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年又定其地五万户之上者为上州三万户之上者

为中州不及三万户者为下州于是升县为州者四

十有四县户虽多附路府者不改上州达鲁花赤尹

秩从四品同知秩正六品判官秩正七品中州达鲁

花赤知州并正五品同知从六品判官从七品下州

达鲁花赤知州并从五品同知正七品判官正八品

兼捕盗之事参佐官上州知事提控案牍各一员中

州吏目提控案牍各一员下州吏目一员或二员

  明

明设知州并所属官员

按明会典官制知州一员同知一员判官一员(

后同知判

官因事添革无定员)

首领官吏目一员所属衙门儒学学正一

员训导三员

小州或二员或

一员多不全设

阴阳学典术一员医学

典科一员各处税课司茶课司大使各一员副使各

一员长淮广济二关

旧有大使副

使各一员后革

各处铁冶批验

茶引所大使各一员



住补

各处闸坝闸官各一员坝

官各一员各处仓草场大使各一员副使各一员僧

正司僧正一员道正司道正一员

按续文献通考明不设州刺史而州次于府各置官

属州官凡直隶畿府各省及属府者并从五品佐贰

首领品有差 知州一人同知一人判官一人里不

及三十而无属县者裁同知判官有属县者裁同知

因事添设专设无定员其属吏目一人所属衙门儒

学学正一人训导三人阴阳学典术一人医学典科

一人僧正司僧正一人道正司道正一人税课局大

使一人副使一人有巡检司驿递闸坝批验所河泊

所仓草场者设官如府吏 知州掌教养州民之事

同知判官为之贰凡诸州务上视府下视县以月计

上府以岁计上省以三岁之计上吏部同知清军匠

或兼巡捕判官督粮管马捕盗治农管河分职任事

而领于知州吏目典出纳文移或分领州事儒学生

徒廪膳增广各三十人附学无数学正训导职如府

学闸官主启闭蓄泄坝官典守堤防各率其役以通

舟楫之利诸所属衙门如府者职亦如之

皇清

  康熙七年

大清会典康熙七年定各州正官知州一员同知判

  官

同知判官因

事添革无定员

首领官吏目一员所属衙门

  儒学学正一员训导一员

训导康熙三年

裁十五年复设

阴阳

  学典术一员医学典科一员仓库税课司草场

  大使副使

以上大使副使俱

因事设立无定员

各闸闸官一员僧

  正司僧正一员道正司道正一员巡检司巡检

  一员水马驿驿丞一员递运所大使一员河泊

  所所官一员

以上驿丞大使

所官俱因事设立

  康熙九年

大清会典国初各官满汉间有不同康熙九年改归

  画一从五品各州知州从六品各州同知从七

  品各州判官从九品各州吏目巡检司巡检未

  入流各州儒学学正训导水马驿驿丞州库大

  使州税课司大使堤官闸官递运所河泊所官

  州仓大使副使州草场大使州阴阳学典术州

  医学典科僧正司僧正道正司道正

 州牧部总论

后汉书

  百官志州郡注

臣昭曰昔在先代列爵殊等九服不同畿荒制异虽

连帅相司牧伯分长而封疆置限兼庸有数如身之

使臂手之使指故能高卑相固远近维缉群后克穆

共康兆庶爰及周衰稍竞吞广邦国侵争递怀贪略

犹历数百年乃能成其并一岂非树之有本使其然

乎秦兼天下开设郡县孤立独王即以颠亡汉祖因

循虽不顿革分置子弟终龛诸吕之难渐剖列郡以

减大都之权后严安之徒犹慷慨发愤谓千里之威

即古之强国虑非安本无穷之计也孝武之末始置

刺史监纠非法不过六条传车周流匪有定镇秩裁

数百威望轻寡得有察举之勤未生陵犯之衅成帝

改牧其萌始大既非识治之主故无取焉尔世祖中

兴监乎政本复约其职还遵旧制断亲奏事省人惜

烦渐得自重之路因兹以降弥于岁年母后当朝多

