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嶷率所领夺取署长吏焉嶷之到定莋定莋率豪狼

岑盘木王舅甚为蛮夷所信任忿嶷自侵不自来诣

嶷使壮士数十直往收致挞而杀之持尸还种厚加

赏赐喻以狼岑之恶且曰无得妄动动即殄矣种类

咸面缚谢过嶷杀牛飨宴重申恩信遂获盐铁器用

周赡汉嘉郡界旄牛夷种类四千余户其率狼路欲

为姑婿冬逢报怨遣叔父离将逢众相度形势嶷逆

遣亲近赍牛酒劳赐又令离姊逆逢妻宣畅意旨离

既受赐并见其姊姊弟欢悦悉率所领将诣嶷嶷厚

加赏待遣还旄牛由是辄不为患郡有旧道经旄牛

中至成都既平且近自旄牛绝道已百余年更由安

上既险且远嶷遣左右赍货币赐路重令路姑喻意

路乃率兄弟妻子悉诣嶷嶷与盟誓开通旧道千里

肃清复古亭驿奏封路为旄牛毗王遣使将路朝

贡后主于是加嶷抚戎将军领郡如故嶷初见费袆

为大将军恣性泛爱待信新附太过嶷书戒之曰昔

岑彭率师来歙杖节咸见害于刺客今明将军位尊

权重宜鉴前事少以为警后袆果为魏降人郭修所

害吴太傅诸葛恪以初破魏军大兴兵众以图攻取

侍中诸葛瞻丞相亮之子恪从弟也嶷与书曰东主

初崩帝实幼弱太傅受寄托之重亦何容易亲以周

公之才犹有管蔡流言之变霍光受任亦有燕盖上

官逆乱之谋赖成昭之明以免斯难耳昔每闻东主

杀生赏罚不牟下人又今以垂没之命卒召太傅属

以后事诚实可虑加吴楚剽急乃昔所记而太傅离

少主履敌庭恐非良计长算之术也虽云东家纲纪

肃然上下辑睦百有一失非明者之虑邪取古则今

今则古也自非郎君进忠言于太傅谁复有尽言者

也旋军广农务行德惠数年之中东西并举实为不

晚愿深采察恪竟以此夷族嶷识见多如是类在郡

十五年邦域安穆屡乞求还乃征诣成都夷民恋慕

扶毂泣涕过旄牛邑邑君襁负来迎及追寻至蜀郡

界其皆督率随嶷朝贡者百余人嶷至拜荡寇将军

慷慨壮烈士人咸多贵之然放荡少礼人亦以此讥

焉是岁延熙十七年也魏狄道长李简密书请降卫

将军姜维率嶷等因简之资以出陇西既到狄道简

悉率城中吏民出迎军军前与魏将徐质交锋嶷临

阵陨身然其所杀伤亦过倍既亡封长子瑛西乡侯

次子护雄袭爵南土越嶲民夷闻嶷死无不悲泣为

嶷立庙四时水旱辄祀之

按益部耆旧传嶷风湿固疾至都寖笃扶杖然后能

起李简请降众议狐疑而嶷曰必然姜维之出时论

以嶷初还股疾不能在行中由是嶷自乞肆力中原

致身敌庭临发辞后主曰臣当值圣明受恩过量加

以疾病在身常恐一朝陨没辜负荣遇天不违愿得

豫戎事若凉州克定臣为藩表守将若有未捷杀身

以报后主慨然为之流涕

  诸葛瞻





按蜀志诸葛亮传亮子瞻字思远建兴十二年亮出

武功与兄瑾书曰瞻今已八岁聪慧可爱嫌其早成

恐不为重器耳年十七尚公主拜骑都尉其明年为

翰林中郎将屡迁射声校尉侍中尚书仆射加军师

将军瞻工书画强识念蜀人追思亮咸爱其才敏每

朝廷有一善政佳事虽非瞻所建倡百姓皆传相告

曰葛侯之所为也是以美声溢誉有过其实景耀四

年为行都护卫将军与辅国大将军南乡侯董厥并

平尚书事六年冬魏征西将军邓艾伐蜀自阴平由

