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为豫州刺史论义阳之勋封渔阳县开国子食邑三

百户永元元年城人白早生谋为叛逆遂斩悦首送

萧衍既而邢峦复悬瓠诏曰司马悦暴罹横酷身首

异所国戚勋旧特可悼念主书董绍衔命公行囚漂

殊域事可矜愍尚书可量贼将齐苟儿等四人之中

分遣二人敕扬州为移以易悦首及绍迎接还本用

慰亡存赠平东将军青州刺史赐帛三百匹谥曰庄

  崔休

按魏书本传休字惠盛清河人御史中丞逞之元孙

也世宗初休以弟亡祖父未葬固求渤海于是除之

性严明雅长治体下车先戮豪猾数人广布耳目所

在奸盗莫不擒剪百姓畏之寇盗止息清身率下渤

海大治除龙骧将军洛州刺史在州数年以母老辞

州许之寻行幽州事征拜司徒右长史休聪明强济

雅善断决幕府多事辞讼盈几剖判若流殊无疑滞

加之公平清洁甚得时谈复除吏部郎中加征卤将

军冀州大中正迁光禄大夫行河南尹肃宗初即真

加平东将军寻除平北将军幽州刺史进号安北将

军迁安东将军青州刺史青州九郡民单李伯徽

刘通等一千人上书颂休德政灵太后善之休在幽

青州五六年皆清白爱民甚着声绩二州怀其德泽

百姓追思之征为安南将军度支尚书寻进号抚军

将军七兵尚书又转殿中尚书正光四年卒年五十

二赗帛五百匹赠车骑将军尚书仆射冀州刺史谥

文贞侯

  席法友

按魏书本传法友安定人也景明初拜冠军将军豫

州刺史苞信县开国伯食邑千户始叔业卒后法友

与裴植追成叔业志淮南□定法友有力焉寻转冠

军将军华州刺史未拜改授并州刺史岁余代还萧

衍遣将杨公则寇扬州假法友征卤将军以讨之法

友未至而公则败走后假法友前将军持节为别将

出淮南欲解朐山之围法友始渡淮而朐山败没遂

停散十年恬静自处不竞势利世宗末以本将军除

济州刺史在州廉和着称又徙封乘氏肃宗初拜光

禄大夫熙平二年卒赠平西将军秦州刺史赠帛三

百匹谥襄侯

  刘桃符

按魏书本传桃符中山卢奴人性恭谨好学举孝廉

射策甲科历碎职景明中羽林监领主书正始中除

征卤将军中书舍人以勤明见知久不迁职世宗谓

之曰扬子云为黄门顿历三世卿居此任始十年不

足辞也东豫州刺史田益宗居边贪秽世宗频诏桃

符为使慰喻之桃符还具称益宗既老耄而诸子非

理处物世宗后欲代之恐其背叛拜桃符征卤将军

豫州刺史与后军将军李世哲领众袭益宗语在益

宗传桃符善恤蛮左为民吏所怀久之征还病卒年

五十一赠后将军洛州刺史

  崔楷

按魏书本传楷字季则美风望性刚梗有当世干具

孝昌初加楷持节散骑常侍光禄大夫兼尚书北道

行台寻转军司未几分定相二州四郡置殷州以楷

为刺史加后将军楷至州表曰窃惟殷州地宝四冲

居当五裂西通长山东渐巨野顷国路康宁四方有

截仍聚奸宄桴鼓时鸣况今天长丧乱妖灾间起定

州逆寇趑趣北界邺下凶烬蚕噬腹心两处强敌势

足并合城下之战匪暮斯朝臣以不武属此屏捍实

思□力以弱敌强析骸煮弩固此忠节但基趾造创

庶事茫然升储尺刃聊自未有虽欲竭诚莫知攸济

谨列所须兵仗请垂矜许必当虎视一方遏其侵轶

肃清境内保全所委诏付外量竟无所给葛荣自破

