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张巡许远可谓烈丈夫矣以疲卒数万婴孤墉抗方

张不制之寇鲠其喉牙使不得抟食东南牵掣首尾

豗溃梁宋间大小数百战虽力尽乃死而唐全得江

淮财用以济中兴引利偿害以百易万可矣巡先死

不为遽远后死不为屈巡死三日而救至十日而贼

亡天以完节付二人畀名无穷不待留生而后显也

惟宋三叶章圣皇帝东巡过其庙留驾裴回咨巡等

雄挺尽节异代着金石刻赞明厥忠与夷齐饿踣西

山孔子称仁何以异云

  论段秀实颜真卿

唐人柳宗元称世言段太尉大抵以为武人一时奋

不虑死以取名非也太尉为人姁姁常低首拱手行

步言气卑弱未尝以色待物人视之儒者也遇不可

必达其志决非偶然者宗元不妄许人谅其然耶非

孔子所谓仁者必有勇乎当禄山反哮噬无前鲁公

独以乌合婴其锋功虽不成其志有足称者晚节偃

蹇为奸臣所挤见殒贼手毅然之气折而不沮可谓

忠矣详观二子行事当时亦不能尽信于君及临大

节蹈之无贰色何耶彼忠臣谊士宁以未见信望于

人要返诸己得其正而后慊于中而行之也呜呼虽

千五百岁其英烈言言如严霜烈日可畏而仰哉

五代史

  死节传论

语曰世乱识忠臣诚哉五代之际不可以为无人吾

得全节之士三人焉作死节传

  论王彦章裴约刘仁赡

呜呼天下恶梁久矣然士之不幸而生其时者不为

之臣可也其食人之禄者必死人之事如彦章者可

谓得其死哉仁赡既杀其子以自明矣岂有垂死而

变节者乎今周世宗实录载仁赡降书盖其副使孙

羽等所为也当世宗时王环为蜀守秦州攻之久不

下其后力屈而降世宗颇嗟其忠然止以为大将军

视世宗待二人之薄厚而考其制书乃知仁赡非降

者也自古忠臣义士之难得也五代之乱三人者或

出于军卒或出于伪国之臣可胜叹哉可胜叹哉

  死事传论

呜呼甚哉自开平讫于显德终始五十三年而天下

五代士之不幸而生其时欲全其节而不二者固鲜

矣于此之时责士以死与必去则天下为无士矣然

其习俗遂以苟生不去为当然至于儒者以仁义忠

信为学享人之禄任人之国者不顾其存亡皆恬然

以苟生为得非徒不知愧而反以其得为荣者可胜

数哉故吾于死事之臣有所取焉君子之于人也乐

成其美而不求其备况死者人之所难乎吾于五代

得全节之士三人而已其初无卓然之节而终以死

人之事者得十有五人焉而战没者不得与也然吾

取王清史彦超者其有旨哉其有旨哉作死事传

宋史

  忠义传论

士大夫忠义之气至于五季变化殆尽宋之初兴范

质王溥犹有余憾况其他哉艺祖首褒韩通次表卫

融足示意向厥后西北疆场之臣勇于死敌往往无

惧真仁之世田锡王禹偁范仲淹欧阳修唐介诸贤

以直言谠论倡于朝于是中外搢绅知以名节相高

廉耻相尚尽去五季之陋矣故靖康之变志士投袂

起而勤王临难不屈所在有之及宋之亡忠节相望

班班可书匡直辅翼之功盖非一日之积也奉诏修

三史集儒臣议凡例前代忠义之士咸得直书而无

讳焉然死节死事宜有别矣若敌王所忾勇往无前

或衔命出疆或受职守土或寓官闲居感激赴义虽

所处不同论其捐躯徇节之死靡二则皆为忠义之

上者也若胜负不常陷身俘获或慷慨就死或审义

自裁斯为次矣若苍黄遇难霣命乱兵虽疑伤勇终

异苟免况于国破家亡主辱臣死功虽无成志有足

尚者乎若夫世变沦胥毁迹冥遁能以贞厉保厥初

心抑又其次欤至于布衣危言婴鳞触讳志在卫国

遑恤厥躬及夫乡曲之英方外之杰贾勇蹈义厥死

惟均以类附从定为等差

册府元龟

  忠

夫忠者国之宝民之望而臣下之高行也是以先王

着移忠之义前史垂尽忠之训出身事主其大者乎

若乃任以爪牙委以心膂总戎昭之寄当帅臣之重

安危所注社稷是卫固宜休戚之同体赴蹈而毕命

焉三代之后居其任者或临患不忘其国或杀身有

益于君或累及而行明或难至而节见舍生以全义

竭力以纾患遗风余烈焕乎前闻古人所谓死而不

朽久而弥新者诚哉是言矣

  忠义

夫珪璋之德投烈火而辨松柏之姿涉岁寒而显忠

臣之志因危难而睹义士之操遇颠沛而彰当夫周

道衰微诸侯立政既有内患且多外虞苟或失人何

以为国乃有参家陪之列当厄之会秉大节仗明

诚不以利回不以威夺临鈇钺而靡惧隳肝胆而无

