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效使使者召敞拜为冀州刺史既到部而广川王国

群辈不道贼连发不得敞以耳目发起贼主名区处

诛其渠帅广川王姬昆弟及王同族宗室刘调等通

行为之囊□皆入王宫敞自将郡国吏车数百两围

守王宫搜索调等果得之殿屋重轑中敞传吏皆捕

格断头悬其头王宫门外因劾奏广川王天子不忍

致法削其户敞居部岁余冀州盗贼禁止

  后汉

  鲍永

按后汉书本传永字君长上党屯留人光武时迁扬

州牧时南土尚多寇暴永以吏人痍伤之后乃缓其

衔辔示诛强横而镇抚其余百姓安之建武十一年

征为司隶校尉帝叔父赵王良尊戚贵重永以事劾

良大不敬由是朝廷肃然乃辟扶风鲍恢为都官从

事鲍恢亦抗直不避强御帝常曰贵戚且宜敛手以

避二鲍

  郭贺

按后汉书蔡茂传贺字乔卿雒阳人建武中为尚书

令在职六年晓习故事多所匡益拜荆州刺史引见

赏赐恩宠隆异及到官有殊政百姓便之歌曰厥德

仁明郭乔卿忠正朝廷上下平显宗巡狩至南阳特

见嗟叹赐以三公之服黼黻冕旒敕行部去襜帷使

百姓见其容服以章有德每所经过吏人指以相示

莫不荣之永平四年征拜河南尹以清静称卒诏书

愍惜赐车一乘钱四十万

  郭伋

按后汉书本传伋字细侯茂陵人为并州牧所过问

民疾苦聘求耆德雄俊设几杖之礼朝夕与参政事

始至行部到西河有儿童数百各骑竹马道次迎拜

问儿曹何自远来对曰闻使君到喜故来奉迎及事

讫诸儿复送郭外问使君何日当还伋谓别驾从事

计日当告之行部既还先期一日伋为违信于诸儿

遂止于野亭须期乃入

  张禹

按后汉书本传禹字伯达襄国人举孝廉建初中拜

扬州刺史当过江行部中土民皆以江有子胥之神

难于济涉禹将度吏固请禹厉声曰子胥如有灵知

吾志在理察枉讼岂危我哉遂鼓楫而过历行郡邑

深幽之处莫不毕到亲录囚徒多所明举民怀喜悦

元和二年转兖州刺史亦有清平称

  杨扶

按广东通志扶字圣仪会稽乌伤人和帝永元中扶

以荐辟为武源令迁交趾刺史有理能名洞民有群

入人家夺饮食者其家与之格斗党与毕集因行劫

掠督邮往捕反为所伤后乃益兵始就缚扶谓曰汝

第饥尔叱使就粟南海群吏尽诤以为纵恶不可扶

笑遣之行二日尽投江中闻者大惊有瞽妪市物泉

刀尽失讼诸扶扶密遣人诇得所遗予妪妪感泣而

去凡行部所至有恩惠州人为之谣曰杨圣仪政多

奇盖此类也

  王业

按搜神记业字子香汉和帝时为荆州刺史每出行

部浴斋素以祈于天地当启佐愚心无使有枉百

姓在州七年惠风大行苛慝不作山无豺狼卒于湘

江有二白虎低头曳尾宿卫其侧及丧去虎逾州境

忽然不见民共为立碑号曰湘江白虎墓

  张乔

按广东通志乔永初元年为交址刺史时日南象林

侥外蛮彝区邻数千人攻象林县烧城寺杀长吏交

址刺史樊演发交址九真二郡兵万余人救之贼势

转盛会侍御贾昌使日南即与州郡并力讨之不利

帝以为忧明年召公卿百官及四府掾属掾其方略

皆议遣大将发荆扬兖豫四万人赴之大将军从事

