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魏志庞□传□少为郡吏州从事初平中从马腾击

反羌叛氐数有功稍迁至校尉

王朗传徐州刺史陶谦察朗茂才时汉帝在长安关

东兵起朗为谦治中与别驾赵昱等说谦曰春秋之

义求诸侯莫如勤王今天子越在西京宜遣使奉承

王命谦乃遣昱奉章至长安天子嘉其意拜谦安东

将军以昱为广陵太守朗会稽太守

册府元龟蜀王商为益州牧刘璋治中从事时王涂

隔绝州之牧伯犹七国之诸侯也而璋懦弱多疑不

能党信大臣商奏记谏璋璋颇感悟

蜀志张嶷传嶷州召为从事建兴五年丞相亮北住

汉中广汉□竹山贼张慕等钞盗军资劫略吏民嶷

以都尉将兵讨之嶷度其鸟散难以战禽乃诈与和

亲克期置酒酒酣嶷身率左右因斩慕等五十余级

渠帅悉殄寻其余类旬日清泰

刘琰传琰先主在豫州辟为从事以其宗姓有风流

善谈论厚亲待之遂随从周旋常为宾客

魏志卢毓传毓崔琰举为冀州主簿时天下草创多

逋逃故重士亡法罪及妻子亡士妻白等始适夫家

数日未与夫相见大理奏弃市毓驳之曰夫女子之

情以接见而恩生成妇而义重故诗云未见君子我

心伤悲亦既见止我心则夷又礼云未庙见之妇而

死归葬女氏之党以未成妇也今白等生有未见之

悲死有非妇之痛而吏议欲肆之大辟则若同牢合

卺之后罪何所加且记曰附从轻言附人之罪以轻

者为比也又书云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恐过重也

苟以白等皆受礼聘已入门庭刑之为可杀之为重

太祖曰毓执之是也又引经典有意使孤叹息

庞淯传淯初以凉州从事守破羌长会武威太守张

猛反杀刺史邯郸商猛令曰敢有临商丧死不赦淯

闻之弃官昼夜奔走号哭丧所讫诣猛门衷匕首欲

因见以杀猛猛知其义士敕遣不杀由是以忠烈闻

英雄记钞张纮与张昭并与参谋常令一人居守一

人从征讨后吕布袭取徐州因为之牧不欲令与纮

策从事追举茂才移书发遣纮纮心恶布耻为之屈

策亦重惜纮欲以自辅答记不遣曰海产明珠所在

为宝楚虽有才晋实用之英伟君子所游见珍何必

本州哉

晋书王祥传祥徐州刺史吕虔檄为别驾祥年垂耳

顺固辞不受览劝之为具车牛祥乃应召虔委以州

事于时寇盗充斥祥率励兵士频讨破之州界清静

政化大行时人歌之曰海沂之康实赖王祥邦国不

空别驾之功

潜确类书吕虔为刺史有佩刀相者以为三公服乃

赠别驾王祥曰苟非其人刀或有害以卿有公辅之

量故相与之

晋书罗宪传宪兄子尚善属文荆州刺史王戎以尚

及刘乔为参军□委任之

陆云传云字士龙刺史周浚召为从事谓人曰陆士

龙当今之颜子也

良吏传潘京为州所辟因谒见问策探得不孝字刺

史戏京曰辟士为不孝耶京举版答曰今为忠臣不

得复为孝子其机辩皆此类

罗含传太守谢尚与含为方外之好乃称曰罗君章

可谓湘中之琳琅寻转州主簿后桓温临州又补征

西参军温尝使含诣尚有所检劾含至不问郡事与

尚累日酣饮而还温问所劾事含曰公谓尚何如人

温曰胜我也含曰岂有胜公而行非耶故一无所问

温奇其意而不责焉转州别驾

□鉴传鉴子愔愔子超桓温怀不轨欲立霸王之基

