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吴

  陈武

按吴志本传武字子烈庐江松滋人孙策在寿春武

往修谒时年十八长七尺七寸因从渡江征讨有功

拜别部司马策破刘勋多得庐江人料其精锐乃以

武为督所向无前及权统事转督五校仁厚好施乡

里远方客多依托之尤为权所亲爱数至其家累有

功劳进位偏将军建安二十年从击合肥奋命战死

权哀之自临其葬

  董袭

按吴志本传袭字符代会稽余姚人长八尺武力过

人孙策入郡袭迎于高迁亭策见而伟之到署门下

贼曹时山阴宿贼黄龙罗周勃聚党数千人策自出

讨袭身斩罗勃首还拜别部司马授兵数千迁扬武

都尉从策攻皖又讨刘勋于寻阳伐黄祖于江夏策

薨权年少初统事太妃忧之引见张昭及袭等问江

东可保安不袭对曰江东地势有山川之固而讨逆

明府恩德在民讨卤承基大小用命张昭秉众事袭

等为爪牙此地利人和之时也万无所忧众皆壮其

言鄱阳贼彭虎等众数万人袭与凌统步骘蒋钦各

别分讨袭所向辄破虎等望见旌旗便散走旬日尽

平拜威越校尉迁偏将军建安十三年权讨黄祖祖

横两蒙冲挟守沔口以栟闾大绁系石为&#上有千

人以弩交射飞矢雨下军不得前袭与凌统俱为前

部各将敢死百人人被两铠乘大舸船突入蒙冲里

袭身以刀断两绁蒙冲乃横流大兵遂进祖便开门

走兵追斩之明日大会权举觞属袭曰今日之会断

绁之功也曹公出濡须袭从权赴之使袭督五楼船

住濡须口夜卒暴风五楼船倾复左右散走舸乞使

袭出袭怒曰受将军任在此备贼何等委去也敢复

言此者斩于是莫敢干其夜船败袭死权改服临丧

供给甚厚

  吾粲

按吴志本传粲字孔休吴郡乌程人也孙河为县长

粲为小吏河深奇之河后为将军得自选长吏表粲

为曲阿丞迁为长史治有名迹虽起孤微与同郡陆

逊卜静等比肩齐声矣孙权为车骑将军召为主簿

出为山阴令还为参军校尉黄武元年与吕范贺齐

等俱以舟师拒魏将曹休于洞口值天大风诸船绠

绁断绝漂没着岸为魏军所获或复没沈溺其大船

尚存者水中生人皆攀缘号呼他吏士恐船倾没皆

以戈矛撞击不受粲与黄渊独令船人以承取之左

右以为船重必败粲曰船败当俱死耳人穷奈何弃

之粲渊所活者百余人还迁会稽太守召处士谢谭

为功曹谭以疾不诣粲教曰夫应龙以屈伸为神凤

皇以嘉鸣为贵何必隐形于天外潜鳞于重渊者哉

粲募合人众拜昭义中郎将与吕岱讨平山越入为

屯骑校尉少府迁太子太傅遭二宫之变抗言执正

明嫡庶之分欲使鲁王霸出驻夏口遣杨竺不得令

在都邑又数以消息语陆逊逊时驻武昌连表谏争

由此为霸竺等所谮害下狱诛

  朱据

按吴志本传据字子范吴郡吴人也有姿貌膂力又

能论难黄武初征拜五官郎中补侍御史是时选曹

尚书暨艳疾贪污在位欲沙汰之据以为天下未定

宜以功复过弃瑕取用举清厉浊足以沮劝若一时

贬黜惧有后咎艳不听卒败权咨嗟将率发愤叹息

追思吕蒙张温以为据才兼文武可以继之由是拜

建义校尉领兵屯湖熟黄龙元年权迁都建业征据

尚公主拜左将军封云阳侯谦虚接士轻财好施禄

赐虽丰而常不足用嘉禾中始铸大钱一当五百后

据部曲应受三万缗工王遂诈而受之典校吕壹疑

