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范应铃传应铃通判蕲州时江右峒寇为乱吉州八

邑七被残毁差知吉州应铃慨然曰此岂臣子辞难

时耶即奉亲以行下车首以练兵足食为先务然后

去冗吏核军籍汰老弱以次罢行应铃洞究财计本

末每鄙榷酤兴利斩五邑悉改为户吉舟车之会且

屯大军六万户人劝之榷应铃曰理财正辞吾纵不

能禁百姓群饮其可诱之利其赢耶永新禾山群盗

啸聚数日间应者以千数应铃察过客赵希邵有才

略檄之摄邑调郡兵结隅保分道捣其巢穴禽之诛

其为首者七人一乡以定赣叛卒朱先贼杀主帅应

铃曰此非小变也密遣谍以厚赏捕之部使者劾其

轻发镌一官

杨泰之传泰之知果州踦零钱病民泰之以一年经

费储其赢为诸邑对减上尚书省按为定式民歌之

曰前张后杨惠我无疆张谓张义实自发其端而泰

之踵行之

徐元杰传元杰淳佑元年差知南剑州会峡阳寇作

擒渠魁八人斩之余释不问父老或相语曰侯不来

我辈鱼肉矣郡有延平书院率郡博士会诸生亲为

讲说民讼率呼至以理化诲多感悦而去输苗听其

自概阖郡德之丁母忧去官众遮道跪留

王应麟传应麟知徽州其父㧑尝守是郡父老皆曰

此清白太守子也摧豪右省租赋民大悦

李芾传芾历知永州有惠政永人祠之以浙东提刑

知温州州濒海多盗芾至盗息遂以前官移浙西

金史范承吉传承吉天眷五年知绛州先是军兴民

有为将士所掠而逃归者承吉使吏遍谕俾其自实

凡数千具白元帅府许自赎为良或贫无赀者以公

厨代输

毛硕传硕皇统四年知曹州有书生投书于硕辞涉

谤讪僚属皆不能堪硕延之上座谢曰使硕常闻斯

言庶乎寡过士论以故嘉之

黄久约传久约授磁州刺史磁并山多盗既获而款

伏者审录官或不时至系者多以杖杀或死狱中久

约恻然曰民虽为盗而不死于法可乎乃请谳之而

后行

郭文振传文振承安初累官辽州刺史深得民心兴

定中招降太原山二百余村迁老幼于山寨得壮士

七千分驻营栅防护秋获文振奏若秋高无兵直取

太原河东可复优诏许之

苏州府志八资剌至元丙子监昆山州警敏详审民

皆惬服先有佥人睥睨学宫屏斥诸生且立石以灭

其迹八资剌下车慨然以兴复自任葺庙宇建采芹

亭彩绘一新风俗丕变

史文彬至正九年领昆山州事十年海寇犯太仓官

军入海剿捕连数百艘文彬馈饷悉出官帑给之无

扰于民前此兵出所过剽掠文彬严为禁制有卒稍

横按于市鞭之置诸狱众乃敛戢民赖以安

元史臧梦解传梦解授海宁知州时淮东按察副使

王庆之按行其州见梦解刚直廉慎而学有渊奥自

任职以来门无私谒官署萧然凡有差役皆当其贫

富而吏无所预于是民以户计者新增七百六十有

四田以顷计者新辟四百四十有三桑柘榆柳交荫

境内而政平讼简为诸州县最乃举梦解才德兼备

宜擢清要以展所蕴而御史台亦以其廉能抗章荐



江西通志阿剌威大德初授富州达鲁花赤州境岁

受水患阿剌威至筑马湖堤三百丈又修境内坏堤

六十四处甃石以遏其冲自此州不为水虐

贵州通志张怀德大德间为贵州知州值土官宋隆

济及蛇节反攻贵州时承平久兵备废弛众心汹汹

怀德募义勇合官军殊死战众寡不敌被执贼欲降

之怀德大骂不屈而死郡人表其战地曰崇节

浙江通志贾达泰定初知平阳州事一日以公事道

经金华适金华民曰沿海军横公能治否达谓曰能

即乘马径造石抹门谓曰常慕万户先御史大夫开

创元勋光照史册足下不思振先世之烈而纵兵肆

暴若是万户能长保富贵乎石抹下拜谢罪海军肃



苏州府志那怀本泰定初以武德将军为昆山州达

鲁花赤时州治新迁公廨未建怀本募里正兴役有

方民皆乐从先是上官莅州供帐器用悉赁于富室

怀本以公罚钱置造百用具备应役者始息肩且敬

重耆老人皆贤之

献征录泰和始为州明太祖平江西以顾光远知泰

和州前州守以民好讼告之光远怃然曰民有冤抑

守弗为理民将安诉顷之讼者雨集乃自书榜联纸

长数丈诲谕谆切民争来观观已去不讼者十二又

令凡讼者居谯门上思三日然后得诉思不三日去

不讼者过半矣

广德州志陈宁明初知广德州时岁旱百姓告事

闻太祖不允宁赴京奏曰天旱田禾不收民有饥色

若复督征税粮必逃移姑苏而与张士诚益民也太

祖曰尔好大胆敢如此言允之

河南通志扈俊臣洪武中知归德州民有贾五之子

