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和之煦昆虫启蛰宁知天地之仁将何以受陛下非

次之恩答陛下殊常之造臣伏以黔巫远僻山洞阻

深地极荒陬人多逋梗不生五谷不识桑蚕迫之则

鸟兽同群缓之则木石为伍臣谨当申明朝典宣布

皇慈扇以仁义之风谕以君臣之道俾知教化或渐

庶几誓安远人永清殊俗臣无任荷恩宠之至

  赠崔复州序         韩愈

有地数百里趋走之吏自长史司马以下数十人其

禄足以仁其三族及其朋友故旧乐乎心则一境之

人喜不乐乎心则一境之人惧丈夫官至刺史亦荣

矣虽然幽远之小民其足迹未尝至城邑苟有不得

其所能自直于乡里之吏者鲜矣况能自辨于县吏

乎能自辨于县吏者鲜矣况能自辨于刺史之庭乎

由是刺史有所不闻小民有所不宣赋有常而民产

无恒水旱疠疫之不期民之丰约悬于州县令不以

言连帅不以信民就穷而敛愈急吾见刺史之难为

也崔君为复州其连帅则于公崔君之仁足以苏复

人于公之贤足以庸崔君有刺史之荣而无其难为

者将在于此乎愈尝辱于公之知而旧游于崔君庆

复人之将蒙其休泽也于是乎言

  连州刺史谢上表      刘禹锡

臣某言伏奉去年三月七日制授臣使持节连州刺

史恭承睿旨跪奉诏书皇恩重于丘山圣泽深于雨

露抃舞失次神魂再扬诚欢诚惧顿首顿首臣性本

愚拙谬学文词幸遇休明累登科第出身入仕并不

因人德宗临御之时臣忝御史陛下龙飞之日臣忝

郎官恭守章程勤修职业权臣奏用盖闻虚名实非

曲求可以复视迹卑易枉无路自明亦缘臣有微才

所以嫉臣者众竞生口语广肆谬加伏赖陛下至仁

特从宽典举以缘坐贬佐遐藩屡易星霜频经恩赦

犬马怀恋寝兴匪宁惟读佛经愿延圣算昨蒙诏命

追赴上都随例授官俾居远郡在臣之分荣幸已多

伏荷陛下孝理弘深皇明照烛哀臣老母羸疾悯臣

一身零丁特降新恩移臣善郡光荣广被母子再生

凡在人臣皆感圣德凡为人子皆荷圣慈岂惟贱臣

独蒙恩造不觉喜极至于涕零昔殷王俯念于前禽

且闻解网汉帝有哀于少女爰命罢刑方之圣朝不

足多尚感召和气慰安群生非臣陨越所能上报伏

以南方疠疾多在夏中自发郴州便染瘴疟扶策在

道不敢停留即以今月十一日到州上讫谨宣圣旨

以示远人恭述诏条所期安复无任感恩恋阙之至

  苏州刺史谢上表       前人

臣某言伏奉制书授臣苏州刺史始从郎署出领郡

长承命若惊省躬增感臣某





伏惟皇帝陛下受

上兀之眷佑扬列圣之耿光大康黎元慎择牧守德

音每发品物咸苏臣本书生素无党援谬以薄伎三

登文科德宗皇帝擢为御史在台三载例转省官永

贞之初权臣领务遂奏录用盖闻虚名惟守职业实

无朋附竟坐飞语贬在遐藩宪宗皇帝后知事情却

授刺史凡历外任二十余年伏遇陛下应运重光物

无废滞收拾耆旧尘忝班行既幸逢时常思展效在

集贤院四换星霜供进新书二千余卷儒臣之分甘

老于典坟优诏忽临又委之符竹分忧诚重恋阙滋

深石室之书空留笔札金闺之籍已去姓名本末可

明申雪无路岂意圣慈弘纳不隔卑微面辞之日特

许外殿天颜咫尺臣体兢惶不敢尽言空怀诚恳谢

恩而出生光于九陌之间授训而行布政于五湖之

外臣即以今月六日到任上讫伏以水灾之后物力

素空臣谨扬皇风慰彼黎庶臣闻有味之物蠹虫必

