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毅宗十一年二月平章事高兆基卒辍朝三日命有司护丧赐谥。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凶礼-诸臣丧-012

明宗十六年四月政堂文学崔汝谐卒官 葬事辍朝三日谥文贞。 十九年九月平章事文克谦卒辍朝三日谥忠肃。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凶礼-诸臣丧-013

高宗四年三月枢密副使蔡靖卒官 葬事以赏平贼之功。 六年八月崔忠献死十二月丙子以忠献死辍朝三日。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凶礼-诸臣丧-014

元宗四年十一月永安公僖卒五年四月辛未以僖卒辍朝三日。 十四年九月平章事张佶卒十一月庚子以佶卒辍朝三日。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凶礼-诸臣丧-015

恭愍王十七年密直副使李冈卒王悼甚赐厚赙枢密例不得谥特谥文敬。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凶礼-五服制度-000

五服制度。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凶礼-五服制度-001

○斩衰三年给暇百日。 正服子为父女子在室及已嫁而返室者为父。 义服妻为夫妾为君。 加服嫡孙父卒承重者为祖父曾玄孙承重者为曾高祖。 斋衰三年给暇百日。 正服子为母。 加服嫡孙父卒承重者为祖母曾玄孙承重者为曾高祖母。 公侯以下三日而葬十三月小祥二十五月大祥二十七月 祭。 斋衰周年给暇三十日。 正服为祖父母为伯叔父及妻为姑 妹在室为 妹适人无夫子为兄弟为长子及妻为众子及女子为侄及侄女在室为嫡孙及嫡孙女为嫡曾孙庶母为其子及君之众子。 降服父卒母嫁[为父后者无服。]报服亦如之。 义服嫁继母为子。 外族正服为外祖父母。 义服为继母慈母义母长母为妻。 大功九月给暇二十日。 长 正服为伯叔父及姑为兄弟 妹为子及女子为侄及侄女为嫡孙。 成人正服为堂兄弟为堂 妹在室为众子妻为庶子及妻为侄妻。 降服为姑 妹侄女适人。 外族正服为舅为姨在室。 小功五月给暇十五日。 正服为曾祖父母为伯叔祖父母为从祖母在室为堂伯叔及妻为堂姑在室为兄弟妻为再从兄弟为再从 妹在室为堂侄及堂侄女为嫡孙妻为侄孙及侄孙女在室为嫡曾孙妻。  正服为伯叔父及姑之中 为兄弟 妹之中 为子及女子侄及侄女之中 为嫡孙之中 为众孙之长 为嫡曾孙之长 。 降服为堂 妹适人。 外族正服为舅妻为外甥及外甥女在室。 义服为妻父母为女壻。  麻三月给暇七日。 正服为高祖父母为堂伯叔祖父母为再从伯叔及妻为再从姑为堂兄弟妻为亲表兄弟及 妹为再从侄及侄女在室为堂侄孙女为曾孙女为众孙女为曾侄孙为嫡玄孙。 降服为从祖母及堂姑适人为再从 妹及侄孙女适人。  正服为伯叔父及姑之下 为堂叔堂姑之长 为兄弟 妹之下 为堂兄弟 妹之长 为子及女子侄及侄女之下 为嫡孙之下 为众孙之中 。 外族降服为姨及外甥女适人。 正服为堂舅为舅姨兄弟及 妹为外甥妻为外孙。 义服为庶母乳母。 凡五服闻丧给暇三分之二有剩日入暇限。 成宗四年初定此制。 十一年六月制: 六品以下不入常 官父母丧百日后所司劝令出仕。 除起复衔以 服 角遥谢行公。 十五年七月定朝官遭丧给暇式忌暇各三日每月朔望祭暇各一日大小祥祭暇各七日大祥后经六十日行 祭暇五日。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凶礼-五服制度-002

穆宗六年六月制: 五品以下官吏父母丧百日后所司劝令出仕卽上让表不允遥谢后起复结衔以 服 角出仕。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凶礼-五服制度-003

显宗九年五月制: 文武官遭丧第十三月初忌日小祥斋给暇三日其月晦日小祥祭给暇三日第二十五月二忌日大祥斋给暇七日其月晦日大祥祭给暇七日自翼日计六十日至二十七月晦日 祭给暇五日二十八月一日以吉服正角出官行公。 十九年四月制: 京外官吏父母丧大祥斋后 暇前依前出仕。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凶礼-五服制度-004

靖宗三年正月制: 外任及东西兵马官吏之妻在京身死令坊里报吏部除奏闻幷行丧式限行移界兵马使及界员无事时则所管事体酌量许令上京以为恒式。 又官吏及军其人等有父母坟墓改葬者给暇三十日来往程途其官远近 酌施行。 六年八月制: 各道起复领军员当 服者权着吉服正角还军归家依制 服。 九年六月制: 罪不及 前典 训诛杀人等无罪之子礼当行服其三年大丧依制行服其它五服勿令给暇。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凶礼-五服制度-005

文宗三年九月丙申制: 外方官吏遭兄弟 妹丧者若在远州除申请京官直于外官请暇妻父母服不论妻之先后 令给暇。 四年正月制: 外官父母在京身死除奏达许令上京。 军兴时则所管事体商量兼考兵马使给暇移文酌量裁决其别命员及随使记事者亦依此例。 八年正月制: 防御官父母丧百日已满以吉服正角遥谢赴任。 二十二年十月制: 嫁母之丧前式无服然人子不服其丧似忘 劳膝下之恩自今行百日服后以吉服正角出仕。 三十年六月制: 先亡有后之妻及同居妻父母服制依式给暇。 三十三年八月制: 外任官大祥祭给暇。 外方立魂堂者许于魂堂在处行礼仍留行 以吉服正角还任。 九月制: 奉使入朝官吏父母身死 还后虽已过百日自闻丧日给暇百日。 三十五年二月制: 诸州县长吏受武散阶者小丧依制给暇以下以导信义葬时给暇。 三十七年十二月制: 宫城内各衙门官吏 服出入不合仪制凶服者不入公门之义宫城外官准资换任其不得已任宫城官者依书仪入朝但吉服之文入宫城吉服归家依制行服。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凶礼-五服制度-006

宣宗二年六月制: 异国投化官吏父母在本国身死自闻丧日依制给暇。 六年十二月制: 嫁母之服前制只给百日暇其余心丧嫁母自有区别其大祥祭外任之子勿许上京。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凶礼-五服制度-007

睿宗五年三月制: 起复外官异朝使臣迎接者权着吉服正角。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凶礼-五服制度-008

仁宗十四年二月制: 同宗支子及遗弃小儿三岁前节付收养者为收养父母 服三年丧。 遗弃小儿仍继其姓同宗支子为亲父母期年。 异姓族人之子收养者服丧之制礼虽无据恩义俱重不可无服其令服大功九月四十九日。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凶礼-五服制度-009

明宗十四年七月制: 文武入流以上者妻之父母依亲伯叔之妻齐衰周年给暇二十日。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凶礼-五服制度-010

忠烈王三年正月辛卯中赞金方庆持妻母服命权宜后行。 宰相服制后行古无其例时军国务繁始有是命。 七年四月庚午敎: "士卒虽遭父母丧过五十日卽从军。"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凶礼-五服制度-011

恭愍王四年十二月辛未罢三年丁忧之制。 六年十月辛巳谏官李穑等请: "行三年丧。" 从之。 八年十二月辛未以兵兴除忽赤忠勇三都监五军三年丧。 九年六月丁亥命百官亲丧三年。 八月丙戌敎: "四方兵兴军务方殷其除三年丧制。 前此虽许行三年丧然百日衰 之习如旧但解官不仕而已。"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凶礼-五服制度-012

恭让王三年五月庚子更定服制一遵 大明律服制式。 唯外祖父母妻父母服与亲伯叔同无后人以三岁前遗弃小儿冒姓付籍者卽同己子其以同宗之子亲近为先继后者亦许行服。 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自今许终其制其中关系国家要务必合起复者启闻取旨夺情起复大小军官及不许丁忧者止行百日丧。 其父母丧二十五月内每月行朔望祭至十三月初忌日行小祥祭二十五月第二忌日行大祥祭二十七月晦行 祭二十八月一日始服吉服。 丧三年内不许娶妇及宴飮。 四年四月甲戌除军官三年丧。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凶礼-百官忌暇-000

百官忌暇。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凶礼-百官忌暇-001

○景宗六年十二月制: 父母忌日依书仪一日两宵给暇。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凶礼-百官忌暇-002

成宗元年十二月制: 百官遇父母忌给暇一日两宵祖父母忌无亲子则亦依父母例。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凶礼-百官忌暇-003

显宗十一年闰六月制: 无亲子祖父母忌日除庶人外文武入仕人 给暇一日两宵。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凶礼-百官忌暇-004

文宗三十年六月制: 先亡有后之妻及同居妻父母忌日依制给暇。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凶礼-百官忌暇-005

明宗十四年七月制: 文武入流以上者妻父母忌日依外祖父母式一日两宵给暇。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凶礼-百官忌暇-006

恭让王三年五月庚子敎: 近设家庙旣令六品以上祭三代自今许行曾祖考 忌日之祭。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凶礼-重刑奏对仪-000

重刑奏对仪。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凶礼-重刑奏对仪-001

○王便服出坐内殿南廊牵龙都知肃拜讫承宣重房院房六局员次次肃拜。 阁门去靴笏着丝鞋[侍臣皆同。]入庭横行自喝: "再拜!" 行头进步复位。 各*祇{祗}候后左边立刑部奏对员省郞丹笔员入庭舍人喝: "再拜!" 出外。 *祇{祗}候引宰臣枢密至门执礼传引就褥位立定执礼微喝: "再拜!" 执礼承传云: "赐座。" 执礼微喝: "再拜!" 引上殿坐东边褥位。 茶房 上员从夹户入进茶内侍七品员去盖子。 执礼上殿前楹外面拜劝茶放后下殿。 次院房八品以下进宰枢茶执礼又上殿伏面请茶出。 次丹笔奏对员入奏丹笔制斩决除入有人岛。 毕后劝御药及宰枢药。 执礼引宰枢下庭褥位微喝: "再拜!" 执礼承传云: "宣赐酒果。" 执礼微喝: "再拜!" 引出。 奏对员省郞丹笔员入庭舍人喝: "再拜!" 执礼承传云: "宣赐酒果。" 舍人喝: "再拜!" 出。 次阁门横行再拜。 执礼云: "侍奉员将宣赐酒果。" 舍人喝: "再拜!" 执礼舍人皆再拜以次出。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军礼-00-000

