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高丽史103卷-列传16-李绩-001

○李绩砥平人父俊善大将军。 绩属内侍转合门祗候累迁兵部郞中。 高宗三年金山兵犯境绩为右军兵马判官与贼战于  驿贼乘胜而进我军奔北。 绩独瞋目直前手斩数级遂叱众俱进贼乃退。 拜将作监为左军兵马副使战于广滩先登大捷 获甚众王嘉之授将军。 固辞不受出为庆尙道按察使。 明年贼又大至 令诸道按察使率兵赴援时贼遮屯要害。 元帅密谕避之。 绩曰: "握兵赴战惟恐不遇贼遇而避之非勇也。" 直冲贼屯而行果遇贼与战大胜虏获无 。 绩转军饷于顺州贼自殷州出其不意急击之。 麾下士不满百人死战却之。 元帅登城望之叹赏至垂涕。 又明年召拜尙书左丞是时贼入保江东城复以绩为兵马使选精锐属之。 绩辞以单骑赴之。 及贼平仍留为东北面兵马使六年擢右承宣寻进枢密副使尙书左仆射。 累升至枢密使御史大夫十二年卒年六十四。 为人平易温柔喜怒不见。 平时似无胆气及临阵贾勇人莫能及。 性又俭素虽至贵显常处陋室晏如也。 无子。

#高丽史103卷-列传16-蔡靖-000

蔡靖。

#高丽史103卷-列传16-蔡靖-001

○蔡靖本阴城县吏力学通经登第掌东都书记有淸德。 秩满补国学学正七管诸生敬惮之。 神宗朝出牧晋阳东都与永州作乱议遣安抚使而难其人。 闻东都人思靖不已乃拜留守副使靖单骑之任。 东都人闻其至反侧悉安。 高宗初留守西都入拜枢密副使寻致仕卒以平贼功官 葬事。

#高丽史103卷-列传16-朴犀-000

朴犀[宋文胄]。

#高丽史103卷-列传16-朴犀-001

○朴犀竹州人。 高宗十八年为西北面兵马使蒙古元帅撒礼塔屠铁州至龟州犀与朔州分道将军金仲温静州分道将军金庆孙静朔渭泰州守令等各率兵会龟州。 犀以仲温军守城东西庆孙军守城南都护别抄及渭泰州别抄二百五十余人分守三面。 蒙古兵围城数重日夜攻西南北门城中军突出击走之。 蒙古兵擒渭州副使朴文昌令入城谕降犀斩之。 蒙古选精骑三百攻北门犀击却之。 蒙古创楼车及大床 以牛革中藏兵薄城底以穿地道。 犀穴城注铁液以烧楼车地且陷蒙古兵压死者三十余人。 又 朽茨以焚木床蒙古人错愕而散。 蒙古又以大炮车十五攻城南甚急犀亦筑台城上发炮车飞石却之。 蒙古以人膏渍薪厚积纵火攻城。 犀灌以水火愈炽令取泥土和水投之乃灭。 蒙古又车载草 之攻 楼。 犀预贮水楼上灌之火焰寻熄。 蒙古围城三旬百计攻之犀辄乘机应变以固守蒙古不克而退。 复驱北界诸城兵来攻列置炮车三十攻破城廊五十*闲。 犀随毁随葺锁以铁 蒙古不敢复攻。 犀出战大捷。 蒙古复以大炮车攻之犀又发炮车飞石击杀无 。 蒙古退屯树栅以守。 撒礼塔遣我国通事池义深学录姜遇昌以淮安公 牒至龟州谕降犀不听。 撒礼塔复遣人谕之犀固守不降。 蒙古又造云梯攻城犀以大于浦迎击之无不 碎梯不得近。 大于浦者大刃大兵也。

#高丽史103卷-列传16-朴犀-002

明年王遣后军知兵马事右谏议大夫崔林寿监察御史闵曦率蒙古人往龟州城外谕曰: "已遣淮安公 讲和于蒙古兵我三军亦已降可罢战出降。" 谕之数四犹不降。 曦愤其固守欲拔剑自刺。 林寿更谕之犀等重违王命乃降。 后蒙古使至以犀固守不降欲杀之崔怡谓犀曰: "卿于国家忠节无比然蒙古之言亦可畏也卿其 之。" 犀乃退归其乡。 蒙古之围龟州也其将有年几七十者至城下环视城垒器械叹曰: "吾结发从军历观天下城池攻战之状未尝见被攻如此而终不降者。 城中诸将他日必皆为将相。" 后犀果拜门下平章事。

#高丽史103卷-列传16-朴犀-003

○宋文胄亦从军龟州者也以功超授郞将二十三年为竹州防护别监。 蒙古至竹州城谕降城中士卒出击走之。 蒙古复以 攻城四面城门辄 落城中亦以炮逆击之蒙古不敢近。 蒙古又备人油灌藁纵火攻之。 城中士卒一时开门突击之蒙古死者不可胜数。 蒙古多方攻之凡十五日竟不能拔乃烧攻具而去。 文胄在龟州熟知蒙古攻城之术其计 无不先料。 辄告众曰: "今日敌必设某机械我当备某器应之。" 贼至果如其言城中皆谓之神明。 论功拜左右卫将军。

#高丽史103卷-列传16-金庆孙-000

金庆孙[*(金)珲]。

#高丽史103卷-列传16-金庆孙-001

○金庆孙初名云来平章事台瑞之子。 母梦五色云*闲有众环拥一靑衣童自天堕怀中。 遂有娠及生美容姿头上有起骨龙爪性庄重和裕智勇绝人有胆略。 常处室必着 衫如对宾怒则须发辄竖。

#高丽史103卷-列传16-金庆孙-002

早以荫进历华显高宗十八年为静州分道将军。 蒙古兵度鸭绿江屠铁州侵及静州庆孙率衙内敢死士十二人开门出力战蒙古却走。 俄而大军继至。 州人度不能守皆奔窜。 庆孙入城无一人在者。 独与十二士登山夜行不火食七日到龟州朔州戍将金仲温亦 城来奔。 兵马使朴犀令仲温守城东西庆孙守城南。 蒙古大至南门庆孙率十二士及诸城别抄将出城令士卒曰: "尔等不顾身命死而不退者。" 右别抄皆伏地不应。 庆孙悉令还入城独与十二士进战。 手射先锋黑旗一骑卽倒。 十二士因奋战流矢中庆孙臂血淋 犹手鼓不止。 四五合蒙古退却。 庆孙整阵吹双小 还犀迎拜而泣庆孙亦拜泣。 犀于是守城事一委庆孙。

#高丽史103卷-列传16-金庆孙-003

蒙古围城数重日夜攻之车积草木辗而进攻。 庆孙以炮车镕铁液以泻之烧其积草蒙古兵却复来攻。 庆孙据胡床督战有炮过庆孙顶中在后衙卒身首 碎。 左右请移床庆孙曰: "不可。 我动则士心皆动。" 神色自若竟不移。 大战二十余日庆孙随机设备应变如神蒙古曰: "此城以小敌大天所佑非人力也。" 遂解围而去。 寻拜大将军知御史台事二十四年为全罗道指挥使。

#高丽史103卷-列传16-金庆孙-004

时草贼李延年兄弟啸聚原栗潭阳诸郡无赖之徒击下海阳等州县。 闻庆孙入罗州围州城贼徒甚盛庆孙登城门望之曰: "贼虽众皆芒 村民耳。" 卽募得可为别抄者三十余人。 集父老泣且谓曰: "尔州御乡不可随他郡降贼。" 父老皆伏地泣。 庆孙督出战左右曰: "今日之事兵少贼多请待州郡兵至乃战。" 庆孙怒叱之于街头祭锦城山神手奠二爵曰: "战胜毕献。" 欲张盖而出左右进曰: "如此恐为贼所识。" 庆孙又叱退之。 遂开门出悬门未下召守门者将斩之卽下悬门。 延年戒其徒曰: "指挥使乃龟州成功大将人望甚重吾当生擒以为都统勿射。" 又恐为流矢所中皆不用弓矢以短兵战兵始交。 延年恃其勇直前将执庆孙马 以出。 庆孙拔剑督战别抄皆殊死战斩延年乘胜逐之贼徒大溃一方复定。

#高丽史103卷-列传16-金庆孙-005

入拜枢密院知奏事有人 崔怡曰: "庆孙父子欲蛊相公且有异志。" 怡检复无实乃投 者于江。 转枢密院副使三十六年崔沆忌庆孙得众心流白翎岛。 后二年沆弑继母大氏幷投前夫子吴承绩于江以庆孙为承绩姻亲遣人配所投海中。 庆孙累立大功朝野倚重遽为奸贼所害人皆痛惜。 子珲。

#高丽史103卷-列传16-金庆孙-006

○珲年十八直硕陵籍内侍迁监察史忠烈朝为大将军。 与上将军金文庇善尝至其家围碁文庇妻朴氏从窓隙窥视叹其美伟珲闻之遂属意。 未几文庇死珲妻又死朴遣人请曰: "妾无儿愿得君一子养之。" 且曰: "事有面陈幸一来。" 珲遂往通焉。 监察重房交章极论。 王以先后族欲原之不得已流海岛归朴于竹山。 初王以户口日耗令士民皆畜庶妻。 庶妻乃良家女也其子孙许通仕路若不顾信义 旧从新者随卽罪之。 所司方议施行及珲犯礼遂寝。 后为右承旨累转副知密直司事佥议 理升侍郞赞成事改检校守司徒复为侍郞赞成事进拜中赞引年致仕。 久之复起为侍郞赞成事又拜右中赞王如元以珲权署行省事寻罢。 后封乐浪君赐推诚翊戴功臣号改封 林府院君开府置官僚。

#高丽史103卷-列传16-金庆孙-007

忠宣二年以判三司事卒年七十三谥忠宣。 性宽和美容仪习礼度。 尝如元贺正侍宴殿上端笏而坐每行酒者至珲必起揖而飮世祖见之喜曰: "此诚高丽宰相也。" 以敬顺王后从弟得幸忠烈又与淑妃连戚忠宣亦宠遇之。 尝请王宴于男山书斋因事淑妃甚勤。 晩年封拜皆由妃也。 凡所历无树立自奉甚侈衣服飮食务为华美。 子子兴子昌子延子兴美髥 晳。 以父任累迁左副承旨。 元使伯伯来问宋邦英事子兴与金元祥吴贤良 谋剪除凶党历官至佥议评理封 林君卒年六十。 子上琦上珤上瑛上璘。

#高丽史103卷-列传16-崔椿命-000

崔椿命。

#高丽史103卷-列传16-崔椿命-001

○崔椿命文宪公 之后也。 性宽和有节操。 高宗十八年为慈州副使蒙古兵围州椿命率吏民固守不下。 国家以蒙古元帅撒礼塔诘责遣内侍郞中宋国瞻谕降椿命闭门不对国瞻骂而还。 及三军将帅降撒礼塔撒礼塔谓淮安公 曰: "慈州不降宜遣人谕降。"  遣后军阵主大集成与蒙古官人到城下曰: "国朝及三军已降宜速出降。" 椿命坐城楼使人对曰: "朝旨未到何信而降。 集成曰: "淮安公已来请降故三军亦降此非信耶。" 对曰: "城中人不知有淮安公。" 遂据不纳。 蒙古官人呵责集成入城椿命使左右射之皆奔却。 如是者数四终不下集成深衔而返撒礼塔必使杀之。 王以问宰枢皆请末减。 集成诣崔怡第曰: "椿命拒命不降蒙古怒去祸将不小宜杀之以示蒙古。 今上及宰相皆犹豫未决请公独断杀之。" 怡诺。 于是宰枢皆不得已从之独兪升旦以为不可杀闻者叹服。 怡遣内侍李白全往西京将斩之。 椿命辞色不变蒙古官人曰: "此何人 " 白全曰: "慈州守也。" 官人曰: "此人于我虽逆命在尔为忠臣。 我且不杀尔旣与我约和矣杀全城忠臣可乎 " 固请释之后论功以椿命为第一擢拜枢密院副使。 三十七年卒。 子恬官至卫尉卿。

