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泗州刺史谥曰章子康嗣位泸州刺史司织下大夫

上开府

  李迁哲

按周书本传迁哲字孝彦安康人也魏恭帝初直州

人乐炽洋州人田越金州人黄国等结连为乱太祖

遣雁门公田弘出梁汉开府贺若敦趣直谷炽闻官

军至乃烧绝栈道据守直谷敦众不得前太祖以迁

哲信着山南乃令与敦同往经略炽等或降或获寻

并平荡仍与敦南出徇地迁哲先至巴州入其郛郭

梁巴州刺史牟安民请降自此巴濮之民降款相继

加授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除直州刺史

令与田弘同讨信州镇白帝信州先无仓储军粮匮

乏迁哲乃收葛根造粉兼米以给之迁哲亦自取供

食时有异膳即分赐兵士有疾患者又亲加医药以

此军中感之人思效命黔阳蛮田乌度田都唐等每

抄掠江中为百姓患迁哲随机出讨杀获甚多由是

诸蛮畏威各送粮饩又遣子弟入质者千有余家迁

哲乃于白帝城外筑城以处之并置四镇以静峡路

自此寇抄颇息军粮赡给焉世宗初授都督信临等

七州诸军事信州刺史时蛮酋蒲微为邻州刺史举

兵反迁哲将讨之诸将以途路阻远并不欲行迁哲

怒曰蒲微蕞尔之贼势何能为擒获之略已在吾度

中矣诸君见此小寇便有惮心后遇大敌将何以战

遂率兵七千人进击之拔其五城掳获二千余口武

成元年朝于京师世宗甚礼之保定中授平州刺史

天和五年陈将章昭达攻逼江陵梁主萧岿告急于

襄州卫公直令迁哲往救焉迁哲率其所部守江陵

外城与陈将程文季交战兵稍却迁哲乃亲自陷陈

手杀数人会江陵总管陆腾出助之陈人乃退陈人

又因水泛长坏龙川宁朔堤引水灌城城中惊扰迁

哲乃先塞北堤以止水又募骁勇出击之频有斩获

众心稍定俄而敌入郭内焚烧民家迁哲自率骑出

南门又令步兵自北门出两军合势首尾邀之陈人

复败多投水而死是夜陈人又窃于城西堞以梯登

者已数百人迁哲又率骁勇扞之陈人复溃俄而大

风暴起迁哲乘暗出兵击其营陈人大乱杀伤甚众

陆腾复破之于西堤陈人乃遁建德三年卒于襄州

赠金州总管谥曰壮武

 州牧部名臣列传四

  隋

  梁毗

按隋书本传毗字景和安定乌氏人也高祖开皇初

毗出宪司复典京邑直道而行无所回避失权贵心

由是出为西宁州刺史在州十一年先是蛮夷酋长

皆服金冠以金多者为豪□由此皆递相陵夺每寻

干戈边境略无宁岁毗患之后因诸酋长相率以金

遗毗于是置金坐侧对之恸哭而谓之曰此物饥不

可食寒不可衣汝等以此相灭不可胜数今将此来

欲杀我耶一无所纳悉以还之于是蛮夷感悟遂不

相攻击高祖闻而善之征为散骑常侍

  赵煚

按隋书本传煚字贤通天水西人也深沉有器局略

涉书史周太祖引为相府参军事闵帝受禅迁陕州

刺史蛮酋向天王聚众作乱以兵攻信陵秭归煚勒

所部五百人出其不意袭击破之二郡获全时周人

于江南岸置安蜀城以御陈属霖雨数旬城颓者百

余步蛮酋郑南乡叛引陈将吴明彻欲掩安蜀议者

皆劝煚益修守御煚曰不然吾自有以安之乃遣使

说诱江外生蛮向武阳令乘虚掩袭其所居获南乡

父母妻子南乡闻之其党各散陈兵遂退明年吴明

彻屡为寇患煚勒兵御之前后十六战每挫其锋获

陈裨将覃冏王足子吴朗等三人斩首百六十级以

