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按北齐书本传述祖字恭文荥阳开封人祖义魏中

书令父道昭魏秘书监述祖少聪敏好属文有风检

为先达所称誉释褐司空行参军天保初累迁太子

少师仪同三司兖州刺史时穆子容为巡省使叹曰

古人有言闻伯夷之风贪夫廉懦夫有立今于郑兖

州见之矣初述祖父为兖州于城南小山起斋亭刻

石为记述祖时年九岁及为刺史往寻旧迹得一破

石有铭云中岳先生郑道昭之白云堂述祖对之呜

咽悲动群寮有人入市盗布其父怒曰何忍欺人君

执之以归首述祖特原之自是之后境内无盗人歌

之曰大郑公小郑公相去五十载风教犹尚同及病

笃乃自言之且曰吾今老矣一生富贵足矣以清白

之名遗子孙死无所恨遂卒于州

  张宴之

按北齐书本传宴之字熙德从尔朱荣平元颢赐爵

武成子累迁尚书二千石郎中高岳征颍川复以为

都督中兵参军兼记室天保初行北徐州事寻即真

为吏人所爱御史崔子武督察州郡至北徐州无所

案劾唯得百姓所制清德颂数篇乃叹曰本求罪状

遂闻颂声迁兖州刺史未拜卒赠齐州刺史

  刘祎

按北齐书本传祎字彦英彭城人父世明魏兖州刺

史祎性弘裕有威重容止可观魏孝昌中释巾太学

博士累迁睢州刺史边人服其威信甚得疆场之和

世宗辅政降书褒奖云以卿家世忠纯奕代冠冕贤

弟贤子并与吾共事怀抱相托亦自依然宜勖心力

以副所委莫虑不富贵秩满径归乡里侍父疾竟不

入朝

  赫连子悦

按北齐书本传子悦字士欣勃勃之后也高祖起义

侯景为刺史景本尔朱心腹子悦劝景起义景从之

除林虑守世宗往晋阳路由是郡因问所不便子悦

答云临水武安二县去郡遥远山岭重迭车步艰难

若东属魏郡则地平路近世宗笑曰卿徒知便民不

觉损干子悦答云所言因民疾苦不敢以私润负公

心世宗云卿能如此甚善甚善仍敕依事施行在郡

满更征为临漳令后除郑州刺史于时新经河清大

水民多逃散子悦亲加恤隐户口益增治为天下之

最入为都官尚书郑州民八百余请立碑颂德有诏

许焉后以本官兼吏部

  卢潜

按北齐书本传潜范阳涿人也祖尚之魏济州刺史

父文符通直侍郎潜容貌伟善言谈世宗引为大

将军西合祭酒转中外府中兵参军机事强济为世

宗所知言其终可大用天保初出为江州刺史所在

有治方肃宗作相以潜为扬州道行台左丞除潜扬

州刺史领行台尚书潜在淮南十三年任总军民大

树风绩甚为陈人所惮陈主与其边将书云卢潜犹

在寿阳闻其何当还北此寇不死方为国患卿宜深

备之显祖初平淮南给十年优复年满之后逮天统

武平中征税烦杂又高元海执政断渔猎人家无以

自资诸商胡负官责息者宦者陈德信纵其妄注淮

南富家令州县征责又敕送突厥马数千匹于扬州

管内令土豪贵买之钱直始入便出敕括江淮间马

并送官□由是百姓骚扰切齿嗟怨潜随事抚慰兼

行权略故得宁靖武平三年征为五兵尚书扬州吏

民以潜戒断酒肉笃信释氏大设僧会以香华缘道

流涕送之潜叹曰正恐不久复来耳至邺未几陈将

吴明彻渡江侵掠复以潜为扬州道行台尚书五年

与王琳等同陷寻死建业年五十七其家购尸归葬

赠开府仪同三司尚书左射仆兖州刺史

  李稚廉

按山西通志稚廉赵郡高邑人为南青州刺史州主

簿徐干富而暴横历政不能禁稚廉初至因其有犯

收系之干密奉黄金百挺婢妓二十人稚廉不受遂

