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按汉书周昌传周昌者沛人也其从兄苛秦时皆为

泗水卒史及高祖起沛击破泗水守监于是苛昌自

卒史从沛公沛公以昌为职志苛为客从入关破秦

沛公立为汉王以苛为御史大夫昌为中尉汉三年

楚围汉王荥阳急汉王出去而使苛守荥阳城楚破

荥阳城欲令苛将苛骂曰若趣降汉王不然今为虏

矣项羽怒亨苛汉王于是拜昌为御史大夫苛子成

以父死事封为高景侯

  周市

按汉书魏豹传魏豹故魏诸公子也其兄魏咎故魏

时封为&#陵君秦灭魏为庶人陈胜之王也咎往从

之胜使魏人周市徇魏地魏地已下欲立周市为魏

王市曰天下&#乱忠臣乃见今天下共畔秦其谊必

立魏王后乃可齐赵使车各五十乘立市为王市不

受迎魏咎于陈五反陈王乃遣立咎为魏王章邯已

破陈王进兵击魏王于临济魏王使周市请救齐楚

齐楚遣项它田巴将兵随市救魏章邯遂击破杀周

市等军围临济咎为其民约降约降定咎自杀魏豹

亡走楚

  孙&#

按史记功臣表孙&#以北地都尉匈奴入北地力战

死事子鉼侯

  召平

按史记齐悼惠王世家高后崩赵王吕禄为上将军

吕王产为相国皆居长安中聚兵以威大臣欲为乱

朱虚侯章以吕禄女为妇知其谋乃使人阴出告其

兄齐王欲令发兵西朱虚侯东牟侯为内应以诛诸

吕因立齐王为帝齐王既闻此计乃与其舅父驷钧

郎中令祝午中尉魏勃阴谋发兵齐相召平闻之乃

发卒卫王宫魏勃绐召平曰王欲发兵非有汉虎符

验也而相君围王固善勃请为君将兵卫卫王召平

信之乃使魏勃将兵围王宫勃既将兵使围相府召

平曰嗟乎道家之言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乃是也遂

自杀

  路中大夫

按史记齐悼惠王世家齐孝王十一年吴王濞楚王

戊反兴兵西告诸侯曰将诛汉贼臣错以安宗庙

胶西胶东灾川济南皆擅发兵应吴楚欲与齐齐孝

王狐疑城守不听三国兵共围齐齐王使路中大夫

告于天子天子复令路中大夫还告齐王善坚守吾

兵今破吴楚矣路中大夫至三国兵围临灾数重无

从入三国将劫与路中大夫盟曰若反言汉已破矣

齐趣下三国不且见屠路中大夫既许之至城下望

见齐王曰汉已发兵百万使太尉周亚夫击破吴楚

方引兵救齐齐必坚守无下三国将诛路中大夫齐

初围急阴与三国通谋约未定会闻路中大夫从汉

来喜及其大臣乃复劝王毋下三国居无何汉将栾

布平阳侯等兵至齐击破三国兵解齐围

  韩千秋

按汉书南粤传元鼎四年汉使安国少季谕王王太

后入朝令辩士谏大夫终军等宣其辞勇士魏臣等

辅其决卫尉路博德将兵屯桂阳待使者王年少太

后中国人安国少季往复与私通国人颇知之多不

附太后太后恐乱起亦欲倚汉威劝王及幸臣求内

属即因使者上书请比内诸侯三岁壹朝除边关于

是天子许之赐其丞相吕嘉银印及内史中尉太傅

印余得自置除其故黥劓刑用汉法诸使者皆留填

抚之王王太后饬治行装重资为入朝具相吕嘉年

长矣相三王宗族官贵为长吏七十余人男尽尚王

女女尽嫁王子弟宗室及苍梧秦王有连其居国中

甚重粤人信之多为耳目者得众心愈于王王之上

书数谏止王王不听有畔心数称病不见汉使者使

者注意嘉埶未能诛王王太后亦恐嘉等先事发欲

介使者权谋诛嘉等置酒请使者大臣皆侍坐饮嘉