#高丽史103卷-列传16-金希 -000

金希 。

#高丽史103卷-列传16-金希 -001

○金希 本群山岛人其先随商舶到开城留居遂以为籍。 初以监牧直补散员累迁忠淸道按察使有淸望转将军。 高宗八年蒙古使着古与等怒馆待不满意或射或击。 馆伴郞中崔珙等走出门卽下 蒙古使不得出。 希 开门入谕怒得解。 东北面兵马使报: "又有蒙古使这可等来。" 王以: "蒙人溪壑其欲凡所需索与之则财渴否则 生。" 议未决。 遣侍中李抗司天监朴刚材卜于*大庙又未决。 这可等二十三人及女使一人来督国 。 王以希 有胆略又知诗礼善辞语命为类会使。

#高丽史103卷-列传16-金希 -002

这可等曰: "前此未闻安只女大王遣使而不接待也。" 希 * 曰: "往岁蒙大国恩今使价枉临弊封若其迎 之礼与国 等事敢不尽心。 然君在都护府手射一人死生未可知若生则君之福死则一行必见拘留。" 这可等屈膝惭服一听希 处分。 又蒙古使喜速不花等来王宴于大观殿喜速不花等将佩弓矢上殿希 曰: "自两国交好皆俱礼服相见今欲以  赴宴飨如礼何 " 卽解之。 又为东眞使馆伴东眞使唱曰: "东君初报暖。" 希 卽对云: "北帝已收寒。" 使曰: "有何意而赋此句也。" * 曰: "君以春意唱吾亦以春事和之。" 使叹服不复诘。

#高丽史103卷-列传16-金希 -003

出为义州分道将军十年金元帅*于哥下屯兵马山潜寇义静麟三州。 希 奏请往击不得命。 乃遣甲士百人掩袭*于哥下营擒三人奔溃溺鸭绿江死者颇多。 取辎重二十二船以还。 俄改西北面兵马副使。 十三年*于哥下欲使其兵变蒙古服入寇义静州。 知兵马使李允 遣别将金利生大官丞白元凤率兵二百余人渡鸭绿江攻破石城斩宣抚副统等五人获牛马兵仗不见*于哥下而还。 希 与判官礼部员外郞孙袭卿监察御史宋国瞻议曰: "*于哥下背我国恩掠我边民而莫有御者国之耻也。 宜相与戮力追讨以雪国耻。" 遂选步骑一万余人希 将中军袭卿将左军国瞻将右军赍二十日粮往讨石城。 *于哥下遣兵救之。 希 等与战奋击大败之斩七十余级。 急攻石城城主率兵出降。 涕泣衔块誓天乞解围。

#高丽史103卷-列传16-金希 -004

希 数*于哥下背恩之罪而还至紫布江 已解不可渡。 是夜 合乃渡入自淸虏鎭。 希 作诗云: "将军杖钺未雪耻 将何面目朝天阙一奋靑蛇指马山胡军势欲皆顚蹶虎贲腾拏涉五江城郭烂为 烬末临 已畅丈夫心反面无由愧汗发。" 国瞻和云: "以仁为脊义为锋此是将军新巨阙一挥向海鲸 奔再举向陆犀象蹶 彼马山穷 儿制之可以随鞭末朝涉五江暮献捷喜气万斛春光发。" 袭卿和云: "塞垣无鼎又无锺欲记元功诗可阙书之板上告后来观者争前 复蹶孟明济河雪秦耻若比于公当处末明年又可定天山三箭元无一虚发。"

#高丽史103卷-列传16-金希 -005

初希 将发兵密以书告崔怡及还有司欲劾希 擅兴师闻怡知之遂寝。 然功赏不行。 明年出为全罗道巡问使。 希 尝泄术僧演之相崔怡之语有人因 怡曰: "希 等谋害公。" 怡遣人捕希 等。 时*希 {希 }在罗州捕者至。 略无惧色从容语曰: "愿一言而死。" 遂口号云: "欲报淸河百注恩东西南北摠忘身柰何一旦逢天厌紫陌人为碧海人。" 自投于海幷沈其子弘己等三人。 希 美风仪有智勇通书史为怡所亲信。 怡病希 恐不 卜于演之家为妬势者所谗而死。

#高丽史103卷-列传16-金希 -006

弘己娶上将军赵廉卿女廉卿悯弘己无罪而死举家为之茹蔬。 一日怡宴两府及诸将军问廉卿曰: "何故不食肉 " 曰: "合家素馔故也。" 怡变色曰: "我知之公若无异心宜速纳壻。" 廉卿惧欲妻以郞将尹周辅女泣曰: "夫死几日而遽欲夺志。" 廉卿强之。 婚夕周辅梦弘己击其势。 惊觉俄而阴痛翼日乃死。

#高丽史103卷-列传16-金希 -007

希 壻郑相判枢密通辅子也恃势骄横。 尝奸大将军池允深妻流南方后召还。 夜至寿德宫里门闭相怒管 者迟来从门隙射杀之。 法官大集成金得循崔宗蕃洪斯胤等听希 通辅嘱不问唯郞中李廷 固执不得遂以轻罪论免。 未几廷 为晋阳副使崔怡嘉其守法拜紫门指谕。

#高丽史103卷-列传16-李子晟-000

李子晟。

#高丽史103卷-列传16-李子晟-001

○李子晟牛峯郡人父公靖兵部尙书。 子晟性刚烈有勇力善射。 屡从军有功累迁上将军。 高宗十八年蒙古元帅撒礼塔举兵入侵王命将帅三军御之屯洞仙驿。 会日暮谍者报无贼变三军解鞍而息。 有人登山呼曰: "蒙古兵至矣。" 军中大警皆溃。 蒙古兵八千余人突至子晟及将军李承子卢坦等五六人殊死拒战。 子晟中流矢坦中 坠马有兵救之仅免。 三军始集而与战蒙古兵稍却复来击我右军。 有散员李之茂李仁式等四五人拒之马山草贼之从军者二人射蒙古兵应弦而 官军乘胜击走之。

#高丽史103卷-列传16-李子晟-002

明年迁都江华御史台 隶李通乘开京虚啸聚畿县草贼及城中奴隶以反。 逐留守兵马使遂作三军移牒诸寺招集僧徒掠取公私钱谷。 王以子晟为后军阵主枢密副使赵廉卿为中军阵主上将军崔瑾为右军阵主讨之。 贼闻三军自江华来拒于江。 三军与战于升天府东郊大败之。 别将李甫郑福绥率夜别抄先至开城贼闭门城守。 甫 曰: "吾等已破官军而还可速开门。" 门者信之卽开。 甫福绥等斩守门者引兵至通家斩之。 子晟等继至贼魁计穷逃匿。 悉捕余党诛之。

#高丽史103卷-列传16-李子晟-003

初忠州副使于宗柱每簿书*闲与判官庾洪翼有隙闻蒙古兵将至议城守有异同。 宗柱领两班别抄洪翼领奴军杂类别抄相猜忌。 及蒙古兵至宗柱洪翼与两班等皆 城走唯奴军杂类合力击逐之。 蒙古兵退宗柱等还州检官私银器奴军以蒙古兵掠去为辞户长光立等密谋杀奴军之魁者。 奴军知之曰: "蒙古兵至则皆走匿不守乃何以蒙古人所掠反归罪吾辈欲杀之乎。  先 之。" 乃诈为会葬者吹螺集其徒。 先至首谋者家火之凡豪强之有素怨者搜杀无遗。 且令境内曰: "敢匿者灭其家。" 于是或有匿者则妇人小儿皆被害。

#高丽史103卷-列传16-李子晟-004

王又遣子晟等率三军讨之。 三军至达川水深未涉。 方造桥奴军贼魁数人隔川告曰: "吾等欲斩谋首出降。" 子晟曰: "如此则不必尽杀汝辈也。" 贼魁等还入城斩谋首僧牛本以来。 官军留屯二日奴军勇健者皆逃匿官军入城擒支党悉诛之以所获财物牛马来献。 又明年命子晟为中军兵马使讨龙门仓贼获其魁居卜往心等诛之又有东京贼崔山李儒作乱又遣子晟往击之子晟帅师倂日疾驰据永州城以待。 时贼传檄州郡刻日期会。 诸郡依违闻子晟入永乃定。 贼以为子晟军自远急来欲乘其劳击之集永之南郊。 官军登城望之告子晟曰: "我军冒热远来贼势盛且锐锋不可当宜闭门休士数日而后与战。" 子晟曰: "不可。 凡疲卒休则愈怠。 若旷日持久则贼得我情恐生他变不如急击。" 遂开门突出及贼未阵奋击大败之 尸数十里。 斩山等数十人。 令曰: "胁从罔治。" 民大悦。 子晟自平东京后将士日集其门。 恐为权贵所忌谢疾杜门人称知几。 三十八年以门下平章事卒王震悼谥义烈。

#高丽史103卷-列传16-金允侯-000

金允侯。

#高丽史103卷-列传16-金允侯-001

○金允侯高宗时人尝为僧住白岘院蒙古兵至允侯避乱于处仁城。 蒙古元帅撒礼塔来攻城允侯射杀之。 王嘉其功授上将军允侯让功于人曰: "当战时吾无弓箭岂敢虚受重赏。" 固辞不受乃改摄郞将。 后为忠州山城防护别监蒙古兵来围州城凡七十余日粮储几尽。 允侯谕 士卒曰: "若能效力无贵贱悉除官爵。 尔无不信。" 遂取官奴簿籍焚之又分与所获牛马。 人皆效死赴敌蒙古兵稍挫遂不复南。 以功拜监门卫上将军其余有军功者至官奴白丁亦赐爵有差。 出为东北面兵马使时东北面已没于蒙古故不赴官至守司空右仆射致仕。

#高丽史103卷-列传16-金应德-000

金应德。

#高丽史103卷-列传16-金应德-001

○金应德性勇敢。 元宗十一年为罗州司录时三别抄反据珍岛势甚炽州郡望风迎降或往珍岛谒见贼将至罗州副使朴 等首鼠未决。 上户长郑之吕慨然曰: "苟不能登城固守宁遁避山谷。 为州首吏何面目背国从贼乎 " 应德闻其言卽决意守城。 牒州及领内诸县入保锦城山树棘为栅率励士卒。 贼至围城攻之士卒皆 疮死守贼攻城七昼夜竟不得拔。 罗州遣金 郑元器郑允等来报王嘉之赐应德爵七品 等摄伍尉又赐米各十五石。 后应德又与贼战于珍岛获一 尽杀之。

#高丽史103卷-列传16-金应德-002

陈子和亦罗州人也长身骁勇。 按察使权 遣灵岩副使金须以兵二百守济州又使将军高汝霖率兵七十继之。 子和时年十九亦从军。 及贼攻济州须汝霖等力战死之子和直入贼中斩其将郭延寿以出。 又入又如之士卒喜跃。 旣而复入为贼所害贼乘胜尽杀官军遂陷济州。

列传卷第十六。

#高丽史104卷-列传17-00-000

列传卷第十七。 高丽史一百四。

正宪大夫工曹判书集贤殿大提学知 经筵春秋馆事兼成均大司成臣郑麟趾奉 敎修。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00

金方庆[*(金)九容*(金)齐颜*(金) *(金)恂*(金)永旽*(金)永煦*(金)士衡朴球]。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01

○金方庆字本然安东人新罗敬顺王之远孙。 父孝印性严毅少志学善书登第官至兵部尙书翰林学士。 初方庆母有娠屡梦餐云霞。 尝语人曰: "云气常在吾口鼻儿必神仙中来。" 及生养于祖敏成家小有嗔 必卧啼街衢牛马为之避人异之。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02

