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之管曰修学有司职也各尽其职而已何迎焉坐讲

不辍一时文教大异捷秋试者辈出诸生贽礼不苟

受亦不苟辞积颇赢则遣人赍至广州市铜锡祭器

归酬于学在任八年归学者咸称之

  应璋

按明外史李沧传应璋字德夫由岁贡生历罗源教

谕启迪有方年九十卒学者称东白先生

  梁以蘅

按绍兴府志以蘅字仲芳新会人嘉靖丁未自庐陵

谕迁绍兴教授为人美丰仪寡言笑动止必有礼居

常恂恂若无能者及道义所关毅然必往即贲育弗

能挠也教诸生务敦实行颁示科条令中人皆可遵

诸生有窭甚不能婚丧者辄捐助之或抱冤抑必奋

往力救然约束甚严稍有违犯即高等贵胄必加诃

让不少假倘其知改又辄煦煦进之无终疾也以是

诸生得其喜则欣然以为荣得其怒则赧然不胜耻

其持身甚介一毫不妄取主试山东供帐馈赆一无

所受当路知其贤檄署县事亦坚辞不往曰越俎代

庖吾不能也每以母老乞归养当路不许久之迁知

连城甫阅岁竟弃官奉母人益高之去越三十年诸

生追思不已为勒石颂德焉

  王栋

按济南府志栋泰州人师事姚江门人王心斋得正

学嘉靖乙丑由乡贡训导泰安日以濂洛关闽之学

启迪诸生诸生久泥制举初不甚解因出所著古大

学解及一庵会语十二卷命诸生昕夕体验不数月

咸悦服佥曰庶不枉过此生岱下人士至今知言理

学者自栋始

  许效贤

按绍兴府志效贤字子官莆田人嘉靖中为新昌训

导喜诵说仁义论难经旨辨注疏异同津津不厌口

未尝言利视诸生贫者尤加意恤之岁时馈遗辄弗

受诸生有终丧而以币见者叹曰吾闻礼尚赗赙哀

有丧也吾未之能行而又有受于子乎亟麾去署县

事乃以赎金置学田若干亩其律己甚严而与人甚

恕人称长者去之日为立碑志思云

  吴俸

按济南府志俸字廉夫浙江黄岩人由选贡嘉靖间

为淄川教谕设为科条口授心印以造多士魏都宪

注公考云达材成德有人立白雪之门鱼跃鸢飞无

物缀红炉之点士之乐育以成者则有张仪部敬王

大理晓王太常教诸人创纂邑乘省制祭器修葺庙

庑购置书史暇则与邑荐绅赓烟和月兴会磅礡若

弗知身之落落下僚者任满致政归年八十许精神

不衰一日语子姓曰我有德在淄其身后之桐乡乎

遂端坐以逝淄人士闻之祀俸名宦祠中

  李汝桂

按济南府志汝桂泰安人总角笃志圣贤之学继闻

王阳明邹东廓良知慎独之旨久之有悟应隆庆己

巳贡训导广德迁安教谕献县士子皆瞿然顾化七

十解组而证修益力所著有教言讲余录训民俚言

八十无疾而逝鹾院题其墓曰明理学名儒泰山还

朴李先生墓

  蒋仕

按祁阳县志仕萧县人由明经任武昌府司训厉冰

蘗之操□矱弘笃引翼士类隆庆庚午迁祁学教谕

至即勤课诸生尤训以礼一切规例悉屏之所居布

袍蔬茹萧然物外客至或弟子横经必治具妻阎氏

躬自理之志与其夫冰壶相对体无完衣拮据中馈

无怨言明伦堂后崇冈相传宜种树仕至即捐赀筑

墙若干丈召人多植人亦翕然从之守宪毛汝贤闻

而嘉奖令立碑以纪其事祭器未营仕议欲贸铜铸

之悉所有不能办力与令张照言得助遂成祭器若

千士之贫困不能自立者捐俸金赈之又为请于学

台岁得支学田租若干石以周贫乏癸酉春督学姚

公试儒童取充弟子员几五十人例谒师有常礼仕

绝口不言但顺僚友意俟两司训纳贽如数即命迎

送释奠先师登堂画卯之明日汇诸生贽仪逐一散

还闻者叹服太守褒之寻迁南京武学教授

  杨以任

按江宁府志以任号维节江西人辛未成进士自以

学仕未优请改应天教授接引诸生实行月课一二

高年知名者忘分引交绝不以师长尊行自居诸生

贽礼尽为谢绝有序应补廪而贫者具券以往以任

挥去之立为申请绝不受谢日手一编吾讽咏不

分昼夜遂成瘵疾卒于南雍

  杨文伟

按广东通志文伟南海人万历十一年以贡训长乐

诚正端介诸生贫者捐俸济之有冤抑不平代白有

司委盘仓役从误持升斗秣马责追还之卒于任贫

不能贸棺诸生醵赙仍请于直指汪原恤之

  曾以诚

按广西通志以诚字惟豫苍梧人性严毅读书博涉