生有才之人谗言必至事理如此古今同途了然辨

之惟在明圣伏惟陛下察臣此言则天下之人无不

幸甚江海远地孤危小臣虽雨露之恩幽遐必被而

犬马之恋亲近为荣臣无任云云

  同州刺史谢上表       元稹

臣稹言伏奉今月三日制书授臣使持节同州诸军

事守同州刺史兼本州防御使臣罪重责轻忧惶失

据虑为台府逼逐不敢徘徊阙庭便自朝堂匍匐进

发谨以今月六日到州上讫臣稹辜负圣朝辱累恩

奖便合自求死所岂谓尚忝官荣臣稹诚恐诚□死

罪死罪臣八岁丧父家贫无业母兄乞丐以供资养

衣不布体食不充肠幼学之年不蒙师训因感邻里

儿稚有父兄为开学校涕咽发愤愿知诗书慈母哀

臣亲为教授年十有五得明经出身由是苦心为文

夙夜强学年二十四登吏部乙科受校书郎年二十

八岁蒙制举首选授左拾遗始自为学至于升朝无

朋友为臣吹嘘无亲党为臣援庇莫非苦己实不因

人独立性成遂无交结任拾遗日屡陈时政蒙先皇

帝召对延英旋为宰相所憎贬臣河南县尉及为监

察御史又不敢规避专心纠绳复为宰相怒臣不庇

亲党因以他事贬臣江陵判司废弃十年分死沟渎

元和十四年宪宗皇帝开释有罪始授臣膳部员外

郎与臣同省署者多是臣初登朝时举人任卿相者

半是臣同谏院时拾遗补阙愚臣既不能低心曲就

流辈亦以此望风怒臣不料陛下天听过卑知臣薄

艺朱书授臣制诰延英诏臣赐绯宰相恶臣不出其

门由是百方侵毁陛下察臣无罪宠奖逾深召臣面

授舍人遣充承旨翰林学士金章紫服光饰陋躯人

生之荣臣亦至矣然臣益遭诽谤日夜忧危惟陛下

圣鉴照临弥加保任竟排群议擢授台司臣忝有肺

肝岂并寻常宰相况当行营退散之后牛元翼未出

之间每闻陛下轸念之言愚臣幸不身先士卒所以

问于方计策遣王友明等救解深州盖欲上副圣情

岂是别怀他意不料奸人疑臣杀害裴度妄有告论

尘黩圣聪愧羞天地臣本待辨明示了便拟杀身谢

责岂料圣慈尚加薄贬同州虽违咫尺之颜不远郊

畿之境伏料必是宸衷独断乞臣此官若遣他人商

量乍可与臣远处方镇岂有遣臣俯近阙廷臣所恨

今月三日尚蒙召对延英此时不解泣血仰对天颜

便至今日窜逐臣自离京国目断魂销每至五更朝

议之时臣实制泪不得已臣若余生未死他时万一

归还不敢更望得见天颜但得再闻京城钟鼓之音

臣虽黄土复面无恨九泉臣某无任自恨自悲攀恋

圣慈之至然臣一日未死亦合有所陈论或闻党项

小有动摇臣今谨具手疏陈奏伏望恕臣死罪特留

圣览今此表并臣手疏并望留中不出谨差知衙官

试殿中监马弘直奉表谢罪以闻

  黄州刺史谢上表       杜牧

臣某言臣奉某月某日敕旨自某官授臣黄州刺史

以某月日到任上讫臣某诚惶诚恐顿首顿首臣自

出身以来任职使府虽有官业不亲治人及登朝四

任皆参台职优游无事止奉朝谒今者蒙恩擢授刺

史专断刑罚施行诏条政之善恶惟臣所系素不更

练兼之愚昧一自到任忧惕不胜动作举止惟恐罪

悔伏以黄州在大江之侧云梦泽南古有夷风今尽

华俗户不满二万税钱才三万贯风俗谨朴法令明

具久无水旱疾疫人业不耗谨奉贡赋不为罪恶臣

虽不行亦能守之然臣观东汉光武明帝称为明主

不信德教专任刑名二主相继联五十年当时以深

刻刺举号为称职治古之风废俗吏之课高于此时

循吏卫飒任延王景鲁恭刘宽陈宠之徒止一县宰

独能不徇时俗自行教化惟德是务爱民如爱子废

