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南齐

  王元邈

按南齐书本传元邈字彦远升明中太祖引为骠骑

司马出为梁南秦二州刺史建元元年李乌奴作乱

袭州城设伏击破之太祖闻之曰元邈果不负吾

  梁

  安成康王秀

按梁书本传秀字彦达太祖第七子也高祖以秀为

使持节都督南徐兖二州诸军事南徐州刺史辅国

将军天监元年进号征卤将军封安成郡王邑二千

户京口自崔慧景作乱累被兵革民户流散秀招怀

抚纳惠爱大行仍值年饥以私财赡百姓所济活甚

多六年出为使持节都督江州诸军事平南将军江

州刺史将发主者求坚船以为斋舫秀曰吾岂爱财

而不爱士乃教所由以牢者给参佐下者载斋物既

而遭风斋舫遂破及至州闻前刺史取征士陶潜曾

孙为里司秀叹曰陶潜之德岂可不及后世即日辟

为西曹时盛夏水泛长津梁断绝外司请依旧僦度

收其价直秀教曰刺史不德水潦为患可利之乎给

船而已七年遭慈母陈太妃忧诏起视事寻迁都督

荆湘雍益宁南北梁秦州九州诸军事平西将军荆

州刺史其年迁号安西将军立学校招隐逸下教曰

夫鹑火之禽不匿影于丹山昭华之宝乍耀采于蓝

田是以江汉有濯缨之歌空谷着来思之咏弘风阐

道靡不由兹处士河东韩怀明南平韩望南郡庾承

先河东郭麻□脱落风尘高蹈其事两韩之孝友纯

深庾郭之形骸枯槁或橡饭菁羹惟日不足或葭墙

艾席乐在其中昔伯武贞坚就仕河内史云孤劭屈

志陈留岂曰场苗实惟攻玉可加引辟并遣喻意既

同魏侯致礼之请庶无辟强三缄之叹是岁魏悬弧

城民反杀豫州刺史司马悦引司州刺史马仙□仙

□签荆州求应赴众咸谓宜待台报秀曰彼待我而

为援援之宜速待敕虽旧非应急也即遣兵赴之先

是巴陵马营蛮为缘江寇害后军司马高江产以郢

州军伐之不□江产死之蛮遂盛秀遣防阁文炽率

众讨之燔其林木绝其蹊径蛮失其崄□岁而江路

清于是州境盗贼遂绝及沮水暴长颇败民田秀以

谷二万斛赡之使长史萧琛简府州贫老单丁吏一

日散遣五百余人百姓甚悦十一年征为侍中中卫

将军领宗正卿石头戍事十三年复出为使持节散

骑常侍都督郢司霍三州诸军事安西将军郢州刺

史郢州当涂为剧地百姓贫至以妇人供役其弊如

此秀至镇务安之主者或求召吏秀曰不识救弊之

术此州雕残不可扰也于是务存约己省去游费百

姓安堵境内晏然先是夏口常为兵冲露骸积骨于

黄鹤楼下秀祭而埋之一夜梦数百人拜谢而去每

冬月常作襦□以赐冻者时司州叛蛮田鲁生弟鲁

贤超秀据蒙笼来降高祖以鲁生为北司州刺史鲁

贤北豫州刺史超秀定州刺史为北境捍蔽而鲁生

超秀互相谗毁有去就心秀抚谕怀纳各得其用当

时赖之十六年迁使持节都督雍梁南北秦四州郢

州之竟陵司州之随郡诸军事镇北将军宁蛮校尉

雍州刺史便道之镇十七年春行至竟陵之石梵薨

时年四十四高祖闻之甚痛悼焉遣皇子南康王绩

缘道迎候初秀之西也郢州民相送出境闻其疾百

姓商贾咸为请命既薨四州民裂裳为白帽哀哭而

去丧至京师高祖使使册赠侍中司空谥曰康

  始兴忠武王憺

按梁书本传憺字僧达太祖第十一子也和帝将发

江陵诏以憺为使持节都督荆湘益宁南北秦六州

诸军事平西将军荆州刺史未拜天监元年加安西

将军都督刺史如故封始兴郡王食邑三千户时军

