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之三司及大将军幕府为尚书郎除锡令亦有为作

传者登少以公亮义烈闻郡命功曹州辟主簿别驾

从事领阴平太守郡五官素大姓豪擅侵凌羌晋登

诛之郡中皆肃后以李特作乱本郡没寇父为李雄

巴西太守马晚所杀乃东诣镇南刘公请兵时中原

乱守公三年不能得兵表拜扬烈将军梓潼内史使

合义募登凡募巴蜀流士得二千人镇西将军罗尚

以退住巴郡登从尚索益军讨雄不得乃往攻宕渠

斩晚食其肝巴西贼破复诣尚求军尚参佐多以必

无利登愤恚数凌折之又加责于尚尚但下之而已

会罗杀雄太尉李离举梓潼来降登径进涪城雄

自攻登为登所破而尚将张罗进屯犍为之合水文

硕杀雄太宰李国以巴西降罗遣军掠广汉破雄叔

父骧掳其妻子募人斫雄头贼以向困而尚本参佐

恨登之见矜侮不供其军食益州刺史皮素至巴东

敕平西送故遣将张顺杨显救登至垫江素遇害显

还雄知登乏食遣骧致攻兵穷士饿誓死不退众亦

饿死而无去者永嘉三年为骧所生得与登致雄言

辞慷慨涕泣欷歔无服降臣折情雄乃杀之囚其军

士皆以为奴畀兵士而连阴雨百余日雄中以登为

枉而所领无辜怒气感天下赦出登军士湮没者初

尚之在成都也与雄攻战郫令犍为张昕钦明每摧

破雄雄众战之而救助不能并心为雄所杀雄常言

罗尚将均如张昕辈吾族早无遗矣时牙门左汜亦

有战功尚不能益其兵谷汜恚恨以母丧归尚累召

不往尚怒曰微左汜当不灭贼乎遂杀之雄闻汜死

大小相贺

  缪播

按晋书本传播字宣则兰陵人也父悦光禄大夫播

才思清辩有意义高密王泰为司空以播为祭酒累

迁太弟中庶子惠帝幸长安河间王颙欲挟天子令

诸侯东海王越将起兵奉迎天子以播父时故吏委

以心膂播从弟右卫率引颙前妃之弟也越遣播引

诣长安说颙令奉帝还洛约与颙分陕为伯播引素

为颙所敬信既相见虚怀从之颙将张方自以罪重

惧为诛首谓颙曰今据形胜之地国富兵强奉天子

以号令谁敢不服颙惑方所谋犹豫不决方恶播引

为越游说阴欲杀之播等亦虑方为难不敢复言时

越兵锋甚盛颙深忧之播引乃复说颙急斩方以谢

可不劳而安颙从之于是斩方以谢山东诸侯颙后

悔之又以兵距越屡为越所败帝反旧都播亦从太

弟还洛契阔艰难深相亲狎及帝崩太弟即帝位是

为怀帝以播为给事黄门侍郎俄转侍中徙中书令

任遇日隆专管诏命时越威权自己帝力不能讨心

甚恶之以播引等有公辅之量又尽忠于国故委以

心膂越惧为己害因入朝以兵入宫执播等于帝侧

帝叹曰奸臣贼子无世无之不自我先不自我后哀

哉起执播等手涕泗歔欷不能自禁越遂害之朝野

愤惋咸曰善人国之纪也而加虐焉其能终乎及越

薨帝赠播卫尉祠以少牢

  缪引

按晋书缪播传播从弟引字休祖安平献王外孙也

与播名誉略齐初为尚书郎后迁太弟左卫率转魏

郡太守及王浚军逼邺石超等大败引奔东海王越

于徐州越使引与播俱入关而所说得行大驾东还

越以引为冠军将军南阳太守引从蓝田出武关之

南阳前守卫展距引不受引乃还洛怀帝即位拜引

左卫将军转散骑常侍太仆卿既而与播及帝舅王

廷尚书何绥太史令高堂冲并参机密为东海王越

所杀

  张光

