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户及桂林不羁之辈复当万户至于服从官役才五

千余家二州唇齿唯兵是镇又宁州兴古接据上流

去交址郡千六百里水陆并通互相维卫州兵未宜

约损以示单虚夫风尘之变出于非常臣亡国之余

议不足采圣恩广厚猥垂饰擢蠲其罪衅改授方任

去辱即宠拭目更视誓念投命以报所受临履所见

谨□瞽陈又以合浦郡土地硗确无有田农百姓唯

以采珠为业商贾去来以珠货米而吴时珠禁甚严

虑百姓私散好珠禁绝来去人以饥困又所调猥多

限每不充今请上珠三分输二次者输一粗者蠲除

自十月讫二月非采上珠之时听商旅往来如旧并

从之在南三十年威恩着于殊俗及卒举州号哭如

丧慈亲朝廷乃以员外散骑常侍吾彦代璜彦卒又

以员外散骑常侍顾秘代彦秘卒州人逼秘子参领

州事参寻卒参弟寿求领州州人不听固求之遂领

州寿乃杀长史胡肇等又将杀帐下督梁硕硕走得

免起兵讨寿禽之付寿母令鸠杀之硕乃迎璜子苍

梧太守威领刺史在职甚得百姓心三年卒威弟淑

子绥后并为交州自基至绥四世为交州者五人璜

弟浚吴镇南大将军荆州牧

  张光

按晋书本传光字景武江夏锺武人也家世有部曲

以牙门将伐吴有功迁江夏西部都尉转北地都尉

陈敏作乱除光顺阳太守加陵江将军率步骑五千

诣荆州讨之刺史刘弘雅敬重光称为南楚之秀时

江夏太守陶侃与敏大将钱端相距于长岐将战襄

阳太守皮初为步军使光设伏以待之武陵太守苗

光为水军藏舟舰于沔水皮初等与贼交战光发伏

兵应之水陆同奋贼众大败弘表光有殊勋迁材官

将军梁州刺史先是秦州人邓定等三千余家饥饿

流入汉中保于城固渐为抄盗梁州刺史张殷遣巴

西太守张燕讨之定窘急伪乞降于燕并馈燕金银

燕喜为之缓师定密结李雄雄遣众救定燕退定遂

进逼汉中太守杜正冲东奔魏兴殷亦弃官而遁光

不得赴州止于魏兴乃结诸郡守共谋进取燕唱言

曰汉中荒败迫近大贼□复之事当俟英雄正冲曰

张燕受贼金银不时进讨阻兵缓寇致丧汉中实燕

之罪也光于是发怒呵燕令出斩之以徇绥抚荒残

百姓悦服光于是却镇汉中时逆贼王如余党李运

杨武等自襄阳将三千余家入汉中光遣参军晋邈

率众于黄金距之邈受运重赂劝光纳运光从邈言

使居城固既而邈以运多珍货又欲夺之复言于光

曰运之徒属不事佃农但营器杖意在难测可掩而

取之光又信焉遣邈众讨运不□光乞师于氐王杨

茂搜茂搜遣子难敌助之难敌求货于光光不与杨

武乃厚赂难敌谓之曰流人宝物悉在光处今伐我

不如伐光难敌大喜声言助光内与运同光弗之知

也遣息援率众助邈运与难敌夹攻邈等援为流矢

所中死贼遂大盛光婴城固守自夏迄冬愤激成疾

佐吏及百姓咸劝光退据魏兴光按剑曰吾受国厚

恩不能剪除寇贼今得自死便如登仙何得退还也

声绝而卒时年五十五百姓悲泣远近伤惜之有二

子炅迈炅少辟太宰掾迈多才略有父风州人推迈

权领州事与贼战没别驾范旷及督护王乔奉光妻

息率其遗众还据魏兴其后义阳太守任愔为梁州

光妻子归本郡南阳太守应詹白都督王敦称光在

梁州能兴微继绝威振巴汉值中原倾复征镇失守

