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按战国策魏攻管而不下安陵人缩高其子为管守

信陵君使人谓安陵君曰君其遣缩高吾将仕之以

五大夫使为持节尉安陵君曰安陵小国也不能必

使其民使者自往请使道使者至缩高之所复信陵

君之命缩高曰君之幸高也将使高攻管也夫以父

攻子守人大笑也见臣而下是背王也父教子背亦

非君之所喜也敢再拜辞使者以报信陵君信陵君

大怒遣大使之安陵曰安陵之地亦犹魏也今吾攻

管而不下则秦兵及我社稷必危矣愿君之生束缩

高而致之若君弗致无忌将发十万之师以告安陵

之城安陵君曰吾先君成侯受诏襄王以守此地也

手受大府之宪宪之上篇曰子弑父臣弑君有常刑

不赦国虽大赦降城亡子不得与焉今缩高谨辞大

位以全父子之义而君曰必生致之是我负襄王之

诏而废大府之宪也虽死终不敢行缩高闻之曰信

陵君为人悍而自用也此辞反必为国祸吾已全已

无违人臣之义矣岂可使吾君有魏患也乃之使者

之舍刎颈而死信陵君闻缩高死服缟素避舍使使

谢安陵君曰无忌小人也困于思虑失言于君敢再

拜释罪

  石奢

按史记循吏本传石奢者楚昭王相也坚直廉正无

所阿避行县道有杀人者相追之乃其父也纵其父

而还自系焉使人言之王曰杀人者臣之父也夫以

父立政不孝也废法纵罪非忠也臣罪当死王曰追

而不及不当伏罪子其治事矣石奢曰不私其父非

孝子也不奉主法非忠臣也王赦其罪上惠也伏诛

而死臣职也遂不受命自刎而死

  长儿子鱼

按新序知伯嚣之时有士曰长儿子鱼绝知伯而去

之三年将东之越而道闻知伯嚣之见杀也谓御曰

还车反吾将死之御曰夫子绝知伯而去之三年矣

今反死之是绝属无别也长儿子鱼曰不然吾闻仁

者无余爱忠臣无余禄吾闻知伯之死而动吾心余

禄之加于我者至今尚存吾将往依之反而死

  屈原

按史记本传屈原者名平楚之同姓也为楚怀王左

徒博闻强志明于治乱于辞令入则与王图议国

事以出号令出则接遇宾客应对诸侯王甚任之上

官大夫与之同列争宠而心害其能怀王使屈原造

为宪令屈平属草&#未定上官大夫见而欲夺之屈

平不与因谗之曰王使屈平为令众莫不知每一令

出平伐其功曰以为非我莫能为也王怒而疏屈平

屈平疾王听之不聪也谗谄之蔽明也邪曲之害公

也方正之不容也故忧愁幽思而作离骚离骚者犹

离忧也夫天者人之始也父母者人之本也人穷则

反本故劳苦倦极未尝不呼天也疾痛惨怛未尝不

呼父母也屈平正道直行竭忠尽智以事其君谗人

间之可谓穷矣信而见疑忠而被谤能无怨乎屈平

之作离骚盖自怨生也国风好色而不淫小雅怨诽

而不乱若离骚者可谓兼之矣上称帝喾下道齐桓

中述汤武以刺世事明道德之广崇治乱之条贯靡

不毕见其文约其辞微其志洁其行廉其称文小而

其指极大举类迩而见义远其志洁故其称物芳其

行廉故死而不容自疏濯淖污泥之中蝉蜕于浊秽

以浮游尘埃之外不获世之滋垢皭然泥而不滓者

也推此志也虽与日月争光可也屈平既绌其后秦

欲伐齐齐与楚从亲惠王患之乃令张仪佯去秦厚

币委质事楚曰秦甚憎齐齐与楚从亲楚诚能绝齐

秦愿献商于之地六百里楚怀王贪而信张仪遂绝

齐使使如秦受地张仪诈之曰仪与王约六里不闻

六百里楚使怒去归告怀王怀王怒大兴师伐秦秦

发兵击之大破楚师于丹浙斩首八万掳楚将屈&#

