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陈留间及帝崩乃奔丧京师时大将军何进欲诛宦

官召允与谋事请为从事中郎转河南尹献帝即位

拜太仆再迁守尚书令初平元年代杨彪为司徒守

尚书令如故及董卓迁都关中允悉收敛兰台石室

图书秘纬要者以从既至长安皆分别条上又集汉

朝旧事所当施用者一皆奏之经籍具存允有力焉

时董卓尚留洛阳朝政大小悉委之于允允矫情屈

意每相承附卓亦推心不生乖疑故得扶持王室于

危乱之中臣主内外莫不倚恃焉允见卓祸毒方深

篡逆已兆密与司隶校尉黄琬尚书郑公业等谋共

诛之乃上护羌校尉杨瓒行左将军事执金吾士孙

瑞为南阳太守并将兵出武关道以讨袁术为名实

欲分路征卓而后拔天子还洛阳卓疑而留之允乃

引内瑞为仆射瓒为尚书二年卓还长安录入关之

功封允为温侯食邑五千户固让不受士孙瑞说允

曰夫执谦守约存乎其时公与董太师并位俱封而

独崇高节岂和光之道邪允纳其言乃受二千户三

年春连雨六十余日允与士孙瑞杨瓒登台请霁复

结前谋瑞曰自岁末以来太阳不照霖雨积时月犯

执法彗孛仍见昼阴夜阳雾气交侵此期应促尽内

发者胜几不可后公其图之允然其言乃潜结卓将

吕布使为内应会卓入贺吕布因刺杀之语在卓传

允初议赦卓部曲吕布亦数劝之既而疑曰此辈无

罪从其主耳今若名为恶逆而特赦之适足使其自

疑非所以安之之道也吕布又欲以卓财物班赐公

卿将校允又不从而素轻布以剑客遇之布亦负其

功劳多自夸伐既失意望渐不相平允性刚棱疾恶

初惧董卓豺狼故折节图之卓既歼灭自谓无复患

难及在际会每乏温润之色仗正持重不循权宜之

计是以群下不甚附之董卓将校及在位者多凉州

人允议罢其军或说允曰凉州人素惮袁氏而畏关

东今若一旦解兵关东则必人人自危可以皇甫义

真为将军就领其众因使留陕以安抚之而徐与关

东通谋以观其变允曰不然关东举义兵者皆吾徒

耳今若距险屯陕虽安凉州而疑关东之心甚不可

也时百姓讹言当悉诛凉州人遂转相恐动其在关

中者皆拥兵自守更相谓曰丁彦思蔡伯喈但以董

公亲厚并尚从坐今既不赦我曹而欲解兵今日解

兵明日当复为鱼肉矣卓部曲将李傕郭泛等先将

兵在关东因不自安遂合谋为乱攻围长安城陷吕

布奔走布驻马青琐门外招允曰公可以去乎允曰

若蒙社稷之灵上安国家吾之愿也若其不获则奉

身以死之朝廷幼少恃我而已临难苟免吾不忍也

努力谢关东诸公勤以国家为念初允以同郡宋翼

为左冯翊王宏为右扶风是时三辅民庶炽盛兵谷

富实李傕等欲即杀允惧二郡为患乃先征翼宏宏

遣使谓翼曰郭泛李傕以我二人在外故未危王公

今日就征明日俱族计将安出翼曰虽祸福难量然

王命所不得避也宏曰义兵鼎沸在于董卓况其党

与乎若举兵共讨君侧恶人山东必应之此转祸为

福之计也翼不从宏不能独立遂俱就征下廷尉傕

乃收允及翼宏并杀之允时年五十六长子侍中盖

次子景定及宗族十余人皆见诛害唯兄子晨陵得

脱归乡里天子感恸百姓丧气莫敢收允尸者唯故

吏平陵令赵戬弃官营丧王宏字长文少有气力不

拘细行初为弘农太守考案郡中有事宦官买爵位

者虽位至二千石皆掠考收捕遂杀数十人威动邻

界素与司隶校尉胡种有隙及宏下狱种遂迫促杀

之宏临命诟曰宋翼竖儒不足议大计胡种乐人之

