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治中从事史一人居治中事主众曹文书汉制也历

代皆有隋为郡官唐改为司马说在佐后

主簿一人录门下众事省署文书汉制也历代至隋

皆有

功曹书佐一人主选用汉制也其司□功曹从事史

兼录众事

 应劭汉百官表曰司□功曹从事即州治中州从

 事也

晋以来改西曹为西曹书佐宋有别驾西曹主吏及

选举即汉之功曹书佐也

部郡国从事史每郡国各一人汉制也主督促文书

举非法

 后汉乔元字公祖为梁县功曹荆河州刺史周景

 行部到梁国元谒景因伏地言陈相羊昌罪恶乞

 为部郡从事穷理其罪景壮元意即署遣之元到

 具考赃罪梁冀驰驿救之景承旨召元还使至不

 发按之益急景坐揽车征元由是著名又朱震字

 伯厚为州从事奏济阴太守单匡赃罪三府谚曰

 车如□栖马如狗疾恶如风朱伯厚

典郡书佐每郡国各一人汉制也各主一郡文书以

郡吏补岁满更祭酒从事史汉魏以来置宋世分掌

诸曹兵贼仓户水铠之事自江左扬州无祭酒而以

主簿治事

中正陈胜为楚王以朱房为中正而不言职事两汉

无闻魏司空陈群以天台选用不尽人才择州之才

优有昭览者除为中正自拔人才铨定九品州郡皆

置吴有大公平亦其任也

 吴习温为荆州大公平大公平即州都也后潘秘

 为尚书仆射代温为公平甚得州里之称

晋宣帝加置大中正故有大小中正其用人甚重

 晋刘毅字仲雄年七十已告老后举为青州大中

 正尚书以毅县车致仕不宜劳以碎务孙尹表曰

 司徒魏舒司□严询与毅年齿相近管四十万户

 州兼董司百僚总摄机要议者不以为剧毅志气

 聪明一州品第不足劳其思虑毅遂为州都铨正

 人流清浊区别其所弹贬自亲贵始又于宝称晋

 宣帝除九品置大中正晋令曰大小中正为内官

 者听月三会议上东门外设幔陈席又刘毅上表

 刺史初临州大中正选州里本业高者兼主簿从

 事迎刺史若吏部选用犹下中正问人事所在父

 祖位状又晋起居注曰仆射诸葛恢启称州都大

 中正为吏部尚书及郎司徒左长史掾属皆为中

 正臣今领吏部请解大中正以为都中正职局司

 理不宜兼也

齐梁亦重焉

 梁沈约迁侍中光禄大夫领太子詹事扬州大中

 正开尚书八条事

后魏有之

 孝文云中正之任必须得才业兼资者太武帝时

 崔浩为冀州中正

北齐郡县皆有其本州中正以京官为之

 干明中邢劭为中书监同郡许惇与郡荒本州中

 正遂凭附宋钦道出劭为刺史

隋有州都其任亦重唐无

 晋王广为雍州牧司空杨雄仆射高颎并为州都

 容斋洪氏随笔曰唐世士人初登科或未仕者多

 以从诸藩府辟置为重观韩文公送石洪温造二

 处士赴河阳幕序可见礼节然其职甚劳苦故亦

 或不屑为之杜子美从剑南节度严武辟为参谋

 作诗二十韵呈严公云胡为来幕下只合在舟中

 束缚酬知己蹉跎效小忠周防期稍稍太简遂□

 □晓入朱扉启昏归画角终不成寻别业未敢息

 微躬会希全物色时放倚梧桐而其题曰遣闷可

 知矣韩文公从徐州张建封辟为推官有书上张

 公云受牒之明日使院小吏持故事节目十余事

 来其中不可者自九月至二月皆晨入夜归非有

 疾病事故辄不许出若此者非愈之所能也若宽

 假之使不失其性寅而入尽辰而退申而入终酉

 而退率以为常亦不废事苟如此则死于执事之

 门无悔杜韩之旨大略相似云

 又曰唐世节度观察诸使辟置僚佐以至州郡差

 掾属牒语皆用四六大略如诰词李商隐樊南甲

 乙□顾云编□罗隐湘南杂□皆有之故韩文公

 送石洪赴河阳幕府序云撰书辞具马币李肇国

 史补载崖州差故相韦执谊摄军事衙推亦有其

 文非若今时只以吏牍行遣也

 幕属部名臣列传

  汉

  陈恢

按汉书高祖本纪沛公与南阳守齮战犨东大破之

略南阳郡南阳守走保城守宛沛公引兵过宛西张

良谏曰沛公虽欲急入关秦兵尚众距险今不下宛

宛从后击强秦在前此危道也于是沛公乃夜引军