弟为将将卒居宫外酒行太后谓嘉南粤内属国之

利而相君苦不便者何也以激怒使者使者狐疑相

杖遂不敢发嘉见耳目非是即趋出太后怒欲鏦嘉

以矛王止太后嘉遂出介弟兵就舍称病不肯见王

及使者乃阴谋作乱王素亡意诛嘉嘉知之以故数

月不发太后独欲诛嘉等力又不能天子闻之罪使

者怯亡决又以为王王太后已附汉独吕嘉为乱不

足以兴兵欲使庄参以二千人往参曰以好往数人

足以武往二千人亡足以为也辞不可天子罢参兵

郏壮士故济北相韩千秋奋曰以区区粤又有王应

独吕嘉为害愿得勇士三百人必斩嘉以报于是天

子遣千秋与王太后弟摎乐将二千人往入粤境吕

嘉乃遂反下令国中曰王年少太后中国人又与使

者乱专欲内属尽持先王宝入献天子以自媚多从

人行至长安掳卖以为僮奴自脱一时利亡顾赵氏

社稷为万世虑之意乃与其弟将卒攻杀太后王尽

杀汉使者遣人告苍梧秦王及其诸郡县立明王长

男粤妻子术阳侯建德为王而韩千秋兵之入也破

数小邑其后粤直开道给食未至番禺四十里粤以

兵击千秋等灭之使人函封汉使节置塞上好为谩

辞谢罪发兵守要害处于是天子曰韩千秋虽亡成

功亦军锋之冠封其子延年为成安侯

  韩延年

按汉书李陵传成安侯者颍川人父韩千秋故济南

相奋击南粤战死武帝封子延年为侯以校尉随陵

按通鉴纪事天汉二年李陵至浚稽山与单于相值

骑三万围陵军屡战不利欲去会陵军候管敢为校

尉所辱亡降匈奴具言陵军无后援射矢且尽独将

军麾下及校尉成安侯韩延年各八百人为前行以

黄与白为帜当使精骑射之即破矣单于得敢大喜

使骑并攻汉军疾呼曰李陵韩延年趣降遂遮道急

攻陵陵居谷中敌在山上四面射矢如雨下汉军南

行未至鞮汗山一日五十万矢皆尽即弃车去士尚

三千余人徒斩车辐而持之军吏持尺刀抵山入&#

谷单于遮其后乘隅下垒石士卒多死不得行昏后

陵便衣独步出营止左右毋随我丈夫一取单于耳

良久陵还太息曰兵败死矣于是尽斩旌旗及珍宝

埋地中陵叹曰复得数十矢足以脱矣今无兵复战

天明坐受缚矣各鸟兽散犹有脱归报天子者令军

士人持二升糒一片冰期至遮卤障者相待夜半时

击鼓起士鼓不鸣陵与韩延年俱上马壮士从者十

余人敌骑数千追之韩延年战死陵曰无面目报陛

下遂降

  泉鸠里主人

按汉书戾太子传太子之亡也东至湖臧匿泉鸠里

主人家贫常卖屦以给太子太子有故人在湖闻其

富赡使人呼之而发觉吏围捕太子太子自度不得

脱即入室距户自经山阳男子张富昌为卒足蹋开

户新安令史李寿趋抱解太子主人公遂格斗死皇

孙二人皆并遇害

  谷吉

按汉书陈汤传元帝初元四年郅支单于遣使奉献

因求侍子愿为内附汉遣卫司马谷吉送之御史大

夫贡禹博士匡衡以为郅支单于乡化未醇所在绝

远宜令使者送其子至塞而还吉上书言中国与外

夷有羁縻不绝之义今既养全其子十年德泽甚厚

空绝而不送近从塞还示捐不畜使无乡从之心

前恩立后怨不便议者见前江乃始无应敌之数

知勇俱困以致耻辱即豫为臣忧臣幸得建强汉之

节承明圣之诏宣谕厚恩不宜敢桀若怀异心加无

道于臣则单于长婴大罪必遁逃远舍不敢近边没

一使以安百姓国之计臣之愿也上许焉既至郅支

单于怒竟杀吉

  龚胜

按汉书两龚传两龚皆楚人也胜字君宾舍字君倩

二人相友并著名节故世谓之楚两龚少皆好学明