鞭笞责削之文用忠恕抚字之道百里之内勃生古

风凡违众背时徇古非今王者公侯尚难其事岂一

县宰能移其俗此盖人为治古之人法为一时之法

以治古之教教之即治古之人以一时之法齐之即

一时之人国家自有天下以来二百三十余年间专

用仁恕每后刑罚是以内难外难作者相继土地甲

兵权柄号令尽非我有终能擒之此实恩泽慈爱入

人骨髓俗厚风古不可动摇今自陛下即位以来重

罪不杀小过不问普天之下蛮□之邦有罹艰凶一

皆存恤圣明睿哲广大慈恕远僻隐厄无不欢戴受

十四圣之生育张二百四十年之基宇臣于此际为

吏长人敢不遵行国风彰扬至化小大之狱必以情

恕孤独鳏寡必躬问抚庶使一州之人知上有仁圣

天子所遣刺史不为虚受蒸其和气感其欢心庶为

瑞为祥为为咏以裨盛业流乎无穷在臣心之则

然岂材术之能及无任感激悃恳血诚之至

  辞免知南康军状      宋朱熹

今月十七日准尚书省札子奉圣旨差知南康军填

张杆阙又准尚书省牒奉敕宜差权发遣南康军事

兼管内劝农事仍借绯者闻命震惊若无所措伏念

熹□缪之姿不堪从宦病卧林野日益支离昨蒙圣

慈矜怜特与改官仍畀祠禄以遂闲退之愿于熹愚

分已为过优今者忽有前件恩命又出意望之外足

见天地之仁不遗一物寸长尺短皆欲使其有以自

见在熹感激诚不自胜然窃惟念州郡之寄所系不

轻苟非其人千里受弊所以朝廷不惟审择以寄民

命而又严立资格以叙人材盖不欲使庸妄轻浅之

流得以因缘冒处为民不利前后臣寮建请诏旨丁

宁亦可谓深切而着明矣如熹之愚素号庸劣又自

初官一任解罢今已二十余年杜门空山罕接人事

民情吏职懵不通晓改官以来未满四考虽名知县

资叙而备数祠官初无职事可以自试默默寝卧习

成偷惰一旦使之强起田间摄承郡事不惟资浅望

轻有碍累降指挥亦惧无以承流宣化仰称圣天子

综核名实爱养元元之意此熹之所以恐惧踧踖而

不得不辞者也或者以为熹之微贱屏处穷僻而朝

廷记忆恩指隆厚至于如此若复苟图安佚固为逊

避则将无以自竭犬马报效之劳而陷于不恭之罪

熹窃以为不然盖熹本以无能退处田里圣朝过听

误加奖借宠以廉退之名励以坚高之操训词在耳

天鉴弗违熹虽至愚不能及此犹当刻心自誓终始

不渝庶几可以仰报万分下全素守今不务此而欲

以奔走承命为恭则亦非义之所安矣又况蒲柳之

质多病早衰年岁以来精力顿减政使方在仕涂亦

须量力引退顾乃甫于今日强自修饰起趋名宦岂

不大为有识所笑重贻前诏之羞哉初以官卑人微

不敢辄具辞免且欲祗拜恩命续伸投闲之请窃缘

所差南康军系填见阙度亦不过两月即便复紊朝

听诚不若直情控诉冀蒙矜察庶免烦渎之罪所有

递到札子敕牒不敢祗受除巳申送建宁府军资库

寄纳外谨具状申尚书省欲乞参政丞相少保特为

敷奏寝罢今来所降指挥令熹依旧宫观差遣则熹

不胜幸甚谨状

  辞免知漳州状        前人

右熹准尚书省札子奉圣旨差知漳州填见阙不候

受敕疾速之任候任满前来奏事者伏念熹昨者恳

辞江东恩命陈乞依旧祠禄今准前件指挥虽未尽

从所请然已极为优幸自惟□么无所取材乃蒙圣

主复冒容载之恩公朝委曲成就之意至于如此岂

宜复有辞避以重违命之诛实以所苦目疾昏暗愈

甚省阅书判皆有所妨若不自量冒昧祇赴必至贻

患千里获罪非轻是以再三筹度终不获己而复敢

