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长府而闵子不仁秦筑骊阿嬴姓以颠故人君无云

我贵榱题是遂毋云我富淫作极游在彼墙屋而忘

其国戮作臣司匠敢告执猷

  授张锡工部尚书制     唐中宗

明光画省务总枢要建礼仙门职惟喉舌尚书左丞

张锡白虹良宝紫电雄锋家传鹊印之祥世袭貂冠

之绪文遒吐凤思缛腾蛟质映南金材逾东箭自提

纲左辖立帷中台奏郭奕而无□射崔洪而不愧紫

枢伫俊彤管须贤宜升赐剑之荣式表委珠之洁

  工部箴          明宣宗

虞舜之世垂若百工暨于成周乃设司空汉置水衡

将作少府备物致用必谨其度我朝建官列次六卿

率属有四各底于成凡诸缮作仪品有秩辨其楛良

去华就实凡厥有位宜慎其官顺理而治勿苛以残

山泽之利羽毛齿革金□丹漆暨木与石为所当为

毋耗于材逸所当逸毋殚其力毋纵己私纵则召灾

毋溺于贿溺则取败必祗必勤必施以公百役具宜

惟尔之功其懋敬哉视古仁智率履勿愆用保禄位

 工部部艺文二



  贺杨巨源博士拜虞部员外  唐王建

合归兰署已多时上得金梯亦未迟两省郎官开道

路九州山泽属曹司诸生拜别收书卷旧客看来读

制词残着几丸仙药在分张还遣病夫知

  寄前水部贾员外嵩      郑谷

谢病别文昌仙舟向越乡贵为金马客雅称水曹郎

白鹭同孤洁清波共渺茫相如辞赋外骚雅趣何长

 工部部纪事

家语孔子初仕为中都宰二年定公以为司空乃别

五土之性而物各得其所生之宜咸得厥所

周书裴侠传侠转工部中大夫有大司空掌钱物典

李贵乃于府中悲泣或问其故对曰所掌官物多有

费用裴公清严有名惧遭罪责所以泣耳侠闻之许

其自首贵言隐费钱五百万侠之肃遏奸伏皆此类



隋书阎毗传高祖受禅毗以伎艺侍东宫数以雕丽

之物取悦于皇太子由是甚见亲待每称之于上寻

拜车骑宿卫东宫上尝遣高颎大阅于龙台泽诸军

部伍多不齐整惟毗一军法制肃然颎言之于上特

蒙赐帛俄兼太子宗卫率长史寻加上仪同太子服

玩之物多毗所为及太子废毗坐杖一百与妻子俱

配为官奴婢后二岁放免为民炀帝嗣位盛修军器

以毗性巧谙谏旧事诏典其职寻授朝请郎毗立议

辇辂车舆多所增损擢拜起部郎帝尝大备法驾嫌

属车太多顾谓毗曰开皇之日属车十有二乘于事

亦得今八十一乘以牛驾车不足以益文物朕欲减

之从何为可毗所为臣初定数共宇文恺参详故实

据汉胡伯始蔡邕等议属车八十一乘此起于秦遂

为后式故张衡赋曰属车九九是也次及法驾三分

减一为三十六乘此汉制也又据宋孝建时有司奏

议晋迁江左惟设五乘尚书令建平王宏曰八十一

乘议兼九国三十六乘无所准凭江左五乘俭不中

礼但帝王文物旗旒之数爰及冕玉皆同十二今宜

准此设十二乘开皇平陈因以为法今宪章往古大

驾依秦法驾依汉小驾依宋以为差等帝曰何用秦

法乎大驾宜三十六法驾宜用十二小驾除之毗研

精故事皆此类也长城之役毗总其事及帝有事恒

岳诏毗营立坛□寻转殿内丞

唐书李栖筠传栖筠字贞一为工部侍郎关中旧仰

郑白二渠溉田而豪戚壅上游取硙利且百所夺农

用十七栖筠请皆撤毁岁得租二百万民赖其入

窦威传威从兄子抗抗弟琎字之推贞观初迁将作

大匠诏修洛阳宫凿池起山务极侈浮费不胜算太

宗怒诏毁之免其官

合璧事类宋柳永字耆卿识音律工小词游诸内侍

门为屯田员外郎未有差遣会太史奏老人星见时

秋霁宴禁中仁宗命左右召词臣为新乐章内侍属

永应制冀因缘进用永以小词擅名天下欣然走笔

甚得意比进呈上见首有一渐字色若不悦读至中

乃与御制真宗挽词暗合上惨然乃掷于地自此不

复进用然至今天下称为柳屯田云

老学庵笔记元佑初苏子由为户部侍郎建言都水

监本三司之河渠案将作监本三司之修造案军器

监本三司之甲胄案三司今户部也而三监乃属工

部请三监皆兼□户部凡有所为户部定其事之可

否裁其费之多寡工部任其工之良楛程其作之迟

速朝廷从其言为法及绍圣中以为害元丰官制罢

之建中靖国中或欲复从元佑已施行矣丰相之为

工部尚书独持不可曰设如都水监塞河军器监造

