所辱。" 遂携二女投水而死。 贼执文奕惜其勇不杀旣而文奕逃还旧京。

#高丽史121卷-列传34-烈女-洪义妻-000

洪义妻。

#高丽史121卷-列传34-烈女-洪义妻-001

○洪义妻史失姓氏。 恭愍朝义为上护军赵日新作乱遣人害义于其家拔剑将斩义妻遽以身蔽之号* 攀援* {挺}刃交加面目肢节多折伤几至死义得不死。

#高丽史121卷-列传34-烈女-安天俭妻-000

安天俭妻。

#高丽史121卷-列传34-烈女-安天俭妻-001

○安天俭妻史失姓氏。 天俭恭愍朝为郞将家夜失火天俭适醉卧妻冒火入扶之以出力不胜以身复天俭遂俱焚。

#高丽史121卷-列传34-烈女-江华三女-000

江华三女。

#高丽史121卷-列传34-烈女-江华三女-001

○三女者江华府吏之处子也。 辛禑三年倭寇江华恣杀掠三女遇贼义不辱相携赴江而死。

#高丽史121卷-列传34-烈女-郑满妻崔氏-000

郑满妻崔氏。

#高丽史121卷-列传34-烈女-郑满妻崔氏-001

○崔氏灵岩郡士人仁佑之女适晋州户长郑满生子女四人其季在襁褓。 辛禑五年倭寇晋州时满如京贼 入所居里崔携诸子避匿山中崔年方三十余貌且美贼得而欲污之露刃以胁崔抱树拒奋骂曰: "死等耳与其见污而生宁死义。" 骂不绝口贼遂害之虏二子以去。 子习甫六岁啼号尸侧襁褓儿犹匍匐就乳血淋 入口寻死。 后十年都观察使张夏以事闻乃命旌表其闾 习吏役。

#高丽史121卷-列传34-烈女-李东郊妻裴氏-000

李东郊妻裴氏。

#高丽史121卷-列传34-烈女-李东郊妻裴氏-001

○裴氏京山府八 县人三司左尹仲善女也适郞将李东郊。 辛禑六年倭贼逼京山阖境扰攘无敢御者东郊时赴合浦帅幕未还贼骑突入裴氏所居里裴负其儿至所耶江江水方涨度不能脱投水贼至岸持满注矢曰: "而来可免死。" 裴顾骂贼曰: "何不速杀我 我书生女尝闻烈女不更二夫我岂污贼者耶 " 贼射之中其儿引满又语如前竟不出遇害。 体复使赵浚具事以闻遂旌表里门。

#高丽史121卷-列传34-烈女-康好文妻文氏-000

康好文妻文氏。

#高丽史121卷-列传34-烈女-康好文妻文氏-001

○文氏光州甲乡人旣 归判典校寺事康好文。 辛禑十四年倭贼突入州兵仓卒不得制。 文氏有二儿负幼携长将走匿忽被虏欲自绝不肯行贼系其颈逼令前行又逼 所负儿文氏知不免 幼儿置树阴谓长儿曰: "汝且在此将有收护者。" 儿强从之。 行至梦佛山极乐庵畔有石崖高可千尺余上有路如线文氏谓同被虏邻女曰: "污贼求生不如洁身就死。" 奋身而坠贼不及止之骂极口杀其儿而去崖下有萝蔓蒲草又密得不死折右臂久而复苏适里中人先在崖窦见而哀之 粥以养居三日闻贼退乃还乡里莫不惊叹。

#高丽史121卷-列传34-烈女-金彦卿妻金氏-000

金彦卿妻金氏。

#高丽史121卷-列传34-烈女-金彦卿妻金氏-001

○金氏书云正金彦卿妻也居光州。 辛禑十三年倭寇剽掠猝至其家家人四窜金与彦卿奔匿林莽*闲贼获金系颈以去欲污之。 金 地骂贼大叫曰: "汝卽杀我义不辱。" 贼 遂害之。

#高丽史121卷-列传34-烈女-景德宜妻安氏-000

景德宜妻安氏。

#高丽史121卷-列传34-烈女-景德宜妻安氏-001

○安氏昌平人判事邦奕之女适典医正景德宜居井邑县。 辛禑十三年倭贼 入安氏所居里德宜时在京安苍黄携二子与婢三人匿后园土宇。 贼得之欲污之。 安骂且拒贼 其发拔剑胁之。 安极口骂曰: "宁死不从汝。" 贼遂杀之。 虏其一子一婢而去。

