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辞以待之寇围稍懈恢出奇奋击大破之逐北至盘

江扼牂牁乃得与亮相通卒定南土论功恢居多封

汉兴亭侯

  魏

  刘馥

按魏志本传馥字符颖沛国相人也避乱扬州建安

初说袁术将戚寄秦翊使率众与俱诣太祖太祖悦

之辟为司徒掾后孙策所置庐江太守李述攻杀扬

州刺史严象庐江梅干雷绪陈兰等聚众数万在江

淮间郡县残破太祖方有袁绍之难谓馥可任以东

南之事遂表为扬州刺史馥既受命单马造合肥空

城建立州治南怀绪等皆安集之贡献相继数年中

恩化大行百姓乐其政流民越江山而归者以万数

于是聚诸生立学校广屯田兴治芍陂及茹陂七门

吴塘诸堨以溉稻田官民有蓄又高为城垒多积木

石编作草苫数千万枚益贮鱼膏数千斛为战守备

建安十三年卒孙权率十万众攻围合肥城百余日

时天连雨城欲崩于是以苫蓑复之夜然脂照城外

视贼所作而为备贼以破走扬州士民益追思之以

为虽董安于之守晋阳不能过也及陂塘之利至今

为用

  梁习

按魏志本传习字子虞陈郡柘人也为郡纲纪太祖

为司空辟召为漳长累转乘氏海西下邳令所在有

治名还为西曹令史迁为属并土新附习以别部司

马领并州刺史时承高干荒乱之余寇边在界张雄

跋扈吏民亡叛入其部落兵家拥众作为寇害更相

扇动往往□跱习到官诱喻招纳皆礼召其豪右稍

稍荐举使诣幕府豪右已尽乃次发诸丁强以为义

从又因大军出征分请以为勇力吏兵已去之后稍

移其家前后送邺凡数万口其不从命者兴兵致讨

斩首千数降附者万计单于恭顺名王稽颡部曲服

事供职同于编户边境肃清百姓布野勤劝农桑令

行禁止贡达名士咸显于世语在常林传太祖嘉之

赐爵关内侯更拜为真长老称咏以为自所闻识刺

史未有及习者建安十八年州并属冀州更拜议郎

西部都督从事统属冀州总故部曲又使于上党取

大材供邺宫室习表置屯田都尉二人领客六百夫

于道次耕种菽粟以给人牛之费后单于入侍西北

无虞习之绩也文帝践阼复置并州复为刺史进封

申门亭侯邑百户政治常为天下最太和二年征拜

大司农习在州二十余年而居处贫穷无方面珍物

明帝异之礼赐甚厚四年薨子施嗣初济阴王思与

习俱为西曹令史思因直日白事失太祖指太祖大

怒教召主者将加重辟时思近出习代往对已被收

执矣思乃驰还自陈己罪罪应受死太祖叹习之不

言思之识分曰何意吾军中有二义士乎后同时擢

为刺史思领豫州思亦能吏然苛碎无大体官至九

卿封列侯

  张既

按魏志本传既字德容冯翊高陵人太祖为司空辟

未至举茂才除新丰令治为三辅第一后从太祖破

马超于华阴西定关右以既为京兆尹招怀流民兴

复县邑百姓怀之魏国既建为尚书出为雍州刺史

太祖谓既曰还君本州可谓衣绣昼行矣从征张鲁

别从散关入讨叛氐收其麦以给军食鲁降既说太

祖拔汉中民数万户以实长安及三辅其后与曹洪

破吴兰于下辩又与夏侯渊宋建别攻临洮狄道平

之是时太祖徙民以充河北陇西天水南安民相恐

动扰扰不安既假三郡人为将吏者休课使治屋宅

作水碓民心遂安太祖将拔汉中守恐刘备北取武

都氐以逼关中问既既曰可劝使北出就谷以避贼

前至者厚其宠赏则先者知利后必慕之太祖从其

策乃自到汉中引出诸军令既之武都徙氐五万余

