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征皓嘉恐不至遂先系其妻子使者谓嘉曰速装妻

子可全对曰犬马犹识主况于人乎王皓先自刎以

首付使者述怒遂诛皓家属王嘉闻而叹曰后之哉

乃对使者伏剑而死

  张

按册府元龟光武初为尝山关长时年八十会赤

眉攻关城出战死帝甚哀之

  曹竟

按通鉴纲目建武元年赤眉入长安更始单骑走式

侯恭以赤眉立其弟自系诏狱闻败乃出从更始于

渭滨将相皆降独丞相曹竟不降手剑格死

  温序

按后汉书本传序字次房太原祁人也仕州从事建

武二年骑都尉弓里戍将兵平定北州到太原历访

英俊大人问以策谋戍见序奇之上疏荐焉于是征

为侍御史迁武陵都尉病免官六年拜谒者迁护羌

校尉序行部至襄武为隗嚣别将苟宇所拘劫宇谓

序曰子若与我并威同力天下可图也序曰受国重

任分当效死义不贪生苟背恩德宇等复晓譬之序

素有气力大怒叱宇等曰贼何敢迫胁汉将因以节

挝杀数人贼众争欲杀之宇止之曰此义士死节可

赐以剑序受剑衔须于口顾左右曰既为贼所迫杀

无令须污土遂伏剑而死序主簿韩遵从事王忠持

尸归敛光武闻而怜之命忠送丧到洛阳赐城傍为

冢地赙&#千斛缣五百匹除三子为郎中长子寿服

竟为邹平侯相梦序告之曰久客思乡里寿即弃官

上书乞骸骨归葬帝许之乃复旧茔焉

  伏隆

按续文献通考隆湛之子光武时为大中大夫张步

据齐地隆奉使不屈死之

  来歙

按后汉书本传歙字君叔南阳新野人也六世祖汉

有才力武帝世以光禄大夫副楼&#将军杨仆击破

南越朝鲜父仲哀帝时为谏大夫娶光武祖姑生歙

光武甚亲敬之数共往来长安汉兵起王莽以歙刘

氏外属乃收系之宾客共篡夺得免更始即位以歙

为吏从入关数言事不用以病去歙女弟为汉中王

刘嘉妻嘉遣人迎歙因南之汉中更始败歙劝嘉归

光武遂与嘉俱东诣洛阳帝见歙大欢即解衣以衣

之拜为太中大夫是时方以陇蜀为忧独谓歙曰今

西州未附子阳称帝道里阻远诸将方务关东思西

州方略未知所任其谋若何歙因自请曰臣尝与隗

嚣相遇长安其人始起以汉为名今陛下圣德隆兴

臣愿得奉威命开以丹青之信嚣必束手自归则述

自亡之埶不足图也帝然之建武三年歙始使隗嚣

五年复持节送马援因奉玺书于嚣既还复往说嚣

嚣遂遣子恂随歙入质拜歙为中郎将时山东略定

帝谋西收嚣兵与俱伐蜀复使歙喻旨嚣将王元说

嚣多设疑故久冘豫不决歙素刚毅遂发愤质责嚣

曰国家以君知臧否晓废兴故以手书畅意足下推

忠诚遣伯春委质是臣主之交信也今反欲用佞惑

之言为族灭之计叛主负子违背忠信乎吉凶之决

在于今日欲前刺嚣嚣起入部勒兵将杀歙歙徐杖

节就车而去嚣愈怒王元劝嚣杀歙使牛邯将兵围

守之嚣将王遵谏曰愚闻为国者慎器与名为家者

畏怨重祸俱慎名器则下服其命轻用怨祸则家受

其殃今将军遣子质汉内怀它志名器逆矣外人有

议欲谋汉使轻怨祸矣古者列国兵交使在其间所

以重兵贵和而不任战也何况承王命籍重质而犯

之哉君叔虽单车远使而陛下之外兄也害之无损

于汉而随以族灭昔宋执楚使遂有析骸易子之祸

小国犹不可辱况于万乘之主重以伯春之命哉歙

为人有信义言行不违及往来游说皆可案复西州

士大夫皆信重之多为其言故得免而东归八年春

歙与征卤将军祭遵袭略阳遵道病还分精兵随歙

