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崇美宫室犹无益也迁荆州刺史青龙中帝图讨辽

东以俭有干策徙为幽州刺史加度辽将军使持节

护乌丸校尉率幽州诸军至襄平屯辽隧右北平乌

丸单干寇娄敦辽西乌丸都督率众王护留等昔随

袁尚奔辽东者率众五千余人降寇娄敦遣弟阿罗

盘等诣阙朝贡封其渠率二十余人为侯王赐舆马

缯采各有差公孙渊逆与俭战不利引还明年帝遣

太尉司马宣王统中军及俭等众数万讨渊定辽东

俭以功进封安邑侯食邑三千九百户正始中俭以

高句骊数侵叛督诸军步骑万人出元从诸道讨

之句骊王宫将步骑二万人进军沸流水上大战梁

口宫连破走俭遂束马县车以登丸都屠句骊所都

斩获以千数句骊沛者名得来数谏宫宫不从其言

得来叹曰立见此地将生蓬蒿遂不食而死举国贤

之俭令诸军不坏其墓不伐其树得其妻子皆放遣

之宫单将妻子逃窜俭引军还六年复征之宫遂奔

买沟俭遣元菟太守王颀追之过沃沮千有余里至

肃慎氏南界刻石纪功刊丸都之山铭不耐之城诸

所诛纳八千余口论功受赏侯者百余人穿山溉灌

民赖其利迁左将军假节监豫州诸军事领豫州刺

史转为镇南将军诸葛诞战于东关不利乃令诞俭

对换诞为镇南都督豫州俭为镇东都督扬州吴太

傅诸葛恪围合肥新城俭与文钦御之太尉司马孚

督中军东解围恪退还初俭与夏侯渊李丰等厚善

扬州刺史前将军文钦曹爽之邑人也骁果粗猛数

有战功好增掳获以侥宠赏多不见许怨恨日甚俭

以计厚待钦情好欢洽钦亦感戴投心无贰正元二

年正月有彗星数十丈西北竟天起于吴楚之分俭

钦喜以为己祥遂矫太后诏罪状大将军司马景王

移诸郡国举兵反迫胁淮南将守诸别屯者及吏民

大小皆入寿春城为坛于城西歃血称兵为盟分老

弱守城俭钦自将五六万众渡淮西至项俭坚守钦

在外为游兵大将军统中外军讨之别使诸葛诞督

豫州诸军从安风津拟寿春征东将军胡遵督青徐

诸军出于谯宋之间绝其归路大将军屯汝阳使监

军王基督前锋诸军据南顿以待之令诸军皆坚壁

勿与战俭钦进不得斗退恐寿春见袭不得归计穷

不知所为淮南将士家皆在北众心沮散降者相属

惟淮南新附农民为之用大将军遣兖州刺史邓艾

督泰山诸军万余人至乐嘉示弱以诱之大将军寻

自洙至钦不知果夜来欲袭艾等会明见大军兵马

盛乃引还大将军纵骁骑追击大破之钦遁走是日

俭闻钦战败恐惧夜走众溃比至慎县左右人兵稍

弃俭去俭独与小弟秀及孙重藏水边草中安风津

都尉部民张属就射杀俭传首京都属封侯秀重走

入吴将士诸为俭钦所迫胁者悉归降俭子甸为治

书侍御史先时知俭谋将发私出将家属逃走新安

灵山上别攻下之夷俭三族

按俭钦等表曰故相国懿匡辅魏室历事忠贞故烈

祖明皇帝授以寄托之任懿戮力尽节以宁华夏又

以齐王聪明无有秽德乃心勤尽忠以辅上天下赖

之懿欲讨灭二敌以安宇内始分军粮克时同举未

成而薨齐王以懿有辅己大功故遂使师承统懿业

委以大事而师以盛年在职无疾托病坐拥强兵无

有臣礼朝臣非之义士讥之天下所闻其罪一也懿

造计取贼多舂军粮克期有日师为大臣当除国难

又为人子当卒父业哀声未绝而便罢息为臣不忠

为子不孝其罪二也贼退过东关坐自起众三征同

进丧众败绩历年军实一旦而尽致使贼来天下骚

动死伤流离其罪三也贼举国悉众号五十万来向

寿春图诣洛阳会太尉孚与臣等建计乃杜塞要险

