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张文琮传文琮永徽初出为建州刺史州尚淫祠不

立社稷文琮下教曰春秋二社本于农今此州废不

立尚何观比岁田亩卒荒或未之思乎神在于教可

以致福于是始建祀场民悦从之

王方翼传方翼为肃州刺史州无隍堑寇易以攻方

翼乃发卒建楼堞厮多乐水自环烽逻精明仪凤间

河西蝗独不至方翼境而他郡民或馁死皆重茧走

方翼治下乃出私钱作水硙簿其赢以济饥瘵构舍

数百楹居之全活甚众芝产其地

张知謇传知謇调露时历房和舒延德定稷晋雒宣

贝十一州刺史所莅有威严武后降玺书存问

蒋俨传俨为幽州司马刘祥道以巡察使到部表最

状擢会州刺史进蒲州刺史户产充伙诉犴积年不

平前刺史踵以罪去俨至发隐禁奸号良二千石

高智周传智周拜寿州刺史其治尚文雅行部先见

诸生质经义及政得失既乃录狱讼考耕饷勤惰以

为常

张柬之传柬之授襄州刺史中宗为赋诗祖道又诏

群臣饯定鼎门外至州持下以法虽亲旧无所纵贷

会汉水涨啮城郭柬之因垒为堤以遏湍怒阖境赖



孔若思传若思中宗初出为卫州刺史故事以宗室

为州别驾见刺史骜放不肯致恭若思劾奏别驾李

道钦请讯有诏别驾见刺史致恭自若思始

苏传历朗歙二州刺史时来俊臣贬州参军人

惧复用多致书请叱其使曰吾忝州牧高下自

有体能过待小人乎遂不发书俊臣未至追还恨之

朱敬则传敬则为涪州刺史改庐州代还无淮南一

物所乘止一马子曹步从以归

杨德干传德干历泽齐汴相四州刺史有威严时语

曰宁食三斗蒜不逢杨德干

张廷珪传廷珪出为沔州刺史频徙苏宋魏三州景

龙中宗楚客纪处讷武延秀韦温等封户多在河南

河北讽朝廷诏两道蚕产所宜虽水旱得以蚕折租

廷珪谓两道倚大河地雄奥股肱走集宜得其欢心

安可不恤其患而殚其力若以桑蚕所宜而加别税

则陇右羊马山南椒漆山之铜锡铅锴海之蜃蛤鱼

盐水旱皆免宁独河南河北外于王度哉愿依贞观

永徽故事准令折免诏可

阳峤传峤历魏州刺史荆州长史本道按察使率以

清白闻魏州人剺耳阙下请峤为刺史故再治魏

薛登传登为常州刺史属宣州贼锺大眼乱百姓溃

震登严勒守备阖境赖安

冯元常传元常授眉州刺史剑南有火光盗夜掠人

画山谷元常喻以恩信约悔过自新贼相率脱甲

面缚贼平转广州都督诏便驿赴官安南酋领李嗣

仙杀都护刘延佑劫州县诏元常讨之率士卒航海

驰檄先示祸福贼党多降元常纵兵斩首恶而还

敬晖传晖圣历初为卫州刺史时河北经突厥所骚

方秋而城晖曰金汤非粟不守岂有弃农亩事池隍

哉纵民归敛阖部赖安

韩休传休为虢州刺史虢于东西京为近州乘舆所

至常税厩刍休请均赋他郡中书令张说曰免虢而

与他州此守臣欲为私惠耳休复将执论吏白恐忤

宰相意休曰为刺史幸知民之敝而不救岂为政哉

虽得罪所甘心焉讫如休请

韦嗣立传嗣立长安中拜凤阁侍郎同凤阁鸾台平

章事时州县非其人后以为忧李峤唐休璟曰今朝

廷重内官轻外职每除牧守皆诉不行非过累不得

遣请选台阁贤者分典大州自近臣始后曰谁为朕

行嗣立曰内典机要非臣所堪请先行以示群臣后