功授开府仪同三司迁荆州总管长史入为民部中

大夫高祖为丞相加上开府复拜天官都司会俄迁

大宗伯及践阼煚授玺绂进位大将军赐爵金城郡

公邑二千五百户拜相州刺史朝廷以煚晓习故事

征拜尚书右仆射视事未几以忤旨寻出为陕州剌

史俄转冀州刺史甚有威德煚尝有疾百姓奔驰争

为祈祷其得民情如此冀州俗薄市井多奸诈煚为

铜斗铁尺置之于肆百姓便之上闻而嘉焉颁告天

下以为常法尝有人盗煚田中蒿者为吏所执煚曰

此乃刺史不能宣风化彼何罪也慰谕而遣之令人

载蒿一车以赐盗者盗者愧恧过于重刑其以德化

民皆此类也上幸洛阳煚来朝上劳之曰冀州大藩

民用殷实卿之为政深副朕怀煚开皇九年卒时年

六十八

  柳机

按隋书本传机字匡时河东解人也伟仪容有器局

颇涉经史周武帝时为鲁公引为记室及帝嗣位自

宣纳上士累迁少纳言太子宫尹封平齐县公从帝

平齐拜开府转司宗中大夫宣帝时迁御正上大夫

机见帝失德屡谏不听恐祸及己托于郑译阴求出

外于是拜华州刺史及高祖作相征还京师时周代

旧臣皆劝禅让机独义形于色无所陈请俄拜卫州

刺史及践阼进爵建安郡公邑二千四百户征为纳

言机性宽简有雅望然当近侍无所损益在职数年

复出为华州刺史奉诏每月朝见寻转冀州刺史后

征入朝以其子述尚兰陵公主礼遇益隆初机在周

与族人文成公昂俱历显要及此机昂并为外职未

几还州前后作牧俱称宽惠后数年以疾征还京师

卒于家时年五十六赠大将军青州刺史谥曰简

  元亨

按隋书本传亨字德良一名孝才河南洛阳人也父

季海魏司徒冯翊王亨年十二魏恭帝在储宫引为

交友释褐千牛备身大统末袭爵冯翊王邑千户俄

迁通直散骑常侍历武卫将军勋州刺史改封平凉

王周闵帝受禅例降为公明武时历陇州刺史御正

大夫小司马宣帝时为洛阳刺史高祖为丞相遇尉

迟迥作乱洛阳人梁康邢流水等举兵应迥旬日之

间众至万余州治中王文舒潜与梁康相结将图亨

亨阴知其谋乃选关中兵得二千人为左右执文舒

斩之以兵袭击梁康邢流水皆破之高祖受禅征拜

太常卿增邑七百户寻出为卫州刺史加大将军卫

土俗薄亨以威严镇之在职八年风化大洽后以老

病表乞骸骨吏人诣阙上表请留卧治上嗟叹者久

之其年亨以笃疾重请还京岁余卒于家谥曰宣

  高劢

按隋书本传劢字敬德渤海蓨人也齐太尉清河王

岳之子幼聪敏美风仪以仁孝闻为齐祖所爱年七

岁袭爵清河王十四为青州刺史历右卫将军领军

大将军祠部尚书开府仪同三司改封乐安王性刚

直有才干甚为时人所重迁侍中尚书右仆射及后

主为周师所败劢奉太后归邺劢劝后主五品已上

家累悉置三台之上因胁之曰若战不捷则烧之此

辈惜妻子必当死战可败也后主不从遂弃邺东遁

劢恒后殿为周军所得武帝见之与语大悦因问齐

亡所由劢发言流涕悲不自胜帝亦为之改容授开

府仪同三司高祖为丞相谓劢曰齐所以亡者由任

邪佞公父子忠良闻于邻境宜善自爱以劢检校扬

州事后拜楚州刺史民安之先是城北有伍子胥庙

其俗敬鬼祈祷者必以牛酒至破产业劢叹曰子胥

贤者岂宜损百姓乎乃告谕所部自此遂止百姓赖

之七年转光州刺史上取陈五策高祖嘉之答以优

诏及大举伐陈以劢为行军总管从宜阳公王世积

下陈江州以功拜上开府赐物三千段陇右诸羌数

为寇乱朝廷以劢有威召拜洮州刺史下车大崇威

惠民夷悦附其山谷间生羌相率诣府称谒前后至

