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至县县吏未即发姥语曰萧监州符火□汝手何敢

留之其为人所畏敬如此

夏侯亶传亶普通七年为豫州南豫二州刺史寿春

久离兵荒百姓多流散亶轻刑薄赋务农省役顷之

户口克复

陈庆之传庆之为北兖州刺史会有妖贼沙门僧强

自称为帝土豪蔡伯龙起兵应之僧强颇知幻术更

相扇惑众至三万攻陷北徐州济阴太守杨起文弃

城走锺离太守单希宝见害使庆之讨焉庆之受命

而行曾未浃辰斩伯龙僧强传其首

庐陵威王绩传绩中大通三年为雍州刺史多聚马

仗蓄养骁雄金帛内盈仓廪外实

夏侯夔传大通六年夔为豫州刺史豫州积岁寇戎

人颇失业夔乃帅军人于苍陵立堰溉田千余顷岁

收谷百余万石以充储备兼赡贫人境内赖之夔兄

亶先经此任至是夔又居焉兄弟并有恩惠于乡里

百姓歌之曰我之有州频仍夏侯前兄后弟布政优

优在州七年甚有声绩远近多附之

裴邃传邃为北梁秦二州刺史开创屯田数千顷仓

廪盈实省息边运民吏获安乃相率饷绢千余匹邃

从容曰汝等不应尔吾又不可逆纳其绢二匹而已

兰钦传钦为衡州刺史有惠政吏民诣阙请立碑颂

德诏许焉

王神念传神念为青冀二州刺史性刚正所更州郡

必禁止淫祠时青冀州东北有石鹿山临海先有神

庙妖巫欺惑百姓远近祈祷糜费极多及神念至便

令毁撤风俗遂改

孔休源传休源为南郡太守行州府事甚有治绩平

心决断请托不行高祖深嘉之

陈书欧阳頠传頠为东衡州刺史侯景平元帝遍问

朝宰今天下始定极须良才卿各举所知群臣未有

对者帝曰吾已得一人侍中王褒进曰未审为谁帝

曰欧阳頠公正有匡济之才乃授武州刺史

周敷传敷为宁州刺史熊昙朗之杀周文育豫章

将兵万余人袭敷径至城下敷与战大破之追奔五

十余里昙朗单马获免尽收其军实昙朗走巴山郡

收合余党敷因与周迪黄法等进兵围昙朗屠之

魏书李惠传惠为雍州刺史人有负盐负薪者同释

重担息于树阴二人将行争一羊皮各言藉背之物

惠遣争者出顾州纲纪曰此羊皮可拷知主乎群下

以为戏言咸无答者惠令人置羊皮席上以杖击之

见少盐屑曰得其实矣使争者视之负薪者乃伏而

就罪凡所察究多如此类繇是吏民莫敢欺犯

张蒲传蒲子昭延和二年为幽州刺史时年谷不登

州廪虚罄民多菜色昭谓民吏曰何我之不德而遇

其时乎乃使富人通济贫乏车马之家籴运外境贫

弱者劝以农桑岁乃大熟士女称颂之

源贺传贺出为征南将军冀州刺史贺之临州鞫狱

以情徭役简省时考殿最贺治为第一赐衣马器物

班宣天下贺上表请代朝议以贺得民情不许在州

七年乃征拜太尉

韩茂传茂子均为定州刺史转青冀二州刺史恤民

廉谨甚有治称广阿泽在定冀相三州之界土广民

稀多有寇盗乃置镇以静之均在冀州劫盗止息

武昌悼王鉴传鉴为齐州刺史时革变之始百度维

新鉴上书遵高祖之旨下采齐之旧风轨制粲然皆

合规矩高祖嗟美者久之顾谓侍臣曰诸州刺史皆

能如此变风易俗更有何难下诏褒美颁之天下一

如鉴所上齐人爱咏咸曰耳目更新

任城王云传云为徐州刺史以太妃盖氏薨表求解