高宗朝年十六以荫补散员兼式目录事。 侍中崔宗峻爱其忠 待之以礼有大务皆委之。 累迁至监察御史监右仓请托不行。 有宰相诉权臣曰: "今御史不若前御史奉公。" 会方庆至权臣诘之对曰: "欲如前御史吾亦能之吾要储峙国 不能调众口。" 诉者大 权臣亦变色。 后为西北面兵马判官蒙兵来攻诸城入保苇岛岛有十余里平衍可耕患海潮不得垦。 方庆令筑堰播种民始苦之及秋大熟人赖以活。 岛又无井泉常陆汲往往被虏。 方庆贮雨为池其患遂绝。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03

入为牵龙行首时禁卫争附权门宿卫甚懈。 方庆愤其然虽疾不请告。 直庐湫隘卫士皆寓宿于外同僚姓朴者欲邀致一娼方庆固止之朴惭谢。 迁御史中丞守法不阿风节凛然。 元宗四年知御史台事。 左承宣兪千遇久执政柄。 士大夫皆趋附。 方庆途遇揖于马上千遇曰: "我是 衫奉命三品以下皆避之君何乃尔 " 方庆曰: "君与我俱三品 衫奉命我欲行礼耳。" 相诘久之方庆曰: "日已晏矣。" 遂径去。 千遇深衔之凡方庆之族求仕者辄抑之方庆不以芥意。 后攻珍岛至全罗调兵千遇田庄在长沙县。 方庆戒勿扰。 及拜上将军以事杖重房一校班主田 恶之诉权臣贬守南京。 方庆尝为西北面兵马使有遗爱至是西北诸城上书请复来鎭。 时方庆赴南京 三日命复鎭之。 入为刑部尙书枢密院副使。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04

十年林衍废王世子适自元还至义州闻难复入朝奏之世祖遣干脱儿不花等谕在国群臣及还方庆奉表偕如元。 世子请兵蒙哥笃领军将发中书省谓世子曰: "今蒙哥笃若久驻西京以待大军林衍旣背命必不给军食柰何 世子宜令不与衍者偕行。" 世子难其人。 侍中李藏用等曰: "方庆再鎭北界有遗爱非此人不可。" 世子曰: "甚合吾意。" 乃命方庆行方庆言曰: "官军到西京若过大同江王京自乱恐将有变宜勿令过江。" 皆曰: "善。" 遂以闻帝允之诏官军过大同江者罪之。 行至东京闻王已复位入朝因留待之。 时崔坦韩愼叛杀诸城守唯礼待博州守姜 延州守权阐曰: "金公之德吾岂敢忘 " 以 阐方庆妹壻也。 明年方庆与蒙哥笃至西京父老争来饷泣曰: "如公在岂有坦愼之事。" 坦等亦朝夕来见。 坦等因蒙兵潜欲乘虚构乱厚遗蒙哥笃诱之。 方庆每以计沮之。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05

先是林衍虑王奏帝请兵还欲拒之令指谕智甫大率夜别抄屯黄州神义军屯椒岛以备之。 坦愼等知其谋密具舟楫聚锐兵谓蒙哥笃曰: "衍等将杀官人及大军欲入济州。 请官人声言出猎察京军往来状相报吾等以舟师进甫音岛末岛官人领兵临窄梁彼不能进退。 旣得其情具闻于帝王京可取子女玉帛非他有也。" 蒙哥笃喜诺。 宁远别将吴继夫之子得公为坦内厢知之密告方庆。 方庆曰: "岂有此事 " 得公曰: "若不信可阴侦之。" 诘朝方庆诣蒙哥笃馆门诸军毕至坦愼等似有喜色。 蒙哥笃谓方庆曰: "久客无聊击鲜为乐公从吾否 " 曰: "猎何所 " 曰: "过大同江至黄凤州入椒岛耳。" 方庆曰: "官人亦闻圣旨何以过江 " 蒙哥笃曰: "蒙人射猎为事帝所知君何沮之 " 方庆曰: "我非禁猎禁过江耳。 若欲猎何必之彼然后为乐 " 蒙哥笃曰: "若以过江为罪我独当之。" 方庆曰: "我在此官人安得过江。 如欲之须 帝命。" 方庆密谕智甫大等令退兵蒙哥笃知方庆忠直出于天性大加敬重以实告曰: "欲灭王京者非独崔坦等。 亦有人焉。" 曰: "为谁 " 曰: "某。" 事秘不传。 由是谗言不入国家以安。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06

是年夏三别抄叛驱掠人民航海而南。 王遣 知政事申思佺为追讨使又命方庆领兵六十余人与蒙古宋万户等兵一千余人追讨。 至海中望见贼船泊灵兴岛。 方庆欲击宋万户惧止之贼遁去。 自贼中逃来者男女老弱千余人宋万户以为贼党悉虏而归。 后请还于行省然不还者颇多。 贼入据珍岛侵掠州郡思佺不以讨贼为意。 或闻之曰: "我已为宰相破贼成功复何为乎 " 至罗州闻贼出陆奔还于京。 全州副使李杉亦 城逃。 皆坐免。 方庆代思佺与蒙古元帅阿海帅兵一千讨之。 贼围罗州分兵攻全州。 罗人与全议降全人犹豫。 方庆在道闻之单骑倂日南行先牒全曰: "某日当帅兵一万入州宜速备军饷待之。" 全以牒示罗贼闻之遂解围去。 自是不复肆掠。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07

方庆劾奏讨贼使上将军边胤将军曹子一孔愉等见贼攻锦城不救请流于岛王宥之止削职。 愉以交结宦官得免。 方庆与阿海屯三坚院对珍岛而阵贼于所掠船舰皆 怪兽蔽江照水动转如飞势不能当。 每战贼军先鼓 突进互胜负旷日相持。 会潘南人洪赞洪机 于阿海曰: "方庆孔愉等阴与贼相通。" 阿海执而囚之移牒达鲁花赤达鲁花赤令方庆还与赞等对辨以 知政事蔡桢代之。 阿海 方庆令卒五十人押送于京见者皆寃以至悲泣。 达鲁花赤言于王曰: "赞等所言诬妄宜系牢狱。" 释方庆。 王卽请达鲁花赤复令方庆讨贼授上将军慰谕遣之。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08

方庆至珍岛贼皆乘船盛张旗帜钲鼓沸海。 又于城上鼓 大呼以助声势。 阿海 下船欲退屯罗州。 方庆曰: "元帅若退是示弱也。 而贼乘胜长驱谁敢当锋。 帝闻而责之将何以对 " 阿海不敢退。 方庆独帅师攻之贼以战舰逆击之官军皆退。 方庆曰: "决胜在今日。" 突入贼中贼围之驱迫以去。 方庆士卒殊死战矢石俱尽又皆中矢不能起。 已薄珍岛岸有贼卒露刃跳入船中。 金天禄以短矛刺之。 方庆起曰: "宁葬鱼腹安能死贼乎 " 欲投海。 卫士许松延许万之等挽止之。 创者见方庆危急叫呼复起疾战方庆据胡床指挥士卒颜色自若。 将军杨东茂以蒙冲突击之贼乃解去遂溃围而出。 方庆数将军安世贞孔愉等不赴救之罪欲斩阿海止之。 明年王削愉世贞等职又奏阿海畏缩不战帝命罢阿海以 都代之仍诏诛赞等。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09

方庆与 都 谋攻珍岛。 方庆 都将中军入自碧波亭永宁公之子熙雍及洪茶丘将左军入自獐项大将军金锡万户高乙 将右军入自东面摠百余 。 贼聚碧波亭欲拒中军。 茶丘先登纵火挟攻贼惊溃趣右军右军惧欲赴中军。 贼获二 尽杀之。 先是官军数与贼战不胜贼轻之不设备。 及官军奋击贼皆 妻子遁。 其所虏江都士女珍宝及珍岛居民多为蒙兵所获。 方庆见贼溃追之获男女一万余人战舰数十 余贼走耽罗。 方庆入珍岛得米四千石财宝器仗悉输王京其陷贼*艮{良}民皆令复业凯还。 王遣使郊迎以功加守*大尉中书侍郞平章事。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10

贼入耽罗筑内外城恃险益猖獗时出虏掠擒安南守孔愉而去。 滨海萧然侵及京畿道路不通。 王甚忧之十四年以方庆为行营中军兵马元帅。 遣之方庆更炼卒幷水军万余人与 都茶丘屯潘南县将发诸道战船皆为风 荡独以全罗道一百六十 。 次楸子岛候风夜半风急不知所指。 黎明已近耽罗。 风涛汹涌进退失据。 方庆仰天太息曰: "社稷安危在此一举今日之事不在我乎 " 俄而风浪止中军入自咸德浦。 贼伏兵岩石*闲 跃大呼以拒之。 方庆 声趣诸船 进队正高世和挺身突入贼阵士卒乘势争赴将军罗裕将锐兵继至杀获甚众。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11

左军战舰三十 自飞扬岛直 贼垒贼风靡走入子城。 官军踰外城入火矢四发烟焰涨天贼众大乱。 有自贼中来投者曰: "贼已势穷谋遁可急击之。" 旣而贼酋金通精率其徒七十余人遁入山中贼将李顺恭曹时适等肉袒降。 方庆麾诸将入子城士女号哭。 方庆曰: "只诛巨魁耳汝等勿惧。" 执其魁金允 等六人斩于通街擒亲党三十五人分载降众一千三百余人而还。 其居民悉按堵如故于是 都留蒙军五百方庆亦使将军宋甫演中郞将康社臣尹衡领京军八百外别抄二百留鎭。 班师至罗州斩所擒亲党余悉不问。 大 师遣其子绶及*祇{祗}候金 别将兪甫等告捷。 王拜绶为大将军 为工部郞中甫为中郞将以世和先登陷阵拜郞将其余赏有差。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12

及方庆凯还王欲使广平公 郊劳遣承宣朴恒谕以明日入京。 方庆卽趣行入谒。 王慰谕甚厚特赐红 大宴将士敎都兵马使及省台曰: "济州逆贼实为难制至请师上朝讨之。 若兵久淹滞则飞挽之费不 经涉大洋不测之变又可虑也。 宗社安危在此一举。 中军元帅金方庆自珍岛之役至伐耽罗尽心竭力不避艰险措置得宜战舰兵器粮饷无不周备督率大军诛除凶渠疲 复苏功业之重带砺难忘。 兵马使边胤先往南方具办诸事与方庆同心 力功烈殊异。 褒赏之典速议以闻。 其它领兵管船将士及将校典军至于外别抄科赏条件 宜举行。" 遂以方庆为侍中。 秋被诏如元帝  者趣入使坐丞相之次辍御馔与之仍赐金鞍彩服金银宠眷无比。 及还加开府仪同三司。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13

十五年帝欲征日本诏方庆与茶丘监造战舰。 造船若依蛮样则工费多将不及期一国忧之。 方庆为东南道都督使先到全罗遣人咨受省檄用本国船样督造。 是年元宗薨忠烈卽位。 方庆与茶丘单骑来陈慰还到合浦。 与都元帅忽敦及副元帅茶丘刘复亨阅战舰。 方庆将中军朴之亮金 知兵马事任恺为副使枢密院副使金侁为左军使韦得儒知兵马事孙世贞为副使上将军金文庇为右军使罗佑朴保知兵马事潘阜为副使号三翼军。  卽绶也。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14