#高丽史121卷-列传34-烈女-李得仁妻李氏-000

李得仁妻李氏。

#高丽史121卷-列传34-烈女-李得仁妻李氏-001

○李氏古阜郡吏硕女也适郞将李得仁居井邑县。 辛禑十三年倭贼至执李欲污之。 李以死固拒遂为贼所杀。

#高丽史121卷-列传34-烈女-李得仁妻李氏-000

权金妻。

#高丽史121卷-列传34-烈女-李得仁妻李氏-001

○淮阳府民权金夜被虎搏家有丁壮七八人惧不敢出妻抱权金腰据门限大声叫号虎舍之攫 牛而去。 明日权金死。 恭让二年交州道观察使报都堂旌表其闾。

列传卷第三十四。

#高丽史122卷-列传35-00-00-000

列传卷第三十五。 高丽史一百二十二。

正宪大夫工曹判书集贤殿大提学知 经筵春秋馆事兼成均大司成臣郑麟趾奉 敎修。

#高丽史122卷-列传35-方技-00-000

方技。

#高丽史122卷-列传35-方技-00-001

○盖以一艺名虽君子所耻然亦有国者不可无也自迁史立日者龟策仓扁传而后之作史者皆述方技传岂非是意耶作方技传。

#高丽史122卷-列传35-方技-金谓 -000

金谓 。

#高丽史122卷-列传35-方技-金谓 -001

○金谓 肃宗元年为卫尉丞同正。 新罗末有僧道诜入唐学一行地理之法而还作秘记以传谓 学其术上书请迁都南京曰: "道诜记云: '高丽之地有三京松岳为中京木觅壤为南京平壤为西京十一十二正二月住中京三四五六月住南京七八九十月住西京则三十六国朝天。' 又云: '开国后百六十余年都木觅壤。' 臣谓今时正是巡驻新京之期。 臣又窃观道诜踏山歌曰: '松城落后向何处 三冬日出有平壤! 后代贤士开大井汉江鱼龙四海通。' 三冬日出者仲冬节日出巽方木觅在松京东南故云然也。 又曰: '松岳山为辰马主呜呼! 谁代知始终 花根细劣枝叶然 百年期何不罢 尔后欲觅新花势出渡阳江空往还四海神鱼朝汉江国泰人安致*大平。' 故汉江之阳基业长远四海朝来王族昌盛实为大明堂之地也。 又曰: '后代贤士认人寿不越汉江万代风若渡其江作帝京一席中裂隔汉江!' 又三角山明堂记曰: '举目回头审山貌背壬向丙是仙鳌阴阳花发三四重亲袒负山临守护案前朝山五六重姑叔父母山耸耸内外门犬各三尔常侍龙颜勿余心! 靑白相登勿是非内外商客各献珍卖名邻客如子来辅国匡君皆一心壬子年中若开土丁巳之岁得圣子凭三角山作帝京第九之年四海朝。' 故此明王盛德之地也。 又神志 词曰: '如秤锤极器秤干扶 梁锤者五德地极器百牙冈朝降七十国赖德护神精首尾均平位兴邦保*大平若废三谕地王业有衰倾。' 此以秤谕三京也极器者首也锤者尾也*枰{秤}干者提纲之处也松岳为扶 以谕秤干西京 为白牙冈以谕秤首三角山南为五德丘以谕秤锤。 五德者中有面岳为圆形土德也北有绀岳为曲形水德也南有冠岳尖锐火德也东有杨州南行山直形木德也西有树州北岳方形金德也此亦合于道诜三京之意也。 今国家有中京西京而南京阙焉伏望于三角山南木觅北平建立都城以时巡驻此实关社稷兴衰臣干冒忌讳谨录申奏" 于是日者文象从而和之睿宗时殷元中亦以道诜说上书言之。

#高丽史122卷-列传35-方技-李宁-000

李宁。

#高丽史122卷-列传35-方技-李宁-001

○李宁全州人少以 知名。 仁宗朝随枢密使李资德入宋徽宗命翰林待诏王可训陈德之田宗仁赵守宗等从宁学 且 宁 本国礼成江图旣进徽宗嗟赏曰: "比来高丽 工随使至者多矣唯宁为妙手。" 赐酒食锦绮绫绢。 宁少师内殿崇班李俊异俊异妬后进有能 者少推许仁宗召俊异示宁所 山水俊愕然曰: "此 如在异国臣必以千金购之。" 又宋商献图 仁宗以为中华奇品悦之召宁夸示宁曰: "是臣笔也。" 仁宗不信宁取图 妆背果有姓名王益爱幸。 及毅宗时内合绘事悉主之子光弼亦以 见宠于明宗王命文臣赋潇湘八景仍写为图。 王精于图 尤工山水与光弼高惟访等绘 物像终日忘倦军国事慢不加意近臣希旨凡奏事以简为尙光弼子以西征功补队正正言崔基厚议曰: "此子年甫二十在西征方十岁矣岂有十岁童子能从军者 " 坚执不署王召基厚责曰: "尔独不念光弼荣吾国耶! 微光弼三韩图 殆绝矣。" 基厚乃署之。

