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瑶华宫事有诏推鞫忌者欲挤之死使人危言动之

朴泰然无惧色旋追官勒停会赦注汀州司户

却扫编范忠宣公守许昌邹侍郎志完为教授尝因

宴集吏请乐语公命邹为之邹辞以为备官师儒而

为乐语恐非所宜公深引咎谢焉自是大相知元符

中邹以谏官论立后事由是知名然世所传疏其辞

诋讦盖当时小人伪为之以激怒者也其子柄后因

赐对首辨此事且缴元疏副本上之诏以付史馆予

尝得见之缓而不迫熏然忠厚之言也

宋史徽宗本纪崇宁二年六月庚申诏元符末上书

进士类多诋讪令州郡遣入新学依大学自讼斋法

候及一年能革心自新者许将来应举其不变者当

屏之远方

薛弼传弼调杭州教授初颁五礼新书定着释奠先

圣误用下丁弼据礼是正州以闻诏从其议

陈公辅传公辅政和三年上舍及第调平江府教授

朱□方嬖幸当官者奴事之公辅绝不与交□有兄

丧诸生欲往吊公辅不予告□不悦讽权要移公辅

越州

谭世绩传世绩第进士教授郴州时王氏学盛行世

绩雅不喜或问之曰说多而屡变无不易之论也置

其书不观

墨庄漫录中表钱渻子全穆父之孙蒙仲之子三岁

丧父自少刻苦能立好学有节操何榜登科即丁

母艰及第十余年未尝到官试中学宫除济南府教

授车驾驻跸扬州有荐权国子博士者始入局参谒

长贰方茶疾作仆地舆归一夕而殂竟无一日之禄

惜哉命薄如此可为奔求躁图之戒

宋史林勋传勋贺州人政和五年进士为广州教授

建炎三年八月献本政书十三篇言国家兵农之政

率因唐末之故今农贫而多失职兵骄而不可用是

以饥民窜卒类为盗贼宜假古井田之制使民一夫

占田五十亩其有羡田之家毋得市田其无田与游

惰末作者皆驱之使为隶农以耕田之羡者而杂纽

钱谷以为十一之税宋二税之数视唐增至七倍今

本政之制每十六夫为一井提封百里为三千四百

井率税米五万一千斛钱万二千缗每井赋二兵马

一匹率为兵六千四百人马三千四百匹岁取五之

一以为上番之额以给征役无事则又分为四番以

直官卫以给守卫是民凡三十五年而役使一遍也

悉上则岁食米万九千余斛钱三千六百余缗无事

则减四分之三皆以一同之租税供之匹妇之贡绢

三尺绵一两百里之县岁收绢四千余匹绵三千四

百斤非蚕乡则布六尺麻二两所收视绢绵率倍之

行之十年则民之口算官之酒酤与凡茶盐香矾之

榷皆可弛以予民其说甚备书奏以勋为桂州节度

掌书记

高登传登兼贺州学事学故有田舍法罢归买马司

登请复其旧守曰买马养士孰急登曰买马固急矣

然学校礼义由出一日废衣冠之士与堂下卒何异

守曰抗长吏耶曰天下所恃以治者礼义与法度耳

既两弃之尚何言守不能夺卒从之

胡宪传宪赐进士出身授左迪功郎添差建州教授

宪犹不屈太守魏矼遣行义诸生入里致诏且为手

书陈大义开譬甚力宪不得已就职日与诸生接训

以为己之学闻者始而笑中而疑久而观其所以修

身事亲接人者无一不如所言遂翕然悦服郡人程

元以笃行称龚何以廉节着皆迎致俾参学政学者

自是大化

杜莘老传莘老绍兴间第进士以亲老不赴廷对赐

同进士出身授梁山军教授从游者众秦桧死魏良

