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良马一匹迁德州司马在职岁余卢恺复奏恭懿政

为天下之最上甚异之复赐百段因谓诸州朝集使

曰如房恭懿志存体国爱养我百姓此乃上天宗庙

之所佑助岂朕寡薄能致之乎朕即拜为刺史岂止

为一州而已当令天下模范之卿等宜师也上又

曰房恭懿所在之处百姓视之如父母朕若置之而

不赏上天宗庙其当责我内外官人宜知我意于是

下诏曰德州司马房恭懿出宰百里毗赞二藩善政

能官标映伦伍班条按部实允佥属委以方岳声实

俱美可使持节海州诸军事海州刺史

  王伽

按隋书本传伽河间章武人也开皇末为齐州行参

军初无足称后被州使送流囚李参等七十余人诣

京师时制流人并枷锁传送伽行次荥阳哀其辛苦

悉呼而谓之曰卿辈既犯国刑亏损名教身婴缧绁

此其职也今复重劳援卒岂独不愧于心哉参等辞

谢伽曰汝等虽犯宪法枷锁亦大辛苦吾欲与汝等

脱去行至京师总集能不违期不皆拜谢曰必不敢

违伽于是悉脱其枷停援卒与期曰某日当至京师

如致前却吾当为汝受死舍之而去流人咸悦依期

而至一无离叛上闻而惊异之召见与语称善久之

于是悉召流人并令携负妻子俱入赐宴于殿庭而

赦之乃下诏曰凡在有生含灵□性咸知好恶并识

是非若临以至诚明加劝导则俗必从化人皆迁善

往以海内乱离德教废绝官人无慈爱之心兆庶怀

奸诈之意所以狱讼不息浇薄难治朕受命上天安

养万姓思遵圣法以德化人朝夕孜孜意在于此而

伽深识朕意诚心宣导参等感悟自赴宪司明是率

士之人非为难教良是官人不加晓示致令陷罪无

由自新若使官尽王伽之俦人皆李参之辈刑厝不

用其何远哉于是擢伽为雍令政有能名

  郭绚

按隋书循吏传绚河东安邑人也家素寒微初为尚

书令史后以军功拜仪同历数州司马长史皆有能



  唐

  杜景佺

按唐书本传景佺冀州武邑人性严正举明经中第

累迁殿中侍御史出为益州录事参军时隆州司马

房嗣业徙州司马诏未下欲即视事先笞责吏以示

威景佺谓曰公虽受命为司马州未受命何急数日

禄耶嗣业怒不听景佺曰公持咫尺制真伪莫辨即

欲搅乱一府敬业扬州之祸非此类邪叱左右罢去

既乃除荆州司马吏歌之曰录事意与天通州司马

折威风由是寖知名入为司刑丞

  齐抗

按唐书齐澣传澣孙抗字遐举少值天宝乱奉母夫

人隐会稽寿州刺史张镒辟署幕府抗吏事闲敏有

文雅镒奏署监察御史

  王栖曜

按唐书本传栖曜濮州濮阳人授常州别驾浙西都

知兵马使时江介未定诏内常侍马日新以滑汴军

五千镇之中人暴横贼萧廷兰乘众怨逐日新劫其

众栖曜方游弈近郊贼胁取之与围苏州栖曜乘贼

怠挺身登城率城中兵出战贼众大败迁试金吾大

将军

  郑昈

按唐书郑云逵传云逵父昈为郾城尉州刺史移职

民之暴謷者遮道留昈诛杀六七人采访使奇之言

状擢北海尉安禄山反县民孙俊驱市人以应昈率

众击杀之改登州司马李光弼表为武宁府判官迁

沂州刺史谕降贼李浩五千人终滁州刺史

  林蕴

按唐书本传蕴字复梦泉州莆田人父披字茂彦以

临汀多山鬼淫祠民厌苦之撰无鬼论刺史樊晃奏

署临汀令以治行迁别驾缊世通经西川节度使韦

皋辟推官刘辟反蕴晓以逆顺不听复遗书切谏辟

怒械于狱且杀之将就刑大呼曰危邦不入乱邦不

居得死为幸矣辟惜其直阴戒刑人抽剑磨其颈以

胁服之蕴叱曰死即死我颈岂顽奴砥石邪辟知不

可服舍之斥为唐昌尉及辟败蕴名重京师沧景程

权辟掌书记既而权上四州版籍请吏而军中习熟

擅地畏内属挟权拒命不得出蕴陈君臣大议谕首

将人人释然于是权得去蕴迁礼部员外郎刑部侍

郎刘伯刍荐之于朝出为邵州刺史

  孔戡

按唐书孔巢父传巢父从子戡字胜始进士及第补

修武尉以大理评事佐昭义李长荣节度府长荣死

卢从史自别将代之留署掌书记从史稍得志益骄

与王承宗田绪阴相结欲久连兵以固其位戡始阴

争不从则于会肆言以折之从史始若受其言后偃

蹇不轨戡遂以疾归洛阳未几李吉甫镇扬州表置

幕府戡未应从史曰是欲舍我而从人邪即诬以事