旅之后公私空乏憺厉精为治广辟屯田减省力役

存问兵死之家供其穷困民甚安之憺自以少年始

居重任思欲开导物情乃谓佐吏曰政之不臧士君

子所宜共惜言可用用之可也如不用于我何伤吾

开怀矣尔其无于是小人知恩而君子尽意民辞

讼者皆立前待符教决于俄顷曹无留事下无滞狱

民益悦焉六年州大水江溢堤坏憺亲率府将吏冒

雨赋丈尺筑治之雨盛水壮众皆恐或请憺避焉憺

曰王尊尚欲身塞河堤我独何心以免乃刑白马祭

江神俄而水退堤立邴州在南岸数口家见水长惊

走登屋缘树憺募人救之一口赏一万估客数十人

应募救焉州民乃以免又分遣行诸郡遭水死者给

棺槥失田者与粮种是岁嘉禾生于州界吏民归美

憺谦让不受七年慈母陈太妃薨水浆不入口六日

居丧过礼高祖优诏勉之使摄州任是冬诏征以本

号还朝民为之歌曰始兴王民之爹赴人急如水火

何时复来哺乳我八年为平北将军护军将军领石

头戍事寻迁中军将军中书令俄领卫尉卿憺性劳

谦降意接士常与宾客连榻而坐时论称之是秋出

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南北兖徐青冀五州诸军

事镇北将军南兖州刺史九年春迁都督益宁南梁

南北秦沙六州诸军事镇西将军益州刺史开立学

校劝课就业遣子映亲受经焉由是多向方者时魏

袭巴南西围南安南安太守垣季珪坚壁固守憺遣

军救之魏人退走所收器械甚众十四年迁都督荆

湘雍宁南梁南北秦七州诸军事镇右将军荆州刺

史同母兄安成王秀将之雍州薨于道憺闻丧自投

于地席□哭泣不饮不食者数日倾财产赙送部伍

小大皆取足焉天下称其悌十八年征为侍中中抚

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领军将军普通三年十一月薨

年四十五追赠侍中司徒骠骑将军谥曰忠武

  刘坦

按梁书本传坦字德度南阳安众人也齐建元时辅

国将军杨公则为湘州刺史帅师赴夏口西朝议行

州事者坦谓众曰湘境人情易扰难信若专用武士

则百姓畏侵渔若遣文人则威略不振必欲镇静一

州城军民足食则无逾老臣先零之役窃以自许遂

从之乃除辅国长史长沙太守行湘州事坦尝在湘

州多旧恩道迎者甚众下车简选堪事吏分诣十郡

悉发人丁运租米三十余万斛致之义师资粮用给

时东昏遣安成太守刘希祖破西台所选太守范僧

简于平都希祖移檄湘部于是始兴内史王僧粲应

之邵陵人逐其内史褚洊永阳人周晖起兵攻始安

郡并应僧粲桂阳人邵昙弄邓道介报复私雠因合

党亦同焉僧粲自号平西将军湘州刺史以永阳人

周舒为谋主师于建宁自是湘部诸郡悉皆蜂起惟

临湘湘阴浏阳罗四县犹全州人咸欲泛舟逃走坦

悉聚船焚之遣将尹法略距僧粲相持未决前湘州

镇军锺元绍潜谋应僧粲要结士庶数百人皆连名

定计刻日反州城坦闻其谋伪为不知因理讼至夜

而城门遂不闭以疑之元绍未及发明旦诣坦问其

故坦久留与语密遣亲兵收其家书元绍在坐未起

而收兵已报具得其文书本末元绍即首伏于坐斩

之焚其文书其余党悉无所问众愧且服州部遂安

法略与僧粲相持累月建康城平公则还州群贼始

散天监初论功封荔浦县男邑三百户迁平西司马

新兴太守天监三年迁西中郎卒时年六十二

  刘秀之