外无救助内阙资储以寡敌众经年抗御厉节不挠

宜应追论显赠以慰存亡敦不能从

  鲁芝

按晋书良吏传芝字世英扶风郿人也魏宣帝起为

使持节领护匈奴中郎将振威将军并州刺史以绥

缉有方迁大鸿胪毋丘俭平拜扬武将军荆州刺史

诸葛诞以寿春叛文帝奉魏帝出征征兵四方芝率

荆州文武以为先驱诞平进爵武进亭侯迁大尚书

掌刑理常道乡公即位进爵城乡侯迁监青州诸

军事振武将军青州刺史武帝践祚转镇东将军进

爵为侯

  胡威

按晋书良吏传威字伯武一名貔淮南寿春人也父

质以忠清着称少与乡人蒋济朱绩俱知名于江淮

间仕魏至征东将军荆州刺史威早厉志尚质之为

荆州也威自京都定省家贫无车马僮仆自驱驴单

行每至客舍躬放驴取樵炊爨食毕复随侣进道既

至见父停□中十余日告归父赐绢一匹为装威曰

大人清高不审于何得此绢质曰是吾俸禄之余以

为汝粮耳威受之辞归质帐下都督先威未发请假

还家阴资装于百余里要威为伴每事佐助行数百

里威疑而诱问之既知乃取所赐绢与都督谢而遣

之后因他信以白质质杖都督一百除吏名其父子

清慎如此于是名誉着闻拜侍御史历南乡侯安丰

太守迁徐州刺史勤于政术风化大行后入朝武帝

语及平生因叹其父清谓威曰卿孰与父清对曰臣

不如也帝曰卿父以何为胜邪对曰臣父清恐人知

臣清恐人不知是臣不及远也帝以威言直而婉谦

而顺累迁监豫州诸军事右将军豫州刺史入为尚

书加奉车都尉威尝谏时政之宽帝曰尚书郎以下

吾无所假借威曰臣之所陈岂在丞郎令史正谓如

臣等辈始可以肃化明法耳拜前将军监青州诸军

事青州刺史以功封平春侯太康元年卒于位追赠

使持节都督青州诸军事镇东将军余如故谥曰烈

子奕嗣奕字次孙仕至东平将军威弟罴字季象亦

有干用仕至益州刺史安东将军

  山涛

按晋书本传涛字巨源河内怀人有器量介然不群

泰始初加奉车都尉失权臣意出为冀州刺史冀州

俗薄无相推毂涛甄隐屈搜访贤才旌命三十余

人皆显名当时人怀慕尚风俗颇革转北中郎将督

邺城守事入为侍中迁尚书

  范晷

按晋书良吏传晷字彦长南阳顺阳人也少游学清

河遂徙家侨居郡命为五官掾历河内郡丞太守裴

楷雅知之荐为侍御史调补上谷太守遭丧不之官

后为司徒左长史转冯翊太守甚有政能善于抚绥

百姓爱悦之征拜少府出为凉州刺史转雍州于时

西土荒毁氐羌蹈藉田桑失收百姓困弊晷倾心化

导劝以农桑所部甚赖之元康中加左将军卒于官

二子广雅

  尹奉

按贵州通志奉南阳人宁州刺史先刺史王逊时爨

量保盘南逊出军攻讨不能克逊卒奉代至重募侥

外彝刺杀量而诱降李□盘南平以功进安西将军

封迁陵伯

  丁绍

按晋书本传绍字叔伦谯国人也少开朗公正早历

清官为广平太守政平讼理道化大行于时河北骚

扰靡有完邑而广平一郡四境乂安是以皆悦其法

而从其令及临漳被围南阳王模窘急绍率郡兵赴

之模赖以获全模感绍恩生为立碑迁徐州刺史士

庶恋慕攀附如归未之官复转荆州刺史从车千乘

南渡河至许时南阳王模为都督留绍启转为冀州

刺史到镇率州兵讨破汲桑有功加宁北将军假节

监冀州诸军事时境内羯贼为患绍捕而诛之号为

严肃河北人畏而爱之绍自以为才足为物雄当官