#高丽史122卷-列传35-方技-李商老-000

李商老。

#高丽史122卷-列传35-方技-李商老-001

○李商老中书舍人仲孚之子仲孚坐与妙淸善流淸州商老随之。 及壮放浪逐酒徒有异僧授以医方商老因业医。 后至京有达官患疽商老治之验毅宗患足疾不 闻其名召针之立愈赐绫帛超授良 令属内侍眷待厚不数年迁至郞官。 明宗朝拜大府少卿时 业及第彭之緖 承宣宋知仁进士秦公緖阴与南贼石令史谋作乱王命内侍李存章郞将车若松等鞫之逮系甚多更命内侍尹民瞻上将军崔世辅按验勿分眞伪皆流海岛又闭城门大索其党商老亦以谗连逮配岛百官虽知其寃然恐怖无敢言者。 寻召还复职籍内侍后拜吏部尙书商老无学术识者讥其不称。

#高丽史122卷-列传35-方技-伍允孚-000

伍允孚。

#高丽史122卷-列传35-方技-伍允孚-001

○伍允孚复兴郡人世为太史局官忠烈朝累迁判观候署事。 允孚精于占候竟夕不寐虽祁寒盛暑非疾病不废一夕。 有星犯天樽曰: "当有飮者奉使来。" 有星犯女林曰: "当有使臣来选童女。" 皆验又善卜筮元世祖召试之益有名。 允孚言: "国家尝以春秋仲月远戊日为社按宋旧历及元朝今历皆以近戊日为社自今请用近戊日。" 从之。 王亲 于*大庙上谥册公主亦欲与祭允孚曰: "*大庙祖宗神灵所在。" 可畏公主惧而止。 允孚又言于公主曰: "天变屡见加以亢旱请弛营缮修德 灾后如有悔恐被不言之罪故言之。" 公主将如元临发召宰枢令卜日作宫室允孚曰: "今年兴土功不利于人主臣不敢卜。" 公主怒将夺官笞之柳璥* {谏}止之宰枢遣人白公主曰: "寝殿材瓦已备日官伍允孚以土功不利于王公主世子不肯卜日乞令扈从日官文昌裕卜日降旨!" 公主怒欲流允孚王不得已免其官后王以允孚不早卜日杖之允孚曰: "卜日者欲避凶就吉也胁而涓之不如勿涓臣宁就戮不敢阿旨。"

#高丽史122卷-列传35-方技-伍允孚-002

火星食月允孚与昌裕泣白王曰: "火星食月非常之变岂饭僧事佛所能禳乎 愿愼厥施为以消灾变。" 于是求直言罢造成役徒。 允孚语典法摠郞朴仁澍曰: "司中事何稽滞之多也 " 仁澍曰: "内敎判旨如雨安得不滞!" 允孚以告王王使语仁澍曰: "我非偏听右其人凡有告者欲令有司早剖决故命之耳岂为私耶!" 仁澍对曰: "若不下判旨内敎而臣等容私听理则罪当死矣。" 一日龙化院池鱼死浮出莫知其数允孚言: "岁甲戌东池有此怪而宫车晏驾请王修省。" 顺昌宫灾王召允孚昌裕曰: "卿等尝言当有火灾何以知其然也 " 对曰: "天谴章章此火犹为小灾也。" 允孚又言: "天变可畏请设消灾道场。" 王曰: "天渐寒今将往南京还当行之。"

#高丽史122卷-列传35-方技-伍允孚-003

世祖亲征乃颜王率兵助征行至平壤先遣柳庇旣行使允孚卜之对曰: "某日庇必还而殿下亦自此返 矣。" 至期登圣容殿后冈北望久之戯谓允孚曰: "汝卜得无谬乎。" 使左右执之允孚进曰: "今日尙未昏可小待。" 有顷驿骑扬尘而来果庇也庇至曰: "帝平乃颜罢诸道兵。" 王益信之。 允孚因星变白王曰: "星变不利于王公主。" 王问所以禳之对曰: "百姓无怨可以禳之不若罢全罗庆尙二道王旨别监及公主食邑。" 王只罢公主食邑以其布帛归左仓充百官俸。 允孚性切直每因灾异言甚恳至时政有可言卽入谏不听涕泣固争期于必从王惮之。 常告朔于奉恩寺且拜且泣曰: "太祖! 太祖! 君之国事日非矣。" 因呜咽不自胜其诚恳类此为人貌丑寡言笑公主尝谓王曰: "何故数引见此人 " 王曰: "允孚吾之崔浩貌虽丑不可弃也。" 后公主颇改容礼之。 尝自图天文以献日者皆取法焉。 官至佥议赞成事致仕卒。

#高丽史122卷-列传35-方技-薛景成-000

薛景成。

#高丽史122卷-列传35-方技-薛景成-001

○薛景成 林人自言弘儒侯聪之后世业医精其术。 初补尙药医佐累迁军簿摠郞骤升同知密直司事转知都佥议司事致仕。 忠烈每 疾必使景成治之由是有名。 元世祖不豫遣使求医安平公主赐装钱及衣二袭遣之用药有 世祖喜赐馆  门者时得出入至使围碁于前亲临观之留二年告归世祖赏赐甚厚且曰: "得无念室家耶! 汝归 家以来!" 景成还欲与妻行妻不可乃止未几世祖召之自是数往还世祖遇之益厚前后所赐不可胜纪。 成宗寝疾又召之因留元。 忠宣受禅韩国公主妬赵妃诬妃父仁规罪元遣使鞫问以景成副之。 景成不与用事者通特加赞成事致仕卒年七十七。 景成身长美风仪性谨厚虽见知天子蒙幸国王未尝为子孙求恩泽亦不治产业。 子文遇登第官至成均大司成。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00-000