以弱守六合危动四海溃弊财尽力竭纲维挠毁而

八方不能内侵诸侯莫敢入伐岂非干强枝弱控制

素重之所致乎至孝灵在位横流既及刘焉侥伪自

为身谋非有忧国之心专怀狼据之策抗论昏世荐

议愚主盛称宜重牧伯谓足镇压万里扶奸树算苟

罔一时岂可永为国本长期胜术哉夫圣主御世莫

不大庇生民承其休谋传其典制犹云事久弊生无

或通贯故变改正服革异质文分爵三五参差不一

况在竖騃之君挟奸诈之臣共所创置哉焉可仍因

大建尊州之规竟无一日之治故焉牧益土造帝服

于岷峨袁绍取冀下制书于燕朔刘表制南郊天祀

地魏祖据兖遂构皇业汉之殄灭祸原乎此及臻后

代任寄弥广委之邦宰之命授之斧钺之重假之都

督之威开之征讨之略晋太康之初武帝亦疑其然

乃诏曰上古及中代或置州牧或置刺史置监御史

皆总纲纪而不赋政治民之事任之诸侯郡守昔汉

末四海分崩因以吴蜀自擅自是刺史内亲民事外

领兵马此一时之宜尔今赖宗庙之灵士大夫之力

江表平定天下合之为一当韬戢干戈与天下休息

诸州无事者罢其兵刺史分职皆如汉氏故事出颁

诏条入奏事京城二千石专治民之重监司清峻于

上此经久之体也其便省州牧晋武帝又见其弊矣

虽有其言不卒其事后嗣缵继牧镇愈重据地分争

竟复天下昔王畿之大不过千里州之所司广袤兼

远争强虎视之辰迁鼎革终之日未尝不藉藩兵之

权挟董司之力逼迫伺隙陵夺冲幼其甚者臣主扬

兵骨肉战野昆弟枭悬伯叔屠裂末壮披心尾大不

掉既用此始亦病以终倾辀愈袭莫或途改致雒京

有衔璧之痛秦台有不守之酷胡羌递兴氐鲜更起

摩灭群黎流祸百世坚冰所渐兼缘兹蠹呜呼后之

圣王必不久滞斯迹灵长之终当有神算不然则雄

捍反拒之事惧甚于此心凭强作害之谋方盛于后



文献通考

  州牧刺史

黄帝立四监以治万国唐有九州舜置十二州有牧

夏为九州牧殷周八命曰牧秦置监察御史汉兴省

之至惠帝三年又遣御史监三辅郡察词讼所察之

事凡九条监者二岁更之常以十月奏事十二月还

监其后诸州复置监察御史文帝十三年以御史不

奉法下失其职乃遣丞相史出刺并督察监察御史

武帝元封元年御史止不复监至五年乃置部刺史

掌诏六条察州凡十二州焉

 汉制刺史以六条问事非条所问即不省一条强

 宗豪右田宅逾制以强凌弱以众暴寡二条二千

 石不奉诏书遵承典制背公向私旁诏守利侵渔

 百姓聚敛为奸三条二千石不恤疑狱风厉杀人

 怒则任刑喜则任赏烦扰刻暴剥截黎元为百姓

 所疾山崩石裂妖祥讹言四条二千石选署不平

 苟阿所爱蔽贤宠顽五条二千石子弟恃怙荣势

 请托所监六条二千石违公下比阿附豪强通行

 货赂割损正令

居部九岁举为守相成帝绥和元年以为刺史位下

大夫而临二千石轻重不相准乃更为州牧秩真二

千石位次九卿九卿缺以高第补

 是时何武与翟方进奏曰古选诸侯贤者以为州

 伯令部刺史居牧伯之位选第大吏所荐位高至

 九卿所恶立退任重职大春秋之义用贵理贱不

 以卑临尊刺史位下大夫而临二千石轻重不相

 准请罢刺史更置州牧以应古之制奏可

哀帝建平二年复为刺史

 时朱博又奏曰汉家立置郡县部刺史奉使典州

 督察郡国吏人安平故事居部九岁举为守相其

 有异材功著者辄登擢秩卑加赏咸劝功乐进今

 增秩为牧以高第补九卿其中材则苟自守而已

 恐功效陵夷奸轨不禁臣请罢牧置刺史如故奏

 可

元寿二年复为牧后汉光武建武十八年复为刺史

外十二州各一人其一州属司隶校尉汉刺史乘传

周行郡国无适所治中兴所治有定处旧常以八月

巡行所部

 常以秋分行部郡国各遣一吏迎之界上

录囚徒考殿最初岁尽诣京都奏事中兴但因计吏

不复自诣京师

 建武十一年初断州牧自还奏事

虽父母之丧不得去职

