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年方竟毫厘无舛稠参会今古多所改创魏晋以来

皮弁有缨而无笄导稠曰此古田猎之服也今服以

入朝宜变其制故弁施象牙簪导自稠始也又从省

之服初无佩绶稠曰此乃晦朔小朝之服安有人臣

谒帝而去印绶兼无佩玉之节乎乃加兽头小绶及

佩一只旧制五辂于辕上起箱天子与参乘同在箱

内稠曰君臣同所过为相逼乃广为盘舆别构栏楯

侍臣立于其中于内复起须弥平坐天子独居其上

自余麾幢文物增损极多事见威仪志帝复令稠造

戎车万乘钩陈八百连帝善之以稠守太府卿后三

岁兼理少府监辽东之役摄右屯卫将军领御营弩

手三万人时工部尚书宇文恺造辽水桥不成师不

得济右屯卫大将军麦铁杖因而遇害帝遣稠造桥

二日而就初稠制行殿及六合城至是帝于辽左与

贼相对夜中施之其城周回八里城及女垣合高十

仞上布甲士立杖建旗四围置阙面别一观观下三

门迟明而毕高丽望见谓若神功是岁加金紫光禄

大夫明年摄左屯卫将军从至辽左十二年加右光

禄大夫从幸江都遇宇文化及作乱以为工部尚书

化及败陷于窦建德建德复以为工部尚书舒国公

建德败归于大唐授将作小匠卒开皇时有刘龙者

河间人也性强明有巧思齐后主知之令修三爵台

甚称旨因而历职通显及高祖践阼大见亲委拜右

卫将军兼将作大匠迁都之始与高颎参掌制度代

号为能大业时有黄亘者不知何许人也及其弟衮

俱巧思绝人炀帝每令其兄弟直少府将作于时改

创多务亘衮每参典其事凡有所为何稠先令亘衮

立样当时工人皆称其善莫能有所损益亘官至朝

散大夫衮官至散骑侍郎

  唐

  阎让

按唐书本传让字立德以字行京兆万年人父毗为

隋殿内少监本以工艺进故立德与弟立本皆机巧

有思武德初为秦王府士曹参军从平东都迁尚衣

奉御制衮冕六服腰舆伞扇咸有典法贞观初历将

作少匠大安县男护治献陵拜大匠文德皇后崩摄

司空营昭陵坐弛职免起为博州刺史太宗幸洛阳

诏立德按爽垲建离宫清署乃度地汝州西山控汝

水睨广成泽号襄城宫役凡百余万宫成烦燠不可

居帝废之以赐百姓坐免官未几复为大匠即洪州

造浮海大航五百艘遂从征辽摄殿中监规筑土山

破安市城师还至辽泽亘二百里淖不可通立德筑

道为桥梁无留行帝悦赐予良厚又营翠微玉华二

宫擢工部尚书帝崩复摄司空典陵事以劳进爵大

安县公永徽五年高宗幸万年宫留守京师领徒四

万治京城卒赠吏部尚书并州都督陪葬昭陵谥曰



  姜行本

按唐书姜传子确字行本以字显贞观中为将

作少匠护作九成洛阳宫及诸苑□以干力称多所

赉赏游幸无不从迁宣威将军太宗选趫才衣五色

袍乘六闲马直屯营宿卫仗内号曰飞骑每出幸即

以从拜行本左屯卫将军分典之高昌之役为行军

副总管出伊州距柳谷百里依山造攻械增损旧法

械益精其处有汉班超纪功碑行本磨去古刻更刊

颂陈国威灵遂与侯君集进平高昌战有功玺书慰

劳还为金城郡公赐奴婢七十人帛一百五十帝

将征高丽行本谏未宜轻用师不从至盖牟城中流

矢卒帝赋诗悼之赠左卫大将军郕国公谥曰襄陪

葬昭陵子简嗣行本性恪敏所居官虽祈寒烈暑无

懈容加有巧思凡朝之营缮所司必谘而后行魏征

