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将军明义侯王骏为强弩将军春王城门校尉王况

为震威将军宗伯忠孝侯刘宏为奋冲将军中少府

建威侯王昌为中坚将军中郎将震羌侯宝兄为奋

威将军凡七人自择除关西人为校尉军吏将关东

甲卒发奔命以击义焉复以太仆武让为积弩将军

屯函谷关将作大匠蒙乡侯逯并为横&#将军屯武

关羲和红休侯刘歆为扬武将军屯宛大保后丞丞

阳侯甄邯为大将军屯霸上常乡侯王辉为车骑将

军屯平乐馆骑都尉王晏为建威将军屯城北城门

校尉赵恢为城门将军皆勒兵自备莽日抱孺子会

群臣而称曰昔成王幼周公摄政而管蔡挟禄父以

畔今翟义亦挟刘信而作乱自古大圣犹惧此况臣

莽之斗筲群臣皆曰不遭此变不章圣德莽于是依

周书作大诰曰惟居摄二年十月甲子摄皇帝若曰

大诰道诸侯王三公列侯于汝卿大夫元士御事不

吊天降丧于赵傅丁董洪惟我幼冲孺子当承继嗣

无疆大历服事予未遭其明悊能道民于安况其能

往知天命熙我念孺子若涉渊水予唯往求朕所济

度奔走以傅近奉承高皇帝所受命予岂敢自比于

前人乎天降威明用宁帝室遗我居摄宝龟太皇太

后以丹石之符乃绍天明意诏予即命居摄践祚如

周公故事反寇故东郡太守翟义擅兴师动众曰有

大难于西土西土人亦不靖于是动严乡侯信诞敢

犯祖乱宗之序天降威遗我宝龟固知我国有呰灾

使民不安是天反复右我汉国也粤其闻日宗室之

&#有四百人民献仪九万夫予敬以终于此谋继嗣

图功我有大事休予卜并吉故我出大将告郡太守

诸侯相令长曰予得吉卜予惟以汝于伐东郡严乡

逋播臣尔国君或者无不反曰难大民亦不静亦惟

在帝宫诸侯宗室于小子族父敬不可征帝不违卜

故予为冲人长思厥难曰乌呼义信所犯诚动鳏寡

哀哉予遭天役遗大解难于予身以为孺子不身自

恤予义彼国君泉陵侯上书曰成王幼弱周公践天

子位以治天下六年朝诸侯于明堂制礼乐班度量

而天下大服太皇太后承顺天心成居摄之义皇太

子为孝平皇帝子年在襁褓宜且为子知为人子道

令皇太后得加慈母恩畜养成就加元服然后复子

明辟熙为我孺子之故予惟赵傅丁董之乱遏绝继

嗣变剥适庶危乱汉朝以成三&#队极厥命乌呼害

其可不旅力同心戒之哉予不敢僭上帝命天休于

安帝室兴我汉国惟卜用克绥受兹命今天其相民

况亦惟卜用太皇太后肇有元城沙鹿之右阴精女

主圣明之祥配元生成以兴我天下之符遂获西王

母之应神灵之征以佑我帝室以安我大宗以绍我

后嗣以继我汉功厥害适统不宗元绪者辟不违亲

辜不避戚夫岂不爱亦惟帝室是以广立王侯并建

曾元俾屏我京师绥抚宇内博征儒生讲道于廷论

序乖缪制礼作乐同律度量混壹风俗正天地之位

昭郊宗之礼定五畤庙祧咸秩亡文建灵台立明堂

设辟雍张太学尊中宗高宗之号昔我高宗崇德建

武克绥西域以受白虎威胜之瑞天地判合干坤序

德太皇太后临政有龟龙麟凤之应五德嘉符相因

而备河图雒书远自昆仑出于重&#古谶着言肆今

享实此乃皇天上帝所以安我帝室俾我成就洪烈

也乌呼天明威辅汉始而大大矣尔有惟旧人泉陵

侯之言尔不克远省尔岂知太皇太后若此勤哉天

毖劳我成功所予不敢不极卒安皇帝之所图事肆

予告我诸侯王公列侯卿大夫元士御事天辅诚辞