任许之性善抚绥得徐方之心为百姓所追恋送遗

钱货一无所受显祖闻而嘉之

彭城王勰传勰为扬州刺史简刑导礼与民休息州

境无虞遐迩安静

汝阴王天赐传天赐第五子修义涉猎书传颇有文

才为高祖所知自元士稍迁左将军齐州刺史修义

以齐州频丧刺史累表固辞诏曰修短有命吉凶由

人何得过致忧惮以乖维城之寄违凶就吉时亦有

之可听更立馆宇于是移理东城修义为政宽和爱

人在州四岁不杀一人百姓以是追思之迁秦州刺



穆罴传高祖改吐京镇为汾州以罴为刺史前吐京

太守刘升在郡甚有威惠限满还都胡民八百余人

诣罴请之前定阳令吴平仁亦有恩信户增数倍罴

以吏民怀之并为表请高祖皆从焉罴既频荐升等

所部守令咸自砥砺威化大行百姓安之

贾彝传彝子秀秀子□为荆州刺史先是上洛置荆

州后改为洛州在重山中民不知学□乃表置学官

选聪悟者以教之在州五载清静寡事为吏民所安

李宝传宝子佐为辅国将军行荆州事在州威信大

行边民悦附前后归之者二万许家寻为正刺史

苟颓传颓拜洛州刺史为政刚严抑强扶弱山蛮畏

威不敢为寇

韦阆传阆族弟珍为显武将军郢州刺史在州有声

绩朝廷嘉之迁龙骧将军赐骅骝二匹帛五十匹谷

二百斛珍乃召集州内孤贫者谓曰天子以我能抚

绥卿等故赐以谷帛吾何敢独当遂以所赐悉分与



吕罗汉传罗汉为秦益二州刺史秦益阻远南连仇

池西接赤水诸羌恃险数为叛逆自罗汉□州抚以

威惠西戎怀德士庶帖然

游明根传明根拜东兖州刺史为政清平新民乐附

郑羲传羲为西兖州刺史酸枣令郑伯孙鄄城令董

腾别驾贾德治中申灵度并在任廉贞勤恤百姓羲

皆申表称荐时论多之

高佑传佑为西兖州刺史假东光侯镇滑台佑以郡

国虽有太学县党宜有黉序乃县立讲学党立教学

村立小学又令一家之中自立一碓五家之外共造

一井以供行客不听妇人寄舂取水又设禁贼之方

令五五相保若盗发则连其坐初虽似烦碎后风化

大行寇盗止息

杨播传播弟椿除定州刺史自太祖平中山多置军

府以相威摄凡有八军军各配兵五千食禄主帅军

各四十六人自中原稍定八军之兵渐割南戍一军

兵统千余然主帅如故费禄不少椿表罢四军减其

主帅百八十四人州有宗子稻田屯兵八百户年常

发夫三千草三百车修补畦堰椿以屯兵惟输此田

课更无徭役及至闲月即应修治不容复劳百姓椿

亦表罢朝廷从之

沈文秀传文秀为持节平南将军怀州刺史时河南

富饶人好奉遗文秀一无所纳卒守清贫

张伟传伟为营州刺史在州以仁德为先不任刑罚

清身率下宰守不敢为非

李宝传宝子承承子彦转徐州刺史延昌二年夏大

霖雨川渎皆溢彦相水陆形势随便疏通得无淹溃

之害朝廷嘉之频诏劳勉

崔挺传挺从祖弟敬邕除管州刺史库莫奚国有马

百匹因风入境敬邕悉令送还于是夷人感附

郑羲传羲子道昭为光州刺史转青州刺史其在二

州政务宽厚不任威刑为吏民所爱

薛安都传安都从祖弟真度为豫州刺史景明初州

大饥真度表曰去岁不收饥馑十五今又灾雪三尺

民人萎馁无以济之臣辄日别出州仓米五十斛为

粥救其甚者诏曰真度所表甚有忧济百姓之意宜

在拯恤陈郡储粟虽复不多亦可分赡尚书量赈以