章武广阳二王之后锋不可当初楷将之州人咸劝

留家口单身述职楷曰贪人之禄忧人之事如一身

独往朝廷谓吾有进退之计将士又谁肯为人固志

也遂合家赴州三年春贼势已逼或劝减小弱以避

之乃遣第四女第三儿夜出既而召寮属共论之咸

曰女郎出嫁之女郎君小未胜兵留之无益去复何

损且使君在城家口尚多足固将士之意窃不足为

疑楷曰国家岂不知城小力弱也置吾死地令吾死

耳一朝送免儿女将谓吾心不固亏忠全爱臧获耻

之况吾荷国重寄也遂命追还州既新立了无御备

之具及贼来攻楷率力抗拒强弱势悬每勒兵士抚

厉之莫不争奋咸称崔公尚不惜百口吾等何爱身

速战半旬死者相枕力竭城陷楷执节不屈贼遂害

之年五十一

  董绍

按魏书本传绍字兴远新蔡鲖阳人也少好学颇有

文义起家四门博士历殿中侍御史国子助教积射

将军兼中书舍人辩于对问为世宗所赏肃宗初绍

除龙骧将军中散大夫舍人如故加冠军将军出除

右将军洛州刺史绍好行小惠颇得民情萧衍将军

曹义宗王元真等寇荆州据顺阳马圈裴衍王罴讨

之既复顺阳进围马圈城坚裴王粮少绍上书言其

必败未几裴衍等果失利顺阳复为义宗所据绍有

气病启求解州诏不许萧宝夤反于长安也绍上书

求击之云臣当出瞎巴三千生啖蜀子肃宗谓黄门

徐纥曰此巴真瞎也纥曰此是绍之壮辞云巴人劲

勇见敌无所畏惧非实瞎也帝大笑敕绍速行又加

平西将军以拒宝夤之功赏新蔡县开国男食邑二

千户永安中代还于是除安西将军梁州刺史假抚

军将军兼尚书为山南行台颇有清称

  张普惠

按魏书本传普惠字洪赈常山九门人正光间为左

将军东豫州刺史淮南九戍十三郡犹因萧衍前弊

别郡异县之民错杂居止普惠乃依次括比省减郡

县上表陈状诏许之宰守因此绾摄有方奸盗不起

民以为便萧衍遣将胡广来寇安阳军主陈明祖等

胁白沙鹿城二戍衍又遣定州刺史田超秀田僧达

等窃陷石头戍径据安陂城郢州新塘之贼近在州

西数十里普惠前后命将拒战并破之普惠不营财

业好有进举敦于故旧冀州人侯坚固少时与其游

学早终其子长瑜普惠每于四时请禄无不减赡给

其衣食及为豫州启长瑜解褐携其合门拯给之孝

昌元年在州卒

  魏兰根

按北齐书本传兰根巨鹿下曲阳人也仪貌奇伟泛

览群书孝昌初转岐州刺史从行台萧宝夤破宛州

宝夤以美女十人赏兰根兰根辞曰此县界于强邻

皇威未接无所适从故成背叛今当寒者衣之饥者

食之奈何并充仆隶乎尽以归其父兄部内麦多五

穗而邻州田鼠为灾犬牙不入岐境

  城阳王徽

按魏书本传徽字显顺肃宗时除并州刺史先是州

界夏霜禾稼不熟民庶逃散安业者少徽辄开仓赈

之文武咸共谏止徽曰昔汲长孺郡守耳尚辄开仓

救民灾敝况我皇家亲近受委大藩岂有拘法而不

救民困也先给后表肃宗嘉之拜安北将军

  范柏年

按陕西通志柏年为州将镏亮使京师见明帝帝因

言及广州有贪泉问卿州有此水否对曰梁州惟有

廉泉逊水又问卿宅何在对曰臣所居在廉逊之间

帝嘉其对拜梁州刺史廉洁刚直不事权贵时太子

中庶子胡谐之求佳马柏年谓使曰是将索之于民

诚不忍竭百姓膏脂希媚权幸也使者饮恨归谮之

陷以死百姓冤之

  杨逸

按魏书杨播传播弟津津子逸字遵道有当世才度