落出居扶风天水界是时武威颜俊张掖和鸾酒泉

黄华西平曲演等并举郡反自号将军更相攻击俊

遣使送母及子诣太祖为质求助太祖问既既曰俊

等外假国威内生傲悖计定势足后即反耳今方事

定蜀且宜两存而斗之犹卞庄子之刺虎坐收其毙

也太祖曰善岁余鸾遂杀俊武威王秘又杀鸾是时

不置凉州自三辅距西域皆属雍州文帝即王位初

置凉州以安定太守邹岐为刺史张掖张进执郡守

举兵拒岐黄华曲演各逐故太守举兵以应之既进

兵为护羌校尉苏则声势故则得以有功既进爵都

乡侯凉州泸水胡伊健妓妾治元多等反河西大扰

帝忧之曰非既莫能安凉州乃召邹岐以既代之诏

曰昔贾复请击郾贼光武笑曰执金吾击郾吾复何

忧卿谋略过人今则其时以便宜从事勿复先请遣

护军夏侯儒将军费曜等继其后既至金城欲渡河

诸将守以为兵少道险未可深入既曰道虽险非井

陉之隘边寇乌合无左车之计今武威危急赴之宜

速遂渡河贼七千余骑逆拒军于鹯阴口既扬声军

从鹯阴乃潜由且次出至武威胡以为神引还显美

既已据武威曜乃至儒等犹未达既劳赐将士欲进

军击胡诸将皆曰士卒疲倦敌众气锐难与争锋既

曰今军无见粮当因敌为资若寇见兵合退依深山

追之则道险穷饿兵还则出候寇钞如此兵不得解

所谓一日纵敌患在数世也遂前军显美胡骑数千

因大风欲放火烧营将士皆恐既夜藏精卒三千人

为伏使参军成公英督千余骑挑战敕使阳退胡果

争奔之因发伏截其后首尾进击大破之斩首获生

以万数帝甚悦诏曰卿逾河历险以劳击逸以寡胜

众功过南仲勤逾吉甫此勋非但破胡乃永宁河右

使吾长无西顾之念矣徙封西乡侯增邑二百并前

四百户酒泉苏衡反与羌豪邻戴及丁令胡万余骑

攻边县既与夏侯儒击破之衡及邻戴等皆降遂上

疏请与儒治左城筑鄣塞置烽候邸阁以备胡西羌

恐率众二万余落降其后西平曲光等杀其郡守诸

将欲击之既曰惟光等造反郡人未必悉同若便以

军临之吏民羌胡必谓国家不别是非更使皆相持

着此为虎傅翼也光等欲以羌胡为援今先使羌胡

钞击重其赏募所掳获者皆以畀之外沮其势内离

其交必不战而定乃檄告谕诸羌为光等所诖误者

原之能斩贼帅送首者当加封赏于是光部党斩送

光首其余咸安堵如故既临二州十余年政惠着闻

其所礼辟扶风庞延天水杨阜安定胡遵酒泉庞淯

炖煌张恭周生烈等终皆有名位黄初四年薨诏曰

昔荀桓子立勋翟土晋侯赏以千室之邑冯异输力

汉朝光武封其二子故凉州刺史张既能容民畜众

使群羌归土可谓国之良臣不幸薨陨朕甚愍之其

赐小子翁归爵关内侯明帝即位追谥肃侯子缉嗣

  杜恕

按魏志杜畿传畿子恕字务伯太和中为散骑黄门

侍郎恕以为古之刺史奉宣六条以清静为名威风

着称今可勿令领兵以专民事俄而镇北将军吕昭

又领冀州乃上疏曰帝王之道莫尚乎安民安民之

术在于丰财丰财者务本而节用也方今二贼未灭

戎车亟驾此自熊虎之士展力之秋也然搢绅之儒

横加荣慕搤腕抗论以孙吴为首州郡牧守咸共忽

恤民之术修将率之事农桑之民竞干戈之业不可

谓务本帑藏岁虚而制度岁广民力岁衰而赋役岁

兴不可谓节用今大魏奄有十州之地而承丧乱之

弊计其户口不如往昔一州之民然而二方僭逆北

卤未宾三边遘难绕天略市所以统一州之民经营

九州之地其为艰难譬策羸马以取道里岂可不加

