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懿预焉迥败废于家开皇初吏部尚书苏威荐之授

新丰令政为三辅之最上闻而嘉之时雍州诸县令

每朔朝谒上见恭懿必呼至榻前访以理人之术苏

威重荐之超授泽州司马有异绩迁德州司马在职

岁余卢恺复奏恭懿政为天下之最上甚异之因谓

诸州朝集使曰如房恭懿志存体国爱养我百姓此

乃上天宗庙之所佑助岂朕寡薄能致之乎朕即拜

为刺史岂止为一州而已当令天下模范之卿等宜

师也上又曰房恭懿所在之处百姓视之如父母

朕若置之而不赏上天宗庙其当责我内外官人宜

知我意于是下诏曰德州司马房恭懿出宰百里毗

赞二藩善政能官标映伦伍班条按部实允佥属委

以方岳声实俱美可使持节海州诸军事海州刺史

未几会国子博士何妥奏恭懿尉迥之党不当仕进

威恺二人朋党曲相荐举上大怒恭懿竟得罪配防

岭南未几征还京师行至洪州遇患卒论者于今冤



  公孙景茂

按隋书循吏传景茂字符蔚河间阜城人也容貌魁

梧少好学博涉经史在魏察孝廉射策甲科为襄城

王长史兼行参军迁太常博士多所损益时人称为

书库后历高唐令大理正俱有能名及齐灭周武帝

闻而召见与语器之授济北太守以母忧去职开皇

初诏征入朝访以政术拜汝南太守郡发转曹州司

马在职数年以老病乞骸骨优诏不许俄迁息州刺

史法令清静德化大行时属平陈之役征人在路有

疾病者景茂撤减俸禄为饘粥汤药分赈济之赖全

活者以千数上闻而嘉之诏宣告天下十五年上幸

洛阳景茂谒见时年七十七上命升殿坐问其年几

景茂以实对上哀其老嗟叹久之景茂再拜曰吕望

八十而遇文王臣逾七十而逢陛下上甚悦赐物三

百段诏曰景茂修身洁己耆宿不亏作牧化人声绩

显着年终考校独为称首宜升戎秩兼进藩条可上

仪同三司伊州刺史明年以疾征吏人号泣于道及

疾愈复乞骸骨又不许转道州刺史悉以秩俸买牛

犊鸡□散惠孤弱不自存者好单骑巡人家至户入

阅视百姓产业有修理者于都会时乃褒扬称述如

有过恶随即训导而不彰也由是人行义让有无均

通男子相助耕耘妇人相从纺绩大村或数百户皆

如一家之务其后请致事上优诏听之仁寿中上明

公杨纪出使河北见景茂神力不衰还以状奏于是

就拜淄州刺史赐以马轝便道之官前后历职皆有

德政论者称为良牧大业初卒官年八十七谥曰康

身死之日诸州人吏赴丧者数千人或不及葬皆望

坟恸哭野祭而去

  辛公义

按隋书循吏传公义陇西狄道人也祖徽魏徐州刺

史父季庆青州刺史公义周天和中选良家子任太

学生以勤苦着称建德初授宣纳中士从平齐累迁

掌治上士扫寇将军高祖作相授内史上士参掌机

要开皇元年除主客侍郎摄内史舍人事赐爵安阳

县男邑二百户转驾部侍郎使往江陵安辑边境七

年从军平陈以功除岷州刺史土俗畏病若一人有

疾即合家避之父子夫妻不相看养孝义道绝由是

病者多死公义患之欲变其俗因分遣官人巡检部

内凡有疾病皆以□舆来安置听事暑月疫时病人

或至数百厅廊悉满公义亲设一榻独坐其间终日

连夕对之理事所得秩俸尽用市药为迎医疗之躬

劝其饮食于是悉差方召其亲戚而谕之曰死生由