据实取考问主者死于杖下据哀其无辜厚棺敛之

壹又表据吏为据隐故厚其殡权数责问据据无以

自明藉草待罪数月典军吏刘助觉言王遂所取权

大感寤曰朱据见枉况吏民乎乃穷治壹罪赏助百

万赤乌九年迁骠骑将军遭二宫构争据拥护太子

言则恳至义形于色守之以死遂左迁新都郡丞未

到中书令孙弘谮润据因权寝疾弘为诏书追赐死

时年五十七孙亮时二子熊损各复领兵为全公主

所谮皆死永安中追录前功以熊子宣袭爵云阳侯

尚公主孙皓时宣至骠骑将军

  吕据

按吴志吕范传范子据字世议以父任为郎后范寝

疾拜副军校尉佐领军事范卒迁安军中郎将数讨

山贼诸深恶剧地所击皆破随太常潘浚讨五溪复

有功朱然攻樊据与朱异破城外围还拜偏将军入

补马闲右部督迁越骑校尉太元元年大风江水溢

流渐淹城门权使视水独见据使人取大船以备害

权嘉之拜荡魏将军权寝疾以据为太子右部督太

子即位拜右将军魏出东兴据赴讨有功明年孙峻

杀诸葛恪迁据为骠骑将军平西宫事五凤二年假

节与峻等袭寿春还遇魏将曹珍破之于高亭太平

元年帅师侵魏未及淮闻孙峻死以从弟綝自代据

大怒引军还欲废綝綝闻之使中书奉诏诏文钦刘

纂唐咨等使取据又遣从兄虑以都下兵逆据于江

都左右劝据降魏据曰耻为叛臣遂自杀夷三族

  朱异

按吴志朱桓传桓子异字季文以父任除郎后拜骑

都尉代桓领兵赤乌四年随朱然攻魏樊城建计破

其外围还拜偏将军魏庐江太守文钦营住六安多

设屯寨置诸道要以招诱亡叛为边寇害异乃身率

其手下二千人掩破钦七屯斩首数百迁扬武将军

权与论攻战辞对称意权谓异从父骠骑将军据曰

本知季文&#定见之复过所闻十三年文钦诈降密

书与异欲令自迎异表呈钦书因陈其伪不可便迎

权诏曰方今北土未一钦云欲归命宜且迎之若嫌

其有谲者但当设计网以罗之盛重兵以防之耳乃

遣吕据督二万人与异并力至北界钦果不降建兴

元年迁镇南将军是岁魏遣胡遵诸葛诞等出东兴

异督水军攻浮梁坏之魏军大破太平二年假节为

大都督救寿春围不解还军为孙綝所枉害

  桓彝

按吴志孙綝传綝欲专朝自固亮内嫌綝乃推鲁育

见杀本末责怒虎林督朱熊外部督朱损不匡正孙

峻乃令丁奉杀熊于虎林杀损于建业綝入谏不从

亮遂与公主鲁班太常全尚将军刘承议诛綝亮妃

綝从姊女也以其谋告綝綝率众夜袭全尚遣弟恩

杀刘承于苍龙门外遂围宫使光禄勋孟宗告庙废

亮召群司议曰少帝荒病昏乱不可以处大位承宗

庙以告先帝废之诸君若有不同者下异议皆震怖

曰唯将军令綝遣中书郎李崇夺亮玺绶以亮罪状

班告远近尚书桓彝不肯署名綝怒杀之

  于诠

按通鉴纲目延熙二十年魏扬州都督诸葛诞起兵

讨司马昭遣长史吴纲至吴请救司马昭奉魏主髦

及太后讨之吴使将军全怿等救诞景耀元年昭进

军克之斩诞吴将于诠曰大丈夫受命其主以兵救

人既不克又束手于敌吾弗取也乃免胄冒陈而死

  张悌 伍延 沈莹

按襄阳记悌字巨先襄阳人少有名理孙休时为屯

骑校尉魏伐蜀吴人问悌曰司马氏得政以来大难

屡作智力虽丰而百姓未服也今又竭其资力远征

巴蜀兵劳民疲而不知恤败于不暇何以能济昔夫

差伐齐非不克胜所以危亡不忧其本也况彼之事

