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从之民歌曰天下大乱兮市为墟母不保子兮妻失

夫赖得皇甫兮复安居

蜀志刘焉传焉睹灵帝政治衰缺王室多故乃建议

言刺史太守货赂为官割剥百姓以致离叛可选清

名重臣以为牧伯镇安方夏焉内求交址牧欲避世

难议未即行侍中广汉董扶私谓焉曰京师将乱益

州分野有天子气焉闻扶言意更在益州会益州刺

史郄俭赋敛烦扰谣言远闻而并州杀刺史张益梁

州杀刺史耿鄙焉谋得施出为监军使者领益州牧

封阳城侯当收俭治罪

后汉书徐璆传璆迁荆州刺史时董太后姊子张忠

为南阳太守因势放滥臧罪数亿璆临当之部太后

遣中常侍以忠属璆璆对曰臣身为国不敢闻命太

后怒遽征忠为司隶校尉以相威临璆到州举奏忠

臧余一亿使冠军县上簿诣大司农以彰暴其事又

奏五郡太守及属县有臧污者悉征案罪威风大行

陶谦传谦为徐州刺史时董卓虽诛而李傕郭汜作

乱关中是时四方断绝谦遣使间行奉贡西京诏迁

为徐州牧加安东将军封溧阳侯

册府元龟臧旻为扬州刺史时会稽妖贼许昭起兵

句章自称大将军立其父生为越王攻破城邑众以

万数旻率丹阳太守陈寅击昭破之昭遂复更屯结

大为人患旻等进兵连战三年破平之获昭父子斩

首数千级

魏志臧洪传洪领青州以抚其众在州二年群盗奔

走绍叹其能

王凌传凌为兖州刺史转在青州时海滨丧乱之后

法度未整凌布政施教赏善罚恶甚有纲纪百姓称

之不容于口徙为扬豫州刺史咸得军民之欢心始

至豫州旌先贤之后求未显之士各有条教意义甚



夏侯尚传尚为荆州牧荆州荒残外接蛮夷而与吴

阻汉水为境旧民多居江南尚自上庸通道西行七

百余里山民蛮夷多服从者五六年间降附数千家

崔林传林为幽州刺史北中郎将吴质统河北军事

涿郡太守王雄谓林别驾曰吴中郎将上所亲重国

之贵臣也杖节统事州郡莫不奉笺致敬而崔使君

初不与相闻若以边塞不修斩卿使君宁能护卿邪

别驾具以白林林曰刺史视去此州如脱屣宁当相

累邪此州与边寇接宜镇之以静扰之则动其逆心

为国家生北顾忧以此为寄在官一期寇窃寝息犹

以不事上司左迁河间太守清论多为林怨也

郭淮传淮为雍州刺史安定羌大帅辟反讨破降

之每羌胡来降淮辄先使人推问其亲理男女多少

年岁长幼及见一二知其款曲讯问周至咸称神明

胡质传质迁荆州刺史加振威将军赐爵关内侯吴

大将朱然围樊城质轻军赴之议者皆以为贼盛不

可逼质曰樊城卑下兵少故当进军为之外援不然

危矣遂勒兵临围城中乃安

册府元龟王思领豫州刺史思与薛悌郄嘉俱从征

起官位略等三人中悌差挟儒术所在名为闲省嘉

与思事行相似文帝诏曰薛悌驳吏王思郄嘉纯吏

也各赐关内侯以报其勤

魏文帝集文帝褒田豫诏云昔魏绛开怀以纳戎赂

今卿举袖以受狄金朕甚嘉焉按魏略豫为邠州刺

史鲜卑素利等感怀密遗金三十斤豫张袖受之胡

去悉皆付外诏褒之

魏志王基传基为荆州刺史加扬烈将军随征南王

昶击吴基别袭步协于夷陵协闭门自守基示以攻

形而实分兵取雄父邸阁收米三十余万觓掳安北

将军谭正纳降数千口于是移其降民置夷陵县赐

