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侍宴乐游苑送张徐州应诏诗  丘迟

诘旦阊阖开驰道闻凤吹轻荑承玉辇细草藉龙骑

风迟山尚响雨息云犹积巢空初鸟飞荇乱新鱼戏

实为北门重匪亲孰为寄参差别念举肃穆恩波被

小臣信多幸投生岂酬义

  侍宴饯湘州刺史张缵    庾肩吾

洞庭资善政层城送远离九歌扬妙曲八桂动芳枝

雨足飞春殿云峰入夏池郢路方辽远湘山转蔽亏

何当好风日极望长沙垂

  赠弟季式





    北齐高昂

 季式为济州刺史敖曹发驿以劝酒乃赠

怜君停欲死天上人间无可比走马海边射游鹿偏

坐石上弹鸣雉昔时方伯愿三公今日司徒羡刺史

  赐诸州刺史以题座右





唐元宗

 开元十六年帝自择廷臣为诸州刺史许景先治

 虢州源光裕郑州寇泚宋州郑温琦邠州袁仁恭

 杭州崔志廉襄州李升期邢州郑放定州薛挺湖

 州裴观沧州崔诚遂州凡十一人行诏宰相诸王

 御史以上祖道洛滨盛供具奏太常乐帛舫水嬉

 赐诗令题座右且给纸笔令自赋焉

眷言思共理鉴共想维良猗欤此推择声绩着周行

贤能既俟进黎献实伫康视人当如子爱人亦如伤

讲学试诵论阡陌劝耕桑虚誉不可饰清知不可忘

求名迹易见安贞德自彰讼狱必以情教民贵有常

恤惸且存老抚弱复绥强勉哉各祗命知予眷万方

  赐崔日知往潞州       同前

潞国开新府壶关宠旧林妙旌循吏德持悦庶氓心

礼乐中朝贵神明列郡钦扬风非赠扇易俗是张琴

藩镇讴谣满行宫雨露深会书丞相策先赐颍川金

  奉和圣制赐诸州刺史应制以题座右

                张说

文明遍禹迹鳏寡达尧心正在亲人守能令王泽深

朝廷多秀士镕炼比精金犀节同分命熊轩各外临

圣主赋新诗穆若听熏琴先言政为本次言则是钦

三时农不夺午夜犬无侵愿使天内品物遂浮沉

寄情群飞鹤千里一扬音共蹑华胥梦龚黄安足寻

  送任郎中出守明州      岑参

罢起郎官草初分刺史符城边楼枕海郭里树侵湖

郡政傍连楚朝恩独借吴观涛秋正好莫不上姑苏

  寄裴施州          杜甫

廊庙之具裴施州宿昔一逢无此流金钟大镛在东

序冰壶玉衡悬清秋自从相遇减多病三岁为客宽

边愁尧有四岳明至理汉二千石真分忧几度寄书

白盐北苦寒赠我青羔裘霜雪回光避锦袖龙蛇动

箧蟠银钩紫衣使者辞复命再拜故人谢佳政将老

已失子孙忧后来况接才华盛

  寄杨五桂州谭        前人

 自注云因州参军段子之任

五岭皆炎热宜人独桂林梅花万里外雪片一冬深

闻此宽相忆为邦复好音江边送孙楚远附白头吟

  送贾阁老出汝州       前人

西掖梧桐树空留一院阴艰难归故里去住损春心

宫殿青门隔云山紫逻深人生五马贵莫受二毛侵

  江亭王阆州筵饯萧遂州    前人

离亭非旧国春色是他乡老畏歌声断愁从舞曲长

二天开宠饯五马烂生光川路风烟接俱宜下凤凰

  送鲜于万州迁巴州      前人

京兆先时杰琳琅照一门朝廷偏注意接近与名藩

祖帐维舟数寒江触石喧看君妙为政他日有殊恩

  潭州送韦员外牧韶州     前人

炎海韶州牧风流汉署郎分符先令望同舍有辉光

白首多年疾秋天昨夜凉洞庭无过雁书疏莫相忘

  将赴荆南寄别李剑州     前人

使君高义驱今古寥落三年坐剑州但见文翁能化

蜀焉知李广未封侯路经滟滪双蓬鬓天入沧浪一

钓舟戎马相逢更何日春风回首仲宣楼

  送陵州路使君赴任      前人

王室比多难高官皆武臣幽燕通使者岳牧用词人

国待贤良急君当拔擢新佩刀成气象行盖出风尘

战伐干坤破疮痍府库贫众寮宜洁白万役但平均

霄汉瞻佳士泥涂任此身秋天正摇落回首大江滨

  送梓州李使君之任      前人

 自注云故陈拾遗射洪人也篇末有云

籍甚黄丞相能名自颍川近看除刺史还喜得吾贤

五马何时到双鱼会早传老思筇竹杖冬要锦衾眠

不作临岐恨惟听举最先火云挥汗日山驿醒心泉