冒鈇钺之威以毕前恳欲望钧慈特赐敷奏令熹依

旧奉祠以安愚分向为莫大之幸或且别与僻远闲

慢差遣一次使得少效微劳仰承德意而免于旷职

殃民之罪以全晚节则亦熹之幸也谨具状申尚书

省伏候钧旨

  辞免知潭州状一       前人

右熹十二月初十日准尚书省札子奉圣旨差知潭

州者伏念熹□谬不材试郡无状解罢之后方知循

省所以中间两蒙圣恩皆尝力陈愚悃竟荷从欲尚

叨祠禄以尽余年不意今者又蒙记怜有此除授三

年之间三被抆拭自惟何者有此叨逾假使衰病支

离不堪扶曳亦当闻命奔走不敢复有辞避实以区

区愚虑前已控陈而昨来已曾辞免知静江府又不

能无辞远就近之嫌在熹私意尤难冒处所有降到

省札内圣旨指挥窃缘熹见遭大功之丧准格未该

除服未敢望阙谢恩已送建阳县库寄收讫欲望朝

廷检会前此两番辞免申状详酌事理早赐开陈令

熹仍旧补满宫观考任实为大幸谨具状申尚书省

伏候钧旨

  辞免知潭州状二       前人

熹昨蒙圣恩差知潭州即已具状申乞补满宫观考

任今准尚书省札子奉圣旨不允依已降指挥疾速

之任熹闻命震惊即已往阙谢恩讫伏念熹自罹灾

患日觉摧颓惟有□顽略无悛改所以前此再辞误

恩皆荷天慈俯从人欲不谓今者尚閟俞旨窃自省

循决难黾勉是敢冒昧再有控陈欲望矜怜特赐敷

奏曲从所请或畀偏州改命通才往奠南服则不惟

衰晚无状获逃戒得之讥亦足使处置得宜益壮维

藩之势熹不胜鞠躬祈恳引领俟命之至

 州牧部艺文二



  赠褚武良诗        晋傅咸

友暨于褚惟晋之桢肇振凤翼羽仪上京聿作喉舌

纳言紫庭光赞帝道敷皇之明方任之重实在江扬

乃授旄钺宣曜威灵悠悠遐迈东夏于征

  赠顾交址公贞        陆机

顾侯体明德清风肃已迈发迹翼藩后改授抚南裔

伐鼓五岭表扬旌万里外远绩不辞小立德不在大

高山安足凌巨海犹萦带惆怅瞻飞驾引领望归□

  忝役湘州与宣城吏民别  南齐谢脁

弱龄倦簪履薄晚忝华奥闲沃尽地区山泉谐所好

幸遇昌化穆淳俗罕惊暴四时从偃息三省无侵冒

下车遽暄席纡服始黔荣辱未遑敷德礼何由导

汨徂奉南岳兼秩典邦号疲马方云驱铅刀安可操

遗惠良寂寞恩灵亦匪报桂水日悠悠结言幸相劳

吐纳贻尔和穷通勖所蹈

  示吏民          梁元帝

阙里尚㧑谦濑乡裁知足咨余再分陕少思宜寡欲

霞出浦流红苔生岸泉绿方今江汉士变为邹鲁俗

  后临荆州          同前

拥旄去京县褰帷辞未央弱冠从王役从容游岂张

不学胡威绢宁挂裴潜□所冀方留犊行当息饮羊

戏蝶时飘粉风花乍落香高栏来蕙气□帘度晚光

绮钱临仄宇阿阁绕长廊

  别荆州吏民         同前

玉节居分陕金貂总上流麾军时举扇作赋且登楼

年光遍原隰春色满汀洲日华三翼舸风转七星斿

向解青丝缆将移丹桂舟

  赠张徐州谡         范云

田家樵采去薄暮方来归还闻稚子说有客款柴扉

傧从皆珠玳裘马悉轻肥轩盖照墟落传瑞生光辉

疑是徐方牧既是复疑非思旧昔言有此道今已微

物情弃疵贱何独顾衡闱恨不具鸡黍得与故人挥

怀情徒草草泪下空霏霏寄书云间雁为我西北飞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