合二千余人伐山开道从番须回中径至略阳斩嚣

守将金梁因保其城嚣大惊曰何其神也乃悉兵数

万人围略阳斩山筑堤激水灌城歙与将士固死坚

守矢尽乃发屋断木以为兵嚣尽锐攻之自春至秋

其士卒疲弊帝乃大发关东兵自将上陇嚣众溃走

围解于是置酒高会劳赐歙班坐绝席在诸将之右

赐歙妻缣千匹诏使留屯长安悉监护诸将歙因上

书曰公孙述以陇西天水为藩蔽故得延命假息今

二郡平荡则述智计穷矣宜益选兵马储积资粮昔

赵之将帅多贾人高帝悬之以重赏今西州新破兵

人疲馑若招以财谷则其众可集臣知国家所给非

一用度不足然有不得已也帝然之于是大转粮运

诏歙率征西大将军冯异建威大将军耿弇虎牙大

将军盖延扬武将军马成武威将军刘尚入天水击

破公孙述将田弇赵匡明年攻拔落门隗嚣支党周

宗赵恢及天水属县皆降初王莽世羌卤多背叛而

隗嚣招怀其酋豪遂得为用及嚣亡后五溪先零诸

种数为寇掠皆营堑自守州郡不能讨歙乃大修攻

具率盖延刘尚及太中大夫马援等进击羌于金城

大破之斩首数千人获牛羊万余头谷数十万斛又

击破襄武贼傅栗卿等陇西虽平而人饥流者相望

歙乃倾仓廪转运诸县以赈赡之于是陇右遂安而

凉州流通焉十一年歙与盖延马成进攻公孙述将

王元环安于河池下辩陷之乘胜遂进蜀人大惧使

刺客刺歙未殊驰召盖延延见歙因伏悲哀不能仰

视歙叱延曰虎牙何敢然今使者中刺客无以报国

故呼巨卿欲相属以军事而反效儿女子涕泣乎刃

虽在身不能勒兵斩公邪延收泪强起受所诫歙自

书表曰臣夜人定后为何人所贼伤中臣要害臣不

敢自惜诚恨奉职不称以为朝廷羞夫理国以得贤

为本太中大夫段襄骨鲠可任愿陛下裁察又臣兄

弟不肖终恐被罪陛下哀怜数赐教督投笔抽刃而

绝帝闻大惊省书览涕乃赐策曰中郎将来歙攻战

连年平定羌陇忧国忘家忠孝彰着遭命遇害呜呼

哀哉使太中大夫赠歙中郎将征羌侯印绶谥曰节

侯谒者护丧事丧还洛阳乘舆缟素临吊送葬以歙

有平羌陇之功故改汝南之当乡县为征羌国焉子

褒嗣十三年帝嘉歙忠节复封歙弟由为宜西侯

  张显 严授 福 徐咸

按通鉴纲目延平元年鲜卑入寇渔阳太守张显率

数百人出塞追之掾严授谏不听进兵遇寇伏发士

卒悉走唯授力战而死主簿福功曹徐咸皆自投

赴显俱殁于陈

  所辅

按后汉书刘茂传永初二年剧贼毕豪等入平原界

县令刘雄将吏士乘&#追之至厌次河与贼合战雄

败执雄以矛刺之时小吏所辅前叩头求哀愿以身

代雄豪等纵雄而刺辅贯心洞背即死东郡太守捕

得豪等具以状上诏书追伤之赐钱二十万除父奉

为郎中

  郑勤 段崇 王宗 原展

按通鉴纲目永初四年三月先零羌寇汉中太守郑

勤战大败主簿段崇门下史王宗原展以身扞刃与

勤俱死

  蔡讽 龙端 公孙酺

按通鉴纲目建光元年夏高句骊鲜卑寇辽东太守

蔡讽战殁掾龙端公孙酺以身扞讽俱殁于陈

  李固

按后汉书本传固字子坚汉中南郑人司徒合之子

也合在数术传固貌状有奇表鼎角匿犀足履龟文

少好学常步行寻师不远千里遂究览坟籍结交英

贤四方有志之士多慕其风而来学京师咸叹曰是

复为李公矣司隶益州并命郡举孝廉辟司空掾皆

不就阳嘉二年有地动山崩火灾之异公卿举固对

策诏又特问当世之敝为政所宜固对曰臣闻王者

父天母地宝有山川王道得则阴阳和穆政化乖则