按陜西通志秀之字道宝东莞莒人为梁南秦二州

刺史汉川饥馑秀之躬自俭约先是汉川以绢为货

秀之限令用钱百姓便之其后大举北伐秀之节制

诸军震荡汧陇迁益州刺史为治整肃以身率下远

近安悦折留俸禄二百八十万付梁州镇军此外萧



  张缵

按梁书本传缵字伯绪年十七眉目□朗神彩爽发

高祖异之大同九年迁为使持节都督湘桂东宁二

州诸军事湘州刺史至州停遣十郡尉劳解放老疾

吏役及关市戍逻先所防人一皆省并州界零陵衡

阳等郡有莫猺蛮者依山险为居历政不宾服因此

向化益阳县人作田二顷皆异亩同颖缵在政四年

流人自归户口增益十余万州境大安

  徐文盛

按梁书本传文盛字道茂彭城人梁大同末为宁州

刺史先是州在僻远所管群蛮不识教义贪欲财贿

却篡相寻前后刺史莫能制文盛推心抚慰示以威

德夷獠感之风俗遂改太清二年闻国难乃召募数

万人来赴世祖嘉之以为秦州刺史

  北魏一

  于栗磾

按魏书本传栗磾代人永兴中迁豫州刺史洛阳虽

历代所都久为边裔城阙萧条野无烟火栗磾刊辟

榛荒劳来安集德刑既设甚得百姓之心太宗南幸

盟津谓栗磾曰河可桥乎栗磾曰杜预造桥遗事可

想乃编次大船构桥于冶□六军既济帝深叹美之

  寇赞

按魏书本传赞字奉国上谷人少以清素知名韦华

为冯翊太守召为功曹后除襄邑令姚泓灭秦雍人

千有余家推赞为主归顺拜绥远将军魏郡太守其

后秦雍之民来奔河南荥阳河内者户至万数拜赞

安远将军南雍州刺史轵县侯治于洛阳立雍州之

郡县以抚之由是流民襁负自远而至三倍于前赐

赞爵河南公加安南将军领护南蛮校尉仍刺史分

洛豫二州之侨郡以益之赞在州十七年甚获公私

之誉年老表求致仕真君九年卒年八十六谥曰宣

穆长子元宝袭爵为豫州别驾兴安元年卒赠安南

将军豫州刺史子祖袭爵高祖时为安南将军东徐

州刺史卒

  薛野

按魏书本传野代人也好学善射高宗初召补羽

林迁给事中典民籍事校计户口号为称职赐爵顺

阳子和平中除平南将军并州刺史进爵河东公转

太州刺史在治有声卒年六十一赠散骑常侍大将

军并州刺史谥曰简

  韩麒麟

按魏书本传麒麟昌黎棘域人也幼而好学美姿容

善骑射恭宗监国为东曹主书高宗即位赐爵鲁阳

男加伏波将军后参征南慕容白曜军事进攻升城

师人多伤及城溃白曜将坑之麒麟谏曰今始践伪

境方图进取宜宽威厚惠以示贼人此韩信降范阳

之计勍敌在前而便坑其众恐自此以东将人各为

守攻之难□日久师老外民乘之以生变故则三齐

未易图也白曜从之皆令复业齐人大悦后白曜表

麒麟为冠军将军与房法寿对为冀州刺史白曜攻

东阳麒麟上义租六十万斛并攻战器械于是军资

无乏高祖时拜给事黄门侍郎乘传招慰徐兖叛民

归顺者四千余家寻除冠军将军齐州刺史假魏昌

侯麒麟在官寡于刑罚从事刘普庆说麒麟曰明公

仗节方夏而无所斩戮何以示威麒麟曰刑罚所以

止恶盖不得已而用之今民不犯法何所戮乎若必

须斩断以立威名当以卿应之普庆□惧而退麒麟

以新附之人未阶台宦士人沈抑乃表曰齐土自属

伪方历载久远旧州府寮动有数百自皇威开被并

职从省守宰阙任不听土人监督窃惟新人未阶朝

宦州郡扃任甚少沈塞者多愿言冠冕轻为去就愚

谓守宰有阙宜推用豪望增置吏员广延贤□则华

