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日月星俱见有者,天子不能禁制臣下,政令不行,大国亡。

  日入月中,不出九十日,兵大起,易法令,金铁贵三倍。二旬而正,主病,不则将军去,后死。

  日见月中,人主死。朔日日赤是也。

  月与日并照,日中光不盛,后妃持政。



日月旁气占第五

  淳风按:夫气者,万物之象,日月光明照照之使见。是故天地之性,人最为贵,其所应感亦大矣。人有忧乐喜怒诚诈之心,则气随心而见。日月照之以形其象,或运数当有,斯气感占召,人事与之相应,理若循环矣。风雨气见于日月之旁,三日内有大风,远至七日内,大雨久淫者为灾,无此风雨之应也。七日内无风雨之后,乃可论灾祥耳。

  一曰冠气。青赤色立在日月之上,冠带之象也。天子当立侯王,封建亲戚,授之茅土以为蕃屏。白则有丧,赤则有兵。

  二曰戴气。青赤色横在日月之上,而小隆起,其分当有益土进爵推戴之象,亦为福佑之象。黑则有病,青则多忧。(五色鲜明黄润为吉。此纯赤、纯黑、纯白、纯青为凶色。)

  三曰珥气。青赤短小,在日月之旁,缨珥之象也。其色黄白,女主有喜。日朝有珥,国主有进幸之事。其不可行,女主戒之。纯白为丧、间赤为兵,问青为疾,间黑为水,间黄为喜。他皆仿比。有军而珥为喜,两军相当,军欲和解,所临者喜。在日西,西军胜;在日东、东军胜。南北亦然。败处可知也。无军而珥,为拜将。日有四珥,天子立侯王,有子孙之喜,期不出三年。日有六珥,其分有丧。若有赤云掩日,下有亡国。

  四曰抱气。青赤而曲,向日抱扶。抱,向就之象也。日月旁有抱,邻国臣佐来降,亦有子孙之喜,臣下忠诚以辅之象也。

  五曰背气。青赤而曲,向外为背,背叛乖逆之象。其分有反城叛将,边将欲去,善防之。

  六曰玦气。青赤,曲向外,中有横枝似山字,玦伤之象也。君臣不和,上下玦伤。两军相当,所临者败,有军必战。

  七曰直气。青赤色,一丈余,正立日月之旁,直立之象也。其分有自立者。

  八曰交气。青赤色,状如两直相交,淫悖之象也。人生有淫悖之行,则有此气。常以九月上旬两日候之,日月旁有交赤云,其下有兵。

  九日提气。日月四旁有赤云曲向,名曰四提。提似珥而曲,不出其年,兵起,王者死,赤为亡地,有自立者。一云气形如三角,在日四方,为提。

  十曰缨纽承履。气青赤色,在日下。上曲为缨,下直立为履。在日下两边,交曲而双垂为纽,皆喜气也。人君将有纳女宠之象也。气如半晕,在日下为承。承者,臣承君也,为君臣相承有喜。青赤气横直在日上下者为格。格者,格斗之象也。日冠而珥,君有私事,在珥之所处,处东在东。他皆仿此。日戴而珥,天子有喜贺子孙之事。抱为和亲,日多抱珥,则国中欢喜而和洽。若一抱两背而玦,是谓大疫。军众在外,将有反者。日有背玦,四直交在其中,臣欲为邪。有芒刺,中青外赤,为逆,外青无芒,为谋。此数见,国家凶。抱而且背,不和之象。顺逆相参,明者胜,抱明久顺胜。他皆仿此。凡有抱者以攻战,从抱击之者胜,芒外刺者中人胜,芒内刺者外人胜,皆以象类为法也。

  十一日晕气。晕周而匝,中赤外青,军营之象也。对敌有晕,厚而鲜明久留者胜,在东东胜,他仿此。无军在外而有此气,天子失御,人民多叛。日月皆晕,共战不合,兵罢。日以庚子晕,有赦令。日有青晕,不出旬日有大风,籴贵,人民多为病凶。日有黑晕,灾在用事之臣。日晕七日无风雨,兵大作。不可起兵,众大败。日晕而珥,宫中多事,后宫忿争。七日不雨、审察宫中。日晕而珥,立侯王,人有谋。军在外,外军有悔。日晕且珥如井干,国亡以兵乱大战。一珥为一国兵战,二珥为二国兵战,以珥为数,日晕珥,贵人有罢,国有谋反,亦为拜将。