悦以本官检校汴州刺史由是左肃政大夫杨再思

等十八人悉补外

王恪传恪子琨武后时历淄卫宋郑梁幽六州刺史

皆有能名

宋璟传璟开元初为睦州刺史徙广州都督广人以

竹茅茨屋多火璟教之陶瓦筑堵列邸肆越俗始知

楝梁利而无患灾

姜师度传师度徙同州刺史派洛灌朝邑河西二县

阏河以灌通灵陂收弃地二千顷为上田置十余屯

帝幸长春宫嘉其功下诏褒美加金紫光禄大夫赐

帛三百匹

卢从愿传从愿开元四年迁豫州刺史政严简奏课

为天下第一玺书劳问赐绢百匹召为工部尚书

张嘉贞传嘉贞为定州刺史及行帝赋诗诏百官祖

道上东门久之以疾丐还东都诏医驰驿护视

于□传□为湖州刺史湖陂异时溉田三千顷久廞

废□行县命修复堤阏岁获□稻蒲鱼万计州地庳

薄葬者不掩柩□为坎瘗枯骨千余人赖以安未几

改苏州罢淫祠浚沟端路衢为政有绩

刘餗传餗子赞进歙州刺史政干强济野媪将为虎

噬幼女呼号搏虎俱免观察使韩滉表赞治有异行

加金紫

陆元方传元方子象先为蒲州刺史河东按察使小

吏有罪诫遣之大吏白争以为可杖象先曰人情大

扺不相远谓彼不晓吾言邪必责者当以汝为始大

吏□而退尝曰天下本无事庸人扰之为烦耳第澄

其源何忧不简邪故所至民吏怀之

卢怀慎传怀慎子奂早修整为吏有清白称历御史

中丞出为陕州刺史开元二十四年帝西还次陕嘉

其美政题赞于听事曰专城之重分陕之雄亦既利

物内存匪躬斯为国宝不坠家风寻召为兵部侍郎

尹思贞传思贞为青州刺史治州有绩蚕至岁四熟

黜陟使路敬潜叹曰是非善政所致祥乎表言之

李勉传勉为梁州刺史假王晬南郑令晬为权幸所

诬诏诛之勉曰方藉牧宰为人父母岂以谗言杀良

吏乎即拘晬为请得免晬后以推择为龙门令果有

名召为大理少卿

第五琦传琦宝应初起为朗州刺史有异政拜太子

宾客

李栖筠传筠出为常州刺史岁仍旱编人死徙踵路

栖筠为浚渠厮江流灌田遂大稔宿贼张度保阳羡

西山累年吏讨不克至是发卒捕斩支党皆尽里无

吠狗乃大起学校堂上画孝友传示诸生为乡饮酒

礼登歌降饮人人知劝以治行进银青光禄大夫赐

一子官人为刻石颂德

张镒传镒大历初出为濠州刺史政条清简延经术

士讲教生徒比去州升明经者四十人

陕西通志李西华贞元中任商州刺史自蓝田至内

乡开道七百余里回山取涂人不艰步谓之匾路行

旅便之

唐书萧复传复为同州刺史岁歉州有京畿观察使

储粟复辄发以贷人有司劾治诏削阶停刺史或吊

之复曰苟利于人胡责之辞

张九龄传九龄曾孙仲方补全州刺史宦人夺民田

仲方三疏申理卒与民直

崔造传造徙建州刺史朱泚乱造辄檄比州发所部

兵二千人以待命德宗嘉之京师平召还至蓝田自

以舅源休与贼同逆上疏请罪帝以为有礼下诏慰

勉擢给事中

孔巢父传巢父子戣为华州刺史明州岁贡淡菜蚶

蛤之属戣以为自海扺京道路役凡四十三万人奏

罢之会岭南节度使崔咏死帝谓裴度曰尝论罢蚶

蛤者谁欤度以戣对即拜岭南节度使

刘昌裔传昌裔德宗时为陈州刺史韩全义败于□

水引军走陈求入保昌裔登陴揖曰天子命君讨蔡

何为来陈且贼不敢至我城下君其舍外无恐明日