爵关内侯基又表城上昶徙江夏治之以逼夏口由

是贼不敢轻越江明制度整军农兼修学校南方称



徐邈传邈为凉州刺史河右少雨常苦乏谷邈上修

武威酒泉盐池以收边谷又广开水田募贫民佃之

家家丰足仓库盈溢乃支度州界军用之余以市金

帛犬马通供中国之费以渐收敛民间私仗藏之府

库然后率以仁义立学明训禁厚葬断淫祀进善黜

恶风化大行百姓归心焉西域流通羌戎入贡皆邈

勋也

陈泰传泰正始中徙游击将军为并州刺史怀柔夷

民甚有威惠京邑贵人多寄宝货因泰求市奴婢泰

皆挂之于壁不发其封及征为尚书悉以还之

吴志步骘传骘徙交州刺史时益州大姓雍闿等杀

蜀所署太守正昂与士燮相闻求欲内附骘因承制

遣使宣恩抚纳由是见知拜平戎将军封广信侯

吕岱传岱为交州刺史时交址太守士燮卒权以燮

子徽为安远将军领九真太守徽不承命举兵戍海

口岱于是上疏请讨徽罪督兵三千人晨夜浮海或

谓岱曰徽藉累世之恩为一州所附未易轻也岱曰

徽虽怀逆计未虞吾之卒至若我潜军轻举掩其无

备破之必也稽留不速使得生心婴城固守七郡百

蛮云合响应虽有智者谁能图之遂行过合浦徽闻

岱至果大震怖不知所出即率兄弟六人肉袒迎岱

岱皆斩送其首

晋书王祥传祥为徐州刺史吕虔檄为别驾时寇盗

充斥祥率励兵士频讨破之州界清静政化大行时

人歌之曰海沂之康实赖王祥邦国不空别驾之功

羊祜传祜为荆州刺史及薨襄阳百姓于岘山祜平

生游憩之所建碑立庙岁时飨祭焉望其碑者莫不

流涕杜预因名为堕泪碑

王浚传浚转广汉太守夜梦悬三刀于卧屋梁上须

臾又益一刀浚惊觉意甚恶之主簿李毅再拜贺曰

三刀为州字又益一者明府其临益州乎及贼张弘

杀益州刺史皇甫晏果迁浚为益州刺史浚设方略

悉诛弘等以勋封关内侯怀辑殊俗待以威信蛮夷

侥外多来归降

王沉传沉为豫州刺史深寻善政案贾逵已来法制

禁令诸所施行择善者而从之

郄诜传诜累迁雍州刺史在任威严明断甚得四方

声誉

刘弘传弘为荆州刺史都督荆州诸军事时荆部守

宰多阙弘请补选帝从之弘乃叙功铨德随材补授

甚为论者所称以牙门皮初补襄阳太守朝廷以初

虽有功襄阳又是名郡名器宜慎不可授初乃以前

东平太守夏侯陟为襄阳太守陟弘之□也弘下教

曰夫统天下者宜与天下同心化一国者宜与一国

为任若必姻亲然后可用则荆州十郡安得十女□

然后为政哉乃表陟姻亲旧制不得相监皮初之勋

宜见酬报诏听之于时流人在荆州十余万户羇旅

贫乏多为盗贼弘乃给其田种粮食擢其贤才随资

叙用每有兴废手书守相丁宁款密所以人皆感悦

争赴之咸曰得刘公一纸书贤于十部从事

华轶传轶永嘉中历振威将军江州刺史虽逢丧乱

每崇典礼置儒林祭酒以弘道训乃下教曰今大义

颓替礼典无宗朝廷滞议莫能攸正常以慨然宜特

立此官以弘其事军谘祭酒杜夷栖情元远确然绝

俗才学精博道行优备其以为儒林祭酒轶在州甚

有威惠州之豪士接以友道得江表之欢心流亡之

士赴之如归

陶侃传侃为荆州刺史诸参佐或以谈戏废事者乃

命取其酒器蒱博之具悉投之于江吏将则加鞭扑

曰樗蒱者牧猪奴戏耳老庄浮华非先王之法言不

