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满民不忍其去先后诣巡按御史乞留凡七百余人

即军卫将卒亦列状恳请御史言于朝下吏部核奏

乃进二秩遣还再历九载民益习其政既去而歌颂

不衰

  周健

按明外史燕云传健钱塘人永乐九年进士官御史

坐言事谪交趾下洪知县宣德中历全州知州勤于

民事大着声绩正统八年三考皆最当迁部民千余

人走诉巡按御史乞再任御史以闻帝从之进秩二

等其后政愈有闻

  张需

按明外史燕云传需知霸州抑奸豪兴遗利政绩大

着正统十年举治行卓异宴于礼部赐宝钞袭衣既

还任有牧马于州者为民害需执而治之牧长走诉

于中官王振遂执下锦衣狱谪戍边时论咸不平然

莫敢救也其后州人称良牧必首需

  王约

按明外史燕云传约知定州得民誉景泰二年春丁

忧解职民二千五百余人言约持身端谨□政公勤

瓦剌入寇多方捍御境赖以安乞还之百姓景帝报

可约既还善政益着五年夏抚按官列状以闻赐诰

旌异

  蔡瑛

按广东通志瑛字世杰龙溪人景泰四年知连州兴

利革弊政令严明事关于民者悉为之所于学校尢

拳拳焉殿庑廨宇择地迁创身自督率不日告成后

擢广西平乐知府

  汪溥

按畿辅通志溥景泰中知蓟州先是龙池河壅塞久

溥莅任后河忽不疏自通稼有一本数穗者邻境盛

蝗入蓟自死人谓如古鲁公三异

  傅皓

按开封府志皓字孔阳祥符人授通州同知宽厚平

易在任八年民惟恐擢去通州守缺百姓数千人叩

阙乞擢皓为守上允之通为水陆辐辏之地勋戚宦

寺田庄居大半素号难治一切裁以法凡驿递船马

馈遗非度者悉寝不行邻郡遇有冤狱弗白者咸赴

所使者愿下听断上疏论户口食盐民钞岁输官盐

无给不报因通融里甲立取盐法后踵行之不废有

清军御史者按郡捕得逃伍者亲识即系之狱遣行

以代皓叹曰无罪而代戍岂制耶遂以情奏竟免改

知济宁州通民泣送数十里攀恋不忍舍去守济三

年节财爱民惠政懋着请老归汴前后典郡二十三

年清慎无间始终云

  何淡

按明外史循吏传淡字中美广东顺德人天顺元年

进士授滨州知州值旱蝗之后以劝相耕农为首务

有病民者一切罢之粮役以贫富为差书为由帖预

给之得以菽麦布帛折纳由是赋不督而集取吕氏

乡约教民榜乡择一老人亲为讲说俾劝诲闾里季

一稽考有不率者召乡老泣谓之曰吾不能化若与

若不能化乡其罪均然吾罪首也倘三犯当自劾去

矣各惭谢而退有过相责让讼为之稀乃新学宫修

礼器聘师儒日夕教督始士习鄙悍至是甲第郁兴

廉明仁恕政务毕举以内难去士庶泣送万人知其

清贫醵钱二十万为赙又谓淡素廉必不肯受乃付

一耆老令逾境至临清致之淡正色固拒耆老还悉

散于众不匿一钱盖化于淡也后肖像祀之龚遂祠

  吴孟俅

按明外史循吏传孟俅琼州定安人景泰七年举于

乡成化中授广西宾州知州政济宽猛吏民畏怀州

有九寨蛮屡肆寇掠急之则散缓则复出州人苦之

孟俅单骑入寨开示祸福许入城市贸易第不得带

弓矢刀剑蛮人悦皆罗拜愿受约束一境遂安上官

交荐进秩二等弘治初以亲丧去官八寨蛮及南丹

宾州二卫所将卒相率陈状愿得孟俅还任总督秦

纮以闻孝宗许之州益大治

  熊一定

按岳州府志一定字广恒丰城人知澧州性抗直政

尚严厉吏民畏之新洲旧有空牧地藩府欲夺其利

一定婉辞启闻卒弛其禁九溪土酋杀良民一定承

檄按问伏其辜任澧七年积粟万斛岁荒民赖以济

  何浚

按畿辅通志浚河南灵宝人天顺间由象州改知赵

州敷仁布惠不尚鞭笞值岁饥赈济有法民无流移

权要侵民地力疏于朝卒复民业又起城西关厢以

便往来凿井泉以溉田稼新学校以正士习历任六

年民感戴如父母引年家居赵人岁遣人问馈及卒

男女巷哭者三日皆置位祠之

  陆伟

按山西通志伟字仲奇钱塘人成化初授泽州知州

时州罹洊饥人相食伟奏发内帑沿门赈救全活数

万人人绘像而生祀之州多宗室分封和买并吞之