莅政每事□举视天下之事若运于掌握遂慨然有

董正四海之志矣是时王浚盛于幽州苟晞盛于青

州然绍视二人蔑如也永嘉三年暴疾而卒临终叹

曰此乃天亡冀州岂吾命哉怀帝策赠车骑将军

  张轨

按晋书本传轨字士彦安定乌氏人永宁初为凉州

刺史征九郡胄子五百人立学校春秋行乡射礼永

兴中晋昌张越谶言阴图代轨武威太守张琠遣子

坦驰诣京表曰刺史之莅臣州若慈母之于赤子百

姓之爱臣轨若旱苗之得膏雨伏闻信惑流言当有

迁代民情嗷嗷如失父母帝览之优诏劳轨依所奏

  李矩

按晋书本传矩字世回平阳人元帝践祚为司州刺

史时弘农太守尹安振威将军宋始等四军并屯洛

阳各相疑阻莫有固志矩与郭默各遣千骑至洛以

镇之安等乃同谋告石勒勒遣石生率骑五千至洛

阳矩默军皆退还俄而四将复背勒遣使乞迎默又

遣步卒五百人入洛石生以四将相谋不能自安乃

掳宋始一军渡河而南百姓相率归矩于是洛中遂



  祖逖

按晋书本传逖字士雅范阳遵人元帝时拜豫州刺

史爱人下士虽□交贱隶皆恩礼遇之由是黄河以

南尽为晋土百姓置酒歌曰幸哉遗黎免俘掳三辰

既朗遇慈父元酒忘劳甘瓠脯何以咏思歌且舞一

日妖星见于豫州之分逖见曰为我矣俄卒于雍丘

年五十六豫州士女若丧考妣谯梁百姓为之立祠

  王逊

按晋书本传逊字邵伯魏兴人也仕郡察孝廉为吏

部令史转殿中将军累迁上洛太守私牛马在郡生

驹犊者秩满悉以付官云是郡中所产也转魏兴太

守惠帝末西南夷叛宁州刺史李毅卒城中百余人

奉毅女固守经年永嘉四年治中毛孟诣京师求刺

史不见省孟固陈曰君亡亲丧幽闭穷城万里诉哀

不垂愍救既□包胥无哭秦之感又愧梁妻无崩城

之验存不若亡乞赐臣死朝廷怜之乃以逊为南夷

校尉宁州刺史使于郡便之镇逊与孟俱行道遇寇

贼逾年乃至外逼李雄内有夷寇吏士散没城邑丘

墟逊披荒纠厉收聚离散专杖威刑鞭挞殊俗逊未

到州遥举董联为秀才建宁功曹周悦谓联非才不

下版檄逊既到收悦杀之悦弟潜谋杀逊以前建宁

太守赵混子涛代为刺史事觉并诛之又诛豪右不

奉法度者数十家征伐诸夷俘馘千计获马及牛羊

数万余于是莫不振服威行宁土又遣子澄奉表劝

进于元帝帝嘉之累加散骑常侍安南将军假节校

尉刺史如故赐爵褒中县公逊以地势形便上分牂

牁为平夷郡分朱提为南广郡分建宁为夜郎郡分

永昌为梁水郡又改益州郡为晋宁郡事皆施行先

是越嶲太守李钊为李雄所执自蜀逃归逊复以钊

为越嶲太守李雄遣李骧任回攻钊钊自南秦与汉

嘉太守王载共距之战于温水钊败绩载遂以二郡

附雄后骧等又渡泸水寇宁州逊使将军姚崇爨琛

距之战于堂狼大破骧等崇追至泸水透水死者千

余人崇以道远不敢渡水逊以崇不穷追也怒囚群

帅执崇鞭之怒甚发上冲冠冠为之裂夜中卒逊在

州十四年州人复立逊中子坚行州府事诏除坚为

南夷校尉宁州刺史假节谥逊曰壮陶侃惧坚不能

抗对蜀人太宁末表以零陵太守尹奉为宁州征坚

还京病卒兄澄袭爵历魏兴太守散骑常侍

  蔡豹

按晋书本传豹字士宣陈留圉城人高祖质汉卫尉

左中郎将邕之叔父也祖睦魏尚书父宏阴平太守

豹有气干历河南丞长乐清河太守避乱南渡元帝