  十二曰负气。负气者,青赤如小半晕状而在日上则为负,负者得地,为喜。日重晕四负,殃大,如内乱,三日雨,不占。

  戟气者,青赤气长而斜倚日旁,为战戈戟相伤之象。

  日晕且有冠,且有戴,天下立侯王。若自立者,其分必有益土。

  日晕而有戴,若拜谒、立诸侯,德令矣。

  日晕有抱,抱为顺,日月之旁,王者有喜,子孙吉昌,政令行。两军相当,有抱者胜。

  日晕抱珥,上将易。日晕而背,兵起其分,失城背焉,逆有降、反城。背在东,东有叛;在西,西有叛。他仿此。盖两军相当,背所在方败,无背者胜。背者逆也。

  日晕中有璚为不顺,与背同。人臣不忠,为外其心,君臣乖离。其国兵起,若有逃臣。

  日晕而玦,两军相当,所临者败。内外同,军玦战。

  日晕而有直气在两旁,其国有自立诸侯王者,封赏左右。两军相当,有直者胜。

  日晕四提,必有大将出亡。

  日晕而有背,抱珥直而虹贯之,宜从虹而击之。日晕有背者,有军不合战,将有叛。内外同,在内为内,在外为外。

  两军相当,日晕而冠珥及缨者,军和解。抱戴者有喜。

  日月无精光,青赤晕,虹蜺背玦在心度中,是谓大荡。兵丧并起,当以赦除之咎。

  日晕而珥,有云穿之者,天下名士死。

  日晕而两珥右外,有聚云在中与外,不出三日,城围出战。

  日月晕,仰视之,顺臾当有云气从旁入者,急随云以攻之,大胜。

  日晕,有聚云不出者,兵起三日,内城受围。

  日晕,而白云如车盖临日上,城降得地。

  日晕再重,有德之君得天下,其分有攻战。

  日晕色青再重,外戚、亲属在内为乱,王者有忧,有亡地。

  日晕三重,诸侯王反,天下受兵,期三年有攻战。

  日晕四重,灭。有野有反相,亡国死王。

  日晕五重,是谓阴谋。女主丧,其年饥。天下有兵,其地破亡。

  日晕六重,国失政,兵起国丧。

  日晕七重,中国弱,戎狄强,有急使至。

  日晕八重,士人乱,天子伤。

  日晕九重,天下亡。

  日晕十重,天下大亡。各以其日所在辰、星宿、国分占之。

  日晕再重而有两珥,白虹贯之,天子有忧,大战流血,横尸遍野。

  日晕三重两珥,其国有兵,亡其市邑,有相叛。

  日交晕,立大夫为将军。交晕无厚薄,交争力势均,厚者胜,交晕居上者胜。交晕而珥,天下兵起,有兵者罢,晕而不匝者败。有晕在东,东军胜。两半晕相向者,风残五谷。日交晕,贯日,天下有破军死将。

  日晕有一抱一背,两军相当,从抱击背者胜。晕不匝空而军败。

  有赤气如布掩日,为大战。

  日月旁有悬钟,如人卧其下,有死将。

  日旁有黑气,如龙衔日,及如人背日,大将欲反。

  伏虎守日,大将军反。

  四虹贯日,有人谋乱,气赤犹甚。

  赤云如人头悬镜,皆兵起流血之象。

  白虹贯日,虹蜺连结,展转刺日,并后族悉黜,天子外战,若兵威内夺。

  赤晕有一虹,所在将死。

  日月始出,有黑云贯之,或一或二或三,不出三日,必有暴雨。

  有赤云如杵,长七八尺,撞入日月,所宿国主死。

  日月中有人者,臣害主,两主争。



日蚀占第六

  夫日依常度,蚀者,月来掩之也,臣下蔽君之象。日行迟,一日行一度,一月行二十九度余;月行疾,二十七日半一周天,二十九日余而迫及日。及日之时,与日同道,而在于内映日,故蚀其象。大臣与君同道,逼迫其主,而掩其明。又为臣下蔽上之象,人君当慎防权臣内戚在左右擅威者。

  其蚀虽依常度,而灾害在于国君大臣。或人疑之,以为日月之亏蚀,可以算理推穷,皆先朔知之。蚀分多少时节、早晚所起,皆如符契左右,此岂天灾之意耶?夫月毁于天,鱼脑灭于泉,月岂为螺蚌之灾而毁其体乎?但阴阳之气迭相感应自然耳。东风至而酒湛溢,东风非故为溢酒而来至也,风逼至而酒适溢耳,此岂不相感应者欤?若然,油水之类也。东风至,油水不溢而酒独溢,犹天灾见,有德之君修德而无咎,暴乱之王行酷而招灾,岂不然也?阳燧之取火,方诸之取水,皆以象占之也。阳燧方诸铜蛤之类,将凡镜往求而不得者,为无其象而不占也。

  灾之所起,起于昏乱之所,无灾非朔而蚀者,名为薄蚀。凡薄蚀者,人君诛之不以理,贼臣渐举兵而起,北阴气盛,掩薄日光也。阴盛侵阳,臣凌其君,其分君凶,不出三年。无道之国,日月过之而薄蚀。兵之所攻,国家坏亡,必有丧祸。

  裴子曰:夫日者君也,月者臣也,一岁十二会,君臣相见之象。君有失德,臣下专之,故有日蚀之咎,故伐鼓,用币,责上卿,是其礼退臣道也。

  以知君臣忠。天下太平,虽交而不能蚀,蚀即有凶。臣下纵权篡逆,兵革水旱之应兆耳。日者阳精之明,曜魄之宝,其气布德而生。生在地曰德,德者生之类也,德伤则亡,故日蚀,必有亡国死君之灾。日蚀则失德之国亡。日蚀,则王者修德。修德之礼重于责躬。是故禹汤罪己,其兴也勃焉。

