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辟修为治中从事别驾刘献数□短修后献以事当

死修理之得免时人益以此多焉复为别驾谭尚有

隙尚攻谭谭军败修率吏民往救谭谭喜曰成吾军

者王别驾也谭之败刘询起兵漯阴诸城皆应谭叹

息曰今举州背叛岂孤之不德邪修曰东莱太守管

统虽在海表此人不反必来后十余日统果弃其妻

子来赴谭复欲攻尚修谏曰兄弟还相攻击是败亡

之道也谭不悦然知其忠节后又问修计安出修曰

夫兄弟者左右手也譬人将斗而断其右手而曰我

必胜若是者可乎夫弃兄弟而不亲天下其谁亲之

属有谗人固将交斗其间以求一朝之利愿明使君

塞耳勿听也若斩佞臣数人复相亲睦以御四方可

以横行天下谭不听遂与尚相攻击请救于太祖太

祖既破冀州谭又叛太祖遂引军攻谭于南皮修时

运粮在乐安闻谭急将所领兵及诸从事数十人往

赴修至高密闻谭死下马号哭曰无君焉归遂诣太

祖乞收葬谭尸太祖欲观修意默然不应修复曰受

袁氏厚恩若得收敛谭尸然后就戮无所恨太祖嘉

其义听之以修为督军粮还乐安袁氏政宽在职势

者多畜聚太祖破邺籍没审配等家财物货以万数

及破南皮阅修家谷不满十斛有书数百卷太祖叹

曰士不妄有名乃礼辟为司空掾行司金中郎将

  李孚

按魏略孚字子宪巨鹿人也建安中袁尚领冀州以

孚为主簿后尚与其兄谭争斗尚出军诣平原留别

驾审配守邺城孚随尚行会太祖围邺尚还欲救邺

行未到尚疑邺中守备少复欲令配知外动止与孚

议所遣孚答尚言今使小人往恐不足以知外内且

恐不能自达孚请自往尚问孚当何所得孚曰闻邺

围甚坚多人则觉以为直当将三骑足矣尚从其计

孚自选温信者三人不语所之皆□使具脯粮不得

持兵仗各给快马遂辞尚来南所在止亭传及到梁

淇使从者研问事杖三十枚系着马边自着平上帻

将三骑投暮诣邺下是时大将军虽有禁令而刍牧

者多故孚因此夜到以鼓一中自称都督历北围循

表而东从东围表又循围而南步步呵责守围将士

随轻重行其罚遂历太祖营前径南过从南围角西

折当章门复责怒守围者收缚之因开其围驰到城

下呼城上人城上人以绳引孚得入配等见孚悲喜

鼓噪称万岁守围者以状闻太祖笑曰此非徒得入

也方且复得出孚事讫欲得还而顾外围必急不可

复冒谓已使命当速反乃阴心计请配曰今城中谷

少无用老弱为也不如驱出之以省谷也配从其计

乃复夜简别得数千人皆使持白旛从三门并出降

又使人人持火孚乃无何将本所从作降人服随辈

夜出时守围将士闻城中悉降火光照曜但共观火

不复视围孚出北门遂从西北角突围得去其明太

祖闻孚已得出抵掌笑曰果如吾言也孚北见尚尚

甚欢喜会尚不能救邺破走至中山而袁谭又追击

尚尚走孚与尚相失遂诣谭复为谭主簿东还平原

太祖进攻谭谭战死孚还城城中虽必降尚扰乱未

安孚权宜欲得见太祖乃骑诣牙门称冀州主簿李

孚欲口白密事太祖见之孚叩头谢太祖问其所白

孚言今城中强弱相陵心皆不定以为宜令新降为

内所识信者宣传明教公谓孚曰卿便还宣之孚跪

请教公曰便以卿意宣也孚还入城宣教各安故业

不得相侵陵城中以安乃还报命公以孚为良足用

也会为所间裁署冗散出守解长名为严能稍迁至