意爱惜其力哉以武皇帝之节俭府藏充实犹不能

十州拥兵郡且二十也今荆扬青徐幽并雍凉缘边

诸州皆有兵矣其所恃内充府库外制四夷者惟兖

豫司冀而已臣前以州郡典兵则专心军功不勤民

事宜别置将守以尽治理之务而陛下复以冀州宠

秩吕昭冀州户口最多田多垦辟又有桑枣之饶国

家征求之府诚不当复任以兵事也若以北方当须

镇守自可专置大将以镇安之计所置吏士之费与

兼官无觉然昭于人才尚复易中朝苟乏人兼才者

势不独多以此推之知国家以人择官不为官择人

也官得其人则政平讼理政平故民富实讼理故囹

圄虚空陛下践祚天下断狱百数十人岁岁增多至

五百余人矣民不益多法不益峻以此推之非政教

陵迟牧守不称之明效欤往年牛死通率天下十能

损二麦不半收秋种未下若二贼游魂于疆场飞刍

挽粟千里不及究此之术岂在强兵乎武士劲卒愈

多愈病耳夫天下犹人之体腹心充实四支虽病终

无大患今兖豫司冀亦天下之腹心也是以愚臣慺

慺实愿四州之牧守独修务本之业以堪四支之重

然孤论难持犯欲难成众怨难积疑似难分故累载

不为明主所察凡言此者类皆疏贱疏贱之言实未

易听若使善策必出于亲贵固不犯四难以求忠爱

此古今之所常患也

  温恢 孟建

按魏志本传恢字曼基太原祁人也举孝廉为廪丘

长鄢陵广川令彭城鲁相所在见称入为丞相主簿

出为扬州刺史太祖曰甚欲使卿在亲近顾以为不

如此州事大故书云股肱良哉庶事康哉得无当得

蒋济为治中邪时济见为丹阳太守乃遣济还州又

语张辽乐进等曰扬州刺史晓达军事动静与共咨

议建安二十四年孙权攻合肥是时诸州皆屯戍恢

谓兖州刺史裴潜曰此间虽有贼不足忧而畏征南

方有变今水生而子孝县军无有远备关羽骁锐乘

利而进必将为患于是有樊城之事诏书召潜及豫

州刺史吕贡等潜等缓之恢密语潜曰此必襄阳之

急欲赴之也所以不为急会者不欲惊动远众一二

日必有密书促卿进道张辽等又将被召辽等素知

王意后召前至卿受其责矣潜受其言置辎重更为

轻装速发果被促令辽等寻各见召如恢所策文帝

践阼以恢为侍中出为魏郡太守数年迁凉州刺史

持节领护羌校尉道病卒时年四十五诏曰恢有柱

石之质服事先帝功勤名著及为朕执事忠于王室

故授之以万里之任任之以一方之事如何不遂吾

甚愍之赐恢子生爵关内侯生早卒爵绝恢卒后汝

南孟建为凉州刺史有治名官至征东将军

  贾逵

按魏志本传逵字梁道河东襄陵人也文帝即王位

以邺县户数万在都下多不法乃以逵为邺令月余

迁魏郡太守大军出征复为丞相主簿祭酒逵尝坐

人为罪王曰叔向犹十世宥之况逵功德亲在其身

乎从至黎阳津渡者乱行逵斩之乃整至谯以逵为

豫州刺史是时天下初复州郡多不摄逵曰州本以

御史出监诸郡以六条诏书察长吏二千石已下故

其状皆言严能鹰扬有督察之才不言安静宽仁有

恺悌之德也今长吏慢法盗贼公行州知而不纠天

下复何取正乎兵曹从事受前刺史假逵到官数月

乃还考竟其二千石以下阿纵不如法者皆举奏免

之帝曰逵真刺史矣布告天下当以豫州为法赐爵

关内侯州南与吴接逵明斥候缮甲兵为守战之备

贼不敢犯外修军旅内治民事遏鄢汝造新陂又断

山溜长溪水造小弋阳陂又通运渠二百余里所谓

贾侯渠者也黄初中与诸将并征吴破吕范于洞浦

进封阳里亭侯加建威将军明帝即位增邑二百户