奏三上诏以卫尉丞分司东都自贞元后帅镇劾奏

僚佐不验辄斥至是给事中吕元膺执不可宪宗遣

使谕曰朕非不知戡行用之矣未几卒年五十七从

史败追赠司勋员外郎

  石洪

按唐书乌重引传洪字浚川其先姓乌石兰后独以

石为氏有至行举明经为黄州录事参军罢归东都

十余年隐居不出公卿数荐皆不答重引镇河阳求

贤者以自重或荐洪重引曰彼无求于人其肯为我

来邪乃具书币邀辟洪亦谓重引知己故欣然戒行

重引喜其至礼之后诏书召为昭应尉集贤校理

  薛戎

按唐书本传戎字符夫河中宝鼎人客毗陵阳羡山

年四十余不仕江西观察使李衡辟署幕府三返乃

肯应故宰相齐映代衡奏留之府罢复归阳羡福建

观察使柳冕辟佐其府先是马总佐郑滑府监军宦

人诬劾之贬泉州别驾冕欲除总以附幸家即使戎

摄刺史按置其罪戎曰以是待我耶我始不愿仕正

为此耳不肯从还白其状冕怒据案引戎入戎叱引

者曰见宾客乃尔乎由东厢进冕度未可屈揖而去

囚之他馆环兵胁辱之累月戎终不为屈淮南节度

使杜佑闻之书责冕会冕亦病死得解自放江湖间

复为藩府交奏稍迁河南令

  辽

  大公鼎

按辽史能吏传公鼎渤海人幼庄愿长而好学咸雍

十年登进士第调渖州观察判官时辽东雨水伤稼

北枢密院大发濒河丁壮以完堤防有司承令峻急

公鼎独曰边障甫宁大兴役事非利国便农之道乃

疏奏其事朝廷从之罢役水亦不为灾濒河千里人

莫不悦改良乡令部民服化

  宋

  雷有终

按宋史雷德骧传德骧子有终字道成幼聪敏以荫

补汉州司户参军时侯陟典选木强难犯选人听署

于廷无敢哗者有终独抗言愿为大郡治狱掾陟叱

之曰年未三十安可任此官有终不为沮署莱芜尉

知监左拾遗刘祺以有终年少颇易之有终发其奸

赃祺坐罪杖流海岛以有终代知监事先是三司补

吏为治官率以赀进多恣横至是受署者惮有终率

多避免太宗即位闻其名遣内寺伍守忠同掌监事

且察其治迹守忠至裁周月即还奏有终强济之状

亟诏为大理寺丞

  薛向

按宋史本传向字师正以祖颜任太庙斋郎为永寿

主簿权京兆户曹有胡商赍银二箧出枢密使王德

用书云以与其弟向适监税疑之曰乌有大臣寄家

问而委胡人者鞫之果妄为邠州司法参军夏人叛

秦中治城侍御史陈洎行边向诣洎陈三敝言今板

筑暴兴吏持斧四出伐木无问井闾丘陇民不敢诉

必不得已宜且葺边城函关秦东塞今西乡设守是

为弃关内乎三司贷龙门富人钱以百年全盛之天

下一方有警即称贷于民非义也洎上其说悉从之

邠守贪沓欲因事为邪并治于城立表于市以撤屋

冀得赂免向力争罢之监在京榷货务连岁羡缗钱

当迁秩移与其兄三司判官董沔议改河北便籴行

钞法向曰如此则都内之钱不继茶盐香象将益不

售矣有司主沔议既而边籴滞不行沔坐黜以向知

鄜州

  邵

按宋史循吏传字日华其先京兆人唐末丧乱曾

祖岳挈族之荆南谒高季兴不见礼遂之湖南彭玗

刺全州辟为判官会贼鲁仁恭寇连州即署岳国子

司业知州事遂家桂阳祖崇德道州录事参军父简

连山令幼嗜学耻从辟署太平兴国八年擢进士

第解褐授邵阳主簿改大理评事知蓬州录事参军

时太子中舍杨全知州性悍率蒙昧部民张道丰等

三人被诬为劫盗悉置于死狱已具察其枉不署

牍白全当核其实全不听引道丰等抵法号呼不服

再系狱按验既而捕获正盗道丰等遂得释全坐削

籍为民代还引对太宗谓曰尔能活吾平民深可

嘉也赐钱五万下诏以全事戒谕天下授光禄寺



  张洽

按宋史本传洽字符德清江人嘉定元年中第授松

滋尉改袁州司理参军有大囚讯之则服寻复变异

且力能动摇官吏累年不决逮系者甚众洽以白提

点刑狱杀之有盗黠甚辞不能折会狱有兄弟争财

者洽谕之曰讼于官祇为胥吏之地且冒法以求胜

孰与各守分以全手足之爱乎辞气恳切讼者感悟

盗闻之自伏民有杀人贿其子焚之居数年事败洽

治其狱无状忧之且白郡委官体访俄梦有人拜于

庭示以伤痕在胁翌日委官上其事果然郡守以仓

廪虚籍仓吏二十余家命洽鞫之洽廉之为都吏所

卖都吏者州之巨蠹也尝干于仓不获故以此中之

洽度守意锐未可婴姑系之而密令计仓庾所入以

白守曰君之籍二十余家者以胥吏也今校数岁之

