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景宗六年成宗卽位放三年役 租税之半。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恩免之制-004

成宗七年十月宋遣礼部侍郞吕端来册王王宣赦 欠负恤赈穷乏。 十三年四月有事*大庙大赦恤孤独赏耆旧 欠负放逋悬。 十六年八月幸东京 所过州县今年田租之半。 十二月穆宗卽位放三年役除一年租恤耆旧 欠负放逋悬。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恩免之制-005

穆宗二年十月幸镐京斋祭除镐京一年租所历州县半之。 四年十一月幸中原府巡省风俗所历州县 田租一年其就行程祗奉州县半之。 七年十一月幸镐京斋祭 镐京田租一年北边沿路州县半之。 十年十月幸镐京斋祭 田租一年沿路州县半之。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恩免之制-006

显宗五年十二月 今年租税之半 壬子年以前逋欠。 七年正月 抱州等十九县今年租调。 九年十二月 州郡二年以前逋欠租。 十年五月 道州管内獐山永州管内解颜等县今年租税。 十二年二月复安州民户二年 庚戌年以来逋租之半。 二十年九月幸海州 海 州今年租税之半。 二十一年六月筑罗城营重光寺赴役者 今年调布诸州郡县逋欠限戊辰年 免。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恩免之制-007

靖宗五年十一月制曰: "八关会虽是前规旣行盛礼宜播德音。 其犯公徒私杖以下及诸征赎皆免之。"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恩免之制-008

文宗四年九月制曰: "朕以 德托于臣民之上拟凭佛敎以致理平开大法筵今当罢会欲 洪恩其今日以前赎罪征收之类可悉除免。" 十年十一月侍中李子渊上言"近因创造兴王寺移德水县于杨川由是百姓营葺庐舍未遑宁处男负女提道路相继。 贫者有 壑之忧富者无按堵之所当今视民如子复民如天请 德水县一岁赋役," 制特 两年。 十一年四月诏曰: "两行封册使副同时偕至其所过州县 今年租税之半。" 三十六年九月王南巡至温泉十月还京缘路州县程驿放今年租税之半。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恩免之制-009

献宗元年冬肃宗卽位诏免州县今年租税。 其 贡未纳者限癸酉年 免。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恩免之制-010

肃宗三年十月 享于*大庙诸州府郡县部曲 今年租税之半。 五年二月免州府郡县部曲杂所今年税布半。 七年十一月王自西京还次临浿驿宣赦沿途州县 今年田租。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恩免之制-011

睿宗元年三月西海按察使奏"谷州峡溪县民多流亡颇阙贡赋请 三年租税," 制: "可。" 三年二月以封王太后诸州郡县进奉长吏从卒等各田丁税布全放。 内庄宅及宫院诸宝[宝者方言以钱谷施纳存本取息利于久远故谓之宝。]谷米请贷未还者限乙未年。 东西州鎭及诸州县乡部曲等杂所长吏漏失杂物色征还及 贡未收者限乙酉年银金限癸卯年 皆放除。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恩免之制-012

仁宗七年三月王至自西京 放西京及所过州县今年租税。 八年十月王至自西京诏缘路州县复今年租税。 十四年五月诏诸州县兵筑城者水军转输军饷者赐今年田租之半。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恩免之制-013

毅宗十六年四月 诸道郡县逋租。 二十一年九月王自南京还 南京广州今年税租输役其余州县半之。 二十三年四月还自西京下诏曰: "所历州府郡县贡税输役许令全放公私息利亦皆 除。"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恩免之制-014

明宗二十七年十一月神宗卽位诏曰: "贡赋征输公私息利不便于民者 放。"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恩免之制-015

高宗二十二年五月诏"广州于辛卯壬辰年狄兵围攻能固守不下其免常 杂役。" 四十年六月宣旨"转米以下杂贡税及诸宫院所司公 田科式未收限庚戌年全放。 诸宫院内外两班大小寺社不实谷食据给年远一切放下诸州府郡县百姓受公私谷食物故者虽入秋成依前判'死及流配勿征之意,'   除残亡尤甚州县输养帐限庚戌年以上全放。 两界州鎭将相将校禄及例食停给者还给将作监柴炭未收限庚戌年以上全放。" 四十四年闰四月 丙辰年以上逋租。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恩免之制-016

元宗元年六月下制 丁巳年以上公私逋租。 十年十二月以西海道诸郡有迎驾供亿之艰 今年租赋。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恩免之制-017

忠烈王四年四月敎曰: "历观西海郡县凋弊已甚自丁丑至今年租税 贡皆免之。" 八年二月 征东战亡者欠负官钱。 五月敎曰: "开城圣祖之乡常税外他 役皆 之。" 九年五月 免公私逋欠钱。 二十二年正月下旨" 外贡三年贫民因租税而 子者官赎还之。" 二十四年正月忠宣王卽位下敎: "一哈丹入境州郡望风迎降唯原州以孤城 挫贼锋其邑常 杂贡宜复三年。 一开城是祖乡三大贡外除常 杂贡。 一诸州府郡县税及常 杂贡往年未收者幷今年 贡亦令全除。 一各道柴炭贡诸院寺官司所属公 田诸宝米等往年未收限丁酉年以上除之。 一入朝过行西海道三税大贡外常 杂贡及各驿柴炭贡限今年全除。" 三十四年八月忠宣王复位十一月下敎: "诸州府郡县转税及常 杂贡诸宝米各驿柴炭贡如有欠少宜限一年勿征。"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恩免之制-018

忠肃王十二年十月下敎: "一西海平壤两道近因行李往来供亿烦剧平壤道官给粮以赈之西海道复今年租税之半。 一汉阳富原今値南巡虑多供亿其复今年租税。 一官吏贡赋欠纳者截自甲子年以前一切 免。"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恩免之制-019

恭愍王元年二月下旨诸官司贡赋自庚寅年以前一切 免。 十二年五月下敎: "一庚子年以前诸道州县三税杂贡未到官者 免追征。 一辛丑年以后所没诸家之田悉充军需其所夺田土人民悉还旧主。 一畿甸之民因乱流离田野多荒若非宽恤何以招来。 其京畿公私田租限三年三分 一。 一自龙驹以北诸驿三道之冲供费尤多其柴炭贡与免三年。" 二十年十二月敎曰: "民惟邦本近来军国事繁差发尤重其免洪武三年以前各道逋欠赋税。"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恩免之制-020

辛禑元年二月宥旨"近年以来军须田户困于重* {敛}远输多致荒 凡系军须田入量 三分之一。" 十四年六月辛昌卽位敎曰: "贡赋之设自有定制近因多故征* {敛}无艺。 民受其害。 各道州府郡县往年逋负未纳贡物一皆 免今戊辰年贡物亦以被罪人等家财充用其有先纳私钱下乡倍征者止偿其本自己巳年始纳贡如旧其已发到官者不在此限。"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恩免之制-021

恭让王二年九月都堂启"义州泥城江界为国藩屛宜加抚 请  役," 从之。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灾免之制-001

○灾免之制。 成宗七年十二月判"水旱 霜为灾田损四分以上免租六分免租布七分租布役俱免。" 十年十月幸西都民户有以疾疫失农业者免其租赋。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灾免之制-002

穆宗九年二月谓有司曰: "比年秋谷不登百姓艰食自统和二十一年以来贡赋未纳者 除之其有绝食无谷种者开仓赈给。" 六月戊戌震天成殿肆赦仍 今年税布之半幷 甲辰年前逋欠租税。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灾免之制-003

显宗二十年七月以朔方道登溟州管内三陟霜阴鹤浦派川 谷金壤碧山临道云岩  高城安昌列山杆城翼岭洞山连谷羽溪等十九县 被蕃贼侵扰特 租赋。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灾免之制-004

靖宗二年六月三司言"去年密城管内牢山部曲等三所大水漂损田禾请放一年租税," 从之。 十二月有司奏"金州管内州县水 暴至 防溃溢坏庐舍损田苗今年租税合在 免请遣使宣慰," 从之。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灾免之制-005

文宗四年二月西北面兴化道监仓使奏"去戊子年道内昌州有蝗 其年已纳租税者请依令文以损分多少折放," 从之。 五年十一月云中道监仓使奏"肃州通海永淸县安戎鎭春夏旱干早秋霜雹禾稼不登请免今年租税," 从之。 六年四月有司奏"双阜万顷沃沟利城等四县往年久旱禾谷不登百姓饥馑请 租赋," 从之。 八年十一月东北路兵马使奏"文涌二州连年大水损伤禾谷乞省 赋役," 从之。 十五年正月浿西道抚问使尙书考功员外郞韩丁翊奏"管内龙泉驿 被水 公馆民居 皆漂没今方迁徙创造馆宇民力劳 请 今明两年租税," 从之。 二月有司奏"密城管内昌宁等九郡去年暴水损稼请 今年夏税," 从之。 三十年四月有司奏"黄州牧管内凤州比因水 迁徙新创公 民庐民业未复请 今年租税 役," 从之。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灾免之制-006