以为振武将军临淮太守迁建威将军徐州刺史初

祖逖为徐州豹为司马素易豹至是逖为豫州而豹

为徐州俱受征讨之寄逖甚愧之是时太山太守徐

龛与彭城内史刘遐同讨反贼周抚于寒山龛将于

药斩抚及论功而遐先之龛怒以太山叛自号安北

将军兖州刺史攻破东莞太守侯史旄而据其坞石

季龙伐之龛惧求降元帝许焉既而复叛归石勒勒

遣其将王伏都张景等数百骑助龛诏征卤将军羊

鉴武威将军侯礼临淮太守刘遐鲜卑段文鸯等与

豹共讨之诸将畏□顿兵下邳不敢前豹欲进军鉴

固不许龛遣使请救于勒勒辞以外难而多求于龛

又王伏都等淫其室龛知勒不救且患伏都等纵暴

乃杀之复求降元帝恶其反复不纳敕豹鉴以时进

讨鉴及刘遐等并疑惮不相听从互有表闻故豹久

不得进尚书令刁协奏曰臣等伏思淮北征军已失

不速今方盛暑且涉山险山人便弓弩习土俗一人

守厄百夫不当且运漕至难一朝粮乏非复智力所

能防御也书云宁致人不致于人宜顿兵所在深壁

固垒至秋不了乃进大军诏曰知难而退诚合兵家

之言然小贼虽狡猾故成擒耳未战而退先自摧□

亦古之所忌且邵存已据贼垒威势既振不可退一

步也于是遣治书御史郝嘏为行台催摄令进讨豹

欲径进鉴执不听协又奏免鉴官委豹为前锋以鉴

兵配之降号折冲将军以责后效豹进据卞城欲以

逼龛时石季龙屯巨平将攻豹豹夜遁退守下邳徐

龛袭取豹辎重于檀丘将军留宠陆党力战死之豹

既败将归谢罪北中郎王舒止之曰胡寇方至使君

且当摄职为百姓障扞贼退谢罪不晚也豹从之元

帝闻豹退使收之使者至王舒夜以兵围豹豹以为

他难率麾下击之闻有诏乃止舒执豹送至建康斩

之尸于市三日时年五十二豹在徐土内抚将士外

怀诸众甚得远近情闻其死多悼惜之无子兄子裔

字符子散骑常侍兖州刺史高阳乡侯殷浩北伐使

裔率众出彭城卒于军

  李毅

按陕西通志毅宁州刺史素爱抚士民威着诸羌毅

卒诸羌叛子秀领州事绰有父风乃奖励战士坚城

固守城中食尽炙鼠掘草以食伺敌怠缓辄出兵掩

击破之

  孔汪

按晋书孔愉传愉子汪字德泽好学有志行孝武帝

时位至侍中时茹千秋以佞□见幸于会稽王道子

汪屡言之于帝帝不纳迁尚书太常卿以不合意求

出为假节都督交广二州诸军事征卤将军平越中

郎将广州刺史甚有政绩为岭表所称太元十七年



 州牧部名臣列传二

  宋

  檀和之

按广东通志和之高平金乡人父凭积有军功和之

智略尢着文帝尝称其有将才元嘉二十年冬诏以

和之为交州刺史□交留意足民乃更练武会林邑

王阳迈寇盗不已文帝以和之为龙骧将军领交广

兵及振武将军宗□伐之和之遣司马萧景宪为前

锋阳迈闻之惧欲输金一万斤银十万斤铜三十万

斤还所略日南户其大臣毒僧达谏止之乃遣大师

范扶龙戍其北界区粟城景宪攻城克之乘胜入象

浦阳迈以具装被象来拒□制狮之形御之象果惊

奔遂克林邑阳迈父子并挺身逃奔获其珍异皆是

未名之宝又销其金人得黄金数十万斤和之既克

远彝益自谦慎以余财颁及交广军士捷闻召还以

功封云杜县子景宪代刺史交州卒追赠左将军谥

曰襄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