遇害陈公殒于今蜀道怜君行射洪县为我一潸然

  奉送王信州崟北归      前人

朝廷防盗贼供给愍诛求下诏选郎署传声典信州

苍生今日困天子向时忧井屋有烟起疮痍无血流

壤歌惟海甸画角自山楼白发寐常早荒榛农复秋

解龟逾卧辙遣骑觅扁舟徐榻不知倦颍川何以酬

尘生彤管笔寒腻黑貂裘高义终焉在斯文去矣休

别离同雨散行止各云浮林热鸟开口江浑鱼掉头

尉佗虽北拜太史尚南留军旅应都息寰区要尽收

九重思谏诤八极念怀柔徙倚瞻王室从容仰庙谋

故人持雅论绝塞豁穷愁复见陶唐理甘为汗漫游

  送王使君自楚移越      刘商

露冕行春向若耶野人怀惠欲移家东风二月淮阴

道唯见棠梨一树花

  送沈康知常州      宋王安石

作客兰陵迹已陈为传谣俗记州民沟塍半费田畴

薄厨传相仍市井贫常恐劳人轻白屋忽逢佳士得

朱轮殷勤话此还惆怅最忆荆溪两岸春

  送但能之守浔州       张栻

循吏古犹少岭民今未苏丁宁烦诏旨推择得吾徒

根本谁深念诗书计不迂惟应敦此意岂但应时须

  送史馆李学士任和州    释惟凤

历阳南望极岸远石城危去梦惊潮断行吟见雁随

淮帆向风阔楚水落秋迟到日应闲卧公心帝自知

  送张兼素出知施宗州    明吴宽

岁暮移家赴远州南行谁复为身谋一章之死无他

悔六诏平生亦胜游科甲翻令吾辈重史编应向古

人求都门持此聊相赠不惜寒风透敝裘

  送高良新知归州       王鏊

江上青山识秭归江边吊古驻骖騑梦中马耳先曾

到行处人烟亦已稀屈子宅空江渺渺昭君村在雨

霏霏使人抚字知多术夔府如今正阻饥

 州牧部纪事一

书经舜典既月乃日觐四岳群牧班瑞于群后







牧九州之牧伯也群后即侯牧也

周礼天官大宰之职乃施典于邦国而建其牧







康成曰以侯伯有功德者加命作州长谓之牧所谓

八命作牧者

春官宗伯八命作牧九命作伯





郑锷曰七命之侯

伯有功德者加以八命则为诸侯之长谓之牧大宰

所谓建其牧是也商谓之伯虞夏与周则谓之牧故

曲礼曰九州之长入天子之国曰牧陆氏曰书与周

礼伯常称牧盖自内言之则屈于二伯故称牧大宗

伯八命作牧曲礼九州之长入天子之国曰牧是也

自外言之则伸于诸侯故称伯王制所谓方伯之国

是也

秋官掌交谕九牧之维





郑康成曰九牧九州之牧

郑锷曰谕以九牧之维使依九州之牧以相亲比而

为国之维也

汉书王尊传尊迁益州刺史先是琅琊王阳为益州

刺史行部至邛郲九折坂叹曰奉先人遗体奈何数

乘此险后以病去及尊为刺史至其坂问吏曰此非

王阳所畏道邪吏对曰是尊叱其驭曰驱之王阳为

孝子王尊为忠臣尊居部二岁怀来侥外蛮夷归附

隽不疑传不疑为青州刺史齐孝王孙刘泽交结郡

国豪桀谋反欲先杀青州刺史不疑发觉收捕皆伏

其辜擢为京兆尹赐钱百万

黄霸传霸为扬州刺史三岁宣帝下诏曰制诏御史

其以贤良高第扬州刺史霸为颍川太守秩比二千

石居官赐车盖特高一丈别驾主簿车缇油屏泥于

轼前以章有德

王褒传宣帝时益州刺史王襄欲宣风化于众庶闻

王褒有俊材请与相见使褒作中和乐职宣布诗选

好事者令依鹿鸣之声习而歌之褒既为刺史作颂

又作其传益州刺史因奏褒有轶材上乃征褒既至

诏褒为圣主得贤臣颂

何武传武迁扬州刺史所举奏二千石长吏必先露

章服罪者为亏除免之而已不服极法奏之抵罪或

至死九江太守戴圣礼经号小戴者也行治多不法

前刺史以其大儒优容之及武为刺史行部录囚徒

有所举以属郡圣曰后进生何知乃欲乱人治皆无

所决武使从事廉得其罪圣惧自免后为博士毁武

于朝廷武闻之终不扬其恶而圣子宾客为群盗得

系庐江圣自以子必死武平心决之卒得不死自是

后圣□服武每奏事至京师圣未尝不造门谢恩武

为刺史二千石有罪应时举奏其余贤与不肖敬之

如一是以郡国各重其守相州中清平行部必先即

学宫见诸生试其诵论问以得失然后入传舍出记

问垦田顷亩五谷美恶已乃见二千石以为常初武

为郡吏时事太守何寿寿知武有宰相器以其同姓