宣宗七年六月制曰: "今年以来灾变屡作时雨愆期朕甚惧焉其内外公徒私杖以下轻罪悉令放除吏民于丁卯年借贷新兴仓谷米未还者咸使 免。"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灾免之制-007

肃宗六年六月以长渊县频年水旱免赋役三年。 十一月都兵马使奏"东京管内郡县旱气太甚民被其 乞放公私长生库及诸仓逋欠米谷俟 年收纳," 制可。 七年三月三司奏"东京管内州郡乡部曲十九所因去年久旱民多饥困乞依令文'损四分以上免租六分以上免租调七分以上课役俱免已输者听折 来年租税,'" 制可。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灾免之制-008

明宗二十五年九月诏曰: "刑政不中谪见于天比来吏政多苛逋租宿贷督* {敛}无已  者众致有变异。 呜呼痛哉其尔郡县吏敬听朕言。 其逋租限五年宽假公私宿债亦所不问。"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灾免之制-009

高宗二十二年九月制"国家移都民方疮痍又经狄兵甚可怜恤。 其 癸巳年以来诸道贡赋之逋欠者。" 三十三年五月制以西海道州郡被兵  贡七年又 谷州树德两所银贡五年。 四十二年三月以诸道郡县经乱凋*币{弊} 三税外杂税。 四十五年二月免海岛移入州县一年租。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灾免之制-010

忠烈王三年十一月以庆尙道禾谷不稔 租税。 七年五月京城饥民菜食无 限九月  税。 十七年七月以旱干禾谷不实分遣安集别监于诸道检踏田亩量 租税。 九月命被兵州郡 免租税又以忠淸交州西海三道因军旅失业 柴炭贡。 十八年三月下敎曰: "比经寇贼百姓困弊虽已 免租税诸司不 至意一切征纳。 自今悉令禁约毋致失业。" 四月下旨"庆尙道管城安邑利山等县顷因避贼于淸州山城民失农业宜与中道  贡赋。" 七月以全罗忠淸道民饥除朝觐盘缠。 十九年六月以黄骊郡经贼 赋税。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灾免之制-011

恭愍王元年二月宥旨西海平壤道近年风水为 凡被灾州县量其轻重免其租税。 五年六月敎曰: " 户因倭寇莫输其贡官未给 民徒纳布为害尤甚自今年七月至明年七月其 税布三分 一。" 九年四月敎曰: "今兹百姓劳于兵革困于饥馑其除各道 税。"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灾免之制-012

辛禑元年二月宥旨"各道州郡屡因倭寇加以水旱民生凋 仰都评议司自癸丑年以前禄转杂贡未收者一皆 免其沿海州郡被害尤甚去处甲寅年杂贡亦行 免。 已纳到官者准作下年之数延佑甲寅以后加定贡物量宜 除。" 闰九月都评议司奏"各道州县屡经倭乱残亡太甚其沿海各官常 杂贡及 税等全罗道限五年杨广庆尙道限三年 免," 从之。 七年三月全罗道按廉报"民多饿死诸戍卒及人民逃散过半," 崔莹议请 滨海州郡三年租税从之。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灾免之制-013

恭让王二年正月以年凶 田租六分之一。 三年六月敎诸道有水旱霜雹蝗 州郡验复免租。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鳏寡孤独赈贷之制-001

○鳏寡孤独赈贷之制成宗十年七月判: 无父母族亲孩童有病者官给租救恤。 十月幸西都笃疾 疾者给药且谓有司曰: "此行虽因斋祭亦为省方所历州郡男女年八十以上者特加赈 。" 十三年三月命有司曰: "少孤无养* {育}者限十岁官给粮过限者许从所愿居住。"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鳏寡孤独赈贷之制-002

显宗二年十二月敎曰: "古先哲王视民如子朕居司牧敢不尽心。 方当 岁又属祈寒惟恐鳏寡孤独未免饥冻。 其令所在赈给衣粮勿使失所。"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鳏寡孤独赈贷之制-003

忠烈王三十四年十一月下敎: "一七十以上无守护者其子孙犯罪流配宜以罪之轻重移免孝养。 一八十以上笃疾 疾不能自存者随其所望勿论亲 许一名免役护养。 若无亲 护养宜令东西大悲院聚会安集公给口粮差官提调。"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鳏寡孤独赈贷之制-004

忠宣王五年八月钧旨曰: "孤悯民食不足置仓中外以广积储近因水旱民不聊生已发民部库赈穷调乏尙虑 独未尽蒙惠尔有司加发有备仓以赈之。"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鳏寡孤独赈贷之制-005

忠肃王十二年十月下敎: "年九十以上官给资粮七十以上给侍丁一人复其身鳏寡孤独疲 残疾者所在官司优加赈恤。"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鳏寡孤独赈贷之制-006

恭愍王元年二月宥旨"鳏寡孤独笃疾 疾官为赈恤毋令失所。" 五年六月敎曰: "贼臣之家所有米谷 价 卖以救鳏寡孤独不能自存者。" 十二年五月下敎: "鳏寡孤独 疾之人在所当恤诸人穷乏不能自存者亦宜矜愍所在官司务加赈济。" 二十年十二月下敎"鳏寡孤独仁政所先宜加矜 。"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水旱疫 赈贷之制-001

○水旱疫 赈贷之制。 显宗三年五月敎曰: "去年西京水旱为灾谷价腾踊民用困乏。 朕夙兴夜寐念之恻然其令所司发仓赈之。" 七年九月三司奏"江南饥馑请转关内仓谷赈之," 从之。 八年七月赈京城贫民。 九年正月以兴化鎭比因兵荒民多寒饿给 布 酱。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水旱疫 赈贷之制-002

靖宗二年十一月修东大悲院以处饥寒疾病之无所归者给衣食。 五年三月制: "东南海诸道州县去岁禾谷不稔民多饥馑其令有司发义仓赈之。" 四月制: "东北路诸州去年大水漂没禾稼百姓贫乏其令本路劝农使发仓米 赈之。" 六年二月灵光郡及临陂县饥发义仓赈之。 七月诏曰: "去岁以来水旱作 生民被灾苗稼空于农畴 财尽于私室。 此寡人不德之所致深有痛焉其发仓 以赈之。"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水旱疫 赈贷之制-003

文宗元年五月制: "去年久旱边民饥饿其发义仓赈之。" 三年四月制曰: "去岁霖雨损禾民食不周。 遣使赈恤务要全活。" 六月命有司集疾病饥饿者于东西大悲院救恤。 四年四月中书省奏曰: "关内西道州县前岁不登民有饥色请发司仓公 粟以助耕耘。 其贫不能自存者发义仓以赈," 从之。 五年二月制: "去岁不稔黎民阻饥。 以御史杂端金化崇为西京关内西道宣抚使兵马判官金继参为北界宣抚使发仓赈之。" 六年二月以关西安北两道饥遣御史中丞金化崇发仓赈之。 三月制曰: "东北路诸州鎭戍边之卒连年旱 饥馑相仍可令兵马监仓使及首领官分道赈恤," 仍赐衣服。 又以京城饥命有司集饥民三万余人赐米粟  以赈之。 四月移龙门仓粟八千石于 白二州以给农民。 八年四月制: "文涌登三州鎭溟县长平鎭往年被水灾其发义仓赈之。 又移春交东等州仓粟给种食。" 五月制: "诸道州郡民多饥 流移失业。 令诸州通判以上官吏巡行存问发义仓赈之。" 十五年二月西海按察使奏"黄凤二州去年大水漂没田畴居民饥乏请发义仓赈之," 从之。 九月有司奏"去年大水损禾都人阻饥请发仓赈之," 从之。 十八年三月制曰: "去岁水 暴溢损害秋稼。 言念黎元宜急救恤。 其令太仆卿闵昌素自今月至五月于开国寺南设食以施穷民。" 四月又制: "自五月十五日至七月十五日于临津普通院设粥水蔬菜以施行旅。" 二十一年四月制: "关内浿西道往岁禾稼不登人民饥乏发安澜仓赈之。" 二十二年三月制: "去岁京北郡县秋稼不登民多饥乏遣国子司业李成美发仓赈之。" 二十五年十二月发玄德宫米五百石设食于西普通院施穷民。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水旱疫 赈贷之制-004

宣宗三年十二月以淸全二州水 损谷。 遣礼部员外郞庾晳发仓赈之。 十年四月制: "东路州鎭去年禾稼不登民多阻饥言念黎元岂忘救恤 宜遣刑部员外郞井润民发义仓米 赈之。" 十一年二月以东路高和文涌定长登交等八州宣德元兴宁仁长平永兴龙津等六鎭因往年水旱民多饥饿遣东路监仓使员外郞金义璇朔方道监仓使阁门祗候苏忠监察御史林衍等宣抚赈济。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水旱疫 赈贷之制-005

肃宗六年四月诏"民贫不能自存者令济危宝限麦熟赈恤又于临津县普通院施食行旅三月。" 七年命有司设食赐饥民限自四月至立秋。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水旱疫 赈贷之制-006

睿宗元年三月命东西济危都监赈贫病。 四年正月以西京驿路百姓饥馑发仓赈之。 五月制曰: "京内人民罹于疫疾宜置救济都监疗之。 且收 尸骨勿令暴露分遣近臣赈东北西南二道饥民。" 十二月分遣近臣赈兴化云中西海南京广州忠淸州等诸道饥民。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水旱疫 赈贷之制-007