超为之谋谢安与王坦之尝诣温谕事温令超帐中

卧听之风动帐开安笑曰□生可谓入幕之宾矣

世说王珣□超并有奇才为大司马所眷拔珣为主

簿超为记室参军超多须珣状短小于时荆州为之

语曰□参军短主簿能令公喜能令公怒

郝隆为桓公南蛮参军三月三日会作诗隆揽笔作

一句云娵隅濯清池桓问娵隅何物答曰蛮名鱼为

娵隅桓公曰作诗何以作蛮语隆曰千里投公始得

蛮府参军那得不作蛮语也

俗说谢景仁为豫州主簿在元阁下桓闻其善弹筝

便呼之既至取筝令弹谢既理弦抚筝因歌秋风意

味殊迈桓大以此奇之

晋书山涛传涛州辟部河南从事与石鉴共宿涛夜

起蹴鉴曰今为何等时而眠邪知太傅卧何意鉴曰

宰相三不朝与尺一令归第卿何虑也涛曰咄石生

无事马蹄间邪投传而去未二年果有曹爽之事

续晋安帝记益州刺史李邈微时居汉川与别驾姜

显饯送刺史显忽邈邈曰大丈夫何至守偏地为姜

显所陵即不复还家仍附船下自是十五年而镇梁

汉显犹栖迟檄为别驾

晋书刘毅传毅仕为州从事桓弘以为中兵参军属

桓元篡位毅与刘裕何无忌魏咏之等起义兵密谋

讨元毅讨徐州刺史桓修于京口青州刺史桓弘于

广陵裕率毅等至竹里元使其将皇甫敷吴甫之北

距义兵遇之于江乘临阵斩甫之进至罗落桥又斩

敷首元大惧使桓谦何淡之屯复舟山毅等军至蒋

山裕使羸弱登山多张旗帜元不之测益以危惧谦

等士卒多北府人素慑伏裕莫敢出斗裕与毅等分

为数队进突谦阵皆殊死战无不一当百时东北风

急义军放火烟尘涨天鼓噪之音震骇京邑谦等诸

军一时奔散元既西走裕以毅为冠军将军青州刺



邓粲传粲少以高絜著名与南阳刘驎之南郡刘尚

公同志友善并不应州郡辟命荆州刺史桓冲卑辞

厚礼请粲为别驾粲嘉其好贤乃起应召驎之尚公

谓之曰卿道广学深众所推怀忽然改节诚失所望

粲笑答曰足下可谓有志于隐而未知隐夫隐之为

道朝亦可隐市亦可隐隐初在我不在于物尚公等

无以难之然粲亦于此名誉减半矣

豫章列士传孔恂为别驾从事别驾车前后旧有屏

星如刺史车曲翳仪式刺史行部欲命去之恂曰使

君毁国旧制别驾可去屏星不可去乃投传去刺史

追谢之乃止

益都耆旧传张充为州治中从事刺史每日坐高□

为从事设单席于地

宋书沈演之传演之除司徒左司掾州治中从事史

元嘉十二年东诸郡大水民人饥馑吴义兴及吴郡

之钱唐升米三百以演之及尚书祠部郎江邃并兼

散骑常侍巡行拯恤许以便宜从事演之乃开仓廪

以赈饥民民有生子者口赐米一斗刑狱有疑枉悉

制遣之百姓蒙赖转别驾从事史

南齐书刘怀珍传怀珍祖昶宋武帝平齐以为青州

治中至员外常侍伯父奉伯宋世为陈南顿二郡太

守怀珍幼随奉伯至寿阳豫州刺史赵伯符出猎百

姓聚观怀珍独避不视奉伯异之曰此儿方兴吾宗

本州辟主簿元嘉二十八年亡命司马顺则聚党东

扬州遣怀珍将数千人掩讨平之宋文帝召问破贼

事状怀珍让功不肯当亲人怪问焉怀珍曰昔国子

尼耻陈河间之级吾岂能论邦域之捷哉时人称之

梁书夏侯详传详刺史殷琰召补主簿宋泰始初琰

举豫州叛宋明帝遣辅国将军刘□讨之攻守连月

人情危惧将请救于魏详说琰曰今日之举本效忠

节若社稷有奉便归身朝廷何可屈身北面异域且

今魏氏之卒近在淮次一军未测去就惧有异图今