崩震为灾斯皆关之天心效于成事者也夫化以职

成官由能理古之进者有德有命今之进者唯财与

力伏闻诏书务求宽博疾恶严暴而今长吏多杀伐

致声名者必加迁赏其存宽和无党援者辄见斥逐

是以淳厚之风不宣雕薄之俗未革虽繁刑重禁何

能有益前孝安皇帝变乱旧典封爵阿母因造妖孽

使樊丰之徒乘权放恣侵夺主威改乱嫡嗣至令圣

躬狼狈亲遇其艰既拔自困殆龙兴即位天下喁喁

属望风政积敝之后易致中兴诚当沛然思惟善道

而论者犹云方今之事复同于前臣伏从山草痛心

伤臆实以汉兴以来三百余年贤圣相继十有八主

岂无阿乳之恩岂忘爵赏之宠然上畏天威俯案经

典知义不可故不封也今宋阿母虽有大功勤谨之

德但加赏赐足以酬其劳苦至于裂土开国实乖旧

典闻阿母体性谦虚必有逊让陛下宜许其辞国之

高使成万安之福夫妃后之家所以少完全者岂天

性当然但以爵禄尊显专总权柄天道恶盈不知自

损故至颠仆先帝宠遇阎氏位号太疾故其受祸曾

不旋时老子曰其进锐其退速也今梁氏戚为椒房

礼所不臣尊以高爵尚可然也而子弟群从荣显兼

加永平建初故事殆不如此宜令步兵校尉冀及诸

侍中还居黄门之官使权去外戚政归国家岂不休

乎又诏书所以禁侍中尚书中臣子弟不得为吏察

孝廉者以其秉威权容请托故也而中常侍在日月

之侧声埶振天下子弟禄仕曾无限极虽外托谦默

不干州郡而谄伪之徒望风进举今可为设常禁同

之中臣昔馆陶公主为子求郎明帝不许赐钱千万

所以轻厚赐重薄位者为官人失才害及百姓也窃

闻长水司马武宣开阳城门羊迪等无他功德初

拜便真此虽小失而渐坏旧章先圣法度所宜坚守

政教一跌百年不复诗云上帝板板下民卒瘅刺周

王变祖法度故使下民将尽病也今陛下之有尚书

犹天之有北斗也斗为天喉舌尚书亦为陛下喉舌

斗斟酌元气运平四时尚书出纳王命赋政四海权

尊埶重责之所归若不平心灾眚必至诚宜审择其

人以毗圣政今与陛下共理天下者外则公卿尚书

内则常侍黄门譬犹一门之内一家之事安则共其

福庆危则通其祸败刺史二千石外统职事内受法

则夫表曲者景必邪源清者流必絜犹叩树本百枝

皆动也周颂曰薄言振之莫不震迭此言动之于内

而应于外者也由此言之本朝号令岂可蹉跌间隙

一开则邪人动心利竞暂启则仁义道塞刑罚不能

复禁化导以之寖坏此天下之纪纲当今之急务陛

下宜开石室陈图书招会群儒引问得失指擿变象

以求天意其言有中理即时施行显拔其人以表能

者则圣听日有所闻忠臣尽其所知又宜罢退宦官

去其权重裁置常侍二人方直有德者省事左右小

黄门五人才智闲雅者给事殿中如此则论者厌塞

升平可致也臣所以敢陈愚瞽冒昧自闻者傥或皇

天欲令微臣觉悟陛下陛下宜熟察臣言怜赦臣死

顺帝览其对多所纳用即时出阿母还舍诸常侍悉

叩头谢罪朝廷肃然以固为议郎而阿母宦者疾固

言直因诈飞章以陷其罪事从中下大司农黄向等

请之于大将军梁商又仆射黄琼救明固事久乃得

拜议郎出为广汉雒令至白水关解印绶还汉中杜

门不交人事岁中梁商请为从事中郎商以后父辅

政而柔和自守不能有所整裁灾异数见下权日重

固欲令商先正风化退辞高满乃奏记曰春秋褒仪

父以开义路贬无骇以闭利门夫义路闭则利门开

利门开则义路闭也前孝安皇帝内任伯荣樊丰之

属外委周广谢恽之徒开门受赂署用非次天下纷

然怨声满道朝廷初立颇存清静未能数年稍复堕