军礼。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军礼-遣将出征仪-000

遣将出征仪。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军礼-遣将出征仪-001

○遣将出征宜大社告太庙并有司行事如奏告之仪。 出钺还钺王皆亲告景灵殿。 前一日尙舍局设王座于大观殿上如常仪设元帅副元帅褥位于殿庭中心北向。 守宫署设元帅副元帅次于殿门外朝堂。 其日依时刻仗卫入陈于殿庭如仪枢密及左右侍臣入就殿庭位。 元帅副元帅服戎服[前一日有司奉宣赍征袍戎衣到尙书兵部准旧例颁赐元帅以下从军文武员寮。]率兵马钤辖[以承制充之。]及诸军从事官俱诣殿门外重行北向立。 讫王服绛纱袍出坐殿鸣鞭仗卫奏山呼再拜。 讫舍人喝: "枢密以下侍臣常起居。" 讫阁门引宰臣入就位舍人喝: "宰臣再拜!" 讫阁门引宰臣自东侧阶升殿近东西向北上立。 次引宰枢自西侧阶升殿近西东向北上立。 讫引元帅副元帅入殿庭就褥位北向立。 舍人喝: "元帅副元帅再拜!" 阁门称有 舍人喝: "再拜躬听!" 口宣讫舍人喝: "元帅副元帅再拜!" 阁门引元帅自西阶升殿进王座之右 诸方略。 上将军奉斧钺诣王座右 进王降座执斧钺授元帅元帅 受降自西阶。 阁门引元帅副元帅由正门出郞将传奉斧钺在前先导。 阁门引兵马钤辖及诸军使副判官以上入殿庭重行北向东上立。 舍人喝: "钤辖以下再拜又再拜!" 讫阁门引自西偏门出。 录事以下于殿门外礼数如上仪。 王入内殿宰臣枢密以下左右侍臣及仗卫以次出。 元帅副元帅出泰定门外乐作至兵部乐止。 钤辖以下诸军使副判官于阶上俱重行再拜录事以下阶下祇揖吏拜。 讫便行师如军令式。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军礼-师还仪-000

师还仪。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军礼-师还仪-001

○师还前一日尙舍局设王座于大观殿设元帅副元帅拜位于殿庭。 守宫署设元帅副元帅次于殿门外朝堂又于宿亭设元帅副元帅座于东边筵伴宰臣座于西边又设拜命褥位于庭中。 筵伴到宿亭阁门引元帅以下出门相揖入门各就褥位钤辖及诸军使副判官录事每等异位重行立定。 舍人喝: "元帅以下向阙再拜!" 问圣 。 舍人喝: "元帅以下再拜!" 筵伴口宣讫舍人喝: "元帅以下又再拜!" 讫阁门引筵伴及元帅副元帅各从东西阶升亭上就褥位立定执礼官交呈起居状筵伴及元帅起居。 讫阁门引各就座赴劳宴。 礼毕阁门引筵伴及元帅副元帅以下降就庭中褥位舍人喝: "元帅以下再拜!" 元帅奉谢表诣筵伴前 进筵伴小前接表俱退复位。 舍人喝: "元帅以下又再拜!" 讫筵伴以表传于持函持函者先出元帅及筵伴伴行出门相揖分位。 其日昼亭设筵伴公侯伯座于东边元帅副元帅座于西边。 其余拜命劳宴附表礼数如上仪。 元帅勒所部兵卫鼓吹令押凯歌分左右二部以次陈列鼓吹振作至广化门乐止。 依时刻禁卫入陈于殿庭如常仪。 枢密以下左右侍臣入就殿庭位元帅副元帅率诸军寮佐至殿门外。 阁门引元帅副元帅入次讫近臣奏外办。 王服绛纱袍出坐殿禁卫奏山呼再拜。 舍人喝: "枢密以下侍臣常起居。" 讫阁门引宰臣入就位舍人喝: "宰臣再拜!" 讫阁门各引宰臣枢密自东西侧阶升殿就位立阁门引诸军使副判官录事诸领府郞将以上入殿庭每等异位重行立定。 阁门引元帅捧斧钺入殿庭自西阶升殿诣御座之右 上斧钺王降座执斧钺传授上将军。 讫元帅降自西 就拜位舍人喝: "元帅以下再拜!" 阁门引出殿门外。 元帅副元帅及诸军使副判官录事从事官各服公服阁门分引元帅以下入就殿庭重行北向立定。 舍人喝: "元帅以下再拜舞蹈又再拜!" 奏圣躬万福舍人喝: "元帅以下再拜!" 元帅出行致辞复位。 舍人喝: "元帅以下群官再拜舞蹈又再拜!" 讫近臣承旨降自东阶诣元帅东北西向传宣称: "定难功业惟朕乃嘉。" 元帅以下再拜舞蹈又再拜。 阁门传宣赐酒食舍人喝: "元帅以下再拜舞蹈又再拜!" 讫阁门引元帅以下西出王入内殿宰臣枢密左右侍臣及仗卫以次退。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军礼-师还仪-002

睿宗二年十月壬寅命尹瓘为元帅吴延宠副之往伐女眞。 十二月朔壬午王御威凤楼瓘延宠率三军将士以次入庭拜讫赐 钺遣之。 三年春瓘等平女眞筑六城立碑于公 鎭以为界。 至四月己丑瓘延宠凯还命具 吹军卫迎之。 遣带方侯 齐安侯* 劳宴于东郊。 瓘等诣景灵殿复命还 钺王御文德殿引瓘延宠上殿问边事。 未几女眞侵犯六城之地四年四月命副元帅吴延宠复征之。 戊寅延宠陛辞王诣景灵殿亲授 钺遣之。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军礼-师还仪-003

仁宗十三年正月西京反命金富轼讨之。 甲寅王御天福殿富轼以戎服入见命上陛亲授 钺遣之。 十四年二月戊午西京降四月庚子富轼凯还王诣景灵殿告平西贼赐富轼甲第一区。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军礼-师还仪-004

高宗三年闰七月契丹寇西北境转掠州郡。 十月命 知政事郑叔瞻为行营中军元帅枢密院副使赵 为副往击之。 十二月己未幸顺天馆御文德殿群臣入谒分立左右叔瞻 以戎服率诸摠管入庭行礼王亲授 钺遣之。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军礼-师还仪-005

恭愍王五年五月遣评理印 等往攻鸭江以西八站。 九月癸未以曲城伯廉悌臣为都元帅刑部尙书柳渊等副之以备西北赐貂 金带授钺遣之。 十三年二月戊戌西北面都元帅庆千兴都巡慰使崔莹等 德兴兵凯还。 王命有司郊 如迎贺仪。 十八年十一月辛未以守门下侍中李仁任为西北面都统使赐大纛以遣之。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军礼-救日月食仪-000

救日月食仪。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军礼-救日月食仪-001

○其日应陪侍群臣 玄冠素服伺候。 王素服出坐绞床承宣重房肃拜讫分立。 阁门入庭横行再拜行头进步复位揖左边立。 祗候引枢密就褥位横行立定舍人喝: "再拜!" 讫分立。 王入歇待时刻复出下殿立尙舍别监点香。 王拜礼后还上殿。 阁使承传云: "赐枢密坐。" 舍人喝: "再拜!" 阁使又云: "赐侍奉员将坐。" 舍人喝: "再拜!" 就坐。 救食讫王下殿尙舍别监点香王拜礼讫还上殿入内。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军礼-救日月食仪-002

文宗元年二月乙亥朔日食御史台奏: "旧制日月食太史局预奏告谕中外伐鼓于社上素 避殿百官素服各守本局向日拱立以待明复今太史官昏迷天象不预闻奏请科罪。" 从之。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军礼-季冬大傩仪-000

季冬大傩仪。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军礼-季冬大傩仪-001

○大傩之礼前一日所司奏闻选人年十二以上十六以下为 子着假面衣赤布袴褶二十四人为一队六人作一行凡二队。 执事者十二人着赤  衣执鞭。 工人二十二人其一方相氏着假面黄金四目蒙熊皮玄衣朱裳右执戈左执楯其一为唱帅着假面皮衣执棒。 鼓角军二十为一队执旗四人吹角四人持鼓十二人以逐恶鬼于禁中。 有司先于仪凤广化朱雀迎秋长平门备设酒果禳物又为 坎各于门之右方深称其事。 前一日夕傩者各赴集所具其器服依次陈布以待事。 其日未明诸卫依时刻勒所部屯门列仗入陈于阶下如常仪。 傩者各集于宫门外内侍诣王所御殿前奏 子备请逐疫讫出命傩者以次入。   以进方相氏执戈扬楯唱率 子和曰: "甲作食凶 胃食疫雄伯食魅腾简食不祥览诸食咎伯奇食梦强梁祖明共食 死寄生委随食观错断食巨穷奇腾根共食蛊。 凡使十二神追恶鬼凶赫汝躯拉汝肝节解汝肌肉抽汝肺 汝不急去后者为粮。" 周呼讫前后鼓 而出诸队各趣门以出出郭而止傩者将出大祝布神席当中门南向出讫斋郞陈神座籍以席北首。 斋郞酌酒大祝受而奠之祝史持版于座右 读祝文[祭以*大阴之神祝版以*大祝名。]讫兴奠版于席乃举禳物幷酒 于坎讫退。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军礼-季冬大傩仪-002

靖宗六年十一月戊寅诏曰: "朕卽位以来心存好生欲使鸟兽昆 咸被仁恩。 岁终傩礼 五 以驱疫气朕甚痛之可贷以他物。" 司天台奏: "瑞祥志云: '季冬之月命有司大傩旁 土牛以送寒气。' 请造黄土牛四头各长一尺高五寸以代  。" 从之。

#高丽史64卷-志18-礼6-军礼-季冬大傩仪-003

睿宗十一年十二月己丑大傩。 先是宦者分傩为左右以求胜王又命亲王分主之。 凡倡优杂伎以至外官游妓无不被征远近 至旌旗亘路充斥禁中。 是日谏官叩合切谏乃命黜其尤怪者至晩复集。 王将观乐左右纷然争先呈伎无复条理更黜四百余人。