若遣使归款必厚相慰纳岂止免罪而已若谓不然

请充一介琰许之详见□曰将军严围峭垒矢刃如

霜城内愚徒实同困兽士庶惧诛咸欲投魏仆所以

逾城归德敢布腹心愿将军弘旷荡之恩垂霈然之

惠解围退舍则皆相率而至矣□许之详曰审尔当

如君言而详请反命□遣到城下详呼城中人语以

□辞即日琰及众俱出一州以全□为刺史又补主

簿

南齐书周颙传颙解褐海陵国侍郎益州刺史萧惠

开赏异颙携入蜀为厉锋将军带肥乡成都二县令

转惠开辅国府参军将军令如故仍为府主簿常谓

惠开性太险峻每致谏惠开不悦答颙曰天险地险

王公设险但问用险何如耳

王思远传思远宋建平王景素辟为南徐州主簿深

见礼遇景素被诛左右离散思远亲视殡葬手种松

柏与庐江何昌沛郡刘琎上表埋之事感朝廷景

素女废为庶人思远分衣食以相资赡年长为备笄

总访求素对倾家送遣

庾杲之传杲之为王俭卫军长史时人呼入俭府为

芙蓉池俭谓人曰昔袁公作卫军欲用我为长史虽

不获就要是意向如此今亦应须如我辈人也乃用

杲之

胡谐之传世祖顿盆城使谐之守寻阳城及为江州

复以谐之为别驾委以事任

梁书陆襄传襄父闲齐始安王遥光扬州治中永元

末遥光据东府作乱或劝闲去之闲曰吾为人吏何

所逃死台军攻陷城见执将刑第二子绛求代死不

获遂以身蔽刃刑者俱害之

庾域传域长沙宣武王为梁州以为录事参军带华

阳太守时魏军攻围南郑州有空仓数十所域封题

指示将士云此中粟皆满足支二年但努力坚守众

心以安军退以功拜羽林监

任中丞集建安王为雍州刺史江革为记室参军与

弟观少长共居苦求同行乃以观行参军兼记室时

沈约任昉并相赏重昉与革书云雍府妙选英才文

房之职总卿昆季可谓驭二龙于长途骋骐骥于千



梁书陆襄传襄为扬州治中襄父终此官固辞职高

祖不许听与府司马换廨居之

萧介传介从兄洽为南徐州治中既近畿重镇吏数

千人前后居之者皆致巨富洽为之清身率职馈遗

一无所受妻子不免饥寒

陈书王通传劢通之弟也出为南徐州别驾从事史

大同末梁武帝谒陵道出朱方劢随例迎候敕劢令

从辇侧所经山川莫不顾问劢随事应对咸有故实

又从登北顾楼赋诗辞义清典帝甚嘉之

孔奂传僧辩为扬州刺史奂补扬州治中从事史时

侯景新平每事草创宪章故事无复存者奂博物强

识甄明故实问无不知仪注体式笺表书翰皆出于



梁书宗夬传明帝即位以夬为郢州治中有名称职

南康王为荆州刺史引为别驾义师起时西土位望

惟夬与同郡乐蔼刘坦为州人所推信故领军将军

萧颖冑深相委仗每事谘焉

陈书萧济传济为扬州长史高宗尝敕取扬州曹事

躬自省览见济条理详悉文无滞害乃顾谓左右曰

我本期萧长史长于经传不意精练繁剧乃至于此

梁书邓元起传元起为益州刺史以庾黔娄为录事

参军又得荆州刺史萧遥欣故客蒋光济并厚待之

任以州事黔娄甚清洁光济多计谋并劝为善政元

起之□季连也城内财宝无所私勤恤民事口不论

财色性本能饮酒至一斛不乱及是绝之蜀土翕然

称之元起舅子梁矜孙性轻脱与黔娄志行不同乃

言于元起曰城中称有三刺史节下何以堪之元起

由此□黔娄光济而治迹稍损

魏书裴骏传骏从弟安祖弱冠州辟主簿民有兄弟

争财诣州相讼安祖召其兄弟以礼义责让之此人