 元嘉元年初听刺史二千石行三年服延熹二年

 复断之

或谓州府为外台

 谢夷吾为荆州刺史第五伦荐之曰寻功简能为

 外台之表听察声实为九伯之冠

灵帝中平五年改刺史惟置牧是时天下方乱豪杰

各欲据有州郡而刘焉刘虞并自九卿出领州牧州

牧之任自此重矣旧制州牧奏二千石长吏不任位

者事皆先下三公三公遣掾史按验然后出退光武

即位用法明察不复委三府故权归举刺之吏魏晋

为刺史任重者为使持节都督轻者为持节皆铜印

墨绶进贤两梁冠绛朝服领兵者武冠而晋罢司隶

校尉置司州江左则扬州刺史自魏以来庶姓为州

而无将军者谓之单车刺史

 庶姓谓非帝族

凡单车刺史加督进一品都督进二品不论持节假

节晋制刺史三年一入奏

 甲午诏书曰刺史衔命国之外台其非所部而在

 境者刺史并纠之

宋与魏同梁刺史受之明日辞宫庙而行皆持节后

魏天赐二年又制诸州置三刺史皇室一人异姓二

人比古之上中下三士也郡置三太守县置三令长

孝文太和中次职令自后魏北齐则司州曰牧而北

齐制州为上中下三等每等又有上中下之差自上

上州至下下州凡九等后周则雍州曰牧而制刺史

初除奉辞之日备列卤簿凡总管刺史则加使持节

诸军事以此为常及苏绰为六条之制初文帝秉魏

政令百官诵习其牧守令长非通六条及计帐者不

得居官

 六条之制其略曰其一先治心心不清净则思虑

 妄生见理不明是以治民之要在于清心而已其

 二敦教化其三尽地利其四擢贤良其五恤狱讼

 其六均赋役

静帝大象元年诏总管刺史及行兵者加持节余悉

罢之 隋雍州置牧余州并置刺史亦同北齐九等

之制总管刺史加使持节至开皇三年罢郡以州统

县自是刺史之名存而职废

 后虽有刺史皆太守之互名理一郡而已非旧刺

 史之职按魏置使持节宠奉使官之任隋氏废郡

 而以刺史牧人既非使官则合罢持节之称其时

 制置不以名实相副为意仍旧存之后改为太守

 亦复不省所以使持节之名及于边远小郡乃不

 征典故之失

刺史县令三年一迁诸有兵处则刺史带军事以统



 炀帝乃别置都尉领兵兵不属郡

十四年改九等州县为上中下凡三等炀帝大业初

复罢州置郡为司隶台大夫一人巡察畿内

 又有司隶刺史房彦谦尝为之

其刺史十四人巡察畿外诸郡亦有六条之制

 与汉六条不同

从事四十人副刺史巡察每年二月乘轺巡郡县十

月入奏 唐武德元年罢郡置州改太守为刺史而

雍州置牧至神龙二年二月分天下为十道置巡察

使二十人

 一道二人

以左右台及内外官五品以下坚明清劲者为之兼

按郡县再□而代至景云二年改置按察道各一人

开元十年省十七年复置二十二年改置采访处置

使

 其有戍旅之地即置节度使仍各置印天宝九年

 三月敕本置采访使令举大纲若大小必由是一

 人兼理数郡自今已后采访使但采察善恶举其

 大纲自余部务所有奏请并委之郡守不须干及

治于所部之大郡

 至德之后改采访使为观察观察皆并领都团练

 使其僚属随事增置分天下为四十余道大者十

 余州小者二三州各因其山川区域为制诸道增

 减不恒使名沿革不一举其职例则皆古之剌史

 云

 州牧部名臣列传一

  汉

  罗弘

按广东通志弘荆州长沙人征和中为交趾部刺史

盖部刺史于元封五年始置秩六百石诸州太守隶

焉先任者以海隅荒远行部罕遍弘既至始发苍梧

春征冬息咨询民间疾苦为之剂调稽察吏治太守

墨酷者多解印绶肉袒请罪所至缮缉城社经画山

川番禺旧有尉佗南武城其北有粤王山山路石磴

相连便于登览相传为弘所辟

  张敞

按汉书本传敞字子高本河东平阳人宣帝时为京

兆尹免为庶人数月冀州部中有大贼天子思敞功


上传人 欢乐鱼 分享于 2017-12-22 16:04:29