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乃下教慰令还业阖州愧服时贼帅薛修礼杜洛周

残掠州境孤城独立在两寇之间受围三年朝廷不

能拯赴津长史李裔引贼逾城津苦战不敌遂见拘

执数日将欲烹之诸贼还相谏止津曾与裔相见对

诸贼帅以大义责之辞泪俱发裔大□及葛荣吞洛

周复为荣所拘守荣破始得还洛永安初诏除散骑

常侍津以前在中山陷寇诣阙固辞竟不之任

  李崇

按魏书本传崇字继长顿丘人也文成元皇后第二

兄诞之子高祖初为大使巡察冀州寻以本官行梁

州刺史时巴氐扰动诏崇以本将军为荆州刺史镇

上洛敕发陕秦二州兵送崇至治崇辞曰边人失和

本怨刺史奉诏代之自然易帖但须一宣诏旨而已

不劳发兵自防使怀惧也高祖从之乃轻将数十骑

驰到上洛宣诏绥慰当即帖然寻勒边戍掠得萧赜

人者悉令还之南人感德仍送荆州之口二百许人

两境交和无复烽燧之警在治四年甚有称绩召还

京师赏赐隆厚以本将军除兖州刺史兖土旧多劫

盗崇乃村置一楼楼悬一鼓盗发之处双槌乱击四

面诸村始闻者挝鼓一通次复闻者以二为节次后

闻者以三为节各击数千槌诸村闻鼓皆守要路是

以盗发俄顷之间声布百里之内其中险要悉有伏

人盗窃始发便尔擒送诸州置楼悬鼓自崇始也后

例降为侯改授安东将军车驾南征骠骑大将军咸

阳王禧都督左翼诸军事诏崇以本官副焉徐州降

人郭陆聚党作逆人多应之搔扰南北崇遣高平人

卜冀州诈称犯罪逃亡归陆陆纳之以为谋主数月

冀州斩陆送之贼徒溃散入为河南尹后车驾南讨

汉阳崇行梁州刺史氐杨灵珍遣弟婆罗与子双领

步骑万余袭破武兴与萧鸾相结诏崇为使持节都

督陇右诸军事率众数万讨之崇槎山分进出其不

意表里以袭群氐皆弃灵珍散归灵珍众减大半崇

进据赤土灵珍又遣从弟建率五千人屯龙门躬率

精勇一万据鹫硖龙门之北数十里中伐树塞路鹫

硖之口积大木聚礌石临崖下之以拒官军崇乃命

统军慕容拒率众五千从他路夜袭龙门破之崇乃

自攻灵珍灵珍连战败走俘其妻子崇多设疑兵袭

□武兴萧鸾梁州刺史阴广宗遣参军郑猷王思考

率众援灵珍崇大破之并斩婆罗首杀千余人俘获

猷等灵珍走奔汉中高祖在南阳览表大悦曰使朕

无西顾之忧者李崇之功也以崇为都督梁秦二州

诸军事本将军梁州刺史高祖手诏曰今仇陇□清

镇捍以德文人威惠既宣实允远寄故敕受梁州用

宁边服便可善思经略去其可除安其可育公私所

患悉令芟夷及灵珍偷白水崇击破之灵珍远遁

世宗初征为右卫将军兼七兵尚书寻加抚军将军

正尚书转左卫将军相州大中正鲁阳蛮柳北喜鲁

北燕等聚众反叛诸蛮悉应之围逼湖阳游击将军

李晖先镇此城尽力捍御贼势甚盛诏以崇为使持

节都督征蛮诸军事以讨之蛮众数万屯据形要以

拒官军崇累战破之斩北燕等徙万余户于幽并诸

州世宗追赏平氐之功封魏昌县开国伯邑五百户

东荆州蛮樊安聚众于龙门僭称大号萧衍共为唇

齿遣兵应之诸将击讨不利乃以崇为使持节散骑

常侍都督征蛮诸军事进号镇南将军率步骑以讨

之崇分遣诸将攻击贼垒连战□捷生擒樊安进讨

西荆诸蛮悉降诏以崇为使持节兼侍中东道大使

黜陟能否着赏罚之称转中护军出除散骑常侍征

南将军扬州刺史诏曰应敌制变算非一途救左击

右疾雷均势今朐山蚁寇久结未殄贼衍狡诈或生

诡劫宜遣锐兵备其不意崇可都督淮南诸军事坐

