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郡士民思之

  张稽古

按山西通志稽古蒲城人嘉靖间任岢岚赋性戆直

不畏强御时都御史杨顺以诬杀沈经历事获罪戍

振武卫仍肆贪淫不法被奏下御史问御史知稽古

强直委讯焚香誓天以公自矢杨竟论死狱中持身

廉介以冰蘗着闻人呼为谷米张历按察司副使晋

常侍固请游园拒不就委馈馔于沟中而还其器其

介如此

  汤希闵

按池州府志希闵号舒滨进士授开州知州明刑敕

法息讼劝耕首缮城池再清徭役葺圣殿兴学校有

权贵武断乡曲州人胪其状以闻希闵按法治之不

少阿时有印马之苦力请当道为之苏息擢南户部

父老遮道流涕为创生祠于北郭

  胡希琼

按武昌府志希琼字子翼嘉靖丙辰授潼川知州州

领七邑当孔道琼负才敏练厨传节省吏畏民服有

盐井开塞无时逋赋愈积而琼清弊窦课集而人称

便有御史里居怙势暴其乡人以挠官法希琼剪其

羽翼阴制之使不得逞会三殿灾采大木学宫有乔

木数百章议欲取之希琼曰奈何伐文庙以自功别

采得大本视旁郡独先竟以疾卒于任州人思慕举

祀名宦

  唐侃

按济南府志侃字廷直镇江丹徒人嘉靖己未自永

丰擢知武定庭生瑞谷一茎五颖人以为清最所致

戊戌世宗奉章圣梓宫葬承天府道出山东上官檄

州县供应邻境守令借此科敛而后往侃独奉身以

行州民帖然至德州扈跸诸官以侃无馈遗咸目为

武定穷知州

  唐执中

按广西通志执中滇昆明人隆庆初为永宁牧是时

巨贼虽已授首然诸獞新附犹桀骜不驯或啸聚剽

掠发纵殄灭更多方略凡城池公署修废举坠俱身

任其劳且四境荆榛田野荒芜执中丈复里亩招集

流亡而民皆安其业永宁故边侥数十年不□文教

执中曰民不知义绥而诲之此自今日首务乃白之

上官设学校延社师选诸獞稍秀者列之青衿时人

比之文翁云任凡三年运筹决策动中机宜后转郡

丞去百姓攀辕诵其功不置

  徐美

按广东通志美字忠甫邵武人隆庆初知廉州廪俸

之外纤介不私一夕微行有二妇张灯相谓曰清哉

油若徐令公然明旦召诘之曰尔言余清何征妇曰

阖郡同称宁独小妇人乎民有贫而愿出其妻者问

值几何即捐金与之遂夫妇如故山寇陈龙周掠连

阳二邑戒其下毋犯贤太守境美曰皆吾赤子也躬

往招之遂降其众数千三年擢承天府同知未赴卒

廉人无大小咸丧之

  陆万垓

按福建通志万垓字天溥平湖人隆庆二年知福宁

州凡事剖决瞬息成案兵兴增赋力为节缩岁省金

六千有奇客兵更戍创造兵营于城外处之编审图

里析并州城大得民心盐价涌贵捕治鹾奸以通盐

法每暇进诸生谈文在任四年至今凡称善政者必

曰陆公

  洪邦光

按无为州志邦光号宾吾同安人隆庆二年知无为

州清贞卓练州土田自唐公元立折算之法除养马

免粮田外一切岁办甚重民间或田多赋寡或无田

包赔从未得均邦光延郡贤达酌议申请分为四则

一曰山圩田滩田其赋为秋粮一曰山圩地基场滩

地其赋为夏麦一曰柴草石等山荒冈草滩其税为

丝绢一曰潭沟塘其税为糖油各有差殊税粮马

价照亩均摊原额不失民不称扰至今垂为定例去

之日攀辕者塞途

  袁

按济南府志南直怀远人万历五年知泰安州审

户均田郡有孳养种马四百匹为民累请上官奏

闻除之捐俸买牛三百余只开荒田七十八顷创立

官庄数十所招抚流移一千八百余户设法积谷一

万三百余石以备荒歉修学校严武备除窝囤其他

善政又更仆难数云

  张文柱

按苏州府志文柱字仲立万历中谒选得临清知州

清故冠带之冲五方杂处狡狯为奸文柱取讦者于

牍首批其不直者九百余纸皆深见隐微而存其直

者即日剖决黠吏束手监司某驻节于州令逻卒诇

民间事卒遂琐屑境中文柱白请罢之有秦氏族人

利其嫠妇之富将诬以阴事监司谋之文柱文柱不

可曰此阴事也以族人一言而批决之非长者事监

司出当道书示之不为动乃止在清四年以积劳暴



  常真杰

按广西通志真杰恭城人万历中以清介治邓川州