景谷道旁入瞻督诸军至涪停住前锋破退还住绵

竹艾遣书诱瞻曰若降者必表为琅琊王瞻怒斩艾

使遂战大败临阵死时年三十七众皆离散艾长驱

至成都瞻长子尚与瞻俱没

  黄崇

按蜀志黄权传权降魏留蜀子崇为尚书郎随卫将

军诸葛瞻拒邓艾到涪县瞻盘桓未进崇屡劝瞻宜

速行据险无令敌得入平地瞻犹豫未纳崇至于流

涕会艾长驱而前瞻却战至绵竹崇帅厉军士期于

必死临阵见杀

  李球

按蜀志李恢传恢弟子球羽林右部督随诸葛瞻拒

邓艾临阵授命死于绵竹

  傅佥

按通鉴纲目景兴元年秋魏遣邓艾锺会将兵入寇

关口守将傅佥死之

  刘谌

按蜀志后主传北地王谌伤国之亡先杀妻子次以

自杀

  蒋斌





按零陵县志斌显皆公琰之子斌嗣为绥武将军魏

锺会至汉城与斌书欲诣斌先墓斌答书谢之会得

书嗟叹意义后主既降邓艾斌诣会于涪待以宾友

密授姜维指随至成都为乱兵所杀斌弟显为太子

仆会亦爱其才学与斌同死难

 忠烈部名臣列传五

  魏

  典韦

按魏志本传韦陈留已吾人也形貌魁梧膂力过人

有志节任侠襄邑刘氏与雎阳李永为雠韦为报之

永故富春长备卫甚谨韦乘车载鸡酒伪为候者门

开怀匕首入杀永并杀其妻徐出取车上刀戟步出

永居近市一市尽骇追者数百莫敢近行四五里遇

其伴转战得脱由是为豪杰所识初平中张邈举义

兵韦为士属司马赵宠牙门旗长大人莫能胜韦一

手建之宠异其才力后属夏侯惇数斩首有功拜司

马太祖讨吕布于濮阳布有别屯在濮阳西四五十

里太祖夜袭比明破之未及还会布救兵至三面掉

战时布身自搏战自旦至日数十合相持急太祖

募陷阵韦先占将应募者数千人皆重衣两铠弃楯

但持长矛撩战时西面又急韦进当之贼弓弩乱发

矢至如雨韦不视谓等人曰寇来十步乃白之等人

曰十步矣又曰五步乃白等人惧疾言寇至矣韦手

持十余戟大呼起所抵无不应手倒者布众退会日

暮太祖乃得引去拜韦都尉引置左右将亲兵数百

人常绕大帐韦既壮武其所将皆选卒每战斗常先

登陷阵迁为校尉性忠至谨重常昼立侍终日夜宿

帐左右稀归私寝好酒食饮啖兼人每赐食于前大

饮长歠左右相属数人益乃供太祖壮之韦好持大

双戟与长刀等军中为之语曰帐下壮士有典君提

一双戟八十斤太祖征荆州至宛张绣迎降太祖甚

悦延绣及其将帅置酒高会太祖行酒韦持大斧立

后径尺太祖所至之前韦辄举斧目之竟酒绣及

其将帅莫敢仰视后十余日绣反袭太祖营太祖出

战不利轻骑引去韦战于门中贼不得入兵遂散从

他门并入时韦校尚有十余人皆殊死战无不一当

十贼前后至稍多韦以长戟左右击之一入辄十

余矛摧左右死伤者略尽韦被数十创短兵接战贼

前搏之韦双挟两贼击杀之余贼不敢前韦复前突

贼杀数人创重发瞋目大骂而死贼乃敢前取其头

传观之复军就视其躯太祖退住舞阴闻韦死为流

涕募间取其丧亲自临哭之遣归葬襄邑拜子满为

郎中车驾每过常祠以中牢太祖思韦拜满为司马

引自近文帝即王位以满为都尉赐爵关内侯

  阎温

按魏志本传温字伯俭天水西城人也以凉州别驾

守上邽令马超走奔上邽郡人任养等举众迎之温

止之不能禁乃驰还州超复围州所治冀城甚急州