不与争锋还固新城淮南将士冲锋履刃昼夜相守

勤瘁百日死者涂地自魏有军已来为难苦甚莫过

于此而师遂意自由不论封赏权势自在无所领录

其罪四也故中书令李丰等以师无人臣节欲议退

之师知而请丰其夕拉杀载尸埋棺丰等为大臣帝

王腹心擅加酷暴死无罪名师有无君之心其罪五

也懿每叹说齐王自堪人主君臣之义定奉事以来

十有五载始欲归政按行武库诏问禁兵不得妄出

师自知奸慝人神所不佑矫废君王加之以罪孚师

之叔父性甚仁孝追送齐王悲不自胜群臣皆怒而

师怀忍不顾大义其罪六也又故光禄大夫张缉无

罪而诛夷其妻子并及母后逼恐至尊强催督遣临

时哀愕莫不伤痛而师称庆反以欢喜其罪七也陛

下践祚聪明神武事经圣心欲从省约天下闻之莫

不欢庆而师不自改悔修复臣礼而方征兵募士毁

坏宫内列侯自卫陛下即祚初不朝觐陛下欲临幸

师舍以省其疾复拒不通不奉法度其罪八也近者

领军许允当为镇北以厨钱给赐而师举奏加辟虽

云流徙道路饿杀天下闻之莫不哀伤其罪九也三

方之守一朝阙废多选精兵以自营卫五营领兵阙

而不补多藏器杖充聚本营天下所闻人怀愤怨讹

言盈路以疑海内其罪十也多休守兵以占高第以

空虚四表欲擅强势以逞奸心募取屯田加其复赏

阻兵安忍坏乱旧法合聚诸藩王公以着邺欲悉诛

之一旦举事废主天不长恶使目肿不成其罪十一

也臣等先人皆随从太祖武皇帝征讨凶暴获成大

功与高祖文皇帝即受汉禅开国承家犹尧舜相传

也臣与安丰护军郑翼庐江护军吕宣太守张休淮

南太守丁尊督守合肥护军王休等议各以累世受

恩千载风尘思尽躯命以完全社稷安主为效斯义

苟立虽焚妻子吞炭漆身死而不恨也按师之罪宜

加大辟以彰奸慝春秋之义一世为善十世宥之懿

有大功海内所书依古典议废师以侯就第弟昭忠

肃宽明乐善好士有高世君子之度忠诚为国不与

师同臣等碎首所保可以代师辅导圣躬太尉孚忠

孝小心所宜亲宠授以保傅护军散骑常侍望忠公

亲事当官称能奉迎乘舆有宿卫之功可为中领军

春秋之义大义灭亲故周公诛弟石碏戮子季友鸩

兄上为国计下全宗族殛鲧用禹圣人明典古今所

称乞陛下下臣等所奏朝堂博议臣言当道使师逊

位避贤者罢兵去备如三皇旧法则天下协同若师

负势恃众不自退者臣等率将所领昼夜兼行惟命

是授臣等今日所奏惟欲使大魏永存使陛下得行

君意远绝亡之祸百姓安全六合一体使忠臣义士

不愧于三皇五帝耳臣恐兵起天下扰乱臣辄上事

移三征及州郡国典农各安慰所部吏民不得妄动

谨具以状闻惟陛下爱养精神明虑危害以宁海内

师专权用势赏罚自由闻臣举众必下诏禁绝关津

使驿书不通擅复征调有所收捕此乃师诏非陛下

诏书在所皆不得复承用臣等道远惧文书不得皆

通辄临时赏罚以便宜从事须定集上也

  宣隆 秦絜

按魏志高贵乡公本纪甘露二年八月诏曰昔燕刺

王谋反韩谊等谏而死汉朝显登其子诸葛诞创造

凶乱主簿宣隆部曲督秦絜秉节守义临事固争为

诞所杀所谓无比干之亲而受其戮者其以隆絜子

为骑都尉加以赠赐光示远近以殊忠义

  诸葛诞

按魏志本传诞字公休琅邪阳都人诸葛丰后也初

以尚书郎为荥阳令入为吏部郎人有所属托辄显

其言而承用之后有当否则公议其得失以为褒贬

自是群僚莫不慎其所举累迁御史中丞尚书与夏

侯元邓扬等相善收名朝廷京都翕然言事者以诞

扬等修浮华合虚誉渐不可长明帝恶之免诞官会