害其来已久岁时禄米后输辱及官吏伟悉裁之以

法世家大族武断乡曲凌轹闾左者皆禁不得肆请

托一切不行因相衔之思嫁祸于伟嗾宗室诬奏数

事下三法司勘谳诏使至州民无老少填塞街巷称

冤使者得其实事白比去犹慰之曰毋以此自沮州

有宁山卫军民杂处恒患不靖伟摄之以威彼此帖

然总镇中贵岁有祗候之索所属争先取容伟独不

与久之政通人和曰民可使废可兴也乃葺州治新

儒学州旧有明道程先生祠伟曰先生岂泛然名宦

循吏哉阔其祠至于漏泽园常平诸仓路涂桥梁靡

不备举致仕归州民攀留数十里不绝车至不得行

多泣下者

  蒋容

按武进县志容字德夫成化壬辰进士授蒲州知州

以忧归起补潞州藩府军校恣横不法容引绳批根

不少贷左右激王奏征诣阙潞民随之者二千余人

累疏讼冤容竟得白更罪诸藩僚改容潼川州未几

重庆守阙中涓镇蜀者讽使纳贿迁守容力拒之由

是忤珰谢官归

  毕用

按河南通志用山东巨野人成化中知归德州察民

隐课农桑推奖善良禁伏豪横时黄河泛溢溃堤薄

城居民散徙用慰抚之又筑月堤以障之水不为害

是年复奏免田租之半民赖以安会巨阉过郡丞以

下皆屈礼以见用独长揖阉怒诬奏逮系京师法司

直其理诏令复任

  傅鼐

按陕西通志鼐字天和新河人成化间知秦州事严

以□政平以近民除淫祀戒游食重农申教祛灾弭

盗凡学校舍馆坛壝桥梁以次修葺上疏言救荒弭

乱二十事言皆剀切当旨如议行于秦秦人便之

  李愚

按开封府志愚字克明兰阳人授澧州知州以礼让

喻俗不规规于簿书期会之间一郡尽化之成化七

年茅冈宣慰等土司乘刘千金之乱出没剽掠每过

州境戒侪类勿有所犯其感格强暴类此州俗女子

过三十始嫁愚檄属邑俱依期婚娶其贫不能举者

亦宜设法资之一岁中完娶者二千余家巡抚吴琛

闻之以束帛劳异改知晋州值岁凶赈恤不遗余力

是年复大水愚上疏言事上震怒逮系京师顷之上

感悟诏释愚出宫女五百人愚既还职益自振励会

妖贼桑冲作乱愚以计擒之上嘉其能

  薛敬之

按山西通志敬之渭南人成化间任应州有学行务

抚恤小民循行阡陌察民乏谷种者助之又买牛给

民令孳息为耕具由是邑无惰民野无荒土积四万

余石流民闻而复业有三百余家南山有虎患为文

祭之旬日间虎死于壑平地有暴水涌出敬之望水

拜祷水即泄回作兴学校节省里甲政事文章俱擅

优长时称为关西夫子升金华同知

  樊继

按江宁府志继字景昭句容人任南康教谕少保杨

士奇荐升兴国知州毁淫祠崇正学以德化民至于

成俗尝筑堤障水以利百姓有虎为患祷于城隍两

虎自斗而死正统间致政归郡人号其所筑之堤曰

樊公堤

  冯琨

按苏州府志琨字君美昆山人知蓟州州民以牧马

为耕作每户承马若干匹给草场若干亩而勋戚贵

珰有悉攘其地为庄园者琨至按籍核之尽还本户

勋贵怒诬奏琨逮下诏狱琨列主名几何影占几何

为孝宗分别言之上咨嗟良久曰好个知州即令复

职武宗初逆瑾用事再起前狱收下锦衣鍜炼之两

讯杖八十绝而复苏蓟民竞守圜土挈榼馈饷者不

绝适有僧言于瑾曰冯知州惟饮蓟州一杯水耳瑾

愕然乃得释复还蓟州

  邵宝

按开封府志宝字国贤直隶无锡人成化末知许州

先是岁大饥关陜流徙至相食郡境宝赈贷安辑全

活者甚众又置政惠总社二仓岁储谷万余石民无

荒虞又有蒋马坡花沟湖若干顷皆膏腴地民有妄

献之藩府者累岁争讼逮数百人按事者欲为阿附

宝力诋之乃白于台臣竟不为所夺在许凡八年擢

户部员外郎

  田铎

按明外史循吏传铎字振之阳城人成化十四年进

士授户部主事历员外郎郎中弘治二年四川饥奉

命往赈事竣复命坐误遗敕中语谪蓬州知州时经

寇乱前官设巡视乡正与老人机兵下乡诇事名为

刺奸实病民铎至悉罢之视事三日即斋沐祷雨雨

随降有奸吏六人积为民患杖而逐之盗数发至入

州城行劫铎设策捕获益增垒堞申门禁盗遂屏迹

州滨江民病涉建大小二十四桥三溪山高而无径

凿之为途民免登陟者十五里东南江有洲八十余