乃遣温密出告急于夏侯渊贼围数重温夜从水中

潜出明日贼见其迹遣人追遮之于显亲界得温执

还诣超超解其缚谓曰今成败可见足下为孤城请

救而执于人手义何所施若从吾言反谓城中东方

无救此转祸为福之计也不然今为戮矣温伪许之

超乃载温诣城下温向城大呼曰大军不过三日至

勉之城中皆泣称万岁超怒数之曰足下不为命计

邪温不应时超攻城久不下故徐诱温冀其改意复

谓温曰城中故人有欲与吾同者不温又不应遂切

责之温曰夫事君有死无贰而卿乃欲令长者出不

义之言吾岂苟生者乎超遂杀之

  庞&#

按魏志本传&#字令明南安狟道人也少为郡吏州

从事初平中从马腾击反羌叛氐数有功稍迁至校

尉建安中太祖讨袁谭尚于黎阳谭遣郭援高干等

略取河东太祖使锺繇率关中诸将讨之&#随腾子

超拒援干于平阳&#为军锋进攻援干大破之亲斩

援首拜中郎将封都亭侯后张白骑叛于弘农&#复

随腾征之破白骑于两殽间每战常陷阵却敌勇冠

腾军后腾征为卫尉&#留属超太祖破超于渭南&#

随超亡入汉阳保冀城后复随超奔汉中从张鲁太

祖定汉中&#随众降太祖素闻其骁勇拜立义将军

封关门亭侯邑三百户侯音卫开等以宛叛&#将所

领与曹仁共攻拔宛斩音开遂南屯樊讨关羽樊下

诸将以&#兄在汉中颇疑之&#常曰我受国恩义在

效死我欲身自击羽今年我不杀羽羽当杀我后亲

与羽交战射羽中额时&#常乘白马羽军谓之白马

将军皆惮之仁使&#屯樊北十里会天霖雨十余日

汉水暴溢樊下平地五六丈&#与诸将避水上堤羽

乘船攻之以大船四面射堤上&#被甲持弓箭不虚

发将军董衡部曲将董超等欲降&#皆收斩之自平

旦力战至日过中羽攻益急矢尽短兵接战&#谓督

将成何曰吾闻良将不怯死以苟免烈士不毁节以

求生今日我死日也战益怒气愈壮而水浸盛吏士

皆降&#与麾下将一人五伯二人弯弓傅矢乘小船

欲还仁营水盛船复失弓矢独抱船复水中为羽所

得立而不跪羽谓曰卿兄在汉中我欲以卿为将不

早降何为&#骂羽曰竖子何谓降也魏王带甲百万

威振天下汝刘备庸才耳岂能敌耶我宁为国家鬼

不为贼将也遂为羽所杀太祖闻而悲之为之流涕

封其二子为列侯文帝即王位乃遣使就&#墓赐谥

策曰昔先轸丧元王蠋绝脰陨身徇节前代美之惟

侯式昭果毅蹈难成名声溢当时义高在昔寡人愍

焉谥曰壮侯又赐子会等四人爵关内侯邑各百户

会勇烈有父风官至中卫将军封列侯

  &#       夏侯荣

按册府元龟荣征西将军渊之第五子也年十三从

太祖于汉中战败左右提之走不肯曰君亲任难焉

所逃死乃奋勇而战遂殁于阵

  韦康

按册府元龟康为凉州刺史为马超所围坚守历时

救军不至遂为超所杀

  韦忠

按续文献通考忠平阳人年十二丧父哀恸庐墓武

帝时为郡功曹太守陈楚为山羌所执忠愿代死贼

义而释之后以镇西大将军讨叛者矢尽不屈死

  李丰

弟翼

 子韬

 夏侯元 张缉 苏铄 乐敦

  刘贤

按魏志夏侯尚传尚子元与曹爽共兴骆谷之役时

人讥之爽诛征元为大鸿胪数年徙太常元以爽抑

黜内不得意中书令李丰虽宿为大将军司马景王

所亲待然私心在元遂结皇后父光禄大夫张缉谋