志卷第十八。

#高丽史65卷-志19-00-00-00-000

志卷第十九。 高丽史六十五。

正宪大夫工曹判书集贤殿大提学知 经筵春秋馆事兼成均大司成臣郑麟趾奉 敎修。

#高丽史65卷-志19-礼7-00-00-000

礼七。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宾礼-00-000

宾礼。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宾礼-迎北朝诏使仪-000

迎北朝诏使仪。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宾礼-迎北朝诏使仪-001

○王出坐干德殿阁门副使以上先入殿庭肃拜次宰臣侍臣阁门南班肃拜 立后屈使馆伴执事俱入殿庭肃拜讫。 阁门舍人就闻辞位奏: "北朝使臣已到阁门伏候圣旨。" 阁门使传宣曰: "屈。" 阁门员引使臣持诏函者前导入中门使臣就殿门西。 王出殿门东相揖入殿庭。 使臣就传命位向南立定王西向再拜问皇帝体使臣* 传王拜舞拜。 舍人喝: "宰臣以下侍臣拜舞拜!" 讫使臣称有命王再拜。 使臣传诏于王王授宰臣宰臣 授于持函员。 王拜舞拜。 舍人喝: "宰臣及侍臣拜舞拜!" 讫国信物色过庭王再拜。 讫阁门员引使臣出殿门王出殿门外揖送。 阁门引使臣接翰林厅幕次王权御殿门内看诏书。 次阁门使呈使臣精仪物状王* 传讫物色过庭。 阁门使呈使臣 状王复状。 阁门员引到殿门外王出殿门相揖入殿上。 使臣再拜奏圣体又再拜进步致辞又再拜讫就座后舍人呈上中节 状舍人引就拜位王起立。 舍人喝: "再拜!" 奏圣体。 舍人喝: "再拜!" 进步致辞。 舍人喝: "再拜!" 阁使传有敎赐客省茶酒食。 舍人喝: "再拜!" 引出殿门。 王就座后阁门员引下节入殿庭再拜奏圣体再拜阁使传有敎赐所司酒食喝: "再拜!" 出门。 讫进茶初盏亲劝使臣还酬再拜就座飮讫相揖还就座。 赐中下节酒食毕使臣再拜进步致辞再拜。 阁门员引降出殿门王出殿门揖送归馆。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宾礼-迎北朝起复告 使仪-000

迎北朝起复告 使仪。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宾礼-迎北朝起复告 使仪-001

○王出坐干德殿阁门副使以上先入庭 立次宰臣以下及侍臣南班入殿庭拜位。 舍人喝: "宰臣以下肃拜。" 讫就位。 屈使监馆事入殿庭肃拜而出。 舍人就闻辞位奏: "北朝某使已到阁门伏候宣旨。" 阁使宣传: "屈。" 阁使出到阁门引使臣。 王出殿门外使臣就门外相揖入殿庭诏书官告先行各就殿庭本位王再拜向使臣问圣体传皇帝安。 王拜舞拜起居舍人喝: "宰臣以下拜舞拜。" 使臣传有 王再拜。 使臣宣传王拜舞拜。 使臣取诏传王接授宰臣。 使臣取官告传王接授宰臣。 王拜舞拜。 使臣揖出王相揖出送门外。 阁使引使臣接翰林厅。 王上殿看诏书官告。 讫使臣以阁使上 状王回送起居状出殿门迎接依前揖入上殿行私礼使臣先行致辞王* 拜。 王东边使臣西边坐定。 阁使进使下人 状。 讫舍人引使下人就拜位。 舍人喝: "再拜!" 时暄。 舍人喝: "再拜!" 进步致辞。 舍人喝: "再拜!" 阁使宣传有敎使臣茶酒。 舍人喝: "再拜!" 引出使臣。 茶酒礼毕致谢王* 拜。 讫引使臣下殿王相揖出殿门外揖送。 服色 用玄冠素服除彩棚乐部揷花。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宾礼-迎大明诏使仪-000

迎 大明诏使仪。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宾礼-迎大明诏使仪-001

○使臣入国境先遣关人驰报于王王遣官远接诏书。 前期令有司于国门外公馆设幄结彩设龙亭于正中设香案于龙亭之南备金鼓仪仗鼓乐伺候迎引。 又于国城内街巷结彩于王宫内设阙庭于殿上正中设香案于阙庭之前设司香二人位于香案之左右设诏使立位于香案之东设开读案于殿陛之东北设王拜位于殿庭中北向设众官拜位于王拜位之南异位重行北向。 设奉诏官位于开读案之北宣诏官位于捧诏官之南展诏官二人于宣诏官之南俱西向司礼二人位于王拜位之北东西相向引礼二人位于司礼之南东西相向引班四人位于众官拜位之北东西相向。 陈仪仗于殿庭之东西设乐位于众官拜位之南北向。 远接官。 接见诏书迎至馆中奉安于龙亭中遣使驰报王。 是日王率国中众官及耆老出迎于国门外。 迎接官迎诏书出馆至国门。 金鼓在前次耆老行次众官具朝服行次王具冕服行。 次仪仗 乐次诏书龙亭使臣常服行于龙亭之后。 迎至宫中金鼓分列于外门之左右耆老众官分立于庭中之东西置龙亭于殿上正中。 使臣立于龙亭之东引礼引王入就拜位引班引众官及耆老各入就拜位。 使臣诣前南向立称有制司赞唱: "四拜。" 乐作王及众官以下皆四拜乐止。 引礼引王由西阶升诣香案前北向立。 引礼唱: " !" 王 。 司礼唱: "众官 !" 众官以下皆 。 引礼唱: "上香!" 司香奉香 进于王之左。 王三上香。 讫司赞唱: "俯伏兴平身!" 王及众官以下皆俯伏兴平身。 引礼引王复位。 司赞唱: "开读!" 宣诏官展诏官升案。 使臣诣龙亭捧诏书授捧诏官捧诏官受诏捧至开读案授宣诏官宣诏官受诏展诏官对展。 司赞唱: " !" 王及众官以下皆 。 宣诏官宣诏讫捧诏官于宣诏官前捧诏书仍置于龙亭。 司赞唱: "俯伏兴平身!" 王及众官以下皆俯伏兴平身。 司赞唱: "四拜!" 乐作王及众官以下皆四拜乐止。 司赞唱: 搢笏鞠躬三舞蹈 左膝三叩头山呼万岁山呼万岁再山呼万万岁出笏俯伏兴。 乐作四拜乐止。 礼毕引礼引王退引班引众官以次退。 王及众官释服。 使臣以诏书付所司颁行。 王与诏使分宾主行礼。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宾礼-迎大明赐劳使仪-000

迎 大明赐劳使仪。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宾礼-迎大明赐劳使仪-001

○使臣至国境先遣关人入报王遣官远接。 前期有司于国门外公馆设幄结彩设龙亭于馆之正中备金鼓仪仗鼓乐于馆所以伺迎引。 又于国城内街巷结彩又于王宫设阙庭于殿上正中设香案于阙庭之前设王受赐予位于香案之前。 设王拜位于殿庭正中北向众官拜位于王拜位之南异位重行北向。 设乐位于众官拜位之南北向司赞二人于王拜位之北东西相向引礼二人于司赞之南东西相向引班四人于众官拜位之北东西相向。 陈仪仗于殿庭之东西。 远接官接见使臣迎至馆所以上赐安奉于龙亭中遣使驰报王。 是日王率众官出迎于国门外远接官迎上赐出馆至国门。 金鼓在前次众官常服乘马行。 次仪仗鼓乐次上赐龙亭使臣常服乘马行于龙亭之后。 迎至宫中金鼓分列于殿外门之左右众官分立殿庭之东西置龙亭于殿上正中。 使臣立于龙亭之东引礼引王引班引众官各就拜位立定。 司赞唱: "四拜!" 乐作王及众官皆四拜乐止。 引礼引王诣龙亭前使臣称有制。 引礼赞 司赞唱: " !" 王与众官皆 。 使臣宣制云云。 宣毕使臣捧所赐物西向授王王 受。 以授左右。 讫引礼赞俯伏兴平身司赞唱: "俯伏兴平身!" 王与众官皆俯伏兴平身引礼引王出复位。 司赞唱: "四拜!" 乐作王及众官皆四拜乐止。 司赞唱: "礼毕。" 凡行礼毕王入殿西立东向使臣东立西向。 引礼唱: "再拜!" 使臣与王皆再拜。 及出使臣降自东阶王降自西阶。 遣使送使臣还馆。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宾礼-迎大明无诏 使仪-000

迎 大明无诏 使仪。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宾礼-迎大明无诏 使仪-001

○使臣入国境守关官驰报王遣官远接。 使臣近王京前期令有司于迎宾馆设幄帐城门街路结彩。 至日王备仪卫出迎于城外幄次世子以下百官皆从 常服。 使臣至百官以次立待于迎宾馆道南北向异位重行。 王出立于幄外使者下马与王对揖后相让上马偕行使臣由道左王由道右。 至王宫俱下马偕入王入门自西使臣入门自东。 至正殿中对立使臣立东王立西有口宣圣旨则使臣立宣王北向 听。 仍受赍来公牒讫叩头兴平身。 王进使臣前稍躬身问圣躬万福使臣* 后王北向 叩头兴平身。 东西相向再拜讫略 寒暄东西对坐设茶后王入内小歇世子与使臣相见再拜次诸君次宰枢次百官皆同讫王出就坐。 飨使臣后有口宣使臣则王亲送至馆或令世子送之无口宣使臣则命宰枢送至馆若有手诏 符则不用此礼依朝廷颁降仪。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宾礼-迎大明无诏 使仪-002

成宗九年六月宋遣光禄卿柴成务太常少卿赵化成等来册王国俗拘忌阴阳每朝廷使至必择月日受诏。 成务在馆踰月诘责之翌日王乃出拜命自是止择日迎之。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宾礼-迎大明无诏 使仪-003

宣宗七年九月辽遣利州管内观察使张思说来贺生辰。 庚辰再宴辽使于干德殿令三节人坐殿内左右有司奏: "再宴使臣古无此例三节人坐殿内亦所未闻。" 王曰: "使臣赍御制天庆寺碑文来宜加殊礼。" 不从。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宾礼-迎大明无诏 使仪-004

睿宗五年六月辛巳宋遣兵部尙书王襄中书舍人张邦唱来。 癸未王命带方侯 往顺天馆迎诏到阙庭王出神凤门拜诏先入会庆殿幕次。 王襄等至王出迎入殿庭受诏及衣带* {段}匹金玉器弓矢鞍马讫上殿使副就王前传宣谕。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宾礼-迎大明无诏 使仪-005

明宗八年正月己酉金遣仆散怀忠来贺生辰。 己丑宴金使旧制中下节人于殿门外赐酒不许亲 至是使臣请令赴宴后入殿庭拜谢从之。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宾礼-迎大明无诏 使仪-006