祸祸将及之种后眼辄见宏以杖击之因发病数日

死后迁都于许帝思允忠节使改殡葬之遣虎贲中

郎将奉策吊祭赐东园秘器赠以本官印绶送还本

郡封其孙黑为安乐亭侯食邑三百户

  傅燮

按后汉书本传燮字南容北地灵州人也本字幼起

慕南容三复白圭乃易字焉身长八尺有威容少师

事太尉刘宽再举孝廉闻所举郡将丧乃弃官行服

后为护军司马与左中郎皇甫嵩俱讨贼张角燮素

疾中官既行因上疏曰臣闻天下之祸不由于外皆

兴于内是故虞舜升朝先除四凶然后用十六相明

恶人不去则善人无由进也今张角起于赵魏黄巾

乱于六州此皆衅发萧墙而祸延四海者也臣受戎

任奉辞伐罪始到颍川战无不克黄巾虽盛不足为

庙堂忧也臣之所惧在于治水不自其源末流弥增

其广耳陛下仁德宽容多所不忍故阉竖弄权忠臣

不进诚使张角枭夷黄巾变服臣之所忧甫益深耳

何者夫邪正之人不宜共国亦犹冰炭不可同器彼

知正人之功显而危亡之兆见皆将巧辞饰说共长

虚伪夫孝子疑于屡至市虎成于三夫若不详察真

伪忠臣将复有杜邮之戮矣陛下宜思虞舜四罪之

举速行谗佞放殛之诛则善人思进奸凶自息臣闻

忠臣之事君犹孝子之事父也子之事父焉得不尽

其情使臣身备鈇钺之戮陛下少用其言国之福也

书奏宦者赵忠见而忿恶及破张角燮功多当封忠

诉谮之灵帝犹识燮言得不加罪竟亦不封以为安

定都尉以疾免后拜议郎会西羌反边章韩遂作乱

陇右征发天下役赋无已司徒崔烈以为宜弃凉州

诏会公卿百官烈坚执先议燮厉言曰斩司徒天下

乃安尚书郎杨赞奏燮廷辱大臣帝以问燮燮对曰

昔冒顿至逆也樊哙为上将愿得十万众横行匈奴

中愤激思奋未失人臣之节顾计当从与不耳季布

犹曰哙可斩也今凉州天下要冲国家藩卫高祖初

兴使郦商别定陇右世宗拓境列置四郡议者以为

断匈奴右臂今牧御失和使一州叛逆海内为之骚

动陛下卧不安寝烈为宰相不念为国思所以弭之

之策乃欲割弃一方万里之土臣窃惑之若使域外

之人得居此地士劲甲坚因以为乱此天下之至虑

社稷之深忧也若烈不知之是极蔽也知而故言是

不忠也帝从燮议由是朝廷重其方格每公卿有缺

为众议所归顷之赵忠为车骑将军诏忠论讨黄巾

之功执金吾甄举等谓忠曰傅南容前在东军有功

不侯故天下失望今将军亲当重任宜进贤理屈以

副众心忠纳其言遣弟城门校尉延致殷勤延谓燮

曰南容少答我常侍万户侯不足得也燮正色拒之

曰遇与不遇命也有功不论时也傅燮岂求私赏哉

忠愈怀恨然惮其名不敢害权贵亦多疾之是以不

得留出为汉阳太守初郡将苑津明知人举燮孝廉

及津为汉阳与燮交代合符而去乡邦荣之津字文

渊南阳人燮善恤人叛羌怀其恩化并来降附乃广

开屯田列置四十余营时刺史耿鄙委任治中程球

球为通奸利士人怨之中平四年鄙率六郡兵讨金

城贼王国韩遂等燮知鄙失众必败谏曰使君统政

日浅人未知教孔子曰不教人战是谓弃之今率不

习之人越大陇之阻将十举十危而贼闻大军将至

必万人一心边军多勇其锋难当而新合之众上下

未和万一内变虽悔无及不若息军养德明赏必罚

贼得宽挺必谓我怯群恶争埶其离可必然后率已

教之人讨已离之贼其功可坐而待也今不为万全

之福而就必危之祸窃为使君不取鄙不从行至狄

道果有反者先杀程球次害鄙贼遂进围汉阳城中

兵少粮尽燮犹固守时北胡骑数千随贼攻郡皆夙