者数千余户豪猾屏迹路不拾遗在职数年称为治

理后遇吐谷浑来寇劢遇疾不能拒战贼遂大掠而

去宪司奏劢亡失户口又言受羌馈遗竟坐免官后

卒于家时年五十六

  令狐熙

按隋书本传熙字长熙炖煌人也代为西州豪右父

整仕周官至大将军始丰二州刺史熙性严重有雅

量起家以通经为吏部上士寻授都督辅国将军转

夏官府都上士俱有能名及武帝平齐以留守功增

邑六百户进位仪同历司勋吏部二曹中大夫甚有

当时之誉高祖受禅之际熙以本官行纳言事寻除

司徒左长史加上仪同进爵河南郡公会蜀王秀出

镇于蜀纲纪之选咸属正人以熙为益州总管长史

未之官拜沧州刺史时山东承齐之弊户口簿籍类

不以实熙晓谕之令自归首至者一万户在职数年

风教大洽称为良二千石开皇四年上幸洛阳熙来

朝吏民恐其迁易悲泣于道及熙复还百姓出境迎

谒欢叫盈路在州获白乌白□嘉麦甘露降于庭前

柳树八年徙为河北道行台度支尚书吏民追思相

与立碑颂德及上祠大山还次汴州恶其殷盛多有

奸侠于是以熙为汴州刺史下车禁游食抑工商民

有向街开门者杜之□客停于郭外星居者勒为聚

落侨人逐令归本其有滞狱并决遣之令行禁止称

为良政上闻而嘉之顾谓侍臣曰邺都天下难理处

也敕相州刺史豆卢通令习熙之法其年来朝考绩

为天下之最赐帛三百匹颁告天下

  薛胄

按隋书本传胄字绍元河东汾阴人也父端周蔡州

刺史胄性慷慨志立功名周明帝时袭爵文城郡公

累迁上仪同寻拜司金大夫后加开府高祖受禅擢

拜鲁州刺史未之官检校庐州总管事寻除兖州刺

史及到官系囚数百胄剖断旬日便了囹圄空虚有

陈州人向道力者伪作高平郡守将之官胄遇诸涂

察其有异将留诘之司马王君复固谏乃听诣郡既

而悔之即遣主簿追禁道力有部人徐俱罗者尝任

海陵郡守先是已为道力伪代之比至秩满公私不

□俱罗遂语君馥曰向道力以经代俱罗为郡使君

岂容疑之君馥以俱罗所陈又固请胄胄呵君馥曰

吾已察知此人诈也司马容奸当连其坐君馥乃止

遂往收之道力惧而引伪其发奸摘伏皆此类也时

人谓为神明先是兖州城东沂泗二水合而南流泛

滥大泽中胄遂积石堰之使决令西注陂泽尽为良

田又通转运利尽淮海百姓赖之号为薛公丰兖渠

胄以天下太平登封告禅帝王盛烈遂遣博士登太

山观古迹撰封禅图及仪上之高祖谦让不许后转

郢州刺史前后俱有惠政征拜卫尉卿

  梁彦光

按隋书循吏传彦光字修芝安定乌氏人也祖茂魏

秦华二州刺史父显周荆州刺史彦光少岐嶷有至

性其父每谓所亲曰此儿有风骨当兴吾宗魏大统

末解褐秘书郎周受禅迁舍人上士武帝时累迁小

驭下大夫后转小内史下大夫建德中为御正下大

夫从帝平齐以功授开府阳城县公邑千户宣帝即

位拜华州剌史进封华阳郡公增邑五百户以阳城

公转封一子寻进位上大将军迁御正上大夫俄拜

柱国青州刺史属帝崩不之官及高祖受禅以为岐

州刺史兼领岐州宫监增邑五百户通前二千户甚

有惠政嘉禾连理出于州境开皇二年上幸岐州悦

其能乃下诏曰赏以劝善义兼训物彦光操履平直

识用凝远布政岐下威惠在人廉慎之誉闻于天下

三载之后自当迁陟恐其匮乏且宜旌善可赐粟五

百斛物三百段御伞一枚庶使有感朕心日增其美

四海之内凡曰官人慕高山而仰止闻清风而自励

未几又赐钱五万后数岁转相州刺史彦光前在岐

州其俗颇质以静镇之合境大化奏课连最为天下