遂取楚之汉中地怀王乃悉发国中兵以深入击秦

战于蓝田魏闻之袭楚至邓楚兵惧自秦归而齐竟

怒不救楚楚大困明年秦割汉中地与楚以和楚王

曰不愿得地愿得张仪而甘心焉张仪闻乃曰以一

仪而当汉中地臣请往如楚如楚又因厚币用事者

臣靳尚而设诡辩于怀王之宠姬郑袖怀王竟听郑

袖复释去张仪是时屈平既疏不复在位使于齐顾

反谏怀王曰何不杀张仪怀王悔追张仪不及其后

诸侯共击楚大破之杀其将唐昧时秦昭王与楚婚

欲与怀王会怀王欲行屈平曰秦虎狼之国不可信

不如无行怀王稚子子兰劝王行奈何绝秦欢怀王

卒行入武关秦伏兵绝其后因留怀王以求割地怀

王怒不听亡走赵赵不内复之秦竟死于秦而归葬

长子顷襄王立以其弟子兰为令尹楚人既咎子兰

以劝怀王入秦而不反也屈平既嫉之虽放流眷顾

楚国系心怀王不忘欲反冀幸君之一悟俗之一改

也其存君兴国而欲反复之一篇之中三致志焉然

终无可奈何故不可以反卒以此见怀王之终不悟

也人君无愚智贤不肖莫不欲求忠以自为举贤以

自佐然亡国破家相随属而圣君治国累世而不见

者其所谓忠者不忠而所谓贤者不贤也怀王以不

知忠臣之分故内惑于郑袖外欺于张仪疏屈平而

信上官大夫令尹子兰兵挫地削亡其六郡身客死

于秦为天下笑此不知人之祸也易曰井泄不食为

我心恻可以汲王明并受其福王之不明岂足福哉

令尹子兰闻之大怒卒使上官大夫短屈原于顷襄

王顷襄王怒而迁之屈原至于江滨被发行吟泽畔

颜色憔悴形容枯槁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

夫欤何故而至此屈原曰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

皆醉而我独醒是以见放渔父曰夫圣人者不凝滞

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举世混浊何不随其流而扬其

波众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啜其醨何故怀瑾握瑜

而自令见放为屈原曰吾闻之新沐者必弹冠新浴

者必振衣人又谁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

宁赴常流而葬乎江鱼腹中耳又安能以皓皓之白

而蒙世之温蠖乎乃作怀沙之赋其辞曰陶陶孟夏

兮草木莽莽伤怀永哀兮汨徂南土眴兮窈窕孔静

幽墨冤结纡轸兮离愍之长鞠抚情效志兮俯诎以

自抑刓方以为圜兮常度未替易初本由兮君子所

鄙章画职墨兮前度未改内直质重兮大人所盛巧

匠不斫兮孰察其揆正元文幽处兮蒙谓之不章离

娄微睇兮瞽以为无明变白而为黑兮倒上以为下

凤凰在笯兮鸡雉翔舞同糅玉石兮一概而相量夫

党人之鄙妒兮羌不知吾所臧任重载盛兮陷滞而

不济怀瑾握瑜兮穷不得余所示邑犬群吠兮吠所

怪也诽俊疑桀兮固庸态也文质疏内兮众不知吾

之异采材朴委积兮莫知余之所有重仁袭义兮谨

厚以为丰重华不可牾兮孰知余之从容古固有不

并兮岂知其故也汤禹久远兮邈不可慕也惩违改

忿兮抑心而自强离愍而不迁兮愿志之有象进路

北次兮日昧昧其将暮含忧虞哀兮限之以大故乱

曰浩浩沅湘兮分流汨兮修路幽拂兮道远忽兮曾

&#恒悲兮永叹慨兮世既莫吾知兮人心不可谓兮