损左右党进者日有迁拜守死善道者滞涸穷路而

未有改敝立德之方又即位以来十有余年圣嗣未

立群下继望可令中宫博简嫔媵兼采微贱宜子之

人进御至尊顺助天意若有皇子母自乳养无委保

妾医巫以致飞燕之祸明将军望尊位显当以天下

为忧崇尚谦省垂则万方而新营祠堂费功亿计非

以昭明令德崇示清俭自数年以来灾怪屡见比无

雨润而沈阴郁泱宫省之内容有阴谋孔子曰智者

见变思刑愚者睹怪讳名天道无亲可为祗畏加近

者月食既于端门之侧月者大臣之体也夫穷高则

危大满则溢月盈则缺日中则移凡此四者自然之

数也天地之心福谦忌盛是以贤达功遂身退全名

养寿无有怵迫之忧诚令王纲一整道行忠立明公

踵伯成之高全不朽之誉岂与此外戚凡辈耽荣好

位者同日而论哉固狂夫下愚不达大体窃感古人

一饭之报况受顾遇而容不尽乎商不能用永和中

荆州盗贼起弥年不定乃以固为荆州刺史固到遣

吏劳问境内赦寇盗前衅与之更始于是贼帅夏密

等敛其魁党六百余人自缚归首固皆原之遣还使

自相招集开示威法半岁间余类悉降州内清平上

奏南阳太守高赐等臧秽赐等惧罪遂共重赂大将

军梁冀冀为千里移檄而固持之愈急冀遂令徙固

为太山太守时太山盗贼屯聚历年郡兵常千人追

讨不能制固到悉罢遣归农但选留任战者百余人

以恩信招诱之未满岁贼皆弭散迁将作大匠上疏

陈事曰臣闻气之清者为神人之清者为贤养身者

以练神为宝安国者以积贤为道昔秦欲谋楚王孙

圉设坛西门陈列名臣秦使戄然遂为寝兵魏文侯

师卜子夏友田子方轼段干木故群俊竞至名过齐

桓秦人不敢窥兵于西河斯盖积贤人之符也陛下

拨乱龙飞初登大位聘南阳樊英江夏黄琼广汉杨

厚会稽贺纯策书嗟叹待以大夫之位是以岩穴幽

人智术之士弹冠振衣乐欲为用四海欣然归服圣

德厚等在职虽无奇卓然夕惕孳孳志在忧国臣前

在荆州闻厚纯等以病免归诚以怅然为时惜之一

日朝会见诸侍中并皆年少无一宿儒大人可顾问

者诚可叹息宜征还厚等以副群望琼久处议郎已

且十年众人皆怪始隆崇今更滞也光禄大夫周举

才谟高正宜在常伯访以言议侍中杜乔学深行直

当世良臣久托疾病可&#令起又荐陈留杨伦河南

尹存东平王恽陈国何临清河房植等是日有诏征

用伦厚等而迁琼举以固为大司农先是周举等八

使案察天下多所劾奏其中并是宦者亲属辄为请

乞诏遂令勿考又旧任三府选令史光禄试尚书郎

时皆特拜不复选试固乃与廷尉吴雄上疏以为八

使所纠宜急诛罚选举署置可归有司帝感其言乃

更下免八使所举刺史二千石自是希复特拜切责

三公明加考察朝廷称善乃复与光禄勋刘宣上言

自顷选举牧守多非其人至行无道侵害百姓又宜

止盘游专心庶政帝纳其言于是下诏诸州劾奏守

令以下政有乖枉遇人无惠者免所居官其奸秽重

罪收付诏狱及冲帝即位以固为太尉与梁冀参录

尚书事明年帝崩梁太后以扬徐盗贼盛强恐惊扰

致乱使中常侍诏固等欲须所征诸王侯到乃发丧

固对曰帝虽幼少犹天下之父今日崩亡人神感动

岂有臣子反共掩匿乎昔秦皇亡于沙丘胡亥赵高

隐而不发卒害扶苏以至亡国近北乡侯薨阎后兄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3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