敦威重遥运声筭延昌初加侍中车骑将军都督江

西诸军事刺史如故先是寿春县人苟泰有子三岁

遇贼亡失数年不知所在后见在同县人赵奉伯家

泰以状告各言己子并有邻证郡县不能断崇曰此

易知耳令二父与儿各在别处禁经数旬然后遣人

告之曰君儿遇患向已暴死有教解禁可出奔哀也

苟泰闻即号咷悲不自胜奉伯咨嗟而已殊无痛意

崇察知之乃以儿还泰诘奉伯诈状奉伯乃款引云

先亡一子故妄认之又定州流人解庆宾兄弟坐事

俱徙扬州弟思安背役亡归庆宾惧后役追责规绝

名贯乃认城外死尸诈称其弟为人所杀迎归殡葬

颇类思安见者莫辨又有女巫杨氏自云见鬼说思

安被善之苦饥渴之意庆宾又诬疑同军兵苏显甫

李盖等所杀经州讼之二人不胜楚毒各自款引狱

将决竟崇疑而停之密遣二人非州内所识者伪从

外来诣庆宾告曰仆住在此州去此三百比有一人

见过寄宿夜中共语疑其有异便即诘问迹其由绪

乃云是流兵背役逃走姓解字思安时欲送官苦见

求及称有兄庆宾今住扬州相国城内嫂姓徐君脱

矜□为往报告见申委曲家兄闻此必重相报所有

资财当不爱惜今但见质若往不获送官何晚是故

相造指申此意君欲见雇几何当放贤弟若其不信

可见随看之庆宾怅然失色求其少停当备财物此

人具以报崇摄庆宾问曰尔弟逃亡何故妄认他尸

庆宾伏引更问盖等乃云自诬数日之间思安亦为

人缚送崇召女巫视之鞭笞一百崇断狱精审皆此

类也时有泉水涌于八公山顶寿春城中有鱼无数

从地涌出野鸭群飞入城与鹊争巢五月大霖雨十

有三日大水入城屋宇皆没崇与兵泊于城上水增

未已乃乘船附于女墙城不没者二板而已州府劝

崇弃寿春保北山崇曰吾受国重恩忝守藩岳德薄

招灾致此大水淮南万里系于吾身一旦动脚百姓

瓦解扬州之地恐非国物昔王尊慷慨义感黄河吾

岂爱一躯取愧千载但怜兹士庶无辜同死可桴筏

随高人规自脱吾必死守此城幸诸君勿言时州人

裴绚等受萧衍假豫州刺史因乘大水谋欲为乱崇

皆击灭之崇以洪水为灾请罪解任诏曰卿居藩累

年威怀兼畅资储丰溢足制勍寇然夏雨泛滥斯非

人力何得以此辞解今水涸路通公私复业便可缮

甲积粮修复城雉劳恤士庶务尽绥怀之略也崇又

表请解州诏报不听是时非崇则淮南不守矣崇沈

深有将略宽厚善御众在州凡经十年常养壮士数

千人寇贼侵边所向摧破号曰卧虎贼甚惮之萧衍

恶其久在淮南屡设反间无所不至世宗雅相委重

衍无以措其奸谋衍乃授崇车骑大将军开府仪同

三司万户郡公诸子皆为县侯欲以构崇崇表言其

状世宗屡赐玺书慰勉之赏赐珍异岁至五三亲待

无与为比衍每叹息服世宗之能任崇也肃宗践阼

褒赐衣马及萧衍遣其游击将军赵祖悦袭据西硖

石更筑外城逼徙缘淮之人于城内又遣二将昌义

之王神念率水军溯淮而上规取寿春田道龙寇边

城路长平寇五门胡兴茂寇开霍扬州诸戍皆被寇

逼崇分遣诸将与之相持密装船舰二百余艘教之

水战以待台军萧衍霍州司马田休等率众寇建安

崇遣统军李神击走之又命边城戍主邵申贤要其

走路破之于濡水俘斩三千余人灵太后玺书劳勉

许昌县令兼纻麻戍主陈平玉南引衍军以戍归之

崇自秋请援表至十余诏遣镇南将军崔亮救硖石

镇东将军萧宝夤于衍堰上流决淮东注朝廷以诸

将乖角不相顺赴乃以尚书李平兼右仆射持节节

度之崇遣李神乘斗舰百余艘沿淮与李平崔亮合

攻硖石李神水军克其东北外城祖悦力屈乃降语

在平传朝廷嘉之进号骠骑将军仪同三司刺史都

督如故衍淮堰未破水势日增崇乃于硖石戍间编