起家员外散骑侍郎以功赐爵华阴男寻除吏部郎

中出为平西将军南秦州刺史加散骑常侍时年二

十九于时方伯之少未有先之者仍以路阻不行改

除平东将军光州刺史逸折节绥抚乃心民务或日

昃不食夜分不寝至于兵人从役必亲自送之或风

日之中雨雪之下人不堪其劳逸曾无倦色又法令

严明宽猛相济于是合境肃然莫敢干犯时灾俭连

岁人多饿死逸欲以仓粟赈给而所司惧罪不敢逸

曰国以人为本人以食为命百姓不足君孰与足假

令以此获戾吾所甘心遂出粟然后申表右仆射元

罗以下谓公储难阙并执不许尚书令临淮王彧以

为宜贷二万诏听二万逸既出粟之后其老小残疾

不能自存活者又于州门煮粥饭之将死而得济者

以万数帝闻而善之逸为政爱人尢憎豪猾广设耳

目其兵吏出使下邑皆自持粮人或为设食者虽在

闇室终不进咸言杨使君有千里眼那可欺之在州

政绩尤美及其家祸尔朱仲远遣使于州害之时年

三十二吏人如丧亲戚城邑村落为营斋供一月之

中所在不绝太昌初赠都督豫郢二州诸军事卫将

军尚书仆射豫州刺史谥曰贞

  潘永基

按魏书本传永基字绍业长乐广宗人也父灵□中

书侍郎永基性通率轻财好施为冀州镇东府法曹

行参军迁威烈将军扬州曲阳戍主转西硖石戍主

治陈留南梁二郡事颇有威惠永安二年除颍川太

守迁镇东将军东徐州刺史时萧衍将曹世宗马洪

武等率众来寇永基出讨破之永熙中为征东将军

金紫光禄大夫迁车骑将军左光禄大夫寻加卫大

将军复除东徐州刺史前后在州为吏民所乐代还

京师元象初卒年五十六赠散骑常侍都督冀瀛洲

三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尚书右仆射司徒公冀州

刺史

  李仲琁

按魏书李顺传顺族子肃肃从弟皦皦从弟仲琁奉

朝请定雍二州长史弘农太守先是宫牛二姓阻崄

为害仲琁示以威惠并即归伏还除卫将军金紫光

禄大夫仍除北雍州刺史将军如故转车骑将军左

光禄大夫天平初迁都于邺以仲琁为营构将作进

号卫大将军出除车骑大将军兖州刺史仲琁以孔

子庙墙宇颇有颓毁遂改修焉还除将作大匠所历

并清勤有声年六十六卒赠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青州刺史

  高植

按魏书外戚传高肇子植自中书侍郎为济州刺史

率州军讨破元愉别将有功当蒙封赏不受云家荷

重恩为国致效是其常节何足以膺进陟之报恳恻

发于至诚历青相朔四州刺史卒植频□五州皆

清能着称当时号为良刺史赠安北将军冀州刺史

  韦孝宽

按周书本传孝宽杜陵人废帝二年为雍州刺史先

是路侧一里置一土候经雨颓毁每须修之自孝宽

临州乃勒部内当候处植槐树代之既免修复行旅

又得庇荫周文后见怪问知之曰岂得一州独尔当

令天下同之于是令诸州夹道一里种一树十里种

三树百里种五树焉

  北齐

  段荣

按北齐书本传荣字子茂姑臧武威人也高祖建义

山东荣赞成大策为行台右丞西北道慰喻大使巡

方晓喻所在下之高祖南讨邺留荣镇信都仍授镇

北将军定州刺史时攻邺未克所须军资荣转输无

阙高祖入洛论功封姑臧县侯邑八百户转授瀛洲