按晋书本传光字景武江夏锺武人也身长八尺明

眉目美音声少为郡吏家世有部曲以牙门将伐吴

有功迁江夏西部都尉转北地都尉初赵王伦为关

中都督氐羌反叛太守张损战没郡县吏士少有全

者光以百余人戍马兰山北贼围之百余日光抚厉

将士屡出奇兵击贼破之光以兵少路远自分败没

会梁王肜遣司马索靖将兵迎光举军悲泣遂还长

安肜表光处绝围之地有耿恭之忠宜加甄赏以明

奖劝于是擢授新平太守加鼓吹属雍州刺史刘忱

被密诏讨河间王颙光起兵助忱忱时委任秦州刺

史皇甫重重自以关西大族心每轻光谋多不用及

二州军溃为颙所擒颙谓光曰前起兵欲作何策光

正色答曰但刘雍州不用鄙计故令大王得有今日

也颙壮之引与欢宴弥日表为右卫司马陈敏作乱

除光顺阳太守加陵江将军率步骑五千诣荆州讨

之刺史刘弘雅敬重光称为南楚之秀时江夏太守

侃与敏大将钱端相距于长岐将战襄阳太守皮

初为步军使光设伏以待之武陵太守苗光为水军

藏舟舰于沔水皮初等与贼交战光发伏兵应之水

陆同奋贼众大败弘表光有殊勋迁材官将军梁州

刺史先是秦州人邓定等二千余家饥饿流入汉中

保于城固渐为抄盗梁州刺史张殷遣巴西太守张

燕讨之定窘急伪乞降于燕并馈燕金银燕喜为之

缓师定密结李雄雄遣众救定燕退定遂进逼汉中

太守杜正冲东奔魏兴殷亦弃官而遁光不得赴州

止于魏兴乃结诸郡守共谋进取燕唱言曰汉中荒

败迫近大贼&#复之事当俟英雄正冲曰张燕受贼

金银不时进讨阻兵缓寇致丧汉中实燕之罪也光

于是发怒呵燕令出斩之以徇绥抚荒残百姓悦服

光于是却镇汉中时逆贼王如余党李运杨武等自

襄阳将三千余家入汉中光遣参军晋邈率众于黄

金距之邈受运重赂劝光纳运光从邈言使居城固

既而邈以运多珍货又欲夺之复言于光曰运之徒

属不事佃农但营器杖意在难测可掩而取之光又

信焉遣邈众讨运不&#光乞师于氐王杨茂搜茂搜

遣子难敌助之难敌求货于光光不与杨武乃厚赂

难敌谓之曰流人宝物悉在光处今伐我不如伐光

难敌大喜声言助光内与运同光弗之知也遣息援

率众助邈运与难敌夹攻邈等援为流矢所中死贼

遂大盛光婴城固守自夏迄冬愤激成疾佐吏及百

姓咸劝光退据魏兴光按剑曰吾受国厚恩不能剪

除寇贼今得自死便如登仙何得退还也声绝而卒

时年五十五百姓悲泣远近伤惜之有二子炅迈炅

少辟太宰掾迈多才略有父风州人推迈权领州事

与贼战没别驾范旷及督护王乔奉光妻息率其遗

众还据魏兴其后义阳太守任愔为梁州光妻子归

本郡南阳太守应詹白都督王敦称光在梁州能兴

微继绝威振巴汉值中原倾复征镇失守外无救助

内阙资储以寡敌众经年抗御厉节不挠宜应追论

显赠以慰存亡敦不能从

  施融 曹超

按晋书怀帝本纪永嘉三年秋七月刘元海遣子聪

及王弥寇上党围壶关并州刺史刘琨使兵救之为

聪所败淮南内史王旷将军施融曹超及聪战又败

超融死之

  襄阳王范

按通鉴纲目怀帝永嘉五年石勒率轻骑追太傅越

之丧及于苦县大败晋兵纵骑围而射之将士十余

万人无一免者众人畏死多自陈述独襄阳王范神

色俨然顾呵之曰今日之事何复纷纭勒谓孔苌曰

吾行天下多矣未尝见此辈人当可存乎苌曰彼皆

晋之王公终不为吾用勒曰虽然要不可加以锋刀

