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洪武三十五年令教授考通经任内止有举人三名

者降学正

按明会典云云

成祖永乐元年定举人署教谕训导者以任内有中

式科举岁贡名数方与实授

按明会典永乐元年定举人署教谕事者任内有科

举中式一名又有岁贡中式一名署训导事者有科

举中式一名或有岁贡中式一名俱与实授

永乐六年令教官考满吏部同六科都给事选有才

识者考其高下用之

按明会典永乐六年令教官考满吏部同六科都给

事中选其有才识者留六科理事一年后从本科都

给事中考其高下用之

宣宗宣德五年重定教授学正教谕训导以举人名

数为升降

按明会典宣德五年重定举人名数教授五名为称

职三名为平常不及三名为不称学正三名为称职

二名为平常不及二名为不称职教谕二名为称职

一名为平常训导一名为称职不及者皆为不称称

职者升平常者本等用不称者降

英宗正统九年定教官九年任满无举人者降调有



按明会典正统九年奏准教官九年任满无举人者

试其学问果优仍任教官教授学正教谕俱降训导

训导调边远其考不中者仍降杂职又奏准考试考

满教官初场考四书本经义各一篇二场论策各一

道教授学正教谕俱本部定中否训导送翰林院定

中否考不通经系举人出身者教授改吏目学正等

官改典史监生儒士出身者教授改税课司大使学

正等官降河泊所官卫学并选贡衙门学正考不通

经亦同前例冒报举人者送问无府州县委官保结

者行查云南各处教官从选贡衙门例亦不论举人

景帝景泰元年令岁贡生员愿就教职者从翰林院

考中除学正教谕训导

按明会典云云

宪宗成化元年令岁贡及纳马纳粟四十五岁出身

者止除训导后惟岁贡考除余不准进士及内外见

任官科目出身愿就教职者听

按明会典云云

孝宗弘治二年令九年考满教官考通经举人及数

者升用

按明会典弘治二年奏准九年考满教官考通经府

州县举人及数方升卫学并选贡衙门虽无举人亦

升若丁忧复除者论前后任多少若任府州县学日

多从府州县学论任卫学并选贡衙门学日多从卫

学并选贡衙门论

弘治十八年令举人出身教官历俸六年以上有才

行出众者取选科道等官

按明会典云云

武宗正德四年准云贵并各边省卫学及王府教授

缺多令愿告远方监生考选除补

按明会典云云

正德九年令进士就教职者其俸给照原中甲第品

级关支

按明会典云云

世宗嘉靖四年令诸学教官考不通经有举人者与

无举人考通经无过者俱为选用

按明会典嘉靖四年题准府州县学教官考不通经

有举人者仍照原职选用又行都司儒学及外卫儒

学教官考满题准除考通经有举人及数照例升用

外无举人考通经查无过者俱本等选用

嘉靖十年令监生愿告卫学及王府教授者听其选

补及岁贡生员愿教职者送翰林院考试量授

按明会典嘉靖十年题准听选监生愿告卫学及郡

王府教授者与愿告远方监生一同补选又令岁贡

生员愿就教职送翰林院考试文学优长居上等者

量授学正教谕其余仍除训导

嘉靖十四年令教官内升两京国子监监丞等官

按明会典凡两京国子监监丞博士助教学正学录

等官嘉靖十四年令于教官内升用

嘉靖二十三年令岁贡生员年老不愿出仕者许授

学正教谕职衔致仕

按明会典云云

嘉靖四十二年令州县正官缺将岁贡出身教官考

语优者升补

按明会典凡教官嘉靖四十二年题准州县正官缺

将岁贡出身教官曾经荐举及考语优者升补

嘉靖四十四年令教官有贤能卓异者抚按同提学

御史保荐到部与进士推官知县一体优擢

按明会典云云

穆宗隆庆二年令岁贡生员已经廷试不愿出仕者

俱遥授训导职衔

按明会典云云

神宗万历五年令就教举人以廷试名次前后者授

职有差

按明会典万历五年令乞恩就教举人廷试名次在

前者授学正教谕在后者授训导如缺不敷陆续候

补不许回籍

万历十三年令淑女父添注京学训导职衔不得到

任如系廪生出身方许实授

按明会典万历十三年议准淑女父添注京学训导

职衔止许带俸不得到任管事如系廪生者方得实

授有志应举不愿就官者听愿回籍者给文行该地

方给俸终身

皇清

  顺治元年

大清会典顺治元年置顺天府所属衙门儒学教授

  一员训导一员(

训导初设六员顺治三年裁四员康熙四年悉裁十五年复设

  一员)