舟为桥北更立船楼十各高三丈十步置一篱至两

岸蕃板装治四箱解合贼至举用不战解下又于楼

船之北连复大船东西竟水防贼火□又于八公山

之东南更起一城以备大水州人号曰魏昌城崇累

表解州前后十余上肃宗乃以元志代之寻除都督

冀定瀛三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冀州刺史仪同如

故不行崇上表曰臣闻世室明堂显于周夏二黉两

学盛自虞殷所以宗配上帝以着莫大之严宣布下

土以彰则天之轨养黄发以询格言育青襟而敷典

式用能享国久长风徽万祀者也故孔子称巍巍乎

其有成功郁郁乎其有文章此其盛矣爰暨亡秦政

失其道坑儒灭学以蔽黔首国无黉序之风野有非

时之役故九服分崩祚终二世炎汉勃兴更修儒术

文景已降礼乐复彰化致升奔驰几刑措故西京有

六学之美东都有三本之盛莫不纷纶掩蔼响流无

已逮自魏晋拨乱相因兵革之中学校不绝遗文灿

然方轨前代仰惟高祖孝文皇帝禀圣自天道镜今

古徙驭嵩河光宅函洛模唐虞以革轨仪规周汉以

新品制列教序于乡党敦诗书于郡国使揖让之礼

横被于崎岖歌咏之音声溢于仄陋但经始事殷戎

轩屡驾未遑多就弓剑弗追世宗统历聿遵先绪永

平之中大兴板筑续以水旱戎马生郊虽逮为山还

停一篑窃惟皇迁中县垂二十祀而明堂礼乐之本

乃郁荆棘之林胶序德义之基空盈牧竖之迹城隍

严固之重阙砖石之工墉堞显望之要少楼榭之饰

加以风雨稍侵渐致亏坠又府寺初营颇亦壮美然

一造至今更不修缮厅宇雕朽墙垣颓坏皆非所谓

追隆堂构仪型万国者也伏闻朝议以高祖大造区

夏道侔姬文拟祀明堂式配上帝今若基宇不修仍

同丘畎即使高皇神享阙于国阳宗事之典有声无

实此臣子所以匪宁亿兆所以失望也臣又闻官方

授能所以任事事既任矣酬之以禄如此上无旷官

之讥下绝尸素之谤今国子虽有学官之名而无教

授之实何异兔丝燕麦南箕北斗哉昔刘向有言王

者宜兴辟雍陈礼乐以风化天下夫礼乐所以养人

刑法所以杀人而有司勤勤请定刑法至于礼乐则

曰未敢是则敢于杀人不敢于养人也臣以为当今

四海清平九服宁晏经国要重理应先营脱复稽延

则刘向之言征矣但事不两兴须有进退以臣愚量

宜罢尚方雕靡之作颇省永宁土木之功并减瑶光

材瓦之力兼分石窟镌琢之劳及诸事役非急者三

时农隙修此数条使辟雍之礼蔚尔而复兴讽诵之

音焕然而更作美榭高墉严壮于外槐宫棘宇显丽

于中道发明令重遵乡饮敦进郡学精课经业如此

则元凯可得之于上序游夏可致之于下国岂不休

欤诚知佛理渊妙含识所宗然比之治要容可小缓

苟使魏道熙缉元首唯康尔乃经营未为晚也灵太

后令曰省表具悉体国之诚配飨大礼为国之本比

以戎马在郊未遑修缮今四表晏宁年和岁稔当敕

有司别议经始除中书监骠骑大将军仪同如故又

授右光禄大夫出为使持节侍中都督定幽燕瀛四

州诸军事本将军定州刺史仪同如故征拜尚书左

仆射加散骑常侍骠骑仪同如故迁尚书令加侍中

崇在官和厚明于决断受纳辞讼必理在可推始为

下笔不徒尔收领也蠕蠕主阿那率众犯塞诏崇

以本官都督北讨诸军事以讨之崇辞于显阳殿戎

服武饰志气奋扬时年六十九干力如少肃宗目而

壮之朝廷莫不称善崇遂出塞三千余里不及贼而

还后北镇破落汗拔陵反叛所在响应征北将军临

淮王彧大败于五原安北将军李叔仁寻败于白道

贼众日盛诏引丞相令仆尚书侍中黄门于显阳殿