悔或身徇于社稷或功济于邦家虽成败有殊而蹈

死无异故可书之竹帛贲其封树耸观于千载伸劝

于多士焉

  忠烈

夫有生者世之所共贵守死者人之所甚难而有委

质事君陈力就列遭时不造秉节无贰冒难履险而

罔惮赍志毕命而是图自非内蕴专精之诚举无偷

苟之念保丹赤而自誓经颠沛而不渝又安能比鸿

毛以自轻履虎尾而弗畏者也中代而下不乏其人

观其植节匪迁徇义为务临危益励视死如归古人

云疾风知劲草斯之谓矣其或脱坎窞之厄免鲸鲵

之害功济于世身享其荣者亦固有焉

  死节

礼曰谋人之军师败则死之又曰临阵无勇非孝也

又临难毋苟免是知束发事君竭诚许国盖臣子之

常分也若乃辞色慷慨承白刃而不顾胆气倜傥虽

众溃而独死或抗节不从于戎首或城陷不屈其刚

操或后进已至讵肯解舟而轻去或主帅前却自率

属兵而赴敌此皆抗志忠烈垂名竹帛至如以杙抉

伤得矛亡戟一则耻不终其赐一则恨不快其心至

于毕命抑其次也

  死事

古之谓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者盖虑乎不得

其所也若乃委质以事君陈力而就列有死无贰乃

其分焉矧夫处分阃之任总贞师之寄所以式遏寇

虐作固垣翰夹辅宗社保障黎元诚安危之注意而

委赖之尤重者也乃有遘难虞之会当讨击之际纯

心内激拳勇外发执金鼓而作气冒矢石而无惮奋

不顾身沦于锋刃其或失先声后实之效当彼众我

寡之势战则奔溃守则沦复而能执心不挠握节自

誓捐躯死难殁而益荣此所谓执戈卫社陨首无悔

者矣

  忠节

传曰公家之利知无不为者忠也盖臣之事君能致

其身而忘其死斯之为令德焉汉氏而下重台阁之

选良以出入扃禁参陪侍从奉承顾问与闻政事故

其选益精而厥任弥重乃有挺贞确之操耸纯亮之

志临危难而必奋处屯夷而有守秉大节而不可夺

执大义而无所苟诚心蕴于内风烈彰乎外其或终

罹否运至于殒命者亦不乏焉千载之下凛乎其有

生气矣

  义烈

孔子曰儒有劫之以众沮之以兵见死不更其守曾

子亦云托孤寄命临大节而不可夺孟轲所谓舍生

而取义皆义烈之谓也若夫君子之行己烈士之挺

操盖将抗名城以全所守激孤风以励浮俗义之所

在奋不顾死乃有爱贤者而虑废命感知己而思报

德忠所事而赴难存弱绪而践言毒之以楚掠而无

贰劫之以锋刃而靡屈蹈危以纾患冒险以申冤嫉

恶罔顾发愤不已莫不捐躯忘死赍志毕命慷慨以

引决感激以横分固已英概薄于云天雄名揭于日

月千载之下凛乎其有生气矣

金史

  忠义传论

栾共子曰民生于三事之如一唯其所在则致死焉

公卿大夫居其位食其禄国家有难在朝者死其官

守郡邑者死城郭治军旅者死行阵市井草野之臣

发愤而死皆其所也故死得其所则所欲有甚于生

者焉金代褒死节之臣既赠官爵仍录其子孙贞佑

以来其礼有加立祠树碑岁时致祭可谓至矣圣元

诏修辽金宋史史臣议凡例凡前代之忠于所事者

请书之无讳朝廷从之呜呼仁哉圣元之为政也司

马迁记豫让对赵襄子之言曰人主不掩人之美而

忠臣有成名之义至哉斯言圣元之为政足为万世

训矣

  论完颜仲德张天纲

金之亡不可谓无人也若完颜仲德张天纲岂非将

相之器乎昔者智伯死又无后其臣豫让不忘国士

之报君子谓其无所为而为之真义士也金亡矣仲

德天纲诸臣不变所守岂愧古义士哉

通鉴纲目

  晋世祖武皇帝太康元年春诸军并进吴丞相

  张悌迎战死之

书法书死之予节也未有书迎战者书迎战死之重

予之也凡国灭书死之亡国之善辞也以为国虽亡

而不为无人焉耳终纲目国灭书死之者三国汉之

亡也书傅佥诸葛瞻北地王吴之亡也书张悌凉之

亡也书掌皆亡国之善辞也

发明孙皓罪浮于桀张悌知其败亡而为之相不足

以言智然观其告诸葛靓之言亦可谓审于处死者

故纲目于此书诸军并进则见敌势之甚强书迎战

死之则见拒战而死敌此所以予其全节者也不然

以全吴之众无复一人死难如悌所云不亦辱乎此

固书法之意也

  苏峻分兵陷宣城内史桓彝死之

发明苏峻之乱卞壸桓彝皆以死节书夫以壸之父

子俱死一门忠孝固已表表在人耳目若彝则前史

止书其城陷见杀而已未有能明其死节者也至纲

目书之则与卞壸无异何哉彝始闻峻反即时起义