怀燮恩共于城外叩头求送燮归乡里子干年十三

从在官舍知燮性刚有高义恐不能屈志以免进谏

曰国家昏乱遂令大人不容于朝今天下已叛而兵

不足自守乡里羌胡先被恩德欲令弃郡而归愿必

许之徐至乡里率厉义徒见有道而辅之以济天下

言未终燮慨然而叹呼干小字曰别成汝知吾必死

邪盖圣达节次守节且殷纣之暴伯夷不食周粟而

死仲尼称其贤今朝廷不甚殷纣吾德亦岂绝伯夷

世乱不能养浩然之志食禄又欲避其难乎吾行何

之必死于此汝有才智勉之勉之主簿杨会吾之程

婴也干哽咽不能复言左右皆泣下王国使故酒泉

太守黄衍说燮曰成败之事已可知矣先起上有霸

王之业下成伊吕之勋天下非复汉有府君宁有意

为吾属师乎燮案剑叱衍曰若剖符之臣反为贼说

邪遂麾左右进兵临阵战殁谥曰壮节侯干知名位

至扶风太守

  韩揆

按四川总志揆字伯彦绵竹人为令锜裒主簿黄巾

贼入界扶裒入草裒遣求隐蘙未还裒为贼所得见

害揆殓葬毕诣从事贾龙求兵讨贼贼破曰本报令

君而苟自活非忠乃自杀

  伍琼 周珌

按后汉书董卓传卓素闻天下同疾阉官诛杀忠良

及其在事虽行无道而犹忍性矫情擢用群士乃任

吏部尚书汉阳周珌侍中汝南伍琼尚书郑公业长

史何颙等以处士荀爽为司空其染党锢者陈纪韩

融之徒皆为列卿幽滞之士多所显拔以尚书韩馥

为冀州刺史侍中刘岱为兖州刺史陈留孔为豫

州刺史颍川张咨为南阳太守卓所亲爱并不处显

职但将校而已初平元年馥等到官与袁绍之徒十

余人各兴义兵同盟讨卓而伍琼周珌阴为内主初

灵帝末黄巾余党郭太等复起西河白波谷转寇太

原遂破河东百姓流转三辅号为白波贼众十余万

卓遣中郎将牛辅击之不能却及闻东方起兵惧乃

鸩杀弘农王欲徙都长安会公卿议太尉黄琬司徒

杨彪廷争不能得而伍琼周珌又固谏之卓因大怒

曰卓初入朝二子劝用善士故相从而诸君到官举

兵相图此二君卖卓卓何用相负遂斩琼珌而彪恐

惧诣卓谢曰小人恋旧非欲阻国事也请以不及为

罪卓既杀琼珌旋亦悔之故表彪琬为光禄大夫

  伍孚

按魏志董卓传注谢承后汉书曰伍孚字德瑜少有

大节为郡门下书佐其本邑长有罪太守使孚出教

敕曹下督邮收之孚不肯受教伏地仰谏曰君虽不

君臣不可不臣明府奈何令孚受教敕外收本邑长

乎乞更授他吏太守奇而听之后大将军何进辟为

东曹属稍迁侍中河南尹越骑校尉董卓作乱百寮

震栗孚着小铠于朝服里挟佩刀欲伺便刺杀之语

阕辞去卓送至合中孚因出刀刺之卓多力退却不

中即收孚卓曰卿欲反邪孚大言曰汝非吾君吾非

汝臣何反之有汝乱国篡主罪盈恶大今是吾死日

故来诛奸贼耳恨不车裂汝于市朝以谢天下遂杀



  种拂

按后汉书种皓传皓子拂字&#伯初为司隶从事拜

宛令时南阳郡吏好因休沐游戏市里为百姓所患

拂出逢之必下车公谒以愧其心自是莫敢出者政

有能名累迁光禄大夫初平元年代荀爽为司空明

年以地震策免复为太常李傕郭汜之乱长安城溃

百官多避兵冲拂挥剑而出曰为国大臣不能止戈

除暴致使凶贼兵刃向宫去欲何之遂战而死

  种劭

按后汉书种皓传皓子拂拂子劭字申甫少知名中

平末为谏议大夫大将军何进将诛宦官召并州牧

董卓至渑池而进意更狐疑遣劭宣诏止之卓不受

遂前至河南劭迎劳之因譬令还军卓疑有变使其

军士以兵胁劭劭怒称诏大呼叱之军士皆披遂前