郭祚传祚为青州刺史值岁不稔阖境饥敝矜伤爱

下多所赈恤虽断决淹留号为烦缓然士女怀其德

泽于今思之

李平传平为司徒左长史诏以本官行相州事世宗

至邺亲幸平第见其诸子寻正刺史加征卤将军平

劝课农桑修饬太学简试通儒以充博士选五郡聪

敏者以教之图孔子及七十二子于堂亲为立赞前

来台使颇好侵取平乃画履虎尾践薄冰于客馆注

颂其下以示诫焉

崔亮传亮为雍州刺史性公清敏于断决所在并号

称职三辅服其德政世宗嘉之诏赐衣马被褥

裴延□传延□从祖弟良为汾州刺史先是官粟贷

民未及收聚仍值寇乱城民大饥人相食贼知仓库

空虚攻围日甚死者十三四良以饥窘因与城人奔

赴西河汾州之治西河自良始也

崔延伯传延伯为荆州刺史荆州土险蛮左为寇每

有聚结延伯辄自讨之莫不摧殄繇是穰土帖然无

敢为患

淮南王他孙法寿传法寿除龙骧将军安州刺史先

令所亲微服入境观察风俗下车便大行赏罚于是

境内肃然

东平王翰传翰子提提子孚拜冀州刺史孚劝课农

桑境内称为慈父邻州号曰神君先是州人张孟都

张洪建马潘崔独怜张叔绪崔丑张天宜崔思哲等

八家皆屯保林野不臣王命州郡号曰八王孚至皆

请入城愿致死□力后为葛荣所陷为荣所执兄佑

为防城都督兄子子礼为录事参军荣欲先害子礼

孚请先死以赎子礼叩头流血荣乃舍之又大集将

士议其死事孚兄弟各诬己引过争相为死又孟都

潘绍等数百人皆叩头就法请活使君荣曰此魏之

诚臣义士也凡同禁五百人皆得免荣平还除冀州

刺史

封懿传懿子虔之虔之子磨奴磨奴以族子叔念为

后高祖赐名回为镇远将军安州刺史山民愿朴父

子宾旅同寝一室回下车勒令别处其俗遂改肃宗

初授平北将军瀛州刺史时寇乱之后加以水潦百

姓困乏回表求赈恤免其兵调州内甚赖之

宇文福传福熙平初除镇北将军瀛州刺史性忠清

在公严毅以信御民甚得声誉

韦阆传阆族弟珍珍子彧迁平远将军东豫州刺史

绥怀蛮左颇得其心蛮首田益宗子鲁生鲁贤先叛

父南入数为寇掠自彧至州鲁生等咸笺启修敬不

复为害彧以蛮俗荒梗不识礼义乃表立太学选诸

郡生徒于州总教又于城北置崇武馆以习武焉境

内清肃

崔亮传亮从父弟光韶肃宗初迁青州平东府长史

府解□知州事清直明断民吏畏爱之

萧宝夤传宝夤神龟中出为徐州刺史起学馆于清

东朔望引见土姓子弟接以恩颜与论经义勤于政

治吏民爱之

傅竖眼传竖眼为益州刺史性清素衣食之外俸禄

粟帛皆以享赐夷首赈恤士卒抚蜀人以恩信为本

保境安民不以小利侵窃有掠蜀民入境者皆移送

还本土检勒部下守宰肃然远近杂夷相率款谒仰

其德化思为魏民矣是以蜀民请军者旬月相继世

宗甚嘉之

江悦之传悦之子文遥为安州刺史善于绥纳甚得

物情时杜洛周葛荣等相继叛逆自幽燕以南悉皆

沦陷惟文遥介在群贼之外孤城独守鸠集荒余且

耕且战百姓皆乐为用

裴佗传佗为荆州刺史寻加平南将军蛮酋田盘石

田敬宗等部落万余家恃众阻险不宾王命前后牧

守虽屡征讨未能降款佗至州单使宣慰示以祸福

敬宗等闻佗宿德相率归附于是合境清晏寇贼寝

息边民怀之襁负而至者千余家