从十余骑持牛酒扺全义营劳军全义迎拜叹服

袁滋传滋为华州刺史政清简流民至者给地居之

名其里曰义合然专以慈惠为本未尝设条教民爱

向之有犯令时时法外纵舍得盗贼或哀其穷出财

为偿所亡召为左金吾卫大将军以杨于陵代之滋

行耆老遮道不得去于陵使谕曰吾不敢易袁公政

人皆罗拜乃得去莫不流涕

吕元膺传德宗时元膺出为蕲州刺史常录囚囚或

白父母在明日岁旦不得省为恨因泣元膺恻然悉

释械归之而戒还期吏白不可答曰吾以信待人人

岂我违如期而至自是群盗感愧悉避境去

李景略传景略拜丰州刺史节用约己与士同甘蓼

凿咸应永清二渠溉田数百顷储禀器械毕具威令

肃然

卢元辅传元辅拜左拾遗历杭常绛三州刺史课当

最召授吏部郎中

于卲传卲为道州刺史未行徙巴州会岁余部獠乱

薄城下卲励兵拒战且遣使谕晓獠丐降卲儒服出

贼见皆拜即引去节度使李抱玉以闻迁梓州

阳城传城出为道州刺史至道州治民如治家宜罚

罚之宜赏赏之不以簿书介意月俸取足则已官收

其余日炊米二斛鱼一大鬵置瓯杓道上人共食之

州产侏儒岁贡诸朝城哀其生离无所进帝使求之

城奏曰州民尽短若以贡不知何者可供自是罢州

人感之以阳名子前刺史坐罪下狱吏有幸于刺史

者拾不法事告城欲自脱城辄榜杀之赋税不时观

察使数诮责州当上考功第城自署曰抚字心劳追

科政拙考下下观察府遣判官督赋至州怪城不迎

以问吏吏曰刺史以为有罪自囚于狱判官惊驰入

谒城曰使君何罪我奉命来候安否耳留数日城不

敢归仆门阖寝馆外以待命判官遽辞去府复遣官

来按举义不欲行乃载妻子中道逃去顺宗立召还

城而城已卒年七十赠左散骑常侍

李吉甫传宪宗时吉甫连蹇外迁十余年究知闾里

疾苦常病方镇强恣至是为帝从容言使属郡刺史

得自为政则风化可成帝然之出郎吏十余人为刺



李晟传晟子宪迁卫州刺史以治行称徙绛州绛有

幻人怵民以乱宪执诛之河中兵本仰食于绛而汾

可输河渭岁租与籴常数十万石故敖保山为固民

之输者十牛不胜一车宪滨汾相地治新仓当费二

百万请留垣县粟粜河南以钱还籴绛粟既免负载

劳又权其赢以完新仓绛人赖利

孟简传简元和中为常州刺史州有孟渎久淤阏简

治导溉田凡四千顷以劳赐金紫

韩愈传愈为潮州刺史初至问民疾苦皆曰恶溪有

鳄鱼食民畜产且尽民以是穷数日愈自往视之令

其属秦济以一羊一豚投溪水而祝之是夕暴风震

电起溪中数日水尽涸西徙六十里自是潮无鳄鱼



陕西通志崔戎宪宗时为华州刺史民有兄弟讼产

于州者戎曰此州密迩帝都久沾圣化犹有骨肉生

衅咎在莅民者乃垂泣自责既而罚其弟其兄悟曰

某实不友非弟也弟亦曰某实不恭非兄也母自讼

曰母实不慈当任其咎一门感化不复析居于是州

无虚讼吏以故事置钱万□为刺史私用戎不取及

去召吏籍所置钱享军曰吾重矫激以励后人也迁

兖海观察使民拥道不得行戎夜单骑去民追不及

乃止

唐书李渤传渤为虔州刺史渤奏还信州移税钱二

百万免赋米二万石废冗役千六百人观察使上状

不阅岁迁江州刺史度支使张平叔敛天下逋租渤

上言度支所收贞元二年流户赋钱四百四十万臣