故厚之后寿为大司农其兄子为庐江长史时武奏

事在邸寿兄子适在长安寿为具召武弟显及故人

杨复众等酒酣见其兄子曰此子扬州长史材能驽

下未尝省见显等甚□退以谓武武曰刺史古之方

伯上所委任一州表率也职在进善退恶吏治行有

茂异民有隐逸乃当召见不可有所私问显复众强

之不得已召见赐□酒岁中庐江太守举之其守法

见惮如此为刺史五岁入为丞相司直

朱博传博迁冀州刺史博本武吏不更文法及为刺

史行部吏民数百人遮道自言官寺尽满从事白请

且留此县录见诸自言者事毕乃发欲以观试博博

心知之告外趣驾既白驾办博出就车见自言者使

从事明敕告吏民欲言县丞尉者刺史不察黄绶各

自诣郡欲言二千石墨绶长吏者使者行部还诣治

所其民为吏所冤及言盗贼辞讼事各使属其部从

事博驻车决遣四五百人皆罢去如神吏民大惊不

意博应事变乃至于此后博徐问果老从事教民聚

会博杀此吏州郡畏博威严

后汉书朱浮传旧制州牧奏二千石长吏不任位者

事皆先下三公三公遣掾史案验然后黜退帝时用

明察不复任委三府而权归刺举之吏浮复上疏曰

陛下清明履约率礼无违自宗室诸王外家后亲皆

奉遵绳墨无党埶之名至或乘牛车齐于编人斯固

法令整齐下无作威者也求之于事宜以和平而灾

异犹见者夫岂徒然天道信诚不可不察窃见陛下

疾往者上威不行下专国命即位以来不用旧典信

刺举之官黜鼎辅之任至于有所劾奏便加免退复

案不关三府罪谴不蒙澄察陛下以使者为腹心而

使者以从事为耳目是为尚书之平决于百石之吏

故群下苛刻各自为能兼以私情容长憎爱在职皆

竞张空虚以要时利故有罪者心不厌服无咎者坐

被空文不可经盛衰贻后王也夫事积久则吏自重

吏安则人自静传曰五年再闰天道乃备夫以天地

之灵犹五载以成其化况人道哉臣浮愚戆不胜惓

惓愿陛下留心千里之任省察偏言之奏

王望传望为青州刺史时州郡灾旱百姓穷荒望行

部道见饥者裸行草食五百余人愍然哀之因以便

宜出所在布粟给其廪粮为作褐衣事毕上言帝以

望不先表请章示百官详议其罪时公卿皆以为望

之专命法有常条锺离意独曰昔华元子反楚宋之

良臣不□君命擅平二国春秋之义以为美谈今望

怀义忘罪当仁不让若绳之以法忽其本情将乖圣

朝爱育之意帝嘉意议赦而不罪

谢承后汉书谢夷吾雅任明远能决断罪疑行部始

到南阳县遇章帝巡狩驾幸鲁阳有诏敕荆州刺史

入传录见囚徒诫长吏勿废旧仪朕将览焉上临西

厢南面夷吾处东厢分帷隔中央夷吾所决正一县

三百余事事与上合而朝廷叹息曰诸州刺史尽如

此者朕不忧天下尝以励群臣

后汉书郅恽传恽子寿为冀州刺史时冀部属郡多

封诸王宾客放纵类不检节寿案察之无所容贷乃

使部从事专任王国又徙督邮舍王宫外动静失得

即时骑驿上奏王罪及劾傅相于是藩国畏惧并为

遵节视事三年冀土肃清

王涣传涣为兖州刺史绳正部郡风威大行

左雄传雄安帝时为冀州刺史部多豪族好请托雄

尝闭门不与交通奏案贪猾二千石无所回忌

王龚传龚为青州刺史劾奏贪浊二千石数人安帝

嘉之征拜尚书

种皓传皓为益州刺史素慷慨好立功立事在职三

年宣恩远夷开晓殊俗岷山杂落皆怀服汉德其白

狼盘木唐菆邛僰诸国自前刺史朱辅卒后遂绝皓

至乃复举种向化时永昌太守冶铸黄金为文蛇以

献梁冀皓纠发逮捕驰传上言

杨震传震子秉出为豫荆徐兖四州刺史迁任城相

自为刺史二千石计日受奉余禄不入私门故吏赍

钱百万遗之闭门不受以廉洁称

李膺传膺迁青州刺史守令畏威明多望风弃官

刘虞传虞迁幽州刺州前中山相张纯与乌桓连盟

攻蓟又使乌桓峭王等攻破清河平原虞到蓟罢省

屯兵务广恩信遣使告峭王等以朝恩宽弘开许善

路又设赏购纯纯走出塞余皆降散纯为其客王政

所杀送首诣虞灵帝遣使者就拜太尉封容丘侯

黄琬传琬为豫州牧时寇贼陆梁州境雕残琬讨击

平之威声大震政绩为天下表封关内侯

皇甫嵩传嵩领冀州牧奏请一年田租以赡饥民帝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