从他道还偃旗帜迟明围宛城三□南阳守欲自刭

其舍人陈恢曰死未晚也乃逾城见沛公曰臣闻足

下约先入咸阳者王之今足下留守宛宛郡县连城

数十其吏民自以为降必死故皆坚守乘城今足下

尽日止攻士死伤者必多引兵去宛宛必随足下足

下前则失咸阳之约后有强宛之患为足下计莫若

约降封其守因使止守引其甲卒与之西诸城未下

者闻声争开门而待足下足下通行无所累沛公曰

善七月南阳守齮降封为殷侯封陈恢千户引兵西

无不下者

  隽不疑

按汉书本传不疑字曼倩渤海人也治春秋为郡文

学进退必以礼名闻州郡武帝末郡国盗贼群起暴

胜之为直指使者衣绣衣持斧逐捕盗贼督课郡国

东至海以军兴诛不从命者威振州郡胜之素闻不

疑贤至渤海遣吏请与相见不疑冠进贤冠带櫑具

剑佩环玦衣博带盛服至门上谒门下欲使解剑

不疑曰剑者君子武备所以卫身不可解请退吏白

胜之胜之开合延请望见不疑容貌尊严衣冠甚伟

胜之□履起迎登堂坐定不疑据地曰窃伏海滨闻

暴公子威名旧矣今乃承颜接辞凡为吏太刚则折

太柔则废威行施之以恩然后树功扬名永终天禄

胜之知不疑非庸人敬纳其戒深接以礼意问当世

所施行门下诸从事皆州郡选吏侧听不疑莫不惊

骇至昏夜罢去胜之遂表荐不疑征诣公车拜为青

州刺史

  后汉

  陆续

按后汉书本传续字智初会稽吴人也幼孤仕郡户

曹史时岁荒民饥困太守尹兴使续于都亭赋民饘

粥续悉简阅其民讯以名氏事毕兴问所食几何续

因口说六百余人皆分别姓名无有差谬兴异之刺

史行部见续辟为别驾从事以病去还为郡门下掾

是时楚王英谋反阴疏天下善士及楚事觉显宗得

其录有尹兴名乃征兴诣廷尉狱续与主簿梁宏功

曹史驷勋及掾史五百余人诣洛阳诏狱就考诸吏

不堪痛楚死者大半唯续宏勋掠考五毒肌肉消烂

终无异词续母远至京师觇候消息狱事持急无缘

与续相闻但作馈食付门卒以进之续虽见考苦毒

而辞色慷慨未尝易容唯对食悲泣不能自胜使者

怪而问其故续曰母来不得相见故泣耳使者大怒

以为狱门吏卒通传意气召将案之续曰因食饷羹

识母所自调和故知来耳非人告也使者问何以知

母所作乎续曰母常截肉未尝不方断葱以寸为度

是以知之使者问诸谒舍续母果来于是阴嘉之上

书说续行状帝即赦兴等事还乡里禁锢终身续以

老病卒

  陈蕃

按后汉书本传蕃字仲举汝南平舆人也初仕郡举

孝廉除郎中遭母忧弃官服服阕刺史周景辟别驾

从事以谏争不合投传而去后公府辟举方正皆不

就太尉李固表荐征拜议郎再迁为乐安太守

  王允

按后汉书本传允字子师太原祁人也世仕州郡为

冠盖同郡郭林宗见而奇之曰王生一日千里王佐

才也遂与定交年十九为郡吏时小黄门晋阳赵津

贪横放恣为一县巨患允讨捕杀之而津兄弟事

宦官因缘谮诉桓帝震怒征太守刘下狱死允送

丧还平原终毕三年然后归家复还仕郡人有路佛

者少无名行而太守王球召以补吏允犯颜固争球

怒收允欲杀之刺史邓盛闻而驰传辟为别驾从事

允由是知名

  庞统

按蜀志本传统字士元襄阳人也先主领荆州统以

从事守耒阳令在县不治免官吴将鲁肃遗先主书

曰庞士元非百里才也使处治中别驾之任始当展

其骥足耳诸葛亮亦言之于先主先主见与善谭大

器之以为治中从事亲待亚于诸葛亮遂与亮并为

军师中郎将

  縻竺

按蜀志本传竺字子仲东海胊人也祖世货殖僮客

万人赀产巨万后徐州牧陶谦辟为别驾从事谦卒

奉谦遗命迎先主于小沛建安元年吕布乘先主之

出拒袁术袭下邳掳先主妻子先主转军广陵海西

竺于是进妹于先主为夫人奴客二千金银货币以

助军资于时困匮赖此复振后曹公表竺领嬴郡太



  孙干

按蜀志本传干字公佑北海人也先主领徐州辟为

从事后随从周旋先主之背曹公遣干自结袁绍将

适荆州干又与糜竺俱使刘表皆如意指后表与袁

尚书说其兄弟分争之变曰每与刘左将军孙公佑

共论此事未尝不痛心入骨相为悲伤也其见重如

此先主定益州干自从事中郎为秉忠将军见礼次