怀情抱质兮独无匹兮伯乐既殁兮骥将焉程兮人

生有命兮各有所错兮定心广志余何畏惧兮曾伤

爰哀永叹喟兮世混不吾知心不可谓兮知死不可

让兮愿勿爱兮明以告君子兮吾将以为类兮于是

怀石遂自投汨罗以死屈原既死之后楚有宋玉唐

勒景差之徒者皆好辞而以赋见称然皆祖屈原之

从容辞令终莫敢直谏其后楚日以削数十年竟为

秦所灭自屈原沈汨罗后百有余年汉有贾生为长

沙王太傅过湘水投书以吊屈原

  巴蔓子

按四川总志巴蔓子巴国人仕巴为将军周末国乱

蔓子请师于楚许以三城楚已救巴遣使请城蔓子

曰藉楚之灵克济祸乱诚许楚三城可持吾头往谢

城不可得也乃自刎使者以蔓子首报楚王王曰使

吾得臣如蔓子用城何为乃以上卿之礼葬其首巴

亦举其尸以卿礼葬施州

  肥义

按续文献通考义赵人赵武灵王废太子章而立少

子何为王自为主父使义辅之后章因武灵王游沙

丘诈以主父命召王义知变请先尝之曰无故而后

王可入也义乃先入章杀之

  秦

  蒙恬





按史记本传蒙恬者其先齐人也恬大父蒙骜自齐

事秦昭王官至上卿秦庄襄王元年蒙骜为秦将伐

韩取成皋荥阳作置三川郡二年蒙骜攻赵取三十

七城始皇三年蒙骜攻韩取十三城五年蒙骜攻魏

取二十城作置东郡始皇七年蒙骜卒骜子曰武武

子曰恬恬尝书狱典文学始皇二十三年蒙武为秦

裨将军与王剪攻楚大破之杀项燕二十四年蒙武

攻楚掳楚王蒙恬弟毅始皇二十六年蒙恬因家世

得为秦将攻齐大破之拜为内史秦已并天下乃使

蒙恬将三十万众北逐戎狄收河南筑长城因地形

用险制塞起临洮至辽东延袤万余里于是渡河据

阳山逶蛇而北暴师于外十余年居上郡是时蒙恬

威振匈奴始皇甚尊宠蒙氏信任贤之而亲近蒙毅

位至上卿出则参乘入则御前恬任外事而毅常为

内谋名为忠信故虽诸将相莫敢与之争焉赵高者

诸赵疏远属也秦王闻高强力通于狱法举以为中

车府令高即私事公子胡亥喻之决狱高有大罪秦

王令蒙毅法治之毅不敢阿法当高罪死除其官籍

帝以高之敦于事也赦之复其官爵始皇欲游天下

道九原直抵甘泉乃使蒙恬通道自九原抵甘泉&#

山堙谷千八百里道未就始皇三十七年冬行出游

会稽并海上北走琅邪道病使蒙毅还祷山川未反

始皇至沙丘崩秘之群臣莫知是时丞相李斯少子

胡亥中车府令赵高常从高雅得幸于胡亥欲立之

又怨蒙毅法治之而不为己也因有贼心乃与丞相

李斯公子胡亥阴谋立胡亥为太子太子已立遣使

者以罪赐公子扶苏蒙恬死扶苏已死蒙恬疑而复

请之使者以蒙恬属吏更置胡亥以李斯舍人为护

军使者还报胡亥已闻扶苏死即欲释蒙恬赵高恐

蒙氏复贵而用事怨之毅还至赵高因为胡亥忠计

欲以灭蒙氏乃言曰臣闻先帝欲举贤立太子久矣

而毅谏曰不可若知贤而愈不立则是不忠而惑主

也以臣愚意不若诛之胡亥听而系蒙毅于代前已

囚蒙恬于阳周丧至咸阳已葬太子立为二世皇帝

而赵高亲近日夜毁恶蒙氏求其罪过举劾之子婴

谏曰臣闻故赵王迁杀其良臣李牧而用颜聚燕王

喜阴用荆轲之谋而倍秦之约齐王建杀其故世忠

臣而用后胜之议此三君者皆各以变古者失其国

而殃及其身今蒙氏秦之大臣谋士也而主欲一旦

弃去之臣窃以为不可臣闻轻虑者不可以治国独

智者不可以存君诛杀忠臣而立无节行之人是内

使群臣不相信而外使斗士之意离也臣窃以为不

可胡亥不听而遣御史曲宫乘传之代令蒙毅曰先

主欲立太子而卿难之今丞相以卿为不忠罪及其

