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尉庾亮称之以为长者历武陵始兴太守迁大司农

卒于官

  高悝

按晋书高崧传崧父悝以孝友称寓居江州刺史华

轶辟为西曹书佐及轶败悝藏匿轶子经年会赦乃

出元帝嘉而宥之以为参军遂历显位至封建昌伯

  唐彬

按晋书本传彬字儒宗鲁国邹人也初为郡门下掾

转主簿刺史王沉集诸参佐盛论距吴之策以问九

郡吏彬与谯郡主簿张恽俱陈吴有可兼之势沉善

其对又使彬难言吴未可伐者而辞理皆屈还迁功

曹举孝廉州辟主簿累迁别驾彬忠肃公亮尽规匡

救不显谏以自彰又奉使诣相府计事于时僚佐皆

当世英彦见彬莫不钦悦称之于文帝荐为掾属帝

以问其参军孔颢忌其能良久不答陈骞在坐敛板

而称曰彬之为人胜骞甚远帝笑曰但能如卿固未

易得何论于胜因辟彬为铠曹属帝问曰卿何以致

辟对曰修业陋巷观古人之遗□言满天下无口过

行满天下无怨恶帝顾四坐曰名不虚行他日谓孔

颢曰近见唐彬卿受蔽贤之责矣

  习凿齿

按晋书本传凿齿字彦威襄阳人也宗族富盛世为

乡豪凿齿少有志气博学洽闻以文笔着称荆州刺

史桓温辟为从事江夏相袁乔深器之数称其才于

温转西曹主簿亲遇隆密时温有大志追蜀人知天

文者至夜执手问国家祚运修短答云世祀方永温

疑其难言乃饰辞云如君言岂独吾福乃苍生之幸

然今日之语自可令尽必有小小厄运亦宜说之星

人曰太微紫微文昌三宫气候如此决无忧虞至五

十年外不论耳温不悦乃止异日送绢一匹钱五千

文以与之星人乃驰诣凿齿曰家在益州被命远下

今受旨自裁无由致其骸骨缘君仁厚乞为标碣棺

木耳凿齿问其故星人曰赐绢一匹令仆自裁惠钱

五千以买棺耳凿齿曰君几误死君尝闻千知星宿

有不复之义乎此以绢戏君以钱供道中资是听君

去耳星人大喜明便诣温别温问去意以凿齿言答

温笑曰凿齿忧君误死君定是误活然徒三十年看

儒书不如一诣习主簿累迁别驾温出征伐凿齿或

从或守所在任职每处机要□事有绩善尺牍论议

温甚器遇之时清谈文章之士韩伯伏滔等并相友

善后使京师简文亦雅重焉既还温问相王何似答

曰生平所未见以此大忤温旨左迁户曹参军

  车引

按晋书本传引字武子南平人也桓温在荆州辟为

从事以辩识义理深重之引为主簿稍迁别驾征西

长史遂显于朝廷时惟引与吴隐之以寒素博学知

名于世又善于赏会当时每有盛坐而引不在皆云

无车公不乐谢安游集之日□开筵待之宁康初以

引为中书侍郎关内侯

  孟嘉

按晋书本传嘉字万年江夏人吴司空宗曾孙也

嘉少知名太尉庾亮领江州辟部庐陵从事嘉还都

亮引问风俗得失对曰还传当问吏亮举尘尾掩口

而笑谓弟翼曰孟嘉故是盛德人转劝学从事褚裒

时为豫章太守正旦朝亮裒有器识亮大会州府人

士嘉坐次甚远裒问亮闻江州有孟嘉其人何在亮

曰在坐卿但自觅裒历观指嘉谓亮曰此君小异将

无是乎亮欣然而笑喜裒得嘉奇嘉为裒所得乃益

器焉后为征西桓温参军温甚重之九月九日温燕

龙山寮佐毕集时佐吏并着戎服有风至吹嘉帽堕

落嘉不之觉温使左右勿言欲观其举止嘉良久如

厕温令取还之命孙盛作文嘲嘉着嘉坐处嘉还见

即答之其文甚美四坐嗟叹嘉好酣饮愈多不乱温

问嘉酒有何好而卿嗜之嘉曰公未得酒中趣耳又

问听妓丝不如竹竹不如肉何谓也嘉答曰渐近使

之然一坐咨嗟转从事中郎迁长史年五十三卒于



  顾和

按晋书本传和字君孝总角便有清操族叔荣雅重

之曰此吾家麒麟兴吾宗者必此子也时宗人球亦

有令闻为州别驾荣谓之曰卿速步君孝超卿矣王

导为扬州辟从事月旦当朝未入停车门外周顗遇

之和方择虱夷然不动顗既过顾指和心曰此中何

所有和徐应曰此中最是难测地顗入谓导曰卿州

吏中有一令仆才导亦以为然和尝诣导导小极对

之疲睡和欲叩会之因谓同坐曰昔每闻族叔元公

道公□赞中宗保全江表体小不安令人喘息导觉

之谓和曰卿珪璋特达机警有锋不徒东南之美实

为海内之俊由是遂知名既而导遣八部从事之部

