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唐末以来居于渭河之南大洛小洛门寨多产良木

为其所据岁调卒采伐给京师必以赀假道于羌户

然不免攘夺甚至杀掠为平民患仲舒至部兵历按

诸寨谕其酋以威信诸部献地内属既而悉徙其部

落于渭北立堡寨以限之民感其惠为画像祠之及

命知凤翔薛惟吉与仲舒对易其任连知兴元江陵

二府加给事中会内侍蓝继宗使秦州还言得地甚

利乃召仲舒拜户部侍郎

  吴元载

按宋史吴延祚传延祚子元载建隆初授太子右春

坊通事舍人赐绯鱼袋太平兴国九年擢为西上合

门副使出知陕州雍熙三年徙知秦州州民李益者

为长道县酒务官家饶于财僮奴数千指恣横持郡

吏短长长吏而下皆畏之民负息钱者数百家郡为

督理如公家租调独推官冯伉不从益遣奴数辈伺

伉按行市中拽之下马因毁辱之先是益厚赂朝中

权贵为庇护故累年不败及伉屡表其事又为邸吏

所匿不得达后因市马译者附表以闻译因入见上

其表帝大怒诏元载逮捕之诏书未至京师权贵己

报益益惧亡命元载以闻帝愈怒诏州郡物色急捕

之获于河中府民郝氏家鞫于御史府具得其状斩

之尽没其家益子仕衡先举进士任光禄寺丞诏除

籍终身不齿益之伏法民皆饭僧相庆淳化二年加

领富州刺史

  张咏

按宋史本传咏字复之濮州鄄城人太平兴国五年

举进士乙科出知益州时李顺构乱王继恩上官正

总兵攻讨缓师不进咏以言激正勉其亲行仍盛为

供帐饯之酒酣举爵属军校曰汝曹蒙国厚恩无以

塞责此行当直扺寇垒平荡丑类若老师旷日即此

地还为尔死所矣正由是决行深入大致克捷继恩

帐下卒缒城夜遁吏执以告咏不欲与继恩失欢即

命絷投眢井人无知者时寇略之际民多胁从咏移

文谕以朝廷恩信使各归田里且曰前日李顺胁民

为贼今日吾化贼为民不亦可乎时民间讹言有白

头翁午后食人儿女一郡嚣然至暮路无行人既而

得造讹者戮之民遂帖息咏曰妖讹之兴沴气乘之

妖则有形讹则有声止讹之术在乎识断不在乎厌

胜也初蜀士知向学而不乐仕宦咏察郡人张及李

畋张达者皆有学行为乡里所称遂敦勉就举而三

人者悉登科士由是知劝民有谍诉者咏灼见情伪

立为判决人皆厌服好事者编集其辞镂板传布咏

尝曰询君子得君子询小人得小人各就其党询之

则无不审矣其为政恩威并用蜀民畏而爱之咸平

二年夏以工部侍郎出知杭州属岁歉民多私鬻盐

以自给捕获犯者数百人咏悉宽其罚而遣之官属

请曰不痛绳之恐无以禁咏曰钱塘十万家饥者八

九苟不以盐自活一旦蜂聚为盗则为患深矣俟秋

成当仍旧法有民家子与姊□讼家财□言妻父临

终此子裁三岁故见命掌赀产且有遗书令异日以

十之三与子余七与□咏览之索酒酹地曰汝妻父

智人也以子幼故托汝苟以七与子则子死汝手矣

亟命以七给其子余三给□人皆服其明断知永兴

军府五年马知节自益徙延州朝议择可代者真宗

以咏前在蜀治行优异复命知益州仍加刑部侍郎

枢密直学士就迁吏部侍郎转运使黄观上其治状

有诏褒美会遣谢涛巡抚西蜀上因令传谕咏曰得

卿在蜀朕无西顾之忧矣归朝复掌三班领登闻检

院咏中岁疡生脑颇妨巾栉求知颍州真宗以其公

直有时望再任益部皆以政绩闻不当莅小郡令中

书召问将委以青社或真定令其自择咏辞不受遂

命知升州大中祥符初加左丞三年春州民以咏秩