京卫武学教授一员训导一员(

训导初设二员顺治二年

  裁康熙十五年复设一员)

  顺治五年

大清会典顺治初辽东十五学寄设永平置三教官

  统之于都司学设官一员兼管自在沈阳铁岭

  开原四学于宁远学设官一员兼管前屯锦州

  义州右屯四学于广宁学设官一员兼管永宁

  盖州海州定辽右卫四学五年改为辽学置教

  官一员

其十五学

名色俱裁

  顺治十四年

大清会典顺治十四年置奉天府所属衙门儒学教

  授一员训导一员

  康熙七年

大清会典康熙七年定各府所属衙门儒学教授一

  员训导一员各州所属衙门儒学学正一员训

  导一员各县所属衙门儒学教谕一员训导一

  员

  康熙九年

大清会典国初各官品级满汉各有不同康熙九年

  改归画一从九品京府儒学教授京卫武学教

  授各府儒学教授各卫儒学教授未入流各州

  儒学学正各县儒学教谕各卫武学训导各府

  州县儒学训导

 广文部总论

图书编

  教职

问教之为官也可以寄士养哉曰今天下势官谓可

苟具无所系重轻焉莫教职若以其实论之庶官之

贤不贤其由教职之懋不懋始耳天下教官几三千

员注铨者以御末才举人乙榜令就教洪武十八年

例也而今故以眊钝居乙榜以应之正统八年令副

榜限年非三十不除盖惜之也岁贡令就教景泰元

年例也而贡至景泰非衰敝不能与纳马纳粟四十

五岁令就教成化元年例也而其意固将以备杂流

矣弘治间惩其大甚一切革不准除正令举人岁贡

及进士内外见任官科目出身愿就者听弘治十五

年许教官如宪纲例入御史选然不能实崇之使得

尽职抑末矣今之部使劾有司不职则曰堪以任教

夫模范不立乃欲责士以行岂不甚难矣乎今欲尊

师寮核士养虑于贡员未澄欲并用三途虑于贡法

无制古乡举里选以得士而今独不可行乎若科甲

之外依古荐举而充岁贡之额严其法必得真才而

并用以为教岂不为养士之望哉

 广文部艺文一

  补赵肃兖州学教授词    宋宋祁

士之入学至大成必因夙儒硕生引而内诸圣贤之

域以君博物多识文章法度今肄业之彦裒然朋来

君当示以规模枨闑拂所蒙而光明之得英材教育

孟轲所乐也刺史慕焉今补君州学教授

  漳州教授厅壁记       朱熹

教授之为职其可谓难矣惟自任重而不苟者知之

其以为易而无难者则苟道也何也曰教授者以天

子之命教其邦人凡邦之士廪食县官而充弟子员

者多至五六百余少不下百十数皆惟教授者是师

其必有以率励化服之使躬问学蹈绳□出入不悖

所闻然后为称此非反之身而何以哉是可不为难

矣哉不特此尔又当严先圣先师之典祀领护庙学

而守其图书服器之藏其体至重下至金谷出纳之

纤悉亦皆独任之呜呼是亦难矣然凡仕于今者无

大小莫不有所临制统摄其任无剧易必皆具文书

使可复视是以虽甚弛者亦有所难而不敢肆独教

授官虽有统若其任之本诸身者则非簿书期会之

所能察至其具于有司而可考者上之人又以其儒

官优容之虽有不合不问以是为便故今之仕者反

利焉而喜为之而孰知所以充其任者如彼其难哉

故曰惟自任重而不苟者知之其以为易而无难者

则苟道也

  答江梦良          前人

示喻学校曲折具悉雅志今时教官能留意如此者

诚不易得然更在勉其学业虽未能深解义理且得

多读经史博通古今亦是一事不可只念时文为目

前苟简之计也

  与李教授书         前人

窃惟朝廷兴建学官以养天下之士使州之士以学

于州县之士以学于县以便其仰事俯育之私而非

以别异之也然其制财用之法所谓赡学钱者盖州

县通得用之今执事之议于提学司曰业于州者得

食于县官而业于县者无与焉以熹观之朝廷立学

养士之意与夫制财用之法似皆不如此今且置此

而以私言之盖朝廷以执事宜为人师故以执事教