神宗二年四月乙酉金遣封册使大理卿完颜愈尙书兵部侍郞赵琢等来。 辛丑王乘辇出至升平门入幄次有司以侍立员少聚文武散职员具冠服立球庭。 愈等入广化门诏函至御史台前王出升平门外望诏还入门乘辇入大观殿庭。 愈等奉诏函及礼物入自升平门升殿王行受册礼。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宾礼-迎大明无诏 使仪-007

元宗十年十一月癸亥王宴黑的等使坐上座黑的等让曰: "今王太子已许尙帝女我等帝之臣也王乃帝驸马大王之父也何敢抗礼 王西面我等北面王南面我等东面。" 王辞曰: "天子之使岂可下坐 " 固请东西相对。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宾礼-迎大明无诏 使仪-008

忠烈王元年五月甲戌王闻诏使来率宰枢侍臣时服迎于西门外。 王旣尙公主虽诏使未尝出城而迎。 舌人金台如元省官语之曰: "驸马王不迎诏使不为无例然王是外国之主也诏书至不可不迎。" 至是迎之。 十二月丁酉副达鲁花赤入京王以军服率侍臣出迎于宣义门外入沙坂宫开诏。 达鲁花赤归馆。 百官咸诣谒见三品以上阶上行揖礼四品以下阶下拜礼。 五年十月丁丑元使*于丹赤塔纳必 赤哈伯那来督修战舰。 戊寅王与公主宴元使于新殿二使拜于阶下。 七年三月丙辰王与 都茶丘议事王南面 都等东面事大以来王与使者东西相对今 都茶丘不敢抗礼国人大悦。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宾礼-迎大明无诏 使仪-009

忠宣王三年十月乙丑顺正君璹奉御香还自元。 故事迎香不用礼服璹遣人强之百官用礼服。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宾礼-迎大明无诏 使仪-010

恭愍王十三年十月辛丑元遣翰林学士承旨奇田龙诏王复位。 群臣请王郊迎王不允曰: "吾有所受。" 止命百官迎之。 且曰: "诏使若问寡人不郊迎。 宜对曰: '寡君尝获罪天朝贬爵。 今虽复位未承明命不敢迎诏。 使入国寡君亲承复爵之命然后当冕服更受明命。'" 使至问之果以为然。 王以便服出行省听旨乃具冕服拜命。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宾礼-迎大明无诏 使仪-011

辛禑三年二月甲寅北元封册使至禑欲冕服郊迎。 前密直副使朴成亮曰: "不可。 昔元复命敬孝王为王诏使来王不郊迎以便服出行省听旨乃具冕服拜命。 今元使来宜遵先王旧制。" 禑从之。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宾礼-迎大明无诏 使仪-012

恭让王三年,

大明遣前元中政院使韩龙等来。 王率百官出宣义门外迎至寿昌宫行迎命礼设宴。 韩龙等皆国人也举酒前为寿曰: "我辈本国奴耳。 今殿下礼待至此敢不铭感请殿下坐受。"  而进之王坐受至夜乃罢。 都评议使司启曰: "西北面朝廷使臣往来之处。 大小官相接公私礼及酒礼 依朝廷礼制迎命礼依本国例。" 从之。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嘉礼-00-000

嘉礼。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嘉礼-册太后仪-000

册太后仪。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嘉礼-册太后仪-001

○丽正宫遣使上册日。 王将坐殿阁门引令公宰枢侍臣就殿庭百官就殿门外肃拜左右分立。 次都监员服便服入殿庭肃拜讫阁门引太尉司徒及执事官就位肃拜。 持节者立于殿左右阶上脱节衣。 阁使奉宣曰: "太尉司徒上殿祗候。" 赞者喝: "再拜!" 讫遂引太尉司徒由东阶就殿上两楹之南北向 伏兴。 枢密奉制曰: "朕若稽古尊母为王太后。 今遣卿等备礼物上册者。" 宣讫内侍举册函印宝物状宰枢传奉前 。 王亲传太尉 受册函司徒 受印宝物状。  内侍抬举降自西阶安于殿庭之西案上东向册在北印在南。 持节者下殿中阶衣节衣阁使引太尉司徒就本位喝: "再拜!" 讫持节者引册宝物状执事官抬举前导出自中门安于楼子。太尉司徒从出王入内。 进物担床前行次行炉茶担次绞床水灌子次散马鞍次紫绣大盖红小盖延平辇次引册乐官次玉册印玺物状楼子持节次太尉司徒以下备仪卫动乐入自景门陈册宝物状楼子于大观殿门外礼物担床于大定门之内太尉司徒入幕次以俟。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嘉礼-册太后仪-002

大观殿上册。 王将御大观殿执礼内给事内侍内常侍谒者内谒者典谒典仪赞者先入殿庭分左右立。 阁门引文武三品以下 以上由东西门入庭中心为头异位重行北向立 外员立于殿门外。 引宰枢由东门入庭次引令公诸王入庭俱北向东上立祗揖侍奉。 两部乐官入殿庭拜。 太后入幕。 尙仪奏外办司言引尙宫尙宫引太后将坐正殿尙服就帘内之左西向立司言司宝就帘内之右东向立。  律郞举旗乐作太后坐殿乐止。 王于殿上肃拜讫赞者喝: "令公宰枢文武班肃拜。" 阁门引令公宰枢就庭东边西向北上立。 次都监判官以下服便服肃拜还出引册两部乐官自东西门入押册官入自正门引册宝物状前导入殿庭之右立定。 典谒引太尉以下行礼员及押册官由东门入肃拜讫太尉司徒就内给事前 称: "太尉臣某司徒臣某等承遣备物典册。" 讫内给事上殿 伏受令下殿曰: "可。" 太尉司徒 伏兴复位赞者喝: "太尉司徒再拜!" 持节者先诣东阶分左右立。 抬册持玺物状者前导升就帘外位。 太尉司徒上殿北向东上立。 持节者升立于殿左右阶边脱节衣。 读册官就位 伏 太尉以下皆 。 读册官读讫 伏兴太尉司徒奉册授尙宫尙宫授司言司徒以玺及物状授尙服尙服授司宝。 讫太尉以下降自西阶还本位。 以延平辇及紫绣大盖红小盖绞床水灌子行炉茶担由中门入庭列立进物过庭后还出。 典谒引太尉以下行礼员随班。 讫令公宰枢横行东上北向立。 王于殿上行贺礼。 赞者喝: "令公宰枢以下再拜!" 讫致辞。 赞者喝: "再拜!" 内给事受令称有令。 赞者喝: "再拜!" 内给事宣令曰: "公等推崇宝位深用感愧。" 赞者喝: "再拜!" 户部员及西京溟州押物员进物状。 舍人引外官持表员入殿庭取表传授殿府员引出殿门外。 行礼讫典仪就太后前奏礼毕太后降座乐作司言引尙宫尙宫引太后入内乐止。 王入幕令公宰枢文武班遥贺再拜进步致贺拜舞拜讫阁使引出。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嘉礼-册太后仪-003

宴群臣。 上册礼毕尙舍设座又设寿尊于殿上东南边群臣酒尊于阶下东西边。 讫侍臣先入分立太乐令帅工人入就位 律郞入就位。 王将出 律郞举旗乐作王坐殿乐止。 舍人引令公宰枢及文武常 以上初入门乐作各就闻辞位乐止。 阁使奏闻辞曰: "令公宰枢及文武官*祇{祗}候朝贺。" 舍人引令公以下就拜位舍人喝: "再拜!" 进步奏称: "臣等伏审圣上玉册备仪琁宫荐号 邦家之同庆实社稷之永图臣等无任蹈跃 呼之至。" 奏讫复位。 舍人喝: "阁门引令公上殿就拜位。" 舍人喝: "令公以下再拜!"  奏言: "伏审尊奉慈 封崇大位臣等不胜大庆谨上千万岁寿酒。" 阁使传曰: "可。" 舍人喝: "令公以下百官再拜。" 令公退 手直诣王前斟酒以进。 乐作王举酒讫乐止。 令公下殿就位。 舍人喝: "令公以下百官后进。" 阁使传曰: "所贺已知卿等各赴座。" 舍人喝: "拜舞拜!" 令公宰枢文武三品以上省台侍臣诸司知制诰以上坐殿上四品以下常 以上官坐西廊讫阁门引外官持表员入殿庭列立取表后行礼宴后又行谢恩礼讫令公以下群臣各就位舍人喝: "再拜!" 令公为首者进步致辞舍人引出阁使奏礼毕王降座乐作入内乐止。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嘉礼-册太后仪-004

宣宗三年二月丙寅王上册于王太后御干德殿受中外贺赐群臣宴自祖宗以来册礼多废至是复之。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嘉礼-册太后仪-005

熙宗三年三月庚子王御干德殿遣使上册宝于王太后遂宴诸王宰枢。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嘉礼-册太后仪-006

恭愍王二十一年正月乙丑王服黄袍远游冠诣太后殿奉玉册金宝上尊号曰: 崇敬王太后。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嘉礼-册太后仪-007

恭让王二年四月乙巳册恭愍王定妃王以绛纱袍远游冠御大殿南视朝降立路台上动乐向北再拜亲奉册宝授使副向南再拜。 使副奉册宝出大门外王乃入执事皆公服各司一员侍册宝进定妃殿肃拜。 上尊号曰: 王太妃。 丙午王以绛纱袍远游冠亲传国太妃册宝礼与册王太妃同。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嘉礼-册王妃仪-000

册王妃仪。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嘉礼-册王妃仪-001

○告*大庙别庙景灵殿 有司行事如常告之仪。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嘉礼-册王妃仪-002

大观殿陈设。 前一日尙舍局铺王座于大观殿如常仪设书案于王座前两楹*闲少南设玺绶案于王座之左近东设门下侍中门下侍郞中书侍郞位于王座东南西向北上设枢密位于王座西南东向北上。 又设传制位于殿庭中心之左西向设受制位于殿庭中心北向东上。 设册使副及宰臣枢密拜位于受制位之南设读册官以下行事官位于册使副拜位之南每等异位俱重行北向东上。 典仪设宰臣枢密闻辞位于拜位之东西向北上左右侍臣位于殿庭东西如常仪典仪位于读册拜位之东赞者二人在南差退俱西向。 文武百官闻辞位于殿庭东西俱相向北上设文武官拜位于殿庭之南两班相对为首如常仪。 太乐令位于百官之南北向 律郞位于西阶之西东向。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嘉礼-册王妃仪-003