第一及居相如部岐州法邺都杂俗人多变诈为之

作歌称其不能理化上闻而谴之竟坐免岁余拜赵

州刺史彦光言于上曰臣前待罪相州百姓呼为戴

帽饧臣自分废黜无复衣冠之望不谓天恩复垂收

采请复为相州改弦易调庶有以变其风俗上答隆

恩上从之复为相州刺史豪猾者闻彦光自请而来

莫不嗤笑彦光下车发摘奸隐有若神明于是狡猾

之徒莫不潜窜合境大骇初齐亡后衣冠士人多迁

关内唯技巧商贩及乐户之家移实州郭由是人情

险诐妄起风谣诉讼官人万端千变彦光欲革其弊

乃用秩俸之物招致山东大儒每乡立学非圣哲之

书不得教授常以季月召集之亲临策试有勤学异

等聪令有闻者升堂设馔其余并坐廊下有好诤讼

惰业无成者坐之庭中设以草具及大比当举行宾

贡之礼又于郊外祖道并以财物资之于是人皆□

励风俗大改有阳人焦通性酗酒事亲礼阙为从

弟所讼彦光弗之罪将至州学命观于孔子庙于时

庙中有韩伯瑜母杖不痛哀母力弱对母悲泣之像

通遂感悟既悲且愧若无自容彦光训谕而遣之后

改过励行卒为善士以德化人皆此类也吏人感悦

略无诤讼后数岁卒官时年六十赠冀定青瀛四州

刺史谥曰襄子文谦嗣文谦弘雅有父风以上柱国

嫡子例授仪同开皇十五年拜上州刺史炀帝即位

转饶州刺史岁余为鄱阳太守称为天下之最

  樊叔略

按隋书循吏传叔略陈留人也父欢仕魏为南兖州

刺史阿阳侯属高氏专权将谋兴复之计为高氏所

诛叔略时在髫□遂被腐刑给使殿省身长九尺志

气不凡颇为高氏所忌遂奔关西周太祖见而器之

引置左右寻授都督袭爵为侯大□宰宇文护执政

引为中尉叔略多计数晓习时事护渐委信之兼督

内外累迁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护诛后齐王

宪引为园苑监建德五年从武帝伐齐叔略部率精

锐每战身先士卒以功加上开府进封清乡县公邑

千四百户拜汴州刺史号为明决宣帝时于洛阳营

建东京以叔略有巧思拜营构监宫室制度皆叔略

所定功未就而帝崩尉迥之乱高祖令叔略镇大梁

迥将宇文威来寇叔略击走之以功拜大将军复为

汴州刺史高祖受禅加位上大将军进爵安定郡公

在州数年甚有声誉邺都俗薄号曰难化朝廷以叔

略所在着称迁相州刺史政为当时第一上降玺书

褒美之赐物三百段粟五百石班示天下百姓为之

语曰智无穷清乡公上下正樊安定征拜司农卿吏

人莫不流涕相与立碑颂其德政

  赵轨

按隋书循吏传轨河南雒阳人也父肃魏廷尉卿轨

少好学有行检周蔡王引为记室以清苦闻迁卫州

治中高祖受禅转齐州别驾在州四年考绩连最持

节使者合阳公梁子恭状上高祖嘉之时卫王爽为

原州总管上见爽年少以轨所在有声授原州总管

司马后数年迁硖州刺史抚缉萌夷甚有恩惠寻转

寿州总管长史芍陂旧有五门堰芜秽不修轨于是

劝课人吏更开三十六门灌田五千余顷人赖其利

秩满归乡里卒于家时年六十二

  房恭懿

按隋书循吏传恭懿字慎言河南洛阳人也恭懿性

沈深有局量达于从政仕齐释褐开府参军事历平

恩令济阴守并有能名会齐亡不得调尉迥之乱恭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0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