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杜乔在九卿中若怀是见必赞固为之矣及继固为

相已制命于冀矣相与就死呜呼悲矣

  论赵苞

程子曰东汉赵苞为边郡守寇夺其母招以城降苞

遽战而杀其母非也以君降城而求生其母固不可

然亦当求所以生母之方奈何遽战乎不得已身降

之可也王陵母在楚而使楚质以招陵陵降可也徐

庶得之矣

  论臧洪

龟山杨氏曰臧洪初为张超功曹后遇袁绍以为青

州刺史二人之遇洪其义均矣而洪之报二人者何

其异哉方曹操围超于雍丘也洪欲赴难而请兵于

绍袁曹方睦而绍之与超素无一日之欢则雍丘之

围非切于己也欲其背好用师以济不切之难则绍

之不听未为过而洪之绝绍岂亦不量彼己与其不

屈而死也盖亦匹夫匹妇之为谅也巳

  论张巡

涑水司马氏曰天授之谓才人从而成之之谓义发

而着之事业之谓功精敏辩博拳捷趫勇非才也驱

市井数千之众摧强敌百万之师战则不可胜守则

不可拔斯可谓之才矣死党友存孤儿非义也明君

臣之大分识天下之大义守死而不变斯可谓之义

矣攻城拔邑之众斩首擒敌之多非功也控扼天下

之咽喉蔽全天下之大半使其国家定于已倾存于

既亡斯可谓之功矣呜呼以巡之才如是义如是功

如是而犹不免于流俗之毁况其暧暧者耶

  论李纲

朱子曰惟天下之义莫大于君臣其所以缠绵固结

而不可解者是皆生于人心之本然而非有所待于

外也然而世衰俗薄学废不讲则虽其中心之所固

有亦且沦胥陷溺而为全躯保妻子之计以后其君

者往往接迹于当世有能奋然拔起于其间如李公

之为人知有君父而不知有其身知天下之有安危

而不知其身之有祸福虽以谗间窜斥屡濒九死而

其爱君忧国之志终有不可得而夺者是亦可谓一

世之伟人矣

 忠烈部名臣列传一

  商

  伯夷 叔齐

按史记伯夷本传伯夷叔齐孤竹君之二子也父欲

立叔齐及父卒叔齐让伯夷伯夷曰父命也遂逃去

叔齐亦不肯立而逃之国人立其中子于是伯夷叔

齐闻西伯昌善养老盍往归焉及至西伯卒武王载

木主号为文王东伐纣伯夷叔齐叩马而谏曰父死

不葬爰及干戈可谓孝乎以臣弑君可谓仁乎左右

欲兵之太公曰此义人也扶而去之武王已平殷乱

天下宗周而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隐于首阳

山采薇而食之及饿且死作歌其辞曰登彼西山兮

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农虞夏忽焉

没兮我安适归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遂饿死于首

阳山

  周一

  召公子

按史记周本纪厉王即位三十年好利近荣夷公王

行暴虐侈傲民不堪命乃相与畔袭厉王厉王出奔

于彘厉王太子静匿召公之家国人闻之乃围之召

公曰昔吾骤谏王王不从以及此难也今杀王太子

王其以我为雠而怼怒乎夫事君者险而不雠怼怨

而不怒况事王乎乃以其子代王太子太子竟得脱

召公周公二相行政号曰共和共和十四年厉王死