地乎悌曰不然曹操虽功盖中夏威震四海崇诈仗

术征伐无已民畏其威而不怀其德也丕睿承之系

以惨虐内兴宫室外惧雄豪东西驱驰无岁获安彼

之失民为日久矣司马懿父子自握其柄累有大功

除其烦苛而布其平惠为之谋主而救其疾民心归

之亦巳久矣故淮南三叛而腹心不扰曹髦之死四

方不动摧坚敌如折枯荡异同如反掌任贤使能各

尽其心非智勇兼人孰能如之其威武张矣本根固

矣群情服矣奸计立矣今蜀阉宦专朝国无政令而

又玩戎黩武民劳卒弊竞于外利不修守备彼强弱

不同智算亦胜因危而伐殆其克乎若其不克不过

无功终无退北之忧复军之虑也何为不可哉昔楚

剑利而秦昭惧孟明用而晋人忧彼之得志故我之

大患也吴人笑其言而蜀果降于魏晋来伐吴&#使

悌督沈莹诸葛靓帅众三万渡江逆之至牛渚沈莹

曰晋治水军于蜀久矣今倾国大举万里齐力必悉

益州之众浮江而下我上流诸军无有戒备名将皆

死幼少当任恐边江诸城尽莫能御也晋之水军必

至于此矣宜畜众力待来一战若胜之日江西自清

上方虽坏可还取之今渡江逆战胜不可保若或摧

丧则大事去矣悌曰吴之将亡贤愚所知非今日也

吾恐蜀兵来至此众心必骇惧不可复整今宜渡江

可用决战力争若其败丧则同死社稷无所复恨若

其克胜则比敌奔走兵势万倍便当乘威南上逆之

中道不忧不破也若如子计恐行散尽相与坐待敌

到君臣俱降无复一人死难者不亦辱乎遂渡江战

吴军大败诸葛靓与五六百人退走使过迎悌悌不

肯去靓自往牵之谓曰且夫天下存亡有大数岂卿

一人所知如何故自取死为悌垂涕曰仲思今日是

我死日也且我作儿童时便为卿家丞相所拔常恐

不得其死负名贤知顾今以身徇社稷复何遁邪莫

牵曳之如是靓流涕放之去百余步已见为晋军所



  柳荣

按临海县志荣邑人元帅张悌收置幕下随悌渡江

以御晋师积忧成疾死去复苏大呼元帅被害次日

悌果败绩见杀

  黄他

按临海县志他章安小吏身当白刃济君于难

  虞忠

按会稽典录忠字世方翻第五子贞固干事好识人

物造吴郡陆机于童&#之年称上虞魏迁于无名之

初终皆远致为着闻之士交同县王岐于孤宦之族

仕进先至宜都太守忠乃代之晋征吴忠与夷道监

陆晏晏弟中夏督景坚守不下城溃被害

 忠烈部名臣列传六

  晋一

  毛照

按册府元龟照为将军与吴军战杀吴前部督修则

璜等后食尽为吴人所获以照壮勇欲赦之而则

子允固求杀照照亦不为璜等屈璜等怒面缚照诘

之曰晋贼照厉声曰吴狗何等为贼吴人生割其腹

允割其心肝骂曰庸复作贼照犹骂不止曰尚欲斩

汝孙&#&#汝父尚死狗也乃斩之武帝闻而哀矜即

诏使照长子袭爵余三子皆关内侯

  胡烈

按晋书武帝本纪泰始六年六月戊午秦州刺史胡

烈击叛寇于万斛堆力战死之

  董元

按晋书武帝本纪泰始七年夏四月九真太守董元

为吴将虞泛所攻军败死之

  牵弘

按晋书武帝本纪泰始七年夏四月北地胡寇金城

凉州刺史牵弘讨之群寇内叛围弘于青山弘军败

死之

  杨仓

按通鉴纲目泰始八年夏晋益州牙门张弘作乱杀

刺史皇甫晏兵曹从事杨仓勒兵战死

  杨欣

按晋书武帝本纪咸宁四年六月凉州刺史杨欣与

