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四言咏赞其义使朝夕歌之至有为之感涕者举遗

逸车若水林正心于朝旌孝行作训孝文以励其俗

平重刑惩哗讦治豪横建黄岩县社仓六十有六浚

河道九十里筑堤路三十里节浮费为下户代输秋

苗奏蠲五邑坊河渡钱期年之内乞归田里者再进

考功郎官

  黄震

按宋史本传震字东发庆元府慈溪人抚州饥起震

知其州单车疾驰中道约富人耆老集城中毋过某

日至则大书闭粜者藉强籴者斩揭于市坐驿舍署

文书不入州治不抑米价价日损亲煮粥食饿者请

于朝给爵赏旌劳者而后入视州事转运司下州籴

米七万石震曰民生蹶矣岂宜重困之以没官田三

庄所入应之若补刻六经仪礼修复朱熹祠树晏殊

里门曰旧学坊制祭社稷器复风雷祀劝民种麦禁

竞渡船焚千三百余艘用其丁铁创军营五百间皆

善政也诏增秩遂升提举常平仓司

 州牧部名臣列传六

  金

  沈璋

按金史本传璋字之达奉圣州人为山西路都转运

副使加卫尉卿权知潞州事璋至招复逋逃赈养困

饿收其横尸葬之民颇安辑初贼据潞城潞之军当

坐者七百人帅府牒璋尽诛之璋不从帅府闻之大

怒召璋且欲杀璋左右震恐璋颜色不动从容对曰

招亡抚存璋之职也此辈初无叛心盖为贼所胁有

不得已者故招之复来今欲杀之是杀降也苟利于

众璋死何憾少顷帅府怒解召潞军曰吾始命戮汝

今汝使君活尔矣皆感泣而去朝廷闻而嘉之拜左

谏议大夫知潞州事百姓为之立祠移知忻州改同

知太原尹

  移剌益

按金史本传益字子迁明昌三年畿内饥擢授霸州

刺史同授刺史者十一人既入谢诏谕之曰亲民之

职惟在守令比岁民饥故遣卿等往抚育之其资序

有过者有弗及者朕不计此但以材选尔其知之既

至首出俸粟以食饥者于是倅以下及郡人递出粟

以佐之且命属县视以为法多所全活郡东南有堤

久颓圮水屡为害益增修之民以为便为益立祠

  抹然公

按陕西通志公天雄人太和中知干州干素难治公

夙夜在公急则施之以宽期于合理宾礼贤能发擿

奸伏吏民畏服比年旱蝗飞蔽天境内禾稼未尝少

伤诸县土贼作乱四郊人迹断绝公设乡兵严关防

高城垒浚池隍戎器战具一切缮完无不精锐贼闻

风解散平政理讼帅之以身民安于田里无有愁怨



  元

  段直

按元史良吏传直字正卿泽州晋城人至元十一年

河北河东山东盗贼充斥直聚乡党族属结垒自保

世祖命大将掠地晋城直以其众归之幕府承制署

直潞州元帅府右监军其后论功行赏分土世守命

直佩金符为泽州长官泽民多避兵未还者直命籍

其田庐于亲戚邻人之户且约曰俟业主至当析而

归之逃民闻之多来还者命归其田庐如约民得安

业素无产者则出粟赈之为他郡所俘掠者出财购

之以兵死而暴露者收而瘗之未几泽为乐土大修

孔子庙割田千亩置书万卷迎儒士李俊民为师以

招延四方来学者不五六年学之士子以通经被选

者百二十有二人多有惠政朝廷特命提举本州学

校事未拜而卒

  王君玉

按畿辅通志君玉字国宝武清人刺遂州政尚宽简

尝一仆一马出郊督民植桑徐河决修筑掘民田君

玉不忍割俸金五十缗买地取土民无害焉秋螟至

明年遣使赈贷使至其境以民无饥色不给君玉曰

东作方兴嗷嗷待哺苟或不给立见沟壑慷慨流涕

使者感动以楮币五万缗赈之民感德焉

  刘天孚

按河南通志天孚大名人至元中知许州时检核屯

田临颍邓艾口民稻田三百顷有欲指为右屯者天

孚为辨其非乃止岁大旱祷即雨野有蝗令民出捕

俄群乌来啄蝗为尽明年麦熟时蟊忽生大华虫尽

嚼之许人立碑颂焉

  高仁

按苏州府志仁字寿之济南人延佑元年知吴江州

以大义开晓百姓哗健束手而怙终贼刑岁役先巨

室力称事办行省赈杭饥民增粜三万石仁抗言州

小数已溢不可增盐运司课亏省委仁诣浙西取诸

民补之仁言民贫不可妄动动且有外虞皆不能夺

事并寝延佑二年经理田粮省檄仁往丹阳金坛两

县两县旧公田虚额七千仁曰朝廷岂利无田之租

哉阅实悉除之

  任立