臣参大政莘老疏天下利害以闻良臣荐之主管礼

兵部架阁文字

贵耳集杨诚斋帅某处有教授狎一官妓诚斋怒黥

妓之面押往谢辞教授是欲愧之教授延入酌酒为

别赋眼儿媚鬓边一点似飞鸦莫把翠钿遮三年两

载千撋百就今日天涯杨花又逐东风去随分落谁

家若还忘得除非睡起不照菱花杨诚斋得词方知

教官是文士即举妓送之

宋史傅伯成传伯成试中教官科授明州教授以年

少嫌以师自居日与诸生论质往复后多成才

王蔺传蔺干道五年擢进士第为鄂州教授四川宣

抚司干办公事除武学谕孝宗幸学蔺迎法驾立道

周上目而异之命小黄门问知姓名由是简记迁枢

密院编修官

章□传□调道州教授作周敦颐祠会宜章寇为乱

郡僚相继引去□独留寇平郡守以功入为郎奏□

有协赞之功可大用乃召对除太学录

王信传信添差温州教授郡饥疫议遣官振救之父

老愿得信任其事守不欲以烦信请益力信闻之欣

然为行遍至病者家全活不可胜记

玉照新志干道中赵渭磻老为临安尹时巨珰甘升

权震一时有别墅在西湖惠照寺西地连郡之社坛

升欲取以广其圃磻老欣然领命有州学教授者入

议状以谓戎祀国之大事岂可轻徇阍寺之欲易不

屋之祭耶力争之卒不能夺而止忘其姓名或云石

斗陆九渊未知孰是焉

宋史孝宗本纪淳熙四年二月乙亥幸武学谒武成

王庙监学官进秩一等

赵方传方授大宁监教授俗陋甚方择可教者亲训

诱之人皆感励自是始有进士

楼钥传钥试教官调温州教授为敕令所删定官修

淳熙法议者欲降太学释奠为中祀钥曰乘舆临幸

于先圣则拜武成则肃揖其礼异矣可钧敌乎改宗

正寺主簿

危稹传稹淳熙十四年举进士时洪迈得稹文为之

赏激调南康军教授转运使杨万里按部骤见叹奖

偕游庐山相与酬倡调广东帐司未上服父丧免调

临安府教授倪思荐之且语人曰吾得此一士可以

报国矣丁母忧免干办京西安抚司公事入为武学

谕改太学录明年迁武学博士

李燔传燔中绍熙元年进士第授岳州教授未上往

建阳从朱熹学熹告以曾子弘毅之语且曰致远固

以毅而任重贵乎弘也燔退以弘名其斋而自儆焉

至岳州教士以古文六艺不因时好且曰古之人皆

通材用则文武兼焉即武学诸生文振而识高者拔

之辟射圃令其习射廪老将之长于艺者以率偷惰

以祖母卒解官承重而归改襄阳府教授复往见熹

熹嘉之凡诸生未达者先令访燔俟有所发乃从熹

折衷诸生畏服熹谓人曰燔交友有益而进学可畏

且直谅朴实处事不苟他日任斯道者必燔也熹没

学禁严燔率同门往会葬视封窆不少怵及诏访遗

逸九江守以燔荐召赴都堂审察辞再召再辞郡守

请为白鹿书院堂长学者云集讲学之盛他郡无与

比除大理司直

郑清之传清之调峡州教授帅赵方严重靳许可清

之往白事为置酒命其子范葵出拜方掖清之无答

拜且曰他日愿以二子相累湖北茶商群聚暴横清

之白总领何炳曰此辈精悍宜藉为兵缓急可用炳

下召募之令趋者云集号曰茶商军后多赖其用

洪咨夔传咨夔嘉定二年进士授如皋主簿寻试为

饶州教授作大冶赋楼钥赏识之授南外宗学教授

以言去

李韶传韶调南雄州教授校文广州时有当国之亲

故私报所业韶却之调庆元丞相史弥远荐士充学

职韶不与袁燮求学宫射圃益其居亦不与燮以此

更敬韶