并前四百户太和二年帝使逵督前将军满宠东莞

太守胡质等四军从西阳直向东关曹休从皖司马

宣王从江陵逵至五将山休更表贼有请降者求深

入应之诏宣王驻军逵东与休合进逵度贼无东关

之备必并军于皖休深入与贼战必败乃部署诸将

水陆并进行二百里得生贼言休战败权遣兵断夹

石诸将不知所出或欲待后军逵曰休兵败于外路

绝于内进不能战退不得还安危之机不及终日贼

以军无后继故至此今疾进出其不意此所谓先人

以夺其心也贼见吾兵必走若待后军贼已断险兵

虽多何益乃兼道进军多设旗鼓为疑兵贼见逵军

遂退逵据夹石以兵粮给休休军乃振会病笃谓左

右曰受国厚恩恨不斩孙权以下见先帝丧事一不

得有所修作薨谥曰肃侯子充嗣豫州吏民追思之

为刻石立祠青龙中帝东征乘辇入逵祠诏曰昨过

项见贾逵碑像念之怆然古人有言患名之不立不

患年之不长逵存有忠勋没而见思可谓死而不朽

者矣其布告天下以劝将来

  吴

  陆引

按吴志本传引字敬宗凯弟也赤乌十一年交址九

真夷贼攻没城邑交部搔动以引为交州刺史安南

校尉引入南界喻以恩信务崇招纳高凉渠帅黄吴

等支党三千余家皆出降引军而南重宣至诚遗以

财币贼帅百余人民五万余家深幽不羁莫不稽颡

交域清泰就加安南将军复讨苍梧建陵贼破之前

后出兵八千余人以充军用永安元年征为西陵督

封都亭侯后转左虎林中书丞华核表荐引曰引天

姿聪明才通行洁昔历选曹遗迹可纪还在交州奉

宣朝恩流民归附海隅肃清苍梧南海岁旧有风障

气之害风则折木飞砂转石气则雾□飞鸟不经自

引至州风气绝息商旅平行民无疾疫田稼丰稔州

治临海海流秋咸引又畜水民得甘食惠风横被化

感人神遂凭天威招合遗散至被诏书当出民感其

恩以忘恋土负老携幼甘心景从众无携贰不烦兵

卫自诸将合众皆胁之以威未有如引结以恩信者

也衔命在州十有余年滨带殊俗宝玩所生而内无

粉黛附珠之妾家无文甲犀象之珍方之今臣实难

多得宜在辇毂股肱王室以赞唐虞康哉之颂江边

任轻不尽其才虎林选督堪之者众若召还都宠以

上司则天工毕修庶绩咸熙矣

  晋

  陶璜

按晋书本传璜字世英丹阳秣陵人也父基吴交州

刺史璜仕吴历显位孙皓以璜为使持节都督交州

诸军事前将军交州牧武平九德新昌土地险阻夷

獠劲悍历世不宾璜征讨开置三郡及九真属国三

十余县征璜为武昌都督以合浦太中修允代之交

土人请留璜以千数于是遣还皓既降晋手书遣璜

息融初璜归顺璜流涕数日遣使送印绶诣洛阳帝

诏复其本职封宛陵侯改为冠军将军吴既平晋减

州郡兵璜上言曰交土荒裔斗绝一方或重译而言

连带山海又南郡去州海行千有余里外距林邑才

七百里夷帅范熊世为逋寇自称为王数攻百姓且

连接扶南种类猥多朋党相倚负险不宾往隶吴时

数作寇逆攻破郡县杀害吏臣以尪驽昔为故国所

采偏戍在南十长有余年虽前后征讨剪其魁桀深

山僻穴尚有逋窜又臣所统之卒本七千余人南土

温湿多有气毒加累年征讨死亡减耗其见在者二

千四百二十人今四海混同无思不服当卷甲消刃

礼乐是务而此州之人识义者寡厌其安乐好为祸

乱又广州南岸周旋六千余里不宾属者乃五万余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