宦者。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00-001

○高丽 人其本系非氓则贱隶也。 高丽不用腐刑在襁褓为狗所 者皆是然但备宫 永巷之任而已不得拜 官其虑深远矣。 毅宗时郑 白善渊始用事然 之为祗候宰相台谏固争而不奉旨盖犹有先王之遗风焉齐国公主尝献数人于元世祖颇得执侍闺 出纳帑藏有奉诏来使复其家官其族恩宠至厚于是残忍侥幸之徒转相慕效父宫其子兄宫其弟又其强暴者小有愤怨辄自割势不数十年*闲刀锯之辈甚多。 元政渐紊 人用事此辈或官至大司徒者遥授平章政事者其次皆为院使司卿姻 弟侄 受朝命第宅车服僭拟卿相富贵光荣汉南 人所不及国家每有奏请必赖其力故忠烈之世已有封君者忠宣久留于元数出入三宫此辈因与相狎多有请谒王择其尤近幸者皆封君赐爵余皆拜检校佥议密直由是旧典尽坏而熏腐未燥者亦轻视本国如伯颜秃古思方臣佑李大顺禹山节李三眞高龙普等皆反吠其主谗 构祸言之可谓痛心。 恭愍在位日久猜忌大臣以群小为耳目倚任 寺至列于经邦论道之位坐庙堂议国政而丽之社稷亦不久矣。 可不戒哉 作宦者传。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郑 -000

郑 。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郑 -001

○郑 仁宗时为内侍西头供奉官以毅宗乳 为妻毅宗卽位赐甲第一区授内殿崇班。 王封德兴宫主设曲宴右谏议王轼见 带犀讥台员曰: "此而不弹台官无目者也!" 御史杂端李绰升作色曰: "君安知不弹耶 " 卽令台吏李 取其带 以赐物不肯与 强取之 诉于王王大怒命内侍李成允执  走入台门乃执他吏闵孝旌以来中禁抄奴等欧缚之囚宫城所王不悦罢宴解所御犀带赐 下孝旌刑部狱。 台官知王怒未霁还其带于内侍院内侍执事韩儒功曰: "汝旣取矣何用还为!" 遂却之往来再三而后受之台谏伏合论成允等王不听台谏杜门不出王黜成允儒功等五人谏官不出台官出视事。 寻以 权知阁门祗候台官以宦者 朝官无古制争之不听台官又不出王召谕之曰: "已收 祗候制矣。" 台官拜谢而退 怨之密诱人诬告台省及 等推戴大宁侯暻为王按问不验宰相谏官伏合奏: " 以私怨谋陷台谏罪不可赦。" 论请不已乃罢其职黜之。 寻召还复充内侍郞将崔淑淸密谓左仆射权正钧曰: "郑 与承宣直门下省李元膺等乘势弄权吾欲诛之何如 " 正钧卽以闻流淑淸于远岛。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郑 -002

未几复 权知合门祗候王命右承宣左谏议大公李公升督门下省署 告身宰臣及谏官论执不可公升往来再三王曰: "卿等不听朕言朕食不甘味寝不安席。" 平章事崔允仪右谏议崔应淸元膺公升等不得已署之给事中李知深司谏崔佑甫崔景义独不署伏合力争左迁知深为国子司业佑甫尙舍奉御景义殿中内给事。  自是得列搢绅权宠日盛多树亲党引官奴王光就白子端为羽翼蔽王耳目交构谗诉陵轹朝臣侵渔闾巷宰相台谏畏威胁势含 不言。  第在阙东南三十步许廊 凡二百余*闲楼阁 嵘金碧交辉僭拟宫禁宦寺乱法莫盛于斯。 王召知御史台事李公升等督署 告身公升不奉旨知门下省事申淑率谏官上* 曰: "郑 之先在圣祖开创之时逆命不臣锢充奴隶区别种类使不得列于朝廷今授 显任以太祖功臣之裔反仆役于不臣之类有乖太祖立法垂统之意请削 职凡与 结党者亦降为庶人。" 王大怒还其* 谏官伏合二日竟不得达左正言许势修挥泪太息 官而去。 复召台谏督署之公升又不奉旨淑上* 力争王不得已降制削 职布告中外顷之复其职。  尝飨王仍献衣允仪元膺等侍宴乐声闻外闻者莫不叹息曰: "权在内竖矣!"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白善渊-000