吴昌裔传昌裔调眉州教授眉士故尚苏轼学昌裔

取诸经为之讲说祠周惇颐及颢颐载熹揭白鹿洞

学规仿潭州释奠仪簿正祭器士习丕变制置使崔

与之荐之改知华阳县

唐璘传璘调瑞州学教授用白鹿洞教法崇礼让后

文艺士翕然知向

徐鹿卿传鹿卿博通经史以文学名于乡后进争师

宗之嘉定十六年廷试进士有司第其对居二详定

官以其直抑之犹置第十调南安军学教授张九成

尝以直道谪居鹿卿摭其言行刻诸学以训先是周

惇颐程颢与其弟颐皆讲学是邦鹿卿申其教由是

理义之学复明立养士纲条学田多在溪峒异时征

之无艺农病之鹿卿抚恤无逋租者其后盗作环城

皆毁惟学宫免曰是无挠我者辟福建安抚司干办

公事

贵耳集曹友闻凤州人为天水军教授有学识时当

可乃天水巨室辛卯冬闻寇深入天水守倅弃城不

守时当可籍家丁推友闻为主守城李说斋作帅知

其事实写旗赠之曰状元及第三年有教授提兵四

海无后战死于大安军鸡翁关此丙申年也

宋史徐霖传霖淳佑四年试礼部第一知贡举官入

见理宗曰第一名得人嘉奖再三登第授沅州教授

时宰相史嵩之挟边功要君植党颛国霖上疏历言

其奸深之状以为其先也夺陛下之心其次夺士大

夫之心而其甚也夺豪杰之心今日之士大夫嵩之

皆变化其心而收摄之矣且其变化之术甚深非章

章然号于人使之为小人也常于善类择其质柔气

弱易以夺之者亲任一二其或稍有异己则潜弃而

摈远之以风其余彼以名节之尊不足以易富贵之

愿义利之辨亦终暗于妻妾宫室之私则亦从之而

已疏奏见者吐舌为霖危之未几嵩之匿父丧求起

复君子并起而攻之上大感悟丞相范锺进所召试

馆职二人上思霖之忠亲去其一易霖名

朱貔孙传貔孙淳佑四年进士授临江军学教授丞

相史嵩之闻貔孙名欲致之馆下以禄未及亲辞

刘愚传愚弱冠入太学有声侍御史柴瑾祭酒颜师

鲁博士林光朝深器重之瑾每奏对称上意则曰臣

客刘愚为臣言师鲁尝奏愚行艺上记曰此向者柴

瑾所荐也上舍释褐居第一调江陵府教授早晚为

诸生讲说同僚相率以听愚益谦下与叶适项安世

讲论不倦每以隐居学道为乐岁满帅王蔺致书剡

辟固辞贫不能归外移安乡县令

黄师雍传师雍调婺州教授学政一以吕祖谦为法

李宗勉赵必愿赵汝谈皆荐之师雍慕徐侨有清望

欲谒之会其有召命师雍曰今不可往也侨闻而贤

之至阙以其学最闻

老学庵笔记三舍法行时有教官出易义题云干为

金坤又为金何也诸生乃怀监本易至帘前请云题

有疑请问教官作色曰经义岂当上请诸生曰若公

试固不敢今乃私试恐无害教官乃为讲解大概诸

生徐出监本复请曰先生恐是看了麻沙本若监本

则坤为釜也教授皇恐乃谢曰某当罚即输罚改题

而止然其后亦至通显

晏安恭为越州教授张子韶为佥判晏美髯人目之

为晏胡一日同赴郡集晏最末至张戏之曰来何晏

乎满座皆笑

过庭录昝昌洪道为许学正钤束诸生严甚轻薄者

苦怨之昝他适书所居壁云某日某上谒良输先军

昝归不解徐绎之盖连姓而言乃短舌者之詈言也

元史赵与传与宋宗室子尝登进士第为鄂州

教授至元十一年丞相伯颜既渡江与率其宗人

之在鄂州者诣军门上书力陈不嗜杀人可以一天

下且乞全其宗党后伯颜朝京师世祖问宋宗室之

贤者伯颜首以与对十三年秋九月遣使召至上