糜竺与简雍同等顷之卒

  简雍

按蜀志本传雍字宪和涿郡人少与先主有旧随从

周旋先主至荆州雍与糜竺孙干同为从事中郎常

为谈客往来使命先主入益州刘璋见雍甚爱之后

先主围成都遣雍往说璋璋遂与雍同舆而载出城

归命先主拜雍为昭德将军优游风议性简傲跌宕

在先主坐席犹箕踞倾倚威仪不肃自纵适诸葛亮

已下则独擅一榻项枕卧语无所为屈时天旱禁酒

酿者有刑吏于人家索得酿具论者欲令与作酒者

同罚雍与先主游观见一男女行道谓先主曰彼人

欲行淫何以不缚先主曰卿何以知之雍对曰彼有

其具与欲酿者同先主大笑而原欲酿者雍之滑稽

皆此类也

  马良

按蜀志本传良字季常襄阳宜城人也兄弟五人并

有才名乡里为之谚曰马氏五常白眉最良先主领

荆州辟为从事及先主入蜀诸葛亮亦从后往良留

荆州

  陈震

按蜀志本传震字孝起南阳人也先主领荆州牧辟

为从事部诸郡随先主入蜀蜀既定为蜀郡北部都



  廖立

按蜀志本传立字公渊武陵临沅人先主领荆州牧

辟为从事年未三十擢为长沙太守

  杨洪

按蜀志本传洪字季休犍为武阳人也刘璋时历部

诸郡先主定蜀太守李严命为功曹严欲徙郡治舍

固谏不听遂辞功曹请退严欲荐洪于州为蜀郡从

事先主争汉中急书发兵军师将军诸葛亮以问洪

洪曰汉中则益州咽喉存亡之机会若无汉中则无

蜀矣此家门之祸也方今之事男子当战女子当运

发兵何疑时蜀郡太守法正从先主北行亮于是表

洪领蜀郡太守众事皆办遂使即真顷之转为益州

从事先主既称尊号征吴不克还住永安汉嘉太守

黄元素为诸葛亮所不善闻先主疾病惧有后患举

郡反烧临邛城时亮东行省疾成都单虚是以元益

无所惮洪即启太子遣其亲兵使将军陈曶郑绰讨

元众议以为元若不能围成都当由越嶲据南中洪

曰元素性凶暴无他恩信何能办此不过乘水车下

冀主上平安面缚归死如其有异奔吴求活耳□曶

绰但于南安峡口遮即便得矣曶绰承洪言果生获

元洪建兴元年赐爵关内侯

  杜琼

按蜀志本传琼字伯瑜蜀郡成都人也刘璋时辟为

从事先主定益州领牧以琼为议曹从事后主践阼

拜谏议大夫

  谯周

按蜀志本传周字允南巴西西充国人也身长八尺

体貌素朴性推诚不饰无造次辩论之才然潜识内

敏建兴中丞相亮领益州牧命周为劝学从事亮卒

于敌庭周在家闻问即便奔赴寻有诏书禁断惟周

以速行得达大将军蒋琬领刺史徙为典学从事总

州之学者后主立太子以周为仆转家令

  黄权

按蜀志本传权字公衡巴西阆中人也少为郡吏州

牧刘璋召为主簿时别驾张松建议宜迎先主使伐

张鲁权谏曰左将军有骁名今请到欲以部曲遇之

则不满其心欲以宾客礼待则一国不容二君若客

有泰山之安则主有累卵之危可但闭境以待河清

璋不听竟遣使迎先主出权为广汉长及先主袭取

益州将帅分下郡县郡县望风景附权闭城坚守须

刘璋稽服乃诣降先主先主假权偏将军

  张裔

按蜀志本传裔字君嗣蜀郡成都人也刘璋时举孝

廉为鱼复长还州署从事领帐下司马张飞自荆州

由垫江入璋授裔兵拒张飞于德阳陌下军败还成

都为璋奉使诣先主先主许以礼其君而安其人也

裔还城门乃开先主以裔为巴郡太守

  李恢

按蜀志本传恢字德昂建宁俞元人也先主领益州

牧以恢为功曹书佐主簿后为亡卤所诬引恢谋反

有司执送先主明其不然更迁恢为别驾从事章武

元年庲降都督邓方卒先主问恢谁可代者恢对曰

人之才能各有长短故孔子曰其使人也器之且夫

明主在上则臣下尽情是以先零之役赵充国曰莫

若老臣臣窃不自揆惟陛下察之先主笑曰孤之本

意亦已在卿矣遂以恢为庲降都督使持节领交州

刺史

  魏

  王修

按魏志本传修字叔治北海营陵人也袁潭在青州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2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