先是邓有水患莅邓者率传舍视之真杰愀然曰奈

何鱼鳖吾民也乃捐俸鸠工筑堤以御邓旧有矿税

每岁入二千金民苦之真杰毅然力为奏免郡人醵

免金为寿真杰正色曰若以予为垄断者乎既请免

又利之是易注也却之置书院延民间子弟读书其

中常夜呼酒听书声至鸡鸣不倦一日闻子懋中举

乡荐首即解印归

  颜志邦

按广西通志志邦字小山楚之茶陵人万历间由岁

荐累官至永宁刺史性明决雅操自持其政不为刻

核不察苛细然讼简刑平庭无疑狱犹喜俭朴葛巾

布袍雅如诸生时斥苞苴省冗费不私一钱虽市一

蔬未尝稍拂人情宁人尝窃谓曰颜侯惟饮吾宁一

水耳值久不雨志邦从里民数辈徒跣祷赤日中亲

历陇亩忧形于色未几雨辄如注岁遂大熟民歌曰

此太守雨也诸獞妇多蓄蛊毒志邦悉按之法且为

好言以谕之其习遂除更加意学校殷勤造士始终

不懈以丁内艰去去之日行李萧然惟书数箧而已

百姓思之

  俞审

按太平府志审号莘亩万历举人知横州州介峒蛮

强悍难御审处置多方设立化蛮生使常诱导遂驯

服州人为建祠立石继调知澧州澧为沅湘诸水泉

壑所归万历己卯夏淫雨浃旬州水噬城郭审督舟

人救男女之漂没者全活无算又鸠工筑堤以绝水

患名曰文梁堤至今赖之俗信尚巫鬼审讲明圣谕

作孝弟忠信礼义廉耻八行图解劝导之民俗一变

  何邦渐

按无为州志邦渐号绍渠云南浪穹人选贡判凤阳

府升无为知州大荒之后邦渐莅任停征省役发藏

请赈猾胥蠹民者尽法厘剔一时案无留牍未越月

讼简吏稀坐堂上弹琴驯鹤而已于厅后浚一井置

亭其上颜曰洗心日延贤士访民瘼赋诗永日先是

州有凤米纳凤阳仓舟载车装时有溺复及露烂吏

索之苦甚为民害邦渐悉知凤阳二县有漕米亦苦

北运因力呈题请得旨以二县米纳凤仓州粟抵兑

北运时称两便其所建置有治前坊表增饬六城土

垒重门清复偃月池修理黉宫见龙桥任未一载调

治邳州滨行卧辙者皆深山穷谷不到公府之老相

与掩关罢市遮留浃旬而去

  石汝莹

按安陆府志汝莹宿松人由举人万历年任沔阳州

事家本素封去楚甚近一切供亿皆取足于乡扁舟

载送毫不以烦民间小大之狱听民和解桁杨不设

几于刑措莅任甫数月病卒轝车东还百姓焚香遮

送哭声满路

  李锺元

按安陆府志锺元字见心万历辛丑进士知陕西兴

安州下车即力求所宜兴除以舒民困常单骑咨访

属邑议赈议蠲上于所司皆得请州有大盗固结数

十年公视事三月即捕获渠魁其党千余悉解散矣

良民董邦枝无大故而一家定九辟锺元百方解之

得末减邦枝率老幼焚香拜泣于庭锺元曰赖上司

神明昭雪尔于我何与也卒于官

  孙慈

按无为州志慈字生白蕲水人乡荐万历三十八年

知无为州莅任初六曹案牍山积公剖决如流词讼

纷呶不烦数言两造俱服试士拔其尢于墨池馆课

之亲为殿最后登春秋榜者皆其所赏识有盗发觉

于和州扳及本州良民勾提者视为奇货贿得关文

将属餍焉至丹墀下趄不敢进比投关文慈数言

洞中其隐本差汗下曰真神明也阅半载民几无讼

诸曹群役投牒告退赐民八十以上者粟帛亲诣其

庐惠孤恤贫实称循吏

  侯应瑜

按济南府志应瑜河南杞县人万历四十四年由举

人知泰安在州七年爱民如子捐俸修庙学及先贤

祠宇建义学葺养济院严季考整乡约徭粮漕米从

民便每春劝农垦荒贫者即给牛种地当冲要往来

供亿应瑜以官物措之不扰里甲壬戌闻香贼乱据

邹滕二县应瑜犒城守设方略获叛首刘三才斩之

叛息民安迄今父老传颂

  王□征

按彰德府志□征字应甫万历间由教谕升蒲州知

州蒲多强藩巨室□征一持之以法遂为少师韩公

所推重州当西晋要冲驿马派养民间□征为建官

厂以苏其困解州有监盐之利而岁修堰工蒲独代

受其累民有鬻子女以供役者为请于鹾使折入编

户以杜异时贻害听断时有以私干者正色切责之

曰狱者民命所寄宁失不经何敢私鬻以召天谴郡

中巨贵欲假手以毙所怨者□征坚辞曰此官得失

甚易敢杀人以媚人耶时强藩侵民田□征履亩立

界使两情交得又臬司某好饬厨馔供邮客以延声