可行也君子当正其衣冠摄其威仪何有乱头养望

自谓宏达邪有奉馈者皆问其所繇若力作所致虽

微必喜慰赐参倍若非理得之则切厉诃辱还其所

馈尝出游见人持一把未熟稻侃问用此何为人云

行道所见聊取之耳侃大怒曰汝既不佃而戏贼人

稻执而鞭之是以百姓勤于农殖家给人足

殷仲堪传仲堪为荆州刺史以异姓相养礼律所不

许子孙继亲族无后者唯令主其蒸尝不听别籍以

避役也佐吏咸服之

吴隐之传隐之为左卫将军披絮勤苦同于贫庶广

州包带山海珍异所出一箧之宝可资数世然多瘴

疫人情惮焉惟贫窭不能自立者求补长史故前后

刺史皆多黩货朝廷欲革岭南之弊隆安中以隐之

为龙骧将军广州刺史假节领平越中郎将未至州

二十里地名石门有水曰贪泉饮者怀无厌之欲隐

之既至语其亲人曰不见可欲使心不乱越岭丧清

吾知之矣乃至泉所酌而饮之因赋诗曰古人云此

水一歃怀千金试使夷齐饮终当不易心及在州清

操逾厉常食不过菜及干鱼而已帷帐器服皆付外

库时人颇谓其矫然亦始终不易帐下人进鱼每剔

去骨存肉隐之觉其用意罚而黜焉

魏咏之传咏之为豫州刺史桓歆寇历阳咏之率众

击走之义熙初转荆州刺史持节都督六州领南蛮

校尉咏之初在布衣不以贫贱为耻及居显位亦不

以富贵骄人始为仲堪之客未几竟践其位论者称



宋书刘怀慎传怀慎为徐州刺史为政严猛境内震

肃亡命王灵秀为寇讨平之

册府元龟王弘为江州刺史时彭泽令陶潜弃官闲

居弘甚钦迟之后自造焉潜称疾不见既而语人云

我性不狎世因疾守闲幸非洁志慕声岂敢以王公

纡轸为荣邪夫缪以不贤此刘公干所以招谤君子

其罪不细也弘每令人候之密知当往庐山乃遣其

故人通之等赍酒先于半道要之潜既遇酒便引

酌野亭欣然忘进弘乃出与相闻遂欢宴穷日潜无

履弘顾左右为之造履左右请履度潜便于坐申脚

令度焉弘要之还州问其所乘答云素有脚疾向乘

篮舆亦足自反乃令一门生二儿共轝之至州而言

笑赏适不觉有羡于华轩也弘后欲见辄于林泽间

候之至于酒米乏绝亦时相赡

宋书杜慧度传慧度为交州刺史布衣蔬食俭约质

素能弹琴颇好庄老禁断淫祀崇修学校岁荒民饥

则以私禄赈给为政纤密有如治家繇是威惠沾洽

奸盗不起乃至城不夜闭道不拾遗

张茂度传茂度为广州刺史绥静百越岭外安之

萧思话传思话为青州刺史有亡命司马朗之元之

可之兄弟聚党于东莞发于县谋为寇乱思话遣北

海太守萧汪之讨斩之余党悉平

刘道产传道产为西戎校尉梁南秦二州刺史在州

有惠化关中流民前后出汉川归之者甚多元嘉六

年道产表置陇西宋康二郡以领之

陆徽传元嘉二十三年遣徽为持节益宁二州诸军

事宁朔将军益州刺史隐恤有方威惠兼着寇盗静

息民物殷阜蜀土安悦至今称之

刘秀之传秀之元嘉二十五年除梁南秦二州刺史

时汉川饥俭境内骚然秀之善于为政躬自俭约先

是汉川悉以绢为货秀之限令用钱百姓至今受其

利迁益州刺史折留俸禄二百八十万付梁州镇库

此外萧然

吉翰传翰为益州刺史着美绩甚得方伯之体论者

称之又假节监徐兖二州豫州之梁郡诸军事徐州

刺史时有死罪囚典签意欲活之因翰入关斋呈其