寇若罗拔能等战于武威败绩死之

  周处

按晋书本传处字子隐义兴阳羡人也父鲂吴鄱阳

太守处少孤未弱冠膂力绝人好驰骋田猎不修细

行纵情肆欲州曲患之处自知为人所恶乃慨然有

改励之志谓父老曰今时和岁丰何苦而不乐邪父

老叹曰三害未除何乐之有处曰何谓也答曰南山

白额猛兽长桥下蛟并子为三矣处曰若此为患吾

能除之父老曰子若除之则一郡之大庆非徒去害

而已处乃入山射杀猛兽因投水搏蛟蛟或沉或浮

行数十里而处与之俱经三日三夜人谓死皆相庆

贺处果杀蛟而反闻乡里相庆始知人患己之甚乃

入吴寻二陆时机不在见云具以情告曰欲自修而

年已蹉跎恐将无及云曰古人贵朝闻夕改君前涂

尚可且患志之不立何忧名之不彰处遂励志好学

有文思志存义烈言必忠信克己&#年州府交辟仕

吴为东观左丞孙&#末为无难督及吴平王浑登建

邺宫酾酒既酣谓吴人曰诸君亡国之余得无戚乎

处对曰汉末分崩三国鼎立魏灭于前吴亡于后亡

国之戚岂惟一人浑有惭色入洛稍迁新平太守抚

和戎狄叛羌归附雍土美之转广汉太守郡多滞讼

有经三十年而不决者处详其枉直一朝决遣以母

老罢归寻除楚内史未之官征拜散骑常侍处曰古

人辞大不辞小乃先之楚而郡既经丧乱新旧杂居

风俗未一处敦以教义又检尸骸无主及白骨在野

收葬之然始就征远近称叹及居近侍多所规讽迁

御史中丞凡所纠劾不避宠戚梁王肜违法处深文

按之及氐人齐万年反朝臣恶处强直皆曰处吴之

名将子也忠烈果毅乃使隶夏侯骏西征伏波将军

孙秀知其将死谓之曰卿有老母可以此辞也处曰

忠孝之道安得两全既辞亲事君父母复安得而子

乎今日是我死所也万年闻之曰周府君昔临新平

我知其为人才兼文武若专断而来不可当也如受

制于人此成擒耳既而梁王肜为征西大将军都督

关中诸军事处知肜不平必当陷己自以人臣尽节

不宜辞惮乃悲慨即路志不生还中书令陈准知肜

将逞宿憾乃言于朝曰骏及梁王皆是贵戚非将帅

之才进不求名退不畏咎周处吴人忠勇果劲有怨

无援将必丧身宜诏孟观以精兵万人为处前锋必

能殄寇不然肜当使处先驱其败必也朝廷不从时

贼屯梁山有众七万而骏逼处以五千兵击之处曰

军无后继必至复败虽在亡身为国取耻肜复命处

进讨乃与振威将军卢播雍州刺史解系攻万年于

六陌将战处军人未食肜促令速进而绝其后继处

知必败赋诗曰去去世事已策马观西戎藜藿甘粱

黍期之克令终言毕而战自旦及暮斩首万计弦绝

矢尽播系不救左右劝退处按剑曰此是吾效节授

命之日何退之为且古者良将受命凶门以出盖有

进无退也今诸军负信势必不振我为大臣以身殉

国不亦可乎遂力战而没追赠平西将军赐钱百万

葬地一顷京城地五十亩为第又赐王家近田五顷

诏曰处母年老加以远人朕每愍念给其医药酒米

赐以终年处着默语三十篇及风土记并撰集吴书

时潘岳奉诏作关中诗曰周殉师令身膏齐斧人之

云亡贞节克举又西戎校尉阎缵亦上诗云周全其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3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