娶李聚女为妻不顺舅姑责之投河而死聚威胁贾

五父子俱缢死久不白俊臣察得其情置于法乡人

快之

畿辅通志萧伯辰永乐初知深州循良恺悌清慎廉

介十年七月霪雨兼旬漳河泛溢滹沱壅塞失其疏

导波涛汹涌冲击城垣伯辰度城郭卑洿将罹于患

徙民之耆稚暨宫府之图籍公私之储偫置高原具

舟编筏以待之水至身先士卒运土石以拒之力弗

支乃率众避去其廨亭庐舍漂荡无复完存政治无

所乃即尝避水之地去城三十里曰吴庄者芟芜刜

翳相其爽垲以绵蕝从事已乃奉城隍之主寓土地

祠中请于朝遂定厥居于是州之人去卑洳而即爽

垲民至今称之

山西通志周郁永乐间任浑源州时飞蝗为灾郁斋

沐虔祷蝗飞出境州南有虎伤人郁牒于神是夜虎

果入笼中后升荆州知府所在民有余思

广德州志杨翰永乐七年知州事秉心公正莅政廉

明偶以公务获谴民诣阙奏留者数百人朝廷嘉其

得民心赐钞三百贯仍遣王理护之还职

四川总志胡思忠知泸州留心民务泸赋至重恳请

减每石征银五钱三分自思忠始

莱州府志仇镇正统十三年知胶州有才能甘淡泊

因民田低洼□薄累欠租赋奏免粮一万七千余石

后升赣州知府去之日行李萧然民至今怀之

安陆府志陈厚景泰二年知荆门常夜微行以察民

隐城北有老妪纺至半夜命女取浊酒以饮女误发

其他瓮笑且言曰此酒甚清如陈太守何谓浊邪公

过适闻之明日召老妪谓曰我有何清昨所言妄矣

妪曰人心至公小女之言实公素行也何妄其清德

见知于人多类此

山西通志白惟勤知沁州加意抚循狱讼明察时有

妇暮行贼艳其首饰以沙扑其面适一人突至救之

妇目眯无从辨俱讼之官贼诬救者为劫弗能决惟

勤密函苍头于箱置二囚侧令二囚自相讦悉得其

情比再鞫贼犹执词如初惟勤启箱出苍头证之贼

惊服救者获免时称为神明

济南府志刘珩成化中任霸州知州持躬廉谨常因

河水泛溢为霸人灾珩往躬祷以身投之民竞趋护

得不死水即退民免于灾

长沙府志林廷玉弘治中以都给事谪判海州陟知

茶陵尝曰民风不淳士习不正道之不明不行故也

乃作□江书院日深衣幅巾集诸生讲习其中喜吟

□意之所到即掀□长歌与民赓和忘其身之为吏



无为州志陈应龙万历十五年知无为郡居江北上

流土桥河青山圩受九江一带江冲民皆筑堤江浒

为圩大小凡三百六十有零盛夏水涨则江流内与

潮合百里膏壤尽归漂没应龙亲涉草莱浮大江累

月经画申请照粮派夫筑堤五千二百七十余丈以

捍江潮地名鱼口自是岁事乃登后人得援制增

补以息江患人思其德名曰陈公坝云

济南府志侯师颜万历间知泰安州一日谒济南守

适济南有断人牛舌牛尚未死牛主具词株连村人

讯之皆不服守累日不决因以是狱属师颜师颜于

府门外集两造及被伤之牛至师颜语众曰此细故

耳何以讯为若等各揖牛以谢于是众各揖牛内一

人甫揖牛即咆哮奔避师颜曰割牛舌者汝也其人

骇汗语塞一时传其神明

献征录明朱光霁知绵州州多势家私役州民乃其

常俗至悉除之一日有称尚书府家人征州夫栽田

者霁曰公田乎私田乎其人曰虽私田旧规也霁揭

律令示之其人不悟而索愈急霁呼出狱囚使领曰

此数百指可为栽田用矣其人曰恐不可霁曰吾亦

以为不可闻者哄然

 州牧部杂录

文中子事君篇三代之兴邦家有社稷焉两汉之牧

守有子孙焉

退朝录凡节度州为三品刺史州为五品唐内臣为

中尉惟赠大都督国初曹翰以观察使判颍州是以

四品临五品州也品同为知隔品为判自后惟辅臣

宣徽使太子太保仆射为判余并为知州

东轩笔录国初知判州府不以履历先后分州郡小

大但急于用人或遇阙即差陈晋公恕先知大名府

后知代州翟守素先知西京后知商州张鉴先知广

州后知朗州皆非谪降也

燕翼贻谋录祖宗留意民事丁宁戒饬虽州县小官

未尝少怠太平兴国八年三月丁未诏应京朝官受

任于外并州县幕职官朝辞并于合门宣旨戒勖以

其词着之坐右不知此制废于何时苟州县小官亦

蒙皇恩宠绥决知自重思所以称上意不敢自暴自

弃矣惜无能举行之者也

珍珠船魏相再为南河陶侃再为荆州黄霸寇恂并

再为颍州郭伋再为并州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1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