见其倚昵恐启侈端劝帝斥之帝赖其强济不斥

也子柔远美姿容敷奏详辩武后时至左鹰扬卫将

军摄地官尚书通事舍人内供奉子皎晦

  韦弘机

按唐书本传弘机京兆万年人祖元礼隋浙江刺史

弘机仕贞观时为左千牛胄曹参军使西突厥册拜

同俄设为可汗会石国叛道梗三年不得归裂裾录

所过诸国风俗物产为西征记比还太宗问外国事

即上其书帝大悦擢朝散大夫累迁殿中监显庆中

为檀州刺史以边人陋僻不知文儒贵乃修学宫画

孔子七十二子汉晋名儒像自为赞敦劝生徒由是

大化契苾何力讨高丽次栾水会暴涨师留三日弘

机输给资粮军无饥高宗善之擢司农少卿主东都

营田苑宦者犯法杖乃奏帝嗟赏赐绢五十匹曰后

有犯者治之毋奏迁司农卿太子弘薨诏蒲州刺史

李冲寂治陵成而元堂□不容终具将更为之役者

过期不遣众怨夜烧营去帝诏弘机嗣作弘机令开

隧左右为四便房撙制礼物裁工程不多改作如期

而办帝尝言两都我东西宅然因隋宫室日仆不完

朕将更作奈财用何弘机即言臣任司农十年省惜

常费积二十万缗以治宫室可不劳而成帝大悦诏

兼将作少府二官督营缮初作宿羽高山等宫徙洛

中桥于长夏门废利涉桥人便之天子乃登洛北绝

岸延眺良久叹其美诏即其地营宫所谓上阳者尚

书左仆射刘仁轨谓侍御史狄仁杰曰古天子陂池

台榭皆深宫复禁不欲百姓见之恐伤其心而今列

岸謻廊亘王城外岂爱君哉弘机曰天下有道百官

奉职任辅弼者则思献替事我乃府藏臣守官而已

仁杰非之俄坐家人犯盗劾免官初东都方士朱钦

遂为武后所宠奸赃狼籍弘机白钦遂假中宫驱策

依倚形势亏紊皇明为祸乱之渐帝遣中使慰谕敕

毋漏言逐钦遂于边后恨之永淳中帝幸东都至芳

桂宫召弘机使白衣检校园苑将复任之为后犄而

止终检校司农少卿事

  姜师度

按唐书本传师度魏州人擢明经调丹陵尉龙冈令

有清白称神龙初试为易州刺史河北道巡察兼支

度营田使好兴作始厮沟于蓟门以限奚契丹循魏

武帝故迹并海凿平虏渠以通饷路罢海运省功多

迁司农卿出为陕州刺史太原仓水陆运所凑转属

诸河师度使依高为廥而注米于舟以故人不劳拜

太子詹事元宗徙营州治柳城拜营田支度修筑使

进为河中尹安邑盐池涸废师度大发卒洫引其流

置盐屯公私收利不赀徙同州刺史又派洛灌朝邑

河西二县阏河以灌通灵陂收弃地二千顷为上田

置十余屯帝幸长春宫嘉其功下诏美加金紫光

禄大夫赐帛三百匹进将作大匠左拾遗刘彤建榷

天下盐铁利内之官免贫民赋诏户部侍郎强循与

师度并假御史中丞会诸道按察使议所以榷之之

法俄为议者沮阁不行卒年七十余师度喜渠漕所

至繇役纷纭不能皆便然所就必为后世利是时太

史令傅孝忠以知星显时为语曰孝忠知仰天师度

知相地嘲所嗜也

  宋

  魏丕

按宋史本传丕字齐物相州人颇涉学问周世宗镇

澶渊辟司法参军有盗五人狱具丕疑其冤缓之不

数日果获真盗世宗嘉其明慎历顿丘冠氏元城三

县令世宗即位改右班殿直自陈本以儒进愿受本

资官世宗曰方今天下未一用武之际藉卿干事勿

固辞也未几出监明灵寨军世宗征淮甸丕获江南

谍者四人部送行在诏奖之赐钱十万迁供奉官供

备库副使太祖即位改作坊副使时杨承信帅河中

或言其反侧未安命丕赐承信生辰礼物阴察之还

