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幕属部考

  周

周制设党正掌其党之政令教治族长掌其族之戒

令政事闾胥掌其闾之征令比长掌其比之治皆统

于地官

按周礼地官党正每党下大夫一人





郑司农曰五百家为党 郑锷曰周家之制一

 乡则二十五党每党以下大夫一人为之则以正

 一党之人而为党人所取正

各掌其党之政令教治及四时之孟月吉日则属民

而读邦法以纠戒之





郑康成曰以四孟月朔日读法者弥亲民者教

 弥数 刘执中曰正月在州三时在党

春秋祭禜亦如之





郑锷曰一党之中必有禜祭左氏所谓日月星

 辰之神则霜雪风雨之不时于是乎禜之山川之

 神则水旱疠疫之不时于是乎禜之

国索鬼神而祭祀则以礼属民而饮酒于序以正齿







王昭禹曰郊特牲以岁十有二月合聚万物而

 索飨之则索鬼神而祭祀乃万物之神盖万物所

 以生所以成凡人之欲皆有以养之凡人之求皆

 有以给之孰为此者其神乎先王于是有报礼焉

 方其岁功之成则索万物之神而祭之虽水庸昆

 虫有所不遗而况造物之元功乎大宗伯以□辜

 祭四方百物钥章国祭蜡则吹豳颂击土鼓息老

 物凡皆索鬼神之祭所以报本而反始既蜡而属

 民饮酒于序所以休老劳农报本反始于岁功之

 成休老劳农以正齿位则又申之以孝弟之义

壹命齿于乡里再命齿于父族三命而不齿





陈君举曰一命者天子之下士公侯伯之上士

 子男之大夫而与乡里齿焉再命者天子之中士

 公侯伯之大夫子男之卿而又与族齿焉三命者

 天子之上士公侯伯之卿虽云不齿亦异席而已

 非敢居其上

凡其党之祭祀丧纪昏冠饮酒教其礼事掌其戒禁





郑锷曰祭祀丧纪冠昏饮酒俯仰揖逊进退周

 旋尤贵以礼为主于五百家之党立一党正之官

 使民于此五事之中动必以礼从事然礼所得为

 者不可以不戒礼所不得为者不可以不禁故又

 掌其戒禁

凡作民而师田行役则以其法治其政事





郑锷曰师田行役众庶所聚非致严以驭之不

 可也以法而治其政事又异乎平日之教以礼事

 矣

岁终则会其党政帅其吏而致事





贾氏曰帅族师以下之吏致其所掌之事于州

 长

正岁属民读法而书其德行道艺





郑锷曰或谓党正四时孟月之吉与夫春秋之

 禜有纠戒之读法岁十二月又有正齿位之饮酒

 于是时也不书其民德行道艺至于正岁读法则

 一书之何也□读法而纠戒之特以勉励其修为

 之始大蜡而正齿位特以变革其田野之习正岁

 始一书者凡德行道艺之难能使人终岁修之以

 俟一朝之见录非正岁则党正不书非修习之已

 成则正岁不书聚民读法以书之重难其事如此

以岁时□校比及大比亦如之





郑司农曰校比族师职所谓以时属民而校登

 其族之夫家之众寡辨其贵贱老幼废疾可任者

 及其六畜车辇如今小案比 贾氏曰族师至三

 年大案比党正亦□之

族师每族上士一人





郑锷曰六乡之官无非掌教独于族以师名官

 何也盖先王之制乡也合四闾而为一族环一族

 而聚百家其意以为治民者犹治家一家之中受

 姓为氏受氏为族合族既众倘不率驯教训则卑

 陵尊幼犯长而家道不正况百家之聚讵可不先

 有以教之乎以师为名乃是合族而教之之意

各掌其族之戒令政事





郑锷曰族师之官以掌教为主乃使之各掌其

 戒令政事不及于教何也尝以州长党正考之长

 以表率为义正以董正为义故二官皆言掌其教

 治师者人之模范名官曰师则不待言而知其所

 掌者教矣

月吉则属民而读邦法书其孝弟睦□有学者





王昭禹曰乡官之读法与夫书考民之德行道

 艺孝弟睦□每于属民者非特众而已亦所以公

 是非而明好恶每于岁之正月吉日非特谨其始

 而已亦使之日有所改月有所化

春秋祭酺亦如之





郑康成曰酺者为人物□害之神故书酺或为

 步校人职又有冬祭马步则未知此世所云蝝螟

 之酺与人鬼之步与盖亦为坛位如雩禜云

以邦比之法帅四闾之吏以时属民而校登其族之

夫家众寡辨其贵贱老幼废疾可任者及其六畜车







郑锷曰比法者小司徒颁于六乡之比法也在

 乡师则谓之国比言是法本于王国而非臣下之

 所私在族师则谓之邦比言是法行于邦中而非

 特一族之所专 贾氏曰四闾之吏者族师管四

 闾二十比吏则闾胥比长 王昭禹曰校其数而

 登其籍于乡大夫 项氏曰夫以田言家以居言

 如家七人为众家五人为寡贵贱老幼废疾则不

 任可任六尺以上七尺以上者六畜牛马羊豕犬

 鸡车驾辇挽皆辨之

五家为比十家为联五人为伍十人为联四闾为族

八闾为联使之相保相受刑罚庆赏相及相共以受

邦职以役国事以相葬埋





黄氏曰比闾党州皆以五而登惟闾四族变其