仁宗五年三月诏: "济危铺大悲院厚蓄积以救疾病。" 六年诏: "以定州饥发仓赈之。" 七年三月以西京民劳于创阙发仓赈之。 九年三月制: 葺东西大悲院济危铺以救民疾。 六月以 州旱 移龙门仓粟赈之。 七月发*大仓粟赈贫民。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水旱疫 赈贷之制-008

毅宗三年二月以尙州庆州饥遣使赈之。 十六年四月发仓 赈贫穷失所者。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水旱疫 赈贷之制-009

明宗十八年八月制曰: "近闻东北面兵马使所奏关东诸城多遭水 禾谷损伤人民漂溺。 仅存遗氓 被饥馑朕甚悯焉。 宜遵京内东西大悲院例设食接济活人多少以为褒贬。" 又令移粟于朔方诸城仍遣使发仓赈民。 二十三年三月分遣使于庆尙全罗杨广道发仓赈饥。 九月发仓赈京城饥民。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水旱疫 赈贷之制-010

高宗十二年三月制曰: "去年东方大水损伤禾稼民多失业流亡相继其令东北面兵马使诸道按察使开仓赈贷。 十三年三月制曰: "全罗道饥甚有蓄储州郡宜发仓赈给其无蓄储州郡各于私处取其 余赈给待 年偿之自甲申年后三税常 杂贡 皆停 以待 年收纳。" 十七年闰二月崔瑀以年饥请发*大仓赈之。 四十二年三月签书枢密院事崔坪奏"今春大饥民多死亡请发仓赈恤," 从之。 七月发新兴仓赐甲寅岁守京城坊里百姓。 四十三年六月发新兴仓赈守城军卒及合入州县吏民。 四十五年四月救急都监以年饥发崔 仓谷赐: 太子府二千斛诸王宰枢各六十斛宰枢致仕及显官三品以上各三十斛三品致仕及文武四品各二十斛五六品各十斛九品以上七斛。 又赐: 两班寡妇及城中居民军士僧徒诸役人有差。 四十六年正月城中饥人相食移升天府给粮与田又发仓赈: 宰枢寡妇前衔六品以下官及诸卫军坊里人。 三月金刚城防护别监王仲宣率合入州县民五百余口到升天城出米三十斛赈之。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水旱疫 赈贷之制-011

忠烈王六年四月发兵粮二万石赈全罗道饥民。 又遣将军金允富如元告 中书省借兵粮二万石赈庆尙全罗道至秋偿之。 十三年二月赈东界饥民。 三月全罗道饥发仓赈之。 十七年六月元遣海道万户黄兴张侑千户殷实唐世雄以船四十七 载江南米十万石来赈饥世子尝奏"比年国人征戍转饷失其农业以致饥馑," 故有是赐。 于是颁米于七品以下七品七石八品六石九品五石权务队正四石坊里大户三石中户二石小户一石。 帝意本在贫乏今不先贫民富者所得居多。 十八年三月下敎: "以忠淸道因贼失农赐去年禄转 贡全罗道亦除禄转一千石以赈之。" 闰六月元诏江南漕运万户徐兴祥等二人运米十万石来赈饥民漕风漂失唯来输四千二百石王颁米于诸领府及五部户各一石。 二十一年四月元辽阳省奉帝旨以江南运米三千石赈双城。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水旱疫 赈贷之制-012

忠宣王三年三月传旨"东西大悲院本为医理疾病而设令开城府同本院录事受有备仓米以养疾病。"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水旱疫 赈贷之制-013

忠肃王五年五月下敎: "诸道穷民如诉无食按察 场官发仓赈给令待秋偿本。" 十二年十月下敎: "惠民局济危宝东西大悲院本为济人今皆废 宜复修营医治疾病。"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水旱疫 赈贷之制-014

忠穆王四年二月遣使赈西海杨广二道饥置赈济都监王 膳以充其费发有备仓米五百石令赈济都监施粥饿人又发全罗道仓米万二千石以赈饥。 三月宰枢议请: 太史府库米三十石黄豆五十石义成德泉仓米一百石内府常满库布一百匹给赈济色。 四月京城大饥疫道馑相望漕运全罗道米一千四百石以六百石分赈忠淸西海二道以八百石 价换布五部贫民。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水旱疫 赈贷之制-015

恭愍王三年六月以年饥发有备仓粟 价以市民置赈济色于演福寺发有备仓米五百石 粥以济饥民。 七年四月赈东北面。 五月又赈交州江陵道。 九年六月京城饥大布一匹 直米五升王发 二千石令民纳大布一匹受米一斗。 十年二月设赈济场于普济寺。 三月龙州饥人相食发仓赈之。 十一年四月发龙门仓谷一万石赈贷京畿饥民。 二十年十二月下敎: "一东西大悲院先王本为惠民而设近年以来主者不为用心致使贫病流离之人无所仰给予甚悯焉。 仰都评议使司司宪府常加体察取勘元属田民以赡医药粥饭之资。 一医药活人仁政所先。 国初郡县皆置医师民无夭 自今守令其访医人修合药物以济民命。 一近因倭寇漕运不通远近输转皆由陆路其令州郡修葺院馆储峙薪 以便行旅。" 二十二年四月全罗庆尙道饥遣使赈之。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水旱疫 赈贷之制-016

辛禑二年四月以李淑林为西北面完护使。 往岁征北军马久留骚扰民多饥乏故遣淑林赍布千五百匹以赈之。 四年二月以租三百石赈江华府饥。 七年二月遣使赈庆尙全罗道饥。 八年二月赈庆尙全罗江陵道饥。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纳粟补官之制-001

○纳粟补官之制。 忠烈王元年十二月都兵马使以国用不足令人纳银拜官。 白身望初仕者白银三斤未经初仕望权务者,五斤经初仕者二斤权务九品望八品者三斤八品望七品者二斤七品望 职者六斤军人望队正队正望校尉者,三斤校尉望散员者四斤散员望别将者二斤别将望郞将者四斤。 三年二月都兵马使言"古之 爵非令典也。 然国库 竭无以生财。 请如乙亥年判令无功及不次而求官者科等纳银国 都监而后授职," 从之。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纳粟补官之制-002

忠穆王四年二月征东省都事岳友章从事前员外郞石抹完泽奉议等上书于王曰: "窃念民饥饿莩盖因岁否年凶。 今高丽西海杨广在城等三处自去年旱 霜 百物枯槁人民死者甚众诚可哀悯。 本国已有选法将比合元朝入粟补官之例赈恤饥民似为不负圣朝恤民之意。 其补官输米者白身入从九品者米五石正九品十石从八品十五石正八品二十石从七品二十五石正七品三十石而止或有前职输米一十石者升一等四品至三品以上不拘此例。"

#高丽史80卷-志34-食货3-赈恤-纳粟补官之制-003

辛禑二年十二月令西北鄙纳粟补官以充军食自白身补伍尉者出米十石豆五石自检校补八品者出米十石豆十五石自八品补七品者米豆各十五石自七品补六品者米豆各二十石。

志卷第三十四。

#高丽史81卷-志35-00-00-000

志卷第三十五。 高丽史八十一。

正宪大夫工曹判书集贤殿大提学知 经筵春秋馆事兼成均大司成臣郑麟趾奉 敎修。

#高丽史81卷-志35-兵1-00-000

兵一。

#高丽史81卷-志35-兵1-00-001

○兵者所以御暴诛乱有天下国家者固不可废而兵制之得失国家之安危系焉。 高丽太祖统一三韩始置六卫卫有三十八领领各千人。 上下相维体统相属庶几乎唐府卫之制矣。 逮至肃宗东女眞构 于是锐意 御日事炼兵。 遂置别武班自散官吏胥以至商贾贱隶缁流莫不隶焉是虽不合古制然亦用之一时而收效有足称者。 毅明以后权臣执命兵柄下移悍将劲卒皆属私家国有方张之寇而公无一旅之师。 卒至仓皇不振然后始多方调发或括京都无问贵贱或阅文武散职白丁杂色或佥四品以上家 或以屋*闲多少为差。 国势至此虽欲不危得乎。 国之大事在戎其制固宜详备惜前史之不悉也。 今特纪其可考者曰兵制曰宿卫曰鎭戍曰看守军曰围宿军曰检点军曰州县军曰船军曰工役军其它站驿马政屯田城堡亦兵之类也故幷附焉作兵志。

#高丽史81卷-志35-兵1-兵制-000

兵制。

#高丽史81卷-志35-兵1-兵制-001

○二军。

鹰扬军一领。

龙虎军二领。

○六卫。

左右卫保胜十领精勇三领。

神虎卫保胜五领精勇二领。

兴威卫保胜七领精勇五领。

金吾卫精勇六领役领一领。

千牛卫常领一领海领一领。

监门卫一领。

○诸府。

都府外

仪仗府

坚锐府

弩府

○别号诸班。

神骑 神步 梗弓 精弩 石投。

大角 铁水 刚弩 跳  射弓 发火。

○五军。

中军置: 兵阵都指谕及都将校五兵都指谕及将校都业师神骑都领及指谕左右梗弓都领及指谕左右精弩都领及指谕。 神步石投大角铁水发火跳 刚弩亦各置都领及指谕。 前后左右军亦各置: 兵阵都指谕神骑神步精弩都领及指谕。