按苏州府志立字周卿延佑二年知嘉定州主儒术

而吏法明练廉正不阿尝释冤狱四十九人全活饥

民六千余户

  林兴祖

按元史良吏传兴祖字宗起福州罗源人至治二年

登进士三迁而知铅山州铅山素多造伪钞者豪民

吴友文为之魁远至江淮燕蓟莫不行使友文奸黠

悍鸷因伪造致富乃分遣恶少四五十人为吏于有

司伺有欲告之者辄先事戕之前后杀人甚众夺人

妻女十一人为妾民罹其害衔冤不敢诉者十余年

兴祖至官曰此害不除何以牧民即张榜禁伪造者

且立赏募民首告俄有告者至佯以不实斥去又有

告获伪造二人并赃者乃鞫之款成友文自至官为

之营救兴祖命并执之须臾来诉友文者百余人择

其重罪一二事鞫之狱立具逮捕其党二百余人悉

置之法民害既去政声籍甚

  赵致安

按畿辅通志致安中山人至正五年牧守云州轻徭

役均赋税减刑狱招流亡戢盗贼民咸安之岁大旱

斋戒祷于州神祷毕即雨人谓为牧守雨及得代民

诣阙请留不报乃涕泣以还

  明

  吴履

按明外史循吏传履字德基兰溪人知潍州民畜官

驴四十匹郡守嫌其孳息少欲责偿履曰驴所产止

此安从增且国家富极四海为吏者宜培养民生去

其疾苦宁少数匹驴耶守感其言并他县已征者亦

罢之山东民多以牛羊代秋税履与民计曰牛羊有

死瘠患不如输粟便他日上官令民送牛羊陕西驱

走二千里多破产潍以支粟独完已而郡牒役潍千

人部送邻县牛履曰民送己牛虽劳不怨今代他人

脱道中牛死谁当偿者郡无以难也履为吏不求威

名以爱利为本尤重狱事有讼召而面直之释其怒

乃已不忍置之于狱狱屡空越二年会改潍为县召

还潍民遮道号泣乞其履归事之

  顾光远 吴去疾

按明外史循吏传光远苏州嘉定人太祖初擢龙阳

知州招流亡祛□弊民赖苏息越二年改知泰和州

龙阳老遮道号泣既至泰和知其民好讼难治乃

为长榜劝谕谆切民争来观观已去不讼者十之二

其他来讼者俾思三日然后投牒未及三日去不讼

者又十之六其真负冤者始为疏理悔而愿止者听

之甫两月民不复讼吏畏其精敏亦不敢舞文病民

境有虎患时方禁军器民无以御诉于光远光远草

檄告之神虎为远遁久之部内大治舆人颂之先光

远知泰和者安庆吴去疾有惠政州人语良牧者必

以二人为举首云

  余彦诚

按明外史循吏传彦诚德兴人知安陆州以征税愆

期当就逮其父老伏阙稽首言彦诚虽缓于催科实

勤于抚字乞还之安陆终惠小民太祖即赐宴加赏

遣还职其父老亦预宴久之以课最擢知永州府

  刘秩

按南昌郡乘秩字伯序丰城人洪武初升崇明知州

民素苦酒税繁重及涂田未成而赋有额秩至俱奏

蠲之夏无麦复请估钱帛以输仍减户口食盐估米

三万石有奇民大悦为立生祠未几以诬被谪幼子

年十二诣阙讼冤上亲鞫实斩诬者秩竟弃官归

  刘纲

按明外史循吏传纲字文纪禹州人第建文二年进

士除陕西府谷知县政教兼举颂声大作迁陕西宁

州知州初为府谷颇尚威严及至宁以久敝之地因

俗为治导民播种之方隆学校均徭赋兴屯练武废

坠俱兴以内艰去代者已至民诣阙乞留诏乘传还

任纲益慎狱缓罚民不忍犯州有龙尾湫时出光怪

远近以为妖纲伺其光动手射之应弦而灭泄其水

巨鼋也一日行野中值横石为矼马惊不敢度谛视

之则范仲淹所撰狄仁杰碑也即起竖之立祠祀焉

后丁外艰考绩者数皆以州人奏留仁宗朝特赐玺

书褒异进四品俸服尝至京师帝亲召问劳以酒馔

时人以为荣正统中以老乞休章数上始得请年七

十矣居宁三十四年规模整肃如一日去之时哭声

震野宁旧有六君子祠祀狄仁杰以下尝为刺史者

至是生祠纲其中改曰七君子祠纲家居十余年宁

民问遗踵至其卒多裹粮致吊者明兴以来为州之

久得民心之深无纲如也

  胡琳

按安陆府志琳永乐初任易州守戢盗驭民境内晏

然遇事尽理无不当情法人以神君称之卒葬州之

南台其墓每年自长竟成大冢

  李湘

按明外史循吏传湘字永怀泰和人永乐中都察院

以才擢东平知州笃志爱民常禄外一无所取勤于

治事训戒吏民若家人然未尝轻施笞罚有所征发

必核丁产厚薄城东有大村坝源出岱山雨潦辄为