和为下传还同时俱见诸从事各言二千石官长得

失和独无言导问和得何所闻答曰明公作辅宁使

网漏吞舟何缘采听风闻以察察为政导咨嗟称善

累迁司徒掾

  高崧

按晋书本传崧字茂琰广陵人也少好学善史书总

角时司空何充称其明惠充为扬州引崧为主簿益

相钦重转骠骑主簿举州秀才除太学博士

  宋

  顾觊之

按宋书本传觊之字伟仁吴郡吴人也初为郡主簿

谢晦为荆州以为南蛮功曹仍为晦卫军参军晦爱

其雅素深相知待王弘辟为扬州主簿仍为弘卫军

参军

  南齐

  乐颐

按南齐书本传颐字文德南阳涅阳人世居南郡少

而言行和谨仕为京府参军父在郢州病亡颐忽思

父涕泣因请假还中路果得父凶问颐便徒跣号咷

出陶家后渚遇商人附载西上水浆不入口数日尝

遇病与母隔壁忍痛不言啮被至碎恐母之哀己也

湘州刺史王僧虔引为主簿以同僚非人弃官去吏

部郎庾杲之尝往候颐为设食枯鱼菜菹而已杲之

曰我不能食此母闻之自出常膳鱼羹数种杲之曰

卿过于茅季伟我非郭林宗仕至邓州治中卒

  庾荜

按梁书良吏传荜字休野新野人也弱冠为州迎主

簿举秀才累迁安西主簿尚书殿中郎骠骑功曹史

博涉群书有口辩齐郁林王即位出为荆州别驾仍

迁西中郎谘议参军复为州别驾前后纲纪皆致富

饶荜再为之清身率下杜绝请托布被蔬食妻子不

免饥寒明帝闻而嘉焉手敕褒美州里荣之迁司徒

谘议参军通直散骑常侍

  沈瑀

按梁书良吏传瑀字伯瑜吴兴武康人也起家州从

事奉朝请尝诣齐尚书右丞殷沵沵与语及政事甚

器之谓曰观卿才干当居吾此职司徒竟陵王子良

闻瑀名引为府参军领扬州部传从事时建康令沈

徽孚恃势陵瑀瑀以法绳之众惮其强子良甚相知

赏虽家事皆以委瑀子良薨瑀复事刺史始安王遥

光尝使上民丁速而无怨遥光谓同使曰尔何不学

沈瑀所为乃令专知州狱事湖熟县方山埭高峻冬

月公私行侣以为艰难明帝使瑀行治之瑀乃开四

洪断行客就作三日立办扬州书佐私行诈称州使

不肯就作瑀鞭之三十书佐归诉遥光遥光曰沈瑀

必不枉鞭汝复之果有诈明帝复使瑀筑赤山塘所

费减材官所量数十万帝益善之

  乐蔼

按梁书本传蔼字蔚远南阳淯阳人宋建平王景素

为荆州刺史辟为主簿景素为南徐州复为征北刑

狱参军迁龙阳相以父忧去职吏民诣州请之葬讫

起焉时齐豫章王嶷为武陵太守雅善蔼为政及嶷

为荆州刺史以蔼为骠骑行参军领州主簿参知州

事嶷尝问蔼风土旧俗城隍基跱山川险易蔼随问

立对若按图牒嶷益重焉州人嫉之或谮蔼廨门如

市嶷遣觇之方见蔼闭阁读书嶷还都以蔼为太尉

刑狱参军典书记迁枝江令还为大司马中兵参军

转署记室永明八年荆州刺史巴东王子响称兵反

既败焚烧府舍官曹文书一时荡尽武帝引见蔼问

以西事蔼上对详敏帝悦焉用为荆州治中敕付以

修复府州事蔼还州缮修廨署数百区顷之咸毕而

役不及民荆部以为自晋王悦移镇以来府舍未之

有也九年豫章王嶷薨蔼解官赴丧率荆湘二牧故

吏建碑墓所累迁车骑平西录事参军步兵校尉求

助戍西归南康王为西中郎以蔼为谘议参军

  梁

  郑绍叔

按梁书本传绍叔字仲明荥阳开封人也少孤贫年

二十余为安丰令居县有能名本州召补主簿转治

中从事史时刺史萧诞以弟谌诛台遣收兵卒至左

右莫不惊散绍叔闻难独驰赴焉诞死侍送丧柩众

咸称之到京师司空徐孝嗣见而异之曰祖逖之流

也高祖临司州命为中兵参军领长流因是厚自结

附高祖罢州还京师谢遣宾客绍叔独固请愿留高

祖谓曰卿才幸自有用我今未能相益宜更思他涂

绍叔曰委质有在义无二心高祖固不许于是乃还

寿阳刺史萧遥昌苦引绍叔终不受命遥昌怒将囚

之乡人救解得免及高祖为雍州刺史绍叔间道西

归补宁蛮长史扶风太守东昏既害朝宰颇疑高祖

绍叔兄植为东昏直后东昏遣至雍州托以候绍叔

实潜使为刺客绍叔知之密以白高祖植既至高祖

于绍叔处置酒宴之戏植曰朝廷遣卿见图今日闲

宴是见取良会也宾主大笑令植登临城隍周观府

署士卒器械舟舻战马莫不富实植退谓绍叔曰雍