不少迟缓虽郡兵寡弱亦不暇顾是以纲目前书起

兵赴难独在众人之先而其词急未几受围危亟或

劝其通和以纾难彝则毅然正色誓以必死此其志

在徇国有陨无贰固非他人之比宜乎纲目书其全

节与卞侯等也士君子苟明此理则必不计利害而

不明逆顺拥兵自卫而不救君父矣噫

  南诏陷交址经略使蔡袭死之

书法于是城陷身集十矢趋监军船不及遂溺海死

非死志也则何以书死之自蔡京请罢戍兵袭作十

必死之书以告宰相袭固知有必死之理矣寇至弗

去守御三月力屈不降谓非死节可乎纲目书蔡京

伏诛于先书蔡袭死之于后所以重嘉袭也自是历

僖昭及唐亡天下之乱极矣书死之者蔡袭一人而

已安得不深予之

性理会通

  论荀息

涑水司马氏曰晋献公使荀息傅奚齐荀息曰臣竭

其股肱之力不济则以死继之及里克杀奚齐荀息

死之君子曰诗所谓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

不可为也荀息有焉杜元凯以为荀息有此诗人重

言之义以愚观之元凯失左氏之意多矣彼生与君

言死而背之者是小人穿窬之行君子所不讥也夫

立嫡以长正也献公溺于嬖宠废长立少荀息为国

正卿君所倚信不能明白礼义以格君心之非而遽

以死许之是则荀息之言玷于献公未没之前而不

可救于已没之后也然则左氏之志所以贬荀息而

非所以为褒也

  论屈原

朱子曰屈原之心其为忠清洁白固无待于辩论而

自显若其为行之不能无过则亦非区区辩论所能

全故君子之于人取其大节之纯全而略其细行之

不能无弊则虽三人犹必有师者况如屈子乃千载

一人哉孔子曰人之过也各于其党观过斯知仁矣

此观人之法也夫屈原之忠忠而过者也屈原之过

过于忠者也故论其大节则其他可以一切置之不

问论其细行而必其合于圣贤之矩度则吾固已言

其不能皆合于中庸矣尚何说哉

  论龚胜

涑水司马氏曰王莽慕龚君宾之名訹以尊爵厚禄

劫以淫威重势而必致之君宾不胜逼迫绝食而死

班固以熏膏之语讥焉未闻有为辨之者也可不大

哀欤昔者纣为不道毒痡四海武王不忍天下困穷

而征之斯则有道天子诛一乱政之匹夫尔于何不

可而伯夷叔齐深非之义不食周粟而饿死狷隘如

此仲尼犹称之曰仁以为不殒其节而已况于王莽

凭汉累世之恩因其继嗣衰绝饰诈伪而盗之又欲

诬洿清士以其臭腐之爵禄甘言谀礼期于必致不

可以智免不可以义攘则志行之士舍死何以全其

道哉或者谓其不能黜芳弃明保其天年然则虎豹

之何以异于犬羊之庸人之行孰不如此又责

其不诡辞曲对若薛方然然则将未免于谄岂曰能

贤故君宾遭遇无道及此穷矣失节之徒排毁忠正

以遂己非不察者又从而和之太史公称伯夷叔齐

不有孔子则西山之饿夫谁识知之信矣哉

  论李固杜乔

南轩张氏曰李杜二公精忠劲节不惮杀身百世之

下凛乎犹有生气其视胡广赵戒辈真不翅如粪土

也但恨于几会节目之间处之未尽要是于春秋提

纲之法讲之不素耳李固方举于朝即就梁商之辟

商虽未有显过然如固之志业其进也将以正邦殆

不可以苟也一为之属既涉梁氏宾客事必有牵制

者矣此其失之于前也方质帝之弑也固为首相及

质帝忽死有语之以被毒之事则任是责者非固而

谁责帝既不幸固便当召尚书发冀奸正大义显言

于朝则忠臣义士孰不应固冀虽势盛然名其为贼

逆顺理殊盖可诛也此间不容发之时而固昧夫大

几独推究侍医等举动迂缓使冀得以措手大义不

白人心日以懈弛其几既失固身据大位当大权持

大义而反听命受制于贼岂不惜哉此其失之于后

也夫以冀之悖逆而固具奏记与议所立固岂不知

冀心之所存哉失太阿之柄而陵迟至此耳度固之

不白发冀罪非党梁氏也恐事之不成无益故欲隐

忍以待清河王之立庶几可扶社稷而不知天下大

变己为冢宰理当明义以正之事之成与不成盖非

所问况如前所论顺逆之理冀决无以逭死耶固之

隐忍乃所以成冀奸谋杀身不足道而社稷重受害

矣若固者尽其忠国之心而无克乱之才可胜惜哉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2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