天其累我以民予害敢不于祖宗安人图功所终天

亦惟劳我民若有疾予害敢不于祖宗所受休辅予

闻孝子善继人之意忠臣善成人之事予思若考作

室厥子堂而构之厥父灾厥子播而获之予害敢不

于身抚祖宗之所受大命若祖宗乃有效汤武伐厥

子民长其劝弗救乌呼肆哉诸侯王公列侯卿大夫

元士御事其勉助国道明亦惟宗室之俊民之表仪

迪知上帝命粤天辅诚尔不得易定况今天降定于

汉国惟大人翟义刘信大逆欲相伐于厥室岂亦

知命之不易乎予永念曰天惟丧翟义刘信若啬夫

予害敢不终予&#天亦惟休于祖宗予害其极卜害

敢不于从率宁人有旨疆土况今卜并吉故予大以

尔东征命不僭差卜陈唯若此乃遣大夫桓谭等班

行谕告当反位孺子之意还封谭为明告里附城诸

将东至陈留灾与义会战破之斩刘璜首莽大喜复

下诏曰太皇太后遭家不造国统三绝绝辄复续恩

莫厚焉信莫立焉孝平皇帝短命蚤崩幼嗣孺冲诏

予居摄予承明诏奉社稷之任持大宗之重养六尺

之托受天下之寄战战兢兢不敢安息念太皇太

后惟经蓺分析王道离散汉家制作之业独未成就

故博征儒士大兴典制备物致用立功成器以为天

下利王道粲然基业既着千载之废百世之遗于今

乃成道德庶几于唐虞功烈比齐于殷周今翟义刘

信等谋反大逆流言惑众欲以篡位贼害我孺子罪

深于管蔡恶甚于禽兽信父故东平王云不孝不谨

亲毒杀其父思王名曰巨鼠后云竟坐大逆诛死义

父故丞相方进险诐阴贼兄宣静言令色外巧内嫉

所杀乡邑汝南者数十人今积恶二家迷惑相得此

时命当殄天所灭也义始发兵上书言宇信等与东

平相辅谋反执捕械系欲以威民先自相被以反逆

大恶转相捕械此其破殄之明证也已捕斩断信二

子谷乡侯章德广侯鲔义母练兄宣亲属二十四人

皆磔暴于长安都市四通之衢当其斩时观者重迭

天气和清可谓当矣命遣大将军共行皇天之罚讨

海内之雠功效着焉予甚嘉之司马法不云乎赏不

逾时欲民速睹为善之利也今先封车骑都尉孙贤

等五十五人皆为列侯户邑之数别下遣使者持黄

金印赤韨縌朱轮车即军中拜授因大赦天下于是

吏士精锐遂攻围义于圉城破之义与刘信弃军庸

亡至固始界中捕得义尸磔陈都市卒不得信初三

辅闻翟义起自茂陵以西至汧二十三县盗贼并发

赵明霍鸿等自称将军攻烧官寺杀右辅都尉及斄

令劫略吏民众十余万火见未央宫前殿莽昼夜抱

孺子祷宗庙复拜卫尉王级为虎贲将军大鸿胪望

乡侯阎迁为折冲将军与甄邯王晏西击赵明等正

月虎牙将军王邑等自关东还便引兵西强弩将军

王骏以无功免扬武将军刘歆归故官复以邑弟侍

中王奇为扬武将军城门将军赵恢为强弩将军中

郎将李棽为厌难将军复将兵西二月明等殄灭诸

县悉平还师振旅莽乃置酒白虎殿劳飨将帅大封

拜先是益州蛮夷及金城塞外羌反畔时州郡击破

之莽乃并录以小大为差封侯伯子男凡三百九十

五人曰皆以奋怒东指西击羌寇蛮盗反卤逆贼不

得旋踵应时殄灭天下咸服之功封云莽于是自谓

大得天人之助至其年十二月遂即真矣初义所收

宛令刘立闻义举兵上书愿备军吏为国讨贼内报

私怨莽擢立为陈留太守封明德侯始义兄宣居长

安先义未发家数有怪夜闻哭声听之不知所在宣

教授诸生满堂有狗从外入啮其中庭群雁数十比

惊救之已皆断头狗走出门求不知处宣大恶之谓

后母曰东郡太守文仲素俶傥今数有恶怪恐有妄