欲以元辅政丰既内握权柄子尚公主又与缉俱冯

翊人故缉信之丰阴令弟兖州刺史翼求入朝欲使

将兵入并力起会翼求朝不听嘉平六年二月当拜

贵人丰等欲因御临轩诸门有陛兵诛大将军以元

代之以缉为骠骑将军丰密语黄门监苏铄永宁署

令乐敦&#从仆射刘贤等曰卿诸人居内多有不法

大将军严毅累以为言张当可以为诫铄等皆许以

从命大将军微闻其谋请丰相见丰不知而往即杀

之事下有司收元缉铄敦贤等送廷尉廷尉锺毓奏

丰等谋迫胁至尊擅诛冢宰大逆无道请论如法于

是会公卿朝臣廷尉议咸以为丰等各受殊宠典综

机密缉承外戚椒房之尊元备世臣并居列位而包

藏祸心构图凶逆交关阉竖授以奸计畏惮天威不

敢显谋乃欲要君胁上肆其诈虐谋诛良辅擅相建

立将以倾复京室颠危社稷毓所正皆如科律报毓

施行诏书齐长公主先帝遗爱原其三子死命于是

丰元缉敦贤等皆夷三族其余亲属徙乐浪郡元格

量弘济临斩东市颜色不变举动自若时年四十六

按魏氏春秋大将军责丰丰知祸及遂正色曰卿父

子怀奸将倾社稷惜吾力劣不能相禽灭耳大将军

怒使勇士以刀环筑丰腰杀之夜送丰尸付廷尉廷

尉锺毓不受曰非法官所治也以其状告且&#之乃

受帝怒将问丰死意太后惧呼帝入乃止遣使收翼

按世语翼后妻散骑常侍荀廙姊谓翼曰中书事发

可及书未至赴吴何为坐取死亡左右可共同赴水

火者谁翼思未答妻曰君在大州不知可与同死生

者去亦不免翼曰二儿小吾不去今但从坐身死二

儿必免果如翼言翼子斌杨骏外甥也晋惠帝初为

河南尹与骏俱死

按魏书丰子韬以尚公主赐死狱中

  刘整 郑像

按魏志齐王芳本纪嘉平六年春二月己丑镇东将

军毋丘俭上言昔诸葛恪围合肥新城城中遣士刘

整出围传消息为贼所得考问所传语整曰诸葛公

欲活汝汝可具服整骂曰死狗此何言也我当必死

为魏国鬼不求苟活逐汝去也欲杀我者便速杀之

终无他辞又遣士郑像出城传消息或以语恪恪遣

马骑寻围迹索得像还四五人的头面缚将绕城表

&#语像使大呼言大军已还洛不如早降像不从其

言更大呼城中曰大军近在围外壮士努力贼以刀

筑其口使不得言像遂大呼令城中闻知整像为兵

能守义执节子弟宜有差异诏曰夫显爵所以褒元

功重赏所以宠烈士整像召募通使越蹈重围冒突

白刃轻身守信不幸见获抗节弥厉扬六军之大势

安城守之惧心临难不顾毕志传命昔解扬执楚有

陨无贰齐路中大夫以死成命方之整像所不能加

今追赐整像爵关中侯各除士名使子袭爵如部曲

将死事科

  毋丘俭

按魏志本传俭字仲恭河东闻喜人也父兴黄初中

为武威太守伐叛柔服开通河右名次金城太守苏

则讨贼张进及讨叛胡有功封高阳乡侯人为将作

大匠俭袭父爵为平原侯文学明帝即位为尚书郎

迁羽林监以东宫之旧甚见亲待出为洛阳典农时

取农民以治宫室俭上疏曰臣愚以为天下所急除

者二贼所急务者衣食诚使二贼不灭士民饥冻虽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3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