诏曰朕比以镇入构逆登遣都督临淮王克时除剪

军届五原前锋失利二将殒命兵士挫□又武川乖

防复陷凶手恐贼势侵淫寇连恒朔金陵在彼夙夜

忧惶诸人宜陈良策以副朕怀吏部尚书元修义曰

强寇充斥事须得讨臣谓须得重贵镇压恒朔总彼

师旅备卫金陵诏曰去岁阿那叛逆遣李崇令北

征崇遂长驱塞北返□榆关此亦一时之盛崇乃上

表求改镇为州罢削旧贯朕于时以旧典难革不许

其请寻李崇此表开诸镇非异之心致有今日之事

但既往难追为复略论此耳朕以李崇国戚望重器

识英断意欲还遣崇行总督三军扬旌恒朔除彼群

盗诸人谓可尔以不仆射萧宝夤等曰陛下以旧都

在北忧虑金陵臣等实怀息李崇德位隆重社稷

之臣陛下此遣实合群望崇启曰臣实无用猥蒙殊

宠位妨贤路遂充北伐徒劳将士无勋而还□负圣

朝于今莫已臣以六镇幽垂与贼接对鸣柝声弦弗

离旬朔州名差重于镇谓实可悦彼心使声教日扬

微尘去塞岂敢导此凶源开生贼意臣之愆负死有

余责属陛下慈宽赐全腰领今更遣臣北行正是报

恩改过所不敢辞但臣年七十自惟老疾不堪敌场

更愿英贤收功盛日于是诏崇以本官加使持节开

府北讨大都督抚军将军崔暹镇军将军广陵王渊

皆受崇节度又诏崇子光禄大夫神轨假平北将军

随崇北讨崇至五原崔暹大败于白道之北贼遂并

力攻崇崇与广陵王渊力战累破贼众相持至冬乃

引还平城渊表崇长史祖莹诈增功级盗没军资崇

坐免官爵征还以后事付渊后徐州刺史元法僧以

彭城南叛时除安乐王鉴为徐州刺史以讨法僧为

法僧所败单马奔归乃诏复崇官爵为徐州大都督

节度诸军事会崇疾笃乃以卫将军安丰王延明代

之除改开府相州刺史侍中将军仪同并如故孝昌

元年薨于位时年七十一赠侍中骠骑大将军司徒

公雍州刺史谥曰武康后重赠太尉公增邑一千户

余如故

  刘藻

按魏书本传藻字彦先广平易阳人也太和中以藻

为岐州刺史转秦州刺史秦人恃崄拒课输前守宰

率皆依州遥领不入郡县藻开示恩信诛戮豪横羌

氐惮之守宰于是始得居其旧所车驾南伐以藻为

东道都督秦人纷扰诏藻还州人情乃定

 州牧部名臣列传三

  北魏二

  司马悦

按魏书司马楚之传楚之子金龙金龙子悦字庆宗

自司空司马出为立节将军建兴太守转宁朔将军

司州别驾迁太子左卫率河北太守世宗初除镇远

将军豫州刺史时有汝南上蔡董毛奴者赍钱五千

死在道路郡县疑民张堤为劫又于堤家得钱五千

堤惧拷掠自诬言杀狱既至州悦观色察言疑其不

实引见毛奴兄灵之谓曰杀人取钱当时狼狈应有

所遗此贼竟遗何物灵之云唯得一刀鞘而已悦取

鞘视之曰此非里巷所为也乃召州城刀匠示之有

郭门者前曰此刀鞘门手所作去岁卖与郭民董及

祖悦收及祖诘之曰汝何故杀人取钱而遗刀鞘及

祖款引灵之又于及祖身上得毛奴所著皂襦及祖

伏法悦之察狱多此类也豫州于今称之悦与镇南

将军元英攻义阳克之诏改萧衍司州为郢州以悦

为征卤将军郢州刺史萧衍遣其豫州刺史马仙□

左军将军永阳戍主陈可等率众一万于三关南六

十里因山起城名为竹墩遣其辅国将军济阴太守

蓟沛精卒二千以戍之复于关南四十里麻阳旧栅

起城仙□轻骑东西为之节度关南之民多怀两望

悦令西关统军诸灵凤掩击败之尽燔其城楼储积

擒蓟沛及其辅国将军军主刘灵秀寻诏以本将军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