以蒙汉军二万五千我军八千梢工引海水手六千七百战舰九百余 留合浦以待女眞军女眞后期乃发船入对马岛击杀甚众。 至一 岛倭兵陈于岸上。 之亮及方庆壻赵 逐之倭请降复来战。 茶丘与之亮 击杀千余级。 舍舟三郞浦分道而进所杀过当。 倭兵突至冲中军长剑交左右方庆如植不少却拔一 矢 声大喝倭 易而走。 之亮  李唐公金天禄申奕等力战倭兵大败伏尸如麻。 忽敦曰: "蒙人虽习战何以加此 " 诸军与战及暮乃解方庆谓忽敦茶丘曰: "兵法千里县军其锋不可当。 我师虽少已入敌境人自为战卽孟明焚船淮阴背水也。 请复战。" 忽敦曰: "兵法小敌之坚大敌之擒。 策疲乏之兵敌日滋之众非完计也不若回军。" 复亨中流矢先登舟遂引兵还。 会夜大风雨战舰触岩崖多败侁堕水死。 到合浦以 获器仗献帝及王。 王遣枢密副使张镒慰谕命方庆先还加上柱国判御史台事。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15

元年改官制拜佥议中赞上将军判典理监察司事。 二年如元贺圣节。 王上书中书省曰: "陪臣金方庆奉朝命攻破珍岛耽罗及征日本修造战舰扬兵海上实有力焉。 请赐虎头金牌用劝来者。" 方庆奉币礼毕上殿亡宋幼主后至二人执袂前导。 帝命幼主坐皇太子下。 有司请方庆与宋群臣坐次帝曰: "高丽慕义自归宋力屈乃降何可同也 唯宋福王于幼主大父行年且老赐坐金宰相上其余皆下坐。" 又曰: "金宰相有军功赐虎头金牌。" 东人带金符自方庆始。 及还王出城以迎。  都谓方庆曰: "帝命我管蒙军子管高丽军子每事推王王又推子果谁任之。" 方庆曰: " 外则将军制之 内则受制于君固也。" 语毕有雀雏在堂下 都令捕之自弄旣而扑杀。 谓方庆曰: "如何。" 方庆曰: "农夫作苦此物一聚啄禾谷殆尽公杀之亦恤民意。"  都曰: "吾见东人皆知书信佛与汉儿相类每轻我辈以谓蒙人业杀戮天必厌之。 然天赋吾俗以杀戮只当顺受天不以为罪。 此子等所以为蒙人奴仆也。"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16

时公主请工匠于元大兴土*太{木}之役木匠提领卢仁秀择一大木讽方庆柳璥与印侯张舜龙各执巨断其两端曰: "人臣尽力于主当如是也。" 方庆尝享王及公主。 皆用新铸银器宴罢纳于内帑又营五百罗汉堂于普济寺极其壮丽大设会以落之达鲁花赤及两府皆会都人士女 至识者讥之。 有人投匿名书于达鲁花赤石抹天衢曰: "齐安公淑金方庆等四十三人谋不轨复入江华。 天衢囚淑及方庆等令宰相杂问之赖柳璥力救得免。 语在璥传。 东征之役金侁溺死方庆以韦得儒不救主将奏罢其职郞将卢进义从方庆攻珍岛不力战掠人财产方庆没入官金福大亦当时从军者。 三人俱有憾于方庆。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17

三年方庆往见 都于硕州而还将士皆迎于碧澜渡。 进义具 酒而进方庆麾下士恶其先己止之进义曰: "诸军与麾下皆人也何先后之有 " 韩希愈曰: "此悖理之人请勿飮。" 方庆遽起进义等衔之。 得儒谓希愈曰: "君何不恤我乎 我* { }职而君得赏我何罪耶 " 因辱骂遂以头再触希愈胸希愈 退之。 得儒怏怏以告宰枢及监察司方庆曰: "醉中之失。" 谁复治之 遂不问。 得儒益怨日与进义福大等阴谋倾轧。 乃具状 于 都曰: "方庆与子 壻赵 义男韩希愈及孔愉罗裕安社贞金天禄等四百余人谋去王公主及达鲁花赤入江华以叛。 东征之后军器皆当纳官方庆与亲属私藏于家又造战舰置潘南昆湄珍岛三县欲聚众谋叛自以其第近达鲁花赤馆移居孤柳洞国家曾命诸岛人民入居内地方庆父子不从使居海滨又东征之时令不习水战者为梢工水手致战不利又以子 守晋州幕客田儒守京山府义男安迪材鎭合浦韩希愈掌兵船拟举事响应凡八条。"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18

于是 都以三百骑至与石抹天衢告王王及公主虽知诬妄不得已命柳璥元傅李汾禧韩康李 与 都天衢杂问之。 有与得儒同状者宫得时等四人告曰: "我等目不识字。 得儒 曰: '与若俱有功 连一状以求爵赏。' 故署名耳告 非所知也。" 得儒又告 都曰: "岁乙亥方庆语我曰: '汝等助我当尽歼官军入据海岛。' 若不之信请与对辨。" 方庆性沉默又愤怒似不能言。 璥曰: "得儒旣以八事告方庆叛今所言益重。 何不先载状中耶 " 诸囚畏韦卢莫敢正视。 天禄顾叱曰: "汝等犬豕也攻珍岛时汝二人犯律中赞没汝赃入官汝所憾者此耳今饰虚辞欲陷大臣天而不诛无天也。" 福大等十四人又告曰: "以得儒故署名非吾本意。" 王益知诬妄止论希愈等十二人藏甲之罪杖而释之。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19

茶丘与本国有宿憾欲伺 嫁祸闻方庆事请中书省来鞫。  都亦尝遣其子吉 以得儒言奏帝诏与国王公主同问。 于是王与 都茶丘复鞫方庆及 。 茶丘以铁索圈其首若将加钉又叱杖者击其头* {裸}立终日。 天极寒肌肤冻如泼墨。 王谓茶丘曰: "向与 都已鞫讫何必更问 " 茶丘不听。 会郞哥 还自全罗道。 王引与同问郞哥 曰: "我将还朝帝若问东方事当以所闻见对。" 茶丘颇屈。 后又鞫之方庆曰: "小国戴上国如天爱之如亲岂有背天逆亲自取亡灭。 吾宁枉死不敢诬服。" 茶丘必欲服之加以惨毒身无完肌绝而复苏者屡。 茶丘密诱王左右曰: "时大寒雨雪不止王亦疲于问讯若使方庆伏辜罪止一人法当流配耳于国何有 " 王信之且不忍视语方庆曰: "天子仁圣将明其情伪不置于死何自苦乃尔 " 方庆曰: "王何如是也 臣起自行伍致位宰相肝脑涂地不足报国岂爱身诬服以负社稷。" 顾谓茶丘曰: "欲杀便杀。 我不以不义屈。" 竟以藏甲论流方庆于大靑岛 于白翎岛余皆释之。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20

方庆之流国人皆遮道泣送。 茶丘遣人诬奏帝曰: "金方庆积谷造船多藏兵甲以 不轨请于王京以南要害之地置军防戍亦于州郡皆置达鲁花赤方庆及子壻家属悉送京师以为奴隶收其土田以充兵粮。" 及印侯以奏流方庆如元帝问方庆藏甲几何对曰: "四十六副耳。" 帝曰: "方庆恃此谋叛乎。 高丽州县之租皆漕输王京造船积谷又何足疑。 又方庆起第王京如谋叛何必起第。  令茶丘还国王待草长可来奏。" 得儒进义又谓茶丘曰: "国家设谈禅法会所以诅上国也。" 茶丘以语天衢遣人报中书省。 王亦遣将军卢英如元辨对。 平章哈伯曰: "此何足上闻。 汝且归令王自奏。" 王遂如元道遇帝 令方庆父子得儒进义等从王入朝王遣张舜龙召方庆等。 方庆 自海岛还入皆涕泣 手曰: "不图今日复见侍中父子面。" 进义至姚家寨舌烂暴死临死曰: "吾以得儒至此。" 得儒闻之不寝食常仰天太息而已。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21

王上书都堂辨方庆诬曰: "韦得儒卢进义等告 都以为金方庆谋去公主国王及达鲁花赤将入江华如其信然得儒宜先告我何以直告帅府。  都 问方庆未尝家藏兵甲惟罗裕等四十一人所为。 然裕等皆云: '未尝听方庆谋叛事缘。 得儒等含怨欲害方庆。' 然得儒等亦称未尝亲闻方庆谋叛事亦未曾听说于人。 但征东时方庆麾下有不纳军器于官者以此疑其谋叛。 后更言方庆再说谋叛前后所言不同。 又言: '至元十二年十二月日到方庆家方庆言: @ 都毁我房院而去。 因说叛事。' 今看帅府鎭抚也速达文字 都以至元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到王京翼年正月初三日还 州得儒何称十二月去也。 进义云: '至元十三年四月诣方庆家方庆在门前说谋叛事。' 后言方庆在政房东廊下说所言前后不同。 以此观之 是妄饰 都与达鲁花赤同鞫杖藏甲者余皆原放惟留方庆以候明降。 茶丘又 钧旨来问韩希愈安迪材金 等实我所差。 指称方庆擅差委吴木江积谷。 实是竹州等郡县所输公私之物指称方庆所畜潘南等处船楫俱是种田军人所具。 指称方庆船只强取文字酷刑鞫问必欲招伏。 卽今势难自白要令方庆全其性命姑流海岛以待圣慈。 岂谓圣明曲照 令方庆赴京。 伏望详其前表与达鲁花赤文状一一善奏。 得儒进义又云谈禅法会将不利于上朝呼得儒问之曰: '队正金玄言将设谈禅寝而不行。' 又军成一亦言有僧告公主曰: '谈禅不利于上朝。' 公主命成一妹于紧缝衣赏之。 今问金玄则云: '得儒唤我问谈禅法会何由而寝 ' * 云: '不知余无所言。' 问成一则云: '我寓居进义家进义将我往见得儒得儒曰闻有异事否* 云不闻。 公主赏僧事不曾见闻。 何曾说与得儒。 我若有妹当处其家何故寓居进义之家。' 金玄成一之言皆如此。 且禅法通行天下本国自国初至今三百六十余年率以三年一度当孟春设会。 是年以得儒进义诬告国家骚动欲于四月设会故淹延耳。 得儒恐亲朝奏闻加其罪谋沮我行又复妄说达鲁花赤不曾究问遽尔申奏实深兢惧。 伏望善奏。" 旣而省官闻得儒言皆大笑。 居十余日得儒亦舌烂而死。 时人以为天诛。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22

帝谕王曰: "诉方庆者皆死无可对讼朕已知方庆寃。" 遂赦之命随王还国。 复为中赞赐银十斤。 六年秋上章乞退王遣承旨郑可臣敦谕起之。 冬复请老王曰: "卿年虽老勋业殊异岂宜轻许其退。 且今天子有东征之命我国亦当奏置元帅。 苟以无功业者请帝以为何如。" 遂不允。 后复上章乞退又不允遣右承旨赵仁规上中书省书曰: "陪臣金方庆尽心供职凡有朝命恪勤不懈。 又于珍岛耽罗日本随官军致讨累捷有功宣授虎头牌奖谕* 劳。 今复管领正军一万水手一万五千往征日本若不参领军事窃恐难以号令或致违误。 方庆年龄虽迈壮心尙在欲更尽力以* 天恩伏请善奏许参元帅府勾当公事。"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23

帝下诏授方庆中善大夫管领高丽国都元帅。 时方庆如元贺正帝御大明殿受贺。 四品以上得上殿赴宴方庆亦与焉。 帝温言慰籍命坐丞相之次赐珍餐又赐白饭鱼羹曰: "高丽人好之。" 仍侍宴三日及还赐弓矢剑白羽甲又赐弓一千甲胄一百  二百令分赐东征将士仍示东征条令。 丞相安童素与本国有恩者时在朔方故不赍国 行。 方庆以银盂苎布遗其夫人夫人曰: "莫是金相邪。 自丞相北去绝无国 非公谁数妇人 " 前此进奉使必赍国 以行或有羡余为使者率私用方庆尝为进奉使悉还之。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24