帝崩正始初元等并任职复以诞为御史中丞尚书

出为扬州刺史加昭武将军王凌之阴谋也太傅司

马宣王潜军东伐以诞为镇东将军假节都督扬州

诸军事封山阳亭侯诸葛恪兴东关遣诞督诸军讨

之与战不利还徙为镇南将军后毋丘俭文钦反遣

使诣诞招呼豫州士民诞斩其使露布天下令知俭

钦凶逆大将军司马景王东征使诞督豫州诸军渡

安风津向寿春俭钦之破也诞先至寿春寿春中十

余万口闻俭钦败恐诛悉破城门出流迸山泽或散

走入吴以诞久在淮南乃复以为镇东大将军仪同

三司都督扬州吴大将孙峻吕据留赞等闻淮南乱

会文钦往乃帅众将钦径至寿春时诞诸军已至城

不可攻乃走诞遣将军蒋班追击之斩赞传首收其

印节进封高平侯邑三千五百户转为征东大将军

诞既与元扬等至亲又王凌毋丘俭累见夷灭惧不

自安倾帑藏振施以结众心厚养亲附及扬州轻侠

者数千人为死士甘露元年冬吴贼欲向徐堨计诞

所督兵马足以待之而复请十万众守寿春又求临

淮筑城以备寇内欲保有淮南朝廷微知诞有自疑

心以诞旧臣欲入度之二年五月征为司空诞被诏

书愈恐遂反召会诸将自出攻扬州刺史乐綝杀之

敛淮南及淮北郡县屯田口十余万官兵扬州新附

胜兵者四五万人聚&#足一年食闭城自守遣长史

吴网将小子靓至吴请救吴人大喜遣将全怿全端

唐咨王祚等率三万众密与文钦俱来应诞以诞为

左都护假节大司徒骠骑将军青州牧寿春侯是时

镇南将军王基始至督诸军围寿春未合咨钦等从

城东北因山乘险得将其众突入城六月车驾东征

至项大将军司马文王督中外诸军二十六万众临

淮讨之大将军屯丘头使基及安东将军陈骞等四

面合围表里再重&#垒甚峻又使监军石苞兖州刺

史州泰等简锐卒为游军备外寇钦等数出犯围逆

击走之吴将朱异再以大众来迎诞等渡浆水泰

等逆与战每摧其锋孙綝以异战不进怒而杀之城

中食转少外救不至众无所恃将军蒋班焦彝皆诞

爪牙计事者也弃诞逾城自归大将军大将军乃使

反间以奇变说全怿等怿等率其众数千人开门来

出城中震惧不知所为三年正月诞钦咨等大为攻

具昼夜五六日攻南围欲决围而出围上诸军临高

以发石车火箭逆烧破其攻具弩矢及石雨下死伤

者蔽地血流盈&#复还入城城内食转竭降出者数

万口钦欲尽出北方人省食与吴人坚守诞不听由

是争恨钦素与诞有隙徒以计合事急愈相疑钦见

诞计事诞遂杀钦钦子鸯及虎将兵在小城中闻钦

死勒兵驰赴之众不为用鸯虎单走逾城出自归大

将军军吏请诛之大将军令曰钦之罪不容诛其子

固应当戮然鸯虎以穷归命且城未拔杀之是坚其

心也乃赦鸯虎使将兵数百骑驰巡城呼语城内云

文钦之子犹不见杀其余何惧表鸯虎为将军各赐

爵关内侯城内喜且扰又日饥困诞咨等智力穷大

将军乃自临围四面进兵同时鼓噪登城城内无敢

动者诞窘急单乘马将其麾下突小城门出大将军

司马胡奋部兵逆击斩诞传首夷三族诞麾下数百

人坐不降见斩皆曰为诸葛公死不恨其得人心如

此唐咨王祚及诸裨将皆面缚降吴兵万众器仗军

实山积初围寿春议者多欲急攻之大将军以为城

固而众多攻之必力屈若有外寇表里受敌此危道

也今三叛相聚于孤城之中天其或者将使同就戮

吾当以全策縻之可坐而制也诞以二年五月反三

年二月破灭六军按甲深沟高垒而诞自困竟不烦

攻而克及破寿春议者又以为淮南仍为叛逆吴兵

室家在江南不可纵宜悉坑之大将军以为古之用