  日薄蚀,色赤黄,不出三年,日蚀所当之国有丧。一曰日始出而蚀,是谓无明。齐越之国受兵亡地。凡日蚀者,则有兵有丧。失地因亡,皆以日蚀时早晚、分宿、日辰占之。

  日午时已后蚀者,有兵,兵罢不起。

  日蚀从上起,君失道而亡。从旁起,内乱兵大起,更立天子。

  日蚀从下起,女主自恣,臣下兴师动众失律,将军当之。

  日蚀少半,诸侯、大臣亡国失地相逐。蚀半,有大丧亡国。蚀大半,灾重,天下之主当之。蚀尽,亡天下,夺国,臣弑君,子弑父,不出三年。

  日蚀见星,臣弑其君,天下分裂。

  日蚀而晕傍珥,白云来去掩映,天下大乱,大兵起。臣弑君,君失位。

  日蚀阴侵阳,君位凶,群兵动,宜施恩赏。

  日蚀而旁有似白兔、白鹿守之者,民为乱,臣逆君,不出其年。其分兵起。

  凡日蚀之时,或有云气风冥晕珥,似有群鸟守日,名曰天鸡,后妃谋易主位,夺其君,数视动静,欲行其志。

  日蚀大风地鸣,四方云者,宰相专权谋反之象。

  地震烈,日色昧而寒乃蚀者,四方正伯专诛,恣行杀逆。

  日蚀而大寒,又在于平旦,中国大饥饿,贼盗起,夷狄动,诸侯乱。

  日蚀星坠而复上,君将被杀,下将穷竭,赋敛重数之应。

  日月俱蚀,国亡。

  日者,人主之象,故王者道德不施,则日为之变。

  薄蚀无光。日以春蚀,大凶,有大丧,女主亡;夏蚀无光,诸侯死;秋蚀,兵战,主人死;冬蚀,有丧,多病而疫。

  凡四时以王日蚀者,主死;以相日蚀者,国相死;以囚死日蚀者,臣杀君;休废日蚀者,多病疫。

  日以正月蚀,人多病;二月蚀,多丧;三月蚀,大水;四月、五月蚀,大旱,民大饥;六月蚀,六畜死;七月蚀者,岁恶,秦国恶之;八月蚀者,兵起;九月蚀者,女工贵;十月蚀者,六畜贵;十一月、十二月蚀者,籴贵,牛死于燕国。其日之甲乙,一如略例中。

  蚀列宿占:日在角蚀,将吏耕田。臣有忧为司农之官者。国四门闭,其国凶;(月同。)日在亢蚀,朝廷之臣有谋叛;日在氐蚀,天子病崩,卿相谗谀,君杀无辜,王后恶之;日在房而蚀,王者忧疾病,有乱。又大臣专权;(月同。)日在心而蚀,君臣不相信。政令失仪度,准绳变其宜;日在尾蚀,将有疫,后宫中小凶;日在箕蚀,将有疾风飞砂,发屋折木,戒之于出入;日在斗蚀,将相忧,国饥兵起;(月同。)日在牛蚀,其国反叛兵起,戒在后夫人祠祷之咎;日在女蚀,戒在巫祝后妃祷祠;日在虚蚀,其邦有崩亡,天下改服;(月同。)日在危蚀,有大丧,君臣改服;日在室蚀,人君出入无禁,好女色,外戚专权;日在壁蚀,则阳消阴坏,男女多伤败其人道,王者失孝敬,下从师友,亏文章,损德教,学礼废矣;日在奎蚀,鲁国凶,邦不安,慎在人主、边境厩库;日在娄蚀,戒在聚敛之臣;日在胃蚀,委输国有乏食之忧;日在昴蚀,大臣厄在狱,王者有疾,戒在主狱有犯误天子者;日在毕蚀,将有边将亡,人主有弋猎之咎;日在觜蚀,大将谋议,戒在将兵之臣;日在参蚀,戒在将帅;日在井蚀,秦邦不臣,画谋不成,大旱,人流亡;日在鬼蚀,其国君不安;日在柳蚀,厨官门户桥道之臣有忧;日在七星蚀,桥门臣忧黜;日在张蚀,山泽汙池之官有忧;日在翼蚀,王者退太常,以法官代之,有德令则蚀不为害,其岁旱,亦为王者失祀,宗庙不亲,戒在主车驾之官;日在轸蚀,贵臣亡,后不安。(月同。)

  凡日蚀者,皆着赤帻以助阳也。天子素服,避正殿,内外严警,太史灵台伺日,有变,便伐鼓,闻鼓音作,侍臣皆着赤帻,带剑以助阳,顺之也。



乙巳占 卷第二

月占第七

  夫月者,太阴之精,积而成象,魄质含影,禀日之光,以明照夜,佐修阴道,以之配日,女主之象也。以之比德,刑罚之义也。列之朝廷,诸侯大臣之数也。是以近日则光敛,犹臣近君卑而屈也;远日则光满,为其守道循法,蒙君荣华而体势申也。当日则蚀,犹臣僭君道,而祸至于覆灭。盈极必缺,示其不可久盈也。月阙也,阴道、臣道、妻道,不可使盈,理当恒阙也。其行速,臣下之道也。行有弦望晦朔,迟疾阴阳,政刑之等威也。