中郎李固驳其不可谓乔前在益州有破卤功可用

为刺史帝从固议即拜乔为交址刺史乔至开示诱

慰并皆降散由是岭外复平

  法雄

按后汉书本传雄字文强扶风郿人也宣帝时雄初

仕郡功曹辟太傅张禹府举雄高第除平氏长善政

事吏人畏爱之南阳太守鲍得上其理状迁宛陵令

永初三年海贼张伯路等三千余人自称将军寇滨

海九郡杀二千石令长初遣侍御史庞雄督州郡兵

击之伯路等乞降寻复屯聚明年伯路复与平原刘

文河等三百余人称使者攻厌次城杀长吏转入高

唐渠帅皆称将军共朝谒伯路党众浸盛乃遣中丞

御史王宗持节发幽冀诸郡兵合数万人乃征雄为

青州刺史与王宗并力讨之连战破贼斩首溺死者

数百人余皆奔走收器械财物甚众会赦诏到贼犹

以军甲未解不敢归降于是王宗召刺史太守共议

皆以为当遂击之雄曰不然兵凶器战危事勇不可

恃胜不可必贼若乘船浮海深入远岛攻之未易也

及有赦令可且罢兵以慰诱其心势必解散然后图

之可不战而定也宗善其言即罢兵贼闻大喜乃还

所掠人而东莱郡兵独未解甲贼复惊恐遁走辽东

止海岛上五年春乏食复抄东莱间雄率郡兵击破

之贼逃还辽东辽东人李久等共斩平之于是州界

清静雄每行部录囚徒察颜色多得情伪长吏不奉

法者皆解印绶去

  綦毋俊

按广东通志俊会稽上虞人少涉儒学治左氏春秋

安帝永初中举孝廉拜左校令出为交址刺史元初

三年合浦蛮反遣侍御史任逴督州郡兵讨之俊保

障苍梧乃往戎行所向摧靡功当封赏上书归功于

逴自谓致寇当诛帝下诏美之其后同郡虞翻称俊

拔济一郡让爵士之封多其不伐云

  桓宣

按陕西通志宣谯国人安帝时为梁州刺史时四方

多事宣务本节用每农月亲载耒登台劝民四境无

惰业者岁屡稍稔

  镡显

按河南通志显潼川州人安帝末为豫州刺史时天

下饥民多为盗有司收捕且万余人显悯其穷困故

陷刑辟辄释去因自奏劾帝甚嘉之

  苏章

按后汉书本传章字孺文扶风平陵人也少博学能

属文安帝时举贤良方正对策高第为议郎数陈得

失其言甚直出为武原令时岁饥辄开仓廪活三千

余户顺帝时迁冀州刺史故人为清河太守章行部

案其奸臧乃请太守为设酒肴陈平生之好甚欢太

守喜曰人皆有一天我独有二天章曰今夕苏孺文

与故人饮者私恩也明日冀州刺史案事者公法也

遂举正其罪州境知章无私望风畏肃换为并州刺

史以摧折权豪忤旨坐免隐身乡里不交当世后征

为河南尹不就时天下日敝民多悲苦论者举章有

干国才朝廷不能复用卒于家

  周举

按后汉书本传举字宣光汝阳人博学洽闻为儒者

宗举茂才为平丘令上书言当世得失辞甚切正迁

并州刺史太原一郡旧俗以介子推焚骸有龙忌之

禁至其亡月咸言神灵不乐举火由是士民每冬中

辄一月寒食莫敢烟爨老少不堪岁多死者举既到

州乃作吊书以置子推之庙言盛冬去火残损民命

非贤者之意以宣示愚民使还温食于是众惑稍解

风俗颇革转冀州刺史

  周敞

按广东通志敞汝南人举孝廉顺帝永和元年为交

址太守请立为州即拜敞交址刺史怀柔民彝甚有

威惠自邓让以七郡归附后寇贼时发敞能劳来安

集海寇不敢犯境尝行部至龙川闻山木响异因伐