泉之人为上者执事固不得而尽教之虽使教不能

尽亦不愈于坐而弃之乎今执事之议曰使县之任

其费执事以为县将取之于民者悉矣今兹民力困

竭官吏愁劳日不暇给而责之以此是其不能有以

教而将直弃之明甚于执事不为有补执事何苦而

必行之以弃此县之人也如曰县学所以教者不能

如州则诸县者熹所不能知如熹所领学其诵说课

试大小条科熹自以为亦无甚愧于执事之门而其

师生相接之勤则窃自隐度以为虽执事力或有所

未能也谓宜得在假借之域而反以例削之使不得

自尽此何说哉熹巳具公状申□而以此私于左右

伏惟思究朝廷立学养士之意而考其制财用之法

痛念吏民之艰弊而深察熹之所领其于州县有异

焉于不可与之中捐而与之亦所以视高明之意有

在而不专于己胜足以劝其能者而不能者知所厉

焉又况理法有可与者乎干冒威严不胜皇恐

  答陈宰书          前人

昨夕坐间蒙出示广文公书似未见察者聊陈其一

二李君兄弟之贤闻于闽中熹少时见诸老先生道

语其故心甚慕之及来此道过三山乃识其兄迂仲

即之粹然而温无诸矜争之色时未识李君以谓其

犹兄也至官未久闻其分教是邦心甚喜以为所领

县学事有相关者当大得其力助故事有可不可未

尝不因书文以喻意指而不意其怒至此也熹所辨

七事如左李君书以为熹有少年锐气尝谓论事者

当以事理之长短曲直而不当以其年之先后若直

以年长者为胜则是生后于人者理虽长而终不可

以自伸也又谓奚不于监司郡守前论列此李君之

所能而熹诚不敢也所以然者直不欲以监司郡守

之势胁持上下耳此李君之所能而熹诚不敢也李

君又自谓本无欲胜人之心止是推车欲前耳异哉

李君之欲前其车也独不思夫郡县之学本一车耶

譬则郡其轸盖而县其衡轭也后其衡轭而独以盖

轸者驱驰之曰吾欲前此耳此熹所不晓也又谓四

分钱乃郡县学通得用熹既留其二而归其二于郡

学矣尚何言使县不得用其二分是犹州不得用其

二分也假粮于道是乃前所谓自备钱粮者奚独县

学则可而郡学则不可乎推此言之前李君所自谓

无胜人之心者熹不信也又谓郡学泉州学也同安

学同安县学也各尽力于其中耳此又不然熹前疏

所陈云云者非以自高乃所以极论究心一二而求

见哀于李君外自有一州之教官上为丞相所自择

用下与大府部刺史分庭抗礼而熹铨曹所拟一县

小吏而敢有胜之之心乎今李君所云无乃与熹之

私指谬也又谓熹不能有所养而于此未能自克此

则中其病但熹所争乃公家事无毫发私意于其间

此固官长之所深知而其戒熹敢不思也熹已谢学

事但此色官钱终不可失盖此乃同安一县久远利

害非吾人所得用以徇一旦之私伏惟持之不变以

幸此县之人而以熹所陈者晓李君无深怒也李君

书与熹前所为札对封纳呈他尚容面究

  重教职疏         明沈鲤

窃惟教职之亲士与有司之亲民一也今天下有牧

民之官而无教士之官盖所谓教授学正等职者徒

取备员实于子弟无分毫授受之益虽亦三年大比

每岁贡士未尝乏人而求其成德达材以著作人之

效者则杳乎其未之闻也夫人材风俗出自学校为

治忽理乱所系可任其废坏不修至此乎臣等专司

风化责有攸归窃欲稍为振拔使知自奋无所容其

督责之法惟慎其选除优其迁转以示鼓舞作兴之

意使由科目出身者不薄此而不为贡途出身者不

画地以自限庶几师道立而学政之修举有日矣请

自万历十七年为始新科进士有愿就教职者免其

自行陈乞止具呈办事衙门移文吏部代与题准即

与除府学教授教授三年查果称职原系二甲者升

各部主事系三甲升推官知县俟其历俸三年将前

教授旧俸准折有司年半与初选推官知县历俸四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2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