七年三月出师东征方庆先到义安军阅兵仗王至合浦大阅诸军。 方庆与 都茶丘朴球金周鼎等发至日本世界村大明浦使通事金贮檄谕之。 周鼎先与倭交锋诸军皆下与战郞将康彦康师子等死之。 六月方庆周鼎球朴之亮荆万户等与日本兵合战斩三百余级日本兵突进官军溃茶丘 马走。 王万户复横击之斩五十余级日本兵乃退茶丘仅免。 翼日复战败绩军中又大疫死者凡三千余人。  都茶丘等以累战不利且范文虎过期不至议回军曰: "圣旨令江南军与东路军必及是月望会一 岛今南军不至我军先到数战船腐粮尽其将柰何 " 方庆默然。 旬余又议如初方庆曰: "奉圣旨赍三月粮今一月粮尙在俟南军来合攻必灭之。" 诸将不敢复言。 旣而文虎以蛮军十余万至船凡九千 。 八月値大风蛮军皆溺死尸随潮汐入浦浦为之塞可践而行。 遂还军。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25

九年又上笺乞退以推忠靖难定远功臣三重大匡佥议中赞判典理司事世子师仍令致仕。 加佥议令封上洛郡开国公食邑一千户食实封三百户。 一日乞告上 王遣子恂为太白山祭告使随之至乡为亲旧留数日谓曰: "秋稼登场民力未暇岂可久烦汝为。" 遂还。 二十六年以病卒年八十九。 方庆忠直信厚器宇弘大不拘小节严毅寡言。 待子侄必以礼多识典故断事无差。  身勤俭昼不偃卧至老头发不白能寒暑无疾。 不遗故旧有丧辄往吊平生不言君上得失虽致仕居闲忧国如家有大议王必咨之。 然当国日久又受金符为都元帅权倾一国。 田园遍州郡麾下将士号内厢日拥其门附势假威者横行中外而不之禁。 又第其征倭军功爵赏颇不均人多 望又以外甥赵文简娶车信女人讥其希宠。 遗命归葬安东。 时用事者恶之遂沮礼葬。 后王悔之。 忠宣赠宣忠 谋定难靖国功臣壁上三韩三重大匡谥忠烈命立神道碑。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26

子  恂。  官至副知密直司事子承用承泽。 承用登第官至密直使以廉称子厚恭愍朝累官检校佥议评理附元朴赛因不花为合浦万户。 性贪妻亦 吝惨酷。 尝失绫匹意子七佑窃与其妾缚 竟日七佑死。 令仆悬颈曰: "有问者以自缢为解。" 时人谓绫重于子。 承泽以中书平章事致仕卒。 谥良简子昴上洛君昴子九容齐颜。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27

○九容字敬之初名齐闵。 恭愍朝年十六中进士。 王命赋牧丹诗九容居首王奇之赐职散员。 登第授德宁府注簿累迁民部议郞兼成均直讲。 勉进后学训诲不倦虽休沐在家诸生质问者相踵。 辛禑元年拜三司左尹。 时北元遣使来曰: "伯颜帖木儿王背我归明故赦尔国弑王之罪。" 李仁任池奫欲迎之九容与李崇仁郑道传权近等上书都堂曰: "若迎此使一国臣民皆陷乱贼之罪他日何面目见玄陵于地下乎 " 庆复兴仁任却其书不受谏官李詹全伯英等* 论仁任罪请诛之。 仁任杖流谏官又以九容崇仁等谋害己 流之。 九容窜竹州寻移骊兴。 放迹江湖日以诗酒自娱扁其所居曰六友堂。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28

七年禑召为左司议大夫乃上书曰: "今倭*冠{寇}侵扰四方受敌干戈未息民失其业饥馑流移。 贡赋军旅调发无地。  变故屡兴诚宜恐惧修省以* 天心。 殿下兴居无节乘醉驰马闾巷*闲若或一蹶恐致毁伤。 殿下纵自轻柰宗庙社稷何。 伏望念祖宗艰难之业察皇天谴告之心日接大臣讲论治道出入威仪率由旧章。" 不听。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29

明年迁成均大司成寻判典校寺事。 初义州千户曹桂龙至辽东都指挥梅义等 曰: "我于尔国事每尽心行之尔国何不致谢耶 " 十年以九容为行礼使奉书兼赍白金百两细苎麻布各五十匹以行。 至辽东摠兵潘敬叶旺与义等曰: "人臣义无私交何得乃尔 " 遂执归京师帝命流大理卫。 行至泸州永宁县病卒年四十七。 后禑追治桂龙误传义言流之。 九容善词章有 若斋集行于世。 子明善明理明允。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30

○齐颜字仲贤登第恭愍王十三年为左正言。 时内竖韩晖李龟寿以边功超拜佥议评理管机密甚宠幸谏官不署告身。 二人疑齐颜 王曰: "臣等国耳忘家暴露于外齐颜年少谬居言官非惟不署臣等告身凡 川之役将士告身皆不署是有二心欲使将士解体也。" 王大怒谓侍中庆千兴佥书密直元松寿密直副使金达祥曰: "韩晖李龟寿备尝艰危宣力有劳故报之以爵齐颜不署告身欲鞫之。" 对曰: "郞舍众矣齐颜岂可独任其责。" 王曰: "齐颜卿等之族故为卿等言之。" 又让松寿曰: "卿掌铨选引卿族为谏官欲何为也松寿伏地流汗不能对。 王将下齐颜狱千兴与密直副使宋仁绩争之不能得。 达祥进曰: "齐颜谏官也。 若下狱后世以殿下为何如主。 且告身不时署有何罪 " 王益怒起入内。 翼日齐颜谢病王遣中使强起令署晖等告身竟罢之。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31

十五年以军簿佐郞从田禄生聘河南王扩廓帖木儿至燕京皇太子恶其通信命东还。 齐颜谓禄生曰: "公大臣不可留予且留必达使命。" 遂称疾留燕。 寄书其兄齐闵曰: "燕都虽不如昔丈夫可居之地也。" 王以齐颜有异谋征例赐钱谷居无何齐颜自燕单骑走河南达国书曰: "宰相田禄生被令旨还国齐颜以王命不可不达又乐闻大王名不远万里而来。" 仍献玉烛。 王问何物曰此明灯之具熏而暗修则复明冀王修德若此。 因上书以为我王聪明仁武坐歼红贼百万之众以安帝室为天下倡。 今大王忠义闻天下欲东西 力削平僭乱夹辅帝室王大喜奏授中议大夫中书兵部郞中签书河南江北等处行枢密院事。 齐颜素善儒琴至是为王弹之王悦。 未几遣其幕客郭永锡偕来报聘。 王欲拜代言辛旽 其不谒己沮之乃授内书舍人寻左迁典校副令。 齐颜常怏怏后与前密直副使金精等谋诛旽事泄系巡军杖之旽遣人缢杀。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32

○ 以荫调删定都监判官三转为将军从父讨耽罗贼告捷拜大将军寻改司宰卿又从征日本旣还牧晋州。 忠烈王五年以秃鲁花入元本国人庾 言于帝曰: "以蛮夷攻蛮夷中国之势也请令高丽蛮子征日本勿遣蒙古军又令高丽备兵粮二十万石。" 帝许之。  谓 曰: "汝非黔弼资谅之孙耶 而欲坏本国如此 "  曰: "汝王如泥塑佛。 尹秀李贞元卿朴义梁善大等剥民所取亦足以备军粮。 我欲去奸臣复正三韩也。" 后袭父职佩金虎符仍授昭勇大将军管高丽军万户加鎭国上将军累迁佥议 理。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33

十五年帝以海都兵犯边遣使征兵王遣 率军赴辽阳。 哈丹之来 屯  县界备之。 贼将至铁岭防守万户郑守琪惧遁还。 岭路隘仅通一人贼下马鱼贯而登。 时贼饥甚及得守琪资粮大飨数日鼓行而前踰岭 入交州道。  亦走避贼遂陷杨根城。 时帝遣元帅薛 干来讨之 将右军与薛 干等屯木州逻卒高文吕报: "贼屯燕岐县。" 遣木奴赤等二十八人与文吕往 之夜半诸军发木州黎明至燕 。 贼陈正左山下诸军猝围之贼大惊欲据险登山。 我军夹击之贼腹背受制皆 马隐林木*闲。 我前锋二人中矢疑惧不敢进。  叱且令曰: "敢后者斩。" 于是步卒五百争先登殊死战。 李硕田得贤等突前斩贼先锋壮士二人乘胜大呼大军合击贼势穷奔溃。 追至公州江伏尸三十余里溺死者甚多。 贼精骑千余渡江而遁获其妇女衣服鞍马宝器不可胜计遣人告捷。 王又遣 于竹田追讨余贼授判密直司事帝赐弓矢鞍玉带银一锭。 赏战功升判三司事寻知都佥议司事。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34

僧日英诬告希愈谋不轨 与印侯发兵执希愈告左丞哈散鞫之。 希愈等不服日英亦逃侯 等将如元诉帝王留之不从王亦遣使如元辨其诬。 会有赦 等免丁父忧还国服 又如元。 时希愈为相故 不肯还居燕凡七年。 及希愈卒拜赞成事咨议都佥议司事加三重大匡袭封上洛公遂东还。 以父遗命辞万户授兄子承用。 忠宣卽位敎曰: "大德三年本国无赖之徒将欲 乱 与万户印侯能先知整乱其功可赏宜特 用。" 元年卒年五十九。 性豁达慈惠尤恤亲戚之穷者。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35

○恂字归厚忠烈五年登第以郞将迁学士直讲。 方庆征日本恂欲从之方庆不许潜登船以从。 及还加殿中侍史累迁密直副使寻辞之。 忠宣起为重大匡上洛君忠肃八年判三司事是年卒年六十四谥文英。 性宽厚工隶书畜声伎日以丝竹为乐。 子永旽永晖永煦。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36

○永旽小字那海忠烈王末登第始除江陵府录事。 曹 之乱侍从有劳策勋为一等赐推诚秉义翊赞号封上洛府院君。 后忠惠被执于元宰相国老欲上书请赦王罪议不同。 永旽曰: "主辱臣死请之宜急。" 语在金伦传。 至忠穆朝为左政丞与王煦等判整治都监事时以奇三万之死行省理问所囚整治官徐浩田禄生等。 永旽告王曰: "殿下何囚整治官。" 王曰: "三万夺人田五结何至于死。" 永旽曰: "三万 势纵恣奚止夺五结田。" 王召理问河有源问之。 永旽曰: "我等亲奉帝命先治元恶浩禄生奚罪 " 乃自系行省狱王命出之。 语在王煦传。 四年卒。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37

○永煦忠肃时累迁至三司右尹。 忠惠以侍从功赐推诚保节同德翊赞功臣号除三司左使。 忠惠被执于元侍从群小百官皆走匿独永煦卫王中 。 忠穆卽位拜赞成事提调政房寻拜右政丞。 恭愍时入侍书筵请罢辨整都监王曰: "予欲闻嘉言设书筵卿言实乖予心。" 遂称疾入内。 永煦初封福昌府院君后封上洛侯。 十年卒年七十谥贞简。 性严毅沉重亲姻故旧有 乏者无不 给。 其孙士安士衡年皆踰冠或谓永煦曰: " 为之求官。" 对曰: "子弟果贤与国家自用之苟不贤与虽得之可保乎 " 闻者皆服。 子 官至密直副使。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38