司隶校尉时年七十余矣其于精断无衰而术略不

损于故终于平阳太守孚本姓冯复改为李

  邢颙

按魏志本传颙字子昂河间鄚人也举孝廉司徒辟

皆不就易姓字适右北平从田畴游积五年而太祖

定冀州颙谓畴曰黄巾起来二十余年海内鼎沸百

姓流离今闻曹公法令严民厌乱矣乱极则平请以

身先遂装还乡里田畴曰邢颙民之先觉也乃见太

祖求为乡导以克柳城太祖辟颙为冀州从事时人

称之曰德行堂堂邢子昂除广宗长

  崔琰

按魏志本传琰字季珪清河东武城人也太祖破袁

氏领冀州牧辟琰为别驾从事谓琰曰昨案户籍可

得三十万众故为大州也琰对曰今天下分崩九州

幅裂二袁兄弟亲寻干戈冀方蒸庶暴骨原野未闻

王师仁声先路存问风俗救其涂炭而校计甲兵唯

此为先斯岂鄙州士女所望于明公哉太祖改容谢

之于时宾客皆伏失色太祖征并州留琰傅文帝于

邺世子仍出田猎变易服乘志在驱逐琰书谏曰盖

闻盘于游田书之所戒鲁隐观鱼春秋讥之此周孔

之格言二经之明义殷鉴夏后诗称不远子卯不乐

礼以为忌此又近者之得失不可不深察也袁族富

强公子宽放盘游滋侈义声不闻哲人君子俄有色

斯之志熊罴壮士堕于吞噬之用固所以拥徒百万

跨有河朔无所容足也今邦国殄瘁惠康未洽士女

企踵所思者德况公亲御戎马上下劳惨世子宜遵

大路慎以行正思经国之高略内鉴近戒外扬远节

深惟储副以身为宝而猥袭虞旅之贱服忽驰骛而

陵险志雉兔之小娱忘社稷之为重斯诚有识所以

恻心也唯世子燔翳捐褶以塞众望不令老臣获罪

于天世子报曰昨奉嘉命惠示雅数欲使燔翳捐褶

翳已坏矣褶亦去焉后有此比蒙复诲诸太祖为丞

相琰复为东西曹掾属征事

  毛玠

按魏志本传玠字孝先陈留平丘人也太祖临兖州

辟为治中从事玠语太祖曰今天下分崩国主迁移

生民废业饥馑流亡公家无经岁之储百姓无安固

之志难以持久今袁绍刘表虽士民众强皆无经远

之虑未有树基建本者也夫兵义者胜守位以财宜

奉天子以令不臣修耕植畜军资如此则霸王之业

可成也太祖敬纳其言转幕府功曹

  吕虔

按魏志本传虔字子恪任城人也太祖在兖州闻虔

有胆策以为从事将家兵守湖陆襄陵校尉杜松部

民炅母等作乱与昌豨通太祖以虔代松虔到招诱

炅母渠率及同恶数十人赐酒食简壮士伏其侧虔

察炅母等皆醉使伏兵尽格杀之抚其余众群贼乃

平太祖以虔领泰山太守

  蒋济

按魏志本传济字子通楚国平阿人也仕郡计吏州

别驾建安十三年孙权率众围合肥时大军征荆州

遇疾疫唯遣将军张喜单将千骑过领汝南兵以解

围颇复疾疫济乃密白刺史伪得喜书云步骑四万

已到雩娄遣主簿迎喜三部使赍书语城中守将一

部得入城二部为贼所得权信之遽烧围走城用得

全明年使于谯太祖问济曰昔孤与袁本初对官渡

徙燕白马民民不得走贼亦不敢钞今欲徙淮南民

何如济对曰是时兵弱贼强不徙必失之自破袁绍

北拔柳城南向江汉荆州交臂威震天下民无他志

然百姓怀土实不乐徙惧必不安太祖不从而江淮

间十余万众皆惊走吴后济使诣邺太祖迎见大笑

曰本但欲使避贼乃更驱尽之拜济丹阳太守

  鲁芝

按晋书良吏传芝字世英扶风郿人也耽思坟籍郡

举上计吏州辟别驾魏车骑将军郭淮为雍州刺史