  日,日行一度;月,日行十三度一千三百四十分度之四百九十四分。此平行之大率也。上元乙巳之岁,十一月甲子冬至夜半,日月如合壁,五星如连珠,俱起北方虚宿之中,合朔冬至,与日俱行,各修其度。至合正观三年己丑之岁,积七万九千三百四十五算上矣。推月朔置上元乙巳以来岁朔积分,(在日度中。)以月法三万九千五百七十一。以法去之,余以日法约之为闰大余,不尽为闰小余,减冬至小余。不足减,减大余,加日法乃减之,大余不足减,加六十乃减之,(冬至大小余,并在日内推也者。)余为所求。天正十一月大小余,命以甲子算外,则天正朔日也。求次月朔者。加大余二十九,小余七百一十一,小余满日法去之从大余,一大余满六十去之,命日如前,则次月朔日及余也。求上弦日。加朔大余七,小余五百一十二,大余满法去之,命如前,则天正上弦常日也。又加得望日,又加得下弦,又加得后月朔日。前朔、后朔相去二十九日七百一十一分,谓之一月。一月之中,行天一周,又行二十九度七百一十一分,而又与日一合矣。求朔日夜半月所在度者,置朔日加时日所在度,减去朔小余,则朔日夜半月所在度矣。求次日加时夜半月度,加十三度一千三百四十分度之四百九十四分。满日法从度,度满宿去之,命以次宿算外,则次日夜半月所在度及分矣。此皆平行也。月行又有迟疾不同。极迟一日行十二度强,极疾一日行十四度太强。大率合朔后极疾,起而渐迟,十三日半强而极迟,则又渐疾,十三日半强而极疾。一迟一疾,凡二十九日半强。又有阴阳行。上元之初,合朔已后,月则出日道外,行阳道,经十三日半强,则又入日道内,越黄道,行阴道,又十三日半强,而出黄道之外矣。当越道之处,名曰交道。大凡二十七日强而一出,一入两过,交于黄道;黄道,日道也。月不行日道者,犹臣不可与君同名器矣。在黄道内外极远之时出入各六度矣。朔日与同度之时,月在交道内,而当交则蚀矣。不当交则不蚀,此犹臣与君相遇,同道擅权而掩蔽君矣。望日加时,月在交道上过,则日蚀;不当交道上过,则不蚀矣。其推求法术,并著在《历象志》、《乙巳元经》,事烦不能具录,略表纲纪焉。

  夫月之行也,每朔禀先于日,渐舒其照,远而益明,行于列宿,不巡光道。舒而还敛,屈体戢光,盈而不僭,以至于晦,此顺理之常也。犹大臣诸侯禀承君命,教令节度,巡行万国,照察百揆,而无僭乱擅权之心。有功归主,不自矜伐,退以报君焉。乌兔抗衡,光盛威重,数盈理极,危亡之灾,一时顿尽,遂使太阳夺其光华,暗虚亏其体质,小僭则小亏,大骄则大亏,此理数之当然也。是以明王在上,月行依道。主不明,臣执势,则月行失道。大臣用事,背公向私,兵刑失理,则月行乍南乍北。女主外戚擅权,则或进或退朏肭,皆君臣德刑不正之咎也。有不如常,随其事占其吉凶。月行疾则君刑缓,行迟则君刑急。月之与日,迟疾势殊,而事势异也。刘向曰:"是故人君,月有变.则省刑薄敛以修德,恩从肆赦,故春秋有眚灾肆赦之义矣。"

  月若变色,将有灾殃。青为饥而忧,赤为争与兵,黄为德与喜,白为旱与丧,黑为水,人病且死。

  月若昼明者,月为臣,日为君,臣以明续君,当在其时,不可与君争力竟能。昼明者,此奸邪并作,不救,则失其行而必毁矣。其救也,出退强臣,断绝奸佞,近忠直,亲贤良,则月得其行,不专明矣。是故人君宰相不从四时行令,刑罚不中,大臣奸谋,黜贤蔽能,则日月无光而见瑕谪矣。不救其行,五谷不成,六畜不产,人民上下不从,盗贼并起。

  月出非出所,行非其路,皆女主失行,奸通内外阴谋,小国兵强,中国民饥,下欲僭权矣。

  月生正偃,天下有兵,合无兵,人主凶。

  月行急,未当中而中,未当望而望,皆为急。兵大战,军破将死,大臣执政逼君,主将有女主擅权,天下乱,易宗庙。

  月未当缺而缺,大臣灭,女主黜,诸侯世家绝。

  月再中,帝王穷。

  月当出而不出,有阴谋,有死王,天下乱。

  月未当上弦而弦,国兵起;未当下弦而弦,臣下多奸诈。当盈而不盈,君侵臣,则大旱之灾。未当盈而盈,臣欺君,有兵。

  月初生而盛,女主持政。大月八日,小月七日,昏中过度,有兵事,如不及度,丧事。月生五日,而昏中已后盛,君无威德,佞臣执权柄,民背君,尊其臣。

  月前望西缺,后望东缺,名反月,臣不奉法制度,侵夺主势,无救,为涌水,兵起。(其救也,止刑罚,诛奸猾,任贤而稽疑,定谋事成,则月变不为伤亡也。)

  月当晦而不尽,所宿国亡地。

  月初生小而形广大者,有水灾。

  月大而体小者旱,有气色非常,皆为皇后阴谋事。

  月始生有黑云贯月,名激云。或一或二,或三或四,不出三日,有暴雨。

  月上有黄芒,君福昌,皇后喜。

  月生刺,是谓贼臣生中国。

  月生牙齿,女主后妃乱,天下兵起。

  月生爪牙,入主赏罚不行。一占云:人君左右,宜防刺客。

  月望而中蟾光不见者,所宿之国山川大水,城陷民流,亦为女主宫中不安。

  月出复没,天下乱。

  月分为两道,无道之君失天下。

  月坠于天,有道之臣亡。

  月出子地中,庶民出为王。

  两月并出相重,急兵至。

  三月并见,其分有立诸侯,而女主有竞。

  两月并出,天下治兵,异姓大臣争朝势为害,王者选能授之。

  月重出,皆为暴兵残害天下乱首,将有亡天下之象也。

  余于大业九年在江都,时年十三,寓游彼土。正月内,因送孝于城东。是时正月二十七日旦起,东方有二月,见之相去二尺许,分明在箕斗之间,众惧见之。俄而玄感于黎阳起逆,朱燮、管崇又残贼于江南,天下因此遂兵贼相掠,至于灭亡,此尤大效也。