满借留就转工部尚书令再任是秋以江左旱歉命

充升宣等十州安抚使

  刘审琼

按宋史本传审琼涿州范阳人太祖受禅补殿直从

平泽潞改供奉官开宝中出知镇州七年太宗征河

东驻跸月余储无阙迁领檀州刺史知潭州州素

多火日调民积水为防民甚劳之审琼至悉罢之以

为民便徙知河阳淳化三年受代归陈衰老乞正受

郡符上闵其旧人授坊州刺史至道三年卒于官

  李允则

按宋史本传允则字垂范济州团练使谦溥子也少

以材略闻荫补衙内指挥使改左班殿直累迁供备

库副使知潭州将行真宗谓曰朕在南衙毕士安尝

道卿家世今以湖南属卿初马氏暴敛州人出绢谓

之地税潘美定湖南计屋输绢谓之屋税营田户给

牛岁输米四斛牛死犹轮谓之枯骨税民输茶初以

九斤为一大斤后益至三十五斤允则请除三税茶

以十三斤半为定制民皆便之湖湘多山田可以艺

粟而民惰不耕乃下令月所给马刍皆输本色繇是

山田悉垦湖南饥欲发官廪先赈而后奏转运使执

不可允则曰须报逾月则饥者无及矣明年荐饥复

欲先赈转运使又执不可允则请以家赀为质乃得

发廪贱粜因募饥民堪役者隶军籍得万人转运使

请发所募兵御邵州蛮允则曰今蛮不搅无名益戍

是长边患也且兵皆新募饥瘠未任出戍乃奏罢之

陈尧叟安抚湖南民列允则治状请留尧叟以闻召

还连对三日帝曰毕士安不谬知人者迁洛苑副使

知沧州允则巡视州境浚浮阳湖葺营垒官舍间穿

井未几契丹来攻老幼皆入保而水不乏斫冰代炮

契丹遂解去真宗复召谓曰顷有言即浚井葺屋为

劳民者及契丹至始见善为备也契丹通好徙知瀛

州上言朝廷已许契丹和议但择边将谨誓约有言

和好非利者请一切斥去真宗曰兹朕意也迁西上

合门副使何承矩为河北缘边安抚提点榷场及承

矩疾诏自择代乃请允则知雄州初禁榷场通异物

而逻者得所易玉带允则曰此以我无用易彼有

用也纵不治迁东上合门使奖州刺史河北既罢兵

允则治城垒不辍契丹主曰南朝尚修城备得无违

誓约乎其相张俭曰李雄州为安抚使其人长者不

足疑既而有诏诘之允则奏曰初通好不即完治恐

他日颓圮因此废守边患不可测也帝以为然城北

旧有瓮城允则欲合大城为一先建东岳祠出黄金

百两为供器道以鼓吹居人争献金银久之密自彻

去声言盗自北至遂下令捕盗三移文北界乃兴版

筑扬言以护祠而卒就关城浚壕起月堤自此瓮城

之人悉内城中始州民多以草复屋允则取材木西

山大为仓廪营舍始教民陶瓦甓标里闬置廊市邸

舍水硙城上悉累甓下环以沟堑莳麻植榆柳广阎

承翰所修屯田架石桥构亭榭列堤道以通安肃广

信顺安军岁修禊事召界河战棹为竞渡纵北人游

观潜寓水战州北旧多设陷马坑城上起楼为斥堠

望十里自罢兵人莫敢登允则曰南北既讲和矣安

用此为命彻楼夷坑为诸军蔬圃浚井疏洫列畦陇

筑短垣纵横其中植以荆棘而其地益阻隘因治坊

巷徙浮图北原上州民旦夕登望三十里下令安抚

司所治境有隙地悉种榆久之榆满塞下顾谓僚佐

曰此步兵之地不利骑战岂独资屋材耶上元旧不

燃灯允则结彩山聚优乐使夜纵游明日侦知北酋

欲间入城中观允则与同僚伺郊外果有紫衣人至

遂与俱入传舍不交一言出奴女罗侍左右剧饮而

罢且置其所乘骡庑下使遁去即幽州统军也后数

日为契丹所诛尝宴军中而甲仗库火允则作乐行

酒不辍副使请救不答少顷火熄命悉瘗所焚物密

遣吏持檄瀛州以茗笼运器甲不浃旬兵数已完人