命不关相着前汝弃之所以死耳今我聚病者坐卧

其间若言相染那得不死病儿复差汝等勿复信之

诸病家子孙□谢而去后人有遇病者争就使君其

家无亲属因留养之始相慈爱此风遂革合境之内

呼为慈母后迁牟州剌史下车先至狱中囚露坐牢

侧亲自验问十余日间决断咸尽方还大厅受领新

讼皆不立文案遣当直佐寮二人侧坐讯问事若不

尽应须禁者公义即宿厅事终不还合人或谏之曰

此事有程使君何自苦也答曰刺史无德可以导人

尚令百姓系于囹圄岂有禁人在狱而心自安乎罪

人闻之咸自款服后有欲诤讼者其乡闾父老遽相

晓曰此盖小事何忍勤劳使君讼者多两让而止时

山东霖雨自陈汝至于沧海皆苦水境内犬牙独

无所损山出黄银获之以献诏水部郎娄崱就公义

祷焉乃闻空中有金石丝竹之响仁寿元年进充扬

州道黜陟大使豫章王暕恐其部内官寮犯法未入

州境预令属公义公义答曰奉诏不敢有私及至扬

州皆无所纵舍暕衔之及炀帝即位扬州长史王弘

入为黄门侍郎因言公义之短竟去官吏人守阙诉

冤相继不绝后数岁帝悟除内史侍郎丁母忧未几

起为司隶大夫检校右御卫武贲郎将从征至柳城

郡卒时年六十二子融

  卫元

按隋书本传元字文升河南洛阳人也少有器识周

武帝在藩引为记室武帝亲总万机拜益州总管长

史仁寿初山獠作乱出为资州刺史以镇抚之元单

骑造其营谓群獠曰我刺史衔天子诏安养汝等勿

惊惧也诸贼莫敢动于是说以利害渠帅感悦解兵

而去前后归附者十万余口高祖大悦赐缣二千匹

除遂州总管仍令剑南安抚炀帝即位复征为卫尉

卿诸獠攀恋数百里不绝各挥涕而去

  唐

  姜

按唐书本传秦州上邽人隋大业末为晋阳长高

祖在太原谓所亲曰隋政乱将亡必有圣人受之

唐公负王霸资度其必拨乱得天下乃深自结及大

将军府建引为司功参军从平霍邑绛郡兵遂度河

部勒一夕济高祖叹其略进平长安除相国胄曹

参军长道县公薛举寇秦州以山西豪望诏安抚

陇外委以便宜乃与窦轨出散关下河池汉阳遇薛

举与战轨败召还朝为员外散骑常侍后仁杲平

擢秦州刺史帝曰昔人称衣锦故乡今以本州相授

所以偿功凉州荒梗宜有以靖之至抚边俗以恩

信盗贼衰止人喜曰不意复见太平官府改守陇州

以老去职贞观元年卒赠岷州都督谥曰安子确

  韦仁寿

按唐书循吏传仁寿京兆万年人隋大业末为蜀郡

司法书佐断狱平得罪者皆自以韦君所论死无恨

高祖入关遣使者徇定蜀承制擢仁寿嶲州都督府

长史南宁州纳款朝廷岁遣使抚接至率贪沓边人

苦之多叛去帝素闻仁寿治理诏检校南宁州都督

寄治越嶲诏岁一按行慰劳仁寿将兵五百人循西

洱河开地数千里称诏置七州十五县酋豪皆来宾

见即授以牧宰威令简严人人安悦将还酋长泣曰

天子藉公镇抚奈何欲去我仁寿以池壁未立为解

诸酋即相率筑城起廨甫旬略具仁寿乃告以实曰

吾奉诏第抚循庸敢擅留夷夏父老乃悲啼祖行遣

子弟随贡方物天子大悦仁寿请徙治南宁州假兵

遂抚定诏可敕益州给兵护送刺史窦轨疾其功訹

言山獠方叛未可以远略不时遣岁余卒

  薛大鼎

按唐书循吏传大鼎字重臣蒲州汾阴人父粹为隋

介州长史与汉王谅同反诛大鼎贳为官奴流辰州

用战功得还高祖兵兴谒见龙门因说帝绝龙门军