  东方小月承大月,小国毁,大国伐之为主。凶在西方。小月承大月,小邑胜;大月承小月,大邑胜。

  月两弦中间,光盛面多众,或二或三,或四或五,乃至十月并见,皆为天下分裂,天子政在诸侯,诸侯自立,诸侯傍气象,皆与日占大同。



月与五星相干犯占第八

  凡五星及列宿与月相蚀相薄,皆凶。岁星蚀月,有大丧,女主死,臣弑君易主。荧惑蚀月,谗臣贵,后宫女有害主者。填星蚀月,女主凶,当有黜者,有丧。太白蚀月,易大将,将死。辰星蚀月,有大水。五星入月中,其分野有逐君,大臣贼主。

  月蚀五星,若舍皆其分,有灾。月凌岁星,年多盗贼,刑狱烦。月与岁星同光,即有饥亡。(土同。)月与岁星同宿,其年疫疾。月与荧惑相犯,战胜之国大将死,天下有女主之忧。月与荧惑同光,内乱且饥。月吞灭荧惑,国败。月犯填星,女主败丧。(魏青龙二年十月乙丑,月犯填星。三年正月,太后郭氏崩。晋安帝隆安四年正月乙亥,填在牵牛、月频犯之。七月壬子,皇太后李氏崩。)填星入月,不出四旬,有土功事。若犯,贵人绝无后。太白入月中不见星者,臣杀主。月蚀太白,国君亡,臣弑主。月犯太白,将有两心。戴太白,有卒兵。月生三日,刺太白之阳。阳国大邑胜,小邑损。月刺太白之阴,兵在外者未及入,在内者不及出。月与太白合宿,太子死。

  太白在西方始见,在月北为得行,在月南为失行,西方先起兵者败。

  太白与月相去三尺,有忧军。与月相去二尺,有忧城。与月相去一尺,有拔城。

  太白入月中不出,客将死;出者,主人将死。无军,大将当之。

  太白出东方,在月南,中国胜。在月北,中国败。出西方,在月北,负海国胜;在月南,负海国败。

  金火与月相近,其间六寸,天下有兵;间一尺,天下忧;尺五已来,无害。

  太白出西方似月,三日候之,与月并出。间容一指,军在外,期十日,有破军死将,客胜。容二指,期十五日,有破军死将,主人小胜。容三指,期二十日,有破军死将,客军大胜,主人亡地。容四指,期二十五日,客军入境,主人不胜。容五指,期三十日,军阵不战。

  太白以月未尽一日,晨出东方,与月并出,候之以指。容一指,十日,有破军死将,主人不胜。容二指,十五日,客大破,主人得地。

容三指,期二十日,有破军死将,主者亡地。容四指,期二十五日,客军大败。容五指,期三十日,军阵不战。(金同。)

  月犯辰星,辰星入月中,有水行事起,不出三旬,内有匿谋,春夏大水。晋孝武太元十三年十一月戊子,辰星入月在危,是时涛水入石头,春大雨,牛马疾疫,谷贵,不出百日也。



月干犯列宿占第九

  角:月犯角,天子大人恶之,大人有忧狱事,天下大凶。犯左、右角,大战,大臣当之。有忧丧。两军相当。犯左角,大战将死;右角,廷尉死。月在角中行,为出天门中道,百姓安宁,岁美无兵。出右角,北胡王死,天下多雨。行中道之南,南君恶之,大臣不辅。

  亢:月犯亢,其国将死。月蚀亢,大人多死疫疠,在朝廷之臣为始。月在亢,有变,王者布政失理,宜省刑罚。

  氐:月犯氐,天下兵起。晋孝武太元三年二月癸亥,月入氐,大将军韦楷率兵袭汝南,苻坚及子等十余万人寇襄阳。是年大兵。月蚀氐,及犯在氐有变,皆为宫中阴谋,大人女主,宿止不安,刑政失理,天下饥乱,兵寇贼起。

  房:月犯蚀房上将,上将诛。犯蚀次将,次将诛。上相、次相亦然。月行房南一丈,兵起,天子旁有乱臣,岁有大水,七月期。月行天驷中,经岁安宁,五谷熟。月行太阳,天下乱,民事失,民啼哭,阳道未穷而死;月行太阴,天下后起,阴道未穷而作。月出中道,天下和平,利以称兵。月变于房,名宝出,驷驾满野,将不安,失时令。

  心:月犯心,主命恶之,其宫内乱,臣有逆者。月犯心中,人王遇害,有大贼,国人乱。月乘心,其国相死。出心太北,国旱,宗庙灾。出心太南,君忧,且有兵起。月变于心,人主有忧,兵在外,大将易。无兵,太子事,亦为天子计失于刑罚。