○士衡初以荫补莺溪馆直累迁监察* {纠}正。 恭愍时为考功散郞与直郞刘庆元言: "按廉守令职掌贡赋近来州县多阙贡或至三四年请论如法。" 从之。 辛禑三年为执义与赵浚安翊金凑崔崇谦等同在台谏时称得人。 累迁开城尹赐端诚辅理功臣号。 国家议革私田初改按廉为都观察使士衡为交州江陵道都观察使公明威惠绰有声称。 明年知密直司事同知经筵事。 恭让尝御经筵讲无逸士衡曰: "大抵耽乐者享年短无逸者享年长理固然也。 天子一身系天下安危诸侯一身系一国安危故为人上者宜以敬为心以逸为戒。 盖无逸则百姓以宁故祖宗阴佑天亦保之耽乐则百姓不宁故祖宗阴怒天亦不佑此享国长短之所以异也。"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39

后知门下府事兼司宪府大司宪王将迁都汉阳。 与同僚上* 曰: "弹* {纠}非违臣等之职。 今天 地怪屡见谴告者由政敎失宜公道或废上下之情不通而民不安业也。 殿下尤宜恐惧修省诚信御下虚怀纳谏进忠直远邪 惠爱斯民以 天 。 乃因书云观奏欲迁汉阳臣等伏见杨广诸州之民困于土木秋耕失时汉阳人家皆被夺占老幼饥寒寄寓山野流离顚死。 侍卫诸司及诸道军官各领卫卒旅寓辛艰朝不及夕将有冻 之患。 殿下深信谶纬不恤民弊于皇天谴告何。 古昔圣王以 小民为祈天永命之本。 愿停之以固邦本。" 王不纳。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40

又上* 言: "尹 李初之党皆已远窜而禹玄宝权仲和张夏庆补等尙在都下不宜罪同罚异。 请一切逐之。" 王以情状未明事在赦前不允。 又再请皆不报。 于是士衡及执义安景俭崔远掌令许周崔兢持平赵庸等请辞不允令视事。 又皆称疾不出。 刑曹又上* 请窜玄宝等王下其* 都评议使司。 使司言宜从宪府刑曹之请唯赞成事郑梦周言: " 初之党罪固不白又经赦宥不可复论。" 王不得已流玄宝仲和夏等命士衡等就职。 士衡等嗾刑曹以梦周右 初党谋害所司劾之判书安景恭成石 等劾梦周皆左迁李懃李廷补代之。 懃等又劾梦周及左常侍郑寓左司议崔云嗣党附梦周不论 初之党献纳李蟠正言权埙等上言: "弹劾非刑曹之任。" 懃廷补劾郞舍又弹梦周谋害大臣请鞫之。 遂罢懃等职。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41

蟠又劾掌令崔兢不* {纠}刑曹越职言事宪司以谏省非风宪之任又劾蟠等。 蟠等反劾景俭远周庸等宪司刑曹为之一空。 士衡时方在告。 闻之舆疾视事上书论蟠埙身为谏官阿附梦周不论 初之党力攻宪司法官甚不忠请治其罪。 寓云嗣蟠懃皆见罢。 寻拜三司左使同判都评议使司事自此以后入本朝。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方庆-042

○朴球蔚州属部曲人其先富商。 球籍其资以饶财称。 元宗时为上将军。 忠烈还自元至东京球言曰: "今驾次山谷行夜者* 虞请严警备。" 承旨李 曰: "子以上将军领忽赤警卫不严是谁之咎 " 球无以对。 累迁密直副使世祖将征日本王请于中书省赐虎头金牌及印授 勇大将军左副都统。 从方庆征日本有功后以同知密直司事出鎭合浦以赞成事卒。 球无他技能以军功贵。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韩希愈-000

韩希愈。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韩希愈-001

○韩希愈嘉州吏善骑射有胆略。 尝与乡人火猎希愈策马出入火中如飞。 人相顾惊愕希愈笑曰: "大丈夫陷阵突敌死且不惧 此乎 " 初补队正累迁大将军。 从金方庆讨珍岛耽罗皆有功日本之役方庆以希愈为先锋短兵相接希愈赤手夺敌刃手伤血流遂奋击斩数级。 忠烈时拜副知密直司事。 王闻乃颜大王叛将助征赐希愈虎头牌为右翼万户将兵启行闻帝已擒乃颜罢兵还。 后帝赐双珠金牌授帐前万户。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韩希愈-002

时元使张守智来一日问希愈曰: "省今改何号 " 曰: "佥议府。" "改枢密院何号 " 曰: "不知。" 守智曰: "君何从得宰相 " 曰: "军功。" 守智掩口而笑。 历判密直三司事乃颜党哈丹来侵元遣薛 干及那蛮 大王分兵来救。 我军先与薛 干倂日行遂破贼于燕 。 俄而贼精骑复来对阵。 那蛮 后至以恨不及燕 欲与战。 贼有勇士一人射我军每发辄倒。 希愈援 跃马突入贼阵贼 易扼勇士以出斩之 其首示贼贼气* { }。 大军纵击大败之。 贼卢的父子等二千许骑溃围遁去遂班师次石破驿。 那蛮 使谓薛 干曰: "贼魁未擒不可不追。" 薛 干曰: "如圣旨则可何用穷追 " 希愈等遣人献 。 薛 干军令严肃士卒震 所过秋毫不犯。 二战而克皆其力也。 王命希愈追捕余贼未几召还留鎭江都。 出拜东北面都指挥使帝命为怀远大将军赐三珠虎符弓矢玉带银一锭鞍一面以赏战功。 寻知佥议府事为鎭边万户。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韩希愈-003

忠宣为世子在燕邸校尉金臣甫诉曰: "我初从希愈壻洪绥来燕希愈以我背绥而投邸下陵虐我妻子。 希愈何人独不知有邸下乎 " 世子衔之白王* { }其职。 王命赵仁规等讯之令巡马召希愈希愈方与客飮谓曰: "吾无罪何使巡马召 " 为飮自若。 巡马还白王怒命巡马及卫士二十余人缚致收所带虎符。 希愈性强且廉。 自度无罪终不屈乃流祖月岛。 希愈屡建军功知名上国时人寃之。 后拜守司空中京留守开城府事商议都佥议会议都监事寻改赞成事判版图事。 万户印侯与希愈素有隙。 诬告谋叛流海岛未几召还王遣使如元辨侯诬告。 于是元执希愈以归。 会王入朝奏希愈侯曲直乃释希愈还。 语在侯传。 寻拜佥议侍郞赞成事判军簿事加重大匡佥议中赞。 后拜咨议都佥议中赞寻改右中赞。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韩希愈-004

宦者李淑自元奉御香来令宰枢会宫门曰: "与中赞洪子藩者左与希愈者右。" 时希愈用事王倚以为重故两府皆右。 王召僧绍琼于宫中点眼 佛读华严经王与淑昌院妃受菩萨戒希愈与承旨崔崇言秘记有国君敬南僧必致复亡之语愿殿下愼之不听俄迁左中赞。 从王入朝三十二年卒于元。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韩希愈-005

性豁达质直少文。 家贫屡假贷于人。 每从王 射命中赐马亦不畜辄与人。 印侯兄事之。 尝至其家曰: "嗟吾兄之贫乃如是耶。" 请王赐粟数百斛自谓有恩。 侯门客裴廷芝犯法希愈欲治侯曰: "忘我德耶。" 希愈怒拔佩刀目侯而前。 中赞洪子藩在坐屡 廷芝廷芝夺其刀。 走希愈逐不及。 他日廷芝诣希愈谢希愈曰: "向非汝吾几杀侯矣。" 门客柳甫通其爱妓希愈觉让甫甫曰: "子尝从军有炊 之劳今以妓故遽 我耶 " 希愈笑遂与其妓。 平居虽老缮治弓矢甲胄若临战阵。 每月夜操长枪且走且跳曰: "吾力尙可用也。" 王自复位以来王惟绍宋璘等用事离*闲王父子希愈自以起自行伍位至宰辅感王德唯务承顺略不规谏。 忠宣谓希愈党王宋深有憾。 及卒窜其子俭于嘉州。 俭与弟* 佑皆官至护军。

#高丽史104卷-列传17-罗裕-000

罗裕[*(罗)益禧]。

#高丽史104卷-列传17-罗裕-001

○罗裕罗州人三韩功臣大匡聪礼十世孙也。 父得璜剥民聚* {敛}* {谄}事崔沆为长兴副使沆农庄在临陂以故升为全罗按察使。 后又为济州副使。 前此宋 守济州坐赃免得璜至人语曰: "济州昔经小盗今遇大贼。" 官至刑部尙书裕以荫调庆仙店录事。 林衍挟私憾杀裕舅赵文柱胁裕离婚裕以义拒之。 累迁至将军从元帅金方庆讨三别抄于珍岛有功。 时朝士妻多陷贼率改娶及贼平妻或有还者皆 之。 裕亦已娶新妻先入贼中得旧室还复为夫妇如初闻者义之。

#高丽史104卷-列传17-罗裕-002

方庆讨耽罗裕又以大将军从军将前锋先下岸杀获甚众。 经略使赏以所获男女二口奏帝赐中统宝 。 又从方庆与元将忽敦等征日本迁鹰扬军大护军帝赐金牌授武德将军管高丽军千户以赏军功。 忠烈时出鎭合浦以知礼特召还掌八关会仪俄迁知申事进副知密直司事。 王之请亲征乃颜也赐裕虎头牌为中翼副万户及班师策为一等功臣赐录*券田一百结臧获二十口授明威将军帝赐双珠金牌。

#高丽史104卷-列传17-罗裕-003

乃颜党哈丹子老的 掠平壤将攻江都王命裕御之。 裕沿海踰险遇贼于平壤斩哈刺桑哥二贼将贼溃又战于燕岐大败之余众遁走女眞地。 王又遣裕于交州道追捕之老的踰竹田复趣平壤裕将舍舟而陆。 玄文奕言: "原 回互恐有伏。" 裕不听未成列贼大至裕麾军退仅得登舟。 郞将李茂等数十人不及登文奕立舟上呼曰: "茂勉之能立奇功国有赏。 孰与委身逆虏妻子为 乎 " 茂等走独山。 贼将轻之下马据胡床分其众环山而登。 飞矢如雨。 茂 树立日晩饥甚。  囊中干 谓军士曰: "男儿当死中求生。 毋恐。" 关弓左射中贼将喉应弦而倒贼自乱。 茂等大呼迫击斩获无 。 以知密直司事如元贺正帝赐三珠虎符玉带银锭弓矢剑鞍马授怀远大将军。 十八年卒。 裕勇悍出众习礼仪明断狱讼临难不惧屡立边功。 子益禧。

#高丽史104卷-列传17-罗裕-004

○益禧年十七受元命带金符为上千户后袭爵拜管军上万户带三珠虎符。 忠烈末授神虎卫护军。 忠宣好立新法益禧多所封驳或 以危言不为动。 遂落职。 经十年乃除检校上护军三迁为商议评理封锦城君。 尝尹 林三鎭合浦以廉勤慈惠称。 年五十七授其子世爵闲居者又十七年。 每念民生休戚人材用舍。 负手蹙鼻独行园庭若有隐忧。 忠穆初复为佥议 理貌甚 重听然临事慷慨不小懈。 一日语判三司事李齐贤曰: "吾君幼委政宰相彼负且乘者不诚复辙吾其引避毋俱为十手所指。 公当如何 " 齐贤谢曰: "仆尝以二三策晓执政未见施行。 常愧不能勇退敢不从公言。" 居十余日病卒。 益禧幼习武艺不暇读书而性耿介慕节义耻与人争。 母尝分财别遗臧获四十口辞曰: "以一男居五女*闲*鸟{乌}忍苟得以累 鸠之仁。" 母义而从之。 谥良节子英杰。