白善渊。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白善渊-001

○白善渊本南京官奴。 毅宗尝幸南京见而悦之号为养子。 宫人无比亦官婢也嬖于王善渊狎之颇有丑声。 善渊与王光就常出入王卧内专擅威福胥吏秦得文事二人如奴隶得拜宝城判官以竹造 案及 献之王悦召为内侍。 内侍金献璜亦* {谄}事善渊者也御史台劾奏削其籍。 广州书记金 * {敛}民财买珍玩器皿重赂宦者于是善渊王肃恭荐属内侍。 礼成江人赂善渊肃恭荣仪请以礼成为县善渊等劝王游幸于江江人* {敛}民白金三百余斤为奇技* {淫}巧。 王欲观水戯命内侍朴怀俊等以五十余舟皆挂彩帆载乐伎彩棚及渔猎之具张戯于前有一人作鬼戯含火吐之误焚一船王大 。 善渊尝准王行年铸铜佛四十 观音四十以佛生日点灯祝厘于别院王乘夜微行观之。 又于万春亭构延兴殿灵德亭寿乐堂鲜碧斋玉竿亭沿涧植松竹花草。 王每泛舟南浦为流连之乐皆善渊怀俊刘庄等从臾而成之也。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崔世延-000

崔世延。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崔世延-001

○崔世延怒其妻悍妬自宫为 宦者。 陶成器方得幸于忠烈及公主世延附之得入宫 宠幸过成器不数年与成器俱拜将军二人倚势横恣。 王尝幸奉恩寺还世延驰马出入仗前上将军李贞止之不听监察司畏不敢劾。 中军都领乃西班要职必历诸军都领而后得补世延超授其兄世安诸军都领指谕等白王争之王亦不能改也。 世延买赞成赵仁规家嫌其隘陋更起楼于后洞楼近阙公主望见谓世延曰: "此忌方不宜犯之!" 世延不从公主怒曰: "仁规宰相不以为陋汝一小竖耳不听予言益广其居耶!" 命左右批其颊枷 囚巡马所寻释之。 世延擅权用事多受贿赂臣僚升黜多出其口虽宗室宰辅不敢逆其意。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崔世延-002

郞将金弘秀与张良庇讼奴婢于典法*艮庇{良庇}度自屈尽以其奴婢四十余口赠世延世延遇弘秀慢骂之弘秀亦慢骂世延 王下弘秀典法狱佐郞沈愉阿世延意尽夺弘秀奴婢流海岛弘秀面叱愉曰: "尔为法官阿附小人乃流无罪之人而夺奴婢耶 " 愉 屈。 世延又夺内侍朴枢奴婢二十余口又诱良民康柱为奴柱不肯世延托以盗 十锭征银甁十口柱贷银甁四口纳之匿上将军车信家世延谓信曰: "君何匿康柱!" 信曰: "柱苦尔征督贷我银甁四口偿之十锭 价已足复欲征乎 " 世延白王请以巡马军搜捕王许之遂与*世安{世延}到信家捕之急信诣王宫具言其故。 时忠宣为世子大怒数之曰: "汝夺弘秀及枢奴婢流弘秀罪一也多畜 犬 杀寿兴宫婢宫主请汝毋畜 犬汝 声曰: '宫主余生几许禁我畜犬。' 至使宫主泣下。 罪二也盗内府财物罪三也杂以银铜私铸甁罪四也欲奴康柱侵扰车信家罪五也此特大者耳。 余不胜数。" 世延抗辨辞颇不逊。 世子白王曰: "世延多行不义流毒一国宜窜逐以惩其恶。" 世延常父事印侯王纳侯言有难色世子泣固请侯怨世子世子叱侯曰: "宰相腹大如瓮者世延酒肉充之耳。 汝与世延同恶相济! 此奴辈当置一 。" 世延知不免诡言曰: "愿一言于公主而死。" 盖欲诉王阴事以 免也且曰: "我则已有罪成器有甚于我。" 公主大怒杖成器幷世延囚巡马所成器痴骇无知奸不如世延成器谓世延曰: "我尝荐汝今反 耶 谚曰: '畜犬反 。' 汝之谓也。" 于是籍没成器奴婢田庄资产银甁至七十余口世延以侯故不籍产唯弘秀奴婢属妙莲社枢奴婢属内房库世延尽以财宝与侯曰: "愿免我配岛。" 侯以为若受赂不能救恐世延复用有异 遂白王流世延成器于远岛未几俱召还。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崔世延-003

世延从王在元日令卫士拾马矢以备行厨 柴人皆笑之。 宫人无比泰山郡人柴氏女选入宫王之往来都罗山必从之为留连之乐人号为都罗山宠幸方隆其附托者纵暴中外世子甚疾之自元来奔公主丧白王曰: "殿下知公主所以致疾乎 必内宠妬 者所为请鞫之。" 王曰: "且待服 !" 世子使左右捕无比及其党世延成器将军尹吉孙李茂少尹柳 指谕承时用宋臣旦内僚金仁镜文玩张佑中郞将金瑾 人全淑方宗 宫人伯也眞囚之鞫无比巫蛊事巫女术僧皆服稍得呪诅状斩成器世延淑宗 瑾无比伯也眞流其党四十余人国人震 。 时宦者宠盛人皆歆慕多自宫者监察司录事崔成为官所笞辱遂发忿自宫又昌宁县民为造成都监役徒被征银不堪其苦至世延家前亦自宫。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李淑-000