经胜为郡吏舍不仕久之楚王入朝闻舍高名聘舍

为常侍不得已随王归国固辞愿卒学复至长安而

胜为郡吏三举孝廉以王国人不得宿卫补吏再为

尉壹为丞胜辄至官乃去州举茂才为重泉令病去

官大司空何武执金吾阎崇荐胜哀帝自为定陶王

固已闻其名征为谏大夫引见胜荐龚舍及亢父宁

寿济阴侯嘉有诏皆征胜曰窃见国家征医巫常为

驾征贤者宜驾上曰大夫乘私车来邪胜曰唯唯有

诏为驾龚舍侯嘉至皆为谏大夫宁寿称疾不至胜

居谏官数上书求见言百姓贫盗贼多吏不良风俗

薄灾异数见不可不忧制度泰奢刑罚泰深赋敛泰

重宜以俭约先下其言祖述王吉贡禹之意为大夫

二岁余迁丞相司直徙光禄大夫守右扶风数月上

知胜非拨烦吏乃复还胜光禄大夫诸吏给事中胜

言董贤乱制度繇是逆上指后岁余丞相王嘉上书

荐故廷尉梁相等尚书劾奏嘉言事恣意迷国罔上

不道下将军中朝者议左将军公孙禄司隶鲍宣光

禄大夫孔光等十四人皆以为嘉应迷国不道法胜

独书议曰嘉资性邪僻所举多贪残吏位列三公阴

阳不和诸事并废咎皆繇嘉迷国不疑今举相等过

微薄日暮议者罢明旦复会左将军禄问胜君议亡

所据今奏当上宜何从胜曰将军以胜议不可者通

劾之博士夏侯常见胜应禄不和起至胜前谓曰宜

如奏所言胜以手推常曰去后数日复会议可复孝

惠孝景庙不议者皆曰宜复胜曰当如礼常复谓胜

礼有变胜疾言曰去是时之变常恚谓胜曰我视君

何若君欲小与众异外以采名君乃申徒狄属耳先

是常又为胜道高陵有子杀母者胜白之尚书问谁

受对曰受夏侯常尚书使胜问常常连恨胜即应曰

闻之白衣戒君勿言也奏事不详妄作触罪胜穷无

以对尚书即自劾奏与常争言洿辱朝廷事下御史

中丞召诘问劾奏胜吏二千石常位大夫皆幸得给

事中与论议不崇礼义而居公门下相非恨疾言辩

讼&#谩亡状皆不敬制曰贬秩各一等胜谢罪乞骸

骨上乃复加赏赐以子博为侍郎出胜为渤海太守

胜谢病不任之官积六月免归上复征为光禄大夫

胜常称疾卧数使子上书乞骸骨会哀帝崩初琅邪

邴汉亦以清行征用至京兆尹后为太中大夫王莽

秉政胜与汉俱乞骸骨自昭帝时涿郡韩福以德行

征至京师赐策书束帛遣归诏曰朕闵劳以官职之

事其务修孝弟以教乡里行道舍传舍县次具酒肉

食从者及马长吏以时存问常以岁八月赐羊壹头

酒二斛不幸死者赐复衾一祠以中牢于是王莽依

故事白遣胜汉策曰惟元始二年六月庚寅光禄大

夫太中大夫耆艾二人以老病罢太皇太后使谒者

仆射策诏之曰盖闻古者有司年至则致仕所以恭

让而不尽其力也今大夫年至矣朕愍以官职之事

烦大夫其上子若孙若同产同产子一人大夫其修

身守道以终高年赐帛及行道舍宿岁时羊酒衣衾

皆如韩福故事所上子男皆除为郎于是胜汉遂归

老于乡里汉兄子曼容亦养志自修为官不肯过六

百石辄自免去其名过出于汉初龚舍以龚胜荐征

为谏大夫病免复征为博士又病去顷之哀帝遣使

者即楚拜舍为泰山太守舍家居在武原使者至县

请舍欲令至庭拜授印绶舍曰王者以天下为家何

必县官遂于家受诏便道之官既至数月上书乞骸

骨上征舍至京兆东湖界固称病笃天子使使者收

印绶拜舍为光禄大夫数赐告舍终不肯起乃遣归

舍亦通五经以鲁诗教授舍胜既归乡里郡二千石

长吏初到官皆至其家如师弟子之礼舍年六十八

王莽居摄中卒莽既篡国遣五威将帅行天下风俗

将帅亲奉羊酒存问胜明年莽遣使者即拜胜为讲