军器而户部以为不可则已矣若以为可则并任其

事可也今户部吝其费裁损之乃令工部任河之决

塞器之利钝为工部者不亦难乎议遂寝

编年备要宋元符三年曾布入相御史中丞丰稷欲

率台属论之遂迁稷工部尚书稷力丐补外不允其

谢表中有内侍已成于怨府佞人方列于奏章之语

上问佞人为谁曰曾布陛下斥布则天下事定矣

金史刘玮传玮擢户部尚书时河决于卫自卫抵清

沧皆被其害诏兼工部尚书往塞之或以谓天流

行非人所能御惟当徙民以避其冲玮曰不然天生

五材递相休王今河决者土不胜水也俟秋冬之交

水势稍杀以渐兴筑庶几可塞明年春玮斋戒祷于

河功役齐举河乃复故

元史唐仁祖传仁祖迁工部尚书桑哥以曹务烦剧

特重困之仁祖处之甚安寻出使云中桑哥考工部

织课稍缓怒曰误国家岁用亟遣驿骑追还就见桑

哥相府中遽命直吏拘往督工且促其期曰违期必

致汝于法左右皆为之惧仁祖退召诸署长从容谕

之曰丞相怒在我不在尔也汝等勿惧宜力加勉众

皆感激昼夜倍其功期未及而办乃罢

自当传自当改工部员外郎中书省委开混河自当

往视之以为水性不常民力亦瘁难以成功言于朝

河役乃罢会次三皇后殂命工部撤行殿车帐皆新

作之自当未即兴工尚书曰此奉特旨员外有□则

罪归于众矣自当曰即有罪我独任之未几帝果问

成否省臣乃召自当责问之自当请自入对既见帝

奏曰皇后行殿车帐尚新若改作之恐劳民费财且

先皇后无恶疾居之何嫌必欲舍旧更新则大明殿

乃自世祖所御列圣嗣位岂皆改作乎帝大悦语省

臣曰国家用人当择如自当者庶不□大事特赐上

尊金币

董文用传文用字彦材至元十二年丞相安童奏为

工部侍郎代纥石里纥石里阿合马私人也其徒既

谗间安童罢相即仗鹰监奏曰自纥石里去工部侍

郎不给鹰食鹰且瘦死帝怒促召治之因急捕文用

入见帝望见曰董文用乃为尔治鹰食者耶置不问

别令取给有司

张思明传思明延佑三年拜中书参知政事仁宗即

位近臣疾其持法峭直日构谗间出为工部尚书帝

问左右曰张士瞻居工部得无怏怏乎对曰勤政如

初帝嘉叹之命授宣政院副使

献征录秦逵升工部尚书帝以古帝王庙地界通衢

而不严乃徙建于钦天山之阳逵奏庙功成自三

皇五帝继以三代两汉唐宋元勋硕德比侔者列像

于庭冕辉煌上甚嘉之

赵荣字孟仁景泰中迁工部侍郎张秋河决命荣董

治之卒复故道天顺初升本部尚书

赵璜字庭实擢工部侍郎奏毁镇国府元明宫及诸

权奸庐舍以备国用升本部尚书

毛伯温升工部尚书奉命提督天寿山工程诸陵石

柱道远车摧劳费千万公以意制八轮车前后联络

随地险夷低昂工作易就上闻之喜赐绣囊银勺各



陆祥擢工部郎多巧思常用玉一方寸许刻镂为方

池以献凡水中所有鱼龙荇藻之类皆备曲尽其巧

 工部部杂录

林下偶谈白虎通云司空主土不言土言空者谓空

尚主之何况于实以微见着也汉儒之谬如此可发

千载之一笑

春明梦余录周礼冬官亡汉时补以考工记夫冬官

之典职既不可考亦岂待考工记补之而后为冬官

之全乎太宰事典以富邦国以任百官以生万民小

宰事职以富邦国以养万民以生万物则事官之意

在周礼可□也周官亦曰司空掌邦土居四民时地

利则司空之意在周官可推也况冬之为言终也万

物成终毕归其根但空土而已命之曰司空岂无意

义而云然哉惟藏而固之富而生之此所以为冬之

象也若夫考工记之事虞书所谓共工也夫共工诚

冬官之事但其一属耳故取以入冬官则可用之以

补冬官则不可

舜典帝曰畴若予工佥曰垂哉帝曰俞咨垂汝共工

垂拜稽首让于殳斨暨伯与帝曰俞往哉汝谐帝曰

畴若予上下草木鸟兽佥曰益哉帝曰俞咨益汝作

朕虞益拜稽首让于朱虎熊罴帝曰俞往哉汝谐按

工之官缺则民用不周虞之官缺则物生不遂故舜

视百工万物皆予一体故皆曰予而虞工列九官自

古重之矣周礼属虞衡于夏官今则并山泽虞衡统

属之于工部益垂犹且让之任是职者可轻视之哉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2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