#高丽史104卷-列传17-元 甲-000

元 甲。

#高丽史104卷-列传17-元 甲-001

○元 甲原州人短小精悍眼有电光能临难忘身。 以乡贡进士隶本州岛别抄。 忠烈时哈丹贼逾铁岭 入州县望风奔溃莫有当者。 贼来屯原州有五十骑剽掠雉岳城下。  甲率步卒六人逐之夺贼马八匹还。 贼都刺 秃于乃 兰等领兵四百又至城下取禄转米。  甲与敢死士仲山等七人 之仲山先入贼中斩一人追至荆门外贼 鞍马遁走。 防护别监卜奎大喜悉以所获马二十五匹与之。 贼复来多张旗帜围城数重使一人赍书来诱。  甲突出斩之系其书于头掷之贼退多修攻具城中震惧。 贼又遣所 二女来诱 甲又斩之。 贼鼓 而进百计攻之矢下如雨城几陷。 兴元仓判官曹愼出城与战 甲急驰上东峯斩一级。 贼稍乱别将康伯松等三十余人助之州吏元玄传行兰元锺秀与国学生安守贞等百余人下西峯夹攻。 愼援 鼓之矢贯右肱鼓音不衰。 贼前锋少北后者惊扰自相躏轹。 州兵合击声振山岳前后十战大败之。 斩都刺 等六十八人射杀者几半。 自是贼挫锐不敢攻掠诸城亦坚守始有轻贼之心皆 甲力也。

#高丽史104卷-列传17-元 甲-002

以功六转为三司右尹。 吴祈以谗 得幸离*闲王父子陷害忠良人皆切齿畏祸莫有言者。  甲率五十余人极言祁罪恶执送于元。 语在祁传。 忠宣时拜鹰扬军上护军忠肃六年式目都监请加褒奖赐推诚奋勇定乱匡国功臣号越二年卒年七十二。 子大明大材大器。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周鼎-000

金周鼎[*(金)深*(金)宗衍*(金)石坚]。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周鼎-001

○金周鼎光州人少好学沈厚寡言不妄交游。 以荫调富城尉时蒙兵大至国家惊扰周鼎措置得宜威惠 着一方称之。 巡问使韩就荐之权知都兵马录事。 元宗五年擢魁科补海阳府录事加典签。 海阳公金俊器重之属内侍入政房。 累迁至吏部侍郞。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周鼎-002

忠烈元年拜大府卿左司议大夫。 明年上书请究理廉使守令勤怠贡赋轻重乡吏附势逃役等事王纳之。 为左右所沮事竟不行。 四年王如元周鼎为行从都监使建白本国达鲁花赤王京留守军合浦鎭守军黄凤盐白四州屯田军供亿繁重民不堪命且金方庆有大功于朝被诬远流请奏于帝。 王入朝奏帝皆允。 王益重之。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周鼎-003

还国授左副承旨。 旧制凡国家事宰枢会议承宣 旨而行。 周鼎言: "今宰枢甚多谋政无主。 宜别置必 赤委以机务。 又内僚不可皆令启事请择人为申闻色罢其余。" 令廉承益李之 讽王遂置必 赤申闻色。 周鼎及 文学事朴恒密直副使薛公俭左承旨李尊庇判礼宾事廉承益大将军印公秀赵仁规秘书尹郑兴内侍将军李之 宝文署待制郭预大府少尹安 千牛卫录事李子芬詹事府录事尹文玉*大常府录事郑玄继为必 赤内僚郞将郑承伍金义光姜硕李恕河汭为申闻色。 常会禁中 决机务时号别厅。 宰枢以非祖宗旧制人多讥议。 时大府以内僚口传及内侍院传请财用 竭有注簿私假贷犹不能支至剃发为僧。 周鼎以为祗候尹谐旧为内侍必能 节传请且大将军金子廷将军车得珪内僚之首可抑群竖口传之弊请王为别监与监察别监杂考大府岁入以 其费后口传愈多传请愈繁。 内僚争援例求为各司别坐莫之能禁。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周鼎-004

郞将崔宗彦赖公主乳 为牵龙行首周鼎以郞将金禧代之。 禧兄仪及曹淳亦以郞将为行首皆周鼎姻亚时号一门三行首。 周鼎尝以女嫁大将军尹秀子秀适遭舅服。 周鼎请王公除承旨赵仁规谓非礼不奏。 周鼎因内僚得请人非之。 又为鹰坊都监使以鹰犬媚王颇张权势。 语人曰: "有王命不获已耳。" 元将征日本王以周鼎有将略拜万户上书中书省请赐虎头牌。 乃授昭勇大将军右副都统赐虎头金牌及印。 寻同知密直司事。 及征日本至,大明浦忽大风复舟官军多溺死。 周鼎以计拯活甚众。 十年知都佥议事。 王尝宴群臣。 周鼎上寿退公主呼谓曰: "卿子深逼妻缢死父不能惩子耶。" 对曰: "虎且不食其子。" 公主不悦。 周鼎退* {支} 睡公主使人责曰: "卿醉耶睡耶 " 曰: "臣无睡。" 公主大怒命曳出明日罢职。 俄贬淸州牧使夺虎头牌赐朴之亮。 未几召还复赐牌十六年卒谥文肃一子深。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周鼎-005

○深忠烈朝以秃鲁花入元后为郞将。 又以弓箭陪如元累迁密直副使袭父万户职。 寻加同知。 尝奉表如元请忠宣还国忠宣特授 理敎曰: "宰相洪子藩崔有 柳淸臣金深金利用等图安社稷重义轻身偕赴朝廷论列利害为孤请还其功殊异。 宜特 用。" 升赞成事。 元授高丽都元帅以其女达麻实里得幸于帝故有是拜。 女后封皇后深自私第入摠部开宣。 以行省所在国王右丞相水精 钺等仪仗陈于马前开宣毕三官五军入庭罗拜识者以为僭礼。 俄迁密直使封化平君。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周鼎-006

王在元深与密直使李思温议曰: "帝及太后屡诏王之国王无意于行令本国岁输布十万匹米四百斛他物不可胜纪国人漕转之弊益甚。 诸从臣皆 旅思归。 而权汉功崔诚之同掌选法利其赂遗朴景亮为王腹心累蒙赏赐营置产业。 王之不归实由三人。  除之奉王以还。" 乃因太后幸宦买撒言于徽政院使失列门失列门许之。 于是深等具三人罪状令大护军李揆护军金彦金赏崔之甫申彦卿等数百人署名呈徽政院失列门矫太后旨下汉功等三人狱。 王怒甚因太后侍婢也里思班白太后曰: "从臣爱我者莫如三人。 深等不告我辄诉徽政院其意不止三人。 惟陛下怜察。" 汉功等亦以贿求免太后卽命释三人杖流深思温于临 国人闻之莫不愤叹。 揆彦赏之甫彦卿皆亡匿王命囚彦卿父良揆外祖金贞于巡军皆籍其家。 帝寻召还深。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周鼎-007

初深将如元印侯出饯告曰: "今国王在京师子不待召而往岂无意乎 夫善言语以悦上国子孰与侯富钱财行货权贵子孰与侯。 侯尝得罪国家仅免死而归。 子其愼之。" 深不能用。 忠肃时守佥议政丞判摠部事赐砺节保安功臣号未几改输诚守义忠亮功臣化平府院君。 又改都佥议中赞加赐 辅功臣号。 摄行征东省事蒋伯祥渎货多作威福国人怨之元遣客省太史都赤来囚伯祥以深及万户洪绥权省事。 卒谥忠肃。 子承嗣承汉承晋承鲁 子石坚承嗣子宗衍。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周鼎-008

○宗衍父密直副使精谋诛辛旽事泄为旽所杀。 宗衍亡匿及旽诛乃出。 辛禑时屡为元帅击倭有劳恭让朝王昉赵 回自京师尹 李初之狱起国家初闻 言欲鞫之迟疑未决。 池涌奇与宗衍善密语曰: "公之名在 初书中公其危哉。" 宗衍惧夜逃。 于是大索境内获宗衍于凤州山中囚巡军台省刑曹鞫问不服。 翼日夜宗衍从厕窦出率其子伯钧孟钧仲钧及奴数人又逃。 大索城中三日不获以防禁不严斩当直令史囚鎭抚李士颖于巡军。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周鼎-009

西京千户尹龟泽与千户杨百之飮酒酒 语之曰: "尔得无作宰相意乎 " 百之曰: "孰无此心。 但为之难耳。" 龟泽曰: "金宗衍与赵裕同谋欲害

李侍中尔若率精兵与吾等同心宰相可得也。 沈侍中亦知此谋矣。" 百之佯应。 龟泽恐谋泄至南京告我

太祖曰: "金宗衍逃至西京约与我举兵谋害侍中。 宗衍已潜入松京与侍中沈德符判三司池涌奇前判慈惠府事郑熙启门下评理朴 同知密直尹师德汉阳府尹李彬罗州道节制使李茂全州道节制使陈乙瑞江陵道节制使李沃前密直副使陈原瑞及李仲和等谋作乱。 赵裕又谓予曰: "沈侍中令其鎭抚曹彦金兆府郭璇魏 张翼与裕等勒麾下兵将攻

李侍中。"

太祖以其言告德符德符与

太祖议下裕狱遣千户郑乙邦于松京囚宗衍妻及妻父宋壶山奴波豆于巡军幷收其族朴天祥朴可兴鞫之。 妻泣曰: "假使我知夫所在何忍言之以食夫耶。  我不知乎 " 奴曰: "主宗衍着丧服入可兴家与可兴夫妇相话出谓奴曰: '俟尹龟泽领兵至。'" 则事得济矣。  问可兴乃服。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周鼎-010

初宗衍匿于安峡人家发军围之逃入石窟中。 又围之宗衍拔剑击一卒突围而走至平壤匿前判事权忠家与忠子进士格相好。 至是逮捕格榜掠问宗衍所与同谋者格指涌奇熙启 师德彬等。 宪府上* 请置涌奇等极刑王不之信留中不下。 台谏连日伏合论请乃流涌奇于三陟;   州; 熙启安边; 师德淮阳; 彬安峡。 台谏又言: "涌奇等旣已流窜但李茂陈乙瑞陈原瑞李沃辞连权格罪同涌奇等尙不抵罪愿 正其罪。" 王以茂乙瑞沃有功且宗衍未逃前已授外任情状可疑止流原瑞于兴德绞裕流德符及彦等。 语在德符传。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周鼎-011

又鞫宗衍党金加勿李芳春等加勿曰: "我到西京芳春家见宗衍谓予曰: '宗衍入京寓朴可兴家与金轼李仲和谋害两侍中。' 轼仲和乃宗衍旧麾下鎭抚也。" 芳春曰: "宗衍再逃后到吾家曰:

'李侍中性本慈仁。 但以郑梦周 长寿赵浚郑道传等所诱令我至此。 我欲与权格入京依朴可兴启定阳君瑀与池涌奇郑熙启朴 尹师德尹龟泽金轼李仲和郑子连等同谋害之。'" 鞫权格曰: "宗衍语予云: '初涌奇谓宗衍曰公之名在尹 李初书中公其危矣。' 予恐及祸逃来。" 因留予家。 至十月初二日与予赴京留宿婢七宝家复还平壤。 十一月初一日至李同知家宿翌日同知称宗衍曰: '大男儿也。 安能郁郁于此乎。 害诸宰相则可免矣。' 予谓宗衍曰: '同知无兵何以害诸宰相 ' 宗衍曰: '此事非惟与同知议西京千户杨百之尹龟泽等请兵于安州西京吾与涌奇 熙启师德乙瑞彬原瑞沃仲和等谋以害

李侍中及梦周道传长寿浚石璘等何难之有 ' 予问孰肯从汝宗衍曰: '吾与杨百之有苍赤之隙尙且从之其余千户孰敢不应。 吾在京中与诸公约举事日已定。' 适乙瑞出外未得发后沃来吾家议之予不应。 沃怒蹴门板而去。 予又曰: '汝若害中兴功臣王得不怒乎 ' 宗衍曰: '拥众举大事何畏王乎 '" 鞫朴天祥天祥曰: "吴仲华谓予曰: '宗衍逃自巡军匿涌奇家四五日熙启家五六日可兴家十余日然后出城。'" 于是追仲华与天祥对辨乃妄也。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周鼎-012