临轩发册。 将行册礼所司奏请: "太尉为使司徒为副。" 册日有司陈仗卫于殿庭内外如常仪。 量时刻宰臣枢密以下文武百官册使副及应行礼官各服朝服俱就大观殿门外位以俟。 近臣奉诏书先置王座前书案上有司奉册函玺绶陈设于王座之左册在北玺绶在南。 持节者立于玺案之南西向北上讫典仪赞者先入就殿庭位左右侍臣俱就位立定阁门各引宰臣枢密文武百官入就闻辞位太乐令帅工人入就位 律郞入就举麾位。 摄侍中诣宣仁殿门外版奏外办王服黄袍至殿鸣鞭禁卫奏山呼再拜 律郞举麾乐作卽座偃麾乐止。 阁门各引宰臣枢密文武百官就拜位立定典仪曰: "再拜!" 宰臣以下左右侍臣群官皆再拜讫阁门分引宰臣枢密自东西侧阶升殿立。 通事舍人引册使副以下行礼官初入门乐作入就拜位北向立乐止。 典仪曰: "再拜!" 使副以下皆再拜。 侍中诣诏案南北向 伏 近臣诣诏案东奉诏函以授侍中侍中传授持函者 伏兴引诏书降自东阶持诏函者随后。 侍中诣传制位西向立持诏者立于侍中之右少退通事舍人引册使副就受制位北向东上立定侍中称有制典仪曰: "再拜!" 册使副再拜。 侍中宣制曰: "册某氏为王妃命卿等持节展礼。" 宣制讫取诏函以授册使册使 受以授副使副使 受以传持函者持函者 受册使副 伏兴典仪曰: "再拜!" 使副再拜兴持函者退立于册使副之南侍中升复位。 门下侍郞帅掌节二人脱节衣降诣传制位西向立取节授册使册使 受以授副使副使 受以传持节者持节者 受退立于诏函之南分左右。 门下侍郞升复位。 中书侍郞引册函玺绶降诣传制位持册函案玺绶者随后中书侍郞西向举册函以授使副使副 受以传持册者持册二人 受对举退立于诏函之北。 其册案殿上持案者随册函后传于行礼持案者。 中书侍郞取玺绶授册使册使 受以授副使副使 受以传持玺绶者持玺绶者 受退立于册函之北中书侍郞升复位通事舍人引册使副还拜位。 典仪曰: "再拜!" 册使副以下文武百寮凡在位者皆再拜通事舍人引册使副以下出。  律郞举麾乐作持节者前导持诏册玺绶者以次由中道出门持节者加节衣使副并自正门出偃麾乐止。 读册官以下由西偏门出通事舍人止门内摄侍中版奏礼毕。 王降座鸣鞭 律郞举麾乐作入合讫乐止。 册使副备仪卫乐部行诣南宫初乐止。 阁门赞: "揖!" 宰臣枢密以下侍臣文武百官揖退便诣南宫各就位如常仪。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嘉礼-册王妃仪-004

宫庭陈设。 前一日守宫设册使副次于南宫中门外道西东向并铺床席设受册位于宫庭中心北向设香案于受册位之北册使位于受册位之北少西南向副使位于册使位之西南东向读册官位于副使之南差退持诏函者次之持册者次之持印者又次之俱东向持节者位于册使位之东南西向赞引位于副使之西少绝宣册位于读册位之东东向执事位于受册位之东南北向西上。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嘉礼-册王妃仪-005

宫庭受册。 册日有司陈仪卫于宫门内外如式。 诏册将至宫门执礼官引受册者出宫门外诣拜诏位。 诏册至执礼赞: "拜!" 受册者再拜执礼引受册者诣宫门外之左南向立定。 赞引引册使副持节者前导而入持诏册函案玺绶者相次入就位。 谒者引册使副至门外之右北向立。 执礼赞: "揖!" 册使副与受册者相揖伴行入宫庭位立定。 执礼喝: "受册者再拜奏圣躬万福再拜舞蹈又再拜!" 讫册使称有制受册者再拜躬身册使口宣讫副使取诏函以授册使册使奉诏函少前南向立受册者进册使之南北向 受诏书以授持函者持函二人 受退立于受册位之右稍南北向立受册者兴复位册使退复位受册者再拜舞蹈又再拜执笏 。 持节者脱节衣持册函案者置褥位上去函复讫退复位读册官就宣册位东向 读受册者 听宣册讫受册者 伏兴读册官退复位持节者加节衣持册还置函复举册函以授册使副使副对举少进 传受册者持册函案者援卫受册者少前 接授宫官讫册使奉玺绶传受册者受册者 受以授宫官宫官持册印者 立于诏书之东受册者复位册使副俱复位立定。 执礼喝: "受册者再拜舞蹈又再拜!" 搢笏 押物领宣头物担过庭东入西出受册者再拜讫赞引引使副持节者前导出宫门执礼引受册者伴行出门相揖分位。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嘉礼-册王妃仪-006

会宾。 册礼毕宫官设筵伴座于厅上北壁当中南向设册使副座于南壁使在东副使在西设读册劝花使座于册使副之后俱北向每座各设果案。 设讫筵伴呈屈状册使副复状执礼官引筵伴出门外之左南向立又引册使副以下读册诣门外之右北向立相揖入门升诣厅上褥位立定执礼官交呈起居状讫赞: "再拜!" 宾*王{主}俱再拜进步又再拜再进步又再拜讫各就位立定。 执礼官呈押物以下行事执事官起居状讫押物以下以次就位 讫各退就次。 执礼官赞: "揖!" 宾主相揖就座。 进茶讫酒至执礼官引宾主出就褥位筵伴请献宾辞筵伴请献至于三宾称: "不敢辞。" 凡宾主之辞执礼皆相之。 执礼官赞: "揖!" 宾主相揖。 执注子盏者诣筵伴之左西向立执礼官赞: "揖!" 宾主相揖。 筵伴搢笏酌酒讫出笏又相揖搢笏执盏进 授宾宾进 搢笏受盏以授执盏者宾之执盏者受盏诣册使之左北向立宾主俱兴执笏相揖立献副使读册亦如之。 宾请酬筵伴辞宾请酬至于三筵伴称: "不敢辞。" 执礼官赞: "揖!" 宾主相揖。 执注子盏者诣宾之右西向立册使与筵伴相揖搢笏取盏以授副使副使搢笏执盏册使出笏又相揖搢笏酌酒讫出笏又相揖册使搢笏执盏副使出笏相揖搢笏酌酒次读册官酌酒如副使之仪讫册使进 授筵伴副使读册俱进 筵伴进 搢笏受盏以授执盏者执盏者受盏诣筵伴座之左南向立宾主俱兴执笏退复位立定。 执礼官赞: "拜!" 宾主俱再拜。 各就座讫执礼官赞: "飮!" 乐作飮讫乐止。 执礼官引宾主出就褥位相揖讫就座。 以次进酒食至五盏后宣送花酒使至宫门外之右北向立筵伴出宫门外之左南向立执礼赞: "揖!" 宾主相揖讫持宣花酒者先入宫庭位南向西上立定执礼官引宾主入宫庭劝花使就两阶*闲近西东向立押花酒使在劝花使之南差退东向立。 初筵伴出门迎劝花使册使副读册官俱降阶诣庭南拜命位。 筵伴诣拜命位每等异位俱北向立定执礼官赞: "拜!" 册使副读册官及筵伴俱再拜。 劝花使口宣讫册使以下俱再拜舞蹈又再拜讫执礼官引宾主俱上阶押花使以宣花授劝花使劝花使传受以次传册使副读册官及筵伴。 戴花讫劝花使酌宣酒以次授册使副读册官及筵伴册使以下及筵伴以宣花酒酬劝花使讫各就位立。 执礼官赞: "飮!" 乐作飮讫乐止。 执礼官引宾主俱降阶就宫庭位立定执礼官赞: "拜!" 册使副读册官劝花使及*延{筵}伴俱再拜舞蹈又再拜讫执礼官引宾主俱上阶就位立。 交呈起居状讫执礼官赞: "拜!" 筵伴与劝花使再拜进步又再拜再进步又再拜。 押花酒使及引花担员以次上阶 讫各出就次宾主俱就座进酒食乐作止并如仪。 其行事执礼官及押物以下执事官并宣花使于宴次监赐花酒执礼官及押物以下拜命谢恩并下庭再拜舞蹈又再拜。 次押花酒使及引花担员戴花受酒谢恩拜舞并如上仪。 至八味后执礼官引宾主俱兴相揖分位各就次歇。 宫庭别送花酒宫官诣宾幕传宫旨宾戴花飮酒讫宫官退。 册使副读册官劝花使行事执礼官每等异幕宫官送花酒并同。 其押物以下不设歇幕宫庭花酒并送宴次。 宾就幕歇一刻顷迎仙乐作执礼官引宾主去靴笏俱上阶就褥位乐止。 谢宫庭花酒执礼官赞: "拜!" 宾主再拜进步又再拜讫各就座。 进茶行酒设食如初会宾。 讫执礼官引宾主各出就幕次具靴笏入就宫庭位筵伴附谢表如别仪。 附表讫宾主俱上阶就座押物以下行事官呈辞状各就位再拜又再拜讫退。 宾主俱就褥位执礼官赞: "拜!" 宾主俱再拜进步又再拜立定交呈状辞违宾主俱再拜又再拜。 执礼官引宾主出门外送酒讫相揖分位。 其币帛筐 宫官具状各授宾之从者。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嘉礼-册王妃仪-007

附表。 宫官设受册者拜表位于宫庭中心北向设香案于拜表位之北设册使位于受册位之北少西南向副使位于册使位之西南劝花使位于副使之右差退俱东向。 宫庭持函二人奉两表函先置于香案上讫执礼引册使副及劝花使就宫门外之右北向立又执礼引受册者出宫门外之左南向立相揖伴行入宫庭就位持诏函二人对举空函随后入庭就册使之右少退南向立受册者就拜表位再拜宫庭持函二人诣香案东 取表函诣受册者之右西向 受册者取表诣册使之前北向 进册使少前南向立受表退复位受册者又取谢花酒表诣劝花使之前 进劝花使少前东向立受表退复位受册者复位再拜舞蹈又再拜。 册使及劝花使置表于函讫执礼引出持表函者先行由中道出册使副劝花使与受册者伴行出门外相揖分位。  辞违送酒礼毕后册使副及劝花使奉表诣殿门近臣接表进呈册使 伏 复曰: "奉诏册王妃礼毕。" 再拜讫乃出。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嘉礼-册王妃仪-008