州治田二千顷今旱死者千九百顷若徇度支所敛

臣惧天下谓陛下当大旱责民三十年逋赋臣刺史

上不能奉诏下不忍民穷无所逃死请放归田里有

诏蠲责渤又治湖水筑堤七百步使人不病涉入为

职方郎中

马燧传燧为怀州刺史时师旅后岁大旱田茀不及

耕燧务勤教化止横调将吏有亲母者必造之厚为

礼瘗暴胔止烦苛是秋生于境人赖以济

狄仁杰传仁杰族孙历蕲邓郑三州刺史岁旱饥

发粟赈济民人不流徙改苏州以治最擢给事中

南唐近事李建勋镇临川方与僚属会饮郡斋有送

九江帅周宗书至者诉以赴镇日近器用仪注或阙

求辍于临川李无复报简但乘醉大批其书一绝云

偶罢阿衡来此郡固无闲物可应官凭君为报群胥

道莫作循州刺史看

五代史韩建传建为华州刺史华州数经大兵户口

流散建少习农事乃披荆棘督民耕植出入闾里问

其疾苦

王敬荛传敬荛唐末为颍州刺史梁兵攻吴师古

死清口败兵亡归过颍大雪士卒饥冻敬荛乃沿淮

积薪为燎作糜粥餔之亡卒多赖以全

华温琪传温琪以战功为绛棣二州刺史棣州苦河

水为患温琪徙于新州以避之民赖其利

李存贤传存贤迁沁州刺史先是州当敌冲徙其南

百余里据险立栅而寓居至存贤为刺史曰徙城避

敌岂勇者所为乃复城故州梁兵屡攻之存贤力自

距守卒不能近

相里金传金同光中拜沂州刺史是时诸州皆用武

人多以部曲主场务渔□公私以利自入金独禁部

曲不与事厚其给养使掌家事而已

周知裕传知裕明宗时历绛淄二州刺史迁宿州团

练使安州留后所居皆有善政安州近淮俗恶病者

父母有疾置之他室以竹竿系饮食委之至死不近

知裕深患之加以教道由是稍革

河南通志郭进后周显德初为卫州刺史时魏赵邢

洺间多亡命者以汲郡依山带河易为出没伺间剽

掠吏捕之辄遁去故累岁不能绝其党类进备知其

情状因设计发擿之数月间剪灭无余郡民遂请立

碑记其事

四川总志张琳眉州刺史继章仇修通济堰溉田一

万五千顷民被其惠歌曰前有章仇后张公疏决水

利□稻丰南阳杜诗不可同何不用之代天工

辽史耶律唐古传唐古统和二十四年历豪州刺史

严立科条禁奸民鬻马于宋夏界因陈弭私贩安边

境之要太后嘉之诏边境遵行着为令

杨佶传佶开泰六年加谏议大夫出知易州治尚清

简征发期会必信入为大理少卿

耶律俨传俨大安初为景州刺史绳胥徒禁豪猾抚

老恤贫未数月善政流播郡人刻石颂德

萧阳阿传阳阿干统元年由乌古敌烈部屯田太保

为易州刺史幸臣刘彦良尝以事至州怙宠恣横为

阳阿所阻彦良归妄加毁訾寻遣人代阳阿州民千

余诣阙请留即日授武安州观察使

宋史尹崇珂传崇珂宋初出为淄州刺史有善政民

诣阙请刻石颂德太祖命殿中侍御史李穆撰文赐



刘综传综为转运使尝言天下州郡长吏审官皆

资例而授未为得人自今西川荆湖江浙福建广南

知州或地居津要或户口繁庶之处望亲加选任其

执政旧臣及给舍以上知州处亦择官通判又京朝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1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