州实力未易图也绍叔曰兄还具为天子言之兄若

取雍州绍叔请以此众一战送兄于南岘相持恸哭

而别

  北魏

  莫含

按魏书本传含雁门繁畤人也家世货殖赀累巨万

刘琨为并州辟含从事含居近塞下常往来国中穆

帝爱其才器善待之及为代王备置官属求含于琨

琨遣入国含心不愿琨谕之曰当今寇贼滔天泯灭

诸夏百姓流离死亡涂地主上幽执沈溺丑卤唯此

一州介在群寇之间以吾薄德能自存立者赖代王

之力是以倾身竭宝长子远质觊灭残贼报雪大耻

卿为忠节亦是奋义之时何得苟惜共事之小诚以

忘出身之大益入为代王腹心非但吾愿亦一州所

赖含乃入代参国官后琨徙五县之民于陉南含家

独留含甚为穆帝所重常参军国大谋卒于左将军

关中侯其故宅在桑干川南世称莫含壁或音讹谓

之莫回城云

  裴仲规

按魏书裴延□传延□从祖弟仲规少好经史颇有

志节起家奉朝请领侍御咸阳王禧为司州牧辟为

主簿仍表行建兴郡事车驾自代还洛次于郡境仲

规备供帐朝于路侧高祖诏仲规曰朕开置神畿郡





一字

重卿既首应司隶美举复督我名邦何能自

致也仲规对曰陛下穷神尽圣应天顺民弃彼元壤

来宅紫县臣方罄心力跃马吴会冀功铭帝籍勋书

王府岂一郡而已高祖笑曰冀卿必副此言车驾达

河梁见咸阳王谓曰昨得汝主簿为南道主人六军

丰赡元弟之寄殊副所望寻除司徒主簿

  羊敦

按魏书本传敦字符礼太山巨平人性尚闲素学涉

书史以父灵引死王事除给事中出为本州别驾公

平正直见有非法敦终不判署后为尚书左侍郎徐

州抚军长史

  北周

  长孙俭

按周书本传俭河南洛阳人也太祖临夏州以俭为

录事深器敬之贺拔岳被害太祖赴平凉凡有经纶

谋策俭皆参预从平侯莫陈悦留俭为秦州长史时

西夏州仍未内属而东魏遣许和为刺史俭以信义

招之和乃举州归附即以俭为西夏州刺史总统三

夏州

  赵肃

按周书本传肃字庆雍河南洛阳人也大统三年独

孤信东讨肃率宗人为乡导授司州治中别驾监督

粮储军用不匮太祖闻之谓人曰赵肃可谓洛阳主

人也七年加镇南将军

  吕思礼

按周书本传思礼东平寿张人也举秀才对策高第

除相州功曹参军葛荣围邺思礼有守御勋赐爵平

陆县伯

  隋

  房彦谦

按隋书本传彦谦字孝冲广宁王孝珩为齐州刺史

辟为主簿时禁网□阔州郡之职尤多纵弛及彦谦

在职清简守法州境肃然莫不敬惮及周师入邺齐

王东奔以彦谦为齐州治中彦谦痛本朝倾复将纠

率忠义潜谋匡辅不果而止齐亡归于家周帝遣柱

国辛遵为齐州刺史为贼帅辅带剑所执彦谦以书

谕之带剑惭惧送遵还州诸贼并各归首及高祖受

禅之后遂优游乡曲誓无仕心开皇七年刺史韦艺

固荐之不得已而应命吏部尚书虞恺一见重之擢

授承奉郎俄迁监察御史

  赵轨

按隋书本传轨河南洛阳人也少好学有行检周蔡

王引为记室以清苦闻迁卫州治中高祖受禅转齐

州别驾有能名其东邻有桑葚落其家轨遣人悉拾

还其主诫其诸子曰吾非以此求名意者非机杼之

物不愿侵人汝等宜以为戒在州四年考绩连最持

节使者合阳公梁子恭状上高祖嘉之赐物三百段

米三百石征轨入朝父老相送者各挥涕曰别驾在

官水火不与百姓交是以不敢以壶酒相送公清若

水请酌一杯水奉饯轨受而饮之

  敬萧

按隋书本传肃字弘俭河东蒲□人也少以贞介知

名释褐州主簿开皇初为安陵令有能名擢拜秦州

司马转豳州长史仁寿中为卫州司马俱有异绩炀

帝嗣位迁颍川郡丞大业五年朝东都帝令司□大

夫薛道衡为天下群官之状道衡状称肃曰心如铁

石老而弥笃

  房恭懿

按隋书循吏传恭懿字□言河南洛阳人也性沈深

有局量达于从政开皇初吏部尚书苏威荐授新丰

令政为三辅之最超授泽州司马有异绩赐物百段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2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