百官朝贺。 册后一日宰臣枢密帅文武百官奉表诣大观殿陈贺如常朝贺之仪。 王妃受百官贺。 宰臣枢密及文武百官大观殿朝贺毕便诣王妃殿门奉贺其辞言: "王妃肃雍夙着至德膺期令月吉日光膺宝册某等不胜大庆谨奉贺以闻。" 王会群臣。 其日上寿辞曰: "具官臣某等稽首言王妃坤仪配天德崇厚载令月吉日光膺宝册臣等不胜大庆谨上千万岁寿酒。" 余如群臣宴仪。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嘉礼-元子诞生贺仪-000

元子诞生贺仪。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嘉礼-元子诞生贺仪-001

○元子生三日王前后殿除视事。 至第四日于大观殿陈设及拜数并如节日正至贺仪。 致辞如有宣* 则又再拜。 王不坐殿则宰臣枢密领文武群官以都表进贺如常仪。 王太后在则宰枢领百官以片状诣殿门以贺。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嘉礼-元子诞生贺仪-002

告景灵殿。 王受贺讫斋于*( ){别}殿至第七日五 后王服靴袍诣景灵殿如岁日飨告之仪。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嘉礼-元子诞生贺仪-003

降使。 是日有司具诏书进呈内出玺宝函封讫使副诣殿庭受命奉诏书以出备乐部仪卫诏书贮以小楼子。 至延德宫门外受命者出诣拜诏位再拜讫先入以俟。 谒者引使副就宫门之左赞礼引受命者出于门外之右相揖持诏函者先入赞礼引使副入宫庭就褥位使东向立副使立于使之右持诏函者在南少退俱东向次受命者入立于香案之南北向。 赞礼喝: "受命者再拜奏圣躬万福再拜舞蹈又再拜!" 讫太使称奉宣受命者再拜太使口宣讫副使取诏书授太使太使奉诏传受命者受命者 受诏传于持函者 伏兴再拜舞蹈又再拜。 讫搢笏 押物领宣物过庭东入西出讫受命者执笏 伏兴再拜讫持诏函者就殿阶下 内人接取诏书*( ){入}讫赞礼引使副以出。 受*( ){命}者出宫门外揖送引使副入次受命者还入。

#高丽史65卷-志19-礼7-嘉礼-元子诞生贺仪-004

会宾附表。 使副入次少顷以状进呈衙官受状诣王后殿阶下 内人出受状以入宫官遂奉传王后旨引使副就宫庭位再拜进步致贺又再拜宫衙官传称赐宴使副又再拜就厅事。 受命者为主人使副在南北向主人在北南向相揖上阶就褥位交呈起居状执礼赞拜宾主再拜进步后再拜再进步又再拜讫各就位立定押物持函引担以次呈 状于主人押物于厅上楹*闲稍东北向拜持函引担于楹外之西北向拜 讫各赴隔阶厅幕每等异 席。 宾主相揖就坐讫进茶酒酒至宾主俱兴献酬讫设食。 礼毕罢宴宾主俱兴下阶各就初传诏位立定受命者再拜兴奉表诣太使前 太使少前接表退复位主人复位再拜舞蹈又再拜讫太使以表授副使副使授持函者。 执礼引宾主相揖上阶辞违后押物以下相次辞退如初 礼。 致币讫宾主相伴出门对坐送酒讫分位。 王子王姬诞生则无除视朝无告景灵殿唯降使以下仪同但无副耳。

志卷第十九。

#高丽史66卷-志20-00-00-00-000

志卷第二十。 高丽史六十六。

正宪大夫工曹判书集贤殿大提学知 经筵春秋馆事兼成均大司成臣郑麟趾奉 敎修。

#高丽史66卷-志20-礼8-00-00-000

礼八。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00-000

嘉礼。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册王太子仪-000

册王太子仪。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册王太子仪-001

○告太庙景灵殿诸陵祠并有司行事如常告之仪。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册王太子仪-002

殿庭陈设如册王妃仪。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册王太子仪-003

临轩发册。 其日诸卫勒所部仗卫入陈于殿庭内外如常仪。 量时刻宰臣枢密以下文武百官册使副及应行礼官各服朝服俱就大观殿门外位以俟。 近臣奉诏书先置王座前书案上有司奉册函印宝陈设于王座之左册在北印在南。 持节者立于印案之南西向北上讫典仪赞者先入就殿庭位左右侍臣俱就位立定阁门各引宰臣枢密文武百官入就闻辞位太乐令帅工人入就位 律郞入就举麾位摄侍中诣宣仁殿门外版奏外办王服黄袍至殿鸣鞭禁卫奏山呼再拜 律郞举麾乐作卽座乐止。 阁门各引宰臣枢密文武百官俱就拜位立定典仪曰: "再拜!" 宰臣以下左右侍臣在位者皆再拜。 阁门分引宰臣枢密自东西侧阶升殿立定通事舍人引册使副以下行礼官初入门乐作至位乐止。 典仪曰: "再拜!" 使副以下皆再拜侍中诣诏案南北向 伏 近臣诣诏案东取诏函以授侍中侍中传授持函者 伏兴引诏书降自东阶持诏函者随后侍中诣传制位西向立持诏者立于侍中之右少退通事舍人引册使副就受制位北向东上立定侍中称有制典仪曰: "再拜!" 册使副再拜。 侍中宣制曰: "册元子为王太子命卿等持节展礼。" 宣讫取诏函以授册使册使 受以授副使副使 受以传持函者持函者 受册使副 伏兴典仪曰: "再拜!" 使副再拜持函者退立于使副之后。 侍中升复位门下侍郞帅掌节二人脱节衣降诣传制位西向立取节授册使册使 受以授副使副使 受以传持节者持节者 受退立于诏函之南分左右门下侍郞升复位。 中书侍郞引册函印宝降诣传制位持册函案印宝者随后中书侍郞西向举册函以授使副使副 受以传押册者押册者帅持册二人 受对举退立于诏函之北其册案殿上持案者随册函后传于行礼持案者。 中书侍郞取王太子印授册使又取左春坊印授副使使副各 受以传持印者持印二人各 受退立于册函之北中书侍郞升复位。 通事舍人引册使副还拜位典仪曰: "再拜!" 册使副以下文武百官凡在位者皆再拜。 通事舍人引册使副以下出 律郞举麾乐作持节者前导持诏册印宝者以次由中道出门持节者加节衣使副并自正门出偃麾乐止。 读册以下由西偏门出通事舍人止门内。 摄侍中版奏礼毕王降座鸣鞭 律郞举麾乐作入阁讫偃麾乐止。 册使副备仪卫而行便诣东宫初乐止阁门赞: "揖!" 宰臣枢密以下侍臣文武百官揖退。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册王太子仪-004

宫庭陈设。 前一日守宫设使副次于东宫门外道西重明门内道北南向。 所司设王太子羽仪于东宫门内外并如常仪。 掌仪设王太子望诏拜位于宫门外道西东向又设受册位于丽正殿庭中心北向设香案于受册位之北北向太尉位于殿阶*闲少西南向司徒位于太尉位之西南东向读册官押册官位于司徒之南差退持诏函者位于押册位之南持册函案者次之持印者又次之俱东向宣册位于读册位之东东向持节者位于太尉位之东南西向赞引位于司徒之西少绝设左庶子位于受册位之左右庶子位于左庶子之西中舍人位于左庶子之南中允位于中舍人之西俱北向宫臣执事位于受册位之东南三师三少及宫官位于受册位之南每等异位俱北向如仪。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册王太子仪-005

宫庭受册。 册日卫率勒所部屯门列仗如式。 宫官于册使未到之前量时刻俱就丽正门外位以俟。 诏册将至宫门左右庶子引王太子东宫侍卫司御上将军二人夹侍王太子出宫门外诣拜诏位春坊通事舍人引三师三少以下文武宫官就拜诏位。 诏册至左庶子赞: "拜!" 王太子再拜三师以下宫官皆再拜讫左右庶子引王太子诣宫门外之左西向立。 赞引引持节者前导而入持诏册函案印宝者相次由正门入就位。 通事舍人引册使副至门外之右东向立舍人赞: "揖!" 册使副东向揖王太子对揖伴行入丽正门典直承引册使副王太子伴行入就宫庭位读册押册以下行礼官俱入就位立定。 左庶子赞: "再拜!" 王太子再拜舍人喝: "三师以下宫官再拜!" 讫册使口宣讫副使取诏函以授册使册使奉诏函进王太子之前少西南向 王太子进册使之南北向 受诏书以授左庶子左庶子进王太子之左 受诏书以传持函者持函二人退立于受册位之西南北向立王太子复受册位册使退复位持节者脱节衣押册引册函案以置褥位去函复退复位读册官就宣册位东向 读王太子 听宣册讫读册官退复位持节加节衣持册还置函复举册函册使副奉函少进 传王太子王太子少前 受以授右庶子中舍人右庶子中舍人传授抬册讫。 册使副各奉印宝 传王太子王太子 受以授左庶子中允左庶子受王太子印中允受左春坊印以次传持印者其抬册函案持印者 立于诏书之东王太子复位册使副俱复位立定。 左庶子赞: "再拜!" 王太子再拜舍人喝: "宫官再拜!" 左庶子赞: " !" 王太子 押物领宣头物担过庭东入西出讫左庶子赞: "再拜!" 王太子再拜讫通事舍人引三师以下宫官出门外位西向北上立定赞引引持节者前导典直引册使副左右庶子引王太子上将军二人夹侍如初出殿门通事舍人承引册使副出丽正门外东向立王太子出门西向立。 通事舍人赞: "揖!" 册使副东向揖左庶子赞: "揖!"王太子西向揖讫分位。 舍人引册使以下入幕次左右庶子引王太子入合。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册王太子仪-006