王曰: "朴吴为人不实国人所知。" 遂释之。 遣巡军鎭抚任纯礼捕宗衍于西海道。 搜索甚急宗衍所过辄加 掠囚系者数百人。 传相告引中外喧 。 宗衍饥窘隐于谷州林莽*闲见一人曰: "吾饥将死愿救之。" 其人曰: "在此我将煮粥来。" 遂告官掩捕以来。 命 长寿赵浚与台谏鞫之逃匿经宿处一如格所言。 又鞫谋乱事宗衍饥惫不能言。 狱官诘曰: "今日之问君命也何不言也 " 宗衍有微声在喉中曰: "我不忍死且以薄佑所锺至此耳实无谋事。" 又问曰: "所谋事权格李天用已告何隐也。" 宗衍曰: "与格天用共谋得成何事。 我无所谋此亦可知。" 饥甚不可 问飮之粥入温室卽死。 纯礼在途不与食一昼夜驰三百里遂疲困冻 以死。 人皆疑之。 劾纯礼支解宗衍以徇诸道斩忠格芳春加勿天用郑甫朴原实等流可兴仲和轼于远地。 论龟泽功除判书云观事郞舍数月不署告身。 式目录事劾郞舍党宗衍而庇阴谋请治其罪都堂又上* 请之乃下常侍陈义贵郑习仁司议李滉权湛舍人禹洪富献纳宋愚孟思诚正言尹珪尹 于巡军狱鞫之皆流外。 以湛倡议幷收告身。

#高丽史104卷-列传17-金周鼎-013

○石坚忠肃朝累转密直副使忠惠时封化平府院君。 曹 之乱侍从有劳策功为一等爵其父母妻子赐田臧获。 王用闵涣言求取诸豪富家婢有姿色者。 主吏至石坚家索婢石坚欧逐之卽诣王宫王迎谓曰: "政丞得无以臧获事来耶。" 石坚曰: "臣家臧获皆已与子上若索之臣欲明朝如元取来。" 石坚庶子完者帖木儿仕元有宠故因以胁王。 王赐马慰谕曰: "政丞毋怒予将勿取。" 忠穆二年卒。 完者帖木儿元授礼部尙书后还国宰枢及宗族争置酒邀宴。 时忠惠被执如元政丞蔡河中谓曰: "尙书旣知上国与本国事矣。 何故有是变乎 " 完者帖木儿曰: "王之被谴由左右无其人。 谁不知恶之不可为。 但阿意顺旨以固权位耳。 不然何至此 " 寻被征还于元。

列传卷第十七。

#高丽史105卷-列传18-00-000

列传卷第十八。 高丽史一百五。

正宪大夫工曹判书集贤殿大提学知 经筵春秋馆事兼成均大司成臣郑麟趾奉 敎修。

#高丽史105卷-列传18-柳璥-000

柳璥[*(柳)升*(柳)墩*(柳)曼殊]。

#高丽史105卷-列传18-柳璥-001

○柳璥字天年一字藏之政堂文学公权之孙高宗朝登第累迁至国子大司成璥久在政房与兪千遇俱为崔沆所厚蒙兵之侵沆欲徙三陟山城郡人不欲遗璥银甁三十请勿徙璥却不受乃遗千遇千遇受之言于沆得不徙璥谓沆曰: "三陟之徙实关利害郡人安土重迁尝 我银币我不敢受今而不徙何也 " 沆以千遇卖己追所赂流海岛以故千遇与璥有隙。

#高丽史105卷-列传18-柳璥-002

沆子 累世用事擅威福时又连岁凶荒饿莩相枕 不发仓赈贷由是大失人心璥遂与金俊等谋诛 一日俊等诣璥议璥不敢显言令家人进杏子一椀俊等拜曰: "已谕。" 盖杏与幸声相近也是日诛 归政王室王谓璥曰: "卿等为寡人立非常之功。"  然泣下卽拜枢密院右副承宣俄迁知奏事左右卫上将军璥以近来为知奏者率皆权臣又恐宠禄盛满力辞唯以上将军仍右副承宣赐推诚卫社功臣号又赐米二百石彩* {段}百匹甲第土田后因宰枢奏爵其子六品给田一百结奴婢各十五口升其乡儒州监务为文化县令璥旣诛 奏置政房于便殿侧掌铨注凡国家机务皆决焉俊弟承俊自以为功高秩卑心常怏怏璥闻之谓承俊曰: "以公之功虽一日九迁可也然循资除授国家常典公以队正越四等授中郞将不可谓不超迁也。" 承俊益衔之俊每入阙必谒璥直庐承俊独不尔璥与俊戯云: "承俊郞将何样在 "

#高丽史105卷-列传18-柳璥-003

璥多置甲第权势日炽门庭如市承俊林衍等诸功臣忌之 于俊讽王王欲夺其权罢璥承宣除签书枢密院事囚璥所善将军禹得圭梁和指谕金得龙郞将庆元禄璥谓俊曰: "公始与璥同心举义复政王室亲如骨肉善 者不能*闲岂图今日反如是耶 " 俊愧谢承俊林衍等不言而退遂杀得圭和得龙流元禄于远岛元宗三年命图形壁上明年守太傅 知政事太子太保进拜门下侍郞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时衍诛俊号卫社璥与大司成金坵礼部侍郞朱悦将军金珽素友善数相过一日璥谓坵等曰: "顷我以妻服久不视事闻有卫社者今见其人皆群小也。" 又论古史言及当世宦寺之弊宦官金镜闻而衔之诉于王王曰: "此人向诛崔 欲执权柄为俊等所排志不之遂昨日曲宴宰相皆乐独璥不悦我亲酌以劝竟不乐以是知其有二心。" 召坵切责曰: "汝交结柳璥凭经史好论国事史传所载岂可尽信予欲罪之第以汝掌辞命特宥之信勿复尔。" 流璥于黑山岛籍其家璥子行首升及珽悦 流海岛。

#高丽史105卷-列传18-柳璥-004

璥素富尝徙宅输财事马连亘旬日而止及诛 颇有权势富倍于前时称三韩巨富至籍家产珍宝器玩谷帛不可胜计璥被执赤身不赍一物家人以红罗  一衣追与之璥取衣还 曰: "女子无所衣食可 此以生。" 升先行至金刚院迟之璥至临分携手泣曰: "父子之恩未尽当复相见。" 人称璥之败富所招也未几衍释璥还未至京复流他岛三别抄之乱璥在江华 家舟还古京没于贼璥载妻子于小 财宝于大船与贼共处久之璥佯呕若中热请就凉小 贼许之璥断缆而去贼追不及王闻璥陷贼恐以为谋主璥徒步谒王王大喜厚奖复拜平章事判兵部事。

#高丽史105卷-列传18-柳璥-005

螺匠木同认良民为隶卖与达鲁花赤宰枢请治其罪王不听璥与政堂文学兪千遇牒有司免隶为民达鲁花赤憾而告王王亦怒其擅断罢璥流千遇后千遇母诉于达鲁花赤曰: "吾子与柳璥同罪独吾子配岛请免之。" 达鲁花赤怒流璥于哀岛寻召还忠烈二年拜佥议侍郞赞成事监修国史判版图司事先是璥以平章罢元傅继为赞成而判军簿修国史至是璥以判版图复相位在傅下傅曰: "吾于柳犹门生安敢居上 " 璥曰: "判军簿为二宰判版图为三宰其来尙矣。" 相让久之王以问许珙对曰: "璥之言旧制傅之言私恩也后进让先进礼也若加璥监修国史 于傅上亦人望也。" 从之。

#高丽史105卷-列传18-柳璥-006

有投匿名书于达鲁花赤石抹天衢馆曰: "贞和宫主失宠使女巫呪诅公主又齐安公淑中赞金方庆及李昌庆李汾禧朴恒李汾成等四十三人谋不轨复入江华。" 公主囚贞和宫主天衢亦囚淑方庆等乃召宰相杂问之天衢忽言曰: "春期已近诸君宜赋迎春诗。" 金坵但唯唯璥慨然曰: "王妃与首相俱在  此岂啸咏时乎 " 天衢  天衢又讽公主亲鞫诸囚公主将从之璥与诸宰相请见公主膝行而前曰: "近世权臣执国命若有告人以罪不问虚实轻重卽加诛戮如刈草菅人怀战栗莫保朝夕皇天眷佑荡除此辈使公主来 东方臣等以为无复前日之祸今乃有此事所得匿名书臣请辨之我国人物衰耗官军屯于四面谁敢逃窜无名之书何足取信若信而罪之我一二臣明日亦恐不免谁敢竭力以供王事贞和宫主呪诅事亦易辨也自公主厘降国人按堵悉感帝德沦入骨髓彼若以私憾呪诅神而有灵背德之祸必反乎身。" 璥自始语涕泗交下言甚切至左右莫不 然公主感悟皆释之独留贞和宰相议请释畏公主皆默然璥遽起入内力请乃释王遣内人谢璥甚勤。

#高丽史105卷-列传18-柳璥-007

又有韦得儒卢进义者诬告方庆等谋叛元帅 都白王及公主请 掠方庆王将许之璥进曰: "臣生长边鄙未知上国之制其在本国之法先囚告者次系被告者白王然后鞫问所告实则赏虚则反坐今不囚告者便欲 掠被告者于理如何 "  都默然语在方庆传。 四年判典理司事时王在元公主召宰相令卜日作宫室伍允孚曰: "今年兴土功不利人主臣不敢卜。" 公主怒将夺官笞之璥曰: "臣领造成都监事岂不欲速成以顺圣意今日官云: '宁斫头不敢卜日。' 此无他爱君以诚不顾其身耳臣待罪宰相闻不利于上忍为之耶请备材瓦待大驾还作之未晩。" 公主默然而止。

#高丽史105卷-列传18-柳璥-008

是年上章乞退以匡靖大夫佥议中赞修文殿大学士监修国史上将军判典理司事世子师致仕自是凡有内宴王必命召八年僧洪坦以私憾告璥及上将军韩希愈将军梁公绩林庇等有异谋下巡马所鞫之璥以老病不逮坦坐诬流海岛十五年卒年七十九谥文正璥 肥短人望之俨然天资明敏器度雄深能断大事善接人言笑款洽有藻鉴元傅许珙皆其荐也尝领史馆撰神熙康高四朝实录一掌国子监试三典礼 论文章先体制而后工拙所得皆知名士李尊庇安珦安 李混皆璥门生与兪千遇同掌试千遇喜自用程文有微疵必欲 之璥不与较及榜出皆老于场屋者然少至达官璥初掌试坐主平章事任景肃解所带乌犀红 与之曰: "公之门下有如公者可传之。" 及尊庇掌试欲传之则已失于林衍之乱买之市卽其带也士林传为异事子升。

#高丽史105卷-列传18-柳璥-009

○升字希元官至佥议 理容止可观久在阁门时礼文散失升撰新仪甚详后人遵用之事亲孝居官匪懈不好飮酒嬉戯于声色货利淡如也善弹丸必命中尝与客坐遥见汲妇戴盆曰: "中人则伤中器则破要令丸堕盆中耳。" 弹发果然忠烈二十四年卒年五十一谥贞愼子仁明仁全仁和仁琦仁明中门使仁琦文化君。

#高丽史105卷-列传18-柳璥-010

仁和后改墩中第历代言大司宪出鎭合浦苛酷少恩民甚苦之忠宣元年以佥议赞成始宁君卒谥章敬子* {总}右副代言* {总}子曼殊。

#高丽史105卷-列传18-柳璥-011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3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