兄弟明日相率谢罪内外钦服

杨机传机河南尹李平元晖并召署功曹晖尤委以

郡事或谓晖曰弗躬弗亲庶人弗信何得委事于机

高卧而已晖曰吾闻君子劳于求仕逸于任贤故前

代有坐啸之人主诺之守吾既委得其才何为不可

由是声名更着

韦阆传阆族弟珍珍子朏年十八辟州主簿时属岁

俭朏以家粟造粥以饲饥人所活甚众

杨播传播子侃叔椿为雍州刺史请为其府录事参

军带长安令府州之务多所委决

北齐书袁聿修传聿修州辟主簿性深沉有鉴识清

净寡欲与物无竞深为尚书崔休所知赏

李义深传义深为并州长史时刺史可朱浑道元不

亲细务民事多委义深甚济机速

库狄干传干子士文拜贝州刺史发摘奸吏无所宽

贷司马京兆韦焜清河令河东赵达二人并苛刻唯

长史有惠政时人语曰刺史罗刹政司马蝮□瞋长

史含笑判清河生吃人

三国典略齐以太子率更令崔龙子为司州司马初

龙子为司徒功曹嫁女与穆提婆以求此职提婆许

之以其品悬绝先转为率更令至是成婚既毕便用

之寻有谣言于路侧曰州司马崔老鸱取钱能疾判

事迟御史冯士干见而劾之遂免其官

周书申徽传元颢入洛以元邃为东徐州刺史邃引

徽为主簿颢败邃被槛车送洛阳故吏宾客并委去

唯徽送之及邃得免乃广集宾友叹徽有古人风寻

除太尉府行参军孝武初徽以洛阳兵难未已遂间

行入关见文帝文帝与语奇之荐之于贺拔岳岳亦

雅相敬待引为宾客文帝临夏州以徽为记室参军

兼府主簿文帝察徽沉密有度量每事信委之乃为

大行台郎中

柳庆传庆为雍州别驾有贾人持金二十斤诣京师

交易寄人停止每欲出行常自执管钥无何缄闭不

异而失之谓是人所窃郡县讯问主人遂自诬服庆

闻而叹之乃召问贾人曰卿钥恒置何处对曰恒自

带之庆曰颇与人同宿乎曰无与人同饮乎曰日者

曾与一沙门再度酣饮醉而昼寝庆曰主人特以病

自诬非盗也彼沙门乃真盗耳即遣吏逮捕沙门乃

怀金逃匿后捕得尽获所失之金

隋书荣毗传毗开皇中杨素荐为华州长史世号为

能素之田宅多在华阴左右放纵毗以法绳之无所

宽贷毗因朝集素谓之曰素之举卿适以自罚也毗

答曰奉法一心者但恐累公所举素笑曰前者戏耳

卿之奉法素之望也

唐书张元素传元素授景州录事参军太宗即位问

以政对曰自古未有如隋乱者得非君自专法日乱

乎且万乘之尊身决庶务日断十事五不中中者信

善有如不中者何一日万机积其失不亡何待若上

贤右能使百司善职则高居深拱畴敢犯之隋末盗

起争天下者不十数余皆保城邑以须有道听命是

欲背上怙乱者果鲜特人君不能安之而挻之乱也

以陛下圣神迹所以危鉴所以亡日慎一日虽尧舜

何以加帝曰善拜侍御史

张文瓘传文瓘贞观初补并州参军时李绩为长史

尝欢曰稚圭今之管萧吾所不及绩入朝文瓘与属

僚二人皆饯绩赠二人以佩刀玉带而不及文瓘文

瓘以疑请绩曰子无为嫌若某冘豫少决故赠以刀

欲其果于断某放诞少检故赠以带俾其守约束若

子才无施不可焉用赠因极推引再迁水部员外郎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2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