#高丽史81卷-志35-兵1-兵制-002

○太祖二年正月置六卫。 十六年置兵禁官郞中史各一人以掌戎事。

#高丽史81卷-志35-兵1-兵制-003

定宗二年以契丹将侵选军三十万号光军置光军司。

#高丽史81卷-志35-兵1-兵制-004

成宗九年十月置左右军营。

#高丽史81卷-志35-兵1-兵制-005

穆宗五年五月作六卫军营备置职员将帅令其军士 除杂役。

#高丽史81卷-志35-兵1-兵制-006

显宗五年六月敎曰: "军人在防戍若在途死者官给* {敛}具函其骨驿送于家。" 八年九月御宣政殿阅兵。 九年二月御宣化门阅射。 赐海弩二军校尉船头以下茶布有差。 八月敎: "自乙卯年以来北鄙战亡将卒父母妻子赐茶姜布物有差。" 九月御宣化门集三卫鹰扬军功臣子孙及文班六品以下有武艺者试定科等。 十年七月都兵马使奏: "今御契丹战阵有功者九千四百七十二人乞各增阶职。" 从之。 九月御咸和门阅六卫将校射御。 十一年三月蔡忠顺请: "军士有父母年八十以上者免军就养。" 从之。 五月乙卯有司奏: "前制凡人年八十以上及笃疾者给侍丁一名九十以上二名百岁者五名唯征防人不与焉。 谨按丁酉年*闲淸州人成允罪当移乡以其父年满七十除流侍养。  父子俱无罪责而父母年七八十者岂谓礼文所无而不许侍丁 古今孝心无贵贱一也请依旧制征防人亦免役养亲。" 九月御咸和门阅诸将射御。 二十年闰二月始令文官四品以上年未六十者每暇日习射于东西郊。 禁中外军士请托规免征役。 二十二年二月文班有武艺者改授将校。

#高丽史81卷-志35-兵1-兵制-007

德宗元年三月尙舍奉御朴元绰请令有司作革车绣质弩雷腾石炮又请以八牛弩二十四般兵器置边城从之。 十一月遣使九道选军士。

#高丽史81卷-志35-兵1-兵制-008

靖宗二年七月制: "诸卫军人家贫而名田不足者颇众。 今边境征戍未息不可不恤其令户部分公田加给。" 五年六月制曰: "自前朝偃武修文盖有年矣。 虽四方无事不可忘战。 周礼'以军禁* {纠}邦国以搜狩习戎旅。' 传曰: '以不敎人战是谓 之。' 宜遣使两京两路诸州简取骁勇敎习弓马。" 六年二月赐两京军士有边功者衣着有差。 八月西北路兵马使奏: "金海兵书武略之要诀也请沿边州鎭各赐一本。" 从之。 十月西面兵马都监使朴元绰造绣质九弓弩以献极为神巧王命造置于东西边鎭。 八年判: 国子监诸业学生年壮不成才者充光军。 十一年五月揭榜云: "国家之制近仗及诸卫每领设护军一中郞将二郞将五别将五散员五伍尉二十队正四十正军访丁人一千望军丁人六百凡扈驾内外力役无不为之。 比经祸乱丁人多阙丁人所为贱役使禄官六十代之因此领役艰苦争相求避伍尉队正等未能当之。 苦有国家力役乃以秋役军品从五部坊里各户刷出以致搔扰。 今国家*大平人物如古宜令一领各补一二百名。 京中五部坊里除各司从公令史主事记官有荫品官子有役贱口外其余两班及内外白丁人子十五岁以上五十岁以下选出充补。 令选军别监依前田丁连立其领内十将六十有阙除他人 以领内丁人迁转录用中禁都知白甲别差亦以丁人当差。 丁人户各给津贴务要完恤复立都监择公廉官吏掌之勿令容私如有饰诈求免者着枷立市决杖七十七下配岛指挥人 令征铜。 其*闲诸宫院及两班等以丘史贱口拘交造饰求请者宫院则所掌员两班则勿论职之有无依例科罪诸衙门诈称通粮丘史追录名籍知情规避者亦皆科罪。"

#高丽史81卷-志35-兵1-兵制-009

文宗卽位侍中崔齐颜等奏曰: "兵书云: '万人之军取三千为奇千人之军取三百为奇,' 请以六卫军每一将军领下选二百人为先锋军。" 从之。 判: 凡军人有七十以上父母而无兄弟者京军则属监门外军则属村留二三品军亲没后还属本役。 元年二月卫尉寺奏请: "依定制送弩手箭六万只车弩箭三万只于西北路兵马所。" 从之。 七月制: "西京监军与分司御史选猛海军共一十领依上京例每千人选先锋三百以郞将一人领之仍属左府。" 四年十月都兵马使王宠之奏: "传曰: '安不忘危,' 又曰: '无恃敌之不来恃吾有备。' 故国家每当仲秋召会东南班员吏于郊外敎习射御而 诸卫军士国之爪牙宜于农隙敎金鼓旌旗坐作之节。 又马军皆不练习请先选先锋马兵每一队给马甲十副 习驰逐仍令御史台兵部六卫掌其敎阅。" 从之。 判: 近仗将校以诸领府将校中御选有身彩多功劳者充差。 五年判: 有荫奇光军以文武七品以上之子五品之孙京职*大常以上之子为之。 六年三月制曰: "东北路诸州鎭戍边之卒连年旱 饥馑相仍可令兵马监仓使及首领官分道赈恤仍赐衣服。" 九年九月都兵马使准旧制请以九月遣使训炼中外军士从之。 十一年五月 知政事金元鼎奏曰: "今尙书兵部请遣军卒以备东西两界近来军民困于封册使迎送又赴兴王寺之役不得休息 料亦乏乞依封册军例赐物以遣。" 制可。 十二年判: 四面奇光军以年十五以上六十以下无疾病者为之。 十三年三月命有司训炼禁卫军士。 九月赐东北边戍卒冬衣。 十月训炼近仗诸军于东郊。 十五年判: 东西界防戍军征发时一领内百人以上一队三人以上有阙者将军领队正罢职一校尉领七人一别将指谕领十五人一郞将领三十人所领内有阙罢领军职 以上申奏 外直罢。 十七年二月诸州鎭兵已点战马二科以上神骑及曾经战事步班  苦役只许情愿役事将战马随例调习者亦免苦役。 十八年闰五月兵部奏: "军班氏族成籍旣久 损朽烂由此军额不明请依旧式改成帐籍。" 从之。 八月以 袍 袴毛冠各一千赐西北面戍边军士贫乏者。 十二月命出征袍库 衣袴毛冠及靴赐兵卒贫乏者。 二十三年三月判: 诸州一品别将则以副户长以上校尉则以兵仓正户正食禄正公* {须}正队正则以副兵仓正副户正诸坛正试选弓科而差充。 十月以绣质九弓弩习射于北郊。 判: 军人年老身病者许令子孙亲族代之无子孙亲族者年满七十闲属监门卫至于海军亦依此例。 二十五年六月制曰: "近闻诸卫军人亡命者甚多是由执事不公。 富强者托势以免贫穷者独受其劳衣食乏绝而略无休息虽每降恩诏 省而有司营作不已。 近年以来军民颇兴怨咨以为朕不之恤也自今宜除不急之役其各处监巡点检之卒 前数之半所隶官司及其军将勿得擅自驱使违者罪之宜令兵部选军别监准制行之。" 二十七年三月命州鎭入居军人例给本贯养户二人。 二十九年判: 征防军人有疾病必使医药疗治身死者给棺椁令队典护尸递传幷其资财付诸妻子官给葬时所需。 三十年正月命有司量给袍袴于赴防军士贫乏者。 九月有司请依前例习射绣质九弓弩于南郊从之。 三十五年十月判: 凡内外军丁亲年七十以上无他兄弟者 令侍养亲没许令充军。 判: 发鎭将相将校鞋脚米将军以下郞将以上十五石摄郞将以下散员以上十石校尉队正八石借队正更米三石二斗四升四合造米三石七斗五升六合。

#高丽史81卷-志35-兵1-兵制-010

宣宗元年十一月风雪寒甚。 王念戍边士卒冲冒苦寒以干明库平布一千余匹命征袍都监制衣袴分赐。 三年九月召两京武官阅射于东亭数月而罢十二月召两京文官亦如之。 八年正月西北面兵马使柳洪请造兵车藏之龟州以备不虞制可。 八月都兵马使奏: "安不忘危有国之急务请于户部南廊闲地置射场一所诸领军卒及凡学射者皆令肄习若有中鹄者赏以银椀 一事。" 制可。 十年六月都兵马使奏: "少监朴元绰所造千钧弩实为有利故每令于郊原习射废久乞自今年更依旧法行之。" 制可。 八月都兵马使奏: "兵书云: '急行军者着*缚{ }络。' 今缝衣是也。 乞以大盈库 布付征袍都监制三四千领分送东北两界藏于营库有急许着之。" 制可。