会宾。 册礼毕宫官设筵伴座于殿上东壁当中西向设册使副座于西壁使在南副使在北设读册押册官劝花使座于册使副之后俱东向。 每座各设果案。 设讫筵伴呈屈状册使副复状讫宫庭执礼官引筵伴出门外之左西向立又引册使副以下读册押册官诣门外之右东向立相揖入门升诣殿上褥位立定。 执礼官交呈起居状讫赞: "再拜!" 宾主俱再拜进步又再拜再进步又再拜讫各就位立定。 执礼官呈押物以下行事执事官起居状讫押物以下以次就位 讫各退就次。 执礼官赞: "揖!" 宾主相揖就坐。 进茶讫酒至执礼官引宾主出就褥位筵伴请献宾辞筵伴请献至于三宾称: "不敢辞。" 凡宾主之辞执礼皆相之。 执礼官赞: "揖!" 宾主相揖执注子盏者诣筵伴之左北向立执礼官赞: "揖!" 宾主相揖筵伴搢笏酌酒讫出笏又相揖搢笏执盏进 授宾宾进 搢笏受盏以授执盏者宾之执盏者受盏诣册使座之左东向立宾主俱兴执笏相揖立献副使读册押册官亦如之。 宾请酬筵伴辞宾请酬至于三筵伴称: "不敢辞。" 执礼官赞: "揖!" 宾主相揖。 执酒子盏者诣宾之右北向立册使与筵伴相揖搢笏取盏以授副使副使搢笏执盏册使出笏又相揖搢笏酌酒讫出笏又相揖册使搢笏执盏副使出笏相揖搢笏酌酒次读册押册官酌酒如副使之仪。 讫册使进 授筵伴副使读册押册官俱进 筵伴进 搢笏受盏以授执盏者执盏者受盏诣筵伴座之左西向立宾主俱兴执笏退复位立定。 执礼官赞: "拜!" 宾主俱再拜各就座讫执礼官赞: "飮!" 乐作飮讫乐止。 执礼官引宾主出就褥位相揖讫就座以次进酒食。 至五盏后宣送花酒使至宫门外之右东向立筵伴出宫门外之左西向立执礼官赞: "揖!" 宾主相揖讫持宣花酒者先入就宫庭西东向北上立执礼官引宾主入宫庭劝花使就两阶*闲近北南向立押花酒使在劝花使之西差退南向立。 初筵伴出门迎劝花使册使副读册押册官俱降阶诣庭东拜命位筵伴诣拜命位每等异位俱西向立定。 执礼官赞: "拜!" 册使副读册押册官及筵伴俱再拜劝花使口宣讫册使以下俱再拜舞蹈又再拜讫执礼官引宾主俱上阶押花使以宣花授劝花使劝花使传受以次传册使副读册押册官及筵伴戴花讫劝花使酌宣酒以次授册使副读册押册官及筵伴册使以下及筵伴以宣花酒酬劝花使讫各就位立。 执礼官赞: "飮!" 乐作飮讫乐止。 执礼官引宾主俱降就宫庭位立定执礼官赞: "拜!" 册使副读册押册官劝花使及筵伴俱再拜舞蹈又再拜讫执礼官引宾主俱上阶就位立交呈起居状讫执礼官赞: "拜!" 筵伴与劝花使再拜进步又再拜再进步又再拜。 押花酒使引花担员以次上阶 讫各出就次宾主俱就座设酒食乐作止并如仪。 其行事执礼官押物以下执事官并宣花使于宴次监赐花酒执礼及押物以下拜命谢恩并下庭再拜舞蹈又再拜次押花使及引花担员戴花受酒谢恩拜舞并如上仪。 至八*( ){味}后执礼官引宾主俱兴相揖分位各就歇幕。 宫庭别送花酒宫官奉令旨诣宾幕宾戴花飮讫宫官退。 册使副读册押册官劝花使行事执礼官每等异幕宫官送花酒并同其押物以下不设歇幕宫庭花酒并送宴次。 初宾就幕歇一刻顷迎仙乐作执礼官引宾主去靴笏俱上阶就褥位乐止。 谢宫庭花酒执礼官赞: "拜!" 宾主再拜进步又再拜讫各就座。 进茶进酒食如初会宾。 讫执礼官引宾主各出就幕次具靴笏入就宫庭位。 筵伴附谢表如别仪。 附表讫宾主俱上阶就座押物以下行事官呈辞状各就位再拜又再拜讫退引宾主俱就褥位。 执礼官赞: "拜!" 宾主俱再拜进步又再拜立定交呈状辞违宾主俱再拜又再拜执礼官引宾主出门外送酒讫相揖分位其币帛筐 宫官具状各授宾之从者。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册王太子仪-007

附表。 掌仪设王太子拜表位于丽正殿庭中心北向设香案于拜表位之北北向设册使位于殿两阶*闲南向副使位于册使之西南劝花使位于副使之右差退俱东向宫庭持函二人奉两表先置于香案上。 讫王太子将出通事舍人引宫官俱就门外位立定通事舍人引册使副及劝花使就宫门外之右东向立左右庶子引王太子出宫门外之左西向立。 舍人赞: "揖!" 册使副劝花使东向揖王太子对揖伴行入丽正门典直承引册使副劝花使就宫庭位持诏函二人对举空函随后入宫庭就副使之右少退东向立左庶子引王太子入就拜表位通事舍人引三师三少以下文武宫官入诣初拜命位北向立定。 左庶子赞: "再拜!" 王太子再拜宫庭持函二人诣香案东 取表函诣右庶子之左北向 右庶子 以次取表诣王太子之右 进王太子取表诣册使之南北向 进。 册使少前南向 受表退。 又取谢花酒表授劝花使劝花使 受表退俱复位立。 左庶子引王太子复位赞: "再拜!" 王太子再拜。 册使及劝花使置表于函讫。 舍人喝: "三师以下文武宫官皆再拜!" 讫舍人引宫官出门外位立定。 持表函者先行由中道出典直引册使副西出舍人承引出丽正门外左庶子引王太子伴行出门外揖送如初。 左右庶子引王太子入内阁册使副奉表诣殿门附近臣闻奏复曰: "奉诏册王太子礼毕。" 再拜讫退。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册王太子仪-008

朝谒。 其日册礼讫王太子着绛纱袍诣王所御殿如常内朝之式。 至殿门外近臣引入殿庭北向再拜进步致辞又再拜讫近臣引退诣王后殿前北向再拜进步致辞又再拜讫出还宫如常仪。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册王太子仪-009

百官朝贺。 册后一日宰臣枢密率文武百官奉表诣大观殿如常朝贺之仪。 贺辞云: "王太子  夙着令月吉日光膺宝册臣等不胜大庆云云。"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册王太子仪-010

王后受百官贺。 宰臣枢密及文武百官大观殿朝贺毕便诣王后殿门奉贺其贺辞同上。 但不称臣称某等为异。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册王太子仪-011

王会群臣。 其日上寿辞曰: "具官臣某等稽首言王太子  夙着令月吉日光膺宝册臣等不胜大庆谨上千万岁寿酒。"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王太子称名立府仪-000

王太子称名立府仪。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王太子称名立府仪-001

○奏告。 其日五 后王躬诣景灵殿。 享告如仪太庙及别庙神祠遣使奏告。 大观殿陈设。 临轩遣使并如封册仪。 唯侍中宣制曰: "以元子称名立府命公等展礼。" 无节印为异。 其日宫臣集东宫门外宾客以上俱就次府率整卫士屯门列仗如仪。 詹事以下春坊通事舍人等先入殿庭分左右立定。 通事舍人及东宫侍卫先至寝门王太子将出舍人等自喝: "再拜!" 引王太子升丽正殿东壁下当中西向坐舍人侍卫退复位。 将卒以下大喝: "再拜!" 讫舍人喝: "詹事以下再拜!" 舍人出引宾客以上入殿庭至西阶下三师以下东向北上立。 王太子降自东阶就东边位西向立。 三师以下躬身王太子升自东阶就位。 三师以下升自西阶三师三少在西东向北上宾客在南北向东上。 舍人引左右庶子以下文武群官入殿庭文东武西立班如式。 三师以下初再拜王太子* 拜讫舍人引三师以下出。 王太子降阶立还上殿升座。 舍人喝: "文武宫臣拜!" 数如式。 讫舍人分引以出左庶子进王太子座前 伏兴称: "礼毕。" 王太子入内。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王太子称名立府仪-002

宫庭陈设。 前一日有司设王太子受命位于殿庭东边西向设太尉位于殿阶*闲少西南向司徒位于太尉位之西南东向设三师以下文武宫官位于受命位之南如仪。 每等异位俱重行北向。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王太子称名立府仪-003

宫庭受命。 诏书将至宫门左右庶子引王太子下殿庭就东边位西向立。 三师三少率宫府坊寮出宫门外拜诏讫谒者引太尉司徒诣宫门外之右东向立通事舍人引太师诣宫门外之左西向立。 持诏函者先入太师与使副伴行入门使副诣传命位立定太师退复位。 初使副入门舍人引三师以下入就殿庭南边位北向立班如式。 左右庶子引王太子就受命位北向立。 左庶子赞: "拜!" 王太子再拜。 奏圣躬万福又再拜。 三师以下俱再拜。 太尉口宣讫副使取诏书以授使使奉诏书少前南向 王太子进步 受诏书右庶子进王太子之右传受诏书以传持函者持函二人退立于受命位之右北向太尉退复位左庶子引王太子退复位赞: "再拜!" 王太子再拜宫官再拜王太子 押物引宣物过庭东入西出左庶子赞: "再拜!" 王太子 伏兴再拜讫左右庶子引王太子就殿庭东边位西向立。 谒者引使副舍人引太师伴行出门外揖送左右庶子引王太子上殿升座。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王太子称名立府仪-004

太子受贺。 受命礼毕舍人引三师三少宾客升自西阶三师三少在西东向北上宾客在南北向东上。 舍人引左右詹事庶子以下文武群官就拜位立定。 舍人喝: "三师以下文武群官上下初再拜!" 王太子* 拜。 舍人喝: "三师以下又再拜!" 班首进步致辞退复位。 舍人喝: "三师以下又再拜!" 王太子俱* 拜讫舍人引三师以下降阶躬身王太子降阶三师以下将出门左庶子前称: "礼毕。" 退复位。 通事舍人引王太子入内阁东宫侍卫挟侍如式群官以次出。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王太子称名立府仪-005

会宾附表朝谒并如封册仪。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王太子称名立府仪-006

忠烈王二十一年九月甲子世子署事于都佥议司世子坐南向中赞向西侍郞赞成事以下向东。 世子还百官进贺世子* 拜。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王太子加元服仪-000

王太子加元服仪。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王太子加元服仪-001

○告太庙别庙景灵殿并有司行事如常告之仪。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王太子加元服仪-002

大观殿陈设。 所司预奏请太尉一员为宾尙书一员为赞冠有司承以戒之。 前一日尙舍局设王座于大观殿如常仪。 设书案于王座前两楹*闲小南设宰臣位于王座东南西向北上枢密位于王座西南东向北上又设传制褥位于殿庭中心之左西向受制褥位于殿庭中心北向设宾及宰臣枢密拜位于受制位之南设赞冠拜位于宾拜位之南行礼执事官位于赞冠拜位之南每等异位俱重行北向东上。 典仪设宰臣枢密闻辞位于拜位之东西向北上设左右侍臣位于殿庭东西如常仪典仪位于太乐令位之东北赞者二人在南差退俱西向文武百官闻辞位于殿庭东西相向北上设文武官拜位于殿庭之南两班相对为首如常仪太乐令位于百官之南北向 律郞位于西阶之西东向。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王太子加元服仪-003

