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忠烈部总论

礼记

  曲礼

大夫死众士死制





死众谓讨罪御敌败则死之也死制受命于君

 难毋苟免也 方氏曰死其事者止乎公义也





 吕氏曰人臣受命于君有死无二而已大夫之众

 士之制受命于其君者也故人臣敬君莫先于敬

 命弃命不死不敬莫大焉

  乐记

石声磬磬以立辨辨以致死君子听磬声则思死封

疆之臣





旧说磬读为罄上声谓其声音罄罄然所以为

 辨别之意死生之际非明辨于义而刚介如石者

 不能决封疆之臣致守于彼此之限而能致死于

 患难之中故君子闻声而知所思也

公羊传

  桓公二年宋督弑其君与夷及其大夫孔父

及者何累也弑君多矣舍此无累者乎曰有仇牧荀

息皆累也舍仇牧荀息无累者乎曰有有则此何以

书贤也何贤乎孔父孔父可谓义形于色矣其义形

于色奈何督将弑殇公孔父生而存则殇公不可得

而弑也故于是先攻孔父之家殇公知孔父死己必

死趋而救之皆死焉孔父正色而立于朝则人莫敢

过而致难于其君者孔父可谓义形于色矣

  庄公十二年宋万弑其君捷及其大夫仇牧

及者何累也弑君多矣舍此无累者乎孔父荀息皆

累也舍孔父荀息无累者乎曰有有则此何以书贤

也何贤乎仇牧仇牧可谓不畏强御矣其不畏强御

奈何万尝与庄公战获乎庄公庄公归散舍诸宫中

数月然后归之归反为大夫于宋与闵公博夫人皆

在侧万曰甚矣鲁侯之淑鲁侯之美也天下诸侯宜

为君者唯鲁侯尔闵公矜此妇人妒其言顾曰此虏

也尔虏焉故鲁侯之美恶乎至万怒搏闵公绝其脰

仇牧闻君弑趋而至遇之于门手剑而叱之万臂杀

仇牧碎其首齿着于门阖仇牧可谓不畏强御矣

  僖公十年晋里克弑其君卓及其大夫荀息

及者何累也弑君多矣舍此无累者乎曰有孔父仇

牧皆累也舍孔父仇牧无累者乎曰有有则此何以

书贤也何贤乎荀息荀息可谓不食其言矣其不食

其言奈何奚齐卓子者骊姬之子也荀息傅焉骊姬

者国色也献公爱之甚欲立其子于是杀世子申生

申生者里克傅之献公病将死谓荀息曰士何如则

可谓之信矣荀息对曰使死者反生生者不愧乎其

言则可谓信矣献公死奚齐立里克谓荀息曰君杀

正而立不正废长而立幼如之何愿与子虑之荀息

曰君常讯臣矣臣对曰使死者反生生者不愧乎其

言则可谓信矣里克知其不可与谋退弑奚齐荀息

立卓子里克弑卓子荀息死之荀息可谓不食其言



胡传

  桓公二年宋督弑其君与夷及其大夫孔父

按左氏宋殇公立十年十一战民不堪命孔父为司

马无能改于其德非所谓格君心之非者然君弑死

于其难处命不渝亦可以无愧矣父者名也着其节

而书及不失其官而书大夫是春秋之所贤也贤而

名之何也故侍读刘敞以谓既名其君于上则不得

字其臣于下此君前臣名礼之大节也督将弑殇公

孔父生而存则不可得而弑于是乎先攻孔父而后

及其君能为有无亦庶几焉凡乱臣贼子畜无君之

心者必先剪其所忌而后动于恶不能剪其所忌则

有终其身而不敢动也华督欲弑君而惮孔父刘安

欲叛汉而惮汲直曹操欲禅位而惮孔融此数君子

者义形于色皆足以卫宗社而忤邪心奸臣之所以

惮也不有君子其能国乎春秋贤孔父示后世人主

崇奖节义之臣乃天下之大闲有国之急务也

  庄公十二年宋万弑其君捷及其大夫仇牧

君弑而大夫死于其难春秋书之者其所取也大夫

死于弑君之难而有不书者故知孔父牧息皆所取

也夫仇牧可谓不畏强御矣然徒杀其身不能执贼

无益于事也亦足取乎食焉不避其难义也徒杀其

身不能执贼亦足为求利焉而逃其难者之训矣何

名为无益哉夫审事物之重轻者权也权重轻而处

之得其宜者义也太宰督亦死于闵公之难削而不

书者身有罪也惠伯死于子恶之难亦削而不书者

非君命也召忽死于子纠之难孔子比于匹夫匹妇

之谅自经于沟渎而莫之知者所事不正也崔杼弑

君晏平仲曰人有君而人弑之吾焉得死之而焉得

亡之君子不以是罪晏子者齐庄公不为社稷死而

晏子非其私昵之臣也若仇牧荀息立乎人之本朝