无知者枢密院请劾不救火状真宗曰允则必有谓

姑诘之对曰兵械所藏儆火甚严方晏而焚必奸人

所为舍宴而救事或不测又得谍释缚厚遇之谍言

燕京大王遣来因出所刺缘边金谷兵马之数允则

曰若所得谬矣呼主吏按籍书实数与之谍请加缄

印因厚赐以金纵还未几谍遽至还所与数缄印如

故反出彼中兵金财力地里委曲以为报一日民有

诉为契丹民殴伤而遁者允则不治与伤者钱二千

众以为怯逾月幽州以其事来诘答以无有盖他谍

欲以殴人为质验比得报以为妄乃杀谍云翼卒亡

入契丹允则移文督还契丹报以不知所在允则曰

在某所契丹骇不敢隐即归卒乃斩以徇历四方馆

引进使高州团练使天禧二年以客省使知镇州徙

潞州仁宗即位领康州防御使天圣六年卒允则不

事威仪间或步出遇民有可语者延坐与语以是洞

知人情讼至无大小面讯立断善抚士卒皆得其用

盗发辄获人亦莫知所由身无兼衣食无重羞不畜

资财在河北二十余年事功最多其方略设施虽寓

于游观亭传间后人亦莫敢隳至于国信往来费用

仪式多所裁定晚年居京师有自契丹亡归者皆命

舍允则家允则死始寓枢密院大程官营

  刘师道

按宋史本传师道字损之一字宗圣开封东明人雍

熙二年举进士初命和州防御推官历保宁镇海二

镇从事迁殿中丞出知彭州就加监察御史转运使

刘锡马襄上其治迹召归会浦洛之败奉诏劾白守

荣辈狱成太宗奖其勤赐绯鱼真宗嗣位进秩度支

咸平初范正辞荐其材堪长民徙知润州大中祥符

二年以兵部郎中知潭州迁太常少卿师道敏于吏

事所至有声吏民畏爱长沙当湖岭都会剖烦析滞

案无留事岁满复加枢密直学士换左司郎中留一

任七年李应机代还应机未至郡六月师道暴病卒

  梁鼎

按宋史本传鼎字凝正益州华阳人知吉州民有萧

甲者豪猾为民患鼎暴其凶状杖脊黥面徙远郡太

宗尤赏其强干代还赐绯鱼旧例当给银宝瓶带太

宗特以犀带赐之记其名于御屏淳化中上言曰书

云三载考绩三考黜陟幽明此乃尧舜氏所以得贤

人治天下也三代而下典章尚存两汉以还沿革可

见至于唐室此道尤精有考功之司明考课之令下

自簿尉上至宰臣皆岁计功过较定优劣故人思激

厉绩效着闻五代兵革相继礼法陵夷顾惟考课之

文祗拘州县之辈黜陟既异名存实亡且夫今之知

州即古之刺史治状显著者朝廷不知方略蔑闻者

任用如故大失劝惩之理寖成苟且之风是致水旱

荐臻狱讼填溢欲望天下承平岂可得也伏惟陛下

继二圣之丕图为亿兆之司牧念百官之未乂思四

海之未康特诏有司申明考绩之法庶几官得其人

民受其赐矣俄为开封府判官

  安守忠

按宋史本传守忠字信臣并州晋阳人建隆四年湖

南初平命为永州刺史干德中护河阴屯兵蜀平太

祖知远俗苦苛虐南郑为走集之地故特命守忠知

兴元府以抚绥之四年改汉州刺史时寇难甫平使

车旁午公帑不足守忠出私钱以给用每遣使太祖

必戒之曰安守忠在蜀能律己以正汝行见之当效

其为人也开宝初改濮州刺史会河决澶州命守忠

副□州团练使曹翰护役河决遂塞五年知辽州民

有阴召并寇谋内应者事泄守忠悉斩以徇九年命

将征太原守忠受诏与孙晏宣由辽州入既而与路

罗寨监押马继恩遇乃相与会兵入贼境燔寨四十

余获牛羊数千议将深入会上崩乃班师太平兴国

初移知灵州在官凡七年雍熙二年改知易州徙夏

州每西戎犯边战无不捷录功就拜濮州团练使端