杀之罢还邺祖孝征执政求紫石英于稚廉辞无好

者固请乃与二两孝征有不平之言或以告稚廉抗

声曰李稚廉结发从官誓不曲意求人天生德于予

孝征其如予何假欲挫顿不过遣向并州耳时已授

并省都官尚书辞而未报遂发敕遣之齐末官至三

品以上悉加仪同稚廉独不沾此例语人曰我不作

仪同更觉为荣耳卒赠吏部尚书

  独孤永业

按北齐书本传永业字世基中山人干明初迁洛州

刺史又转左丞刺史如故宜阳深在敌境周人于黑

涧筑城戍以断粮道永业亦筑镇以抗之治边甚有

威信迁行台尚书至河清三年周人寇洛州永业恐

刺史段思文不能自固驰入金墉助守周人为土山

地道晓夕攻战经三旬大军至寇乃退永业久在河

南善于招抚归降者万计选其二百人为爪牙每先

锋以寡敌众周人惮之

  北周

  梁御

按周书本传御字善通其先安定人也后因官北边

遂家于武川少好学进趋详雅及长更好弓马尔朱

天光西讨知御有志略引为左右授宣威将军都将

共平关右除镇西将军东益州刺史第一领民酋长

封白水县伯邑三百户转征西将军金紫光禄大夫

后从贺拔岳镇长安及岳被害御与诸将同谋翊戴

太祖从征侯莫陈悦迁武卫将军太祖既平秦陇方

欲引兵东下雍州刺史贾显持两端通使于齐神武

太祖微知其意以御为大都督雍州刺史领前军先

行既与显相见因说显曰魏室陵迟天下鼎沸高欢

志在凶逆枭夷非远宇文夏州英姿不世算略无方

方欲扶危定倾匡复京洛公不于此时建立功效乃

怀犹豫恐祸不旋踵矣显即出迎太祖御遂入镇雍

州授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大统元年从太祖复弘

农破沙苑加侍中开府仪同三司进爵广平郡公增

邑一千五百户出为东雍州刺史为政举大纲而已

民庶称焉四年薨于州赠太尉尚书令雍州刺史谥

曰武昭子睿袭爵

  郑孝穆

按周书本传孝穆字道和荥阳开封人幼而谨厚以

清约自居魏孝昌初解褐太尉行参军转司徒主簿

属盗贼蜂起除假节龙骧将军别将屡有战功大统

五年行武功郡事迁使持节本将军行岐州刺史当

州都督在任未几有能名就加通直散骑常侍王罴

时为雍州刺史钦其善政遣使贻书盛相称述先是

所部百姓久遭离乱饥馑相仍逃散殆尽孝穆下车

之日户止三千留情绥抚远近咸至数年之内有四

万家每岁考绩为天下最太祖嘉之赐书曰知卿□

职近畿留心治术雕弊之俗礼教兴行厌乱之民襁

负而至昔郭伋政成并部贾琮誉重冀方以古方今

彼有□德于是征拜京兆尹十六年大将军达奚武

率众经略汉中以孝穆为梁州刺史以疾不之部拜

中书令赐姓宇文氏寻以疾免武成二年征拜御伯

中大夫徙授御正保定三年出为宜州刺史转华州

刺史五年除虞州刺史转陕州刺史频历数州皆有

政绩复以疾笃屡乞骸骨入为少司空卒于位时年

六十赠本官加郑梁北豫三州剌史谥曰贞子诩嗣

历位纳言为聘陈使后至开府仪同三司大将军邵

州刺史诩弟译于隋文帝有翊赞功开皇初又追赠

孝穆大将军徐兖等六州刺史改谥曰文

  宇文测

按周书本传测字澄镜太祖之族子也大统六年除

大都督行汾州事测政存简惠颇得民和地接东魏

数相钞窃或有获其为寇者多缚送之测皆命解缚

置之宾馆然后引与相见如客礼焉仍设酒肴宴劳

放还其国并给粮饩卫送出境自是魏人大□乃不