于彘太子静长于召公家二相乃共立之为王是为

宣王宣王即位二相辅之修政法文武成康之遗风

诸侯复宗周

  孔父

按左传桓公二年春宋督攻孔氏杀孔父而取其妻

公怒督惧遂弑殇公君子以督为有无君之心而后

动于恶故先书弑其君

  栾共叔

按左传桓公三年春曲沃武公伐翼次于陉庭韩万

御戎梁弘为右逐翼侯于汾隰骖絓而止夜获之及

栾共叔

按晋语武公伐翼杀哀侯止栾共子曰苟无死吾以

子见天子令子为上卿制晋国之政辞曰成闻之民

生于三事之如一父生之师教之君食之非父不生

非食不长非教不知生之族也故壹事之唯其所在

则致死焉报生以死报赐以力人之道也臣敢以私

利废人之道君何以训矣且君知成之从也未知其

待于曲沃也从君而贰君焉用之遂斗而死

  徒人费

按左传庄公八年齐侯使连称管至父戍葵丘瓜时

而往曰及瓜而代期戍公问不至请代弗许故谋作

乱僖公之母弟曰夷仲年生公孙无知有宠于僖公

衣服礼秩如适襄公绌之二人因之以作乱连称有

从妹在公宫无宠使间公曰捷吾以女为夫人冬十

二月齐侯游于姑棼遂田于贝丘见大豕从者曰公

子彭生也公怒曰彭生敢见射之豕人立而啼公惧

队于车伤足丧屦反诛屦于徒人费弗得鞭之见血

走出遇贼于门劫而束之费曰我奚御哉袒而示之

背信之费请先入伏公而出斗死于门中石之纷如

死于阶下遂入杀孟阳于&#曰非君也不类见公之

足于户下遂弑之而立无知

  召忽

按左传庄公八年初襄公立无常鲍叔牙曰君使民

慢乱将作矣奉公子小白出奔莒乱作管夷吾召忽

奉公子纠来奔初公孙无知虐于雍廪 九年春雍

廪杀无知夏公伐齐纳子纠桓公自莒先入秋师及

齐师战于干时我师败绩公丧戎路传乘而归秦子

梁子以公旗辟于下道是以皆止鲍叔帅师来言曰

子纠亲也请君讨之管召雠也请受而甘心焉乃杀

子纠于生窦召忽死之管仲请囚

按史记齐世家桓公元年春齐君无知游于雍林雍

林人尝有怨无知及其往游雍林人袭杀无知告齐

大夫曰无知弑襄公自立臣谨行诛唯大夫更立公

子之当立者唯命是听初襄公之醉杀鲁桓公通其

夫人杀诛数不当淫于妇人数欺大臣群弟恐祸及

故次弟纠奔鲁其母鲁女也管仲召忽傅之次弟小

白奔莒鲍叔傅之小白母卫女也有宠于厘公小白

自少好善大夫高傒及雍林人杀无知议立君高国

先阴召小白于莒鲁闻无知死亦发兵送公子纠而

使管仲别将兵遮莒道射中小白带钩小白佯死管

仲使人驰报鲁鲁送纠者行益迟六日至齐则小白

已入高傒立之是为桓公桓公之中钩佯死以误管

仲已而载温车中驰行亦有高国内应故得先入立

发兵距鲁秋与鲁战于干时鲁兵败走齐兵掩绝鲁

归道齐遗鲁书曰子纠兄弟弗忍诛请鲁自杀之召

忽管仲雠也请得而甘心醢之不然将围鲁鲁人患

之遂杀子纠于笙渎召忽自杀管仲请囚

  县贲父

按礼记檀弓鲁庄公及宋人战于乘丘县贲父御卜

国为右马惊败绩公队佐车授绥公曰末之卜也县

贲父曰他日不败绩而今败绩是无勇也遂死之圉

人浴马有流矢在白肉公曰非其罪也遂诔之士之

有诔自此始也

  仇牧

按左传庄公十二年秋宋万弑闵公于蒙泽遇仇牧

于门批而杀之

按史记宋世家愍公十一年秋愍公与南宫万猎因

博争行愍公怒辱之曰始吾敬若今若鲁虏也万有

力病此言遂以局杀愍公于蒙泽大夫仇牧闻之以