  尾:月犯尾,贵戚有诛者,其国将军死。月在尾,后宫有争,人君子孙不吉。

  箕:月入箕,籴大贵,天下旱,饥死过半,人君号令,伤于酷暴,百姓失所。月在箕,后宫政教失,女主乖怨,有暴风。失行于箕者,大风。

  南斗:月行于南斗,大臣诛,大将及近臣去,将军死,女主凶。(《宋书志》称:晋哀帝兴宁三年七月庚戍,月犯斗。来年五月戊寅,皇后庾氏崩。安帝义熙元年三月已巳,月掩斗第五星,至八月丙戌,频掩之。是年三月始兴太守徐道覆反。四月,卢循起湘中。五月,循破刘稷。自是京畿大臣多戮死也,)月入斗魁,大人忧,太子辱,宫中有贼。月一岁三入南斗,有德令,有兵起。月在斗有变,易相,爵禄失,大臣有忧刑戮,及将相非理食禄,更易天子法令者。月乘斗,色恶,苍芒,丞相死。月宿斗,为风雨。月蚀斗,群臣忧国乱。

  牵牛:月犯牛,牛疫,牛马羊暴贵,牺牲之官有忧,将军奔,道路关梁阻,天下有诈,谷大贵,大国有忧,将军死。一曰牛多病。月在牛有变,关梁闭塞,将有农令牺牲之事,四足虫疾矣。月乘牛,有大水,人相弃于道。

  须女:月犯女,女子凶,忧疾患女惑之事,其国有忧,将军死。(晋孝武大元二年八月戊辰,月入女。八月,征西将军桓豁率。十月乙未,犯女,壬寅,尚书令王彪之卒也。)有改易高下贵贱,女工兴,有女令。月在女有变,有兵不战而降。又曰嫁女娶妇之事,亦为女主布帛。

  虚:月犯虚,天下大虚,虚邑复盛,天下政乱,国有忧,将军死,百姓饥,哭泣不已,有陵庙事也。月蚀虚危,人多去其室,有大战。月变于虚,有土功在外,军人饥。

  危:月蚀危。不有崩主,必有大臣丧,天下改服,将有坟墓哭泣之事。月犯危,治台楼盖屋者多,天下乱,将军死。月在危有变,将有哭泣死丧、坟墓盖屋动众之事。

  室:月犯蚀室,及在室有变,国乱有忧,将亡地失。若宗庙有毁,将相有死者,王者自将兵,宿在离宫,不安正寝,宜修文德、设武备、振军旅以应之。

  东壁:月犯蚀东壁及在壁有变,大人为乱,人民多死,兵在外,军人大惊,近臣去,将军死,军粮绝,将军有谋,将有府库土功之事。月宿壁,不雨则风。(斗同。)蚀壁,有开闭之事,大臣戮,有文章者执。

  奎:月犯奎,若在奎有变,大人乱,大臣凶,人多死忧,将军有谋,有沟渎女子之事。月犯奎大星,乳妇多死,边民不安,有大水。月蚀奎,大将军战死。

  娄:月犯蚀变于娄,有兵在外,不战而和,有聚敛之事,多有搜狩弋猎之事,民多狱怨,国君纳女,游猎无度,大人忧,将军死。

  胃:月犯蚀变于胃,其国有忧,将军死,邻国有暴兵,天下谷无实,有仓廪赋敛之事,小国兵起不战,有霜,以夷狄为忧,民多病。

  昴:月犯蚀变于昴,天子破匈奴,有白衣会,贵臣有忧,民离散,去其乡,狱讼烦苛,无辜获罪。(檀道鸾《晋阳秋》云:孝武帝宁康元年正月丁未,月掩昴,七月己亥大司马桓温薨。安帝义熙五年二月甲子,月犯昴,九月又犯昴,闰月丁酉又犯之,是年宋高祖讨鲜卑。十月翌主为其子所杀,六年鲜卑灭胡也。)月行犯昴,北有赤白云缘月,兵入匈奴有得地;赤白云不缘月,兵入不得地。月乘昴,天下法峻,水满野,谷不收。月行触昴,匈奴受兵。月蚀昴,诸侯黜门户,大臣有事。月入昴,赦;月出昴,天下有福,大臣匿其罪。月入昴中,胡王死,理官有忧。月蚀昴,贵臣诛,贵女失势心月变于昴,兵在外绝食。月犯昴,将军死,胡不安,或背叛。月行一岁不出昴毕间,来年有兵。

  毕:月犯毕,出其北阴,国有忧。月入毕中,将军死,不则有边兵,期十月。月犯毕,天子用法诛罚急。若蚀毕,贼臣诛,贵人多死,兵革起。毕星见月中,女君当死,有德令。(晋孝武大元五年五月庚子,月掩毕,六月丁卯又掩毕,进入毕口。九月癸未,皇后王氏崩。)月失行,合阳风,合阴雨。月失行离毕则雨。月犯毕大星,下犯上,臣杀主,大将死。月变于毕,有边兵之急,边将刑。

  觜觽:月犯觜,小战,吏多死道路者,或背叛。月变于觜,刑罚之事,将相有殃。(月犯蚀皆同占。)

  参:月犯蚀参,贵臣诛,赤地千里,其国大饥,人民相食。月变于参,百姓葆旅。月犯左肩,左将战死;犯右肩,右将死。月犯蚀参伐星,战,小将死。月宿参伐为风雨。月蚀参伐兵起。