拱中知沧州改瀛州兼高阳关驻泊部署迁瀛州防

御使初守忠尝梦一濮字方丈余及领是郡几二十

年于是始寤淳化二年徙知雄州方与僚佐宴饮有

军校谋变擐甲及阍阍者仓卒入白守忠言笑自若

徐顾坐客曰此辈酒狂尔擒之可也人服其量焉明

年加耀州观察使兼判雄州未几召还条陈边事敷

奏称旨赐钱五百万五年又知沧州至道初移雄州

三年复知沧州拜感德军节度观察留后徙宋州兼

制置营田使威德兼着吏民不忍其去咸平三年入

觐遣还未行暴卒年六十九赠太尉

  魏琰

按宋史魏瓘传瓘弟琰字子浩以父恩授秘书省正

字为吏强敏名齐于瓘历知寿润滁安州寿州盗杀

寺童子有司执僧笞服琰悯其非罪命脱械纵去一

府争以为不可后数日得真盗富人犯法当死而死

狱中琰曰是当欺匿异籍孤弱者财所以自毙觊不

可穷治尔其吏受赇而为之谋乎后有告者如琰所

料累官司农卿知福州徙广州以疾告得知江宁府

  陈希亮

按宋史本传希亮字公□知房州州素无兵备民凛

凛欲亡去希亮以牢城卒杂山河户得数百人日夜

部勒声振山南民恃以安殿侍雷甲以兵百余人逐

盗竹山甲不能戢所至为暴或疑为盗告希亮盗入

境且及门希亮即勒兵阻水拒之命持满无得发士

皆植立如偶人甲射之不动乃下马拜请死曰初不

知公官军也吏士皆欲斩甲以徇希亮独治为暴者

十余人使甲以捕盗自赎时剧贼党军子方张转运

使使供奉官崔德赟捕之德赟既失党军子遂围竹

山民贼所尝舍者曰向氏杀父子三人枭首南阳市

曰此党军子也希亮察其冤下德赟狱未服党军子

获于商州诏赐向氏帛复其家流德赟通州或言华

阴人张元走夏州为元昊谋臣诏徙其族百余口于

房讥察出入饥寒且死希亮曰元事虚实不可知使

诚有之为国者终不顾家徒坚其为贼耳此又皆其

□属无罪乃密以闻诏释之老幼哭希亮庭下曰今

当还故乡然奈何去父母乎遂画希亮像祠焉代还

执政欲以为大理少卿希亮曰法吏守文非所愿愿

得一郡以自效乃以为宿州州跨汴为桥水与桥争

常坏舟希亮始作飞桥无柱以便往来诏赐缣以褒

之仍下其法自畿邑至于泗州皆为飞桥皇佑元年

移滑州奏事殿上仁宗劳之曰知卿疾恶无惩沈氏

子事未行诏提举河北便籴都转运使魏瓘劾希亮

擅增损物价已而瓘除龙图阁学士知开封府希亮

乞廷辨既对仁宗直希亮夺瓘职知越州且欲用希

亮希亮言臣与转运使不和不得为无罪力请还滑

会河溢鱼池埽且决希亮悉召河上使者发禁兵捍

之庐于所当决吏民涕泣更谏希亮坚卧不动水亦

去人比之王尊是岁盗起宛句昼劫张郭镇执濮州

通判井渊仁宗以为忧问执政可用者未及对仁宗

曰朕得之矣乃以希亮为曹州不逾月悉擒其党徙

知庐州虎翼军士屯寿春者以谋反诛迁其余不反

者数百人于庐皆自疑不安一日有窃入府舍将为

不利者希亮笑曰此必醉耳贷而流之尽以其余给

左右使令且以守仓库人为之惧希亮益加亲信皆

感德指心誓为希亮死改提点刑狱江东迁度支郎

中徙河北

  周湛

按宋史本传湛字文渊邓州穰人知虔州提点广南

东路刑狱初江湖民略良人鬻岭外为奴婢湛至设

方略搜捕又听其自陈得男女二千六百人给饮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0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