兵造公门万搏牧牧齿着门阖死

  原繁

按左传庄公十四年郑厉公自栎侵郑及大陵获傅

瑕傅瑕曰苟舍我吾请纳君与之盟而赦之六月甲

子傅瑕杀郑子及其二子而纳厉公初内蛇与外蛇

斗于郑南门中内蛇死六年而厉公入公闻之问于

申繻曰犹有妖乎对曰人之所忌其气焰以取之妖

由人兴也人无衅焉妖不自作人弃常则妖兴故有

妖厉公入遂杀傅瑕使谓原繁曰傅瑕贰周有常刑

既伏其罪矣纳我而无二心者吾皆许之上大夫之

事吾愿与伯父图之且寡人出伯父无里言入又不

念寡人寡人憾焉对曰先君桓公命我先人典司宗

祏社稷有主而外其心其何贰如之苟主社稷国内

之民其谁不为臣臣无二心天之制也子仪在位十

四年矣而谋召君者庸非贰乎庄公之子犹有八人

若皆以官爵行赂劝贰而可以济事君其若之何臣

闻命矣乃缢而死

  弘演

按吕氏春秋卫懿公有臣曰弘演有所于使翟人攻

卫其民曰君之所予位禄者鹤也所贵富者宫人也

君使宫人与鹤战予焉能战遂溃而去翟人至及懿

公于荥泽杀之尽食其肉独舍其肝弘演至报使于

肝毕呼天而啼尽哀而止曰臣请为襮因自杀先出

其腹实内懿公之肝桓公闻之曰卫之亡也以为无

道也今有臣若此不可不存于是复立卫于楚丘弘

演可谓忠矣杀身出生以徇其君非徒徇其君也又

令卫之宗庙复立祭祀不绝可谓有功矣

  杜原款

按左传僖公四年初晋献公欲以骊姬为夫人卜之

不吉立之生奚齐其娣生卓子及将立奚齐既与中

大夫成谋姬谓太子曰君梦齐姜必速祭之太子祭

于曲沃归胙于公公田姬置诸宫六日公至毒而献

之公祭之地地坟与犬犬毙与小臣小臣亦毙姬泣

曰贼由太子太子奔新城公杀其傅杜原款

按晋语骊姬以君命命申生曰今夕君梦见齐姜必

速祠而归福申生许诺乃祭于曲沃归福于绛公田

骊姬受福乃置鸩于酒置菫于肉公至召申生献公

祭之地地坟申生恐而出骊姬与犬肉犬毙饮小臣

酒亦毙公命杀杜原款申生奔新城杜原款将死使

小臣圉告于申生曰款也不才寡知不敏不能教导

以至于死不能深知君之心度弃宠求广土而窜伏

焉小心狷介不敢行也是以言至而无所讼之故陷

于大难乃逮于谗然款也不敢爱死唯与谗人均是

恶也吾闻君子不去情不反谗谗行身死可也犹有

令名焉死不迁情强也守情说父孝也杀身以成志

仁也死不忘君敬也孺子勉之死必遗爱死民之思

不亦可乎申生许诺

  荀息

按左传僖公二年晋荀息请以屈产之乘与垂棘之

璧假道于虞以伐虢公曰是吾宝也对曰若得道于

虞犹外府也公曰宫之奇存焉对曰宫之奇之为人

也懦而不能强谏且少长于君君昵之虽谏将不听

乃使荀息假道于虞曰冀为不道入自颠軨伐鄍三

门冀之既病则亦唯君故今虢为不道保于逆旅以

侵敝邑之南鄙敢请假道以请罪于虢虞公许之且

请先伐虢宫之奇谏不听遂起师夏晋里克荀息帅

师会虞师伐虢灭下阳先书虞贿故也 九年九月

晋献公卒里克郑欲纳文公故以三公子之徒作

乱初献公使荀息傅奚齐公疾召之曰以是藐诸孤

辱在大夫其若之何稽首而对曰臣竭其股肱之力

加之以忠贞其济君之灵也不济则以死继之公曰

何谓忠贞对曰公家之利知无不为忠也送往事居

耦俱无猜贞也及里克将杀奚齐先告荀息曰三怨

将作秦晋辅之子将何如荀息曰将死之里克曰无