永丰仓就食传檄远近据天府示豪杰为拊背扼喉

计帝奇之时诸将已决策先攻河东故议置授大将

军府察非掾出为山南道副大使开屯田以实仓廪

赵郡王孝恭讨辅公祏以大鼎为饶州道军师引兵

渡彭蠡湖以功迁浩州刺史累徙沧州无棣渠久廞

塞大鼎浚治属之海商贾流行里民歌曰新沟通舟

楫利属沧海鱼盐至昔徒行今骋驷美哉薛公德滂

被又疏长芦漳衡三渠泄污潦水不为害是时郑德

本在瀛州贾敦颐为冀州皆有治名故河北称铛脚

刺史永徽中迁银青光禄大夫行荆州大都督长史

卒谥曰恭

  方亮

按浙江通志亮雉山人初汪华据歙称王睦州已为

歙有及武德初杜伏威命王雄诞平歙而复睦州用

亮为刺史赐诏曰本司刺史方亮往因丧乱保据邑

土识达事机早归朝化亮当唐初尝不因朝命为刺

史其后纳土归化免其乡里屠戮之苦诚节彰着是

可嘉也唐史逸之

  郭孝恪

按唐书本传孝恪阳翟人隋乱率少年数百附李密

使与李绩守黎阳密败绩遣孝恪送款封阳翟郡公

拜宋州刺史诏与李绩经略武牢以东窦建德之援

洛也孝恪上谒秦王进计曰王世充力竭计穷其面

缚可跂足待建德悉众远来粮饷阻绝殆天亡时也

若固守武牢以军汜水逐机应变禽殄必矣王然之

贼平

  李大亮

按唐书本传大亮京兆泾阳人有文武才略高祖诏

大亮安抚樊邓因图之进击下十余城迁安州刺史

复使徇广州至九江闻张善安以洪州反设计诱擒

之入洪州抚集离散因灌婴旧城置乡以处其众录

功赐奴婢百口谓曰而曹皆衣冠子女不幸破亡吾

何忍录而为隶乎纵遣之帝闻咨美更赐仆婢二十

迁越州都督历西北道安抚大使

  陈君宾

按唐书循吏传君宾陈鄱阳王伯山子也仕隋为襄

国通守武德初挈郡听命封东阳郡公迁邢州刺史

贞观初徙邓州州承丧乱后百姓流□君宾加意劳

来不□月皆还自业明年四方霜潦独君宾所治有

年储仓充羡蒲虞二州民就食其境太宗下诏劳之

曰去年关内六州谷不登□粮少令析民房逐食闻

刺史与百姓识朕此怀务相安养还有赢粮出布帛

赠遗行者此知水旱常数更相拯赡礼让兴行海内

之人皆为兄弟变浇薄之风朕顾何忧已命有司录

刺史以下功最百姓养户免今年调物是岁入为太

府少卿转少府少监坐事免起为虔州刺史卒

  长孙顺德

按唐书长孙无忌传无忌族叔顺德仕隋为右勋卫

征辽当行亡命太原素为高祖亲厚太宗将起兵令

与刘弘基募士于外大将军府建授统军从平霍邑

临汾绛郡有功与刘文静击屈突通于潼关顺德执

通以献遂定陕县以功进左骁卫大将军封薛国公

李孝常谋反坐与交削籍为民岁余帝阅功臣图见

其像怜之遣宇文士及视顺德顺德方颓然醉遂召

为泽州刺史复爵邑顺德素少检侈放自如至是折

节为政以严明称先时守长多通饷问顺德绳擿无

所容遂为良吏前刺史张长贵赵士达占部中腴田

数十顷夺之以给贫单寻坐累还第丧息女感疾甚

未几卒遣使吊之赠荆州都督谥曰襄

  李桐客

按唐书张允济传有李桐客者亦以治称贞观初累

为通巴二州刺史治尚清平民呼为慈父桐客冀州

衡水人

  贾敦颐



敦实

按唐书循吏传敦颐曹州冤句人贞颧时数历州刺

史资廉洁入朝常尽室行车一乘敝甚羸马绳羁道

上不知其刺史也久之为洛州司马以公累下狱太