取以为鼓以下分鼓给桂林郡上分鼓给交址郡击

一鼓则二鼓皆鸣俚獠相惊谓有龙潜而密应者莫

不畏之因名其山曰龙山

  朱穆

按后汉书本传穆字公叔桓帝永兴元年百姓荒馑

流移道路冀州盗贼尤多故擢穆为冀州刺史冀部

令长闻穆济河解印绶去者四十余人宦者赵忠丧

父归葬安平僭为玉匣偶人穆下郡案验吏畏其严

明遂发墓剖棺陈尸出之帝闻大怒征穆诣廷尉输

作左校太学书生刘陶等数千人诣阙上书愿黥首

系趾代穆校作帝览其奏乃赦之

  蔡衍

按后汉书本传衍汝南项人举孝廉稍迁冀州刺史

中常侍贝瑗托其弟恭举茂才衍不受乃收赍书者

案之又劾奏河间相曹鼎赃罪千万鼎者中常侍腾

之弟也腾使大将军梁冀为书请之衍不答鼎竟坐

输作左校乃征衍拜议郎

  第五种

按后汉书本传种字兴先少厉志义为吏冠名州郡

永寿中以司徒掾清诏使冀州廉察灾害举奏刺史

二千石以下所刑免甚众弃官奔走者数十人还以

奉使称职拜高密侯相是时徐兖二州盗贼群□高

密在二州之交种乃大储粮□勤厉吏士贼闻皆惮

之桴鼓不鸣流民归者岁中至数千家以能换为卫

相迁兖州刺史中常侍单超兄子匡为济阴太守负

势贪放种欲收举未知所使会闻从事卫羽素抗厉

乃召羽具告之谓曰闻公不畏强御今欲相委以重

事若何对曰愿庶几于一割羽出遂驰至定陶闭门

收匡宾客亲吏四十余人六七日中纠发其臧五六

十万种即奏匡并以劾超匡窘迫遣剌客刺羽羽觉

其奸乃收系客具得情状州内震栗朝廷嗟叹之是

时太山贼叔孙无忌等暴横一境州郡不能讨羽说

种曰中国安宁忘战日久而太山险阻寇猾不制今

虽有精兵难以赴敌羽请往譬降之种敬诺羽乃往

备说祸福无忌即帅其党与三千余人降单超积怀

忿恨遂以事陷种竟坐徙朔方

  贾琮

按后汉书本传琮字孟坚东郡聊城人也举孝廉再

迁为京兆令有政理迹旧交址土多珍产明玑翠羽

犀象□瑁异香美木之属莫不自出前后剌史率多

无清行上承权贵下积私赂财计盈给辄复求见迁

代故吏民怨叛中平元年交址屯兵反执刺史及合

浦太守自称柱天将军灵帝特敕三府精选能吏有

司举琮为交址刺史琮到部讯其反状咸言赋敛过

重百姓莫不空单京师遥远告冤无所民不聊生自

活故聚为盗贼琮即移书告示各使安其资业招抚

荒散蠲复徭役诛斩渠帅为大害者简选良吏试守

诸县岁间荡定百姓以定巷路为之歌曰贾父来晚

使我先反今见清平吏不敢饭在事三年为十三州

最征拜议郎时黄巾新破兵凶之后郡县重敛因缘

生奸诏书沙汰刺史二千石更选清能吏乃以琮为

冀州刺史旧典传车骖驾垂赤帷裳迎于州界及琮

之部升车言曰刺史当远视广听纠察美恶何有反

垂帷裳以自掩塞乎乃命御者褰之百城闻风自然

竦震其诸臧过者望风解印绶去惟瘿陶长济阴董

昭观津长梁国黄就当官待琮于是州界翕然灵帝

崩大将军何进表琮为度辽将军卒于官

  王允

按后汉书本传允字子师太原祁人中平元年黄巾

贼起特选拜为豫州刺史辟荀爽孔融等为从事上

除禁党讨击黄巾别帅大破之降数十万人州境澄



  周乘

按广东通志乘字子居汝南安城人天资聪明高峙