深敬重之举孝廉除师中会蜀相诸葛亮侵陇右淮

复请芝为别驾事平荐于公府辟大司马曹真掾

  吴

  潘浚

按吴志本传浚字承明武陵汉寿人也荆州牧刘表

辟为部江夏从事时沙羡长赃秽不修浚按杀之一

郡震悚刘备领荆州以浚为治中从事备入蜀典留

州事

  晋

  王浚

按晋书本传浚字士治弘农湖人也□通亮达恢廓

有大志州郡辟河东从事守令有不廉洁者皆望风

自引而去刺史燕国徐邈有女才淑择夫未嫁邈乃

大会佐史令女于内观之女指浚告母邈遂妻之后

参征南军事羊祜深知待之祜兄子暨白祜浚为人

志大奢侈不节不可专任宜有以裁之祜曰浚有大

才将欲济其所欲必可用也转车骑从事中郎议者

谓祜可谓能举善焉

  何攀

按晋书本传攀字惠兴蜀郡郫人也仕州为主簿属

刺史皇甫晏为牙门张弘所害诬以大逆时攀适丁

母忧遂诣梁州拜表征晏不反故晏冤理得申王浚

为益州辟为别驾浚谋伐吴遣攀奉表诣台口陈事

机诏再引见乃令张华与攀筹量进讨之宜浚兼遣

攀过羊祜面陈伐吴之策攀善于将命帝善之诏攀

参浚军事及孙皓降于浚而王浑恚于后机欲攻浚

攀劝浚送皓与浑由是事解以攀为浚辅国司马封

关内侯

  华谭

按晋书本传谭字令思广陵人也好学不倦爽慧有

口辩为邻里所重扬州刺史周浚引为从事史爱其

才器待以宾友之礼太康中刺史嵇绍举谭秀才将

行别驾陈总饯之

  陈頵

按晋书本传頵字延思陈国苦人也少好学有文义

父欣立宅起门頵曰当使容马车欣笑而从之仕为

郡督邮检获隐匿者三千人为一州尤最太守刘享

拔为主簿州辟部从事乘马车还家宗党荣之劾按

沛王韬狱未竟会解结代杨准为刺史韬因河间王

颙属结结至大会问主簿史凤曰沛王贵藩州据何

法而擅拘邪时頵在坐对曰甲午诏书刺史衔命国

之外台其非所部而在境者刺史并纠事征文墨前

后列上七被诏书如州所劾无有违谬结曰众人之

言不可妄听宜依法穷竟又问僚佐曰河北白壤膏

粱何故少人士每以三品为中正答曰诗称维岳降

神生甫及申夫英伟大贤多出于山泽河北土平气

均蓬蒿裁高三尺不足成林故也结曰张彦真以为

汝颍巧辩恐不及青徐儒雅也頵曰彦真与元礼不

协故设过言老子庄周生陈梁伏羲傅说师旷大项

出阳夏汉魏二祖起于沛谯准之众州莫之与比结

甚异之曰豫州人士常半天下此言非虚会结迁尚

书结恨不得尽其才用元康中举孝廉而州将留之

頵荐同县焦保曰保出自寒素□质清冲若得参嘉

命必能光赞大允清朝望使黄宪之徒不乏于豫

土令頵庶免臧文之责州乃辟保齐王冏起义州遣

頵将兵赴之拜驸马都尉遭贼避难于江西历阳内

史朱彦引为参军镇东从事中郎袁琇荐頵于元帝

迁镇东行参军事典法兵二曹建兴初制版补录事

参军参佐掾属多设解故以避事任頵议诸僚属乘

昔西台养望余弊小心恭肃更以为俗偃蹇倨慢以

为优雅至今朝士纵诞临事游行渐弊不革以至倾

国故百寻之屋突直而焚燎千里之堤蚁垤而穿败

古人防小以全大慎微以杜萌自今临使称疾须催

乃行者皆免官初赵王伦篡位三王起义制己亥格

其后论功虽小亦皆依用頵意谓不宜以为例程驳

之曰圣王悬爵赏功制罚纠违斯道苟明人赴水火

且名器之实不可妄假非才谓之致寇宠厚戒在斯