事翰省讫语今且去明可便呈明旦典签不敢复入

呼之乃来取昨所呈事视讫谓之曰卿意当欲宥此

囚死命昨于斋坐见其事亦有心活之但此囚罪重

不可全贷既欲加恩卿便当代任其罪因命左右收

典签付狱杀之原此囚生命其刑政如此其下畏服

莫敢犯禁

杜骥传骥为青冀二州刺史在任八年惠化着于齐



申恬传恬为青州刺史加督冀州齐地连岁兴兵百

姓雕弊恬初防卫边境劝课农桑二三年间遂皆优

实性清约频处州郡妻子不免饥寒世以此称之死

之日家无余财

朱修之传修之孝武初为宁蛮校尉雍州刺史在政

宽简士众悦附修之治身清约凡所赠贶一无所受

唯以抚纳群蛮为务征为左民尚书去镇秋毫不犯

计在州然油及牛马谷草以私钱十六万偿之

南齐书王僧虔传僧虔为湘州刺史所任以宽惠着

称巴峡流民多在湘土僧虔表割益阳罗湘西三县

缘江民立湘阴县从之

王琨传琨出为广州刺史南土沃实在任者常致巨

富世云广州刺史但经城门一过便得三千万也琨

无所取纳表献禄俸之半州镇旧有鼓吹又启输还

及罢任孝武知其清问还资多少琨曰臣买宅百三

十万余物称之帝悦其对

豫章王嶷传嶷为荆州刺史时太祖辅政务在约省

停府州仪迎物初沈攸之欲聚众开民相告士庶坐

执役者甚众嶷至镇一日遣三千余人见囚五岁刑

以下不连台者皆原遣以市税重滥更定格以税还

民禁诸市调及苗籍二千石官长不得与人为市诸

曹听分番假百姓甚悦

安陆王缅传缅为雍州刺史留心辞讼亲自隐恤劫

抄度口皆赦遣许以自新再犯乃加诛为百姓所畏



陈显达传显达为益州刺史世祖即位进号镇西益

部山险多不宾服大度村獠前后刺史不能制显达

遣使责其租赕獠帅曰两眼刺史尚不敢调我遂杀

其使显达分部将吏声将出猎夜往袭之男女无少

长皆斩之自此山夷震服

戴僧静传僧静为北徐州刺史买牛给贫民令耕种

甚得荒情

刘悛传悛为司州刺史于州治下立学校得古礼器

铜罍铜甑豳山铜罍□铜豆锺各二口献之

梁书刘季连传季连为益州刺史永元二年巴西人

雍道晞率群贼万余逼巴西去郡数里道晞称镇西

将军号建义巴西太守鲁休烈与涪令李膺婴城自

守季连遣中兵参军李奉伯率众五千救之奉伯至

与郡兵破擒道晞斩之涪市

杨公则传公则和帝即位授为湘州刺史天监元年

州寇累年民多流散公则轻刑薄敛顷之户口克复

为政虽无威严然励己廉慎为吏民所悦

鄱阳忠烈王恢传恢天监十三年迁镇西将军益州

刺史便道之镇成都去新城五百里陆路往来悉订

私马百姓患焉累政不能改恢乃市马千匹以付所

订之家资其骑乘有用则以次发之民人赖焉

夏侯详传详为湘州刺史善吏事在州四载为百姓

所称州城南临水有峻峰旧老相传云刺史登此山

辄被代因是历政莫敢至详于其地起台榭延僚属

以表损挹之志

桂阳嗣王象传象为湘州刺史湘州旧多虎暴及象

在任为之静息故老咸称德政所感

王茂传茂为江州刺史时九江新罹军寇民思反业

茂务农省役百姓安之

萧景传景天监十三年知十州损益事十七年以安

右将军监扬州符教严整有田舍老姥尝诉得符还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