刺史荣妻皇后姊也荣恐高祖招私亲之议固推诸

将竟不之州寻行相州事后为济州刺史天平三年

转行秦州事荣性温和所历皆推仁恕民吏爱之初

高祖将图关右与荣密谋荣盛称未可及渭曲失利

高祖悔之曰吾不用段荣之言以至于此四年除山

东大行台大都督甚得物情元象二年五月卒年六

十二赠使持节定冀沧瀛四州诸军事定州刺史太

尉尚书左仆射谥曰昭景

  赵郡王睿

按北齐书赵郡王琛传琛子睿天保二年出为定州

刺史加抚军将军六州大都督时年十七留心庶事

纠擿奸非劝课农桑接礼名隽所部大治称为良牧

六年诏睿领山东兵数万监筑长城于时盛夏六月

睿在途中屏除盖扇亲与军人同其劳苦而定州先

有冰室每岁藏冰长史宋钦道以睿冒犯暑热遂遣

舆冰倍道追送正直日中停军炎赫尤甚人皆不堪

而送冰者至咸谓得冰一时之要睿乃对之叹息云

三军之人皆饮温水吾以何义独进寒冰非追古名

将实情所不忍遂至消液竟不一尝兵人感悦遐迩

称叹先是役徒罢作任其自返丁壮之辈各自先归

羸弱之徒弃在山北加以残病多致僵殒睿于是亲

帅所部与之俱还配合州乡部分营伍督帅监领强

弱相持遇善水草即为停顿分有余赡不足赖以全

者十三四焉七年诏以本官都督沧瀛幽安平东燕

六州诸军事沧州刺史八年征睿除北朔州刺史都

督北燕北蔚北三州及厍推以西黄河以东长城

诸镇诸军事睿慰抚新迁量置烽戍内防外御备有

条法大为兵民所安有无水之处祷而掘井锸裁

下泉源涌出至今号曰赵郡王泉

  平

按北齐书本传字明达燕郡蓟人父胜安州刺史

少聪敏颇有志力受学于徐遵明不为章句虽崇

儒业而有豪侠气孝昌末盗贼蜂起见天下将乱乃

之洛阳与慕容俨骑马为友性巧夜则胡画以供

衣食谓其宗亲曰运有污隆乱极则治并州戎马之

地尔朱王命世之雄杖义建旗奉辞问罪劳忠竭力

今也其时遂相率奔尔朱荣于晋阳因陈静乱安民

之策荣大奇之即署参军前锋从平巩密每阵先登

除抚军襄州刺史高祖起义信都鉴自归高祖启授

征西怀州刺史鉴奏请于州西故轵道筑城以防遏

西寇朝廷从之寻而西魏来攻是时新筑之城粮仗

未集旧来乏水众情大惧南门内有一井随汲即竭

鉴乃具衣冠俯井而祝至旦有井泉涌溢合城取之

魏师败还以功进位开府仪同三司时和士开以佞

幸势倾朝列令人求鉴爱妾刘氏鉴即送之仍谓人

曰老公失阿刘与死何异要自为身作计不得不然

由是除齐州刺史鉴历牧八州再临怀州所在为吏

所思立碑颂德入为都官尚书令

  张华原

按北齐书循吏传华原字国满代郡人也少明敏有

器度高祖开骠骑府引为法曹参军迁大丞相府属

仍侍左右从于信都深为高祖所亲待高祖每号令

三军常令宣谕意旨周文帝始据雍州也高祖犹欲

以逆顺晓之使华原入关说焉周文嘉其亮正乃使

东还高祖以华原久而不返每叹惜之及闻其来喜

见于色累迁为兖州刺史人怀感附寇盗寝息州狱

先有囚千余人华原皆决遣至年暮唯有重罪者数

十人华原亦遣归家申贺依期至狱先是州境数有

猛兽为暴自华原临州忽有六驳食之咸以化感所

致后卒官州人大小莫不号慕

  郑述祖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