  东井:月犯井,将军死。(晋孝武大元元年五月戊午,十二月乙卯,月掩东井。六年二月壬子,建威将军桓副薨。七月甲辰,将军王邵薨。月犯井左右星,女主忧。魏齐王嘉平三年四月戊寅,月犯井,七月皇后甄氏崩。)月犯井,人主有忧,大水。若水官有黜者,其国有忧,平准水衡之官,刑政不平矣。月蚀井,大臣有谋,皇后不安,五谷不登。月蚀井,内乱之灾,以日占其国也。月犯井钺星,为内乱兵起,破军杀将,城陷血流。(《宋志》云:魏正始四年十月、十一月,月犯井钺,是月司马懿讨诸葛恪,恪弃城走。晋穆帝永和十二年六月己未,月犯井钺,桓温破姚襄于伊水,北定周地。十二月稿城陷,执段龛三十余人。)凡月干犯井钺,秉质,斧钺用之象。月犯井钺,大臣诛,斧钺用。月变于井,以色占。黑,大水,他仿此。

  舆鬼:月入鬼,人主忧。(晋咸康七年八月辛丑月犯鬼。来年癸巳,成帝崩,财宝出。)月犯鬼质,秦邦君忧,大臣诛。(魏嘉平二年十月犯鬼,三年五月王陵反,楚王虎等诛之。)月蚀鬼,贵臣女主忧,天下不安,有大丧,谋臣纠弹之官凶。(《宋志》云:魏齐王正始二年九月癸酉,月犯鬼西北星,主金玉。三年二月丁未,又犯西南星,主布帛。占曰:有钱令,大臣忧。三年二月,太尉满宠薨。青龙二年三月辛卯,月犯鬼。占曰:民多疾疫。是年夏大疫。)

  柳:月犯柳,木工兴,名木被伐,又有土功事。月蚀柳,王者疾,不安宫室,百姓、贵人以言语坐罪,大臣忧,其地有祸。

  七星:月犯蚀七星,兵在外战,皇后、大臣有暴忧,有诛,国大恶。(下蚀列宿同。)月犯七星,轻车战,国相更政之。

  张:月蚀张,贵臣失势,后有忧,君有赐。(下蚀列宿同。)

  翼:月蚀翼,忠臣见谮言,政事亡,飞虫多死,将军亡,北夷有兵,女主凶。月变于翼,其国有飞鸟喜,若有兽鸟者。

  轸:月宿轸,则多风。月蚀轸,则贵臣亡,后不安。月犯轸,月凶丧,车骑出,兵车用,期一年。



月干犯中外官占第十

  《海中占》曰:月入摄提,圣人受制,谋臣在侧。(此亦非月行所及,但古人有此占,又为灾,或行越变常,以至于此也。)

  月犯蚀大角,强国亡,战不胜,大人忧患,有大丧。大角贯月,天子恶之。

  月犯织女,女主有忧。月犯钩钤,驷马驾,将有行。

  月犯东西咸,主因淫致祸,有阴谋。犯于东咸,必有贼。(晋孝武大元二十一年四月,月犯东咸,吴郡内使王钦发人诫严,吴兴诸郡响应为贼。)

  月犯天江,大水,关梁塞。

  月犯乘天市,粟贵,有更弊之令,大将死,或易政。月入天市及有变于市中者,女主忧,将相有戮于市者,近臣有罪。

  月犯侯星,侯有忧。

  月犯帝座宗星,人主有忧。

  月犯宦者,侍臣诛。

  月犯建星,大臣相谮死。(按魏陈留王景元元年二月,月犯建星。是后钟、邓相谮,以至夷灭。)

  月变于建星,有乱臣更天子之法令者。一曰近臣大将死,易将相。

  月犯天弁,天下粟贵,一犯一贵。

  月犯河鼓,犯左,左将死;犯右,右将死。所中者诛,有军败亡。

  月犯乘大陵,天下尽丧服。星众,兵革起,死人如丘山;星稀则无。

  月乘犯卷舌,天下多丧。

  月乘天尸者,乱臣在内。

  月犯五车,兵起趣驾。月入五车,天库兵起,道路阻。(一云天下兵起。刘向五星同占。)

  月犯天关,有乱臣更天子之法,主关津者有罪,王者忧。

  月犯南河戒,为中邦凶。北河戒,四方兵起,有丧,大旱,百姓病疫,刑罚峻暴,诛伐不当。

  月犯北河之中,冠带国兵起,道阻塞,人君失道,淫女子,金钱贪色奢侈。

  月行南戒之南,兵旱并起,男子多丧;月行北戒之北,兵水并起,女子多丧。

  月犯五诸侯,诸侯诛。(宋孝武大明三年四月,月犯五诸侯,时竟陵王诞反,沈庆之攻败也。)

  月入轩辕中犯乘之,有逆贼,女主忧,若火灾。月犯轩辕左右角,臣有诛。乘大民星,大饥,太后宗有诛者。若有罪,犯其端,臣子反,有乱臣,臣子失势,其所中者,以官名之。犯乘少民星,小饥小流,皇后宗有诛。若有罪,犯御女,御女有忧,御仆死。月犯大星,女主当之。(晋安帝元兴三年四月甲午,月掩轩辕第二星。明年七月戊申,永安皇后何氏崩。孝武太元五年七月庚子,月犯轩辕大星。九月癸未,皇后王氏崩。)

  月犯少微,处士有忧。(续晋阳秋云:会稽谢敷,字庆绪,隐若邦山,初月犯少微。时载逵名著于敷,时人忧之。俄而敷死,会稽嘲吴人曰:吴中高士,便是求死不得也。)