讲业不倦万历岁荐授平乐府训导以造就人才为

任选诸生英俊者辟别馆处之月分俸资其膏火程

士先德行后文艺讲业课文寒暑不辍偶一生素无

学行岁试幸列优等白督学竟不准饩以是人知砥

砺五年迁象州学正造士一如平乐

  徐应亨

按广东通志应亨字伯阳兰溪人崇祯二年由举人

署增城教谕性笃孝奉母之官甫入署母忽思家遂

上书求去诸生诣其母前群相慰留乃止居常问寝

视膳虽公事不废其教人以孝为本阐明经学多前

人所未发来学者辄却其修脯又尝出餐钱以修祭

器并补邑志之缺暇则集缙绅及诸生之能诗者日

相倡和于声利泊如也在增着有罗浮集南越集人

传诵之稍迁巴州守卒

 广文部杂录

鼠璞唐元宗爱郑虔之才以不事事为置广文馆以

虔为博士而无曹司杜甫诗诸公衮衮登台省广文

先生官独冷非以学馆为冷及以登台省为进用盖

言诸公日趋局独广文无职掌耳今以教导之职为

冷官意正相反广文馆与四门太学国子并列亦郡

文学之职

紫薇诗话未改科已前有吴俦贤良为庐州教授尝

诲诸生作文须用倒语如名重燕然之勒之类则文

势自然有力庐州士子遂作赋嘲之云教授于庐名

俦姓吴大段意头之没全然巴鼻之无

春明梦余录明初重学官之选往往取耆儒宿学以

充后科目法行取举人登副榜者选授凡国家推选

坊局纂修典籍会试校文必与焉其经保荐及九载

处优考者类得授翰林院科道部漕官于陟升无等

故廷臣荐士以起家学官为美谭后久刓弊师儒之

职益轻副榜举人不屑就而贡生年老迈与贫困甚

者乃甘心焉因取充位精力倦于鼓舞而学术纰缪

无能为诸生光于奔走有司结富豪以苟得而于月

考课及上下三等簿率以赀不复问所能盖冗□甚



日知录元仁宗时方以科举取士虞集上议曰师道

立则善人多今天下学官猥以资格授强加之诸生

之上而名之曰师有司弗信也生徒弗信也如此而

望师道之立能乎今莫若使守令求经明行修为成

德之君子者身师尊之以教于其郡邑其次则求夫

操履近正而不为诡异骇俗者确守先儒经义师说

而不敢妄为奇论者众所敬服而非乡愿之徒者其

次则取乡贡至京师罢归者当今之世欲求成德之

人如上一言者或不可遽得若其次之三言则十室

之邑必有忠信亦未至乏才也而徒用其又次之一

言则亦不过以资格授之而耄鄙之夫遂以学官为

糊口之地教训之员名存而实废矣

明初教职多由儒士荐举景泰二年始准会试不中

式举人考授天顺三年十二月庚申建安县老人贺

炀言朝廷建学立师将以陶镕士类奈何郡邑学校

师儒之官真材实学者百无二三虚糜廪禄猥琐贪

饕需求百计而受业解惑莫措一辞师范如此虽有

英才美质何由而成至于生徒之中亦往往玩愒岁

年佻达城阙待次循资滥升监学侵寻老耋授以一

官但知为身家之谋岂复有功名之念是则朝廷始

也聚群鸮而饮啖终也纵群狼以牧人苟不严行考

选则人才日陋士习日下矣上是其言命巡按御史

同布按二司分巡官照提调学校例考之

太仓陆世仪言今世天子以师傅之官为虚衔而不

知执经问道郡县以簿书期会为能事而不知尊贤

敬老学校之师以庸鄙充数而不知教养之法党塾

之师以时文章句为教而不知圣贤之道儇捷者谓

之才能方正者谓之迂朴盖师道至于今而贱极矣

即欲束修自厉人谁与之如此而欲望人才之多天

下之治不可得矣又言凡官皆当有品级惟教官不

当有品级亦不得谓之官盖教官者师也师在天下

则尊于天下在一国则尊于一国在一乡则尊于一

乡无常职亦无定品惟德是视若使之有品级则仆

仆亟拜非尊师之礼矣至其冠服亦不可同于职官

当别制为古冠服如深衣幅巾及忠靖巾之类仍以

乡国天下为等庶师道日尊儒风日振而圣人之徒

出矣按宋史黄祖舜言抱道怀德之士多不应科目

老于韦布乞访其学行修明孝友纯笃者县荐之州

州延之庠序以表率多士其卓行尤异者州以名闻

是亦乡举里选之意而朱子亦云须是罢堂除及注

授教官请本州乡先生为之年未四十不得任教官

昔人之论即已及此

盂县志曰高皇帝定天下诏府卫州县各立学置师

一人或二人必择经明行修者署之有能举其职而

最书于朝者或擢为国子祭酒及翰林侍从之职英

宗以后始着为令府五人州四人县三人例录天下