亡昔孙秀口唱篡逆手弄天机惠皇失御九服无戴

三王建议席卷四海合起义之众结天下之心故设

己亥义格以权济难此自一切之法非常伦之格也

其起义以来依格杂猥遭人为侯或加兵伍或出皂

仆金紫佩士卒之身符策委庸□之门使天官降辱

王爵黩贱非所以正皇纲重名器之谓也请自今以

后宜停之頵以孤寒数有奏议朝士多恶之出除谯

郡太守

  赵诱

按晋书本传诱字符孙淮南人也世以将显州辟主

簿值刺史□隆被齐王冏檄使起兵讨赵王伦隆欲

承檄举义而诸子侄并在洛阳欲坐观成败恐为冏

所讨进退有疑会群吏计议诱说隆曰赵王篡逆海

内所病今义兵□起其败必矣今为明使君计莫若

自将精兵径赴许昌上策也不然且可留后遣猛将

将兵会盟亦中策也若遣小军随形助胜下策耳隆

曰我受二帝恩无所偏助正欲保州而已诱与治中

留宝主簿张等谏隆若无所助变难将生州亦不

可保也隆犹豫不决遂为其下所害诱还家杜门不



  陶侃

按晋书本传侃字士行本鄱阳人也吴平徙家庐江

之寻阳庐江太守张夔召为督邮领枞阳令有能名

迁主簿会州部从事之郡欲有所按侃闭门部勒诸

吏谓从事曰若鄙郡有违自当明宪直绳不宜相逼

若不以礼吾能御之从事即退夔妻有疾将迎医于

数百里时正寒雪诸纲纪皆难之侃独曰资于事父

以事君小君犹母也安有父母之疾而不尽心乎乃

请行众咸服其义长沙太守万嗣过庐江见侃虚心

敬悦曰君终当有大名命其子与之结友而去夔察

侃为孝廉至洛阳数诣张华华初以远人不甚接遇

侃每往神无忤色华后与语异之除郎中

  郭舒

按晋书本传舒字稚行幼请其母从师岁余便归粗

识大义乡人少府范晷宗人武陵太守郭景咸称舒

当为后来之秀终成国器始为领军校尉坐擅放司

马彪系廷尉世多义之刺史夏侯含辟为西曹转主

簿含坐事舒自系理含事得释刺史宗岱命为治中

丧母去职刘弘牧荆州引为治中弘卒舒率将士推

弘子璠为主讨逆贼郭劢灭之保全一州王澄闻其

名引为别驾澄终日酣饮不以众务在意舒常切谏

之及天下大乱又劝澄修德养威保完州境澄以为

乱自京都起非复一州所能匡御虽不能从然重其

忠亮荆土士人宗廞尝因酒忤澄澄怒叱左右棒廞

舒厉色谓左右曰使君过醉汝辈何敢妄动澄恚曰

别驾狂邪诳言我醉因遣掐其鼻灸其眉头舒跪而

受之澄意少释而廞遂得免澄之奔败也以舒领南

郡澄又欲将舒东下舒曰舒为万里纪纲不能匡正

令使君奔亡不忍渡江乃留屯沌口采湖泽以自

给乡人盗食舒牛事觉来谢舒曰卿饥所以食牛耳

余肉可共啖之世以此服其弘量

  邓骞

按晋书本传骞字长真长沙人少有志气为乡邻所

重常推诚行己能以正直全于多难之时刺史谯王

承命为主簿使说甘卓卓留为参军欲与同行以母

老辞卓而反承为魏乂所败以虞悝兄弟为承党乂

尽诛之而求骞甚急乡人皆为之惧骞笑曰欲用我

耳彼新得州多杀忠良是其求贤之时岂以行人为

罪乃往诣乂乂喜曰君所谓古之解杨也以为别驾

骞有节操忠信兼识量弘远善与人交久而益敬太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2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