顷居民樵采蓄牧其中为豪右所据铎夺而复之民

流他邑遣人招徕谕以免役三载且恣耕山地不增

赋额复业者无算取前贤懿行为图说悬之旌善亭

朔望令老人聚童子诵习而以时讲于州庭人多归

化监司行部讶无投牒者深嗟异之每谒文庙必与

诸生讲论经史庙庑圮重为修葺□州八年政声章

彻上官屡荐擢广东按察佥事

  李缉

按明外史循吏传缉余干人弘治十四年举于乡以

常州训导擢濮州知州缉仁恕明决善伸滞恤枉而

详练于世故人不能欺大都与民省事务求安全州

苦河患岁调民修筑力不堪缉免其役但征役钱以

待事公私便之稽核丁产尽得所隐漏定为上中下

三则而役始均修学校亲为讲授诸生有庐墓以毁

死而妻殉之者请于朝祠祀焉大旱民绝食亟发廪

赈救民忘其饥秩满移泉州府同知

  宋礼

按莱州府志礼字以和河南叶人知平庆州持身端

谨□政严明兴学校增户口令行禁止道不拾遗居

官八载治为东藩第一卒于官民号泣如丧考妣至

今思慕不忘

  董豫

按长沙府志豫弘治中以主事谪知茶陵性清强无

少阿避州多善讼捕其尤置之法科举士弗振者三

十年聘名士二人为师择弟子员受学焉学宫址弗

利相善地改之人士彬彬起岁旱奏减租者再田有

界永新者彼袭而夺之赋则□于茶之民也豫两奏

正之藩司数派远运违常格檄正之遂坐罢故至于

今虽妇人童子皆知有董公也

  乔木

按南阳府志木字大用新野人知定州核欺隐地均

贫乏酌赎银市牛种招给流散复业民有再生乔父

之谣建正学书院置薪米赡给书生创修陂堰人享

其利名其堤曰乔公堤尝出行道见一马伏车前如

诉状遂随马得尸立辨其冤人以为神在郡八年玺

书褒奖为直隶清官第一

  赵崇贤

按广德州志崇贤正德四年任广德州时岁大侵盗

贼□起多方绥缉民赖以宁与诸生阐晰道义皆圣

贤精蕴方议津贴建平军需以助养马公曰马政派

自草场军需出于田亩县民食田力而州民为之纳

税非制也亟白宪司停止之

  李鸿

按畿辅通志鸿陕西干州人正德六年知深州适霸

上贼起啸聚万众纵横河北闻贼徒至州鸿率众登

城分僚属守四门躬自提督往来巡眺昼夜弗寝贼

知不可克辄自引去一郡获全以至兴学校抚流移

百事修举百姓德之

  杜彪

按无为州志彪大名府魏县人由举人任知州初下

车故为昏懦状案牍多积狱系亦繁吏胥以为可欺

久之情弊灼然乃振纲纪均赋役锄强扶弱奸豪敛

迹以廉能名一时至今民多诵之

  范渊

按郴州志渊字君山历官刑部郎中隆冬见枷囚甚

苦疏陈五事上皆嘉纳正德四年逆瑾擅权两被系

逮左迁威州见其风俗浇漓叹曰人心无不可教乃

作化民训十五条反复晓告嚣风遂变又以边民不

知学问弟子不满三十因择民间子弟七十余人群

而教之作学训十三条亲为讲解由是人咸知劝后

升云南副使卒于官

  王诏

按明外史循吏传诏字孟宣历城人由乡举为定州

知州州畿内地且近边征发旁午号难理诏有才谞

诸务就绪乃更约法开示诚信未几厘弊殆尽久之

犷犴息政化大行蜀生道其境者遗橐装百金诉于

诏诏曰第往当有为汝守者往则果见一人守之生

曰感君盛德何不携而去守者曰人有弃子于道者

我侯不忍为流涕活之我忍攫金致君流落于侯之

境哉卒还之御史来按部猝入狱见止二囚深嗟异

注上考州田多污莱民贫不能市牛为仿武侯木牛

用法以耕力得半牛治州三岁迁开封府同知

  萧文清

按畿辅通志文清庐陵人嘉靖时以举人授祁州守

发仓赈灾全活甚众筑堤种柳号为木城岁大旱文

清步祷云数密而数为风散之文清梦有鬼持幡招

风醒观祠中土偶如梦中鬼因手碎之毁其祠风息

雨乃降

  贺盛瑞

按山西通志盛瑞获嘉人万历间官工部为内竖中

伤备兵鄜延迁任泽州朴诚清正不畏强御作兴学

校请减税粮修饬城垣裁冗员清驿站均收纳禁淫

祀奖节义尽心民社不辞劳怨以疾归囊箧萧然阖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