执国之政而君见弑不以其私也虽欲勿死焉得而

勿死圣人书而弗削以为求利焉而逃其难者之劝

也惟此义不行然后有视弃其君犹土梗弁髦曾莫

之省而三纲绝矣

  僖公十年晋里克弑其君卓及其大夫荀息

荀息者奚齐卓子之傅也君弑而死于难书及所以

着其节书大夫不失其官也于荀息何取焉若息者

可谓不食其言矣或曰息既从君于&#不食其言庸

足取乎世衰道微人爱其情私相疑贰以成倾危之

俗至于刑牲歃血要质鬼神犹不能固其约也孰有

可以托六尺之孤寄百里之命临死节而不可夺如

息者哉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故圣人以信易食

而君子以信易生息不食言其可少乎

后汉书

  论李固杜乔

夫称仁者其道弘矣立言践行岂徒徇名安己而已

哉将以定去就之概正天下之风使生以理全死与

义合也夫专为义则伤生专为生则骞义专为物则

害智专为己则损仁若义重于生舍生可也生重于

义全生可也上以残暗失君道下以笃固尽臣节臣

节尽而死之则为杀身以成仁去之不为求生以害

仁也顺桓之间国统三绝太后称制贼臣虎视李固

据位持重以争大义确乎而不可夺岂不知守节之

触祸耻夫复折之伤任也观其发正辞及所遗梁冀

书虽机失谋乖犹恋恋而不能已至矣哉社稷之心

乎其顾视胡广赵戒犹粪土也

  论王允

士虽以正立亦以谋济若王允之推董卓而引其权

伺其间而敝其罪当此之时天下悬解矣而终不以

猜忤为衅者知其本于忠义之诚也故推卓不为失

正分权不为苟冒伺间不为狙诈及其谋济意从则

归成于正也

  论孔融

昔谏大夫郑昌有言山有猛兽者藜藿为之不采是

以孔父正色不容弑虐之谋平仲立朝有纾盗齐之

望若夫文举之高志直情其足以动义概而忤雄心

故使移鼎之迹事隔于人存代终之规启机于身后

也夫严气正性复折而已岂有员委屈可以每其

生哉懔懔焉皓皓焉其与琨玉秋霜比质可也

魏志

  毋丘俭传注

习凿齿曰毋丘俭感明帝之顾命故为此役君子谓

毋丘俭事虽不成可谓忠臣矣夫竭节而赴义者我

也成之与败者时也我苟无时成何可必乎忘我而

不自必乃所以为忠也古人有言死者复生生者不

愧若毋丘俭可谓能不愧也

晋书

  忠义传论

古人有言君子杀身以成仁不求生以害仁又云非

死之难处死之难信哉斯言也是知陨节苟合其宜

义夫岂吝其没捐躯若得其所烈士不爱其存故能

守铁石之深衷厉松筠之雅操见贞心于岁暮标劲

节于严风赴鼎镬其如归履危亡而不顾书名竹帛

画象丹青前史以为美谈后来仰其徽烈者也晋自

元康之后政乱朝昏祸难荐兴艰虞孔炽遂使奸凶

放命戎狄交侵函夏沸腾苍生涂炭干戈日用战争

方兴虽背恩忘义之徒不可胜载而蹈节轻生之士

无乏于时至若嵇绍之卫难乘舆卞壸之亡躯锋镝

桓雄之义高田叔周崎之节迈解扬罗丁致命于旧

君辛吉耻臣于戎寇张祎引鸩以全节王谅断臂以

厉忠莫不志烈秋霜精贯白日足以激清风于万古

厉薄俗于当年者欤所谓乱世识忠臣斯之谓也卞

壸刘超锺雅周等已入列传其余即叙其行事以

为忠义传用旌晋氏之有人焉

  论嵇绍

史臣曰中散以肤受见诛王仪以抗言获戾时皆可

谓死非其罪也伟元耻臣晋室延祖甘赴危亡所由

之理虽同所趋之涂即异而并见称当世垂芳竹帛

岂不以君父居在三之极忠孝为百行之先者乎且

褒独善其身故得全其孝而绍兼济于物理宜竭其

忠可谓兰桂异质而齐芳韶武殊音而并美或有论

绍者以死难获讥扬榷言之未为笃论夫君天也天

可雠乎安既享其荣危乃违其祸进退无据何以立

人嵇生之陨身全节用此道也

  论罗宪滕修张光赵诱

史臣曰忠为令德贞曰事君徇国家而竭身历夷险

而一节罗宪滕修濯缨入仕指巴东而受脤出岭峤

而扬麾属鼎命沦胥本朝失守届巴丘而流涕集都

亭而大临古之忠烈罕辈于兹景武南楚秀士元孙

累叶将门赴死喻于登仙效诚陈于上策竟而俱毙

贞则斯存

  论周处

史臣曰夫仁义岂有常蹈之即君子背之即小人周

子隐以跅弛之材负不羁之行比凶蛟猛兽纵毒乡