夜使人排墙杀之

  滕育

按衡州府志育为衡阳内史永嘉五年益州流人汝

班梁州流人蹇抚作乱于湘州执刺史苟眺南破零

陵桂阳诸郡育死之

  郝诜

按册府元龟诜为平北将军刘琨部将永嘉六年七

月石勒寇冀州刘粲寇晋阳诜帅众御粲诜败绩死



  贾匹

按晋书本传匹字彦度武威人魏太尉诩之曾孙也

少有志略器望甚伟见之者莫不悦附特为武夫之

所瞻仰愿为致命初辟公府遂历显职迁安定太守

雍州刺史丁绰贪横失百姓心乃谮匹于南阳王模

模以军司谢班代之匹奔泸水与胡彭荡仲及氐窦

首结为兄弟聚众攻班绰奔武都匹复入安定杀班

愍帝以匹为骠骑将军雍州刺史封酒泉公时诸郡

百姓饥馑白骨蔽野百无一存匹帅戎晋二万余人

将伐长安西平太守竺恢亦固守刘粲闻之使刘曜

刘雅及赵染距匹先攻恢不&#匹邀击大败之曜中

流矢退走匹追之至于甘泉旋自渭桥袭荡仲杀之

遂迎秦王奉为皇太子后荡仲子夫护帅群胡攻之

匹败走夜堕于涧为夫护所害匹勇略有志节以匡

复晋室为己任不幸颠坠时人咸痛惜之

  华轶

按晋书本传轶字彦夏平原人魏太尉歆之曾孙也

祖表太中大夫父河南尹轶少有才气闻于当世

泛爱博纳众论美之初为博士累迁散骑常侍东海

王越牧兖州引为留府长史永嘉中历振威将军江

州刺史虽逢丧乱每崇典礼置儒林祭酒以弘道训

乃下教曰今大义颓替礼典无宗朝廷滞议莫能攸

正常以慨然宜特立此官以弘其事军谘祭酒杜夷

栖情元远确然绝俗才学精博道行优备其以为儒

林祭酒俄被越檄使助讨诸贼轶遣前江夏太守陶

侃为扬武将军率兵三千屯夏口以为声援轶在州

甚有威惠州之豪士接以友道得江表之欢心流亡

之士赴之如归时天子孤危四方瓦解轶有匡天下

之志每遣贡献入洛不失臣节谓使者曰若洛都道

断可输之琅邪王以明吾之为司马氏也轶自以受

洛京所遣而为寿春所督时洛京尚存不能祗承元

帝教命郡县多谏之轶不纳曰吾欲见诏书耳时帝

遣扬烈将军周访率众屯彭泽以备轶访过姑孰着

作郎干宝见而问之访曰大府受命令屯彭泽彭泽

江州西门也华彦夏有忧天下之诚而不欲碌碌受

人控御顷来纷纭粗有嫌隙今又无故以兵守其门

将成其衅吾当屯寻阳故县既在江西可以扞御北

方又无嫌于相逼也寻洛郡不守司空荀藩移檄而

以帝为盟主既而帝承制改易长史轶又不从命于

是遣左将军王敦都督甘卓周访宋典赵诱等讨之

轶遣别驾陈雄屯彭泽以距敦自为舟军以为外援

武昌太守冯逸次于湓口访击逸破之前江州刺史

卫展不为轶所礼心常怏怏至是与豫章太守周广

为内应潜军袭轶轶众溃奔于安城追斩之及其五

子传首建邺初广陵高悝寓居江州轶辟为西曹掾

寻而轶败悝藏匿轶二子及妻崎岖经年既而遇赦

悝携之出首帝嘉而宥之

  魏浚

按晋书本传浚东郡东阿人也寓居关中初为雍州

小史河间王颙败乱之后以为武威将军后为度支

校尉有干用永嘉末与流人数百家东保河阴之硖

石时京邑荒俭浚掠得谷麦献之怀帝帝以为扬

威将军平阳太守度支如故以乱不之官及洛阳陷

屯于洛北石梁坞抚养遗众渐修军器其附贼者皆

先解喻说大晋运数灵长行已建立归之者甚众其

有恃远不从命者遣将讨之服从而已不加侵暴于