宗贳之有司执不贳帝曰人孰无过吾去太甚者若

悉绳以法虽子不得于父况臣得事其君乎遂获原

徙瀛州刺史州濒滹沱滱二水岁湓溢坏室庐洳

数百里敦颐为立堰庸水不能暴百姓利之时弟敦

实为饶阳令政清静吏民嘉美旧制大功之嫌不连

官朝廷以其兄弟治行相高故不徙以示宠永徽中

迁洛州洛多豪右占田类逾制敦颐举没者三千余

顷以赋贫民发奸擿伏下无能欺卒于官咸亨初敦

实为洛州长史亦宽惠人心怀向始洛人为敦颐刻

碑大市旁及敦实入为太子右庶子人复为立碑其

侧故号常棣碑历怀州刺史有美迹永淳初致仕病

笃子孙迎医敦实不肯见曰未闻良医能治老也卒

年九十余

  狄仁杰

按唐书本传仁杰字怀英并州太原人高宗时出为

宁州刺史抚和戎落得其欢心郡人勒碑以颂入拜

冬官侍郎持节江南巡抚使吴楚俗多淫祠仁杰一

禁止凡毁千七百房止留夏禹吴太伯季札伍员四

祠而已转文昌右丞出豫州刺史时越王兵败支党

余二千人论死仁杰释其械密疏曰臣欲有所陈似

为逆人申理不言且累陛下钦恤意表成复毁自不

能定然此皆非本恶诖误至此有诏悉谪戍边囚出

宁州父老迎劳曰狄使君活汝耶出相与哭碑下囚

斋三日乃去至流所亦为立碑初宰相张光辅讨越

王军中恃功多暴索仁杰拒之光辅怒曰州将轻元

帅邪仁杰曰乱河南者一越王公董士三十万以平

乱纵使暴横使无辜之人咸坠涂炭是一越王死百

越王生也且王师之至民归顺以万计自缒而下四

面成蹊奈何纵邀赏之人杀降以为功冤痛彻天愿

得上方斩马剑加君颈虽死不恨也光辅还奏仁杰

不逊左授复州刺史徙洛州司马万岁通天中契丹

陷冀州河北震动擢仁杰为魏州刺史前刺史惧贼

至驱民保城修守具仁杰至悉纵就田贼闻亦引去

民爱仰之复为立祠

  田仁会

按唐书循吏传仁会雍州长安人祖轨隋幽州刺史

封信都郡公父弘袭封至陵州刺史仁会擢制举仕

累左武候中郎将太宗征辽东而薛延陀以数万骑

掩河内诏仁会与执失思力率兵击败之尾逐数百

里延陀几生得玺书嘉慰永徽中为平州剌史岁旱

自暴以祈而雨大至谷遂登人歌曰父母育我兮田

使君挺精诚兮上天闻中田致雨兮山出云仓廪实

兮礼义申愿君常在兮不患贫五迁胜州都督境有

夙贼依山剽行人仁会发骑捕格夷之城门夜开道

无寇迹入为太府少卿迁右金吾将军所得禄估有

赢辄入之官人以为尚名然资强挚疾恶昼夜循行

有丝毫奸必发廷中□罚日数百京师无贵贱举惮

之有女巫传鬼道惑众自言能活死人市里尊神仁

会劾徙于边转右卫将军以年老乞骸骨卒年七十

八谥曰威

  许圉师

按唐书许绍传绍次子圉师有器干研涉艺文擢进

士第累迁给事中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三品龙朔

中为左丞久之为虔州刺史稍迁相州专以宽治州

人刻石颂美部有受赇者圉师不忍按但赐清白箴

其人自愧后修饰更为廉士进户部尚书卒赠幽州

都督谥曰简

  权怀恩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0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