京幅巾深衣以见言宋败亡之故悉由误用权奸词

旨激切令人感动世祖念之即授翰林待制

李谦传谦为东平府教授生徒四集累官万户府经

历复教授东平先时教授无俸郡敛儒户银百两备

束修谦辞曰家幸非甚贫者岂可聚货以自殖乎翰

林学士王盘以谦名闻召为应奉翰林文字

遂昌杂录金华三胡先生长诚仲次穆仲次汲仲石

塘人也最知名诚仲子无咎已殁穆仲子孔章今为

吴郡经师汲仲子千里家建昌石塘先生以崔中丞

荐世祖顾问所答不称旨出为扬州路儒学教授师

道甚严继除建昌教权录事司程雪楼学士家遗漏

先生捕其子坐罪不贷由是人惮之后除台州临海

簿

辍耕录至元间宋文丞相有子出为郡教授行数驿

而卒人皆作诗以悼之闽人翁某一联云地下修文

同父子人间读史各君臣独为绝唱

元史孔思晦传思晦至大中举茂才为范阳儒学教

谕延佑初调宁阳学先是两县校官率以廪薄不能

守职而思晦以俭约自将教养有法比代去学者皆

不忍舍之

张起岩传起岩为福山县学教谕值县官捕蝗移摄

县事久之听断明允其民相率曰若得张教谕为真

县尹吾属何患焉

休宁县志黄求心名麟至治间居教职时有问宣圣

生是几年求心以诗答云宣尼庚戌育尼山甲子于

今三十三功业贤于尧舜远声名直与地天参上源

河洛开洙泗下派周程接晦庵道统昭昭垂万世无

分西北与东南

武进县志陈文杰授庆元儒学正至则浙东帅重之

俾二子从二子挟贵胄无弟子礼又群苍头臂鹰鹞

日蹂躏无度文杰麾苍头去弗听乃扑教二子曰吾

授堂帖一通班官耳义犹天子命天子有圣旨诸王

驸马不得扰学校汝敢是乎因夺一大鹰纵之苍头

走白其帅帅怒呼文杰众为惧止之文杰曰吾有圣

旨在竟诣帅帅诘曰纵鹰有之乎文杰曰鹰不纵帅

有罪具言云云帅竦立曰是爱吾也遣苍头出谢既

辟为其掾一郡大惊满考除本学教授

玉堂漫笔金陵陈先生遇字中行自少笃学仕元为

温州路学教授时兵乱弃官归隐闲居一室署曰静

诚每夙兴焚香叩天愿生圣主以救世我太祖克金

陵南台侍御史秦元之荐于上即日召见与语大悦

称先生而不名

蒲圻县志柳润民洪武十五年任蒲圻教谕根究理

性开设科条肇兴文教十八年敕天下府州县学各

举明经一人润民首荐王允茂以得人称

明外史程济传济洪武末为岳池教谕岳池去朝邑

数千里或见济常在朝邑而治岳池学事不废建文

初上书言某月某日北方兵起朝廷谓非所宜言逮

至京将杀之济入见仰面大呼曰陛下幸囚臣臣言

不验死未晚乃下之狱已而燕兵起帝乃释济

魏骥传骥永乐中以进士副榜授松江府学训导督

课精勤每夜分自携茗粥劳问诸生诸生皆感激自

奋多成就者

彭勖传勖永乐十二年举进士以亲老乞近地便养

除南雄府教授学舍后故有女祠数现光怪异时学

官弟子率祷祀以为常勖至命撤而焚之

菽园杂记巡抚周文襄初至昆山甫登岸盛怒挞一

人儒学教谕朱冕叱皂隶令止进白公曰请姑息怒

至衙门治之可也公从之至寓府入见后召冕问故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2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