#高丽史81卷-志35-兵1-兵制-011

肃宗元年八月御龟龄阁亲阅武班将军以下队正以上射御四月而罢。 御东池射亭召左仆射黄仲宝等及近仗六卫上大将军侍臣中禁都知赐弓矢令射侯御史中丞金景庸先中鹄心赐银 五事 马一匹其余中者皆有赐。 六年十月御东池龟龄阁阅近仗六卫诸将士射御。 七年六月御东池龟龄阁召宰枢阅骑兵赏赐。 十月御会福楼命选东班臣僚射。 幸长庆寺阅两京及静州将士马队命宰枢及扈驾臣僚射侯中者赐廐马绫绢有差。 九年十二月尹瓘奏: "始置别武班自文武散官吏胥至于商贾仆隶及州府郡县凡有马者为神骑无马者为神步跳 梗弓精弩发火等军年二十以上者非举子皆属神步两班与诸鎭府军人四时训炼又选僧徒为降魔军。" 国初内外寺院皆有随院僧徒常执劳役如郡县之居民有恒产者多至千百每国家兴师亦发内外诸寺随院僧徒分属诸军。 集保胜军阅兵阵。

#高丽史81卷-志35-兵1-兵制-012

睿宗元年正月东界兵马使吴延宠奏: "今所征发内外神骑军有父母年七十以上独子者听免一户内三四人从军者 一人宰臣枢密之子非自募从军者亦免。" 从之。 亲阅神骑军。 八月遣使诸道敎习兵阵。 分遣九道点军使以选壮士。 四年判: 神步班属诸白丁愿受内外族亲田地者田虽在他邑名隶本邑者许令充补乐工及犯奸盗者良贱未辨者勿许。 五年九月御南明门阅神骑神步精弩跳 班军将等仍令神骑打球赐物有差。

#高丽史81卷-志35-兵1-兵制-013

仁宗五年下旨: "抚恤军士以时阅武外无令服劳。" 六年判: 诸领府军人遭父母丧者给暇百日。 十年三月阅骑步军于丹凤门外。 二十二年判: 西京东西州鎭入居军人 本贯杂役若有侵扰者罪其色典记官。 二十三年判: 兵马员吏卫身从卒以闲人白丁公私奴子率行仍给公料元帅副元帅各十人都知兵马六人各军使十五人各军知兵马使十二人各军副使十人各军判官八人各军军候使用药员五人各军诸色员各四人各军兵马人吏诸色人吏各二人。

#高丽史81卷-志35-兵1-兵制-014

毅宗三年八月中军兵马使奏: "古制天子六军大国三军次国二军小国一军请改五军为三军。" 制可。 西北面兵马使曹晋若奏: "定烽 式平时夜火昼烟各一二急二三急三四急四每所防丁二白丁二十人各例给平田一结。"

#高丽史81卷-志35-兵1-兵制-015

明宗五年南贼执捉兵马使奏: "与贼战不利士卒多亡请募僧以济师。" 十八年三月制曰: "抚恤战军不夺其时公私营造一切禁止无令服劳。" 十月大阅于东郊凡十日自庚寅以来国家多故且惧有变久废不行至是而复。

#高丽史81卷-志35-兵1-兵制-016

高宗三年十月以郑叔瞻为行营元帅率五领军马以御丹贼。 又拈京都*( ){人}不论职之有无凡可从军者皆属部伍又抄僧为军共数百。 十一月宰枢重房奏: "勿论太祖苗裔及文科出身悉令充军。" 从之。 四年五月以大将军任辅为东南道加发兵马使选城中公私隶充部伍以遣之。 五年七月宰* {枢}议: 生从未登仕版者试以诗选取八十人其不中者皆令从军。 八月赐战没孤儿爵。 三十九年八月设充实都监点阅闲人白丁充补各领军队。 四十年八月习水战于甲串江。

#高丽史81卷-志35-兵1-兵制-017

元宗十一年五月罢三别抄。 初崔瑀忧国中多盗聚勇士每夜巡行禁暴因名夜别抄。 及盗起诸道分遣别抄以捕之其军甚众遂分为左右。 又以国人自蒙古逃还者为一部号神义是为三别抄。 权臣执柄以为爪牙厚其俸禄或施私惠又籍罪人之财而给之故权臣 指气使争先 力。 金浚之诛崔 林衍之诛金浚松礼之诛惟茂皆籍其力。 及王复都旧京三别抄反怀疑二故罢之。 十二年四月司空田 左仆射尹君正等阅府卫兵不满其额乃幷阅文武散职白丁杂色及僧徒以充之。 五月遣将军边亮李守深等领舟师三百讨珍岛贼令四品以上出家奴一口充水手。 十三年二月置战舰兵粮都监。 十五年五月佥东征军各领府争捕东班散职人及白丁以告或误捕私奴者。

#高丽史81卷-志35-兵1-兵制-018

忠烈王元年七月遣使于庆尙全罗忠淸东界诸道点阅军器。 三年二月分遣各道军器别监。 先是令各道造箭旣毕故阅之藏于京山府硕州。 六年十月以将征日本命密直副使朴球等阅京兵遣使于庆尙全罗忠淸东界交州道点兵。 始阅东西班时散官能赴征者。 十一月阅三官五军。 七年四月大阅于合浦。 敎: 士卒虽遭父母丧过五十日卽从军。 八年二月 征东战亡者欠负官钱。 九年三月重房调散职学生白丁充东征军往往有彻屋而逃重房请夺田丁以与从军者四邻不告征白金一斤舍匿者二斤。 尹秀扬言: "诸生应举不中者皆补东征军。" 诸生畏惧不出。 都评议司榜曰: "敢捕诸生补军伍者其领府都将尉必重罚之。" 遣使于诸道备兵粮造器械修战舰。 四月命判密直金周鼎阅军于燃灯都监。 五月命上将军罗裕* {拣}忽只三番各十人补东征军。 十一年五月王闻乃颜大王叛请举兵助讨遂阅兵。 罗裕孔愉等调留京侍卫军至发禁学两馆儒生及第赵宣烈崔伯伦皆以状元及第属巡马。 十四年五月阅兵相府议幷调文官及第进士生徒命止之。 十六年正月闻东贼来诸君宰枢会议忽只鹰坊巡马皆合为一。 五月点兵自五品以下文官及内侍茶房三官五军禁学两馆皆令从军。 六月佥议赞成事宋 等点留京军卒于崇文馆。