宗朕不忍乃赐卿死亦甚幸矣卿其图之毅对曰以

臣不能得先主之意则臣少宦顺幸没世可谓知意

矣以臣不知太子之能则太子独从周旋天下去诸

公子绝远臣无所疑矣夫先主之举用太子数年之

积也臣乃何言之敢谏何虑之敢谋非敢饰辞以避

死也为羞累先主之名愿大夫为虑焉使臣得死情

实且夫顺成全者道之所贵也刑杀者道之所卒也

昔者秦穆公杀三良而死罪百里奚而非其罪也故

立号曰缪昭襄王杀武安君白起楚平王杀伍奢吴

王夫差杀伍子胥此四君者皆为大失而天下非之

以其君为不明以是籍于诸侯故曰用道治者不杀

无罪而罚不加于无辜唯大夫留心使者知胡亥之

意不听蒙毅之言遂杀之二世又遣使者之阳周令

蒙恬曰君之过多矣而卿弟毅有大罪法及内史恬

曰自吾先人及至子孙积功信于秦三世矣今臣将

兵三十余万身虽囚系其势足以倍畔自知必死而

守义者不敢辱先人之教以不忘先主也昔周成王

初立未离襁&#周公旦负王以朝卒定天下及成王

有病甚殆公旦自揃其爪以沈于河曰王未有识是

旦执事有罪殃旦受其不祥乃书而藏之记府可谓

信矣及王能治国有贼臣言周公旦欲为乱久矣王

若不备必有大事王乃大怒周公旦走而奔于楚成

王观于记府得周公旦沈书乃流涕曰孰谓周公旦

欲为乱乎杀言之者而反周公旦故周书曰必参而

伍之今恬之宗世无二心而事卒如此是必孽臣逆

乱内陵之道也夫成王失而复振则卒昌桀杀关龙

逢纣杀王子比干而不悔则身死国亡臣故曰过可

振而谏可觉也察于参伍上圣之法也凡臣之言非

以求免于咎也将以谏而死愿陛下为万民思从道

也使者曰臣受诏行法于将军不敢以将军言闻于

上也蒙恬喟然太息曰我何罪于天无过而死乎乃

吞药自杀

  公子将闾

按通鉴纪事公子将闾昆弟三人囚于内宫议其罪

独后二世使使令将闾曰公子不臣罪当死吏致法

焉将闾曰阙廷之礼吾未尝敢不从宾赞也廊庙之

位吾未尝敢失节也受命应对吾未尝敢失辞也何

谓不臣愿闻罪而死使者曰臣不得与谋奉书从事

将闾乃仰天大呼者三曰吾无罪昆弟三人皆流涕

拔剑自杀

  柏栏将军

按莱州府志柏栏将军胶西人史逸其姓名秦二世

时为将韩信下齐追田横假道于柏栏柏栏不忍背

秦与信拒战力尽而死乡人哀之立庙祀焉

  涉间

按史记项羽本纪章邯已破项梁军则以为楚地兵

不足忧乃渡河击赵大破之当此时赵歇为王陈余

为将张耳为相皆走入巨鹿城章邯令王离涉间围

巨鹿时项羽杀卿子冠军威震楚国名闻诸侯乃遣

当阳君蒲将军将卒二万渡河救巨鹿战少利陈余

复请兵项羽乃悉引兵渡河皆沈船破釜甑烧庐舍

持三日粮以示士卒必死无一还心于是至则围王

离与秦军遇九战绝其甬道大破之杀苏角掳王离

涉间不降楚自烧杀

  汉

  纪信

按史记高祖本纪三年汉王军荥阳南筑甬道属之

河以取敖仓与项羽相距岁余项羽数侵夺汉甬道

汉军乏食遂围汉王汉王请和割荥阳以西者为汉

项王不听汉王患之将军纪信乃乘王驾诈为汉王

诳楚楚皆呼万岁之城东观以故汉王得与数十骑

出西门遁

按汉书高祖本纪羽见纪信问汉王安在曰已出去

矣羽烧杀信

  周苛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3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