族蒙荣良才获叙怀德安土庶或在兹朝议从之太

和十一年京都大饥麒麟表陈时务曰古先哲王经

国立治积储九稔谓之太平故躬籍千亩以励百姓

用能衣食滋茂礼教兴行逮于中代亦崇斯业入粟

者与斩敌同爵力田者与孝悌均赏实百王之常轨

为治之所先今京师民庶不田者多游食之口三分

居二盖一夫不耕或受其饥况于今者动以万计故

顷年山东遭水而民有馁终今秋京都遇旱谷价踊

贵实由农人不劝素无储积故也伏惟陛下天纵钦

明道高三五昧旦忧勤思恤民敝虽帝虞一日万几

周文昃不暇食蔑以为喻上垂复载之泽下有冻馁

之人皆由有司不为明制长吏不恤其本自承平日

久丰穰积年竞相矜夸遂成侈俗车服第宅奢僭无

限丧葬婚娶为费实多贵富之家童妾服工商之

族玉食锦衣农夫餔糟糠蚕妇乏短褐故令耕者日

少田有荒芜谷帛罄于府库宝货盈于市里衣食匮

于室丽服溢于路饥寒之本实在于斯愚谓凡珍玩

之物皆宜禁断吉凶之礼备为格式令贵贱有别民

归朴素制天下男女计口受田宰司四时巡行台使

岁一按检勤相劝课严加赏罚数年之中必有盈赡

虽遇灾凶免于流亡矣往年校比户贯租赋轻少臣

所统齐州租粟才可给俸略无入仓虽于民为利而

不可长久脱有戎役或遭天灾恐供给之方无所取

济可减绢布增益谷租年丰多积岁俭出赈所谓私

民之谷寄积于官官有宿积则民无荒年矣十二年

春卒于官年五十六遗敕其子殡以素棺事从俭约

麒麟立性恭慎恒置律令于坐傍临终之日唯有俸

绢数十匹其清贫如此赠散骑常侍安东将军燕郡

公谥曰康子兴宗

  源贺

按魏书本传贺自署河西王秃发□檀之子也高宗

即位贺为冀州刺史上书曰今勍寇游魂于北狡贼

负险于南其在疆场犹须防戍自非大逆赤手杀人

之罪其坐赃及盗与过误之愆应入死者皆可原命

谪守边境是则已断之体更受全生之恩徭役之家

渐蒙休恩之惠刑措之化庶几在兹高宗纳之已后

入死者皆恕死徙边久之谓群臣曰源贺劝朕宥诸

死刑徙充北番诸戍至今一岁所活不少生济之理

既多边戍之兵有益卿等人人如贺朕何忧哉顾忆

诚言利实广矣贺之临州鞫狱以情徭役简省武邑

郡奸人石华告沙门道可与贺谋反有司以闻高宗

谓群臣曰贺诚心事国朕为卿等保之精加讯检华

果引诬遣使者诏贺曰卿以忠诚款至着自先朝以

丹青之洁而受苍蝇之污朕登时研检已加极法故

遣宣意其善绥所□勿以嚣谤之言致损虑也顾谓

左右曰以贺之忠诚尚致其诬不若是者可无慎乎

时考殿最贺治为第一赐衣马器物班宣天下

  陆

按魏书陆俟传俟长子多智有父风高宗见而悦

之兴安初出为安南将军相州刺史为政清平抑强

扶弱州中有德宿老名望重者以友礼待之询之政

事责以方略如此十人号曰十善又简取诸县强门

百余人以为耳目于是发奸擿伏事无不验百姓以

为神明在州七年征为散骑常侍民乞留者千余人

显祖不许谓群臣曰之善政虽复古人何以加之

赐绢五百匹奴婢十口

  薛虎子

按魏书薛野传子虎子姿貌壮伟明断有父风

年十三入侍高宗太安中迁内行长典奏诸曹事当

官正直内外惮之及文明太后临朝出虎子为枋头

镇将虎子素刚简为近臣所疾因小过黜为镇门士

及显祖南巡诏虎子侍行访以政事时山东饥馑盗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