中所入已丰于昔由是观之胥吏妄矣君必不忍受

胥吏之妄而籍无罪之家也若以罪胥吏过乃可免

守悟为罢都吏而免所籍之家后历著作佐郎

  元

  许维祯

按元史良吏传维祯字周卿遂州人至元十五年为

淮安总管府判官属县盐城及丁溪场有二虎为害

维祯默祷于神祠一虎去一虎死祠前境内旱蝗维

祯祷而雨蝗亦息是年冬无雪父老言于维祯曰冬

无雪民多疾奈何维祯曰吾当为尔祷已而雪深三

尺朝廷闻其事方欲用之而卒

  明

  郭彦仁

按无为州志彦仁字子仁少读书有勇略长于吏事

归附太祖以忠谨被知遇李文忠兵取浙西命彦仁

往为参谋多所裨益岁戊戌文忠以克严州功升帐

前左副都指挥守严州命彦仁充本司督事时胡大

海亦以平严州升院判文忠与之有隙上批示彦仁

使之和解有曰今将士英勇实赖贤豪佐佑使我所

图之易成彦仁恳道上意将领和惬所向成功文忠

待彦仁之礼甚隆凡攻守机略悉与裁画壬戌二月

金华苗将蒋英等作乱杀守城参政胡大海即遣彦

仁率兵讨之彦仁兼程而进至兰溪英等惧夜半遁

去彦仁遂入金华抚安其民时处州苗将李佑之等

亦杀守将耿再成文忠复调彦仁领兵屯缙云以遏

其侵轶后援新城取杭州平浙西皆与有劳绩授严

州府知府

  赵登

按明外史循吏传登字从善祥符人举永乐二年进

士授礼科给事中明年以言事谪四川忠州判官在

职十余年公廉有惠爱迁云南新兴州

  许敏

按明外史循吏传敏佐寿州善持己爱民民奏乞擢

用即用为本州同知通九载课最当迁民状其善政

乞留进秩还任

 幕属部艺文一

  与雍州崔录事司马录事书  唐李峤

月日三原县尉赵国李峤谨再拜致书于崔录事司

马录事执事峤闻彩异彰施不足以遇离娄之目声

殊操畅未可以接延陵之耳况乎元黄莫主宫征舛

节将何以移于好事藉赏知音者乎伏惟公等思侔

天假道合神契清襟与秋水俱映缛藻共春葩竞发

风云感其声律墙仞深其阃奥羽陵缃简遥开博综

之门洞庭金石近入铿锵之韵固以重规坐右连华

史笔深思匠之直筌毕文心之能事峤学术芜浅才

艺寡薄弓冶遗业独事斯文而衣冠后进多惭接武

顷以三余暇景四时风月斗酒娱乐嘤鸣感召春还

江北时兴楚客之谣木落淮南乍动潘生之思有同

狂简无近雅什不意频降德音猥垂访逮恭承嘉惠

揣摩虚寡淄水而惭容遵寿陵而恧步但以萤烛

光耀尚增辉于旸谷畎微流且朝宗于水府敢缘

斯义上呈如别大夫摅思空拟于登高小子裁章顾

羞于调下某再拜

  送杨支使序         韩愈

愈在京师时尝闻当今藩翰之宾客惟宣州为多贤

与之游者二人陇西李博清河崔群群与博之为人

吾知之道不行于主人与之处者非其类虽有享之

以季氏之富不一日留也以群博论之凡在宣州之

幕下者虽不尽与之游皆可信而得其为人矣愈未

尝至宣州而乐颂其主人之贤者以其取人信之也

今中丞之在朝愈日侍言于门下其来而镇兹土也

有问湖南之宾客者愈曰知其客可以信其主者宣

州也知其主可以信其客者湖南也去年冬奉诏为

邑于阳山然后得谒湖南之宾客于幕下于是知前

之信之也不失矣及仪之之来也闻其言而见其行

则向之所谓群与博者吾何先后焉仪之智足以造

谋材足以立事忠足以勤上惠足以存下而又侈之

以诗书六艺之学先圣贤之德音以成其文以辅其

质宜乎从事于是府而流声实于天朝也夫乐道人

之善以勤其归者乃吾之心也谓我为邑长于斯而

媚夫人云者不知言者也工乎诗者歌以系之

  授王师鲁等岭南判官制    元稹

□王师鲁等古称南海为难理盖蛮蜑獠俚之杂俗

有珠玑□瑁之奇货为吏者不能洁身无以格物是

以非吴处默之德清不可以耀远人非孙子荆之长

才不可以参密画尔等皆当茂选取重元戎更职命

官各如来奏可依前件

  授温尧卿等赐绯充沧景江陵判官制

               白居易

□温尧卿等今之俊乂先辟于征镇次升于朝廷故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2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