  月犯少微,女主忧,宰相易,而忧史官黜。月犯少微南一星,处士忧,第一星,义士忧;第三星,博士忧;第四星,大夫忧。

  月行太微中,皆为大臣有忧,大臣死。月所犯者,天子诛之。亦曰后族擅威,凶。月入太微中,若流星纵横径行太微中者,主弱臣强,诸侯、四夷兵不制。行不端,心不正。心不正,有邪欲不受命,有奸人在王庭,四夷难信,月干犯太微庭,出其门为使。月贯太微中而东出,大臣出、王侯入为主。出其中门,臣不臣。月入太微,有丧。(《宋书志》云:晋穆帝升平五年五月壬寅,月犯太微,是月丁巳穆帝崩。安帝义熙十四年五月庚子又犯太微,九月丁巳,又入太微,是年十二月戊寅,安帝崩。)

  月行左右执法,大臣忧,相系而死,免者少。月出东掖门,为相受命东南出,德事也;出西掖门,为将受令西南出,刑事也。(上同。)

月出太微中华东西门,若左右掖门而出端门者,皆为必有度。(五星同。)月入太微西门,出东门,人君不安,大臣假主之威,不从王命。月犯干太微庭,臣杀主,宜求贤人。人中华西门,出中华东门,皆为臣出令。入太阴西门,出太阳东门,皆为大乱有丧,苦大水。月入西门,犯天庭,出端门,皆为大臣伐主。(《宋志》云;晋恭帝元熙元年正月丙午,三月壬寅,五月丙申,七月乙卯,月皆犯太微。二年六月三日,帝逊位宋高祖。)

  月行犯黄帝座,大人忧,天下存亡半,有乱臣,主恶之,臣子反,政大易。

  月犯四帝座天下亡。月出黄帝座,北祸大,出南祸小,皆为下谋上。

  月犯太微,乘四辅,大臣诛。月行犯乘守内屏星,皆为群臣失礼,而辅臣有诛者,若免罢。

  月入咸池,天下大乱,人君死,易政。

  月入三台,君有大忧患,败在臣下。月入三台,大臣为天子,公侯共杀君。

  月入库楼,天下兵并起。

  月宿羽林,军兵大起。

  月犯乘北落,皆为天下兵大起。

  月入天仓,主财宝出,忧臣在内,天下有兵起。月犯天仓,有移谷。

  月入天市,军起。月行弧矢,臣逾主。

  月变于狼星,陈兵不战。一曰兵起小战,有水事。

  甘氏云:月在天理,臣当坐欲反者而入狱。一曰君大忧。

  月乘天高,将死,臣有诛。

  月入咸池,暴兵起。

  月入天潢中者,皆为兵起。道路阻,天下乱,易政。一曰贵人多死。月犯乘天潢,二十日兵起。

  月不从天街者,皆为政令不行,不出其年有兵。月行天街中,天下宁,百姓顺。月行天街外,百姓凶。月行折威中,天子亡威。

  月行入哭星,有大丧,主崩。

  月乘键闭星,大人忧,大臣诛,天子不敬,天火害于宗庙,王者不宜出宫,天子崩。

  月入天积,即蒭藁也。财宝出,主忧臣在内。

  月行天厩星间,为兵归。月行天厩,主上不安。

  月行天渊中,臣逾主。

  月入中犯乘鈇锧,皆为鈇锧用。



月晕占第十一

  月晕者,谓之逡巡也。人君乘土而亡,其政失平,则月多晕而圆。月晕,受冲之国不安。

  月晕,臣下专权之象。四孟月七日,四仲月八日,四季月九日,皆夜当月晕。晕若不以其日,不出三日,有暴风甚雨。

  月晕,闻皆为其君背约。

  月晕,东向者败五木,西向者且雨而风,害五谷。北向者为水,南向者旱风。

  月晕明者,王自将兵。

  月晕七日,无雨大风,兵大作,若土功起。

  月晕多直,为兵,曲吏逆,则为雨。

  月晕黄色,将军益秩。候月晕,常以十二月八日。

  晕再重,有大风,兵起,灾在内,女亲用事。

  晕再重,赤云绕之如杵,有军在外,万人死其下。

  月南北有半晕两重,月北有青云五冲,关不通。

  月晕三重,天下大乱,必有拒城。

  月晕四重,天下易王。(汉高帝七年,月晕参毕七重。占曰:昴毕间,天街也。街北,胡也。街南,中国也。昴为匈奴,参为赵,毕为边兵。是岁高帝自将兵击匈奴。至平城,为冒顿单于所围,七日乃解。)

  晕八重,天下有亡国。

  晕九重,晕十重,天下更王。

  月色黄白交晕,一黄二赤,所宿其国受咎。

  月交晕,赤有光,其国不出三年遇兵。

  月色黄白交晕,所宿之国受其殃。

  月晕环如两,军兵起,军事争。

  月晕如连环,有白虹干晕,不及月,女贵人有阴谋乱,有白衣令,宫中多怪。

  月晕而冠,天子大喜,或大风。

  月晕而珥,岁平国安。又曰国有女丧。

  月晕而珥,攻击者胜利。

  月晕一珥,所在国失地。

  月晕,先起者有喜。

  月抱珥在晕外赤,外人胜。

  月有两晕不合,其月水;四背,有谋不成。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1 13:0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