兵全国为上戮其元恶而已吴兵就得亡还适可以

示中国之弘耳一无所杀分布三河近郡以安处之

唐咨本利城人黄初中利城郡反杀太守徐箕推咨

为主文帝遣诸军计破之咨走入海遂亡至吴官至

左将军封侯持节诞钦屠戮咨亦生禽三叛皆获天

下怏焉拜咨安远将军其余裨将咸假号位吴众悦

服江东感之皆不诛其家其淮南将吏士民诸为诞

所胁略者惟诛其首逆余皆赦之听鸯虎收敛钦丧

给其车牛致葬旧墓

按魏末传贾充与诞相见谈说时事因谓诞曰洛中

诸贤皆愿神代君所知也君以为云何诞厉色曰卿

非贾豫州子世受魏恩如何负国欲以魏室输人乎

非吾所忍闻若洛中有难吾富死之充默然诞既被

征请诸牙门置酒饮宴呼牙门徒兵皆赐酒令醉谓

众人曰前作千人铠仗始成欲以击贼今当还洛不

复得用欲蹔出将见人游戏须臾还耳诸君且止乃

严鼓将士七百人出乐綝闻之闭州门诞历南门宣

言曰当还洛邑暂出游戏扬州何为闭门见备前至

东门复闭乃使兵缘城攻门州人悉走因风放火焚

其府库遂杀綝诞表曰臣受国重任统兵在东扬州

刺史乐綝专诈说臣与吴交通又言被诏当代臣位

无状日久臣奉国命以死自立终无异端忿綝不忠

辄将步骑七百人以今月六日讨綝即日斩首函头

驿马传送若圣朝明臣臣即魏臣不明臣臣即吴臣

不胜发愤有日谨拜表陈愚悲感泣血哽咽断绝不

知所如乞朝廷察臣至诚

  王经

按魏志高贵乡公本纪甘露五年五月己丑高贵乡

公卒年二十皇太后令曰尚书王经凶逆无状其收

经及家属皆诣廷尉 按夏侯尚传清河王经与许

允俱称冀州名士甘露中为尚书坐高贵乡公事诛

始经为郡守经母谓经曰汝田家子今仕至二千石

物太过不祥可以止矣经不能从历二州刺史司隶

校尉终以致败

按汉晋春秋帝见威权日去不胜其忿乃召侍中王

沈尚书王经散骑常侍王业谓曰司马昭之心路人

所知也吾不能坐受废辱今日当与卿自出讨之王

经曰昔鲁昭公不忍季氏败走失国为天下笑今权

在其门为日久矣朝廷四方皆为之致死不顾逆顺

之理非一日也且宿卫空阙兵甲寡弱陛下何所资

用而一旦如此无乃欲除疾而更深之邪祸殆不测

宜见重详帝乃出怀中版令投地曰行之决矣正使

死何所惧况不必死邪于是入白太后沈业奔走告

文王文王为之备帝遂率僮仆数百鼓噪而出文王

弟屯骑校尉入遇帝于东止车门左右呵之众

奔走中护军贾充又逆帝战于南阙下帝自用剑众

欲退太子舍人成济问充曰事急矣当云何充曰畜

养汝等正谓今日今日之事无所问也济即前刺帝

刃出于背文王闻大惊自投于地曰天下其谓我何

太傅孚奔往枕帝股而哭哀甚曰杀陛下者臣之罪





经被收辞母母颜色不变笑而应曰人谁不死

往所以不止汝者恐不得其所也以此并命何恨之

有哉晋武帝太始元年诏曰故尚书王经虽身陷法

辟然守志可嘉门户堙没意常愍之其赐经孙为郎



按世语经字彦伟初为江夏太守大将军曹爽附绢

二十匹令交市于吴经不发书弃官归母问归状经

以实对母以经典兵马而擅去对送吏杖经五十爽

闻不复罪经为司隶校尉辟河内向雄为都官从事

王业之出不申经竟以及难经刑于东市雄哭之感

动一市刑及经母雍州故吏皇甫安以家财收葬焉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3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