李淑。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李淑-001

○李淑小字福寿平章郡人母太白山巫女。 淑有宠于忠烈封壁上三韩正匡平章君选入元为太监。 王有所奏请淑有功王待甚厚。 尝奉御香来请以爱妓子郑承桂为内乘别监王旣许犹不用以淑将往金刚山设宴邀之淑怒不至王更许之乃至。 后与王惟绍谋废忠宣王立瑞兴侯琠事在惟绍传。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任伯颜秃古思-000

任伯颜秃古思。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任伯颜秃古思-001

○任伯颜秃古思尙书朱冕家奴也自宫为 忠宣时封庇仁君。  缘事元仁宗于藩邸 险多不法忠宣深嫉之伯颜秃古思知之思有以中伤以仁宗及皇太后待之厚不得发尝无礼于忠宣忠宣请皇太后杖之又以皇太后命刷其所夺人土田臧获归其主怨恨益深。 及仁宗崩皇太后亦退居别宫伯颜秃古思益无所畏厚 八思吉百计诬 之。 英宗遣使复给田民窜王于吐蕃。 伯颜秃古思谗诉不已祸几不测赖丞相拜住营救得免。 忠肃十年伏诛其兄瑞初名*于文伊以弟故尝为密直副使至是闻其诛惧而逃乃籍其家。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方臣佑-000

方臣佑。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方臣佑-001

○方臣佑小字小公尙州中牟人。 忠烈时给事宫中从安平公主如元谒裕圣皇后因留之赐名忙古台宣宗授掌谒丞加泉府大卿武宗朝事寿元皇太后兴圣宫改将作院使进平章政事。 忠宣时辽阳行省右丞洪重喜诬诉王不奉法恣暴等事于中书省请与廷辨中书省以奏王甚忧之。 臣佑白寿元皇太后曰: "重喜高丽逋民也敢肆诬妄谋复宗国罪已可诛顾令与王对辨耶 " 皇太后悟言于帝 中书毋令对辨杖重喜长流潮州。 元遣臣佑来监书金字藏经皇太后送金薄六十余锭臣佑聚僧俗三百人写之。 开城判官李光时以其女妻焉。 臣佑转藏经于神孝寺为皇太后祈福令攸司放囚系攸司知臣佑挟私不肯放强之再三乃放。 初臣佑入国境郡县守宰皆被骂辱至有受杖者其降香诸道也提察守令抽* {敛}民财赠遗甚厚全罗提察使李仲丘赠以纸臣佑不受因折辱之。 王封中牟君臣佑又事泰定皇后有宠除太子詹事改徽政院使后加储庆司使。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方臣佑-002

朔方藩王八驴迷思率众归元元将处之鸭绿东臣佑奏: "高丽地陜多山无所田牧北俗必不乐居徒令东民惊动耳。" 帝然其言而止。 又尝欲立省于本国臣佑白寿元皇后事遂止由是忠肃亦厚遇之封上洛府院君赐推诚敦信亮节功臣号。 其父得世本中牟县吏也以其子故起家为管城县令不数年拜尙州牧使妹壻朴侣以田夫暴贵骤升至佥议评理侣子之贞骤迁摠郞典书贪 不法人皆嫉之。 臣佑事元七朝二太后 掌机密累赐貂 珠衣冒金玉七宝腰带江南 田四千亩黄白金宝 不可胜计。 忠肃十七年乞退东归修禅兴寺极其壮丽。 忠惠后三年召还于元明年死。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李大顺-000

李大顺。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李大顺-001

○李大顺苏泰县人入元得幸用事忠宣升苏泰为泰安郡封大顺泰安府院君。 尝娶韦得儒女与永平宫争奴婢白于帝下制令 部决之时典书金士元散郞李光时主其案不与韦氏大顺怒使八 等称制杖流士元等。 郞将白应丘奉使全罗道夺大顺所占人户大顺又使李三眞称制问之囚应丘于行省其恣横类此。 其弟公世仕本国为元帅又判三司事初忠烈如元大顺请于帝诏王以公世为别将帝曰: "官人有法制国有君朕何与焉!" 赐大官羊上尊酒令大顺自白于王王曰: "汝兄校尉耳越散员而授别将非旧例也。" 大顺不敢复言后闻帝言乃授之。 公甫亦其弟也以田夫暴贵至佥议评理封泰安君方臣佑尝奉帝命来与宰枢会旻天寺酒 公甫及臣佑妹壻朴侣皆起舞臣佑谓公甫曰: "能为我为若故戯乎 " 公甫卽为扶 耕田状一坐大笑。 三眞亦得幸于元遥授平章忠宣封淮阴君恃势纵暴其降香诸道守令微有过辄杖之。 尝谒淑妃妃宴慰甚厚赐银甁二十口令买其父第。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禹山节-000