#高丽史81卷-志35-兵1-兵制-019

忠宣王三年四月复置选军。

#高丽史81卷-志35-兵1-兵制-020

忠肃王三年八月置巡铺三十三所。

#高丽史81卷-志35-兵1-兵制-021

忠惠王后五年五月罢内乘鹰坊会入仕者七品以下九品以上分属忽只四番队正散职分属诏罗赤八加赤巡军四番。

#高丽史81卷-志35-兵1-兵制-022

忠定王三年八月置松岳山烽 所。

#高丽史81卷-志35-兵1-兵制-023

恭愍王元年闰三月令宰枢以下至各司令史人备弓一矢五十戈一剑一点阅之。 五年六月下敎曰: "一推刷行省三所诸军万户府隶属丁口用备戎兵。 一征戍之卒双丁佥一丁亦非得已单丁可愍勿使从军。 一方今军兴僧之犯律者勒令还俗以充行伍。 一国家以田十七结为一足丁给军一丁古者田赋之遗法也。 凡军户素所连立为人所夺者许陈告还给。 又奸诈之徒虽无儿息妄称闲人连立土田无有限极仰选军别监根究推刷以募戍卒其逆贼之田计结为丁亦给募卒。 一各处逆贼之奴自称达鲁花赤夺人土田役使良民蓄积财产其令所在官籍没以募戍卒。" 九月宰枢会崇文馆阅西北面防御兵仗放铳筒于南冈箭及顺天寺南坠地没羽。 十一月西北面都元帅廉悌臣上笺: "戍边之法以时而代今军士盛夏北来淹至冬月无衣无褐何以御寒。 设使驱而纳诸矢石之*闲岂竭其力乎 请以半年为一期更代。 又军中虽値亲丧不免行伍其在人子之情何可忍也。 自今凡遭丧者许以人代之如有代者计日给暇。" 置忠勇四卫卫各置将军一人中郞将郞将各二人别将散员各五人尉长二十人队长四十人。 七年五月倭焚乔桐京城戒严发忽只四番各十五人忠勇卫左右前三番各十人赴乔桐又发忠勇卫三番各三十人阿加赤三番各十人波吾赤三番各十人忠勇卫三番各十五人译语各五人赴阻江赤口朽石等处发五部坊里成众爱马鳏寡外正军五百人赴西江赤江等处又以城门修理五都监判官等为倭贼防御兵马判官各率坊里兵五百人赴之。 七月都评议使奏: "前衔三品以下各以坊里点数有变则四面都监官员先以一里一人率领赴防。" 从之。 九年五月倭寇龙城等十余县以柳濯为京畿都统使括坊里人为军大户二人小户一人。 屯东西江又令百官助征唯各司行首有司及御史台城门都监等不与焉。 十年十月募兵。 凡应募者除私贱外士人乡吏官之宫司奴隶良之或赏钱帛听其自愿。 十一年六月监察司上言: "国家寇盗连年兵不团结每至危急征兵于农非惟扰民亦无救于仓卒。 自今选* {拣}丁壮以备缓急。 初置忠勇卫禄其将士同于八卫者盖欲 民于仓卒也。 南幸之际未有一人扈驾者诚为虚设徒费 禄请罢之分属诸卫收其俸禄以补国用。" 八月遣使诸道调兵庆尙道一万一千杨广全罗道各一万江陵朔方交州道共一万西海道尽佥丁壮。 十二年五月下敎: "阵亡军户 杂役优加存恤州县之吏发兵防戍免富差贫以逞其欲所在官司痛行禁理七十以上与免戍役庚寅以来防戍有功者存抚按廉体察申闻录用。" 十六年二月以诸道闲散官隶五军寻罢之。 十八年十一月令西京万户府左翼右翼前军后军精锐精毅忠毅忠诚新佥新成十军安州万户府左勇右勇左猛右猛前勇后勇前猛后猛八军义州万户府左精右精忠信义勇四军泥城万户府鎭平鎭江鎭静鎭远四军江界万户府鎭边鎭成鎭安鎭宁四军皆置上副万户。 十二月各司各爱马五部闲良品官皆分属五军旗帜衣服随方色有别。 二十年七月罗州牧使李进修上* 曰: "盗贼四起国家军务一无统纪仓卒临时何时而可。 宜四怯薛外别置军帅府仍令左右前后军各有将帅僚佐以管时散文武品官受约束于都统使都统使受约束于怯薛官怯薛官事无巨细闻奏施行。 虽在外方亦各以其方东面属左军南面属前军西海属右军北界属后军。 然则内外上下 络相通纲举目张矣。" 十二月敎曰: "选军给田已有成法近年田制紊乱府兵不得受田殊失募军之意。 其复旧制。 兵兴以来战亡将士悉加褒赠官其子孙卒伍则存恤其家。" 二十一年十月倭船二十七 入阳川浦诸将出战而败。 命成众爱马及五部坊里人分隶五军。 谏官禹玄宝等上* 曰: "不敎民战是谓 之。  战者危事一胜一负存亡关焉不可不愼。 国家素无预备民不知战一旦有变 攘顚倒方始驱聚以充卒伍兵刃未交望风披靡。 以此而战乌乎有成 虽孙吴为将亦无能为矣。 宜预选将帅搜卒炼兵敎而习之使人人耳熟金鼓目惯旌旗皆以战争不为惊骇可为之事则虽遇勍敌皆能敢鬪岂有狼狈失次者乎 用兵之道专在于将良将之才自古为难宜择子弟有器识者 令学兵法习武艺常加敎阅训养精锐待其成才而用之良将何难得而用兵其有失律之患哉 古有兵书取人之科卽此意也。 食者民天不可不重。 孔子言兵先言足食食如不足兵虽众将焉用哉 国家用兵已多年矣未有蓄积以备不虞。  今雨泽愆期  难知宜广储 以赡军食。" 二十二年八月募人设义勇左右军置判事知事以领之。

#高丽史81卷-志35-兵1-兵制-024

辛禑元年正月五部都摠都监坐兴国寺点各领及坊里军器。 二月下旨: "选军募军给田赏功仰都评议使详酌立法以广军额。 防御都监月课* {支}用量宜加给以行劝督。" 八月改定都城五部户数凡屋*闲架二十以上为一户出军一丁*闲架小则或倂五家或倂三四家为一户。 二年五月体复使郭璇还自全罗道奏曰: "元帅于原定别抄外又抄烟户军又抄别军民将失农乃罢烟户军与别军归农。" 七月都评议使奏: "今倭贼兴行但以防御都监军器难于周用宜令各司用司中钱物刻日造兵器以备缓急。" 禑从之。 禑曰: "四方盗贼未息军政当时所急。 今后每当兴师之际令各道都巡问使兼元帅军目道官员兼兵马使知兵马使与各道元帅各军目道兵马使知兵马同帅各道曾属品官军人上京大小品官幷及子弟闲散两班百姓诸宫司仓库私奴汉才人禾尺僧人乡吏中择便弓马者各备兵器及冬衣戎衣二朔料 末干饭以待如有缓急元帅各军目道兵马使及期来会。" 八月遣使诸道点兵杨广道骑兵五千步卒二万庆尙道骑兵三千步卒二万二千全罗道骑兵二千步卒八千交州道骑兵四百步卒四千六百江陵道骑兵二百步卒四千七百朔方道骑兵三千步卒七千平壤道骑兵六百步卒九千西海道骑兵五百步卒四千五百。 三年正月新置安州二翼军号新勇新猛安州本有八翼今更为二翼* {总}十翼与西京军同。 二月召募良家子弟善射御者及郡县吏有 力者防倭 诸司员吏告归田里久不还者削职取其田给有战功者。 三月征造战船僧徒于京山及各道杨广道一千人交州西海平壤道各五百人京山三百人。 令曰: "僧徒如有苟避者辄以军法论。 移牒诸道其船匠一百人  及其妻 。" 都城诸门皆置元帅分领五部坊里军以备之。 判三司事崔莹至行省调诸元帅从事各十人及各爱马宫司仓库人为江华防戍之军怒其部伍不一使请于禑曰: "臣愿斩部伍之长。" 禑曰: "都统使毋乃已杀乎 请轻之重者杖之轻者原之。" 四月点五部街里户数以屋三十*闲出丁三人二十*闲出丁二人十三*闲出丁一人九*闲以下令出从军者军具。 五月都评议使惧倭贼犯京令街里烟户军约束部伍 地以守之失 地者斩乃以崔莹曹敏修治兵甲。 杨广全罗庆尙三道倭贼方炽京城益戒严。 乃出良家子弟诸元帅从事各司谒告归乡者征至京城不应者籍没其家。 五月烽火自江华 举不绝京城戒严遣诸元帅分戍东西江召募勇士官给布人五十匹。 六月都评议使阅各道所调闲散军。 先是各道抄军使等抄闲散子弟庆尙道六百全罗道一千三百四十杨广道七百。 无马者畏刑至有 子易马尽卖家产又卖已耘之田以求马匹。 虽名闲散其实农民及戍边鎭者居半。 至是皆令放归。 七月开城府状曰: "其一倭贼向京城对战事则曰: 我国家夜别抄三番皆步卒有勇力者也。 近年以来倭贼深入陆地弱马穷民强称马兵不论射御能否皆以凋弓残箭以具军额。 如遇长枪利剑 锋挫锐之寇无所措手多致丧亡诚可痛也。 愿自今射御骁勇者为马兵其民军则为步卒皆赍枪剑白棒随其所用以御贼锋可也。 其二各道各官依东西北面例各翼设立事则曰: 轻变先王之制似乎不可。 然无知之民不虑社稷安危规免出征彼此流移军额日缩职此之由。 宜分* {拣}强弱以成军籍。 其三五部元帅定体事则曰: 城内鳏寡孤独稍多其无男丁各户外烟户男丁调发出军。 其四定辽军马对敌事则曰: 严器械谨烽燧马兵步卒各持所能军器养兵静守如有彼敌两班百姓公私贱隶僧俗勿论悉皆调发力战势如难济各入山城坚壁固守乘*闲伺隙四出攻之。" 十月始置火桶都监。 征诸道兵以备倭庆尙道骑兵六百江陵平壤道各三百朔方西海道各二百交州道骑步幷五百。 四年四月定火桶放射军于京外各寺大寺三名中寺二小寺一。 十二月都堂议置军翼遣各道计点元帅下旨: "限倭寇寝息依西北面例各道皆置军翼择淸白能射御者自奉翊至四品为千户五六品为百户 外为统主千户统千名百户百名统主十名录军籍。 其余三品至六品分属各翼备军器衣甲以两班百姓才人禾尺为军人人吏驿子官寺仓库宫司奴私奴为烟户军定头目听自愿备弓箭枪剑中一物五人炉臼一斧三鎌二各其官押领习战。 令元帅府及军目长官点 无事归农有变押领赴征违者以军法论流移魁首及引诱许接人 皆军法断罪。" 五年正月谏官上言: "易曰: '长子帅师弟子舆尸凶,' 今元帅甚众令出多门故体统紊乱纪纲不立。 请依旧制置一元帅余则罢之加以他号 听元帅节制。 又倭贼日炽侵掠诸道而国家待其告急然后遣将出师。 道里悠远将帅垂至而贼已浮海不及与战假令与战倂日倍驰军马疲困屡至败绩。 请于诸道预遣将帅寇至则击之。" 闰五月宪司上* 论五道新置翼军之弊曰: "古语曰: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又云: '足食足兵。' 虽已安之国忘战则危 未安之国有事之时乎 古人论兵必先足食者兵虽众食不足则是无用之兵也。 故用兵之道足食为先足食之道劝农为本。 今者各道分遣元帅计口征发以成军籍依西北面例翼置头目而守令不顾大体家至户到残忍刻剥至于单丁寡妇令出子孙侠居剥肤槌髓无所不至。 以至斩尸枭首人皆 惧。 不惟见存子孙至于身死已久者及从宦远适者亦悉付籍及其点考督使充额方値农时狱囚数万。 谁得治农 于是尽卖家财以赎其罪遂失产业转于沟壑。 且各翼头目必差有职者故不论所居程途远近如得有职人则定为头目。 或三四日或五六日赍粮往还其弊不可胜言。 又为头目者虽当无事不放军归农常率田猎而奴使之如或阙进日征布三四匹无布则家产衣服器皿 征不还。 故民不忍苦稍稍逃散可谓于邑。 若西北面则全委军务贡赋一皆 免特置各翼收其田租悉充军饷以故军政无缺。 他道则不然大小贡赋差役皆由而出加以翼军农民失业田野萧然以致兵食不足国势日窘愿罢各翼籍见存丁壮为军无事则归农有变则征发以为例程。" 禑下其书都堂拟议罢之。 六年六月谏官上* 曰: "兴师动众不能无弊。 故遣将帅宜有节制。 国家已于各道置三元帅一道之任宜专委三元帅。 近来一有小寇三元帅外别遣诸元帅诸兵马使非惟委任不专卒无成功往返之*闲民受其苦。 乞自今令本道之任专委三元帅随其成败以明赏罚仍乞各道元帅依六道都巡察使军目统率本道军官毋得夺占以致纷扰。" 七年七月都堂阅火桶都监火药与防御都监军器。 以倭寇方炽在外前衔奉翊通宪皆令赴征。 九年七月发防里人守四门时才人禾尺等成群 掠故有此令。 八月我