宋翻传翻为南兖州刺史时萧衍遣将先据荆山规

将寇窃属寿春沦陷贼遂乘势径趣项城翻遣将成

僧达潜军讨袭频战破之自是州境帖然

周书泉企传企永安中除东雍州刺史部民杨羊皮

太保椿之从弟恃托椿势侵害百姓守宰多被其凌

侮皆畏而不敢言企收而治之将加极法于是杨氏

惭惧阖宗诣合请恩自此豪右屏迹无敢犯者

寇□传□永安二年出为左将军凉州刺史民俗荒

犷多为盗贼□乃令郡县立庠序劝其耕桑敦以礼

让数年之中风俗顿革在州清苦不治产业秩满其

子等并徒步而还吏民送□留连于道久之乃得出



陆腾传腾魏废帝元年拜龙州刺史州民李广嗣李

武等据凭岩险以为堡壁招集不逞之徒攻劫郡县

历政不能治腾密令多造飞梯身率麾下夜往掩袭

未明四面俱上遂破之执广嗣等于鼓下其党有任

公忻者更聚徒众围逼州城乃语腾曰但免广嗣及

武即散兵请罪腾谓将士曰吾若不杀广嗣等可谓

隳军实而长寇雠事之不可者也公忻竖子乃敢要

人即斩广嗣及武以首示之贼徒沮气于是出兵奋

击尽获之

窦炽传炽魏废帝元年除大都督原州刺史炽抑挫

豪右申理幽滞每亲巡垄亩劝民耕桑在州十载甚

有政绩州城之北有泉水焉炽屡经游践尝与僚吏

宴于泉侧因酌水自饮曰吾在此州唯当饮水而已

及去职之后人吏感其遗惠每至此泉者莫不怀之

魏书樊子鹄传子鹄为殷州刺史屡岁旱俭子鹄恐

民流亡乃勒有粟之家分贷贫者并遣人牛易力多

种二麦州内以此获安

路恃庆传恃庆弟思令为南冀州刺史假平东将军

都督时葛荣遣其清河太守据季虎高唐城以招叛

民思令乃命麾下并率乡曲潜军夜往出其不意遂

大破之徐乃收众南还

北齐书高干传干弟季式天平中出为济州刺史山

东旧贼刘盘□史明曜等攻劫道路剽掠村邑齐兖

青徐四州患之历政不能讨季式至皆破灭之寻有

濮阳民杜灵椿等攻城剽野聚众将万人季式遣骑

三百一战擒之又阳平路叔文徒党绪显等立营栅

为乱季式讨平之又有群贼破南河郡季式遣兵临

之应时斩戮自兹以后远近清晏

彭城景思王浟传浟武定六年出为沧州刺史为政

严察部内肃然守令参佐下及胥吏行游往来皆自

赍粮食浟纤介知人间事有隰沃县主簿张达尝诣

州夜投人舍食鸡羹浟察知之守令毕集浟对众曰

食鸡羹何不还价直也达即伏罪合境号为神明又

有一人从幽州来驴驮鹿脯至沧州界脚痛行迟偶

会一人为伴遂盗驴及脯去明旦告州浟乃令左右

及府僚吏分市鹿脯不限其价其主见脯识之推获

盗者转都督定州刺史时有人被盗黑牛背上有白

毛长史韦道建谓中从事魏道胜曰使君在沧州日

擒奸如神若捉得此贼定神矣浟乃诈为上府市牛

皮倍酬价直使牛主认之因获其盗建等叹服又有

老母姓王孤独种菜三亩数被偷浟乃令人密往书

菜叶为字明日市中看菜叶有字获贼尔后境内无

盗政化为当时第一

李元忠传元忠除使持节光州刺史时州境灾俭人

皆菜色元忠表求赈贷俟秋征收被报听用万石元

忠以为万石给人计一家不过升斗而已徒有虚名

不救其弊遂出十五万石以振之事讫表陈朝廷嘉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