誉行户不支□征销带质衣以给之缘是拂其意遂

致仕归太史李绍贤有厨馔日供邮客笑甑尘谁为

使君怜之句盖当时实录云

  程良符

按广德州志良符湖广孝感人天启甲子恩贡由浙

江天台县知县升任州事居官廉明不事苛察犴狴

几空尤加意作人士类戴之恒旸为灾躬行步祷大

雨立澍一时传为程公雨

  陈应期

按池州府志应期以贡任永宁知州为政廉恕谙远

情邻州苗多仇杀每奉檄单骑入营宣谕招抚无不

解散凯口贼乱督运六卫军饷至不失期委清各卫

屯田却常例千金监司多其贤能交章论荐考最进

阶乞恩终养屡征不起

  王四维

按畿辅通志四维山西河曲人拔贡知涿州立心光

明正大居官廉慎公勤且刚毅有志操天启年间有

旨建魏珰生祠四维坚不奉诏因被谪珰败补陕西

邠州知州

  聂惟挺

按岳州府志惟挺字虞赓南昌举人崇祯时澧州刺

史体长而削亢颡深目百姓望而畏之发奸擿伏莫

测所由外明内宽济敏以勤动有方略好为民利故

虽善怒而不失民和有贫不能娶者为之助聘士子

不能应试者赆之任五年殁于澧澧人为立碑纪其



 州牧部艺文一

  领兖州牧表       后汉曹操

入司兵校出总符任臣以累叶受恩膺荷洪施不敢

顾命是以将戈帅甲顺天行诛虽戮夷复亡不暇臣

愧以兴隆之秩功无所执以伪假实条不胜华窃感

讥诮益以维谷

  幽冀刺史久阙疏       蔡邕

臣闻国家置官以职建名臣愚浅小才窃假阶级官

以议为名职以郎为贵智浅谋陋无所献替夙夜寤

叹忧悸怛惕臣邕顿首死罪伏见幽州奕骑冀州强

弩为天下精兵国家赡仗四方有事军师奋攻未尝

不办于二州也顷者以来连年馑荒□价一斛至六

七百钱故护乌桓校尉夏育出征鲜卑无功而还士

马死伤者万数弓兵散亡几尽生民之本守御之备

无一可恃百姓元元流离沟壑寇贼辈起莫能禁讨

长吏寒心朝不守夕卒有他方之急则役之不可驱

使自为寇卤则诛之不可擒制岂非可忧之难三府

选幽冀二州刺史逾月不定臣怪问其故云避三互

十一州有禁当取二州而已二州之中少素有威名

之士或拘限岁年不应选用狐疑迟淹两州空悬万

里萧条无所管系每冀州长吏初除诏书治严不过

五日今者刺史数旬不选诚非其理愚以为三互之

禁禁之薄者以陛下威灵申明禁令在任之人岂不

戒惧而当坐设三互自生留阂邪昔孝景时梁人韩

安国坐事被刑起徒中为内史武帝患东越数反拜

故待诏会稽朱买臣宣帝时患冀州有盗贼故京兆

尹张敞有罪逃命上使使就家召为冀州刺史安国

徒隶买臣郡民皆还治其国张敞亡命擢授剧州岂

顾三互拘官簿得救时之便也卒获其用遗芳不灭

此先帝不误已然之事三公明知二州之要尤宜拣

选当越禁取能以救时弊而不顾争臣之义苟避轻

微之科窃见日月拘忌选既稽滞又未必审得其人

则二部蠢蠢将为忧念愿陛下上则先帝用三臣之

法蠲除近禁其诸州刺史器用可换者无拘日月三

互以差厥中臣慺慺瞽言惟陛下留神再省三省

  州牧论           荀悦

州牧数变易非典也古者诸侯之国百里而已故易

曰震惊百里以象诸侯之国也夫国小人众易统也

古诸侯皆久其位视民如子爱国如家于是建诸侯

之贤者以为牧故以考绩黜陟不统其正不御其民

惠无所积权无所并故牧伯之位宜合古也惟周制

为不然大国不过五百里而公侯伯子男以次小焉

今汉废诸侯之制以郡县治民者本以强干弱枝一

统于上使权柄不分于下也今之州牧号为万里总

郡国威尊势重与古之牧伯同号异势当周之末天

下战国十有余而周室寥矣今牧伯之制是近今战

国之迹而无治民之实刺史令为监御史出督州郡

而还奏事可矣

  与豫章王嶷笺      南齐王俭

旧楚萧条仍岁多故荒民散亡实须缉理公临莅甫

尔英风惟穆江汉来苏八荒慕义自庾亮以来荆州

无复此美政古人云期月有成而公旬日成化岂不

休哉

  遣使巡行州郡诏      梁武帝

昔哲王之宰世也每岁卜征躬事巡省民俗政刑罔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