太祖献安边之策曰: "一御寇之方在于炼兵齐举。 今也以不敎之兵散处远地及寇之至仓皇招集比其至也寇已掳掠而退。 虽及与战其如不熟旗鼓不习击刺何 愿自今炼兵训卒严立约束申明号令待变而作无失事机。 一军民非有统属缓急难以相保。 是以先王丙申之敎以三家为一户以百户统主隶于帅营无事则三家番上有事则俱出事急则悉发家丁诚为良法。 近来法废无所维系每至征发散居之民逃窜山谷难以招集。 今又旱饥民心益离彼用钱谷饵以招纳潜师以来虏掠而归。 一界穷民旣无恒心又皆杂类彼此观望惟利之从实为难保。 乞依丙申之敎更定军户使有统属固结其心。" 十年八月鹰扬军上护军李茂上言: "府兵虚弱请选诸道闲良子弟号补充军以实府兵。" 从之。 十一年正月讲武艺于马岩分作两阵各以诸色匠人被甲持盾者为一队执 旗者为一队继以弓手军鼓 相格伤者颇多。 十三年十一月以西北有变加定各道元帅分遣抄军每烟户出军一名令时散品秩各出军粮且 中外两班田地以补军* {须}。 十四年二月籍诸道两班百姓乡驿吏为兵令无事力农有事征发。 八月宪司上* 曰: "西北一面国之藩屛顷者奸凶擅国广置私人元帅万户加于旧额州郡供亿不 民不堪命相与流亡。 愿自今择文武兼备威望宿著者一道元帅一人上副万户各一人余皆罢之。 商贾贪徒竞托权门以干千户之任侵渔 克靡所不至。 愿自今令其道元帅择威惠为民素所服信者除授毋数易置。"

#高丽史81卷-志35-兵1-兵制-025

恭让王元年二月谏官上* 论府兵曰: "我太祖设府兵令军簿司典马摄之政身彩武艺备完者得与其选是以将得其人卒伍精强。 近年以来入仕多门兵政一坏。 或拘于都目或出于请谒不问老幼才否而授之于是襁褓幼子工商奴隶无尺寸之功坐耗天禄一有缓急将何以用之 甚非先王设兵之意也。 愿令精选勇略兼备者以代尸禄之辈常习武艺考 其能否而黜陟之。 大护军上护军王之爪牙兵之师表毋令老 与童稚为之。 诸色工匠其有劳者赏以钱谷不许职事。 除先王所设官额外增置员数一皆削之。" 十二月宪司上* : "一府兵领于八卫八卫统于军簿四十二都府之兵十有二万。 而队有正伍有尉以至上将以相统属所以严禁卫御外侮也。 自事元以来升平日久文恬武嬉禁卫无人。 乃于近侍忠勇皆设护军以下等官以代禁卫之任而禄之于是祖宗八卫之制皆为虚设徒费天禄。 而其迂达赤速古赤别保等各爱马寒暑夙夜勤劳甚矣而不得食斗升之禄。 而食四十二都府五员十将尉正之禄者非幼弱子弟卽工商贱隶。 或食其禄而旷其职或勤于王事而不得食岂祖宗忠信重禄之意哉 伏愿倂近侍于左右卫司门于监门卫司楯于备巡卫忠勇于神虎卫其余各爱马以类倂于诸卫使之番日入直考其勤怠各以其尉内护军以下至于尉正之职随品录用使食其禄而勤其职则人乐仕而国禄省禁卫严而武备张矣。 一近年以来将兵之任不问其才但位宰相则率命遣之节制失宜贼势益张以致侵掠郡县萧然。 古人谓: '君不择将以其国与敌将不知兵以其主与敌。' 择将制倭诚今日之急务也。 愿令都评议使台谏各举威德夙著者命为将帅以申军政。 且军政多门则号令不肃今之一道三节制非古制也。 愿自今东西北面外每一道只遣一节制余皆罢去。 一兵者民之司命国之大政所以卫王室而消祸乱也。 本朝五军四十二都府盖汉之南北军唐之府卫兵也。 辽金氏接壤两界立晋帝而子之虎视天下求好于我而我太祖绝之。 虏辽宋三帝威振四海而莫敢旁窥式至于今者以祖宗之军政得其律令也。 近世兵制大毁用兵三十余年军政无统以无术之将战不敎之民望风奔溃千里暴骨。  尔倭奴为国之病可不为痛心哉! 愿自今前衔四品以上属之三军军置将佐五品以下属之府卫而统于军簿使上下相维体统相联军政出于一众心统于一然后申明军令训炼士卒百万之众如身之使臂臂之使指。 何守不固何攻不取哉 近世奸臣乱政材非将帅者布列重房百战勤劳者方除添设赏罚无章军士解体所至无功。 愿自今其有 坚陷敌之功斩将 旗之勇百战勤劳之 者大则上大护军次则护军中郞将以至别将散员皆受眞差以奖破贼之功则人皆亲其上而死其长矣。 近日举义拔乱之时从事于军者亦加官赏以劝后人。 一军士与倭奴战而所得马疋器仗与凡民杀贼所得之物所在军民官传牒境内鞫如盗贼悉输之京师以希重赏罔上毒民莫甚于此。 故军士离心贼势益张甚非计也。 愿自今诸道将帅破贼者献 而已军民所得倭物勿使推鞫着为令典则人乐其利而勇于战矣。 其犯令者内而宪司外而观察使以不廉论。" 二年十二月宪司上状: "我国百姓有事则为军无事则为农故军民一致。 近年以来各道节制使争先下牒使道内郡县及京畿农民虽无事时累朔居京人马疲困民怨为甚。 非唯贡赋百姓至于乡社里长亦皆隶属不利于国不便于民。 今后择才智兼全者为节制使定其额数使统中外军士其余节制使一皆革罢外方及京畿郡县军民亦皆放还劝农安业以固邦本。" 从之。 三年正月三军都摠制府阅兵。 以受田品官幷属三军。 三日中郞将房士良上* 曰: "民惟邦本本固邦宁古今之至论也。 今西北一路乃国家之要害强兵之所在也。 顷者奸雄用事万户千户之属不是姻 附己则必出于贿赂苞直之中。 乃以顽暴贪利者举而加诸众人之首彼焉有为王敌忾之忠效死勿去之义乎 愿自今西北面管军千户之属许用两府以下台省六曹之荐。" 七月都堂启请: "籍水陆军丁仍带号牌。 兵曹上书: "定忠勇近侍别保三卫额数汰去老幼及无才者。"

志卷第三十五。

#高丽史82卷-志36-00-00-000

志卷第三十六。 高丽史八十二。

正宪大夫工曹判书集贤殿大提学知 经筵春秋馆事兼成均大司成臣郑麟趾奉 敎修。

#高丽史82卷-志36-兵2-00-000

兵二。

#高丽史82卷-志36-兵2-宿卫-000

宿卫。

#高丽史82卷-志36-兵2-宿卫-001

○成宗元年六月正匡崔承老上书曰: "我朝侍卫军卒在太祖时但充侍卫宫城其数不多及光宗信谗诛责将相自生疑惑。 简选州郡有风彩者入侍时议以为繁而无益至景宗朝虽稍 削 于今时其数尙多。 伏望遵太祖之法但留骁勇者余悉罢遣则人无嗟怨国有储积。"