为而大祸至也太夫人可归为弃去宣家者以避害

母不肯去后数月败莽尽坏义第宅污池之发父方

进及先祖冢在汝南者烧其棺柩夷灭三族诛及种

嗣至皆同坑以棘五毒并葬之而下诏曰盖闻古者

伐不敬取其鲵筑武军封以为大戮于是乎有京

观以惩淫慝乃者反卤刘信翟义悖逆作乱于东而

芒竹群盗赵明霍鸿造逆西土遣武将征讨咸伏其

辜惟信义等始发自濮阳结奸无盐殄灭于圉赵明

依阻槐里环堤霍鸿负倚盩厔芒竹咸用破碎亡有

余类其取反卤逆贼之鲵聚之通路之旁濮阳无

盐圉槐里盩厔凡五所各方六丈高六尺筑为武军

封以为大戮荐树之棘建表木高丈六尺书曰反卤

逆贼鲵在所长吏常以秋循行勿令坏败以惩淫

慝焉初汝南旧有鸿隙大陂郡以为饶成帝时关东

数水陂溢为害方进为相与御史大夫孔光共遣掾

行视以为决去陂水其地肥美省堤防费而无水忧

遂奏罢之及翟氏灭乡里归恶言方进请陂下良田

不得而奏罢陂云王莽时常枯旱郡中追怨方进童

谣曰坏陂谁翟子威饭我豆食羹芋魁反乎复陂当

复谁云者两黄鹄

  刘崇

按汉书王莽传居摄元年四月安众侯刘崇与相张

绍谋曰安汉公莽专制朝政必危刘氏天下非之者

乃莫敢先举此宗室耻也吾帅宗族为先海内必和

绍等从者百余人遂进攻宛不得入而败绍者张竦

之从兄也竦与崇族父刘嘉诣阙自归莽赦弗罪竦

因为嘉作奏曰建平元寿之间大统几绝宗室几弃

赖蒙陛下圣德扶服振救遮扞匡卫国命复延宗室

明目临朝统政发号施令动以宗室为始登用九族

为先并录支亲建立王侯南面之孤计以百数收复

绝属存亡续废得比肩首复为人者嫔然成行所以

藩汉国辅汉宗也建辟雍立明堂班天法流圣化朝

群后昭文德宗室诸侯咸益土地天下喁喁引领而

叹颂声洋洋满耳而入国家所以服此美膺此名飨

此福受此荣者岂非太皇太后日昃之思陛下夕惕

之念哉何谓乱则统其理危则致其安祸则引其福

绝则继其统幼则代其任晨夜屑屑寒暑勤勤无时

休息孳孳不已者凡以为天下厚刘氏也臣无愚智

民无男女皆谕至意而安众侯崇乃独怀悖惑之心

操畔逆之虑兴兵动众欲危宗庙恶不忍闻罪不容

诛诚臣子之仇宗室之雠国家之贼天下之害也是

故亲属震落而告其罪民人溃畔而弃其兵进不跬

步退伏其殃百岁之母孩提之子同时断斩悬头竿

杪珠珥在耳首饰犹存为计若此岂不悖哉臣闻古

者畔逆之国既以诛讨则猪其宫室以为污池纳垢

浊焉名曰凶虚虽生菜茹而人不食四墙其社复上

栈下示不得通辨社诸侯出门见之着以为戒方今

天下闻崇之反也咸欲骞衣手剑而叱之其先至者

则拂其颈冲其匈刃其躯切其肌后至者欲拨其门

仆其墙夷其屋焚其器应声涤地则时成创而宗室

尤甚言必切齿焉何则以其背畔恩义而不知重德

之所在也宗室所居或远嘉幸得先闻不胜愤愤之

愿愿为宗室倡始父子兄弟负笼荷锸驰之南阳猪

崇宗室令如古制及崇社宜如亳社以赐诸侯用永

监戒愿下四辅公卿大夫议以明好恶视四方于是

莽大说公卿曰皆宜如嘉言莽白太后下诏曰惟嘉

父子兄弟虽与崇有属不敢阿私或见萌芽相率告

之及其祸成同共雠之应合古制忠孝着焉其以杜

衍户千封嘉为师礼侯嘉子七人皆赐爵关内侯后

又封竦为淑德侯长安为之语曰欲求封过张伯松

力战斗不如巧为奏莽又封南阳吏民有功者百余

人污池刘崇室宅后谋反者皆污池云

  虞俊

按无锡县志俊字仲卿少以孝友称于乡党明春秋