禹山节。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禹山节-001

○禹山节忠肃时封 山君忠宣除其父硕春州府使令养贤库资赡司及诸宫司出银有差以 之。 山节尝娶金牧卿女牧卿为密城副使察访别监朴淑贞劾牧卿贪暴罢之。 牧卿凭山节势干谒两府复之任。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高龙普-000

高龙普。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高龙普-001

○高龙普入元有宠拜资政院使忠惠封完山君。 以帝命来赐王衣酒月余元遣朶赤别失哥等托以颁郊赦诏来王欲托疾不迎龙普曰: "帝常谓王不敬若不出迎帝疑滋甚。" 王率百官听诏于征东省朶赤等蹴王缚之王急呼高院使龙普叱之朶赤等执王驰去令龙普整理国事。 龙普遣人捕王之侍从群小朴良衍林信崔安义金善庄承信等十余人囚之宋明理赵成柱尹元佑姜赞等素与龙普善故免龙普与省官奇辙等封内帑旣而如元。 忠穆卽位赐十二字功臣号龙普在帝侧用事天下疾之御史台奏曰: "龙普高丽煤场人席宠 势作威作福亲王丞相望风趋拜招纳货贿金帛山积权倾天下恐汉之曹节侯览唐之仇士良杨复恭复起于今日请诛之以快天下之心。" 帝放于金刚山寻召还后复还国。 龙普尝杀无辜典法司欲治之龙普乃辛裔妹壻佐郞崔仲渊裔之门生正郞姜君宝裔之同年友以故 放之。 赵日新之乱逃匿免死遂为僧在伽耶山海印寺恭愍遣御史中丞郑之祥斩之世传忠惠之执龙普为内应故有是刑。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金玄-000

金玄。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金玄-001

○金玄恭愍时红贼入寇从刑部尙书金缙率数百骑自祥原郡从*闲道击贼于西京猝遇贼三百余人殊死战斩百余级录功为二等。 宦者数十人同署状要赏名多伪署玄实首谋王察其奸欲杖之时宦官势盛相与力救得免。 寻封延城府院君录扈从收复兴王侍卫功俱为一等。 玄贪污巧诈外饰勤恪善为承迎。 辛禑立益见宠幸且为明德太后所信任悉管机务用事于中女谒公行每铨注玄辄至禑前予夺无忌尝在禑侧踞傲近臣启事禑未及言玄先擅断决。 一日禑视事玄喧 禑骂曰: "汝是家奴何不敬乃尔!" 玄默然。 及般若狱起大司宪安宗源等上* 曰: "玄专摠内事不能防禁使般若直入宫 惊动太后以骇观听乞下攸司鞫问科罪。" 乃流玄于怀德县。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安都赤-000

安都赤。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安都赤-001

○安都赤恭愍十二年贼犯行宫兴王寺斩守门者径至寝殿杀宦者姜元吉宿卫皆奔窜宦者李刚达负王从 出走都赤貌类王欲以身代王遂卧寝内贼认为王而杀之。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申小凤-000

申小凤。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申小凤-001

○申小凤从恭愍入元宿卫凡十一年。 及王卽位除大护军录随从功为一等迁上护军。 后封宁原府院君鲁国公主薨小凤守陵丧毕赏其劳赐忠勤节义翊卫功臣号拜密直使商议会议都监事命百官迎于迎宾馆是日松岳崩时议以为祖宗之法宦者不得受 官今毁旧法置之岩廊国鎭之崩未必不由是也。 转佥议评理卒官庇葬事特赐谥忠禧。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李得芬-000

李得芬。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李得芬-001

○李得芬有宠于辛禑位至赞成事贪 纳贿多行不义。 与同知密直睦忠谗毁李仁任崔莹宰枢台省会议白禑曰: "得芬尝提调普源库收田税入其家又夺养贤库田使不得养士多* {敛}人财夺土田。 又尝迎侍元子于其家私改乳母以结私党是非人臣所得为也僭乱之祸自此萌矣。" 禑然之流得芬于 林籍其家黜假子宦者郑鸾凤等二十人又流忠于安东。 先是睦仁吉夺养贤田库在延安府者百余结仁吉死得芬又夺之。 至是成均馆上* 请复属养贤库从之。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金师幸-000

金师幸。

#高丽史122卷-列传35-宦者-金师幸-001

○金师幸初名广大得幸恭愍累迁判内府事性倾巧逢迎王意大起正陵影殿之役极其侈丽。 由是财力耗竭民不聊生王薨论以媚惑先王兴工役没为益州官奴籍其家辛禑立释其罪给告身。 恭让朝判内侍府事王欲御经筵师幸止之曰: "日月多矣一日不讲无害于政。" 又以佛敎导王曰: "佛氏之敎不可诬也均是人也或为天下主或为一国主至于庶人贵贱不同者无他前世修善有厚薄故也。" 宪司奏: "宦官金师幸金完尝以巧侈得幸玄陵流毒生民不宜在左右请黜之。" * {谏}官又上* 论之皆不听自此以后入 本朝。