岁贡之士为之间有由举人进士除授者而其至也

州县长官及监司之临者率以簿书升斗之吏视之

而不复崇以体貌是以其望易狎而其气易衰即有

一二能诵法孔子以师道闻而得荐擢者亦不过授

以州县之吏而止其取之也大滥其待之也太卑而

其录之也太轻无怪乎教术之不兴而人才之难就



士风之薄始于纳卷就试师道之亡始于赴部候选

梁武帝所谓驱迫廉㧑奖成浇竞者也有天下者能

反此二事斯可以养士而兴贤矣

 广文部纪事

礼记王制命乡简不帅教者以告耆老皆朝于庠元

日习射上功习乡上齿



此庠谓乡学也



习射上

功在州学习乡上齿在党学初时耆老会于庠学乃

择元日就州学习射即党学习乡习射习乡各在一

处也

汉书韩延寿传延寿守颍川令文学校官诸生皮弁

执俎豆

后汉书寇恂传恂为汝南太守修乡校教生徒聘能

为左氏春秋者亲受学焉

李忠传忠建武六年迁丹阳太守以丹阳越俗不好

学乃为起学校习礼容春秋乡饮选用明经郡中向

慕之

任延传延为武威太守造立校官自掾吏子孙皆令

诣学受业复其徭役章句既通悉显拔荣进之郡遂

有儒雅之士

续汉书明帝永平十年幸南阳召校官弟子作雅乐

奏鹿鸣帝自御埙篪和之以娱嘉宾

魏志高柔传明帝即位封柔延寿亭侯时博士执经

柔上疏曰汉永陵迟礼乐崩坏太祖初兴愍其如此

在于拨乱之际并使郡县立教学之官高祖即位遂

阐其业兴复辟雍州立课试于是天下之士复闻庠

序之教亲俎豆之礼焉

隋书潘徽传徽为州博士秦孝王俊闻其名召为学



唐书郑虔传虔天宝初为协律郎集缀当世事着书

八十余篇有窥其□者上书告虔私撰国史虔苍黄

焚之坐谪十年还京师元宗爱其才欲置左右以不

事事更为置广文馆以虔为博士虔闻命不知广文

曹司何在诉宰相宰相曰上增国学置广文馆以居

贤者令后世言广文博士自君始不亦美乎虔乃就



常衮传衮为福建观察使始闽人未知学衮至为设

乡校使作为文章亲加讲导与为客主钧礼由是俗

一变岁贡士与内州等后闽人春秋配享衮于学宫



宋史范仲淹传仲淹守苏州首建郡学聘胡瑗为师

瑗立学规良密生徒数百多不率教仲淹患之纯佑

尚未冠辄自入学齿诸生之末尽行其规诸生随之

遂不敢犯自是苏学为诸郡最

胡瑗传瑗范仲淹经略陕西辟丹州推官以保宁节

度推官教授湖州瑗教人有法科条纤悉备具以身

先之虽盛暑必公服坐堂上严师弟子之礼视诸生

如其子弟诸生亦信爱如其父兄从之游者常数百

人庆历中兴太学下湖州取其法着为令

常安民传安民选成都府教授与安惇为同僚惇深

刻奸诈尝偕谒府帅辄毁素所厚善者安民退谓惇

曰若人不厚于君乎何诋之深也惇曰吾心实恶之

姑以为面交耳安民曰君所谓匿怨而友其人乃李

林甫也惇笑曰直道还君富贵输我安民应之曰处

厚贵天下事可知我当归山林岂复与君校是非耶

第恐累阴德尔后惇贵遂陷安民而惇子坐法诛死

如安民言

神宗本纪元丰二年正月甲午京兆府学教授蒋夔

乞以十哲从祀孔子从之

颜复传复为起居郎请择经行之儒补诸县教官凡

学者考其志业不由教官荐不得与贡举升太学

徐积传积为楚州教授每升堂训诸生曰诸君欲为

君子而劳己之力费己之财如此而不为犹之可也

不劳己之力不费己之财何不为君子乡人贱之父

母恶之如此而不为可也乡人荣之父母欲之何不

为君子又曰言其所善行其所善思其所善如此而

不为君子者未之有也言其不善行其不善思其不

善如此而不为小人者未之有也闻之者敛□敬听

居数岁使者交荐之转和州防御推官

邹浩传浩第进士调扬州颖昌府教授吕公着范纯

仁为守皆礼遇之纯仁属撰乐语浩辞纯仁曰翰林

学士亦为之浩曰翰林学士则可祭酒司业则不可

纯仁敬谢

李昭□传昭□擢进士第徐州教授守孙觉深礼之

每从容讲学及古人行己处世之要相得欢甚

李朴传朴移虔州教授以尝言隆佑太后不当废处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2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