为寇汾晋之间各安其业两界之民遂通庆吊不复

仇雠矣时论称之方于羊叔子或有告测与外境交

通怀贰心者太祖怒曰测为我安边吾知其无贰志

何为间我骨肉生此贝锦乃命斩之仍许测以便宜

从事

  薛慎

按周书薛善传善弟慎字佛护好学能属文善草书

保定初为湖州刺史州界既杂蛮左恒以劫掠为务

慎乃集诸豪帅具宣朝旨仍令首领每月一参或须

言事者不限时节慎每引见必殷勤劝诫及赐酒食

一年之间翕然从化诸蛮乃相谓曰今日始知刺史

真民父母也莫不欣悦自是襁负而至者千有余户

蛮俗婚娶之后父母虽在即与别居慎谓守令曰牧

守令长是化民者也岂有其子娶妻便与父母离析

非唯氓俗之失亦是牧守之罪慎乃亲自诱导示以

孝慈并遣守令各谕所部有数户蛮别居数年遂还

侍养及行得果膳归奉父母慎感其从善之速具以

状闻有诏蠲其赋役于是风化大行有同华俗寻入

为蕃部中大夫以疾去职卒于家

  郭彦

按周书本传彦太原阳曲人也孝闵帝践祚出为澧

州刺史蛮左生梗未遵朝宪至于赋税违命者多聚

散无恒不营农业彦劝以耕稼禁其游猎民皆务本

家有余粮亡命之徒咸从赋役先是以澧州粮储乏

少每令荆州递送自彦莅职仓庾充实无复转输之

劳齐南安城主冯显密遣使归降其众未之知也柱

国宇文贵令彦率兵应接齐人先令显率所部送粮

南下彦惧其众不从命乃于路邀之显因得自其

众果拒战彦纵兵奋击并掳获之以南安无备即引

军掩袭显外兵参军邹绍既为彦所获因请为乡导

彦遂夜至城下令绍诈称显归门者开门待之彦引

兵而入遂有其城俘获三千余人晋公护嘉之进爵

怀德县公邑一千户以南安悬远寻令班师及秩满

还朝民吏号泣送彦二百余里保定四年护东讨彦

从尉迟迥攻洛阳迥复令彦与权景宣南出汝颍及

军次豫州彦请攻之景宣以城守既严卒难攻取将

欲南辕更图经略彦以奉命出师须与大军相接若

向江畔立功更非朝廷本意固执不从兼画攻取之

计会其刺史王士良妻弟董远秀密遣送款景宣乃

从于是引军围之士良遂出降仍以彦镇豫州增邑

六百户寻以洛阳班师亦弃而不守属纯州刺史樊

舍卒其地既东接陈境俗兼蛮左初丧州将境内骚

然朝议以彦威信着于东南便令镇抚彦至吏人畏

而爱之

  李和

按周书本传和本名庆和少敢勇有识度状貌魁伟

为州里所推贺拔岳作镇关中乃引和为帐内都督

以破诸贼功稍迁征北将军金紫光禄大夫赐爵思

阳公寻除汉阳郡守治存宽简百姓称之至大统初

加车骑将军左光禄大夫都督累迁使持节车骑大

将军仪同三司散骑常侍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

同三司夏州刺史赐姓宇文氏太祖尝谓诸将曰宇

文庆和智略明赡立身恭谨累经委任每称吾意遂

赐名意焉改封永丰县公邑一千户保定二年除司

宪中大夫进爵义城郡公寻又改封德广郡公出为

洛州刺史和前在夏州颇留遗惠及有此授商洛父

老莫不想望德音和至州以仁恕训物狱讼为之简

静天和三年进位大将军拜延绥丹三州武安伏夷

安民三防诸军事延州刺史六年进柱国大将军建

德元年改授延绥银三州文安伏夷安民周昌梁和

五防诸军事以罪免寻复柱国隋开皇元年迁上柱

国和立身刚简老而逾励诸子趋事若奉严君以意

是太祖赐名市朝已革庆和则父之所命义不可违

至是遂以和为名二年薨赠本官加司徒公徐兖邳