民患奏发丁夫堤之州及所辖五邑地多荒芜力督

民垦辟公私皆实遇歉岁恃以无困增修学舍崇兴

教化即坛庙公宇罔或不新会旧官还任将解去民

群诉于朝乞留帝从其请成祖晚年数北征令山东

长吏督民转饷道远多死亡惟东平人无失所奸民

有为驿牌长及任讯察之役者积为□弊湘斥之其

人怒伺湘过无所得以苛敛民财讦于布政司县民

千三百人走诉巡按御史暨布按二司力白其冤耆

老七十人复奔伏阙下发奸人诬陷状及布政司系

湘入都又有耆老九十人随湘称枉通政司以闻下

刑曹阅实乃复湘官而抵奸民于法既还善政益敷

上下相亲若父子□州十余年至正统初诏大臣举

郡守尚书胡以湘应遂擢怀庆知府东平民挽留

不可得扶携老幼泣送数十里

  王仕锡

按无为州志仕锡江西建昌府南城县人永乐二十

三年任知州处己公平虑事周密兴学劝农修废举

坠有古循良风今之公署桥梁庠舍祠宇无一非所

刱葺者正统二年有芝草生厅前时谓德政所致任

满民不忍其去赴诉当道借留之复任九年

  余徽

按黟县志徽西隅人宣德七年授祁州知州革弊安

民务兴教化正统二年州内麦秀二岐表进朝廷旌

异之凡州治颓圮学校废坏举加修葺四野不惊刑

讼简约莅政七年卒于官

  范希正

按明外史循吏传希正字以贞吴县人正统十年冬

巡抚张骥析曹县置曹州以希正知州事报可时百

务刱始希正悉心经画诸城池街市学校坛庙廨宇

建置维新民不知扰十四年秋边事起朝命征官马

急民无以偿汹汹思窜希正集里老慰谕为设策买

补九十余匹民益欢悦其治州大得人和又再考乃

引年致仕州人立祠祀焉

  范衷

按明外史循吏传衷字恭肃丰城人正统中知汝州

有令誉居官以清节自持恶衣恶食妻子告乏亦不

顾吏部尚书王直察举天下廉吏数人衷为第一

  袁宁

按宝庆府志宁新化人正统中以乡举初任普安州

知州土官构害地方民将不逞宁下车悉孚以至诚

酋长怀金致贿不受久之度难格阴揭其害民事数

千条酋长觉辄拥众胁之宁从容却退不数月酋诛

死永革其袭普民德焉

  王汝绩

按明外史循吏传汝绩金溪人举于乡为福建政和

训导九载考最用大臣荐擢绛州知州土□赋重人

鲜知学而健于讼前此长吏未有满考者汝绩谓民

富则教行而讼自息乃劝民耕稼蚕桑勿夺其时尽

垦不食之土俾各种所宜而督责其偷惰者不数年

民业饶给遂大修学宫笃兴礼教更广延师儒训民

间子弟风化之美延及邻邑民以事至前者悉告以

敦本节用孝弟礼让之道恳款笃至民多感化自是

争讼衰息狱户屡空盗贼亦绝有所征发但书片纸

示期民自奔赴田里晏然无追呼之扰犬不夜吠尝

有蝝生将害稼为虔祷于神蝝即灭民有积岁流移

者闻新政宽仁皆扶老携幼而至汝绩益加拊循俾

乐生兴事人情大悦景泰改元九载满民相率诣上

官乞留汝绩力止之乃已将行以暴疾卒士民莫不

哀悼

  张廉

按明外史王汝绩传廉字惟清陕西咸宁人永乐末

举于乡授刑部照磨历临汾县丞蒲州判官并有声

正统八年蒲州缺知州部民状廉贤能乞即用之御

史暨布按二司联章为民请吏部言躐等难允帝曰

能得民心即良有司正宜旌擢示劝何躐等之有遂

擢任之廉乃□刮积弊自家及官皆有检饬教民作

业以时与民以信凡赋调不督而集力扶善良摧豪

猾其于学政尢加意久之政平讼理公庭寂然日课

吏读律曰非徒使知畏法且令不暇游惰耳治蒲十

余年未尝行一非法事遭内艰去军民复合词乞留

朝议不可而止

  燕云

按明外史循吏传云陕西咸宁人正统十一年用巡

抚于谦等荐擢潞州知州以善政闻景泰初御史谢

琚言云及蒲州张廉并着廉能声宜加旌异为列城

劝下所司廉之三年夏坐事当调部民三百余人诣

阙奏其贤即令还任云治二县一州慈祥宽简理公

事如其家未尝轻施鞭挞故所至得民

  杨秘

按明外史燕云传秘宣德初知徐州有异政九载秩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0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