岳立非陈蕃黄宪之徒则不交也中平初与宪及封

祈等六人以孝廉为太守李张所举函封未发而张

病卒张夫人于柩侧下帷见六孝廉守丧不去谓曰

诸君各怀进退俱未肯发妾幸有三孤足理丧纪正

使相随坟陌何若曜德王室亡者有灵实宠赖之没

而不朽此其然乎乘哭尽哀与郑伯坚即日辞行诣

京师拜郎中迁鄢陵长建安中被征拜侍御史公车

司马令不畏强御以是见怨于幸臣出为交趾刺史

上书云云南交趾绝域习于贪浊强宗聚奸长吏肆

狡侵渔万民贻毒久矣今为本朝扫清一方是时属

城解绶者三十余人岭表肃然陈蕃常叹曰若周子

居者真治国之器譬诸宝剑则世之干将其为名流

推重如此

  刘表

按后汉书本传表字景升山阳高平人鲁恭王之后

也身长八尺余姿貌温伟与同郡张俭等俱被讪议

号为八顾诏书捕案党人表亡走得免党禁解辟大

将军何进掾初平元年长沙太守孙坚杀荆州刺史

王睿诏书以表为荆州刺史时江南宗贼大盛又袁

术阻兵屯鲁阳表不能得至乃单马入宜城请南郡

人蒯越襄阳人蔡瑁与共谋画乃使越遣人诱宗贼

帅至者十五人皆斩之而袭取其众惟江夏贼张虎

陈坐拥兵据襄阳城表使越与庞季往譬之乃降江

南悉平诸守令闻表威名多解绶去表遂理兵襄阳

以观时变及李傕等入长安冬表遣使奉贡傕以表

为镇南将军荆州牧封成武侯假节以为己援建安

元年骠骑将军张济自关中走南阳因攻穰城中飞

矢而死荆州官属皆贺表曰济以穷来主人无礼至

于交锋此非牧意牧受吊不受贺也使人纳其众众

闻之喜遂皆服从三年长沙太守张羡率零陵桂阳

三郡叛表表遣兵攻围破羡平之于是开土遂广南

接五岭北据汉川地方数千里带甲十余万初荆州

人情好扰加四方骇震寇贼相扇处处麋沸表招诱

有方威怀兼洽其奸猾宿贼更为效用万里萧清大

小咸悦而服之关西兖豫学士归者盖有千数表安

慰赈赡皆得资全遂起立学校博求儒术綦毋闿宋

忠等撰立五经章句谓之后定爱民养士从容自保

及曹操与袁绍相持于官度绍遣人求助表许之不

至亦不援曹操且欲观天下之变从事中郎南阳韩

嵩别驾刘先说表举荆州以附曹操操必重德将军

长享福祚垂之后嗣此万全之策也蒯越亦劝之表

狐疑不断乃遣嵩诣操观望虚实谓嵩曰今天下未

知所定而曹操拥天子都许君为我观其衅嵩对曰

嵩观曹公之明必得志于天下将军若欲归之使嵩

可也如其犹豫嵩至京师天子假嵩一职不获辞命

则成天子之臣将军之故吏耳在君为君不复为将

军死也惟加重思表以为惮使强之至许果拜嵩侍

中零陵太守及还盛称朝廷曹操之德劝遣子入侍

表大怒以为怀贰陈兵诟嵩将斩之嵩不为动容徐

陈临行之言表妻蔡氏知嵩贤谏止之表犹怒乃考

杀从行者知无它意但囚嵩而已六年刘备自袁绍

奔荆州表厚相待结而不能用也十三年曹操自将

征表未至八月表疽发背卒在荆州几二十年家无

余积二子琦琮

  李恢

按贵州通志恢字德昂建宁俞元人章武元年拜交

州刺史随丞相亮南征军于昆明为蛮寇所围恢诡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