#高丽史82卷-志36-兵2-宿卫-002

显宗十年三月礼司奏请: "禁卫士春月 铁甲。" 从之。

#高丽史82卷-志36-兵2-宿卫-003

文宗十八年六月宫城使奏: "宫阙守卫军士当衣紫带剑今有衣 不持兵仗者请罢职。" 从之。

#高丽史82卷-志36-兵2-宿卫-004

毅宗二十一年正月屯府兵于阙庭以备不测。 自是选取骁勇者号内巡检分为两番常着紫衣持弓剑分立仗外不避雨雪夜则巡警达曙。

#高丽史82卷-志36-兵2-宿卫-005

明宗五年十一月时因西征卫卒乏少加发四百人号卫国抄猛班皆持剑戟环卫球庭。 十一年七月夜自寿昌宫北垣投石抵御寝北 者三四宿卫皆惊巡索禁垣竟不得。 重房奏请: "每夜一将军领手下军校伏兵宫门外及诸要害处以备警急。" 从之。

#高丽史82卷-志36-兵2-宿卫-006

元宗十年二月时诛金俊以势家子弟持弓矢入卫殿内称后壁将军金保宜林惟茂赵允蕃崔宗绍等以后壁赐红改衔。 十五年八月忠烈王卽位以衣冠子弟尝从为秃鲁花者分番宿卫号曰忽赤。 元年正月以忽赤四番为三番。 八年五月以达达人分属忽赤三番依中朝体例令各番三宿而代。 牵龙等诸宿卫亦然。 九年七月选衣冠子弟充世子府宿卫。 十三年闰二月令忽赤鹰坊三品以下佩弓箭轮次入直。

#高丽史82卷-志36-兵2-宿卫-007

忠宣王元年六月复分忽赤为四番。 忠肃王七年十月无赖之徒往往成群杀人故别定巡行以至灯烛辈皆为之。 十二年五月命巡军忽赤等别行巡绰禁街衢闲杂人。

#高丽史82卷-志36-兵2-宿卫-008

恭愍王元年五月宰枢以倭贼近境虑草贼请令各司官吏一人令史一人备弓矢宿卫从之。 三年七月柳濯廉悌臣等大臣老将四十余人率精锐二千赴征宿卫空虚。 王疑惧募弓手于西海道以备不虞。 十三年七月选诸道良家子弟补充八卫轮番宿卫杨广道八千五百人全罗道五千五百人庆尙道九千人交州道三千人江陵道一千人分属五军屯于京城各门江陵道子弟屯于本道以备东北。 十六年八月令诸道散官赴京宿卫。 二十年七月罗州牧使李进修上* 曰: "侍卫之于宫阙犹四支之于身 。 仁义识理者为最勇敢者次之。 宜置四怯薛官各那演若干人不拘文武耆德其有八上将军十六大将军四十二都府忽赤忠勇各四番均分属之训炼士卒严明器械更日侍卫 行军令又兼管中外帅府则其于军国重事若身之使臂臂之使指身安而事举矣。"

#高丽史82卷-志36-兵2-宿卫-009

辛禑元年十一月令宰臣枢密皆持兵宿卫。 先是宰臣枢密各一人轮次入直至是勿论番次皆令宿卫。 三年十二月命成众爱马勿论番次皆入直又以所乘马置紫门以备不虞。 命翼卫军宿卫于阙外四隅宰枢各以伴 宿于私第。 四年十月改忽赤四番为近侍左右前后卫置四品以下禄官。

#高丽史82卷-志36-兵2-宿卫-010

恭让王二年二月三军摠制府阅所统兵分番宿卫。 都堂启: "入直大小员吏及爱马别差者无考课之法禁卫虚 自今宜令密直重房入直者点检。" 从之。

#高丽史82卷-志36-兵2-鎭戍-000

鎭戍。

#高丽史82卷-志36-兵2-鎭戍-001

○各州鎭于农隙每月六衙日习弓弩令界官行首员与色员亲监。 弓四十步弩五十步置的十射五中者及连中者两京职事员将则进禄年加转散职东南班则内外职 用人吏则从自愿任其职事散职将相将校则进其年限加转无职员则随宜用之。

#高丽史82卷-志36-兵2-鎭戍-002

太祖三年三月以北界 岩城数为北狄所侵命庾黔弼率开定军三千至 岩于东山筑一大城以居由是北方晏然。 十年八月修拜山城命正朝悌宣领兵二队戍之。 十一年二月遣大相廉卿能康等城安北府以元尹朴权为鎭头领开定军七百人戍之。 四月城运州玉山置戍军。 是岁王巡北界移筑鎭国城改名通德鎭以元尹忠仁为鎭头。 十二年三月遣大相廉相城安定鎭以元尹彦守考鎭之。 九月遣大相式廉城安水鎭以元尹昕平为鎭头。 又城兴德鎭以元尹阿次城为鎭头。 十三年二月城 于鎭改名神光鎭徙民实之。 八月遣大相廉相城马山以正朝昕幸为鎭头。 十四年以元尹平奂为刚德鎭鎭头。 十七年遣大相廉相城通海鎭以元甫才萱为鎭头。

#高丽史82卷-志36-兵2-鎭戍-003

成宗元年六月正匡崔承老上书曰: "我国家统三以来士卒未得安枕粮饷未免 费者以西北邻于戎狄而防戍之所多也。 以马歇滩为界太祖之志也鸭江边石城为界大朝之所定也。 乞择要害以定疆域选土人能射御者充其防戍又选偏将以统领之则京军免更戍之劳 粟省飞挽之费。"

#高丽史82卷-志36-兵2-鎭戍-004

显宗卽位造戈船七十五 泊鎭溟口以御东北海贼。

#高丽史82卷-志36-兵2-鎭戍-005

文宗元年正月制: "霜阴鹤浦两县沿海处设置军戍以扼蕃贼之冲。"

#高丽史82卷-志36-兵2-鎭戍-006

高宗四年正月遣大将军吴寿祺以步卒数千防守东界兼领其界诸军。

#高丽史82卷-志36-兵2-鎭戍-007

元宗十一年十一月万户高乙麻领兵二百戍南方以备三别抄。

#高丽史82卷-志36-兵2-鎭戍-008

忠烈王元年三月以耽罗戍卒缺少募人授职以遣。 七月遣府兵四领戍济州。 八年三月遣上将军印侯戍合浦。 十年正月以宰枢可兼万户者令鎭东边。 十三年七月遣朴之亮以兵一千戍东界备女眞。 十五年十二月遣知密直司事金 同知密直司事罗裕调东界防戍军。 十六年二月遣中军万户郑守琪屯禁忌山洞左军万户朴之亮屯伊川县界韩希愈屯双城右军万户金 屯  县界罗裕屯通川界以备丹贼。

#高丽史82卷-志36-兵2-鎭戍-009

忠肃王五年四月判: "鎭边别抄本以前衔散职及在京两班轮番赴防近年以来主掌官吏看循面情以人吏百姓代之。 因此贡赋日 且无识之人相继逃散当所居州县征阙多重民弊不少自今复以前衔散职在京两班穷推轮番赴防。" 十二年十月下旨: "合浦等处鎭戍军人大小郡县数目不均今后巡抚鎭边使斟酌残盛改定数目凡侵扰营鎭以济私欲者严加禁恤。"

#高丽史82卷-志36-兵2-鎭戍-010

恭愍王五年六月敎: "各处加定别抄不论老弱单丁勒令远戍往来疲顿转相避逃。 其令沿海军民悉充防戍仍  役远地之民代供其役勿令赴防两得其便。 且人之怀土习俗固然宜令东界交州之军以戍双城北界西海以戍鸭江杨广全罗庆尙委以御倭其材勇者选用无方。" 九月遣使诸道刷济州人及禾尺才人补西北面戍卒。 六年正月都评议使请: "今东西北面戍卒二月递代军官则八月递代军官与卒一时更代防戍空虚宜以二月三月八月九月为先后番以次更戍其三月递代* {须}及上旬勿令妨农。" 二十二年五月以倭寇近岛阅城中诸户以十户为一统出一人赴防五日一代。 七月以倭寇西江括城中烟户 令赴防。 闰十一月立都摠都监括城中诸户大中户幷五为一小户幷十为一各佥一人中东部赴东江南西北部赴西江防倭。

#高丽史82卷-志36-兵2-鎭戍-011

辛禑元年九月初庆尙杨广全罗各道募军号翊卫军屯东西江至是西北面赴征刷五部坊里各户人及城外诸陵属杂人两江赴防。 二年七月都评议使出榜: "使守城元帅领坊里军守四门又令百官率下属鎭沿海不与防御者唯门下省司宪府内侍茶房知制敎艺文春秋两馆及各司城上而已。" 讹言倭将寇都城夜半发坊里军守城。 又闻贼将先登松岳山发僧为军分守要害。 三年三月崔莹令诸元帅各出从事十人又发各爱马宫司仓库人为兵遣戍江华。

#高丽史82卷-志36-兵2-鎭戍-012

恭让王三年正月置安州鸭绿龙泉大同诸要害处把截官及站夫。

#高丽史82卷-志36-兵2-站驿-000

站驿。

#高丽史82卷-志36-兵2-站驿-001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2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