闾终能克己厉精朝闻夕改轻生重义徇国亡躯可

谓志节之士也

  论桓彝

史臣曰醨风潜煽醇源浸竭遗道德于情性显忠信

于名教首阳高节求仁而得仁泗上微言朝闻而夕

死原轸免胄懔然于往策季路绝缨邈矣于前志况

交霜雪于杪岁晦风雨于将晨喈响或以变其音贞

柯罕能全其性桓茂伦抱中和之气怀不挠之节迈

周庾之清尘遵许郭之遐轨惧临危于取免知处死

之为易扬芬千载之上沦骨九泉之下仁者之勇不

其然乎至夫基构迭污隆龙蛇俱山泽冲逡巡于内

辅豁陵厉于上游虔振北门之威秀坦西阳之务外

有扞城之用里无末大之嫌求之名臣抑亦可算而

温为亢极之资元遂履霜之业是知敬仲之美不息

檀台之乱&#俞之忠无救奕&#之祸子文之不血食

悲夫

梁书

  论韦粲江子一弟子四子五张嵊沈浚柳敬礼

史臣曰若夫义重于生前典垂诰斯盖先哲之所贵

也故孟子称生者我所欲义亦我所欲二事必不可

兼得宁舍生而取义至如张嵊二三子之徒捐躯徇

节赴死如归英风劲气笼罩今古君子知梁代之有

忠臣焉

南史

  孝义传论

易曰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夫仁义者合君亲之至理

实忠孝之所资虽义发因心情非外感然企及之旨

圣哲遗言至于风离化薄礼违道丧忠不树国孝亦

愆家而一代之甿权利相引仕以势招荣非行立乏

嗥翔之感弃舍生之分霜露未改大痛已忘于心名

节不变戎车遽为其首斯并轨训之理未弘汲引之

涂多阙若夫情发于天行成乎己捐躯舍命济主安

亲虽乘理暗至匪由劝赏而宰世之人曾微诱激乃

至事隐闾阎无闻视听考于载籍何代无之故宜被

之图篆用存旌劝今搜缀湮落以备阙文云尔

魏书

  节义传论

大义重于至闻自日人慕之者盖希行之者实寡至

于轻生蹈节临难如归杀身成仁死而无悔自非耿

介苦心之人&#怏激气之士亦何能若斯佥列之传

名节义云

  论于什门段进石文德赵令安孟兰强汲固王

  元威娄提蛭拔寅刘渴侯朱长生于提马八龙

  门文爱晁清刘侯仁石祖兴邵洪哲王荣世胡

  小虎孙道登李几张安祖王闾刘业兴盖&#

史臣曰于什门等或临危不挠视死如归或赴险如

夷惟义所在其大则光国隆家其小则损己利物故

其盛烈所著与河海而争流峻节所标共松柏而俱

茂并蹈履之所致身殁名立岂徒然哉

隋书

  诚节传论

易称圣人大宝曰位何以守位曰仁又云立人之道

曰仁与义然则士之立身成名在乎仁义而已故仁

道不远则杀身以成仁义重于生则捐生而取义是

以龙逢捐躯于夏癸比干竭节于商辛申蒯断臂于

齐庄弘演纳肝于卫懿爰逮汉之纪信栾布晋之向

雄嵇绍凡在立名之士莫不庶几焉至于临难忘身

见危授命虽斯文不坠而行之益寡固知士之所重

信在兹乎非夫内怀铁石之心外负凌霜之节孰能

安之若命赴蹈如归者也皇甫诞等当扰攘之际践

必死之机白刃临颈确乎不拔可谓岁寒贞柏疾风

劲草千载之后懔懔如生岂独闻彼伯夷懦夫立志

亦冀将来君子有所庶几故掇采所闻为诚节传

唐书

  忠义传论

夫有生所甚重者身也得轻用者忠与义也后身先

义仁也身可杀名不可死志也大凡捐生以趋义者

宁豫期垂名不朽而为之虽一世成败亦未必济也

要为重所与终始一操虽颓嵩岱不吾压也夷齐排

周存商商不害亡而周以兴两人至饿死不肯屈卒

之武王蒙惭德而夷齐为得仁仲尼变色言之不敢

少损焉故忠义者真天下之大闲欤奸鈇逆鼎搏人

而肆其毒然杀一义士则四方解情故乱臣贼子赩

然疑沮而不得逞何哉欲所以为彼者而为我也义

在与在义亡与亡故王者常推而褒之所以砥砺生

民而窒不轨也虽然非烈丈夫曷克为之彼委靡&#

熟偷生自私者真畏人也哉故次叙夏侯端以来凡

三十三人于左方

  论张巡许远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2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