是远近感悦襁负至者甚众刘琨承制假浚河南尹

时太尉荀藩建行台在密县浚诣藩谘谋军事藩甚

悦要李矩同会矩将夜赴之矩官属以浚不可信不

宜夜往矩曰忠臣同心将何疑乎及会客主尽欢浚

因与矩相结而去刘曜忌浚得众率众军围之刘演

郭默遣军来救曜分兵逆于河北乃伏兵深隐处以

邀演默军大破之尽掳演等骑浚夜遁走为曜所得

遂死之追赠平西将军族子该领其众

  阎鼎

按晋书本传鼎字台臣天水人也初为太傅东海王

越参军转卷令行豫州刺史事屯许昌遭母丧乃于

密县间鸠聚西州流人数千欲还乡里值京师失守

秦王出奔密中司空荀藩藩弟司隶校尉组及中领

军华恒河南尹华荟在密县建立行台以密近贼南

趣许颍司徒左长史刘畴在密为坞主中书令李

太傅参军驺捷刘蔚镇军长史周顗司马李述皆来

赴畴佥以鼎有才用且手握强兵劝藩假鼎冠军将

军豫州刺史蔚等为参佐鼎少有大志因西土人思

归欲立功乡里乃与抚军长史王毗司马傅逊怀翼

戴秦王之计谓畴捷等曰山东非霸王处不如关中

河阳令傅畅遗鼎书劝奉秦王过洛阳谒拜山陵径

据长安绥合夷晋兴起义众&#复宗庙雪社稷之耻

鼎得书便欲诣洛流人谓北道近河惧有抄截欲南

自武关向长安畴等皆山东人咸不愿西入荀藩及

畴捷等并逃散鼎追藩不及等见杀唯顗述走得

免遂奉秦王行止上洛为山贼所袭杀百余人率余

众西至蓝田时刘聪向长安为雍州刺史贾匹所逐

走还平阳匹遣人奉迎秦王遂至长安而与大司马

南阳王保卫将军梁芬京兆尹梁综等并同心推戴

立王为皇太子登坛告天立社稷宗庙以鼎为太子

詹事总摄百揆梁综与鼎争权鼎杀综以王毗为京

兆尹鼎首建大谋立功天下始平太守曲允抚夷护

军索綝并害其功且欲专权冯翊太守梁纬北地太

守梁肃并综母弟綝之姻也谋欲除鼎乃证其有无

君之心专戮大臣请讨之遂攻鼎鼎出奔雍为氐窦

首所杀传首长安

  王堪

按册府元龟堪为安北将军石勒袭白马堪死之

  尹虞

按广东通志虞长沙人慷慨有志节永嘉初为始兴

太守治民弭盗张弛有法每以忠义相勉士多效命

家训肃然郡民化之秩满还家值杜弢作乱虞举义

兵于巴陵号曰监军移檄讨弢乘胜进长沙亡何败

没二女有殊色为弢所得将妻之二女曰安有二千

石女为贼妇耶吾何惜一死弢杀之广州刺史郭讷

闻虞举事遣始兴太守严佐帅师相援败还始得虞

凶问吏民莫不哀悼

  庾       王&#

按晋书庾峻传峻子字子琚性淳和好学行己忠

恕少历散骑常侍本国中正侍中封长岑男怀帝之

没刘元海也从在平阳元海大会因使帝行酒

不胜悲愤再拜上酒因大号哭贼恶之会有告及

王&#等谋应刘琨者元海因图弑逆等并遇害初

洛阳之未陷也为侍中直于省内谓同僚许遐曰

世路如此祸难将及吾当死乎此屋耳及是竟不免

焉太元末追谥曰贞

  李恽

按晋书愍帝本纪建兴元年四月石勒攻龙骧将军

李恽于上白恽败死之

  张髦

按晋书愍帝本纪建兴元年九月刘聪寇河南河南

尹张髦死之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3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