益也荀叔曰吾与先君言矣不可以贰能欲复言而

爱身乎虽无益也将焉辟之且人之欲善谁不如我

我欲无贰而能谓人已乎冬十月里克杀奚齐于次

书曰杀其君之子未葬也荀息将死之人曰不如立

卓子而辅之荀息立公子卓以葬十二月里克杀公

子卓于朝荀息死之君子曰诗所谓白圭之玷尚可

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荀息有焉

  狐突

按左传闵公二年冬十二月晋侯使太子申生伐东

山皋落氏太子帅师公衣之偏衣佩之金玦狐突御

戎先友为右梁余子养御罕夷先丹木为右羊舌大

夫为尉先友曰衣身之偏握兵之要在此行也子其

勉之偏躬无慝兵要远灾亲以无灾又何患焉狐突

叹曰时事之征也衣身之章也佩衷之旗也故敬其

事则命以始服其身则衣之纯用其衷则佩之度今

命以时卒閟其事也衣之尨服远其躬也佩以金玦

其衷也服以远之时以閟之尨凉冬杀金寒玦离

胡可恃也虽欲勉之狄可尽乎梁余子养曰帅师者

受命于庙受脤于社有常服矣不获而尨命可知也

死而不孝不如逃之罕夷曰尨奇无常金玦不复虽

复何为君有心矣先丹木曰是服也狂夫阻之曰尽

敌而反敌可尽乎虽尽敌犹有内谗不如违之狐突

欲行羊舌大夫曰不可违命不孝事不忠虽知其

寒恶不可取子其死之太子将战狐突谏曰不可昔

辛伯谂周桓公云内宠并后外宠二政嬖子配适大

都耦国乱之本也周公弗从故及于难今乱本成矣

立可必乎孝而安民子其图之与其危身以速罪也

 僖公五年春晋侯使以杀太子申生之故来告

九年秋九月晋献公卒冬十月里克杀奚齐于次十

二月里克杀公子卓于朝荀息死之 十年夏四月

周公忌父王子党会齐隰朋立晋侯晋侯改葬共太

子秋狐突适下国遇太子太子使登仆而告之曰夷

吾无礼余得请于帝矣将以晋蟆秦秦将祀余对曰

臣闻之神不歆非类民不祀非族君祀毋乃殄乎且

民何罪失刑乏祀君其图之君曰诺吾将复请七日

新城西偏将有巫者而见我焉许之遂不见及期而

往告之曰帝许我罚有罪矣敝于韩 十五年秦伯

伐晋战于韩原秦获晋侯十一月晋侯归 二十三

年九月晋惠公卒怀公命无从亡人期期而不至无

赦狐突之子毛及偃从重耳在秦弗召冬怀公执狐

突曰子来则免对曰子之能仕父教之忠古之制也

策名委质贰乃辟也今臣之子名在重耳有年数矣

若又召之教之贰也父教子贰何以事君刑之不滥

君之明也臣之愿也淫刑以逞谁则无罪臣闻命矣

乃杀之卜偃称疾不出曰周书有之乃大明服已则

不明而杀人以逞不亦难乎民不见德而唯戮是闻

其何后之有

  李离

按史记循吏传李离者晋文公之理也过听杀人自

拘当死文公曰官有贵贱罚有轻重下吏有过非子

之罪也李离曰臣居官为长不与吏让位受禄为多

不与下分利今过听杀人傅其罪下吏非所闻也辞

不受令文公曰子则自以为有罪寡人亦有罪邪李

离曰理有法失刑则刑失死则死公以臣能听微决

疑故使为理今过听杀人罪当死遂不受令伏剑而



  先轸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2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