临轩命宾赞。 其日诸卫勒所部列卫仗如常仪。 群官依时刻各服其服俱就大观殿门外以俟。 近臣奉诏书先置王座前书案上。 掌节者立于王座东南西向典仪帅赞者先入就位左右侍臣俱就位立定。 阁门各引宰臣枢密文武百官入就闻辞位太乐令帅工人入就位 律郞入就举麾位。 摄侍中诣宣仁殿门外版奏外办王服黄袍以出曲直华盖侍卫警 如常仪。 王将出近臣枢密殿内起居禁卫以次奏山呼再拜亦如常仪。 王至殿 律郞举麾乐作王卽座乐止。 阁门各引宰臣枢密文武百寮俱就拜位立定。 典仪曰: "再拜!" 在位官皆再拜讫。 阁门分引宰臣枢密自东西侧阶升殿立定通事舍人引宾赞行礼执事官入就位宾赞初行入门乐作至位乐止。 典仪曰: "再拜!" 宾赞以下皆再拜。 侍中及通事舍人前承制降自东阶至传制位西向立称有制宾再拜侍中传制曰: "将加冠于元子卿其将事。" 宾进诣受制位北向再拜稽首辞曰: "臣不敏恐不能供事敢辞。" 侍中升奏又承制降称制: "卿将事无辞。" 宾再拜退复位。 侍中升复位通事舍人至赞冠东北西向称有制赞冠再拜舍人称: "将加冠于元子卿宜赞冠。" 赞冠再拜舍人退。 门下侍郞引主节者脱节衣降诣传制位西向立宾就受制位再拜门下侍郞取节授宾宾 受以传持节者再拜持节者立于宾后门下侍郞退。 中书侍郞诣诏案南北向 伏 近臣诣诏案东取诏书以授中书侍郞中书侍郞传授持函者 伏兴降诣传制位西向立宾再拜 受诏书以传持函者 伏兴又再拜持函者立于宾后中书侍郞升复位。 典仪曰: "再拜!" 宾赞以下文武百寮凡在位者皆再拜。 舍人引宾赞出持节者前导持诏函者次之宾又次之由中道出门持节者加节衣赞冠以下由西偏门出宾赞初行乐作出门乐止。 摄侍中版奏称礼毕 伏兴还侍位。 王兴乐作王降座侍卫警 如常仪入阁乐止。 舍人引在位者以次出初宾赞出门备仪卫而行诣东宫入次文武百寮诣东宫就位如常仪。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王太子加元服仪-004

丽正宫陈设。 前一日守宫设宾次及赞冠次于丽正门外道西俱南向。 有司设王太子羽仪于殿庭内外如常仪。 典仪设主人望诏拜位于宫门外道西东向又设王太子受宫官拜位于殿上东壁下西向受三师三少拜位于殿庭东西向三师位于殿庭西三少位于三师之南少退宾客位于三少之南少退俱东向设王太子位于东阶东南西向又设受制位于殿庭南北向设宾位于殿阶*闲南向赞冠位于宾西南东向设诏案于赞冠西南东向持节位于宾东南西向主人位于太乐令位之东北西向文武群官位于殿庭文东武西北上太乐令位于殿庭近南北向工人分立于后举麾位于西阶之西东向。 奉礼郞设 洗于东阶东南 在洗东加勺  在洗西实以巾执 洗者公服立于 洗之南北向。 典设郞铺王太子冠席于殿上东壁下近南西向设宾席于西阶上东向设主人席于王太子席西南西向设三师席于冠席北南向三少席于冠席南北向张 幄于东序内设褥席于 中又张 于序外拟置馔物。 内直郞陈三加之服于 内东领北上初加栀黄衣再加紫罗窄袖袍三加公服 箱在服南栉箱又在南又陈三加冠箱于殿庭西北以北为上初加 罗通顶 再加帽子三加 头。 奉礼三人位于冠箱西各当其后俱东向北上。 序外 内设 洗 在洗北加勺  在洗南实巾爵各一加 。 良 令实尊醴加勺 在爵洗之西执 洗器皿者公服各立其所。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王太子加元服仪-005

冠。 其日三师三少文武群官及宫官皆服其服并集于丽正门外位以俟。 诏书至宫门外主人及三师三少以下文武群官以次入就位。 拜诏讫典谒引宫官入就宫庭位。 宾赞至入宫门外次工人及诸行事之官各入就位典谒引群官以次入就位。 左庶子奏外备王太子着帽子绛纱衣出自东序升座。 群官及宫官再拜讫通事舍人引三师三少入就位。 洗马引王太子乐作降自东阶就宫庭东位西向立乐止。 左庶子赞: "再拜!" 王太子再拜。 三师三少及宾客皆再拜讫通事舍人引主人入就殿庭西位主人再拜王太子* 拜舍人引主人出门迎宾洗马引王太子乐作就阶东南位西向立乐止。 三师训导在前三少训从于后千牛仗二人夹左右。 主人赞冠升自东阶诣东序 内少北户东西向立主人迎宾于门东西向宾立于门西东向宾主相揖入门持节者前导持诏函者次之乐作俱就位立定乐止。 宾就案取制书复位洗马引王太子诣受制位北向立王太子初行乐作至位乐止。 主节脱节衣宾称有敎左庶子赞: "拜!" 王太子再拜宾称敎: "王太子某吉日元服率由旧章命太尉某就加元服。" 宣讫王太子又再拜诣宾前 受诏书授少傅少傅进王太子之右 受诏以传持函者持函者承受立于王太子之右少南。 王太子复位再拜讫洗马引王太子升东阶三师三少导从如式初行乐作上阶乐止。 入东序 内近北西向立三师三少各就殿上席位讫宾升西阶主人升东阶各立席后。 初宾升舍人引宾赞冠诣 洗 手升自东阶诣东序 内立于主人赞冠之南俱西向主人赞冠引王太子出立于冠席东西向。 宾赞冠取 栉二箱出 奠于王太子冠席南兴诣席北少东西向立。 宾揖太子太子升筵西向坐宾赞冠进筵前东向 脱王太子帽子置于箱栉毕设 兴少北南向立宾降 主人从降乐作宾升乐止。 主人从升执初加冠者升西阶宾降一等受之右执顶左执前进王太子席前东向立祝曰: "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厥幼志愼其成德寿考维祺以介景福。" 乃 冠兴复位东向立。 宾赞冠进席前东向 结缨兴复位。 王太子兴宾揖王太子主人赞冠引王太子入东序 内着栀黄衣以出立于席东西向宾揖王太子太子升筵西向坐。 宾赞冠进席前东向 脱初加冠置于箱栉 依旧不解兴复位执再加冠者升西阶宾降二等受之右执顶左执前进王太子席前东向立祝曰: "吉月令辰乃申嘉服克敬威仪式明厥德眉寿万年永受祺福。" 乃 冠兴复位东向立。 宾赞冠进席前东向 正帽兴复位。 王太子兴宾揖王太子主人赞冠引王太子入东序 内*看{着}紫罗窄袖袍以出立于席东西向宾揖王太子。 太子升筵西向坐宾赞冠进席前东向 脱再加冠置于箱栉 依旧不解兴复位。 执三加冠者升西阶宾降三等受之右执顶左执前进王太子席前东向立祝曰: "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其服以成厥德万寿无疆承天之庆。" 乃 冠兴复位东向立。 宾赞冠 正 头兴复位。 王太子兴宾揖王太子主人赞冠引王太子入东序 内宾赞冠彻 栉二箱入于 内。 主人赞冠又设王太子醴席于殿上稍东南向。 设讫王太子着公服以出主人赞冠引升筵南向坐赞冠退宾及宾赞冠降自西阶诣序外 内 水洗爵爵以玉盏代之承以玉面叶。 宾升复位典膳郞酌醴以授宾赞冠赞冠受爵升自西阶立于醴席西南北向宾进受醴进王太子筵前北面立祝曰: "甘醴惟厚嘉荐令芳拜受祭之以定厥祥承天之休寿考不忘。" 王太子搢笏受醴乐作宾赞冠与太官令奉馔陈于筵前王太子飮醴奠爵讫乐止。 宾退复位东向立。 太官令彻馔。 王太子执笏降筵西向再拜。 宾* 拜讫通事舍人引宾降立于西阶之西近北东向宾赞冠从降立于宾西南东向。 洗马引王太子降自西阶乐作立于西阶之东南向乐止。 宾少进字之曰: "礼仪旣备令月吉日明告厥字君子攸宜宜之于 永受保之奉 字某。" 王太子再拜曰: "某虽不敏敢不祗奉。" 又再拜。 通事舍人引宾赞及主人出门洗马引王太子乐作至 阶下位西向立乐止。 三师在南北向三少在北南向王太子再拜三师三少* 再拜以出。 洗马引王太子自 阶升殿西向坐典仪曰: "再拜!" 群臣在位者皆再拜。 左庶子前称礼毕主人赞冠引王太子入阁。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王太子加元服仪-006

会宾赞如册封后会宾仪。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王太子加元服仪-007

朝谒冠礼讫左庶子洗马引王太子诣殿北向左庶子赞: "拜!" 王太子再拜。 近臣宣 戒曰: "事亲以孝接下以仁使人以义养人以惠。" 讫王太子再拜舞蹈又再拜进步称: "臣虽不敏敢不祗奉。" 退复位。 又再拜讫便诣王后阁前北向立再拜。 尙宫前承令降诣王太子西北东向称令旨。 王太子再拜戒词上同。 王太子再拜少进称: "臣夙夜祗奉不敢失坠。" 退复位。 又再拜讫出。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王太子加元服仪-008

睿宗十六年正月辛亥王太子加元服于寿春宫百官表贺。 先是太子在行宫欲加冠平章事金缘奏曰: "冠者礼之始事之重故冠于 三加弥尊所以尊其礼而着成人之义也今以元子之贵行事于外非所以法先王示后代宜令有司举礼以行。" 从之。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王太子纳妃仪-000

王太子纳妃仪。

#高丽史66卷-志20-礼8-嘉礼-王太子纳妃仪-001

○采择告期并内降指挥遣使如仪告*大庙如常告之仪。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2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