言其无状太祖尝召对语丕曰作坊久积弊尔为我

修整之丕在职尽力以久次转正使开宝九年领代

州刺史凡典工作十余年讨泽潞维扬下荆广收川

峡征河东平江南太祖皆先期谕旨令修刱器械无

不精办旧□子弩射止七百步令丕增造至千步及

改绣衣卤簿亦专敕丕裁制丕撤本坊旧屋为舍衢

中收僦直及鬻死马骨岁得钱七千余缗工匠有丧

者均给之太祖幸洛郊祀三司使王仁赡议雇民车

牛运法物太祖以劳民不悦召丕议之丕请拣本坊

匠少壮者二千余分为□铺输之时以为便雍熙四

年代郝正为户部使端拱初迁度支使是冬出为黄

州刺史还朝召对便坐赐御书急就章朱邸集丕退

作歌以献因自述愿授台省之职太宗面谕曰知卿

本儒生然清望官奉给不若刺史之优也淳化初改

汝州刺史历知凤州改襄州境内久旱丕以诚祷之

二夕雨沾足明年召还屡求退居西洛不许四年表

求致仕授左武卫大将军仍领汝州刺史俄判金吾

街仗初六街巡警皆用禁卒至是召左右街各募卒

千人优以廪给使传呼备盗丕以新募卒引对遂分

四营营设五都一如禁兵之制五年改领郢州刺史

俄改领复州迁左骁卫大将军咸平二年卒年八十

一丕好歌诗颇与士大夫游接有时称南唐主李煜

妻卒遣丕充吊祭使且使观其意趣煜邀丕登升元

阁赋诗丕有朝宗海浪拱星辰之句以风动之太宗

尝赐诗令丕与柴禹锡和焉

  元

  贾鲁

按元史本传鲁字友恒河东高平人幼负志节既长

谋略过人延佑至治间两以明经领乡贡泰定初恩

授东平路儒学教授辟宪史历行省掾除潞城县尹

选丞相东曹掾擢户部主事未上一日觉心悸寻得

父书笔势颤缩即辞归比至家父已有风疾未几卒

鲁居丧服阕起为太医院都事会诏修辽金宋三史

召鲁为宋史局官书成选鲁燕南山东道奉使宣抚

幕官考绩居最迁中书省检校官上言十八河仓近

岁沦没官粮百三十万斛其弊由富民兼并贫民流

亡宜合先正经界然事体重大非处置尽善不可轻

发书累数万言切中其弊俄拜监察御史首言御史

有封事宜专达圣聪不宜台臣先有所可否升台都

事迁山北廉访副使复召为工部郎中言考工一十

九事至正四年河决白茅堤又决金堤并河郡邑民

居昏垫壮者流离帝甚患之遣使体验仍督大臣访

求治河方略特命鲁行都水监鲁循行河道考察地

形往复数千里备得要害为图上进二策其一议修

筑北堤以制横溃则用工省其一议疏塞并举挽河

东行使复故道其功数倍会迁右司郎中议未及竟

其在右司言时政二十一事皆举行调都漕运使复

言漕事二十事朝廷取其八事一曰京畿和籴二曰

优恤漕司旧领漕户三曰接连委官四曰通州总治

豫定委官五曰船户困于埧夫海运坏于埧户六曰

疏浚运河七曰临清运粮万户府当隶漕司八曰宣

忠船户付本司节制事未尽行既而河水北侵安山

沦入运河延袤济南河间将隳两漕司盐□实妨国

计九年太傅右丞相脱脱复相论及河决思拯民艰

以塞诏旨乃集廷臣群议言人人殊鲁昌言河必当

治复以前二策进丞相取其后策与鲁定议且以其

事属鲁鲁固辞丞相曰此事非子不可乃入奏大称

帝旨十一年四月命鲁以工部尚书总治河防使进

秩二品授以银章领河南北诸路军民发汴梁大名

十有三路民一十五万庐州等戍十有八翼军二万

供役一切大小军民官咸禀节度便宜兴缮是月鸠

工七月凿河成八月决水故河九月舟楫通十一月