#高丽史122卷-列传35-酷吏-00-000

酷吏。

#高丽史122卷-列传35-酷吏-00-001

○古者任人而不任法中世始专任法法令滋章而酷吏出焉有论其害比之猛虎者岂过论乎 高丽以宽厚为治刑无惨酷及其中叶多故以来倚用办事之吏而残酷之风始兴。 旧史逸而不备今得二人作酷吏传。

#高丽史122卷-列传35-酷吏-宋吉儒-000

宋吉儒。

#高丽史122卷-列传35-酷吏-宋吉儒-001

○宋吉儒性贪酷便 起于卒伍高宗时* {谄}事崔沆为夜别抄指谕每鞫囚必缚两手母指悬梁架又合系两足母指 以大石去地尺余炽炭其下使两人立左右交杖腰 囚不胜毒辄诬服。 累迁将军寻拜御史中丞有司以系贱不署告身沆强逼乃署。 加大将军为庆尙道水路防护别监率夜别抄巡州县督民入保海岛有不从令者必扑杀之或以长绳连编人颈令别抄等曳投水中几死乃出稍苏复如之。 又虑民爱财重迁火其庐舍钱谷死者十八九。 又夺人土田财物 削无厌按察使宋彦庠劾报都兵马使其党金俊等私谓大司成柳璥待制柳能曰: "吉儒吾所善闻按察劾书已至都堂若遽发势难营救吾将乘*闲白令公庶可免愿图之。" 令公指崔 也。 璥等以俊兄弟 于 不得已阴戒堂吏停 。  舅巨成元拔闻之以告 怒流吉儒于楸子岛骂璥能俊等曰: "吾以尔辈为腹心何专擅若是耶 " 皆俯伏待罪。 及俊诛 吉儒诉彦庠于俊谋害之王以彦庠尝有功命赦之。 吉儒官至尙书右丞暴得足疮溃烂而死。

#高丽史122卷-列传35-酷吏-沈于庆-000

沈于庆。

#高丽史122卷-列传35-酷吏-沈于庆-001

○沈于庆宜宁县人性深刻。 辛禑时为 林判官晋州人中郞将郑覃无子养州牧事李仁敏儿为子年六岁堕井死仁敏意覃族人所为遂讼于 林于庆系覃侄汝谐希范鞫之割足灌以油加 烙极惨酷。 府尹尹承顺谓于庆曰: "此辈 讯踰年尙不承当更鞫之!" 汝谐希范闻之曰: "吾辈死乎!" 遂亡去狱吏捕之于庆曰: "汝若无辜何用逃为 汝必杀此儿。" 复鞫之尤惨。 汝谐希范诬服曰: "从 姜乙恭妻实知之。" 于庆执乙恭妻讯之又酷。 或盛石革囊乱击口耳牙齿皆折落于庆谓承顺曰: "吾今得情矣。" 乃杀乙恭妻。 又密直朴天常尝过 林承顺置酒慰之有进士李桂芬等二人见宾校环列讥之曰: "乡徒宴也。" 承顺门士以告承顺怒囚桂芬等及见代以其事属于庆于庆裂足 烙二人寻死承顺闻之惨然尽逐其门士。 国俗结契烧香名曰香徒相与轮设宴会男女少长序坐共飮谓之香徒宴。

列传卷第三十五。

#高丽史123卷-列传36-00-00-000

列传卷第三十六。 高丽史一百二十三。

正宪大夫工曹判书集贤殿大提学知 经筵春秋馆事兼成均大司成臣郑麟趾奉 敎修。

#高丽史123卷-列传36-嬖幸1-00-000

嬖幸一。

#高丽史123卷-列传36-嬖幸1-00-001

○自古小人伺人主之所好逢而长之或以谀 或以声色或以鹰犬或以聚* {敛}或以土木或以技术皆有以投其所好而求中之也。 高丽有国旣久  嬖幸之臣亦多今据旧录作嬖幸传。

#高丽史123卷-列传36-嬖幸1-庾行简-000

庾行简。

#高丽史123卷-列传36-嬖幸1-庾行简-001

○庾行简父 廉卫尉少卿行简姿美丽穆宗嬖爱有龙阳之宠。 骤迁阁门舍人每宣旨必先问行简然后行由是 宠骄蹇轻蔑百僚 指气使近侍视之如王知银台事左司郞中刘忠正本渤海人无他技能亦甚宠于王。 王尝以水房人吏分属二人出入驺从僭拟无极王不豫行简忠正 直宿于内宰臣请入寝问疾行简传旨曰: "体气渐平取别日召见。" 宰相再请不许。 王欲迎大良院君为后行简不欲迎立王虑事泄戒蔡忠顺勿令行简知之。 及康兆作乱杀行简等七人。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3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