学祭酒胜称疾不应征后二年莽复遣使者奉玺书

太子师友祭酒印绶安车驷马迎胜即拜秩上卿先

赐六月禄直以办装使者与郡太守县长吏三老官

属行义诸生千人以上入胜里致诏使者欲令胜起

迎久立门外胜称病笃为&#室中户西南牖下东首

加朝服绅使者入户西行南面立致诏付玺书迁

延再拜奉印绶内安车驷马进谓胜曰圣朝未尝忘

君制作未定待君为政思闻所欲施行以安海内胜

对曰素愚加以年老被病命在朝夕随使君上道必

死道路无益万分使者要说至以印绶就加胜身胜

辄推不受使者即上言方盛夏暑热胜病少气可须

秋凉乃发有诏许使者五日一与太守俱问起居为

胜两子及门人高晖等言朝廷虚心待君以茅土之

封虽疾病宜动移至传舍示有行意必为子孙遗大

业晖等白使者语胜自知不见听即谓晖等吾受汉

家厚恩亡以报今年老矣旦暮入地谊岂以一身事

二姓下见故主哉胜因敕以棺敛丧事衣周于身棺

周于衣勿随俗动吾冢种柏作祠堂语毕遂不复开

口饮食积十四日死死时七十九矣使者太守临敛

赐复衾祭祠如法门人衰绖治丧者百数有老父来

吊哭甚哀既而曰嗟乎熏以香自烧膏以明自销龚

生竟夭天年非吾徒也遂趋而出莫知其谁胜居彭

城廉里后世刻石表其里门

  翟义

按汉书翟方进传方进少子义字文仲少以父任为

郎稍迁诸曹年二十出为南阳都尉宛令刘立与曲

阳侯为婚又素著名州郡轻义年少义行太守事行

县至宛丞相史在传舍立持酒肴谒丞相史对饮未

讫会义亦往外吏白都尉方至立语言自若须臾义

至内谒径入立乃走下义既还大怒阳以它事召立

至以主守盗十金贼杀不辜部掾夏恢等收缚立传

送邓狱恢亦以宛大县恐见篡夺白义可因随后行

县送邓义曰欲令都尉自送则如勿收邪载环宛市

乃送吏民不敢动威震南阳立家轻骑驰从武关入

语曲阳侯曲阳侯白成帝帝以问丞相方进遣吏敕

义出宛令宛令已出吏还白状方进曰小儿未知为

吏也其意以为入狱当辄死矣后义坐法免起家而

为弘农太守迁河内太守青州牧所居著名有父风

烈徙为东郡太守数岁平帝崩王莽居摄义心恶之

乃谓姊子上蔡陈丰曰新都侯摄天子位号令天下

故择宗室幼稚者以为孺子依托周公辅成王之义

且以观望必代汉家其渐可见方今宗室衰弱外无

强蕃天下倾首服从莫能亢扞国难吾幸得备宰相

子身守大郡父子受汉厚恩义当为国讨贼以安社

稷欲举兵西诛不当摄者选宗室子孙辅而立之设

令时命不成死国埋名犹可以不惭于先帝今欲废

之乃肯从我乎丰年十八勇壮许诺义遂与东郡都

尉刘宇严乡侯刘信信弟武平侯刘璜结谋及东郡

王孙庆素有勇略以明兵法征在京师义乃诈移书

以重罪传逮庆于是以九月都试日斩观令因勒其

车骑材官士募郡中勇敢部署将帅严乡侯信者东

平王云子也云诛死信兄开明嗣为王薨无子而信

子匡复立为王故义举兵并东平立信为天子义自

号大司马柱天大将军以东平王傅苏隆为丞相中

尉皋丹为御史大夫移檄郡国言莽鸩杀孝平皇帝

矫摄尊号今天子已立共行天罚郡国皆震比至山

阳众十余万莽闻之大惧乃拜其党亲轻车将军成

武侯孙建为奋武将军光禄勋成都侯王邑为虎牙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3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