质责卓卓辞屈乃还军夕阳亭及进败献帝即位拜

劭为侍中卓既擅权而恶劭强力遂左转议郎出为

益凉二州刺史会父拂战死竟不之职服终征为少

府大鸿胪皆辞不受曰昔我先父以身徇国吾为臣

子不能除残复怨何面目朝觐明主哉遂与马腾韩

遂及左中郎刘范谏议大夫马宇共攻李傕郭汜以

报其雠与汜战于长平观下军败劭等皆死腾遂还

凉州

  沮&#

按后汉书董卓传李傕郭汜既悔令天子东乃来救

段煨因欲劫帝而西杨定为汜所遮亡奔荆州而张

济与杨奉董承不相平乃反合傕汜共追乘舆大战

于弘农东涧承奉军败百官士卒死者不可胜数皆

弃其妇女辎重御物符策典籍略无所遗射声校尉

沮&#被创坠马李傕谓左右曰尚可活不&#骂之曰

汝等凶逆逼迫天子乱臣贼子未有如汝者傕使杀

之天子遂露次曹阳

按袁山松书&#年二十五其督战訾宝负其尸而瘗



 忠烈部名臣列传四

  后汉二

  耿武 闵纯

按通鉴纲目初平二年袁绍逐冀州牧韩馥自领州

事初何进遣张扬募兵并州会进败扬留上党有众

数千人至是归袁绍于河内与南单于屯漳水韩馥

以豪杰多归心袁绍忌之阴节其粮欲使离散绍客

逢纪谓绍曰将军举大事而仰人资给不据一州无

以自全韩馥庸才可密要公孙瓒使取冀州馥必骇

惧因遣辩士为陈祸福馥迫于仓卒必有逊让绍以

书与瓒瓒遂引兵至馥与战不利会董卓入关绍还

军延津使馥所亲辛评荀谌郭图等说馥曰公孙瓒

将燕代之卒乘胜来南其锋不可当袁车骑引军东

向其意亦未可量也窃为将军危之馥惧曰然则为

之奈何谌曰君自料宽仁容众孰与袁氏智勇过人

孰与袁氏世布恩德孰与袁氏馥曰皆不如也谌曰

袁氏一时之杰将军资三不如之势久处其上彼不

为将军下也夫冀州天下之重资也彼若与公孙瓒

并力取之危亡可立而待也然袁氏将军之旧且为

同盟当今之计若举冀州以让袁氏彼必厚德将军

瓒亦不能与之争矣是将军有让贤之名而身安于

泰山也馥性恇怯因然其计馥长史耿武别驾闵纯

治中李历闻而谏曰袁绍孤客穷军仰我鼻息譬如

婴儿在股掌之上绝其哺乳立可饿杀奈何欲以州

与之馥曰吾袁氏故吏且才不如本初度德而让古

人所贵诸君独何病焉馥乃避位让绍从事皆弃馥

去独耿武闵纯杖刀拒绍绍皆杀之

  种拂 鲁旭 周奂 崔烈 王颀 黄琬

按后汉书献帝本纪初平三年五月丁未董卓部曲

将李傕郭汜樊稠张济等反攻京师六月戊午陷长

安城太常种拂太仆鲁旭大鸿胪周奂城门校尉崔

烈越骑校尉王颀并战殁吏民死者万余人李傕等

并自为将军己未大赦天下李傕杀司隶校尉黄琬

甲子杀司徒王允皆灭其族

  刘虞

按后汉书本传虞字伯安东海郯人也祖父嘉光禄

勋虞初举孝廉稍迁幽州刺史民夷感其德化自鲜

卑乌桓夫余秽貊之辈皆随时朝贡无敢扰边者百

姓歌悦之公事去官中平初黄巾作乱攻破冀州诸

郡拜虞甘陵相绥抚荒余以蔬俭率下迁宗正后车

骑将军张温讨贼边章等发幽州乌桓三千突骑而

牢禀逋悬皆畔还本国前中山相张纯私谓前太山

太守张举曰今乌桓既畔皆愿为乱凉州贼起朝廷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3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