诸埽诸堤成水土工毕河复故道事见河渠志帝遣

使报祭河伯召鲁还京师鲁以河平图献奏帝适览

台臣疏奏请脱脱治河之绩次论鲁功超拜荣禄

大夫集贤大学士赏赉金帛敕翰林承旨欧阳元制

河平碑以旌脱脱劳绩且载鲁功且宣付史馆并赠

鲁先臣三世寻拜中书左丞从脱脱平徐州脱脱既

旋师命鲁追余党分攻濠州同总兵官平章月可察

儿督战鲁誓师曰吾奉旨统八卫汉军屯兵于濠七

日矣尔诸将同心协力必以今日巳午时取城池然

后食鲁上马麾进抵城下忽头眩下马且戒兵马弗

散病愈亟却药不肯汗竟卒于军中年五十七十三

年五月壬午也月可察儿躬为治丧选士护柩还高

平有旨赐交钞五百锭以给葬事

 工部部名臣列传二

  明

  秦逵

按明外史本传逵字文用宣城人洪武十八年进士

历事都察院奉檄清理囚徒宽严得体帝嘉其能擢

为工部侍郎时国家初定营缮事繁部中缺尚书逵

以侍郎署事大兴作多领之初工部欲籍诸工匠验

其丁力定三年为班更番赴京三月交代名曰轮班

匠议未行逵复议量地远近为班次置籍为勘合付

之至期赍至部免其家徭役着为令帝以逵勤诏

有司复其家尝命修阙里圣庙二十二年进尚书古

帝王庙界通衢帝患其命徙建于钦天山之阳庙

成丹绘辉丽帝甚嘉之明年改兵部尚书未几复改

工部帝以学校为国储材而士子巾服无异吏胥宜

甄别之命逵制式以进帝务求典雅凡三易其制始

定赐监生蓝衫各一以为天下先明代士子衣冠

盖创自逵云洪武二十五年逵坐事自杀

  赵翥

按明外史秦逵传赵翥永宁人有志节以学行闻由

训导举贤良擢赞善大夫善启迪帝嘉之拜工部尚

书奏定天下岁造军器之数及议定藩王宫城制度

洪武十二年改署刑部寻致仕去

  赵俊

按明外史秦逵传赵俊不知何许人自工部侍郎进

尚书帝以国子监藏书板刻岁久残剥命诸儒考补

工部督匠修治俊奉诏监理古籍始备洪武十七年



  陈寿

按明外史本传寿随人洪武中由乡举入太学授户

部主事永乐元年选员外郎出为山东参政用夏原

吉荐召为工部左侍郎皇太子监国南京寿日陈兵

民困又乘间言左右干恩泽者多恐累明德太子深

纳之尝目送之出顾侍臣曰侍郎中第一人也九年

竟坐累死狱中逾年启殡如生仁宗即位赠工部尚

书谥敏肃官其子□中书舍人亦至工部侍郎寿在

狱时不能给朝夕官属有馈之者拒不受其励志如



  宋礼

按明外史本传礼字大本永宁人洪武中以国子监

生擢山西按察司佥事左迁户部主事建文初荐授

陕西按察佥事复坐事左迁刑部员外郎成祖即位

命署礼部事以敏练擢礼部右侍郎永乐二年拜工

部尚书七年丁母忧诏留视事九年命开会通河会

通河者元至元中以寿张尹韩仲晖言自东平安民

山凿河至临清引汶绝济属之卫河为转漕道然岸

狭水浅不任重载故终元世海运为多明初输饷辽

东北平专用海道洪武二十四年河决原武绝安山

湖会通遂淤成祖初建北京河海兼运海运险远多

失亡而河运则由江淮达阳武发山西河南丁夫陆

挽至卫辉入河历八□运所民苦其劳至是济宁州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1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