沂海泗六州刺史谥曰肃子彻嗣

  韩褒

按周书本传褒字弘业大统四年征拜丞相府司马

进爵为侯出为北雍州刺史加卫大将军州带北山

多有盗贼褒密访之并豪右所为也而阳不之知厚

加礼遇谓之曰刺史起自书生安知督盗所赖卿等

共分其忧耳乃悉召桀黠少年素为乡里患者署为

主帅分其地界有盗发而不获者以故纵论于是诸

被署者莫不惶惧皆首伏曰前盗发者□某等为之

所有徒侣皆列其姓名或亡命隐匿者亦悉言其所

在褒乃取盗名簿藏之因大榜州门曰自知行盗者

可急来首即除其罪尽今月不首者显戮其身籍没

妻子以赏前首者旬日之间诸盗咸悉首尽褒取名

簿勘之一无差异并原其罪许以自新繇是群盗屏

息十二年除都督西凉州刺史羌胡之俗轻贫弱尚

豪富豪富之家侵渔小民同于仆隶故贫者日削豪

者益富褒乃悉募贫民以充兵士优复其家蠲免徭

赋又调富人财物以赈给之每西域商货至又先尽

贫者市之于是贫富渐均户口殷实武成三年出为

汾州刺史州界北接太原当千里径先是齐寇数入

民废耕桑前后刺史莫能防捍褒至适寇来褒乃不

下属县民既不及设备以故多被抄掠齐人喜相谓

曰汾州不觉吾至先未集兵今者之还必莫能追蹑

我矣由是益懈不为营垒褒已先勒精锐伏北山中

分据险阻邀其归路乘其众怠纵伏击之尽获其众

故事获生口者并囚送京师褒因是奏曰所获贼众

不足为多俘而辱之但益其忿耳请一切放还以德

报怨有诏许焉自此抄兵稍息四年迁河洮封三州

诸军事河州总管天和三年转凤州刺史寻以年老

请致仕诏许之七年卒赠泾岐燕三州刺史谥曰贞

  申徽

按周书本传徽字世仪魏郡人也曾祖爽仕宋位雍

州刺史祖隆道宋北兖州刺史父明仁郡功曹徽好

经史性审慎不妄交游元颢入洛以元邃为东徐州

刺史邃引徽为主簿颢败邃被槛车送洛阳故吏宾

客并委去唯徽送之及邃得免乃广集宾友叹徽有

古人风寻除太尉府行参军孝武初徽以洛阳兵难

未已遂间行入关见文帝文帝与语奇之临夏州以

徽为记室参军兼府主簿文帝察徽沉密有度量每

事信委之乃为大行台郎中时军国草创幕府务殷

四方书檄皆徽之辞也以迎孝武功封博平县子本

州大中正大统四年拜中书舍人修起居注十年迁

给事黄门侍郎又迁都官尚书十二年瓜州刺史成

庆为城人张保所杀都督令狐延等起义逐保启请

刺史以徽信洽西土拜假节瓜州刺史徽在州五稔

俭约率下边人乐而安之十六年征兼尚书右仆射

加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废帝二年进爵

为公正右仆射赐姓宇文氏徽性勤敏凡所居官案

牍无大小皆亲自省览以是事无稽滞吏不得为奸

后虽历公卿此志不懈出为襄州刺史时南方初附

旧俗官人皆通饷遗徽性廉慎乃画杨震像于寝室

以自戒及代还人吏送者数十里不绝徽自以无德

于人慨然怀愧因赋诗题于清水亭长幼闻之竞来

就读递相谓曰此是申使君手迹并写诵之明帝以

御正任总丝纶更崇其秩为上大夫员四人号大御

正又以徽为之历小司空少保出为荆州刺史入为

小司徒小宗伯天和六年上疏乞骸骨诏许之薨赠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0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