 中者所以为联法也故五家为比有联则闾合四

 闾为族有联则党合如是则比闾族党无不合者

 居则五家为比十家为联行则五人为伍十人为

 联五伍也十什也故士师曰掌乡合州党族闾比

 之联与其人民之什伍是也乡合非野法也四闾

 为族八闾为联八闾二百家军法虽四而调一要

 必以是而起郑康成注稍人曰以人数调之使劳

 逸递焉是也大司马有车有徒故十人为联则伍

 合二伍二百人为联则卒合二卒以二百人计之

 七十五人共车三伍百二十五人为徒兵五伍皆

 伍也合则皆什也晋荀吴毁车为行而曰以伍共

 车为先又曰困诸厄又克盖当险野利用徒尽合

 车人而用之故谓之以什共车

若作民而师田行役则合其卒伍简其兵器以鼓铎

旗物帅而至掌其治令戒禁刑罚岁终则会政致事





郑锷曰一族之众居则有比闾之联而卒伍犹

 未之合有耒耜之用而兵器或未之精至于作之

 而师田行役族师遂为一卒之长欲其师行之有

 统则必合为卒伍欲其攻战之必胜则必简其兵

 器合则使之联而不散简则使之精而无敝又用

 鼓铎旗物率之至于师田行役之所犹恐其在军

 之不肃复掌其治令戒禁刑罚既已防之于其前

 又有以驱之于其后孰敢不率哉至岁终会一岁

 所行之政而致其事于乡大夫则一族之政举矣

闾胥每闾中士一人





王昭禹曰闾二十五家而同其门中有胥以统

 之

各掌其闾之征令





史氏曰闾胥于民尤近掌其征令而已异于师

 也征令者下之所言皆是也

以岁时各数其闾之众寡辨其施舍





郑锷曰说者谓一闾之中不过二十五家其众

 寡何难知之有必以岁时各数之盖一闾之民有

 可任者亦有可施舍者彼其或老或幼苟不知其

 可舍而一切任之岂恤民之道哉闾胥之数惟先

 有以辨之则乡大夫得以岁时入其书

凡春秋之祭祀役政丧纪之数聚众庶既比则读法

书其敬敏任恤者





郑康成曰祭祀谓州社党禜族酺也役田役也

 政若州射党饮酒也丧纪大丧之事也四者及比

 皆会聚众民因以读法以□戒之

凡事掌其比□挞罚之事





贾氏曰言凡事则是乡饮酒及乡射饮酒有失

 礼者皆须罚之掌其比者人聚则有校比之法皆

 掌之

比长五家下士一人





礼库曰比长闾胥之属

各掌其比之治五家相受相和亲有□奇□则相及





王昭禹曰大司徒五家为比使之相保五比为

 闾使之相受比长言相受不言相保者盖分而言

 之则比相保闾相受合而言之则皆相保受相和

 则不乖相亲则不□如此则恺悌和乐之风形而

 乖争陵犯之变无由而作矣先王禁民为非于其

 微而致察故始于五家之比

徙于国中及郊则从而授之若徙于他则为之旌节

而行之





贾氏曰当乡之内迁徙直须伍长送付彼吏若

 徙于他是出向外乡则当为旌节乃行之

若无授无节则唯圜土内之





史氏曰无授无节非有过则必其无土著者彼

 之得之宁不呵问内之圜土者既防其奸伪又冀

 其回心而止于无过此先王之仁政也

  后汉

光武帝建武  年复置并州从事史十二人假佐

二十五人

按后汉书光武帝本纪不载 按百官志建武中复

置并领一州从事史十二人本注曰都官从事主察

举百官犯法者功曹从事主州选署及众事别驾从

事校尉行部则奉引录众事簿曹从事主财谷簿书

其有军事则置兵曹从事主兵事其余部郡国从事

每郡国各一人主督促文书察举非法皆州自辟除

故通为百石云假佐二十五人本注曰主簿录阁下

事省文书门亭长主州正门功曹书佐主选用孝经

师主监试经月令师主时节祠祀律令师主平法律

簿曹书佐主簿书其余都官书佐及每郡国各有典

郡书佐一人各主一郡文书以郡吏补岁满一更



蔡质汉仪曰都官主雒阳百官朝会与三府掾

 同博物记曰中兴以来都官从事多出之河内掊

 击贵戚

  晋

晋州置别驾治中从事诸曹从事等员

按晋书职官志州置别驾治中从事诸曹从事等员

中郡州上及江阳朱提郡郡各置部从事一人小郡

亦置一人又有主簿门亭长录事记室书佐诸曹佐

守从事武猛从事等凡吏四十一人卒二十人诸州

边远或有山险滨近寇贼羌夷者又置弓马从事五

十余人徐州又置淮海凉州置河津诸州置都水从

事各一人凉益州置吏八十五人卒二十人荆州又

置盐佃督一人

  宋

宋仍魏晋州设属官别驾从事史等员

按宋书百官志州官属有别驾从事史一人从刺史

行部治中从事史一人主财谷簿书兵曹从事史一

人主兵事部从事史每郡各一人主察非法主簿一

人录合下众事省署文书门亭长一人主州正门功

曹书佐一人主选用孝经师一人主试经月令师一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2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