公羊左氏传哀帝时为御史稍迁丞相司直王莽执

政左迁新陂令寻召为司徒俊欲遁归遂见迫胁仰

天叹曰吾汉人也愿为汉鬼不能事两姓饮药而卒

光武即位高其节行与二龚比为表茔墓

  章明

按四川总志明字公濡新繁人为大中大夫王莽篡

位明叹曰吾不忍以一身事二主遂自杀

  侯刚

按新繁县志刚字直孟官中郎王莽篡位刚佯狂负

木主诣阙号哭莽使人问之刚曰汉承尧祚无穷之

禄今移之岂天意莽杀之

  张充

按通鉴纪事初始元年期门郎张充等六人谋共劫

莽立楚王发觉诛死

  刘快

按汉书王莽传始建国元年四月徐乡侯刘快结党

数千人起兵于其国快兄殷故汉胶东王时改为扶

崇公快举兵攻即墨殷闭城门自系狱吏民距快快

败走至长广死莽曰昔予之祖济南愍王困于燕寇

自齐临淄出保于莒宗人田单广设奇谋获杀燕将

复定齐国今即墨士大夫复同心殄灭反叛予甚嘉

其忠者怜其无辜其赦殷等非快之妻子它亲属当

坐者皆勿治吊问死伤赐亡者葬钱人五万殷知大

命深疾恶快以故辄伏厥辜其满殷国户万地方百

里又封符命臣十余人

  马适求

按汉书王莽传地皇元年巨鹿男子马适求等谋举

燕赵兵以诛莽大司空士王丹发觉以闻莽遣三公

大夫逮治党与连及郡国豪桀数千人皆诛死封丹

为辅国侯

  刘稷

按通鉴纲目更始元年刘演部将刘稷勇冠三军闻

更始立怒曰本起兵图大事者伯升兄弟也今更始

何为者耶以为将军又不肯拜更始乃与诸将陈兵

收稷诛之

  罗衍 解文卿 郑文伯

按四川总志衍成都人公孙述据蜀衍说述尚书解

文卿郑文伯谏述归汉述怒闭三子于幽室三子守

志不回死之

 忠烈部名臣列传三

  后汉一

  李业

按后汉书本传业字巨游广汉梓潼人也少有志操

介特习鲁诗师博士许晃元始中举明经除为郎会

王莽居摄业以病去官杜门不应州郡之命太守刘

咸强召之业乃载病诣门咸怒出教曰贤者不避害

譬犹彀弩射市薄命者先死闻业名称故欲与之为

治而反托疾乎令诣狱养病欲杀之客有说咸曰赵

杀鸣犊孔子临河而逝未闻求贤而胁以牢狱者也

咸乃出之因举方正王莽以业为酒士病不之官遂

隐藏山谷绝匿名迹终莽之世及公孙述僭号素闻

业贤征之欲以为博士业固疾不起数年述羞不致

之乃使大鸿胪尹融持毒酒奉诏命以劫业若起则

受公侯之位不起赐之以药融譬旨曰方今天下分

崩孰知是非而以区区之身试于不测之渊乎朝廷

贪慕名德旷官缺位于今七年四时珍御不以忘君

宜上奉知己下为子孙身名俱全不亦优乎今数年

不起猜疑寇心凶祸立加非计之得者也业乃叹曰

危国不入乱国不居亲于其身为不善者义所不从

君子见危授命何乃诱以高位重饵哉融见业辞志

不屈复曰宜呼室家计之业曰以丈夫断之于心久

矣何妻子之为遂饮毒而死述闻业死大惊又耻有

杀贤之名乃遣使吊祠赙赠百匹业子翚逃辞不受

蜀平光武下诏表其闾益部纪载其高节图画形象

  王皓 王嘉

按后汉书李业传初平帝时蜀郡王皓为美阳令王

嘉为郎王莽篡位并弃官西归及公孙述称帝遣使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3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